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翻脸无情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1章:翻脸无情

话说白眉天师的举一反三神功破了王仁的护体真气,将他打成重伤,可是王仁的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元坤神功第十层功力催动起来的坤元无极的攻击也将他打伤,实乃真正的两败俱伤。

白眉天师为了履行自己的承诺,将自己点着了,让风吹散,然而苗青等人依然觊觎白眉天师临死之前交给王仁的绝学三络分形手。

三络分形是白眉天师将举一反三功和魔心煞手融合之后创出的一种甚是***的武功,每一招都甚是阴毒,暗藏致命绝招,为了武林和平,这本书一定要交给一个正义凛然之人才行。

弯刀王知道大军折损非常严重,而且士气低落,不可再战,因而跟大病的耶律德光建议撤兵。在夏席妍以死相谏之后,耶律德光早有退兵之意,可是一直以来都犹豫不决,听过弯刀王的苦谏之后,更是把独处了将近一天,直到当天晚上才下令班师北上,返回契丹。

契丹大军听到退兵的消息,纷纷喜出望外,彻夜庆祝。

却说昏迷中的王仁醒来之后,猛然把一旁的天和当成了聂瑛,不过她一开口,就暴露了她的真正身份。王仁甚是惊讶,按理来说,聂瑛应该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身旁,可是却不料在她床边的是天和,锁着眉询问道:“天和,原来是你啊,瑛儿呢?我跟白眉天师打斗的时候,她为什么没有出现?”

天和看起来有点失望,撅着嘴道:“哦,姐姐啊,我也不知道,反正她跟我说了一些非常奇怪的话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出现。”

白眉天师已死,契丹必定有大的动作,连忙向天和询问道:“白眉天师已死,契丹是不是坐以待毙?”

“我父王已经下令撤兵了,姐夫,我忽然间感觉到好孤独啊!”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猛然又想起了石重贵,连忙跟天和道:“天和,赶快叫你姐姐,收拾行李,咱们马上离开,不然石小人是不会放过我的,赶快去啊!”

天和又吞吞吐吐地道:“姐姐…她…她早就离开顿丘了。”

王仁大吃一惊,激动地抓着天和的双臂边摇边道:“你说什么?瑛儿走了?”

王仁太过激动,将天和身上的信件摇在了地上,连忙用坤位移位抓过信件,翻看览阅。

看完信件之后,王仁气愤非常,将信件撕了大骂天和道:“哦,我明白了,天和,是不是你跟那假尼姑把瑛儿赶走的?为什么?”

天和被冤枉了,哭得像泪人般:“不…不是我,我没有,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姐姐原来昨天就走了。”

王仁连忙去穿衣穿鞋,欲出门寻找,可是当他看到哭泣的天和之时,一下子怔住了。天和虽然跟聂瑛在神情、声音上差别很大,可是哭起来却是一模一样,他好像看到了哭哭啼啼的聂瑛,心中甚是不忍,伸出断了拇指的右手替她擦拭眼泪。

天和停止了哭泣,深情地看着王仁道:“姐夫,我没有,我没有逼走姐姐,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也不明白,难道我不能够喜欢你吗?我也不想,可是我控制不住!”

王仁意识到了他在给天和擦眼泪,又连忙将手收回道:“天和,不管你干什么,只要你记着我是你姐夫,我是不会让瑛儿受到丝毫委屈的,这就行了,现在我要去找你姐姐,你赶快收拾行李,我估计石重贵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片刻收拾之后,窗外传来了鸽子的叫声。王仁大喜,朝窗外找去,果然是信鸽来了,连忙取下信件阅览。

这封信件是灵鲜写来的。信上说,乌狂太过心急,前几天暗杀孟殊之失败,身受重伤,而且孟叔之的势力现在非常庞大,想要铲除,还必要要有一个万全之计才行。

就在此时,百石来了。

百石一进来就道:“王仁,我帮帮主身患重病,现在急招我回去参加丐帮下一任帮主的任选大典,现在契丹胡寇已退兵,我留下来也无事可为,现在特来向你辞行。”

王仁面无表情的道:“好啊,百石大哥,恭喜你了。”

看王仁的表情,百石就猜到可能有心事,追问道:“王仁,你怎么愁眉不展的?有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没准儿我还可以帮你。”

王仁苦笑道:“不瞒百石大哥,我大哥狂棋手现在正在星斗山上,因刺杀孟殊之失败而受伤,瑛儿怀有身孕,可是却不告而别,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百石笑道:“原来是这些事情,好办!我丐帮***遍布天下,我通知丐帮***寻找盟主,一旦找到她,立即通知你。现在星斗山的贼寇甚是猖狂,多存一天,就会多出许多人受害,大丈夫当济世为民,孰重孰轻想必你也清楚。你放心吧,经此一战,武林人士必然对盟主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悦诚服为其效命尽忠,她要是在江湖上,怎么会有事?”

