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水烫火燎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3章:水烫火燎

却说契丹大军趁着王仁被暗算,深受重伤,又被白眉天师打成重伤,士气大振,连忙下令全力攻城。

此次,耶律德光吸取了上次战败的教训,大军带着雨伞而来,准备破聂瑛的烫水泼,全力攻进顿丘城,再向王仁和聂瑛***,然而,聂瑛却始终表现得非常坦然,自信而又神秘地道,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说来也奇怪,王仁刚才在下面遭到镔铁三鹰的暗算,又被白眉天师打成重伤,可是却自始至终未曾见到乌圣和百石的踪影。契丹大举攻城,而他们又身在何处呢?

契丹大军在耶律德光的亲自指挥下,进攻有序,不同的队伍各司其职,盾牌毕竟太重,有一队人马左手持盾牌,右手持油纸伞,跑在最前,意图抵挡烫水之浸,也真不愧是耶律德光亲自指挥。

契丹大军在伞的保护下跟是异常英勇,可是聂瑛却得意地笑道:“不管如何抵挡,都是枉然,只要你们沾上,就休想全身而退。”

窦援指挥着大军用大锅里面滚烫的液体往城下契丹大军身上泼去,窦援看着大锅里面的液体感觉和上次的水明显不同,细细看来,此次居然真的是油锅,不由心惊胆寒。渐渐地,一股浓浓的酒气飘了出来,窦援细细看来,原来,大锅中还有烈酒、桐油等,尽是各种易燃的液体,不由想到了火攻之计。

窦援大喜,恍然大悟道:“敌兵千方百计破水攻,所持之物比不利于水,然而俗语有云,不利水者,必利于火,是他们自取灭亡。”

果然,在契丹攻势正盛的时候,聂瑛让梁被用火箭引火。火箭所到之处,立刻变成了一片汪洋火海,契丹兵所带的油纸伞、沾有易燃之物的盾牌、盔甲等就是最好的引火之物。

耶律德光大惊,意识到自己又中计了,连忙下令,让前方冲锋陷阵的士兵往回撤,然而,城外早就遍埋硫磺、碳粉,大火也将其引燃了,顿时火光通天,朝耶律德光的大军烧了过去。

城上的士兵将锅里面的滚烫的液体推了下去,蔓延到几十丈之外,火势更加旺了,烧得契丹兵丢盔弃甲,四散而逃,遍野哀嚎,响彻云霄。

窦援想要乘胜追击,聂瑛连忙阻止道:“窦将军莫追,自有人收拾他们。”

王仁终于明白了,这乌圣和百石迟迟未见,只怕是早就出城埋伏去了,不由大喜道:“哈哈,我说怎么没有看到二哥和百石,原来他们二人早已出城了。”

聂瑛拿出手帕擦拭着王仁嘴角的血渍,一边埋怨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这么懒,每天早上都起得那么晚,人家二哥和龙少侠天没亮的时候就在水源旁边设伏去了。”

王仁咳嗽了几声,又吐出一口鲜血。聂瑛非常着急,看到王仁又开始***,心都悬了起来,连忙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王仁哥哥,你到底怎么了?你赶快说话啊。”

王仁接过聂瑛的手帕,亲自擦拭着嘴角的血渍,顺便笑道:“呵呵,瑛儿,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听到咱们有了孩子了,比什么都要高兴。刚才镔铁三鹰三人联手趁护体真气薄弱之时偷袭我,将我的真气打散了,又中了白眉天师的举一反三神功,现在各大经脉受损,等我休息几日,少阳经脉恢复之后,功力便会慢慢地恢复。”

却说耶律德光率领契丹残部往回撤,当契丹兵看到水源的时候,无比欣喜,纷纷上前饮水清洗。忽然间,喊声大噪,晋国的嘲笑之声响彻云霄。

乌圣手持霹雳锤,飞身日出,落在溪流之中,大笑道:“哈哈……三弟真够意思,把你们留给我和龙长老来收拾。”

