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轮回真气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8章:轮回真气

刚才在众人上前追击蜀中流寇的时候,邱贺联趁机回去跟聂瑛报告。乌狂本以为聂瑛应该和王仁在一块儿,便出去跟着邱贺联,想去跟王仁会合,不想邱贺联的飞燕梭犹如疾风,根本跟不上,这才被落下来了。

他想再回到去看看山上的情况,可是却在途中碰到狄夫人、游护、萧诉等人。

游护看到乌狂,连忙上前问道:“乌狂贤侄,听蜀中流寇说你被打下落雁谷了,怎么……”

乌狂笑道:“呵呵,想来应该我命不该绝,大难不死却享有后福,现在我还急着要去找蜀中流寇报仇,咱们有机会再聊。”乌狂看了看狄夫人,只见她面无表情,看到自己安然无恙,居然没有欣喜,依然是无动于衷,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不过他最终还是走上前去。

乌狂走到狄夫人面前道:“您保重,希望你赶快解散***盟,不然即使我放过他们,我小四弟和三弟也是绝对不会容忍江湖上有以杀人为目的的门派存在的。”

狄夫***怒道:“你这个逆子,且休要说他们不会放过我的这些手下,他们联合孟殊之毁我半辈子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心血***盟,让我报仇灭满家的大计落空,我迟早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就在此时,灵鲜不放心乌狂,从山上赶了下来。灵鲜从狄夫人的身后赶过来道:“娘,女儿不孝,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跟哥成亲了。”

游护大笑道:“哈哈……有情人终成眷属,郎才女貌,实乃天作之合,又有什么孝不孝之谈?也难得你们能够率性而为,我就欣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狄夫人面无表情地对着乌狂道:“逆子,你不要忘了,你是狄家人,你们生的孩子也必定要卷入这狄满两家的世仇之中,灭掉满家是你们的宿命,无法逃避的宿命。”

乌狂勃然大怒,睁大眼睛看着狄夫人,灵鲜连忙挡在乌狂和狄夫人中间道:“娘,哥,我看现在天色已晚,你们还是先下山吧,燕梭和四五行道他们想要剿灭星斗山和穿心门,不达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大家元气大伤,娘,你们还是赶紧下山吧。”

狄夫人甩袖而去,乌狂望着她的背影,感叹道:“她如此不可理喻,已经被世仇冲昏了头脑,三弟嫉恶如仇,喜怒无常,要是再这么下去,把他逼急了,狄…娘肯定会有危险的。”

灵鲜笑了笑道:“哥,你就别担心了,有游先生这个护花使者寸步不离地保护着娘,她怎么会有危险?除非是游先生她自己动手,准备对娘不利。其实,娘她只不过是一时想不开罢了,你不知道,娘她对我可好了,她并不是一个不懂得如何当个母亲,而是恨铁不成钢,你不替她杀掉满家的人,所以才对你爱理不理的。”

就在此时,燕梭追上来了。乌狂腾空而起,挡住燕梭道:“燕梭燕大侠,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你不在飞燕门怎么跑这儿来了?”

燕梭连忙跟乌狂打听道:“乌狂少侠,你有没有见到狄夫人一行?”

这一下子把乌狂问住了,要是他说了,那就是跟武林正道为敌,可是狄夫人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

灵鲜赶紧上前道:“燕大侠,这狄夫人乃是我们的娘,你这么着急地找她有什么事情啊?”

燕梭大惊道:“什么,狄夫人真是是你们的娘,乌狂乃是盟主结义兄弟王仁的夫人,难怪盟主要放狄夫人一马。”

燕梭考虑了一会又道:“两位,现在盟主有令,让我们全力以赴,铲除***盟的余孽穿心门和星斗山的贼寇,不知两位是什么立场?”乌狂犹豫了。

就在此时,鬼面王和四五行道赶了上来,轻轻落地。众人又在称叹燕梭的轻功盖世,却又在此地看到了乌狂。

土子知道乌狂武功高强,一直想跟他交手,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上前道:“乌狂,上次在悬瓮山上早就想跟你交手,可是却碰到景扶那个小***的追杀,否则的话,贫道必定找你切磋。”

乌狂笑道:“哈哈,五位道长联合起来的五行阵,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不过,艮形掌虽然厉害,可是我乌狂却不是原来的乌狂了,隔空穿穴的威力比原来更上一层楼,我已经熟练掌握了轮回真气,恐怕前辈不是我的对手。”

土子大怒道:“乌狂,贫道好心好意想找你切磋,你却这般狂妄,先接得了贫道的三掌再说吧。”

土子使出艮形掌,不想乌狂居然站在原地不动,土子连忙收了招式怒斥乌狂道:“乌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的艮形掌这的那么不堪,连伤你都不能吗?”

