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渔翁何处?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6章:渔翁何处?

却说乌狂和灵鲜逃出了落雁谷之后,躲在星斗山的密林中的山洞里面休息了两天,元气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准备出去探查一番,看看最近星斗山的贼寇在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灵鲜现在也怀有身孕,乌狂不想让她出去冒险,可是灵鲜简直就是一个混世魔王,乌狂号称狂人,也降不住她,只能退让三分,二人一同前去探察。

乌狂抓住了星斗山上的一个小贼,逼问星斗山的情况,不想那贼寇道:“前些日子孟殊之大王被新娘子的暗器打中,不治身亡。蜀中流寇师兄弟六人武功惊人,趁机夺下了星斗山的权利,现在,他们才是星斗山之主。”

听到孟殊之已死的消息,以及他的死因,乌狂顿时非常高兴,不由大笑道:“哈哈……看来孟殊之还是死在了我狂棋手乌狂的手中,看来我们在落雁谷中见到的那具被扔下去的尸首应该就是孟殊之无疑了。”

灵鲜又追问道:“你们是不是把所有私人都扔进了落雁谷中了?”

贼寇道:“不是,落雁谷中的尸首全部都是大王的敌人,要是寨子中的自家兄弟,我们会把他们火化,而孟殊之大王对蜀中流寇大呼小叫的,蜀中流寇看不过眼,因此才下令将他扔进落雁谷来泄愤。”

乌狂大惊道:“就我呆了这十几天中,谷底掉下来了上百具尸体,按照你们这么说,要是将尸首全部扔下去,那么落雁谷不得填平了。”

乌狂在谷底静心钻研了十几天的轮回真气和佛陀引灯指,现在已是收放自如了,对蜀中流寇两次打败他,一直想要一雪前耻,现在要去向他们再次挑战,可是忽然间,山下喊声大噪,一队人马杀来。

二人朝山下望去,正是狄夫人和游护率领这大队人马杀来了。二***喜,以为是狄夫人来救他们了,站在山顶观望。

狄夫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儿率领的人马,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们的武功如出一辙,招招都致人死命,尤其是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武功可以和游护较量了。

灵鲜认出了那中年人的武功,不由大惊道:“哥,你有没有发现前面那个中年男子的武功有点像穿心指,和被你的好三弟所杀的拿个木换的武功甚是相像。”

乌狂大惊,细细观看,的确是一指杀一人,邪门中带着七分毒辣,手指所至之处,贼寇一个个倒了下来。转眼间,几百具尸体躺在地上,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没有流下一滴鲜血,只是莫名其妙地死去了。

乌狂为了一探究竟,没有立刻现身,而是躲在暗处观察,再细细观看,发现狄夫人所率领的人马所使的武功似乎都是穿心指,不由心生疑惑道:“江湖传言,穿心门是***盟的一个分支,难道说真有其事?”一个个疑问出现在他的心头。

忽然间,听到狄夫***喊道:“大家伙儿冲啊,除掉孟殊之,为***盟死去的同胞们报仇。”

乌狂和灵鲜顿时变得无比失落,本来以为此次狄夫人是来救他们俩的,没有想到居然是为了替***盟死去的人报仇而来。

有游护和穿心指的男子相助,狄夫人的猛烈进攻很快的就攻破了蜀中流寇设下的层层防守。忽然间,山上的巨石滚滚而下,狄夫人的人马死伤惨重,连忙命令为首的中年男子上前,把山上机关废掉。而此中年男子也欣然接受了。

这个中年男子乃是穿心门门主萧诉,也就是被王仁所杀的木换的师叔。早年,狄家对萧诉有恩,因此,萧诉对狄夫人是唯命是从,也正是在萧诉的帮助下,狄夫人才建立起了***盟。至于***盟嘴厉害的***,当然是穿心门的人了,而萧诉首当其冲,这或许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吧!