耶律德光大吃一惊,连忙率众逃跑,乌圣带领大军在后面穷追不舍,白眉天师连忙叫剩下的镔铁七鹰保护耶律德光离开,自己率兵挡住乌圣。乌圣天生神力,逼得仓皇逃遁的白眉天师无机可乘。白眉天师不敢恋战,见耶律德光安全撤离之后,连忙率众赶了上去。

乌圣让手下的将士先行回去,自己又飞身上马,落在漆麟驹之上,将霹雳锤扛在肩上,追了上去,帮助龙百石的丐帮人马杀将一番。

耶律德光在镔铁七鹰及残余大军的保护下逃遁,忽然间,众人觉到好像周围的环境都转起来了,天晕地眩,强烈的呕吐感顿生。就在此时,又是喊声大噪,龙百石率领丐帮人马挡在前面大骂道:“契丹贼寇,尔等入侵中原,今天就用我们龙家的天晕地眩阵收拾你们,让你们有来无回。哈哈……真没有想到这一战不仅可以让丐帮扬名,还可以让契丹人知道我龙家奇阵的厉害。我们在此休息几个时辰,等你们全部晕倒之后再抓你们回去。”

耶律德光大吃一惊,不过眩晕难耐,从马上掉了下来,晕了过去。镔铁七鹰大吃一惊,连忙聚气凝神,使出魔心煞手,将七人功力凝聚起来,围成一个气罩,先护住耶律德光,同时,闭上眼睛,用功抗衡。

龙百石率领大部在天晕地眩阵外歇息,等待契丹大军全部晕倒在天晕地眩阵之中,忽然间,易长老慌慌张张地跑过来道:“石头,后面那个白眉老儿率兵追上来了,咱们待赶快把耶律德光抓出来。”

本来百石上次败给白眉天师,心中甚是不服,想再跟他一战,一较高下,不想米长老也慌慌张张地跑过来道:“由赵延寿、赵延昭率领的大军前来接应耶律德光来了,正往这边赶来。”

龙百石大吃一惊,这要是他们前后夹击,必将腹背受敌,如何抵挡?连忙下令,让丐帮人马收起天晕地眩阵,进去抓耶律德光。

就在阵刚刚收起天晕地眩阵之时,镔铁七鹰也终于支持不住了,晕了过去,而同时,白眉天师从后面杀来了。

百石赶紧让易长老带着丐帮大队人马抄小路撤退,自己和米长老二人去抓耶律德光。米长老刚刚踏入阵中,意图过去抓耶律德光,不想白眉天师的石子扔了过来,即使变成三颗,朝米长老打来。龙百石大惊,连忙使出一招大手印,手力像一个巨大的蘑菇一样,攻了过去,逼开白眉天师,救下米长老。

白眉天师虽然年纪大了,不过练武之人,身手甚是敏捷,如猿猴一跳,若灵狐一跃,连忙转换了姿势,顺势将地上的沙石用内功催动起来,一颗变三颗向百石和米长老攻过去。

百石大惊,连忙推开米长老,使出四象无极功。果然,正如田浪所说四象无极功真是非常厉害,居然将白眉天师的种种攻击化解了。

白眉天师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将王仁逼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举一反三神功居然对百石的四象无极功不起作用,不由大惊道:“小子,丐帮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武功,你的武功究竟是谁所授?”

龙百石得意一笑道:“哈哈,怕了吧,我***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原绝顶高手,天下公认的大侠,济世救人,惩恶除奸的天地浪子田浪,这就是他的四象无极功,你们既然这么喜欢中原疆土,那么就别想回去了,永远埋在中原吧,抱着中原的泥土睡觉,相信你们就算下地狱,也会怡然自得。”

白眉天师咳嗽了几声道:“小子,你的这种武功是很精妙,可以说是我举一反三神功的克星,然而,你却奈何不了老夫,看老夫的绝技魔心煞手。”