乌狂笑道:“前辈不要误会,只不过我的轮回真气就是后发制人,借力卸力,借力使力,三道轮回罢了。”

土子不信,使出一招艮形掌中的土崩瓦解,内力像旋风一样涌过来,在掌力快要挨到乌狂的胸前时,乌狂忽然发招,收起小腹,提起胸腔,将轮回真气提起来。

艮形掌打在乌狂的胸膛之后,乌狂的胸腔陷下去了,而土崩瓦解的掌力也被乌狂卸掉了。众***惊,细细观看,他的胸腔又慢慢地涨了起来。

土子大惊,心想:“这乌狂说后发制人,难道说现在要发招了?”连忙用真气护住浑身各大经脉。果然,乌狂放下小腹,又突然提了起来,将艮形掌卸掉的力量从手臂上转移到掌心,又还给了土子。土子非常熟悉艮形掌的力道,轻松的***了乌狂的轮回真气的反弹之力。

土子非常吃惊,跟乌狂道:“乌狂,这就是轮回真气?贫道生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不过能胜过我的话才是好功夫,只怕我熟悉艮形掌的力道,你根本伤不了我。”

乌狂也觉得土子说的很有道理,正在犹豫,不知何言以对,不想灵鲜上前道:“道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的功力全部被我哥的轮回真气弹回过去了,可是你发招的同时内力也在耗损,而我哥却还没有出招,要是他在补上一招隔空穿穴或者佛陀引灯指,那你还有几成胜算?”

乌狂大笑道:“哈哈^灵鲜说的及时,前辈,既然你想切磋,那么我们今天就试一试,看轮回真气到底能不能胜过你的艮形掌。”

土子笑了笑,又使出一招卷土重来,艮形掌的掌力向巨浪翻腾一样,卷了过去。

乌狂看到土子的掌力非常强,不由心中一怔,连忙将轮回真气运送到双掌之上,利用自己的掌力接住这招卷土重来,同时,又迅速将艮形掌的掌力弹了回去,可是乌狂的内功不足,这一招并没有让土子惧怕。

土子轻轻避开,又用木森子的绝技巽象散形拳催动其地面的尘土,又使出一招卷土重来,将巽象散形拳卷起的尘土之力打了过去,打出这招尘土飞扬,直逼乌狂的心脏。

乌狂自信地笑了笑,赶在土子面前又出了艮形掌的卷土重来的力量,将这招尘土飞扬化解。

土子大惊,连忙收起了招式问道:“怎么,难道你像那王仁一样,能够看一遍别人的武功而将它学会?”

乌狂大笑道:“哈哈……前辈,我可不像我三弟,是天生的武学奇才,我只不过是将你刚才打的一掌接住后,分前后两次送给你罢了。”

就在此时,金鑫子上前道:“师弟,你还是退下吧,乌狂用智不用力,且不说他的轮回真气能不能胜你,就这出人意料之举,你已经败下阵来了。”

灵鲜又在一旁道:“对呀,道长,你的武功想必是不在我哥之下,可是你现在这不是想以大欺小吗?”

土子甚是惭愧,连忙解释道:“胡说八道,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我只是跟乌狂切磋一下,这样武学才有发展的机会,否则武学又如何达到更深的层次?现在乌狂的轮回真气如此奥妙,要是错过此次机会,那么下次切磋,又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乌狂又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谍影决为主要招式催动轮回真气跟土子大战起来。转眼间,二人已经拆分了将近三十招,可还是不分胜负。

乌狂结合了谍影决和轮回真气的打法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无懈可击,然而土子的艮形掌威力很强,而且他的内功甚是深厚,远在乌狂之上,虽然缠斗了几十招,但是土子的功力并没有像灵鲜说的,损耗的很严重,反而放的更开了。

就在二人打得难解难分,而乌狂聚气凝神催动佛陀引灯指时,燕梭在旁边叫道:“你们二人都已经打了三十多招了,要比武有的是机会,不过要是再耽搁的话,我也追不上穿心门的人了。”

众人此时才想起原来他们是在追击穿心门的人,土子连忙停手道:“乌狂,今天还有要事要办,我们就此罢手,你身为武林中人,不知道肯不肯听盟主号令,先去除掉穿心门的贼寇,然后咱俩再打个痛快。”

燕梭在一旁道:“道兄,你们有所不知,狄夫人真是乌狂少侠的母亲,你们这不是为难他吗?”

