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瑛瑶会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9章:瑛瑶会

话说弯刀王一路追寻私自逃逸的天和公主的下落,直指顿丘城外,虽然有丐帮人马相助天和逃逸,可是契丹良驹难当,弯刀王势如破竹,就在伸手去抓天和公主的时候,柳剑及时出现,将弯刀王割伤了。

天和公主回过头来,只见夫妇俩骑着浑身漆黑、高大威猛的千里良驹玄武流星,不由心生羡慕,细细望去,坐在骏马前面的女子居然长得和她一模一样,再细细寻去,坐在聂瑛身后的王仁俊美不凡,目光深邃,元坤神功的纯阳真气更是让他满面胡茬,回收柳剑之时,神情自若,好不潇洒。

弯刀王被王仁划破了皮,甚是生气,不过倒也无所畏惧,上前大骂道:“王仁,今天不是战场之上,这是我们契丹内部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

王仁还没有注意到天和公主,不想聂瑛却拍了拍他的腿,异常激动地跟王仁道:“王仁哥哥,看…看…赶快看,那个穿着契丹人服饰的女子是不是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天和公主还在盯着王仁,目不转睛。王仁回过头来,大吃一惊,的确是非常相像,细细望去:聂瑛如果是一朵深渊之中神秘的幽莲,那么天和给王仁却更是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塘上芙蓉。两位女子都是养尊处优,地位尊贵,可聂瑛常年生活在弈然山庄,虽贵为圣棋手的掌上明珠,可处处提防着扈夫人,又研习棋局奥妙之处,不免如同处在迷雾之中,神秘之色渐长,难以将其看轻。然而,天和却常年受到其父王的保护,不知天下之事,不免像孩童一般,除了天真烂漫,更显明净无邪。王仁不由心中一怔。此时,龙百石也赶上来了。

龙百石见到有两个聂瑛,不由大吃一惊道:“这…这怎么回事?怎…怎么会有两个盟主?”王仁和天和纷纷回过神来。见到百石的丐帮人马前来相助,王仁不胜欣喜,上前道:“百……龙长老,得知你们丐帮前来相助,王仁感激涕零,咱们联手,将契丹杀个片甲不留,近来无恙吧,不知你的四象无极功练到几成了?”

龙百石见到两个聂瑛,还没有回过神来,傻傻地道:“本来无恙,可是这两个盟主,真是太令我吃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聂瑛上前,向天和公主询问的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天和也百思不得其解,她只是听苗青等人提及,并没有亲眼所见,不想他们说的却是事实,傻傻地回道:“你…你又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聂瑛?又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

弯刀王道:“各位,这是我国公主天和,我现在要送她回国,希望你们不要多管闲事。”

王仁见天和身着契丹服,也自知错伤了弯刀王,甚是惭愧地道:“哦,原来是家事啊,那我就不再过问了。你赶快带她走吧。他日战场之上,咱们决一雌雄。”

不想天和跑了过来,抓着玄武流星的缰绳,对着王仁和聂瑛道:“不…我不回去,我好不容易来中原。我不要这么快就回去。我还要见识一下中原的武林高手呢。”

王仁、聂瑛双双大惊,真没有想到二人虽然长得非常相像,可是声音、神情、动作确实截然不同,连忙闭上眼睛道:“弯刀王,你还是赶快把她带走,瑛儿完美无瑕,看到她,我都觉得瑛儿好像变了个似的,真是太有损瑛儿形象了。”

聂瑛掐了一下王仁的大腿,跟他道:“王仁哥哥,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俩第一次见面时的谈话?”

王仁细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不由大吃一惊道:“瑛瑶其质,美玉无瑕,自古瑛瑶不分,难道她…她是聂瑶?”

忽然间,“瑛瑶其质…土中沃苗…清水秧蒜……”这些词不断开始在他脑海中回荡。他总觉得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聂瑛、聂瑶,听过这些奇奇怪怪的话语,可是此时,他却早已记不起这是他曾经在梦中听白衣老道念过的暗含深意的话语。

天下相像之人,何其之多,聂瑛也不能肯定:“我也不敢肯定,现在恐怕只有我爹娘可以判断了。”

二人下了马,聂瑛连忙走到天和面前道:“这位天和姑娘,耶律德光可是你是亲生父亲?”

