•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白眉神技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7章:白眉神技

话说乌圣和王仁两人护送着晋国皇帝石重贵到城下会见契丹王耶律德光,二人互诉理由,各不相让,从二人口中得知,原来是晋国开国皇帝石敬瑭将幽云十六州送给契丹,这才惹得中原被契丹胡寇屡屡侵犯,同时石敬瑭拜年龄比自己小的耶律德光为父,以臣事契丹,实在是丢尽了晋国百姓、中原群雄的脸面。

姜是老的辣,白眉天师年过七十,可是却发现了王仁元气大伤和乌圣重伤未愈的事实,连忙提议耶律德光全力攻城。弯刀王不服王仁上前跟王仁和乌圣,策马上前上前,跟二人挑战。乌圣大怒,拿起霹雳锤,上前跟他厮杀。

镔铁十三鹰在城楼上洋洋得意,不由大笑道:“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遇到我们***、祖师,你们死定了,魔煞门的绝技魔心煞手和举一反三神功是不可战胜的,更别说是师尊的不传绝技三络分形手。”

乌圣脚踏漆麟驹,飞马上前,顺手抛出霹雳锤,使出霹雳一击。弯刀王眼疾手快,身手敏捷,立即腾空而起,胯下骏马却被砸翻在地。

弯刀轻轻落地,好似蜻蜓点水拿出弯刀直逼乌圣。乌圣欲再次使用霹雳一击,可是旧伤发作,后腰无力,行动不起来,连忙将霹雳锤扔下,砸在地面之上,溅起漫天尘土。

弯刀王见乌圣收起了兵器,疾步上前出招,王仁欲上前相助,不料,耳边响起了咳嗽声。王仁大惊,回头寻去,不知什么时候,白眉天师就在他旁边站着。

王仁下了玄武流星,走到白眉天师面前道:“前辈,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不去享清福,来此是非之地?”

白眉天师又咳嗽了几声道:“当年王四奇用柳剑割掉了我一根手指,老夫听说他的传人重现江湖,一来会一会元坤神功的传人,二来是为了完成当年的未了之愿,我和王四奇的第三场比武还没有打,他就已经死了,所以这第三场比武,不管是我和王四奇的也好,还是魔心煞手和元坤神功的也罢,是一定要较量一番的,输家断指!”

王仁严肃地道:“前辈,你和我爷爷有什么恩怨约定,晚辈不知,不过,你要伤我也绝非易事,而且你现在年迈气衰,绝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赶快回去吧,好颐享天年,何必被耶律德光牵着鼻子走呢?”

白眉天师笑了笑道:“你还真和你王四奇像,说着同样的话,不过,不知王四奇的元坤神功和柳剑传到你这儿还剩几成,老夫在关外苦悟绝技三络分形手一定要和元坤神功有个了断。”

王仁还真是无奈,没想到这老头这么顽固,和丐帮帮主龙百石无异,连忙将护体真气提了上去,准备接白眉天师的高招。

忽然间,白眉天师的眼睛开始充血变红,瘦骨嶙峋的他,变得更瘦了,面部的骨头凸显出来,特别可怕,如果说苗青是半骨半肉的话,那么白眉天师就是九分骨架一分肉,像一对干柴一样,真让人毛骨悚然。

王仁大吃一惊,真不知道他练得这魔心煞手到底是什么邪门武功,把魔煞门的人都练得瘦肉无比不说,还像干尸一样,如此不人不鬼。

忽然间,白眉天师睁大眼睛,好似一架骷髅上面吊着两个鸡蛋,朝王仁慢慢地道:“你不肯先行动手,那么让老夫就不客气了。”说完,将手变成爪状,好似九根枯枝一样,向王仁攻了过来。

王仁大惊,连忙腾空跳起,转在白眉天师的身后。白眉天师又调整了招式,一招老树盘根向王仁攻了过来。王仁也顺手使出一招坤势跌浪过去,不想白眉天师轻轻跳起,一招饿虎扑食,四根枯枝朝他插了过来。王仁见他的招式精妙,心生叹服,不过,行动毕竟由于年纪老迈而缓了许多,倒也不足为虑。

白眉天师虽然招式精妙,而且在几十年深厚内功的作用下,可谓是如虎添翼,招招威力巨大,然而他毕竟上了年纪,行动缓慢,在二人拆分了三十多招之后,他使出了一招风浪淘沙,双手互补,气势好似龙卷风一样涌起,左手出拳打中了王仁的前胸,可是他却被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弹开了,不由大吃一惊。

白眉天师连忙换了招式,将魔心煞手收了,顿时,一副干骨之上终于再次出现了皮肉脂质,自行舒缓了一下真气跟王仁道:“你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虽然厉害,可是我闭关几十年,并不是荒废度过的,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苦心钻研的举一反三神功是如何破你的护体真气的。”

