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秘道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40章:士寻秘道

却说乌狂等人将断臂之寇送到贼寇的寨子中时,寨子中的许多贼寇都已经逃走,现在死守寨子的只是一些年老力衰或者行动不便之人。灵鲜记得上次孟殊之在正堂和打开了秘道的机关入口,认为这秘道应该是环环相扣,从那儿进去必能找到蜀中流寇。

灵鲜效仿孟殊之的做法打开了秘道的入口,拥火以入,果然,里面四通八达,简直像迷宫一样。

几人顺着秘道而走,忽然间,眼前出现了一条分叉路,经过几人商量,乌狂、灵鲜、火焱子三人走右边,金鑫子、木森子、土子三人走左边。

乌狂等人顺着道路而走,没想到眼前又出现了两条道路,这下三人不敢分开了。蜀中流寇已经是一死一伤,不过四人联手非同小可,要是三人分开,恐怕难以抵挡。无奈之下,火焱子在地上摆起了八卦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无论走哪条路,都是福祸相依,不过离南为火,利于火焱子,于是他建议走南面的一条秘道。

金鑫子、木森子、土子三人走了不一会儿,遇到一扇门。土子用艮形掌劈开石门,里面放着许多的兵器,还有一些财宝,不过更多的是书架,看来里面曾经应该是藏书无数才是。

忽然间,蜀中流寇飞袭而出,三***惊,连忙抗敌。土子的武功非同小可,更有金鑫子的乾势拂尘、木森子的巽象散形拳相助,不到五十合,蜀中流寇就抵挡不住了,纷纷被打翻在地。

土子乘胜而战,不想蜀中流寇开启了机关,在石壁上打开了一道门逃走了。就在金鑫子等人找机关的时候,不小心又触碰到了机关,连回来的路也被巨石封死了。

三人联手,想要推开巨石,可是巨石重达千金,不能动其分毫。金鑫子和木森子帮助土子,意图用无坚不摧的艮形掌打碎巨石,可是巨石没有碎,秘道倒是颤抖起来了。

乌狂、灵鲜、火焱子三人摸着秘道而行,没有想到眼前却没有路了,竟然是一条绝境。

乌狂自言自语道:“这条秘道已经有了年辰,我看绝不是孟殊之所建,一定是他在发现了这条秘道才敢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没准儿也是用这条秘道骗过孟昶的围捕的。”

火焱子不解地问道:“那么乌狂少侠有什么高见呢,这条秘道是谁所建?有人在星斗山修这秘道,总不会只想玩一玩这么简单吧。”

灵鲜在一旁笑道:“呵呵,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吧,据说,星斗山乃是幻实幻虚和北地霸王的授业恩师游散人的修行之所,我看这秘道很有可能是游散人所建,不过他为什么要建这秘道,我就不得而知了。”

乌狂甚是吃惊,细细瞧着秘道,突然间,石壁上出现了一道石门。三***吃一惊,连忙让开一条道,不料蜀中流寇居然从里面鼠窜出来。

乌狂勃然大怒,情急之下,使出隔空点穴,却忘记隔空三式在蜀中流寇身上起不了作用,反而惊动了他们。

蜀中流寇回过身来,见是乌狂,甚是不屑,其中一人高个子过去道:“原来又是你这小子啊,没想到你还活着,为什么呢总是阴魂不散,好想死不掉似的,不过,你就要再受一次临死之苦了。”

乌狂冷冷笑了笑道:“哈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们六寇第一次将我打成重伤,第二次将我打下落雁谷,今天,我们新仇旧账一块儿算。”

蜀中流寇大笑道:“哈哈……是啊,你这么可怜,怪只能怪我们武功太高了,而不应该埋怨你的武功太差了,哈哈哈哈。”

乌狂大怒,出招上前。

乌狂的轮回真气虽然精妙,可是他性格急躁,倒是使不出轮回真气真正的威力了。火焱子非常着急,想要出手相助,可是乌狂却边打边阻止道:“这些***欠我的,我要自己取回来,你和灵鲜休要插手。”

