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天和出逃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8章:天和出逃

耶律德光听从了郝一谋之谏,下令鸣金收兵。石重贵大喜,就在他们箭支用完的时候,契丹撤兵了。梁被想要驱兵掩杀,不想被石重贵拦住了:“梁将军,如今我军受了大创,箭矢殆尽,还是不要轻易追击了,契丹的骑兵非常厉害,搞不好还会吃亏的。”

耶律德光带着大军回营,眼前一个身穿契丹服饰的妙龄女子让苗青等***吃一惊。耶律德光连忙问道:“苗青,你们三人是怎么回事,这是朕的掌上明珠天和公主,你们何故如此惊讶?”

苗青吞吞吐吐地道:“公…主…和王仁的妻子聂…瑛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耶律德光大惊,连忙追问道:“你可看仔细了,要是稍有偏差,朕决不轻饶。”

杨山和方骑也壮起胆子,细细朝天和公主看了看道:“皇上,不是我们胡说,和聂瑛真是太像了,要是公主穿上汉妆,估计真可以以假乱真。”

天和公主走过来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和谁很像吗?”

赵延寿又在一旁问镔铁三鹰道:“你们三人真的确定吗?公主可是咱们契丹最漂亮的女子,怎么会有人和她很像呢?”

耶律德光连忙追问郝一谋道:“郝先生,你可知道聂瑛的详细底细?”

郝先生道:“小臣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不过听说她是中原圣棋手聂威贤的女儿,从小观看聂威贤的各种精妙布局,不过,她没有学习如何下棋,反而将棋局中的各种计谋战术运用在生活中,屡试不爽,这才有神鬼莫测之机的。”

耶律德光大吃一惊,后退三步,差点晕厥,连忙吩咐亲信道:“速速把公主送回南京。”

天和公主大惊道:“不行,父王,女儿不回去,女儿要见一见中原武林中的高手再回去,你答应我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耶律德光很无奈,被女儿这么一搅和,六神无主,不过还是狠下心来跟弯刀王吩咐道:“弯刀王,你放心吧,镔铁十三鹰,我一定会帮你救回来的,由你亲自护送公主回去,要是他少一根汗毛,我让***人头落地。”

众***惊,真不知道耶律德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如此激动,又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赵延寿谏道:“皇上,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要是让弯刀王离开,那么何人冲锋陷阵啊?”

耶律德光勃然大怒道:“难道你们想让天和一人上路吗?”众人只得退下。

耶律德光又下令道:“弯刀王听令,你们明天早上启程,务必尽快送公主回国,然后迅速来此,相助我们攻打晋国,完成一统大业。”弯刀王接令而去。

为了见一见中原豪杰,天和公主真是煞费苦心,当天晚上居然独自逃出营寨。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天也快亮了。她又累又饿,于是靠着大树休息。

却说乌圣和丐帮龙百石约同武林人士,同来顿丘御敌。龙百石虽然初入江湖,威望有限,可是其妻范仙华却是足智多谋,将他是天地浪子田浪传人的身份公布。丐帮在一夜之间,就在太原招纳了近五千义士,同来顿丘御敌。此刻,龙百石招纳的人马已毕,刻不容缓,连夜率人赶往顿丘,恰好经过了这片林子。

天和公主又累又困,被丐帮人马的赶路之声惊醒,连忙赶跑了出去,挡在大路中间,挡住了龙百石人马。

龙百石见她是契丹服饰,刚欲出手。可是即使在此朦胧的黎明时分,他也发现眼前此人和聂瑛长得一模一样,以为她就是武林盟主聂瑛。他连忙收起掌力道:“原来你是聂…盟主。你怎么穿着契丹人的衣服,你夫君王仁少侠呢?”

天和也不知道百石到底在说什么,不过她听苗青等人说有个叫聂瑛的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便在脑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于是决定来一场鱼目混珠的好戏,傻傻地道:“恩……我就是聂瑛,你们这是要到哪儿去啊?”

听天和开口,百石心中猛然一怔,不解地问道:“盟主,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明明是南方人,语音清脆婉转,怎么忽然之间,口音变化如此之大?好像不熟汉语似的。”

天和傻笑道:“哦,很有可能是在外面呆惯了吧。你们这是不是要去顿丘啊,带我一块儿去吧。”

百石被称作顽石,向来一根肠子到底,并未起疑,笑了笑道:“哈哈……你是我们的盟主,更是抵抗契丹的大英雄。你一句话,我们怎么敢违抗?不瞒盟主,我们这次就是去找你们夫妇的,帮晋国击退契丹敌兵。”

天和不解龙百石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浑水摸鱼,假装成聂瑛,混入丐帮,前往顿丘。

一路上,天和总是以劳累为由,拒绝回答龙百石的许多问题,虽然百石觉得怪怪的,却始终说不出原因。

却说在契丹撤退之后,石重贵连忙召集众人商议破敌之计,不想景延广却先行提道:“皇上,我的儿子之中,现在一个死,一个伤,没有公道,我哪有心情破敌?”