虽然王仁有千百个不放心,可是百石说的也对,要是他再迟疑几天的话,那么星斗山下将会有更多的人深受其害,而聂瑛大败契丹,凡是有血性之人见到她,必然是礼让三分,甘心尽忠。

他想了想,谢过百石道:“那就有劳百石大哥了,我这就先前往星斗山,杀掉孟殊之。”

百石接道:“恩,好的,王仁,你现在身受重伤,万事小心,等丐帮帮主大选结束之后,我率领丐帮人马前来帮你。”

不等百石话落,梁被大笑着进来了:“哈哈……契丹大兵已经全部撤离顿丘城外,胡寇终于被赶跑了。”

王仁冷冷笑道:“瑛儿不在,一切都是枉然。”

不想此时,石重贵果然又率兵来了。

石重贵知道王仁和聂瑛在抵御契丹功不可没,要是公然将他们抓起来或者是杀掉,肯定会引起公愤的,到时候反而不妙。石重贵的妃子建议他假意宴请王仁等人,然后将其毒死,到时候嫁祸到***人的身上,到时候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不过,石重贵三番派人来唤王仁、聂瑛赴宴,可是王仁重伤晕卧在床,聂瑛又不知下落,于是他壮起胆子,公然带着心腹精兵来跟杀王仁。

石重贵一进门就下令道:“王仁等江湖贼寇无法无天,杀了我亚父之子,又害死了窦援将军,把他们全部拿下,如若反抗,杀无赦。”

众***惊,梁被甚是生气,上前怒斥道:“皇上,你还有没有人性?王仁和聂瑛帮你抵御契丹大军的进攻,数败敌军,难道真是兔死狗烹?”

石重贵怒斥道:“王仁太过嚣张,杀我亚夫之子,我现在要把他抓去公审。现在他身受重伤,只剩下半条命了,我恕你刚才无礼之罪,你最好看清形式。”

晋军之中,有梁被的心腹,他们在里面作乱,大喊道:“兄弟们,王仁被公审,必然是死路一条。若非他们夫妇慷慨御敌,我们的妻儿家小怕是早就死于国破之灾,我们不能无情无义。”

晋军立即响应,石重贵大惊,既然已经跟王仁翻脸了,就索性快刀斩乱麻,拔出宝刀,举过头顶大呼道:“杀了贼寇,封万户侯,放了他们,满门抄斩。”听到石重贵如此言语,晋军慢慢地围了上来。

梁被几经犹豫,最终决定和王仁共同进退,跟王仁道:“王仁少侠,我梁被曾经发誓,要是我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我会亲自动手,反正也是一死,我就做一件仗义之事,跟你共同进退。”

王仁大喜道:“好啊,梁将军能够认清是非曲直,我王仁真是很高兴啊,好,今天咱们就一起杀出一条血路,把这个忘恩负义的石重贵给杀了。”

就在此时,米、易二长老率领丐帮人马杀来。王仁见时机成熟,吹了一个口哨,玄武流星挣脱缰绳而来,不想追风血骥骜就紧跟在其后面。

王仁在梁被的搀扶下上了玄武流星,连忙四下寻找天和的下落,看到她还躲在角落之中,又下了玄武流星,用浑身仅存的真气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将天和拉了过来,架在玄武流星之上,顺便跟梁被道:“梁将军,我王仁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希望你冲出去,让天和安全地离开,然后把她送到建州弈然山庄,交给圣棋手聂威贤。如果你他日遇到瑛儿,烦劳你告诉她,如果王仁今天死在这儿,让她把我的孩子抚养***;如果我今天活了下去,等我帮我大哥除掉孟殊之之后,我会前去找她,任何东西都休想把我们俩分开。”

在丐帮高手的全力掩杀下,众人好不容易逃到西门,可是西门却是紧锁,城楼之上遍布弓箭手,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随时都会将众人射成蜂窝。

王仁看着城门之上的弓箭手,甚是生气,仰面大骂道:“尔等忘恩负义之人,气煞我也,若非我重伤难行,今天必要大开杀戒。”