蜀中流寇听乌狂这么说,甚是高兴,使出金佛童子功中的狠招向乌狂打来。不过,令他们吃惊的是,乌狂的轮回真气现在已经在体内收放自如了,假如说他运用得当的话,他们攻击性越强,对自己的威胁也就越大。

眼看着百余合下去了,乌狂还是没有办法打赢蜀中流寇。无奈之下,乌狂*抽出玉笛,用谍影决跟四人血战。秘道之中,光线很暗,乌狂现在使出移形换影,实在是占尽了优势。见蜀中流寇找不到自己的准确位置,乌*狂连忙摁下玉笛中的机关,顿时,玉笛成为了一根长***,回身刺去,两寇倒地而亡。

剩下的两寇大吃一惊,在墙壁上打开了机关,顿时,暗箭朝三人飞来。

乌狂连忙停了下来,顺势使出一招影随风动,抓住火焱子和灵鲜,躲了起来。然而,箭矢如雨而来,实在是避无可避,乌狂和灵鲜都被箭矢射伤了。正如火焱子的卦象显示,南利于火,他倒是毫发无损。

剩下的两寇在对面大喊道:“乌狂,我们能杀你一次两次,就能杀你第三次,你杀了我两个兄弟,现在就为他们陪葬吧。”说完,放下秘道顶上的千斤巨石,封住了出口。

本来乌狂以为这儿的箭矢射一会儿就会停止,毕竟哪儿来的那么多枝箭,可是箭矢却始终像雨一样飞来,为了救灵鲜和火焱子,自己已是身背数箭。

忽然间,乌狂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两具尸首,连忙用隔空三式将尸首取了过来,挡在三人的面前。蜀中流寇的尸首上面插满了箭支,血液从身体中涌出来,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看着这样的情形,灵鲜连忙跟两寇的尸首道歉:“这是你们的兄弟置你们不顾,千万不要怪我们啊!”

火焱子看到乌狂身上已经背了数箭,连忙拿出药丸,给乌狂疗伤:“哥,先别把箭矢***,吃了这个药丸再说吧。”

忽然间,箭矢终于停了,乌狂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火焱子推开那两具尸首,帮乌狂封住了几大穴道道:“乌狂,你现在身受重伤,不过,好在都没有伤及要害,不过是擦破了身体的外伤而已,我现在帮你把身上的箭***,不过不要用功抵抗,全身放松。”

不等火焱子说完,乌狂用自身的内力把胸前和手臂上的箭支逼了出来。

灵鲜和火焱子都大吃一惊,在一旁傻傻地看着,目瞪口呆。乌狂笑了笑道:“呵呵,想我乌狂连这点小伤要是治不好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行走,还怎么能号称为狂棋手?”说完,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饮了几口,借以麻痹自己,减少伤痛。

灵鲜真是又怜又爱又恨,在一旁骂道道:“你真是***,都快要死了,还什么狂棋手,你要是再这么莽撞,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见乌狂和灵鲜二人打情骂俏,火焱子真是浑身不自在,无奈之下,跟二人说道:“两位,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困在这儿,你们要说也不痛快啊。”乌狂和灵鲜傻傻地笑了。

灵鲜扶着乌狂慢慢起身,又摸着墙壁,小心翼翼地寻找机关。忽然间,火焱子道长触碰到了一块石头并将其摁了下去,蜀中流寇刚才出来的那扇门打开了。三***喜,走了进去。

蜀中两寇逃出了秘道,自以为乌狂等人必死无疑,而他们又跟别人打了一天的架,躲躲藏藏,既累又饿,大吃一顿之后,安然入睡。

灵鲜、火焱子、乌狂一行摸着秘道而去,忽然间,眼前一亮,灯火通明,原来他们来到了一间大厅。细细查看,这间石屋倒像是个练武的大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不过墙壁上的一幅壁画引起了火焱子的注意。乌狂看他如此专注,也注意起墙上的壁画来了。

