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南北姊妹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1章:南北姊妹

话说聂瑛用水烫退敌之计大败契丹后,王仁、聂瑛、乌圣、龙百石的丐帮人马以及晋国将士乘胜追击,不但抓住了天和公主,还制伏了白眉天师和弯刀王。

窦援刚想把白眉天师和弯刀王也抓回去,不想后面契丹的大军来接应了,而现在晋军已经疲劳了,只能先撤兵。

白眉天师乃是武林前辈,弯刀王忠心可嘉,王仁想了想,还是决定将他们给放了,于是跟窦援道:“白眉天师和弯刀王乃是武林前辈,咱们不能让他受辱,还是放了他们师徒吧,他们的这点技俩还无法和瑛儿一较高下。”

晋军又打了一个大仗,石重贵为表谢意亲自出城迎接。王仁没有理会他,去找到了乌圣和天和公主。

看到王仁和聂瑛终于安然而返,乌圣连忙追问道:“三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位契丹公主怎么跟三妹如此相像?”

王仁笑了笑道:“呵呵,二哥,这件事情我待会儿再跟你讲,我先问她几个问题。”

天和盯着王仁道:“王仁,为什么要抓我,你赶快把我放开。”

王仁看着天和聂瑛完全不同,猛然升起一种感觉,好像看到了聂瑛的另外一面,再想想聂瑛那纯洁无暇,宛如深渊神秘的莲花上面出现了瑕疵,连忙从衣角扯下以块布把眼见蒙上。

天和大怒道:“王仁,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居然不敢正眼看我”?王仁道:“聂瑶,你和瑛儿长得太像了,不过你的神情言语和瑛儿的差距太大了,看你言语,瑛儿这朵无暇秘莲还不被你左右?你们俩除了长相相似,口音、神情相差甚大,此生瑛儿足矣,眼不见为清。”

聂瑛掐了王仁一下跟他道:“王仁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跟我妹妹说话呢,还不赶快把她放开?”

王仁聚气凝神,用六股真气从天和的百汇穴汇入,天和的穴道解开了。天和立即拔出随身携带的弯刀向王仁砍去,乌圣大惊,手出一指,又把天和点住了。

王仁在一旁嘲笑道:“你难道没有从白眉天师口中得知我们都是武林高手吗?真是班门弄斧。”

聂瑛走到天和面前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姐姐啊,这是千真万确的,你怎么还带兵帮助耶律德光呢?”

天和道:“胡说,我爹是契丹人,我娘是契丹人,这是我父王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

聂瑛连忙问道:“他还说什么啊?”

天和低声道:“他说你是我姐姐。”

乌圣又在一旁道:“哈哈,这不就结了吗,你是她妹妹,那你不就是***了,怎么会是耶律德光之女?现在你们亲人团聚,真是可喜可贺,真值得喝一杯。”

王仁接着追问道:“聂瑶,耶律德光还说什么了啊?”

聂瑶气冲冲抵转过头去,一言不发。

忽然间,聂瑶又转过头来道:“我听白眉天师说你是公认的武林至尊、天下第一,武功一定非常厉害吧。我可以告诉你,也可以叫聂瑛为姐姐,不过你要收我为徒,教我武功。”

王仁大惊,虽然遮着双眼,但还是可以感觉到聂瑶的神情,索性先坐在一旁,翘起双腿,躺了下来道:“你还真是傻,你问问你姐姐我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

聂瑛跟天和道:“妹妹,你姐夫最不喜欢别人跟他谈条件、拐弯抹角了,你还是赶快说吧,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看似一目了然,可是我担心另有隐情。”

王仁接着道:“不就是吗,肯定有隐情,既然耶律德光跟你说你就是他的女儿,瑛儿又是你姐姐,可是瑛儿的爹明明就是圣棋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依我看,没准儿耶律德光正在策划着什么大阴谋,想要席卷中原,把我们一网打尽也说不定。”

乌圣连忙站出来道:“哦,我猜肯定是离间计,他看三妹用兵如神,有神鬼莫测之机,先是一日之内三破契丹,惧你神机,所以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一个和三妹长得相似之人,企图将三妹拉入他的帐下。”

聂瑛笑道:“二哥,你真是能想!耶律德光久经沙场,怎么会用这么傻得计策,难道说他认为我是个孤儿?”