百石自知魔心煞手非常精妙,而契丹大军赶上来了,连忙吩咐米长老先撤。就在此时,乌圣单***匹马从后面赶上来了。

百石大喜,连忙跟米长老道:“米长老,我和银锤麒麟必定可以全身而退,你赶快掩护丐帮的大队人马先撤,不能有一个伤亡,不然咱们就太丢人了。”米长老连忙赶上去去帮助易长老。

乌圣趁着漆麟驹过来了,飞身下马,扛着霹雳锤过来跟百石商量道:“龙长老,我看咱俩现在的武功半斤八两,你上我谁上都一样,这样吧,咱们俩猜拳,谁赢了谁打,输的赶快带着耶律德光先走。”百石连连称好。

二人开始猜拳,气得白眉天师充血变红血眼,变得更大了,好像要冲破粗糙的肉皮而出,半天说不出话来。就在此时,弯刀王、赵延寿、赵延昭率领大军接应耶律德光来了。他们见二人正在猜拳,真是不知其所为,有一些士兵大胆猜测道:“这很可能是什么绝世神功啊,咱们还是小心一点。”

忽然间,听的百石喊道:“哈哈,我赢了,白眉天师是我的了,就麻烦你赶快用漆麟驹把耶律德光送回去吧。我的红日驹还是驾着这骨瘦如柴,比我丐帮***还要瘦的老头回去吧。”

二人转过头来,这才发现原来二人四周的大军已经把他们给包团团围住了。

乌圣甚是惊奇地问道:“哎,龙长老,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这么快。”

百石也大惊道:“这还抓什么抓,赶快逃吧,不然要变成蜂窝了。”

赵延寿下令将乌圣和龙百石抓起来,忽然间,箭如雨下,二人也顾不得抓耶律德光了,赶紧上马逃命。好在乌圣的漆麟驹乃是日行千里的良驹,龙百石的红日驹亦是马中良驹。红日是说马浑身血红,而且可以追上太阳的速度。虽然红日驹不及漆麟驹强壮彪悍,疾如旋风,可是他的四象无极功却轻易的躲开了箭矢。

赵延昭要率兵追赶,弯刀王连忙叫住他们道:“慢着,还是救主公要紧,要收拾他们有的是机会。”赵延昭才停止了追击。

乌圣和龙百石两人好不容易逃脱了契丹兵的追击,二人惭愧地笑道:“哎,今次若不是轻敌误事,恐怕早就把耶律德光抓住了,哎,真是惭愧啊。”此时,恰好遇到窦援率兵前来接应,二人才回去了。

梁被把重伤的王仁送回去之后,派人端茶送水,聘请良医为其治病辽伤。

聂瑛见梁被现在如此殷勤,待他离开后,跟王仁道:“我看今日之义举,可真是让梁被将军无话可说了。”

王仁叹息道:“哎……要救一个人很难,不过要杀一个人真的很容易,有人说我喜怒无常,看来真是如此!红缨战士、朗州客栈的掌柜和小二、木换、景为、镔铁十三鹰中有五鹰,这已经是十个人了。炎空大师说的对,学武之人,应该更重救赎,而不是惩罚,我杀了那么多人,必定会折阳寿。”

聂瑛连忙止住他道:“照你这么说,那我呢?且不说其它,就今天的这场战争,死在我手下的契丹兵就不可计数。”

王仁起身,走到窗户旁边叹息道:“现在你又有了身孕,也不知道这战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也不想看到那些可恶的晋国主仆,狼子野心的契丹胡寇以及哀嚎遍野的无辜士兵。其实最主要的是,我真不想让你们***跟着我在这儿受苦,受到丝毫委屈,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不会让你受到丝毫委屈。”

聂瑛朝王仁走了过去,幸福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道:“王仁哥哥,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做什么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我怎么会受委屈呢?我好想站在所有人面前,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告诉天下人,王仁哥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你是世上最好的夫君,你是最重情义的男儿。你真不知道在‘博弈’的时候,那么多人威逼弈然山庄,那时真是太痛苦了,那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无法离开你了,连一步都不行,当时,我真恨不得元宵节马上到来,然后跟你远走高飞,我才不管***什么事情呢。王仁哥哥,你也要想开点,你这么做,都是被耶律德光所逼,要是他不来进攻中原,那么什么事情都解决了,景为、镔铁五鹰也不会死了,况且你杀木换一人,就可以救无数无辜之人,你又何必介怀呢?”