就在众人绝望之时,守在城门前的八个士兵中,有五人将另外三人杀掉,打开了城门大呼道:“若非这些武林人士相助,我们都要成为胡寇的俘虏。他们都是英雄,帮我们大晋国那么多,我们不能恩将仇报。”

晋军的攻势立刻缓和了下来,百石一人当先,顺势杀出一条血路,把众人带出了顿丘城,而追风血骥骜依然紧随在玄武流星的后面。

石重贵下令全力追击,弓箭手骑着王仁等人俘获的契丹良驹在后面穷追不舍。

王仁疲于奔波,又怒火难熄,伤势复发,就在此万分焦急的时候,四五行道和鬼面王居率一帮武林豪杰前来相助。百石大喜,又骑在红日驹之上,率领丐帮人马全力杀敌,将石重贵的人马杀退。

待众人脱险之后,王仁和百石、米易二长老、四五行道、鬼面王谢道:“众位不顾辛劳,前来助我等脱困,王仁实在是感激不尽。”

鬼面王曾经劝王仁交出聂瑛来化解悬瓮山之困,后来听闻王仁和聂瑛抵御契丹大军,甚是佩服,觉得无颜面对,低着头道:“王仁,以前是我鬼面王眼拙,居然在星斗山上率人劝你将盟主交给景扶,我自觉无颜面对你,你要是有什么怨恨的话,就朝我出招吧。不过,我要告诉你,虽然我被江湖公认为邪派,可是我还是知道大义的,契丹人入侵中原,我等七尺男儿,岂能置身事外?”

王仁笑了笑道:“鬼面王,说实话,你当初在悬瓮山上逼我交出瑛儿之时,我真有心将你杀掉。可是,就你刚才这句我等七尺男儿,岂能置身事外,我认你是一个通晓民族大义之人,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金鑫子又上前道:“王仁,我等敬你是一条好汉,以前我们四五行道对你夫妇有得罪之处,还望你不要见怪。”

忽然间,土子注意到天和,甚是吃惊,盯着天和疑惑地道:“盟主?不是你让我们来的吗,怎么赶到我们前面了?”

王仁大惊,连忙过去追问土子道:“什么?道长,你是说瑛儿让你们来帮助我抵御契丹大军的?可是却误打误撞将我救下,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金鑫子眼珠子一转,连忙道:“王仁少侠,你误会了,我五师弟的意思是说,我们听说盟主率领中原豪杰抵御契丹大军,所以特来相助。”

金鑫子反应倒挺快的,连忙带着四五行道故作姿态,上前向天和***,挡住了王仁之口道:“四五行道金鑫子、木森子、水淼子、火焱子、土子向盟主问安,感谢盟主为中原荣辱而战所做的一切。”

鬼面王似乎是和四五行道商量好的,看四五行道如此而为,也上前问道:“盟主,鬼面王以前多有得罪,希望盟主你恕罪,以后鬼面王惟盟主马首是瞻,至死方休。”

天和傻傻地笑了笑道:“这武林盟主还真威风,比姐夫的天下第一还要威风,不过姐姐说她可不是为了什么中原荣辱而战,她是为了姐夫,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姐夫。”

王仁见他们一唱一和的,甚是逼真,也没有再追问。不过,他隐隐感觉到这一切好像是聂瑛在背后操纵一样。

王仁将众人扶起道:“众位误会了,她不是你们的盟主,盟主前几天不告而别,我也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这是瑛儿的妹妹,叫聂瑶。还有,以后不要轻易向别人下跪,须知男儿膝下有黄金!”

金鑫子惭愧地笑了笑道:“呵呵,是啊,聂瑶姑娘长得和盟主如此相像,不过口音和神情好像不同,一个神秘,一个天真。”

王仁又带着聂瑶走到梁被旁边道:“梁将军,现在我把聂瑶交给你,你把她送到弈然山庄交给我岳父。”

梁被拍着胸膛道:“王仁,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聂瑶送到弈然山庄,然后再来星斗山助你一臂之力。”

王仁惭愧地道:“梁将军,不必了,我已经连累了那么多人,不能再连累你了,你把聂瑶送到弈然山庄之后,就和你夫人去过安稳的日子吧。”

不想聂瑶将王仁拉到一旁轻声道:“姐夫,我知道你还有大事要办,我跟着你的话,一定会拖累你的,我现在就回弈然山庄,去看看我出生的地方,和中原的爹爹。你一定要早日找到姐姐啊,我会为你们真心祈福的,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希望你天天开心,我也知道你是我姐夫,只有看到姐姐开心,你才会开怀,你放心吧,今生今世,我绝不会让你这武功天下第一的大英雄为难。”说完,盈盈一笑,跟着梁被走了。