四五行道和鬼面王大惊道:“难怪盟主要先放过狄夫人,那好,我们先去把萧诉杀了再说吧。”

灵鲜有意袒护狄夫人,灵机一动,在一旁问道:“几位匆匆下山寻找穿心门人,难道说是将山上的贼寇已经全都杀了?”

燕梭道:“不瞒两位,蜀中流寇中一人已死于我的燕巢锁骨之下,一人被我的绝技扭断一臂,现在昏迷在山上,估计也是命不久矣,而其它四人逃入秘道之中,一时之间,我们找不到入口,只能先去除掉穿心门了。”

灵鲜听他们说蜀中流寇逃进了秘道,笑着跟众人道:“呵呵,巧了,我曾经见孟殊之使用秘道,巧好看见了机关所在,要是不趁机消灭蜀中流寇和山上的众贼,等他们实力恢复之后,以后要杀他们恐怕更加困难了。”四五行道连忙和燕梭、鬼面王在一旁商量。

片刻之后,金鑫子走过来道:“姑娘,既然你愿意帮我们除掉蜀中流寇,那么我们现在就动身吧,迟则恐怕有变。”

不想鬼面王和燕梭腾空而起,朝山下而去。乌狂大惊,连忙追问道:“五位前辈,鬼面王和燕大侠这是去什么地方了?”

金鑫子道:“放心吧,施主,他们二人只为除掉武林败类***盟的分支穿心门,是不会伤害狄夫人的,临行之时,盟主还特别强调,不到万不得已,不准杀人,最多也就将他们带到飞燕门囚禁起来。”

乌狂和灵鲜这才放心的朝山上而去。

鬼面王的轻功不如燕梭,跟了不一会儿,就被燕梭落在了后面,燕梭性子也是比较急的,先自己一个人追了上去,沿途给鬼面王留下记号,让鬼面王跟上来。

燕梭轻功绝顶,可是刚才被乌狂和土子这么一耽搁,这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狄夫人等人的下落,无奈之下,只得先回去把这儿的情况跟聂瑛说一遍,看她有没有良策,再引穿心门出来。

灵鲜和乌狂带着四五行道再次上了星斗山,一路之上,穿心门已经将星斗山的机关***了,畅通无阻,不过,忽然间,一人的惨叫之声从密林之中传来。

众***吃一惊,连忙朝密林中寻去,只见一个浑身黑气涌窜的壮年晕倒在地。

乌狂一下子怔住了,因为眼前此人,正是前些日子被灵鲜下毒的刀戊心,而他却凭借着惊人的毅力活到了现在。

刀戊心面色发黑,一看就是身中剧毒。

灵鲜道:“他被我的剧毒所伤,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

金鑫子连忙检查了一下,大惊道:“他所中的剧毒已经深入奇经八脉,恐怕……”

乌狂非常惭愧,悔恨不已,抱着树自责。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39章:去而复返

话说乌狂在上山的路上碰到前些日子被灵鲜所伤的刀戊心。乌狂曾经答应过刀戊心护他周全,可是落入落雁谷,未能护及他的周全,让他性命垂危,非常惭愧,望着刀戊心道道:“都是我的错,是我答应刀戊心护他周全,可是我却食言了。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

灵鲜连忙将自己的解药拿出来给刀戊心服下,并拜托土子道长用内力帮助刀戊心将解药赶快化掉道:“土子道长,你内功深厚,用内力将这颗药丸化掉,逼入刀戊心的体内,不管能不能起作用,先试试再说吧。”

乌狂和土子联手,试着用内力帮刀戊心逼毒,可是毒已经深入奇经八脉了,六人联手,也是无法将毒逼出。

忽然间,灵鲜在一旁道:“糟了,你们赶快停下来,五位道长的内功是按照五行来***的,五行相生相克,进入刀戊心的体内,没准儿会阴阳大乱,经脉错位,赶快停下来。”