天和激动地道:“你们能不能不要胡言乱语了,我就跟你们实话实说吧,就算我父王骗尽天下所有人,但是他是绝多不会骗我的,我父王本来要将我送回去,可是我知道我要是回去了,就不可能知道***了,所以才答应替他打仗,作为交换条件,他就不送我回国了。”

聂瑛又跟乌圣道:“二哥,你就把我妹妹的穴道解开吧,她现在肯定又酸又麻,会受不了的。”

乌圣轻甩手臂,隔空三式一出,把天和的穴道解开了。天和终于又被放开了,连忙活动着经骨,顺便走到乌圣旁边问道:“哇,你这是什么武功啊?这么神奇,居然隔这么远点穴、解穴,赶快教教我吧,我学武很快的。”

乌圣不作答,也在王仁身旁坐了下来,不想天和跟在他身后,吵吵嚷嚷着让乌圣授武。乌圣真是没有想到天和居然这么烦人,连忙跟她道:“我的武功不好,你赶快跟我三弟、你姐夫去学吧,他可是天下第一,元坤神功、柳剑、悲天悯世咒、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幻象四式都是精妙绝伦的武林绝技。”说完,连忙撒腿而去。

天和又抓着王仁的双臂道:“姐夫,你的武功很好吗?我听天师说你是不败高手,还听他说你年纪轻轻,练什么纯阳之气,而不修阴柔之力,所以满脸胡茬,看似野蛮。既然你是天下第一,那就赶快教我武功,我最崇拜你么中原的侠士了。”

王仁自言自语道:“炎空大师、毕摩子、白眉天师三人相继说我的武功缺少阴柔之气,难道说我的元坤神功真的练错了?不过话说回来,二哥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自己一个人开溜。”

就在此时,石重贵带人来了。

石重贵一进门就吩咐景延广把天和抓起来。王仁连忙从椅子上面下来,轻甩手臂,划过一道气痕,挡退了来犯的士兵,趁机挡在面前道:“石重贵,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景延广道:“王仁,我们得到消息,说你把契丹公主抓到了,现在就是来拿她的。”

王仁笑道:“人言老狗的鼻子可真灵,我抓了她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你就闻来了。”

景延广大怒道:“王仁,你赶快让开,否则以通敌之罪把你抓起来。”

石重贵从景延光身后转了出来,笑眯眯地道:“王仁侠士,你和聂瑛两人此次立功不小,朕要好好嘉奖,不过,现在有了这个契丹公主,耶律德光的掌上明珠,我就不相信耶律德光他不退兵?”

天和连忙跟聂瑛求情道:“姐姐,你可不能让姐夫把我交给他们啊。”

聂瑛大喜,笑着跟她道:“放心吧,好妹妹,你姐夫最喜欢和自己不喜欢的人作对,他是不会将你交出去的。”

王仁回望了一下身后道:“这位姑娘叫聂瑶,你们不要弄错了,她是我夫人的孪生妹妹,不是什么契丹公主,你们还是赶快回去吧,我们很累了,要是不好好休息,契丹再进攻的时候,如何抵挡啊?”

不想景延广道:“王仁,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现在抓住了天和公主,就再也用不到你们了。”

王仁勃然大怒:“好一些个***之徒,居然如此小人、如此狠毒,那么我要是一掌把天和打死了,你说耶律德光会怎么样,把这笔帐算在谁的头上?”

石重贵大惊,连忙抢着景延光道:“王仁侠士,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亚夫他是胡说八道,回去之后我再慢慢收拾他,不过,这位契丹公主长得和聂盟主如此相像,我看你说的真是对的,那好吧,你们就好好休息,下次契丹大军来犯的时候,还要靠各位相助啊。”说完,连忙带着景延广走了。

出屋之后,景延广立刻追问道:“皇上,为何不把他们杀了?要是把天和公主抓到,咱们和契丹联姻,耶律德光肯定撤兵,如此,既可以解晋国燃眉之急,又可以为你出气,一举两得啊。”

石重贵笑了笑道:“亚父,此计虽高,可是就凭你手下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没有碰到喜怒无常的王仁,我们都身首异处了,只能智取,要是把他逼急了,他伤害了天和公主,不但丧失了王仁和聂瑛的相助,连最后的筹码都丢了,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况且天下人皆知王仁和聂瑛仗义相助我晋国破敌,如果他死在晋国,天下人必然唾弃我,到时候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只能想办法把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或者在晋国疆土以外的地方把他给处死,那时候我才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景延光大喜道:“皇上果然高见啊,我这就派亲随精兵,在今晚秘密地将天和公主劫走,然后再想办法除掉王仁等人秘密*处死。”