弯刀王在一旁道:“你们这是何意?天和公主乃是我们主公的掌上明珠,契丹境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还有假?哦,我知道了,聂夫人,你一定是我家主公遗失在外面的女儿,还是赶快回去认祖归宗吧。不要再和你父王对阵了,这是忤逆不孝啊,会遭天谴的。”

王仁大笑道:“哈哈……弯刀王,你的胡编乱造功夫还真是厉害。记住,王仁之妻聂瑛,乃是弈然山庄圣棋手聂威贤之女。我岳父早年遗失了一个女儿,名曰聂瑶。我看,这位姑娘很有可能就是瑛儿的妹妹聂瑶,不然也不会如此相像?”

天和大吃一惊,后退而去道:“不可能,绝无可能,你们胡说,我是契丹王耶律尧骨的女儿天和公主。我是契丹人,我父王是契丹人,我娘也是契丹人。你们莫要在此胡言乱语,天下长得相像的人很多。”

聂瑛反问道:“天和姑娘,那么你娘叫什么名字啊?”

弯刀王在一旁道:“当年我们主公在中原躲避仇家追杀时,天和公主的娘亲为了救他,已经身亡了。”

王仁又追问道:“那么具体是在何时何地,被人追杀呢?”

弯刀王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谁也不敢提起这段往事,要是被国主知道,我就死定了。”

王仁细细回想了一下,在聂瑛耳旁轻声道:“瑛儿,你的后背有块树叶状的胎记,你说这位姑娘会不会也有啊?”

聂瑛恍然大悟,连忙追问道:“天和姑娘,你的后背是不是有块树叶状的胎记啊?”

天和大吃一惊道:“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除了我和我随身丫环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难道……不,这不是真的,我是契丹人。”

王仁又道:“事到如今,一切都非常明朗,你就是聂瑶,你是***,你爹是弈然山庄庄主,圣棋手聂威贤,还不赶快认祖归宗?这是你姐姐,而我则是你姐夫。”

天和依然不肯相信,回到弯刀王身边道:“弯刀王,走,咱们先不回契丹,咱们回营寨。我要亲自问我父王,看看我到底是谁,而这个聂瑛又是谁?”

弯刀王吞吞吐吐地道:“公主,这…这主公让我把你送回去,我……我又岂能能违抗圣命?”

天和恳求道:“弯刀王,表面上你我是主仆,可是你一直都教我武艺,我一直待你都像***一样,如今你的徒儿有事相求,你真的忍心拒绝吗?***。要是你真的怕我父王怪罪的话,一切都由我一力承当,你看怎么样?”

王仁在一旁道:“弯刀王,你们契丹内部的事情,王仁不想过问,不过现在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你就让她回去,找契丹王耶律德光问清楚也好啊,纸是包不住火的。你要是怕耶律德光怪罪的话,大可将一切都推到王仁身上。”

弯刀王见天和屈尊降贵,王仁又是义正言辞,终于答应了。临走之时,王仁又跟天和道:“如果证实了你是瑛儿的妹妹,就来顿丘城,我们带你去找你亲爹。”

龙百石走到王仁旁边大笑道:“哈哈……王仁,论武功,我比不上你。可是,我和仙华成亲不久,她就有身孕了。你和盟主成亲都已经一段时日了,不知……”聂瑛羞得转过头去。

王仁笑道:“哈哈哈哈,百石大哥,你真爱说笑,瑛儿都不好意思了。不过,说实话,虽然此次我二哥受伤,但是现在在你又来相助,相信要破契丹,指日可待。”

这天,耶律德光正在和郝一谋等人商量破敌之计,不想探子来报道:“顿丘城楼之上架起了好多的油锅,据说是要将通敌之人全部放在里面炸了,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是,要将镔铁十三鹰中剩下的七鹰炸了,向我们***。”

白眉天师咳嗽几声大怒道:“王仁小儿,欺我太甚,上次胜负未分,下次看我还不把他扔进去给炸了。”

就在此时,弯刀王带着天和公主来了。耶律德光见天和满面愁容,甚是怜惜,忙跟众人吩咐道:“诸位暂且退下,我和天和说几句话。”

待别人退下之后,天和撅着嘴问道:“父王,你说,我到底是谁?”