三人近前而看,墙上画的乃是道家的老子,不过,奇怪的是老子前面站着一个人,长像和老子如出一辙,此人仰面朝天,再细细观看,看着一颗李子树,而这颗李子树长在海中,朝东南方向严重倾斜。

火焱子叹息道:“依贫道所看,这儿真有可能是北霸和东侠的***游散人的修道之所,而这儿很有可能是他们练武闭关的地方,你们看墙上的壁画,看似像老子,可是我觉得应该是游散人和他兄弟,李子树朝东南严重倾斜,而且生在海中,这甚是奇怪,好像要告诉一个什么故事。”

灵鲜当即就猜想道:“哦,我知道了,这幅壁画很可能是说南唐现在的情况,李子树面向东南,很明显就是指李现在在东南方向了。”

乌狂冷冷一笑,在一旁道:“你还真是聪明啊,这都知道,那么你知不知道这个另外一个老头是谁呀,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在沙滩上会有一颗李子树?”

欲知灵鲜的猜测是否正确,且听下回分解!

第41章:灵鲜画图

话说乌狂、灵鲜、火焱子在秘道中发现了一幅奇怪壁画,一时之间不能确定壁画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灵鲜猜测这很有可能与南唐有关,可是具体谁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会回事。然而,此时最为重要的事情并不是找出壁画的秘密,应该是尽快找出逃生之路,否则他们就要被困死在秘道之中了。

乌狂刚才听到灵鲜说这条秘道很可能是步震和诸葛明的***,也就是他的师公游散人所建,又猛然想起:“***和北地霸王为了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反目成仇,言风和休雷为了某样东西,不远千里,一直追到骆家村,现在又遇到了这么神秘而四通八达的秘道以及奇怪的壁画,真是让人不解。”想到这儿,不由对着壁画叹息道:“看来这秘道、这壁画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这个秘密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为世人所知。”

忽然间,灵鲜听得左边似乎有人的声音,连忙让乌狂和火焱子勿扰,自己慢慢朝左边的墙壁寻去,似乎是四五行道的声音。

灵鲜甚是惊喜地道:“火焱子道长,你过来听听,对面好像是金鑫子和土子道长的声音。”

火焱子大喜,连忙朝左边墙壁寻去,将耳朵贴在上面听,果然有土子道长的声音,甚是欣喜,连忙在石壁下大喊了几声。忽然间,隔壁有回音了。

另外的三个四五行道听到了火焱子道长的声音从墙壁的另外一侧传来,非常高兴,连忙寻过去,在石壁上摸着寻找机关。果然,细心的木森子找到了一块椭圆状的石头,试着将其旋转,不过没有反应。

金鑫子又上前试了试,发现石块是松动的,试着将石块往外拉,果然,在椭圆形石块后面还连着一根长长的铁链子,铁链子往外拉,在声音传来的地方,一扇石门打开了。

乌狂、火焱子、灵鲜看到墙上的一道石门打开了,都涌了过去,纷纷拭目以待,果然,木森子和土子过来了,可是金鑫子道长却在里面的石屋喊道:“我现在不能放下机关,要是我放开的话,这扇门会立刻合上的。”

四五行道连忙跑过去帮忙,争着抢着要帮助金鑫子拉机关。灵鲜看到他们兄弟情重,可是却是愚不可及,不由发笑,跟火焱子道:“你们真是太笨了,不想办法,就知道抢,你们找个东西把机关堵上不久行了。”

火焱子恍然大悟,连忙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将铁链子用石头塞住了。金鑫子放开手中的石块,连忙跑了过来。

乌狂因承受不住身上的箭伤,席地而坐,正在疗伤。金鑫子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金疮药让灵鲜给他敷上,又伙同***三道帮助他疗伤。片刻之后,四五行道觉得乌狂的内息调节的差不多了,收起了真气。

乌狂起身谢道:“刚才五位道长出手相助,真是感激不尽,可是乌狂害你们深陷于此,现在又有两寇逃之夭夭,真是得不偿失啊。”

火焱子道:“乌狂,你号称狂人,怎么还如此客气啊,要不是你刚才临危出手,恐怕贫道也很难安然无恙地过暗箭一关。”

灵鲜在一旁向四五行道询问道:“你们为什么过来,难道说也是被蜀中流寇困住了退出去的路?”