萧诉腾空而起,赶上前去,不下三五回合,就把前面的施放机关的贼寇统统杀掉了,身手甚是敏捷,乌狂自是暗暗称奇。

就在此时,蜀中流寇翻身前来,站在一块巨石上大骂道:“你们是何人?不知道有什么得罪之处,你们竟然攻上星斗山,与我们为敌。”

在游护寸步不离的保护下,狄夫人慢慢上前,指着蜀中流寇大骂道:“赶快叫孟殊之前来送死,不然我把星斗山杀个精光。”

蜀中流寇大怒道:“真是大言不惭,你们今天敢来,就别想活着出去了。”六人飞身上前,向狄夫人攻了上来,萧诉大怒,上前接招。

萧诉武功非常之高,不过,在蜀中流寇联手之下,一时毫无胜算。

狄夫人发现六人武功非常厉害,连忙拜托身旁的游护道:“游大哥,我知道你不会随便出手的,不过,能不能为了我破例一回,就帮帮萧诉除掉这六个怪物,反正他们这些贼寇作恶多端,杀他们不违侠义之道。”

游护沉默了一会儿道:“好吧,那我今天就再为你做一件事情。”

游护跳上前去,随意拉出各门各派的招式跟蜀中流寇对打。蜀中流寇非常吃惊,没有想到狄夫人手下的高手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过他们感觉的出游护好像刻意掩藏自己的武功,用的尽是各门各派、为人尽知的武功。

游护和萧诉联手,不出三十招,蜀中流寇就撑不住了,六人连忙摆出阵势跟游护和萧诉对打。游护见多识广,一下子就认出了这种阵势,不由大惊道:“萧诉,小心,这是金佛山的***童子阵。”

萧诉大笑道:“什么***童子阵,山贼也是童子?看我的穿心指怎么破阵。”

萧诉上前攻打,不想蜀中流寇变换阵势,有三人的掌力击中萧诉的后背。好在游护及时出手,否则,萧诉性命堪忧。游护带着萧诉,腾空而起,连忙跳出阵外。

游护放下萧诉,让他稍事歇息,自己却跟狄夫人道:“田浪的四象无极功必能破阵,可是我不是田浪。”

乌狂想要出手相助,不想灵鲜阻止道:“哥,你别担心,我自然有办法让蜀中流寇死在你的手中,不过,不是现在,我觉得游先生的身份非常可疑,咱们暗中窥测,这样才能查出他到底是谁。”

乌狂不解地问道:“怎么,游先生时时刻刻陪着娘,她看着你长大,你还信不过他?”

灵鲜道:“哥,你真是太笨了,跟你说吧,虽然游先生对娘痴情一片,可是每当我问他的身份背景的时候,他都是一笑而过。上次娘被王仁打伤,身患酷热之症,我亲眼看到游先生带着脸谱把娘背回来的,你说游先生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居然还要带脸谱?而且他武功非常厉害,这是世人皆知的,可是每当打斗之时,总是有所保留,根本没有出过看家本领,你说奇怪吗?”

乌狂听灵鲜这么说,也觉得甚是可疑,不过容不得他多想,蜀中流寇突施奇招,又向狄夫人攻了过来。乌狂大惊,突施奇手,暗中使出佛陀引灯指,催动隔空毙穴,击中蜀中流寇之一。

蜀中流寇大惊,转身寻找暗中帮助狄夫人的人,不想其中一人道:“这是谍影诀中隔空三式的招式,难道乌狂没有死?”

游护大惊,连忙追问道:“什么,你们说你们杀死我乌狂?”

蜀中流寇大笑道:“哈哈……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向我们六人挑衅,简直是自寻死路,被我们打入了落雁谷。”

狄夫人听到乌狂意思的消息,甚是吃惊,眼泪从眼角渐渐渗出,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乌狂的忤逆不孝,处处跟他作对,不提他爹报仇,又擦干了眼泪道:“死了好,活着是狄家的耻辱,死了好!”

游护连忙安慰道:“放心吧,醇浣,乌狂福大命大,灵鲜聪明机灵,他们二人在一块是不会有事的。”

游护又对着蜀中流寇道:“哈哈,我正愁没有办法收拾你们,看来不必我动手了,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你们,你们准备好棺材吧。”

蜀中流寇大怒道:“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书生,就你,还装得像江湖术士一样,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们金佛山的***童子阵是没有人能破的,更别谈什么有人可以收拾我们。”

游护笑着跟蜀中流寇说道:“游某言尽于此,我敢保证,你们绝对活不过十天了。”

蜀中流寇大怒,上前骂道:“先不管我们是不是能够活过十天,我们先让你活不过今天。”

蜀中流寇向游护攻了上来,不想狄夫人上面挡住六人道:“你们六个怪物给我听着,我这次是来找孟殊之算账的,没有功夫跟你们在这儿胡扯,你们不要逼我游大哥出手,使出真功夫。”

刚才蜀中流寇也感觉到了游护保留了他的武功,所出的一些招式,各门各派的都有,甚至还有虚有其表的谍影决以及弥罗神掌,不由对游护的武功和身份产生了怀疑。

忽然间,其中一寇道:“难道你们不知道星斗山是我们蜀中流寇的地盘了吗?孟殊之早就死了,身体被扔下了落雁谷,去陪狂棋手了。”

狄夫人非常吃惊,跟游护道:“游大哥,我们明明收到一份匿名信,说是孟殊之占据了星斗山想要图谋穿心门,怎么现在他就死了?难道是有人想借我们的手杀掉蜀中流寇?”