待梁被和聂瑶离开之后,百石、米易二长老来跟王仁道别:“王仁,你现在身受重伤,不过,万事小心,我们还要赶去参加丐帮大会,就此别过,等大会结束之后,一定率众来星斗山助你一臂之力。”

王仁谢过百石道:“百石大哥,此次能够打退契丹大军的进攻,你们丐帮当冲首功,但愿他日我们能够再次并肩作战,同卫武林,共保中原。”

丐帮人马刚走,鬼面王又过来道:“王仁,既然契丹已经撤兵了,那么我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说实话,每次与你相见,你的武功都会更进一层。我很佩服你的元坤神功,不过,现在你只有半条命了,也不便向你讨教。等他***痊愈之后,我必定送上南隐帖,跟你讨教一番,现在就此别过。”

王仁笑道:“哈哈,鬼面王,说实话,以前听江湖人说你是邪派,不过,今天见了你才知道,原来你比那些沽名钓誉之徒要胜过百倍,他日有机会的话,自当领教你的若水神功,请!”

王仁见四五行道似乎并不想离开,过去问四五行道道:“五位,现在大家都已经离开了,不知道你们有何打算?”

金鑫子道:“王仁,我们五人出家在外,虽说契丹之围已解,可是听闻孟殊之落草为寇,势力庞大,已经把附近的州郡抢*劫一空,民生疾苦,怨声载道,我们想助你一臂之力,尽早铲除孟殊之,也算是为武林略尽绵力。”

王仁大笑道:“哈哈,难得五位前辈如此深明大义,金鑫子道长的乾势拂尘、木森子道长的巽象散形拳、水淼子道长的坎形拳、火焱子道长的离阳神功、土子道长的艮形掌以及你们四五行道的五行大阵相助,相信要除孟殊之,指日可待。”

第32章:灵鲜救女

却说乌狂在悬瓮山脚下跟王仁、乌圣辞别,前去蜀中狄府,想找到狄夫人把狄满两家的事情说清楚,双方互有损伤,希望化干戈为玉帛。然而,狄夫人固执己见,一定要为她的夫君报仇雪恨,杀光所有满家人。乌狂几番劝荐,狄夫人非常生气,索性离开狄家,避开乌狂。

乌狂见狄夫人离开了狄家,又听闻契丹南下中原,怒发冲冠,星夜前往顿丘,去帮助王仁和聂瑛赶跑契丹大军,可是二人却在路过星斗山之时,遇到了曾经的镇东大将军孟殊之。

乌狂对此大为震惊,经过几番打探,才探知原来孟昶在途中撤兵,导致孟殊之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本来乌狂是想赶往顿丘,帮助王仁夫妇,可是却亲眼目睹了孟殊之的草寇的残忍。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附近州郡,每天都有死于孟殊之的草寇手下的无辜百姓。

乌狂看到令人发指的行为,处于两难之中,不知进退,可是却又听闻聂瑛一日之内,三破契丹,自然放下了悬着的心,决定留在星斗山下,铲除孟殊之。

然而,就在他要上星斗山之时,王仁飞鸽传书,说乌圣醉酒,无药可医。

乌狂甚是震惊,又赶到唐门向唐门四老询问醉仙散的解法,可是唐门四老也不知如何解这武林奇药醉仙散之毒。

乌狂甚是着急,当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乌圣小时候在三绝岛的情形。乌狂根据梦中的启示,猜测三绝岛的不醉紫罗可解乌圣的醉酒之症,于是连夜写了长篇大论,将不醉紫罗的事情告诉了王仁。

乌狂急于去帮助王仁和乌圣,想尽快杀掉孟殊之,于是星夜只身一人上了星斗山。就在他差点得手的时候,孟殊之手下的六个高手将他打成重伤,好在有灵鲜及时来救,用暗器击退了孟殊之的手下,这才将他救出。

灵鲜想劝乌狂先放开孟殊之,可是乌狂怎么都不听,无奈之下,她只能给王仁写信了。

这天,是乌狂受伤的半月之后,倒挂在房梁上睡觉的他一大早就起来了,而且气色也不错。灵鲜好久没有见过乌狂如此高兴,问道:“哥,今天是什么日子?难得你这么高兴。”