众人连忙听了下来,金鑫子在一旁叹息道:“哎……这位兄弟生命力惊人,不过现在毒素已经深入奇经八脉,现在吃了解药,不过恐怕为时已晚,除非找到游护,或许他的内功可以将这位兄弟体内的毒给逼出来,可是游护……”

乌狂悔恨非常,抱着一颗大树自言自语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心急,想要尽快把孟殊之杀掉,那么也不会逼他们吃毒药,他们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

灵鲜看乌狂如此痛苦,过去安慰道:“哥,你也别自责了,是我下的毒,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害过无数人,索性就连这些人命也加在我身上吧。”

乌狂依然是抱着大树,苦笑道:“灵鲜,你是害过人,可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现在和***盟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只是娘的义女、媳妇,真正让他们深陷剧毒之困的是我,现在只能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救救他,弥补过失了。”

金鑫子上前跟乌狂说道:“乌狂少侠真是宅心仁厚,二位宽心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是不会让人无辜枉死的,这位伤者能够撑到现在,自然可以逢凶化吉,你们就放心吧。”

忽然间,水淼子过来道:“师兄,我看这样吧,就由我把这位伤者送下山,找个郎中医治,你们解决好星斗山的事情之后,再下来与我会合,反正现在蜀中流寇的阵法已经被破了,而且又有乌狂少侠相助,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乌狂连忙叫好:“好的,那就有劳前辈了,要是这位施主真能够起死回生,也算是减少了我们兄…夫妇的罪孽,我们也不至于食言于他,无辜害死他了。”

灵鲜在一旁道:“恩,这样甚好,若是能够在下山途中碰到游护,那他也可以死而复生了。”

四五行道中的金鑫子、木森子、火焱子、土子四人和乌狂、灵鲜前去星斗山找出蜀中流寇,而水淼子则背着刀戊心下山医治。

当六人再次上山的时候,刚才被燕梭废掉右臂的一寇还昏迷在山上,只见流寇的右大臂的骨头外露,血流不止,甚是吓人。

乌狂身为诸葛明的徒弟,不过确实和诸葛明格格不入,诸葛明遵循礼教伦常,从不杀人,但是乌狂却跟比他大二十多岁的乌痴、乌魔、乌颠结拜为兄弟,诸葛明曾几番强调不许他和乌圣杀人,可是乌狂却始终不理他,反而跟他背道而驰。乌狂一向狂傲,在翡翠岛上之时,更是跟红婷闹成一团,睡觉之时,倒挂在房梁之上,这一切都让诸葛明难以忍受。

乌狂身为诸葛明之徒,不行其道,对土豪恶霸、艰险小人、***之徒的诛杀更是毫不留情,虽然蜀中流寇杀人如麻,无恶不作,可是他害的刀戊心沦落到生死两难之地,心中非常自责,看到蜀中流寇,也心生怜悯之心,走过去给他输送了一点真气,点了他浑身大穴帮他止血。待一番处理之后,乌狂决定将他送到星斗山的寨子中去,交给星斗山剩下的贼寇照顾。

话说水淼子带着刀戊心下山,不想在山道中央,居然遇到了刚才躲起来的萧诉的穿心门的***和狄夫人、游护等人。

正所谓冤家路窄,萧诉站出来大笑道:“哈哈……真是冤家路窄,你们四五行道刚才不是想灭我们穿心门吗?萧某现在就送你上路,看你们四五行道还如何猖狂。”

水淼子大惊,连忙放下背上的刀戊心,跟游护道:“游先生,这位兄弟中毒已深,还请你相救!”

游护欲上前查看,可是被狄夫人喝住了:“游大哥,你要救人我管不着,不过你要是敢阻挡萧诉杀这个老道士,我现在就自尽。”

游护大吃一惊,站在一旁愣住了。

水淼子见游护没有反应,站在一旁发呆,索性先下手为强,使出坎形拳,出招直指萧诉。虽然说水淼子的武功没有像土子的厉害,可是他所练得坎形拳也甚是厉害,萧诉的手下,不到片刻全被***。

萧诉大怒,亲身上前,大骂水淼子道:“水淼子,你的坎形拳虽然厉害,可是没有土子的艮形掌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今天你死在萧某的杀人之功穿心指之下,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水淼子大怒上前,果然,他的坎形拳在穿心指之前根本占不了上风,无用武之地,连出三招水到渠成、江水翻腾、水来土掩,不过纷纷被穿心指化解,情急之下,被地上的石块绊倒。

萧诉乘胜追击,聚气凝神,将内力***在右手的拇指之上,顿时,拇指肿大,朝水淼子的心脏打去。

游护大惊,想要出手相救,可是狄夫人又在他一旁道:“游大哥,你答应我绝对不跟我为敌,你不能食言啊!”