金鑫子叹息道:“哎……都怪我们刚才不慎,让蜀中流寇溜了,还让他们封死了后退之路。他们对这儿甚是熟悉,我们现在好比瓮中之鳖。”

火焱子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金鑫子说了一遍,金鑫子非常沮丧:“那么,我们现在就是被困于此了,难道说这就是咱们的葬身之地?”

灵鲜不甘心,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在地上画起了这条秘道的地图,看能否根据星斗山的地形找出***出路。他们从正堂进入,然后分为两路,又在这宽阔之地汇合。

乌狂在一旁看着灵鲜的图纸,不过猛然间想起了孟叔之在拜堂之后居然想进秘道,难道说他会是为了在秘道中洞房花烛?不由在一旁道:“要我看,上一次孟殊之在拜堂的时候打开秘道不应该是要躲进秘道啊;蜀中流寇从南边的山腰躲避燕梭燕大侠的追捕,从那儿逃入秘道,所以,在那儿也应该有个出口,照此看来,这秘道真是四通八达啊,没准儿还有***的十个八个出口也说不定。”

这句话引起了灵鲜和木森子的注意,木森子又在一旁道:“那照此看来,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我们所知道的三个出口的汇聚之所,也应该是整个秘道的中心所在,而此处四周都是非常厚的石壁,八成是个练武之所,那么秘道的建造者也应高考虑到用最简单的方法或者说最隐蔽的方法到这儿来练功,却不受别人打扰,而且即使四周出现了什么事情,自己也可以安然离开,那么这儿应该还会有***出口才对。”

忽然间,灵鲜道:“上一次是孟殊之在成亲拜堂的时候打开了秘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乌狂道:“当然是洞房花烛了。”

土子笑了笑道:“呵呵,有谁不去自己的新房,要把一条冰冷的秘道设成自己的新房?除非……”

灵鲜接道:“除非这条秘道直通他的新房。”

乌狂仔细地看了看灵鲜在地上画的图,恍然大悟道:“不错,按照现在这个地图来看,我记得我第一次杀孟殊之的地方应该就在这儿附近,难道说这间屋子还有什么机关要道的?”大家连忙在这附近找了起来。

王仁山上之后,已经天黑了。他抓过一个贼寇询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一个手拿玉笛的公子、一个女子还有几个道士的下落?”

那贼寇慌慌张张地道:“他们被我们债主困到了秘道之中,恐怕已经死了。”

王仁大惊,连忙追问秘道的入口,可是贼寇说只有蜀中流寇和已死的孟殊之才知道秘道的入口所在,无奈之下,王仁又向他追问蜀中流寇的下落。

王仁这么一问,该贼寇立即失魂落魄,吓得魂不附体,吞吞吐吐地道:“你…你千万别找他,他们现在睡着了,武功大进,走火入魔的时候是天下无敌的,你…你千万别惹他们,否则他们杀人之后才会罢休。”

王仁甚是好奇,从未听说过有这种武功,更是不知道人在练功走火入魔之后会有这么邪门的事情发生,又追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何来历,师承何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寨子里面的兄弟们说,他们好像是什么金佛山幽谷真人黑长老的徒弟,好像是在练什么…金佛…对,是金佛童子功,走火入魔了,就变成这样了。”

王仁想要看看这蜀中流寇到底是什么怪物,顺便将他们铲除,以免真如他所说,半夜起来再去杀人,因而又问道:“那么蜀中流寇现在在什么地方?赶快带***找他们。”

贼寇非常害怕,慌慌张张地跟王仁道:“不行啊,他们每当睡着的时候便会发病,无人可挡啊。”

王仁笑道:“哈哈,想我王仁纵横江湖,没有敌手,今天这蜀中流寇胆敢对我大哥下手,我不杀他们,怎么对得起我大哥啊,现在就是他们的死期。”