石重贵看了看景延光和王仁的脸色,主动对着王仁笑道:“烦劳王仁侠士不计前嫌,帮助景勋把伤治好吧。”

王仁也对着石重贵笑了笑道:“你们放心吧,被元坤神功打伤,是死不了人的,反而是我被别人下毒,元气大伤,若是耗损真力替他疗伤,那么何人可敌白眉天师?今天若非我被人言小狗下毒,白眉天师怎么会将我们逼到这种程度?这或许就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窦援连忙站出来道:“兵法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咱们要是在这样内讧,契丹破城,指日可待。”

景延广大怒道:“好你个窦援,敢在此煽动军心,我看要先将你杀掉,以正视听。”

景延光知法犯法,囚禁梁被之妻,不想不思悔改,反而如此嚣张,王仁勃然大怒,站起来指着景延光的鼻子骂道:“人言老狗,你真是太大胆了,你们父子俩擅自囚禁梁被之妻,又逼他刺杀我和瑛儿,现在还敢在此放肆?如今梁被之妻李氏已经被我救出来了,我看你们还如何抵赖。”

石重贵连忙站起来喊道:“朕现在找你们来是来商议退敌之策,不是听你们吵闹的。王仁,你赶快把景勋公子医好。亚父,你也不要为景为之死伤心了。如今大战在即,我们还是以后再另行商议吧。”

王仁闻之色变,勃然大怒,走到石重贵前面大呼道:“石重贵!我不是你的手下,也不是你的随从,休想命令我!你忘记是谁把你从镔铁十三鹰的手中救出的吗?你维护人言老狗景延广的滔天之罪也就罢了,居然对我吆三喝四的!”

石重贵的亲信欲上前救驾,王仁睁大眼睛,怒目相视,一时之间,他们也不敢上前。石重贵吓得魂不附体,生怕王仁再上前一步。

聂瑛连忙上前劝道:“王仁哥哥,你就不要生气了,他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王仁转过身,景延广连忙下令捉住王仁,不想石重贵却喊住了上前的将士道:“住手,王仁侠士只是和朕开了一个玩笑,大家无需介怀,还是谈论一下如何抵御契丹大军吧。”

待王仁和聂瑛又回到座位上后,梁被又道:“契丹所惧怕的是我军的***,如今箭矢快用完了,我派兵在城下搜寻,也勉强收集了将近两万支箭,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众人沉默了,忽然间,丫鬟们上前给石重贵奉茶,不小心把茶水洒了,烫到了石重贵。石重贵勃然大怒,练练叫疼,欲杀该丫鬟。不想聂瑛却站出来道:“这位姑娘不但没过,反而有功,我想到抵御契丹大军攻城的防御计策了。”

石重贵大喜,连忙追问道:“不知聂夫人有何良策御敌?”

聂瑛神秘地笑了笑道:“我的计策很简单,用水火夹击。”众人更加不解了,疑惑地望着她,然而她又道:“现在天机不可泄露,你们就等着看吧。”

聂瑛私下里跟梁被和窦援吩咐道:“你们二人派人在城楼之上架起几口大锅准备好柴火,下次契丹进攻的时候,用开水泼他们,如果开水不起作用的话,就换油锅,没有箭矢,照样能轻易取胜。”梁被、窦援大喜,连忙下去准备,而聂瑛和王仁也再上城楼查看。

却说龙百石带着天和公主,快到顿丘的时候,后面尘土飞扬,天和公主并不笨,知道是弯刀王追来了,连忙跟龙百石道:“我是聂瑛,契丹人来抓我了,赶快带我走。”

就在此时,丐帮探子来报,说后面有十几个契丹人追来了。龙百石大惊,下令丐帮人马快速前行,保护聂瑛入城,可是即使丐帮人马跑起来,也不可能摆脱契丹骑兵。

王仁和聂瑛正在城楼上观看,忽然看到远方尘土飞扬,细细望去,丐帮大队人马像是逃命一样,往顿丘赶来,连忙出城迎接。

聂瑛道:“王仁哥哥,我这些日子都快在这儿憋坏了,我也要出去转一转。”因此,王仁也带着聂瑛一块儿出城去了。

龙百石见无法摆脱弯刀王,让米长老和易长老护送聂瑛先走,自己只身应敌。

弯刀怕无法向契丹王交差,又见百石孤身地方,甚是生气,上前骂道:“你是何人,敢抓我国公主?”

百石尚不知她就是天和公主,怒斥其道:“好个不要脸的契丹人,我乃丐帮长老龙百石,你们因何要抓我们中原武林的盟主?”

眼看着天和公主快到顿丘城下了,弯刀王非常着急,让镔铁十三鹰中的苗青等人困住龙百石,自己去追天和公主。

龙百石的武功可虽然厉害,可是四象无极功奥妙非凡,要慢慢体悟,他才学了不过是日,自然是威力平平,跟苗青、方骑、杨山三人交手,难以取胜,索性跳出战圈,尾随弯刀王而去。

弯刀王骑着飞马,赶在米、易二长老前面,挡住二人骂道:“速速放开公主,她是无辜的,想要交战的话,我们战场上见。”

天和公主在旁边煽风点火道:“你们两人的年龄加起来,都可以当弯刀王的太爷爷了,要是连个重孙都打不过,那也太丢人了吧。”米、易二长老听天和这么说,拿起缸缘瓷片直取弯刀王。

弯刀王知道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又在顿丘城外,无心恋战,跳出战圈,上前去抓天和公主。不想此时,柳剑飞来,割伤了他。

弯刀王大惊,回过头来一看,王仁和聂瑛二人正乘着玄武流星而来。他细细望去,坐在玄武流星前面的女子聂瑛和天和公主果然非常相像。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