白眉天师聚气凝神,将手太阴肺经、手阙阴包经、手少阴心经,此条经脉上的真气聚成一股,在体内迅速攒动。忽然间,地面上的沙石开始悬浮起来了,白眉天师用内功催动沙石,又迅速将三阴经脉的真气释放分散,各归其位,由太阴肺经、阙阴包经、少阴心经上的三股真气将原来完整的沙石分成了三颗,朝王仁打来。

王仁大吃一惊,心想:“此人内功如此深厚,居然将手三阴经的真气控制的如此之妙,真是令***开眼界,看来他的确是有备而来,应该小心应付才是。”

却说乌圣扔下霹雳锤和弯刀王大战,可是重伤在身,占不了丝毫便宜,自己虽然招式繁杂居多,点水爪和结焰神爪结合之后,更是威力不凡,然而弯刀王的玩到刀法纯熟,招式上已是炉火纯青,每一刀划过,都好像嫦娥拂袖,舞姿顺畅,而且尾招上提,让人难以提防。

乌圣觉得弯刀王的总是打近身战,而且自己劣势尽显,连忙跳出三丈外,用隔空三式来对付弯刀王。虽然如此,但是在他运气的过程中,伤势越来越厉害,渐渐地,身体难以支持了。

弯刀王趁此机会,腾空跳起,挥举弯刀,砍向乌圣。

王仁被白眉天师的举一反三功逼得束手无策,只顾翻身逃遁,但是在他闪躲之时,出现了很多的破绽,被白眉天师的魔心煞手和举一反三功功所分的石子打中。

这样闪躲下去也不是办法,王仁的护体真气已经出现了间断不济的之势,一时着急,不顾闪躲,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白眉天师旁边,出掌打向他。白眉凝聚起举一反三功的功力,将身旁悬浮的石子集结在右掌之前,凝聚起来,用这招三络归阴来接住王仁的掌力。

城墙之上的聂瑛非常着急,连忙找梁被让他用神箭助阵,可是四人都在移动,万一射偏了很可能射中王仁和乌圣,这才一直在找机会。

白眉天师的内功果然深厚,用举一反三功的三络归阴接住了王仁的重掌,还就此僵持。忽然间,王仁发现弯刀王的弯刀砍向乌圣,一时情急,提升功力,可是白眉天师居然没有反应,内功也在源源不断的往上涨。

无奈之下,王仁连忙借助白眉天师的深厚内功,将自己反弹开,顺势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将乌圣从弯刀王的弯刀之下拉了出来。

白眉天师又从后面追了上来,出招直指二人。王仁听到呼啸之声,连忙回过身来,先放开手中的乌圣,扎蹲马步,聚气凝神,使出一招打败毕摩子的一招元坤归一,掌力以破竹之势涌了过去。

白眉天师大吃一惊,只觉得王仁的内功有巨浪滔天之势,将自己逼得无处可躲,连忙用举一反三功的阴柔之力,借助王仁的招式将自己弹开。

王仁趁机让他们打开城门,石重贵不作答,可是景延广在上面喊道:“王仁,要是打开城门,契丹兵攻进来,你担当得了吗?”

王仁勃然大怒,抓起乌圣。不想此时,白眉天师又出掌力向二人打来,王仁连忙转过身去,接住白眉天师的重掌,顺势将自己和乌圣反弹到城楼之上。

耶律德光见白眉天师和弯刀王大获全胜,契丹大军士气正盛,连忙下令全力攻城。

王仁连忙扶着乌圣回去休息,聂瑛也跟着二人走了。

他替乌圣查看了一下,惊奇地乌圣的内伤特别严重,细细查来,发现他的背部居然有一多处利器之伤,而且特别严重。

聂瑛找来了一些药材,王仁开始给乌圣疗伤,然而乌圣嘴里面却始终年道:“漆麟驹、霹雳锤……”然而,忽然间,又迷迷糊糊地道:“不要离开我……”

王仁猛然想起:“当初二哥在秃泉沼之时,死活都不肯扔下霹雳锤,二哥视其胜似生命,我是应该把它们拿回来,二哥现在迷迷糊糊,这不要离开我,想必八成是说二嫂了吧。”

王仁跟迷迷糊糊的乌圣承诺道:“二哥,你放心吧,我待会儿去帮你拿回来,你还是先好好养病吧。”

就在此时,有一群人抬着一个重伤的病人来找王仁。王仁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景勋。景勋跪倒在王仁脚下道:“王仁大侠,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吧,我现在快要难受死了。”王仁不理他,和聂瑛朝城门而去。

看契丹气势如虹,铁骑踏在顿丘城外,尘烟密布,喊叫声破天,连云梯攻城之术非常厉害,不过,好在梁被训练的***手英勇不凡,神箭惊人,才没有让契丹军攻进来,不过晋军的死伤亦是非常惨重。