游护恍然大悟道:“不对,不是有人想借我们的手除掉星斗山,而是有人想在穿心门和星斗山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不废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就将双方全部除掉,这坐山观虎斗的计策也太毒辣了!”

欲知此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第37章:奇阵对垒

话说游护认为是有人故意引他们来星斗山的,穿心门杀人如麻,乃是***盟最为精锐的******地,而星斗山上面驻扎的也是为非作歹,烧杀抢掠的贼寇。这真要如游护所想,那么此乃一箭双雕的好计,等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之时,在由幕后人一网成擒。

狄夫人不由想到了聂瑛,连忙跟游护道:“游大哥,上一次***盟的人中了聂瑛的奸计,被聂瑛引到平易山庄,设下天罗地网等着***盟的人自投罗网,大部分***都被孟殊之个给斩了,难道这次又会是聂瑛的奸计,想一次性除掉星斗山的贼寇和穿心门?”

蜀中流寇大惊,连忙上前追问道:“你们说的可是得聂瑛者得天下的聂瑛?听说她在顿丘打得契丹兵节节败退,让契丹先锋全军覆没,更让耶律德光亲率的契丹铁骑遍体鳞伤,死伤无数,怎么会有功夫理会咱们?”

狄夫人也是百思而不得其解,沉默了片刻后道:“既然我们已经识破了她的诡计,那我们何不先联合起来,把聂瑛除掉,然后再解决咱们之间的私事呢?”

蜀中流寇当然占据上风,认为是狄夫人故作推脱的借口,不肯相信,其中一寇更是上前道:“你说这是聂瑛之计,难道就是了?我看你这分明是缓兵之计或者想要趁机逃脱的借口,你还是好糊弄了,要是怕我们金佛山的***童子阵,就跪下来求饶,叫我们每人六声爷爷,或许我们会想一想我***金佛山幽谷真人的慈悲之心,将你们放了。”

狄夫人勃然大怒道:“好个不知死活的怪物,难道我还真怕你们不成,我手下的穿心门中,有门徒三千,个个都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杀人于无形,才是真正的神鬼莫测,要剿灭你们六个怪物,轻而易举,只不过我还有大事未曾办,不想两败俱伤罢了。”

蜀中流寇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有什么大事未办,不妨说出来,我们师兄弟兄弟六人也好做个抉择。”

游护连忙站出来道:“你们六个怪物真是给脸不要脸,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还犹豫什么。”

蜀中流寇围成一团,商量了一会儿道:“好吧,想要合兵一出也行,不过,你们总要让我们相信你们的诚意才行啊,我这儿有一颗药丸,不知道你们够不够诚意?”

游护当即怒斥道:“你们六个怪物真是得寸进尺,穿心门、星斗山的事情和游某毫无关系,你们真是白日做梦,我会为了一些江湖败类吃你们的毒药?”

就在此时,数十个高手飞身而来,而为首一人更是身轻如燕,急如闪电,轻功远在后面几人之上。众***惊,细细看来,为首最前之人的袍子上绣着一只燕子,正是轻功精妙无双的飞燕门门主燕梭,而其身后的也都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鬼面王、四五行道等人。

狄夫人和蜀中流寇都自知他们被公认为武林败类,又看到如此众多的正派一等一的高手飞身前来,捏了一把冷汗,连忙准备好兵器,蓄势待发。

待众人落地之后,纷纷称赞燕梭轻功之绝,不想蜀中流寇似乎认识鬼面王,上前大骂鬼面王道:“鬼面王,你乃是武林中的邪门邪派,今次跟这些自命不凡的正派人士混在一块,是想跟我们蜀中流寇过不去吗?”

鬼面王正色而言曰:“胡扯!什么叫我跟你们过不去,是你们跟天下人过不去,你们六寇常年在蜀中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败坏金佛山幽谷真人武林黑长老的清誉,我们正好替幽谷真人清理门户。此次盟主妙计,正是要将你们连同穿心门一网打尽的绝佳之期。”

狄夫***惊道:“真是聂瑛设计暗害我们?”