乌狂开怀笑道:“哈哈,一年前的今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来到了中原,遇见了三弟,只可惜今天三弟和小四弟不在,要不然,我们三人必定痛饮一番。不过,今天也是我和三位哥哥分开的日子,想起来真是一把喜来一把愁啊。”

灵鲜灵机一动,道:“哥,那我们赶快回三绝岛吧,拜访你的三位哥哥,你那小四弟要解醉酒之症的话,也应该回到三绝岛了,而且我们可以顺便……”

乌狂大笑道:“哈哈哈哈,灵鲜,你就这么想嫁给我?当初你我初遇之时,我就跟你说过,千万不要爱上我,现在你对我死心塌地,可有得你受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我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又何必拘泥于形式,非要去三绝岛呢?把孩子抱在三位哥哥的面前,岂不是更妙?哈哈……”

灵鲜生气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好啊,你既然这么说,那以后可有得你受了,我就不相信本姑娘还整不了你?”

乌狂笑了笑道:“灵鲜,咱们这样不好吗?不过说实在的,现在孟殊之还没有杀掉,小四弟和三弟在顿丘御敌,我没有和他们并肩作战,真是惭愧,不过我至少也要做出点成绩,才不枉我们三人结义一场啊。”

忽然间,外面喊声大噪,百姓的哭喊声乱成一片。乌狂大惊,连忙拿起玉笛,出门观看。没想到又是孟殊之的山贼下山抢人了。

乌狂的伤势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过了,见到这种情况,甚是生气,隔空毙穴一出,众山贼落马而亡。

乌狂从中找到一个还有呼吸的询问道:“你要是肯合作,我可以救你,否则,你就在这人等着喂狗吧。”

该贼连忙点头,乌狂跟灵鲜要了一颗药丸,让他俯下下,又问道:“你赶快把星斗山的详细情况介绍一下,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那人道:“好汉,我们乃是星斗山的小人物,今天中午,我们大王要成亲,所以我们才趁早劫点东西,让我们大王高兴高兴,至于星斗山,现在设下了重重埋伏,只要有人敢乱闯,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乌狂连忙追问道:“你别嗦了,赶快跟我说上一次那五六个穿着素袍之人都是些什么人,孟殊之是在哪儿找到那么厉害的人物的?”

那人听到乌狂口中的五六个素袍之人,甚是害怕,吓得直打哆嗦:“他…他们是蜀中流寇,个个杀人不眨眼。他们听说我们大王在此占山为王,特来投靠,不过,我们大王见他们武功高强,让他们做了贴身侍卫,可是谁知道,他们练功走火入魔,得了梦游症,夜里面出来杀人,吓得山上的弟兄每天晚上都躲在地道里面。”

乌狂大喜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看来孟殊之死期将近。”

灵鲜更加生气了,瞪大眼睛问道:“哥,你是不是又想去刺杀孟殊之,你还要不要命了?”

乌狂笑道:“哈哈……不是我不要命了,而是孟殊之性命堪忧啊!”

灵鲜道:“你这次要是去的话,我马上回狄府,再也不理你了。”

乌狂走到灵鲜面前,低着头看着灵鲜的双眸,深情地道:“灵鲜,此乃天赐良机,既然蜀中流寇和孟殊之的草寇互不相容,那么,我就躲在暗处,等蜀中流寇梦游之时,再去杀孟殊之,到时候,防守空虚,肯定万无一失。”

灵鲜大吼道:“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这次要是的敢去,我说到做到,绝对不再理你了。”

乌狂也甚是生气,怒斥灵鲜道:“你爱理不理,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灵鲜哭哭啼啼地跑进屋子力收拾起行李来了。她个性很强,此次居然哭的这么伤心,乌狂的心还不是石头做的,走进去跟灵鲜道:“灵鲜,对不起,是我刚才太过分了,我不该……”

灵鲜转过头,拔出随身携带的***大骂道:“乌狂,我说到做到,现在就回狄府,以后我跟你再无瓜葛,你要是敢追来,我就用这把***放血,把你处死。”

灵鲜收起包袱转身就走,乌狂怎么挡都挡不住,只能先打消刺杀孟殊之的念头,暗中跟着灵鲜了。

乌狂跟着灵鲜而去,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忽然间,又是一伙强盗从灵鲜身旁闪过。灵鲜大惊,尾随那伙强盗而去。不想她刚转了两个弯,就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喜庆之声,迎面而来的是一伙迎亲队伍,不过却隐隐听到了老妇的哭泣之声。

灵鲜大惊,想要前去探个究竟,可是却发现这群强盗的衣着和星斗山的贼寇甚是相似,于是躲在暗处窥测,不想后面有一对老夫妇哭着喊着赶了上来。

灵鲜细细听来,只听得老人家念道:“还我女儿,快还我女儿……”

灵鲜连忙绕过去向老者询问道:“大叔、大娘,是不是他们抢了你们的女儿?”