景为吃着蜂蜜,喝了败火之药后,症状缓解了许多,此时就在景延光身旁,听二人这么谈,连忙在一旁道:“我有办法对*付他们。洪洲乱云山的应三道爱财如命,我曾经从他那儿用重金买了谪仙派的秘传之药醉仙散,现在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了。”

石重贵压根儿未听说过这种醉仙散,连忙追问道:“景勋,这醉仙散到底有何奇效?赶快道来。”

景勋又道:“这醉仙散又名醉刘伶,据说可以让人一醉三年,因此才有了醉刘伶之说。据说,刘伶喝了杜康美酒之后,一醉三年,被人当作死尸给葬了,可是三年后从坟墓里面挖出来,却还是安然无恙,而醉酒之症终于解了。世间***虽多,可是像醉刘伶这种使人一醉三年的奇药,却是绝无仅有,好事之徒跟据刘伶所饮的杜康酒,制成了醉仙散,可以让人一醉三年,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中的极品奇药。这醉仙散本来早就失传了,可是乱云山、谪仙派的大掌门洪枭熟悉酿酒之法,居然让醉仙散重现人间,正好让我们来对付他们这些喜好饮酒、自命不凡的武林人士。”

石重贵大喜,连忙让景勋去准备,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用醉仙散对付他们,然而再将他们运出晋国,秘密地杀掉,一雪前耻。

却说王仁蒙着双眼,可是这语气还是听得出来的,在石重贵走了之后,连忙跟天和道:“我看今天把你抓了,真是犯了个弥天大错,居然没有想到石重贵和景延光这两个小人。事不宜迟,我待赶快送你出城去,要是你落在石重贵的手中,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不想天和坚决不肯离开:“不行,姐夫,我不能离开,我还没有弄清我的身世,你还没有教我武功,我不能空手而回啊。”

聂瑛也劝天和道:“妹妹,王仁哥哥说的有道理,你还是赶快离开,先去找耶律德光,等到适当的时机,我和王仁哥哥带你去建州找爹。”

天和又道:“姐姐,再怎么说我也是***妹啊,你怎么能因为给你和姐夫带来麻烦而将我赶走呢?而且我姐夫是天下无双的大英雄,他要是连我都保护不好,那么还怎么当武林至尊?”

王仁终于拿下了蒙着眼睛的布条,大笑道:“哈哈,真没想到如此牙尖嘴利,不过激将之法对我没有用。”

天和见王仁拿下了眼罩,甚是欣喜,对着王仁道:“嘻嘻,姐夫,你把眼罩拿下来,不怕我损毁了姐姐在你心目中的影响吗?”

王仁叹息道:“哎……瑛儿是瑛儿,你是你,蒙着眼睛才知道你们俩的声音差别这么大,瑛儿的声音好像是一杯清茶,清香舒适,回味无穷,不过你的声音更像一杯烈酒,醇香可口,可是却太呛了。”

天和甚是生气地道:“好你个王仁,你大胆,怎么敢跟我这么说话,你总是当着我的面跟我过不去,到底是何居心?”

聂瑛连忙走出来道:“妹妹,你不要生气啊,你姐夫是跟你闹着玩的。”

聂瑛又怪怨王仁道:“王仁哥哥,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你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啊?”

王仁叹息道:“哎……有了妹妹弄得我里外不是人,好吧,既然她不想走,那么要把她放到安全的地方才是。”

忽然间,聂瑛笑道:“王仁哥哥,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解除后顾之忧。”

聂瑛让天和换下了契丹服饰,穿上了男装,然后找了个丫环,让她穿上了天和的衣服,当着城楼之上所有士兵的面,把那个穿着契丹服饰的丫环送走了。

果然,细作将此事告诉了石重贵。石重贵听到消息后大吃一惊,瘫坐在龙榻之上叹息道:“王仁真乃入木三分,我要是再将他当敌人看待,恐怕死无葬身之地啊!”

景延广在一旁道:“皇上,既然契丹公主已经被放走了,那么咱们待赶快停止这个计划,把派去劫持天和公主的精兵叫回来,要是将王仁或者聂瑛惹怒了,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的。”

景延广连忙跟手下吩咐,把景延光派去劫持天和、刺杀王仁和聂瑛的死士撤回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