在王仁的威逼之下,他只能带着王仁到蜀中流寇的卧榻之所。

王仁到了蜀中流寇的卧室外面,遥遥听见鼾声如雷,自是非常奇怪,忽然间,有两面无表情、形如木偶的人从房中遥遥晃晃地走了出来。

不等王仁反应过来,蜀中流寇就飞身而起,向王仁攻了过来,而所使的一些招式全都是致命的狠辣招式。

王仁自是非常惊奇,从没有见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连忙使出狠招,先是出一招刚刚习得的水淼子道长所使的坎形拳中的水到渠成,二人竟不知闪躲,被打翻在地。

不想蜀中流寇竟然没有感觉,好像并未受伤,又重新站了起来,使出更加毒辣的招式向他打来。

王仁大惊,翻身而起,将元坤神功的真气凝聚在掌心,一招元坤塞络出去,六股真气封住了蜀中流寇的穴道,不想居然此招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王仁大惊,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他们俩杀掉,想要用元坤神功的重掌震断二人的奇经八脉,将其杀掉,可是此时,镔铁七鹰居然又是从天而降,翻身而来。

苗青指着王仁大骂道:“王仁,交出我师公留下来的秘笈三络分形手,你就可以活命,否则,今晚有我们和蜀中流寇联手,你必死无疑。”

王仁的武功一日千里,不但元坤神功的内功与日俱增,而且阅历不断增加,虽说不上是身经百战,可是却在打斗过程中习得不少的精妙绝伦的招式,并用元坤神功催动,而且威力非凡,现在又看到了几番败在自己手下的镔铁七鹰,甚是不屑,蔑视道:“哼,凭你们和两个木偶想伤我王仁?真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你们的身形,七人捆在一起,还不如我二哥的小腿粗。”

镔铁七鹰大怒,欲上前相斗,不想王仁居然拿出白眉天师所给的三络分形手秘笈,放在其人面前道:“这本秘笈我现在已经倒背如流,将它毁了,也免得像你们小人得到,到时候为祸江湖。”

王仁从三阳经脉胀气内力,炙热之气将秘笈焚烧,接着又将三阳经脉的真气分开,一分为三,整本秘笈从中间拆开,化为灰屑。

镔铁七鹰大怒,跳上前来,朝王仁攻出招。王仁又是腾空起跳,驾临在七人上方,轻轻出招,打出一招坤维四坠,将七人尽数打翻在地。

王仁大笑道:“哈哈……你们七个***,即使三络分形手交在你们手上,也不见得你们可以学会,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三络分形手。”

说完,王仁使出刚从白眉天师的秘笈中所学的三络分形手的招式朝蜀中流寇打去。三络分形手上面的招式和魔心煞手大同小异,不过用的主要是举一反三功的内力,如此出招,相当于三个高手同时攻击,威力非同小可,每一招就将众人打翻在地。然而,即使蜀中二寇被他的掌力所伤,也是若无其事,可以死灰复燃,反而纠缠不休。王仁见他们无论伤的怎么重,都能死灰复燃,于是痛下***,飞出柳剑,柳剑回拉之时,蜀中二寇的头颅被割了下来。

镔铁七鹰大惊道:“王仁,枉你还自称为中原武林的正派人士,居然此残忍,杀人不留全尸。”

王仁怒斥镔铁七鹰道:“你们也看到了,要是你们把我惹火了,我是不会跟你们客气的。我答应过你们,先处理完我和你们之间的那三条人命再杀你们,我今天再放过你们,倘若你们还如此固执,紧追不放,我可不知道下次你们会不会这么好运啊。”

镔铁七鹰见蜀中二寇已死,而他们也都被王仁打伤,比较识趣,连忙逃走了。

王仁走进正堂,没想到还有一断臂之寇遥遥晃晃地走出来了。王仁知道此人不能杀,要是杀了,那么打开机关唯一的线索就断了,无奈之下,用自己至阳的真气替他疗伤,可是蜀中流寇的梦游之症已是多年内伤所致的顽疾,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救回。

正当王仁徘徊的时候,地上的酒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将酒水泼在断臂寇的头上,并用悲天悯世咒在其耳边呐喊,这才把他“吵”醒了。

王仁连忙追问道:“你们的秘道的入口在什么地方?”