王仁微微笑了笑道:“瑛儿,你知道吗,叔叔从小都舍不得骂我,不过,在我离开弈然山庄,在双玄居疗伤的期间,他几乎天天都要骂我一次,就是因为我心里装的只有你,无法专心练功。当我在元宵节的那天晚上,看到他们欺负你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把他们好好教训一顿,后来炎空大师、虚无大师几经指点,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他们所说的话,不过现在我渐渐地感觉到了,我在武功越来越厉害的同时,变得越来越残忍,把习武的目的变成了‘惩罚’,而不是炎空大师所说的‘保护’,此次退敌之后,我要修一座庙宇,来洗刷自己的罪孽,同时也祈求你们***平安。”

聂瑛甜蜜地笑道:“王仁哥哥,我有了身孕,你怎么不想想起个给孩子起个名字?反而在此叹息,又想和尚、庙宇。”

王仁连忙道:“这我不是为了咱们的孩子好吗?这起名之事,我看还轮不到我们俩孩子的亲身爹娘,叔叔可是一直在等着。不过你今天早上说你早就怀孕了,可是我没有发现,是吗?”

聂瑛又撅起道:“你个傻瓜,这你怎么会知道啊?我只不过感觉我好想有身孕了,只是不敢确定而已呗,今天军医说完之后我就确定了,要不是你欺负我,怎么会有小王仁?”

不想此时百石和乌圣笑着进来了,百石更是学着聂瑛刚才说的话道:“哈哈,要不是你欺负我,怎么会有小王仁。好你个王仁,居然敢欺负我们盟主,看我怎么教训你。”聂瑛害羞的转过头去。

乌圣听到自己有侄子了,甚是高兴,连忙上前道:“好啊,三弟,我有侄子了,都不跟我说,你想***啊?”

王仁连忙解释道:“二哥,百石大哥,我也是刚刚知道的,瑛儿没有跟我说。”

忽然间,王仁注意到乌圣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了,猜想八成又是想起古幽了,放开身旁的聂瑛,走过去道:“二哥,你要是想古幽的话,就去找他吧,现在我们百战百胜,又有百石大哥的丐帮人马相助,要破契丹指日可待啊。”

乌圣勉强地笑道:“三弟,你真是入木三分,什么都瞒不过你。”

百石也接道:“乌圣,对啊,你赶快把古幽娶过来,那么咱们就是亲戚了,你还要叫我一声姐夫。”

龙百石这样说,没有想到乌圣的表情还是一点儿没有变,不由大胆猜想乌圣和古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王仁又在一旁道:“二哥,前些日子你昏迷之时,说不要离开你,是不是二嫂和你起了什么争执?我见你一直是重伤未愈,没有跟你提及,现在三弟斗胆,向二哥询问二嫂之事。”

乌圣不语,王仁知道自己猜对了,细细想了想又接着道:“二哥,我知道了,肯定是上次你们去辽东的途中,你要回来替中原报信,而二嫂要去辽东看望她***,所以起了争执,吵架了?”

乌圣叹气道:“哎……三弟,什么都逃不过你的双眼,事到如今,古幽已经离开一个多月了,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聂瑛连忙走过来道:“二哥,说起力气,你是比你三弟大远了,可是说起心事,你真是太不专业了,当时你身受重伤,我看古幽不肯能弃你而去的,她肯定在暗中保护着你,只不过你一直没有察觉罢了,说不定此刻,她就在暗中看着你呢。”

王仁堂堂大丈夫,又岂会知晓少女心事,跟乌圣道:“二哥,我看你还是赶快去找她吧,你别听瑛儿瞎说,这些日子往来顿丘的每个人我都知道,她不会在这儿的,我看她八成回飞剑崖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