游护哪管得了那么多,刚欲出招上前,不想一人凌空跳出,一脚踢中萧诉的左肋,将他踢翻在地。不是别人,此人正是赶来相助乌狂的入木三分王仁。

萧诉爬起来大骂道:“来着何人?胆敢暗算我。”

游护在一旁道:“萧诉,想活命的话赶快退下,不然王仁如何饶得了你。”

萧诉大惊,上前骂道:“好啊,原来你就是人称入木三分王仁,真是老天有眼,让我在这儿遇到你,为我的师侄报仇。”

王仁不理萧诉,却走到游护面怒斥他:“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见死不救,更帮助狄夫人为非作歹,你真是令我们小辈心寒啊。”

游护异常惭愧,低下头去,不想狄夫人又跟萧诉吩咐道:“就是这个王仁毁了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盟,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把他杀掉?”

王仁冷冷地笑了笑道:“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我今天放你一马,你还是赶快走吧,他日在大哥、二哥、满夫人面前,大家当面解决这纠缠不清的孽债。”

萧诉跟在身后大笑道:“哈哈,王仁,你真是不自量力,要不是我闭关练功,错了时机,什么个南隐客、幻实幻虚、北地霸王、西域怪僧都不是萧某的对手,就凭你,也敢跟我口出狂言?”

王仁笑了笑道:“呵呵,真是井底之蛙,我迟早会要你狗命的,你还是赶快离开吧,我还要上星斗山,没有功夫跟你纠缠不清。”

王仁转身向水淼子走去,不想萧诉在后面偷袭。水淼子连忙提醒道:“王仁少侠,小心身后!”

王仁大怒,转过身来,顺势出一招坤元盖顶,内力有如巨浪滔天之势,朝萧诉压了过去,将他逼得退无可退。萧诉只能借助王仁的力道,轻轻起跳,将自己弹开,躲过了王仁威猛的掌力。

众人一脸骇然,萧诉也被王仁的一击吓得失魂落魄,在一旁发呆。

游护在一旁叹息道:“真是武学奇才,这么些日子不见,武功又精进不少。”

王仁转过身去,将水淼子扶起来问道:“道长,你没有受伤吧,可曾见过我大哥?”

水淼子指着昏迷不醒的刀戊心道:“不瞒王仁少侠,你大哥刚刚跟我们分开,这位伤者被唐姑娘的毒镖所伤,已经中毒将近一个月了,具体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乌狂好像很自责,想把他救活。”

“哦,原来是救个人啊,既然我大哥很自责,想把他救活,他一定很重要,不知我大哥现在怎么样啊?”

水淼子笑了笑道:“哎,你大哥不知道从哪儿学到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武功,好像叫什么轮回真气,连我五师弟都无法胜他,他现在正在和我的师兄弟追击蜀中流寇,相信不久便可以把蜀中流寇给杀掉,下山来跟我会合。”

王仁听水淼子这样说,才放心的下,走到刀戊心旁边看了看,只见面无血色,浑身黑气涌窜,一看就是中了剧毒,又转过身跟狄夫人等人道:“你们赶快走吧,我还要救人,没工夫跟你们纠缠不清,想要杀我,你们先回去苦恋三十年,把武功练好吧再说吧!”

游护也在一旁劝荐道:“醇浣,我们还是先下山吧,王仁喜怒无常,要是把他惹怒了,到时候悔之晚矣,我也没有办法帮你。”

狄夫人稍作犹豫,走到萧诉旁边,伏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一下,然后率众离开了。

王仁让水淼子帮他***,用元坤神功的逼毒之法替刀戊心疗伤,把他体内的剧毒逼出来。王仁聚气凝神,让真气在体内迅速流窜,待时机成熟之时,抓住刀戊心的双手,真气迅速在二人体内流窜。渐渐地,在二人双掌相接之处,二人掌中的毛孔膨胀变大,混有剧毒的黑色血液从二人双掌相接之处滴下。

就在这关键时候,没想到萧诉去而复返,来杀王仁。水淼子大惊,连忙帮王仁挡了上去。正在这关键时刻,要是王仁突然撤掌,那么毒气不仅会流窜在自己的体内,而且更有可能让刀戊心经脉膨胀,进而断裂而死。