不想此时,景勋尾随王仁至此,跪在王仁的脚下求道:“王仁大侠,求求你了,赶快救救我吧,我实在受不了这酷热之症了,求求你了。”

王仁已经没有天冬雪黄丸了,这若是此时给景勋疗伤,必然会被白眉天师有机可乘,到时候可就危险了,因此大骂景勋道:“你还真是讨厌,现在契丹攻城,你不思御敌,却在此烦我,若然若此,我就把你扔下去。”

景延广也笑眯眯地俯下身子道:“王仁大侠,你就救救我儿吧,你已经杀了我一个儿子了,难道还要杀了我一个儿子吗?”王仁不理他们。

聂瑛在一旁道:“王仁哥哥,我看擒贼先擒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耶律德光杀了?”

王仁本来就已经是元气大伤了,刚才还和白眉天师激战,又替乌圣疗伤,现在元气损耗特别严重,根本不是白眉天师的对手,忽然间,他注意到了梁被的弓箭,连忙对他道:“久闻梁将军有百步穿杨的本领,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们见识一下射穿耶律德光的心脏的情形?”

梁被调整了一下位置,拉弓上弦,架上了三支箭矢,朝耶律德光对准。

不想此时,景勋又抱住梁被的腿求道:“***,你就大人有大量,看在师徒多年的情份上,替我求求情吧。”

景勋抱住梁被的腿使劲摇,梁被一时不慎,还没有瞄准,又被景勋这么捣乱,就把箭射出去了,箭射在了契丹的旗杆之上。

梁被勃然大怒,一脚将景勋踢开,大骂道:“误国之贼,要不是你妨碍我,怎会射偏?”

景延广也是勃然大怒,一个耳光抽在梁被的脸上骂道:“好你个梁被,当年我是怎么栽培你的,你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儿,你还想不想活了?”

窦援连忙站出来圆场道:“现在敌兵攻势正猛,你们能不能先缓一缓?待会儿再吵!”

杜重威也在一旁道:“你们都别吵了,赶快想办法退敌吧。”

就在此时,镔铁十三鹰中的苗青、方骑、杨山居然冲开了穴道,在城楼之上厮杀起来。

王仁大惊道:“他们被我同时用六股真气封住上身诸大穴道,怎么还可以造次?”

聂瑛在一旁道:“王仁哥哥,我知道了,他们三人是那天晚上偷袭入城,准备打开城门,迎接契丹骑兵入城的。你当天晚上只是将他们点住了,并没有封住他们的武功。”

王仁恍然大悟,连忙跳上前去,准备制伏他们三人。三人看王仁冲了过来,连忙趁势跳下城墙,飞身而逃。

契丹的攻势越来越猛,城墙上面的箭支已经快没了,虽然攻上城墙的人全部被杀于城下,但是,如此源源不断的进攻,还真是令人精疲力尽,好不厌烦。

弯刀王见苗青三人逃回去了,怒骂道:“你们真是丢尽了我们魔煞门的脸,镔铁十三鹰,威震辽东,居然几番被擒,连个王仁都打不过,现在死了三鹰,又有七鹰被擒,还有脸回来?”

苗青跪倒在地道:“主公、师尊、***,我们三人是趁王仁不注意的时候逃回来的,实在是有要事相告。据我观察,现在王仁和石重贵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而且石重贵的姑父杜威胆小怕事,要事我们利用好,让石重贵把王仁和聂瑛赶走或者杀掉,那么要破晋军,指日可待。”

弯刀王怒斥道:“你这说了和没有说一样。”

不想郝一谋道:“烦劳苗青少侠细细说一番。”

苗青道:“石重贵见王仁和聂瑛一日之内三破我军,担心功高震主,同时对王仁的无礼之极悔恨在心,于是居然傻到利用***厚禄为诱,让王仁的二哥银锤麒麟乌圣在不需要王仁的时候杀掉他,可是不料却被乌圣反将一军。据我们了解,暗中帮助咱们的景延广的儿子景为对王仁的妻子聂瑛无礼,所以被王仁杀了,我看景延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此,他四面树敌,还需要我们动手吗?现在这样强攻也不是办法,因为晋军中有个叫梁被的将军神箭惊人,训练了一批***手,专门来对付我们契丹的骑兵,要是在这样下去,我们损失会更加惨重。”

耶律德光在一旁叹息道:“哎……真没有想到何连战死了,我们还是难以攻破晋军,这到底是为什么?”

郝一谋想了想道:“事到如今,我看咱们伤亡惨重,久攻不下,还是先行撤兵,回去好好研究如何激化他们的矛盾,然而再来破敌,方可不废一兵一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