耶律德光笑着道:“你当然是我的掌上明珠,契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和公主。”

天和接着道:“刚才,在我们回去之时,碰见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说她叫聂瑛,还说我也是***,叫聂瑶,她的后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树叶状的胎记。父王,你说我到底是谁,那个聂瑛又是谁?”

耶律德光大惊,又连忙正色而言曰:“天下之间,长得相像的人数都数不过来,这有什么奇怪的?”

天和又追问道:“那么她怎么会有和我一模一样的胎记啊,难道这也是巧合?”

耶律德光正色而言曰:“天和,你别逼我骗你,我耶律德光驰骋沙场一生,过了一辈子戎马生活,粗人一个,但是你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我不忍心骗你啊,你不要再问了。”

天和继续追问道:“那么你就跟我说实话吧,你就真的忍心隐瞒我吗?他们说我的亲爹叫聂威贤,你告诉我这到底……”

听到聂威贤这个名字,让耶律德光勃然大怒,当即打断天和,异常激动地道:“聂威贤不是你爹,我才是,我才是你父王,你父王是契丹人,你娘也是契丹人,你更是契丹人。”

天和哭着问道:“那么父王,你就告诉我事实吧,我真的不想一辈子被蒙在鼓里啊。”

耶律德光非常生气,让侍卫把弯刀王叫进来吩咐道:“弯刀王,你赶快送公主回国,路上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提头来见。”

弯刀王上前去请天和公主,不想天和面北跪下而哭道:“母后啊,父王欺负我,他从来没有跟我发过脾气,今天居然逼我,母后,你要是在天有灵的话,就告诉我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吧。”

耶律德光看天和哭的这么伤心,心中的怒火平息了许多,上前扶起天和,跟她说道:“天和,你要记住父王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啊,你是父王的心肝,父王不忍心骗你,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只要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你没有必要去理会。”

天和擦了眼泪道:“父王,我知道您很爱我,我有任何要求你都会满足我,我绝对不会相信我是别人的女儿的这些谣传,我非常希望可以一辈子陪着您,不过,您能不能告诉我那个聂瑛到底是不是我姐姐?这你总不至于瞒我吧。”

耶律德光迟疑了,在营帐之中徘徊了半天,忽然间对着天和,斩钉截铁地道:“是。”

弯刀王大惊道:“主公,那么她就是您遗落在民间的公主了,现在她帮着敌军在对付你啊,应该赶快让她认祖归宗,这才是正道啊。”

耶律德光瞪了弯刀王一眼道:“弯刀王,你刚才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看见,你明白吗?”弯刀王当然理解耶律德光的意思,连忙退出营帐去了。

天和刚来中原,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回去了,灵机一动跟耶律德光道:“父王,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我要在这个帮你,想办法把聂瑛纳入帐下,为咱们契丹国效力,她要真是我姐姐,那么肯定会听我的,而且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呢。”

耶律德光大喜,笑着对天和道:“好,不枉父王疼你一场,明天你就随父王一块儿上阵杀敌,等父王平定了中原,在中原召开武林大会,把天下武林至尊给你招为驸马。不过,你天真率直,千万不要卷入纷争之中,你只在一旁观战,看父王杀进顿丘城中,擒拿负义之人石重贵既可。”

虽然天和一口答应了,可是耶律德光很少陪天和,尤其是他一介粗人,对天和的了解难免有所偏差,在她心目中,却想着:“父王,既然他是我姐夫,我就去找他,让他带我闯荡江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