水淼子和萧诉上前大战,没有过十招,就被萧诉打伤。萧诉聚气凝神,将真气凝聚于拇指,用他的杀人绝技穿心指朝王仁的心脏打来。

王仁甚至着急,不知如何应对,就在此生死两难之地,不想燕梭飞梭而来,围着萧诉围了一层气罩,使出绝招燕巢锁骨。萧诉指力惊人,硬是凭借着惊人的指力打破了燕梭的气罩,破了它的绝招燕巢锁骨,不过还是被燕梭的燕巢锁骨夹得骨头作响,左臂重伤。

萧诉对燕梭的绝招甚是佩服,抱着左臂大骂道:“这就是燕巢锁骨?你是燕梭?”

“不错,正是燕某,燕巢锁骨被世人遗忘,今天谨遵盟主号令,要用不为世人所知绝技惩奸除恶,匡扶武林正风。”

萧诉大骂道:“你今日如此待我,小心飞燕门又灭顶之灾。”

燕梭勃然大怒,迎了上去,可是萧诉被激怒了,拼了命似的跟燕梭打斗。燕梭主要是为了拖延时间,让王仁帮刀戊心解毒,到时候还有什么可怕的,因此凭借着惊世骇俗的轻功跟萧诉纠缠起来,一时之间,二人谁也占不了上风。

王仁甚是心急,突涨内力,加快真气的流窜,渐渐地,不再有毒血等污秽之物从二人的双手之间滴下,而刀戊心的脸上的黑气也消失了。

王仁收起真气,撤掉掌力,腾空而起,模仿水淼子道长的招式,用元坤神功催动出一招水到渠成,内力比刚才水淼子的抢出数十倍不止,涌了过去,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深深地沟渠,将萧诉打翻在地,从地上划起的泥土将萧诉埋住。

王仁走了过去,又轻甩手臂,将他身上的厚厚的土层揭开,指着他大骂道:“好一个***小人,居然敢暗算我,难道这么想死?”

王仁又走到水淼子旁边,将他扶起道:“道长,你没有事吧?”

水淼子也上前怒斥萧诉道:“王仁少侠刚才放你一马,你却去而复返,想要加害于他,真是太***了。”

萧诉冷笑道:“成王败寇,要杀就杀。”

王仁又转过身来,一掌从其天灵盖打入,六股真气封住了他身上穴道,又跟水淼子道:“道长,我已经用内功封住了他的武功,他要是强行运动,五脏六腑都会受伤,现在把他交给你,你要怎么处置都行,另外,那个伤者已无大碍,你先把他带下山,如果明天醒来的话,半个月之内应该会复原,如果醒不来,那就怨他命薄了。”

水淼子带着刀戊心和武功全尸的萧诉下山后,王仁又转过身跟燕梭谢道:“刚才得蒙燕大侠仗义出手,王仁真是感激不尽。”

燕梭笑了笑道:“王仁少侠,你和盟主为保我中原所做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江湖,但凡是有血性的人,你们要是有令,我们怎敢不从?”

听燕梭的话,是聂瑛让他来的,心中猛然一亮,连忙追问道:“听燕大侠的话,是瑛儿让你来的?她现在在那儿?”

燕梭有意避开话题,连忙打住王仁道:“既然王仁少侠已经安然无恙,我就告辞了。”燕梭用飞燕梭纵身而去。

王仁连忙飞身而起,追了上去,可是燕梭早就没有影子了。王仁非常痛苦,站在树梢之上喊起了悲天悯世咒,顿时,群鸟惊飞,还未曾走远的萧诉处在王仁的悲天悯世咒的范围之内,听到了他悲天悯世、鬼哭狼嚎的呐喊声,想起了曾经的所杀之人临死之前的惨状,痛不欲生,翻倒在地。

忽然间,王仁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跳下大树,吹了个口哨,唤来了玄武流星,而追风血骥骜还是紧随其后。

他在玄武流星的耳边道:“玄武流星,我相信你可以找到瑛儿的,而且我能够感觉得到她就在这附近,你现在去找她,把这颗棋子交给她。”

王仁掏出聂威贤曾经赠送给他的白子,装在口袋之中,绑在了马鞍之上,将它赶跑了。

他本来想借此来告诉聂瑛他们二人的点点滴滴,可是究竟聂瑛会怎么想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