断臂寇并不认识王仁,却是反问道:“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将我们星斗山的秘密告诉你?”

王仁恐吓道:“不瞒你说,我就是入木三分王仁,现在你断了一臂,要是没有我的帮助,你会失血过多而亡。”

蜀中流寇听说是王仁来了,惊慌失措,连忙召唤手下道:“兄弟们,赶快把大当家的和四当家的弄醒,就说王仁来了,快去啊!”

王仁笑道:“他们俩已经被我杀了,我现在喊三声,你要是没有把秘道的入口告诉我,我不会杀你,但是当我撒手而去的时候,你想你还能活多久。”

断臂寇抢在王仁前面道:“你要是真能救我,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待先救我。”王仁不理他,开始数数。

这是一场心里较量,谁能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果然,断臂寇还是很想活下去的,当王仁数到二的时候,就坚持不住了,连忙叫停道:“好好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言而有信。这本是一座道观大厅,正堂那尊太上老君没穿鞋子,你转动它右脚上的大拇,就可以进去了,不过我的大哥和四弟刚才说他们把路封死了,能不能找到机关,进入内洞,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王仁大喜,给断臂寇吃了一颗药丸,然后将自己的真气输在断臂寇的体内替断臂寇疗伤,片刻后,他跟断臂寇道:“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你们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就算老天不收拾你们,我王仁又岂会放过你们,不过你现在是废人一个,我饶了你,要是以后还敢为非作歹,你就看看刚才那两个像僵尸一样的家伙,是如何死无全尸的。”

王仁正在给断臂寇输送真气疗伤,本来想封住他的几大穴道,可是断臂寇的情况和他曾经练元坤神功走火入魔的非常相似,用正常的内息调理方法根本行不通。

王仁一边跟他疗伤,一边追问断臂寇道:“你明明走火入魔了,可是何以活到今天?”

断臂寇见王仁一番诚意救他,就跟他实话实说了:“我们六人本是金佛山金佛山***,本非童子之身,却强练金佛童子功,这才走火入魔,浑身经脉易位,一般的招式打在我们身上跟本没有作用,不过,我们走火入魔之后,有了梦游之症,每次都会在梦游中杀人,因此才被各大门派***,像过街老鼠一样,流落蜀中,成了这蜀中流寇,我们也想过安稳的日子,可是没有办法啊!”

王仁决定医好他的走火入魔留下来的伤,否则,要是他以后要是再梦游起来,那么又会有人遭殃了,因此,索性将断臂寇的武功给废了道:“为了防止你以后会祸害他人,我已经把你的武功废了,你本来是金佛山的人,我看你从哪儿来,就到哪儿去吧,幽谷真人能够成为黑长老,想必应该是个宽宏大度之人,你回去跟他请罪,他会帮你疗伤的。”

王仁跟据流寇的方法,转动太上老君的脚趾,果然,在正厅的墙壁上打开了一扇石门。他赶紧顺着石门找进去,忽然间,一条分叉路出现了,他在洞中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丝毫反应,最终决定走朝南的一条路。

整条路慢慢向下延去,王仁暗自猜测很可能是通向山下的路,可是忽然间,眼前的一扇石门挡住了他的必由之路。王仁聚气凝神,用元坤神功的总纲让真气自然释放,然后又在后面补了一掌,石门顿时粉碎。然而,少年轻狂,他用力过猛,秘道开始坍塌,他毫不犹豫,朝秘道更深处而行。

忽然间,两具被射成肉泥的尸体挡在了他的面前。近前一看,打扮和刚才的断臂寇甚是相似,因而也放下心来。

王仁心急如焚,连忙用行云腿向前跑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