燕梭上前道:“不错,盟主乃是千古奇人,大义凛然,帮助我们中原人士打败了契丹大军,让耶律德光含恨而引兵北上,此次又略施小计,除掉你们这些武林败类。”

四五行道认识游护,也知道他颇有君子之风,但是却看到他和狄夫人狼狈为奸,甚是生气。金鑫子上前怒骂游护道:“游护,你乃堂堂男子汉,向来明辨是非,破有君子之风,现在居然跟***盟的恶魔狼狈为奸,今天要是胆敢帮助狄夫人,我们决不轻饶。”

游护正色而言曰:“你们要杀***人我不管,不过,你们想动醇浣,那就先问问我的乱章拳会不会答应。”

众人对乱章拳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土子一向自认为武功高强,也深知游护武功深不可测,听到游护提到乱章拳,连忙站出来道:“游护,我知道你武功很高,而且江湖传言你的武功保留很深,可是贫道不知你为何不参加武林大会,今天就让我的艮形掌见识一下你口中的乱章拳吧。”

不想游护笑道:“哈哈,你连我徒儿都打不过,还赶来向我挑战,真是太不自量力了,今天我就牛刀小试,来试一试乱章拳的威力。”土子大怒,出招上前。

土子的艮形掌跟游护的毫无章法的乱章拳打成一片,刚刚拆完五招,土子就识破了其中玄机,连忙叫停道:“游护,这哪是什么乱章拳?分明是你将各门各派的精华招式用自己的内功催动出来的,还妄称你的乱章拳,真不要脸。”

游护冷冷笑了笑道:“呵呵,如果你认为是如此的话,尽管可以用自己的内力催动一下试试,游某的乱章拳岂是这么容易让你揣测到的?不过,这还要得益于盟主所赐,这是盟主教我的拳法,我看你们如何胜我。”

二人又打成一片,游护随心所欲,看到土子出掌之后,随意地迎上去,结果却用徒手使出的寒梅傲雪的护花梅剑,好似在静心画一朵梅花一样,完全占住了先机,反客为主,逼着土子出艮形掌,却再用一招炎空大师的绝技罗汉十巧手中的“挽”式,将土子翻倒在地上。

四五行道纷纷大吃一惊,在一旁相互诉说道:“这是一种打法,还是一种拳法?后发制人,却是反客为主,逼着对方出招,反而占尽先机,而且徒手使出护花梅剑,威力也是如此之大,看来游护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测,而这乱章拳也确实有独到之处。”

就在此时,燕梭的***邱贺联也是飞梭而来,轻轻落地,跑到燕梭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

燕梭大吃一惊,连忙向游护和土子道长叫停,又走到金鑫子等人旁边道:“盟主有令,不准伤害狄夫人,先把星斗山的贼寇给灭了再说。”

火焱子甚是不解,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啊?狄夫人乃是***盟的盟主,杀人无数,今天这大好机会,为什么不把她给除了?”

众人都不解聂瑛究竟何意,不过邱贺联又赶过来道:“道长,你们别问了,这是盟主指令,咱们又岂敢多问?”

众人虽然心有不甘,可既然是聂瑛的命令,那么他们也只好遵从了。

四五行道先放开狄夫人,走过去大骂蜀中流寇道:“你们六人准备受死吧!”

蜀中流寇大惊,深知眼前的个个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甚是畏惧,想着怎么走为上策。

不等他们喘息,鬼面王、四五行道翻身上前,各显神通,直逼蜀中流寇。

蜀中流寇以六敌一之时,武功非常厉害,可是现在遇到了鬼面王的若水神功以及四五行道的五行八卦中分支的绝招,面对六个一流高手,没有撑过十招,就抵挡不住了。为首的一寇连忙大喊道:“赶快布***童子阵。”说完,六寇摆起了***童子阵。

四五行道也有五行大阵,不过鬼面王夹在他们中间,不好布阵,反而对他们是一种干扰。金鑫子连忙跟鬼面王道:“鬼面王,他们既然是佛家***童子阵阵法,那么我们五人用道家五行大阵来破他佛家假童子阵,你先且在一旁观战吧。”