经过灵鲜的询问,果然是孟殊之的人马帮他抢女人去作压寨夫人。

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灵鲜甚是生气,腾空而起,跳在轿子前面,挡住了迎亲之路大骂道:“想要活命的,就速速放下轿中姑娘,否则,你们全都难逃。”

为首之人的打扮倒是不常见,透着一股书生气,肤色很白,更甚姑娘家。他见灵鲜长得非常漂亮,笑眯眯地上前道:“姑娘长得可真漂亮,不知道如何称呼?”

灵鲜大怒,拔剑向他者砍去。众强盗连忙放下轿子,上前帮忙***灵鲜。灵鲜武功平平,渐渐支持不住了,忽然间,大喊道:“哥,你还在等什么?还不来帮我。”

乌狂大惊,原来灵鲜知道自己在跟踪她。本来乌狂倒挂在大树之上睡觉休息,忽然听得灵鲜叫他帮忙,不由大笑道:“哈哈……既然你又肯叫我哥了,即使你用***处死我,我也要勉为其难,帮你一把。”

乌狂从树梢上窜下来,一招移形换影过去,紧接着隔空三式凌空而出,众人尽数被点住了。他顺势坐在树枝上大笑道:“哈哈……灵鲜,你怎么到需要帮助的时候才肯理我?不过,只要你不生气了,什么都行。”

灵鲜骂道:“乌狂,你还好意思说啊,要是你出手慢一点,我都被他们打伤了。”

乌狂从树枝上面跳了小来,走到灵鲜面前道:“灵鲜,算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也看到了,想孟殊之这种人多活一天,就会有许多人受到伤害,咱们还是尽快把他杀掉吧。我跟踪了你,现在就放血。”

乌狂探来灵鲜刚才拿出的***往自己的胸前插,不过却又停了下来。灵鲜看乌狂不肯下手,数落道:“本姑娘聪明绝顶,对某些人还不了解?你有胆量就刺进去。”

乌狂道:“哈哈,看来你还真是不了解我,乌狂为了红颜,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说完***了自己的胸膛。

灵鲜看乌***了进去,在一旁傻笑道:“论智慧,你还是不及我,这把***是假的……”

乌狂真是哭笑不得!

忽然间,刚才为首那人道:“乌狂,你上次弃我们将军而去,这也就算了,可是前些日子你又去刺杀我们大王,我们大王已经下了必杀令,见到你格杀勿论。”

乌狂走到他旁边看了看他的打扮道:“你是谁,看你文质彬彬的,为什么要跟着孟殊之为非作歹,打家劫舍,做尽伤天害理之事。”

那人骂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刀戊心是也,只要谁能让我过上好日子,我就听谁的,不向你们道貌岸然的家伙。”

灵鲜大怒,怒目相视刀戊心道:“就凭你刚才对本姑娘不敬,已是死罪一条,现在还敢口出狂言,先让你尝一尝本姑娘的毒针的厉害。”

灵鲜拿出随身携带的暗器,在刀戊心的身上使劲地扎了一下,然后解开了刀戊心的他穴道,刀戊心痛倒在地。

乌狂解开轿中帘子,甚是惊讶,一个穿着嫁衣的十三四岁的姑娘被绑了起来。乌狂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把她交给那对老夫妇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赶快走吧,我会尽快杀掉孟殊之,以防他再祸害他人。”

两位老人连忙带着***谢过而去。

乌狂又跟灵鲜道:“灵鲜,咱们先回去休息一下,等深夜再前去杀掉孟殊之。”

不想灵鲜笑道:“哥,你真是够笨的,难道没有看到我已经帮你帮啥孟殊之的路铺平了吗?”

乌狂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让我假扮新娘,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这怎么行啊?”

灵鲜笑道:“你会扮吗?不是你,是我,我已经用我的暗器把他们扎了一遍,要是七天之内得不到我的解药,必死无疑,所以他们现在是我们的奴婢了,等我帮你杀了孟殊之,你要是不跟***三绝岛,我就要你好看。”

乌狂连忙道:“不行,我要和你一块儿去,我必须要在暗中保护你才放心的下,蜀中流寇特别厉害,万一被他们发现你就糟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