鬼面王深知四五行道的五行大阵阵法之强,连忙退后。

五人按照五行之法布好阵势,金鑫子手掠拂尘,使出乾势拂尘,在前面指挥,而***四人都用的是各自绝招:木森子的巽象散形拳、水淼子的坎形拳、火焱子的离阳神功、土子的艮形掌,各自归位,听候这金鑫子的差动与变化。

四五行道先是一招润下而上,阳极而阴,不想蜀中流寇也换了阵势,使出一招内外三合。其中三人分别在精、气、神上面合,而另外三人分别是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阵势甚是奇怪,众人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双方拆了三招,四五行道又变化了阵势,一招从革为翼、作苦直冲、稼穑断后、曲直斜飞,困住了蜀中流寇的***童子阵。蜀中流寇大惊,又变换招式,一招内三而外、外三而内转而向五行大阵进攻。

双方斗阵将近百合,还是没有办法分胜负。游护在一旁暗暗称道:“世间两大绝妙之阵对战,有幸目睹,真是令***开眼界啊。”

鬼面王在一旁有点等不住了。乌狂虽然躲在暗处,但是对双方阵法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称奇。灵鲜在一旁轻声道:“哥,幸亏你刚才没有出去,你看蜀中流寇的***童子阵多厉害啊,要是你出去,又得下落雁谷吃腐尸了。”

乌狂笑道:“怎么可能?我的轮回真气已经收放自如,本来隔空穿穴就已经令我***叹为观止了,现在我又将佛陀引灯指和隔空三式各集所长,融合在一起,我的指法足以惊世骇俗,要打败那六个怪物,简直轻而易举,你就等着看吧,找个机会让我出去会一会他们,让他们身上出现几个大洞。”

双方斗阵难解难分,鬼面王都有点等不下去了,在一旁叫停道:“道兄,你们不要斗了,这样下去再过个三五天也没什么结果,还是咱们大伙儿合力把他们杀了,也好下山,省的在这儿喝风。”

蜀中流寇急了,连忙道:“你们这些正派人士要是以多欺少,传出去不是被天下英雄所耻笑吗?和我们这些小人、贼寇有什么区别?”

鬼面王笑道:“哈哈,我鬼面王平生最不喜欢虚名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自毁容貌了。”

燕梭上前劝道:“鬼面王,今天咱们是来替天行道的,要是以多声少,岂不丢尽了侠者之风?”

鬼面怒斥燕梭道:“真是迂腐之极,难怪盟主说你难成大事,你的燕巢锁骨那么厉害,难道真是怕了这六个怪物不成?”

燕梭听了鬼面王的话,勃然大怒,以精妙绝伦的轻功飞燕梭飞身上前,帮助四五行道。

燕梭身影如燕,轻而易举地冲破了***童子阵,顺势抓着其中一寇,在其周围筑起气罩,众人还未及反应,燕巢锁骨的气罩已经筑成,越缩越紧,夹得流寇骨头咯咯作响,骨刺破体而出,大叫一声,倒地而亡。

燕梭身法敏捷,难以捉摸,更是如此轻易地杀了一寇,让蜀中流寇顿生畏惧之色,而他们六人的阵势也因缺一人而出现了破绽。四五行道,立即变化阵势,一招艮形换位、阴阳相济,从缺口中打散了蜀中流寇的***童子阵。

蜀中流寇大惊,连忙呼唤手下上前抵挡,可是众贼寇见来者如此厉害,燕梭更是像幽灵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刚才的气罩更是如此轻易解决了一寇,吓得肝胆俱裂,早就鼠窜而逃了。

蜀中流寇大惊,连忙鼠窜。燕梭再次以惊世骇俗的轻功飞燕梭赶了上去,又擒住一寇,抓住了他的手臂,在其手臂之围围起气罩,使出燕巢锁骨,折断了其中他的右臂。

蜀中流寇被燕梭举世无双的轻功吓得魂不附体,恨不能再生一条腿,不敢往后看,拼了命似的往前方逃去,扔下了自己的同门兄弟。

燕梭收起燕巢锁骨的功力,放下了手中的断壁流寇,又连忙上前追赶,不想,蜀中流寇趁机从秘道中逃跑了。

四五行道和鬼面王也尾随其后,赶了上来,几人细细寻找秘道入口,可是却始终不曾找到,艮形掌意图打破石门,可是却是无法撼动其分毫。忽然间,从石门小孔中冒出了浓烟。

众***惊,连忙退了下来,可是当他们退到原地的时候,狄夫人、游护、萧诉以及其穿心门门人早就不知所踪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