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壁画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42章:秘道壁画

乌狂等人在空旷的厅中寻找机关,不想还是一无所获。土子有点气馁,躺在地上埋怨道:“真是没有办法,看来咱们六人要困死在这儿了,可惜我不是土行孙,不然我遁地走了。”

木森子在一旁笑道:“你要是土行孙遁地,那我还是太上老君***,冲破这座山飞出去。”

两人的吵闹引起了灵鲜的注意,她又看了看地图,恍然大悟道:“哥,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地图画的只是大体的方位,我们刚才走的时候,路是朝下的,而且蜀中流寇从山腰进入秘道,可是这条秘道直通山顶,所以我们不只要找周围,如果有出路的话,还有可能是在脚下或者头顶。”

金鑫子似乎也明白了,点头称是:“是啊,我们刚才的确走的是一条向下的路,那么假如说这个秘道是在星斗山中盘旋的话,现在我们的头顶或者脚下极有可能有出路。”

众***喜,连忙在地上和头顶上找出路,可是土子又道:“这儿很明显就是个闭关练武之所,若是游散人的恋物之所,那么对他那种武功绝顶,和王四奇有一拼的高手来说,这地面如何经得起他那样的高手踩踏,所以要是底下有路的话,早就坍塌了,依我看,这路应该在头顶之上。”

土子聚气凝神,准备出掌,试一试能否将头顶的石板打碎,灵鲜连忙阻止道:“道长,且不说你能不能打碎,要是正如你所说,那么没有找到出口,就乱打一通,万一将这个大厅顶部打得坍陷下来,咱们还没有逃出去,就先砸的血肉模糊了。”土子连忙收回了掌力,安心朝厅顶寻去。

众人仔细地朝上面查看,最终觉得上面有一个圆形区域的颜色和***地方不一样,觉得很有可能是出口。土子腾空而起,一掌打在圆形区域上,果然,圆形区域所在的石板松动了。然而,出口就架在空中,使不全力。

无奈之下,乌狂决定在放手一搏,聚气凝神,提起真气,忽然间,双臂经脉剧烈颤抖,而右手食指肿的越来越大,渐渐发出***的朦胧之光,用真气催动出拿手绝技隔空穿穴和佛陀引灯指融合而成的指力。

土子非常吃惊,真没有想到内功平平无奇的乌狂居然可以催动出如此厉害的招数,围在他食指上面的真气绝对是无坚不摧,可是却又看到他的手指在发光,不由大吃一惊道:“据传说,世间只有一种至高无上的佛家武功练到最高境界之时,才可以发出微光,没有想到乌狂居然就懂得这门神奇的武功。”

不等土子说完,乌狂的真气从食指喷发,指力所至之处,圆形石板上面被打出了一根石柱,石柱冲天飞去,顿时,月光从上面射了下来。

乌狂被土子夸赞,强忍着没有笑,现在发出了这么厉害的招数,打开了石板,松了一口气,终于开怀大笑了:“哈哈……道长,你刚才夸赞,差点让我分神!不过你说的也对,我刚才这一招正是佛家的佛陀引灯指和我***的隔空穿穴凝合而成的,本来隔空穿穴是在大拇指发出,可是我我将太阴肺经的内力从拇指上强行转移,和佛陀引灯指的会合,因此才练到了佛陀引灯指的最高境界,可以发出微光,威力倍增,然而,我已经耗损了所有的内力,现在就看你们的了,但愿刚才的一招可以帮你们。”

本来要是乌狂他再有这么厉害的一招的话,那么圆形区域肯定可以被打开,可是隔空穿穴特别耗费真气,刚才一招已经让他耗损了残存的所有的内力。当初在须弥山下抢夺迎心刀时,他就是用了隔空穿穴,耗尽了浑身的内力,险些被龙千山的天晕地眩阵困死在里面。

乌狂本来就有伤在身,刚才又强行出招,导致伤势恶化,虚弱无力。土子有腾空而起,想要打通出口,可是毕竟在空中,根本使不上力气,头顶石板依然稳如泰山。

就在众人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黑影闪过,王仁来了。

兄弟二人相见,虚弱无力的乌狂立刻添了三分活力,大笑道:“哈哈……三弟,几个月不见,看你的步伐就知道武功比以前更加厉害了,真可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过你这身为老三,胡子一天比一天长,一天比一天浓,这可不像话。”

王仁笑了笑道:“呵呵,大哥,别来无恙乎?我这不是练元坤神功的纯阳之功,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我出去以后肯定刮。呵呵,前些日子我得到灵…大嫂的书信,说你身受重伤,我和玄武流星星夜赶来,可是路上耽搁了几天,不然,咱们也不会在这秘道之中相见了。”

二***笑,忽然间,乌狂注意到王仁的右手拇指不见了,连忙追问道:“三弟,你的拇指呢,是谁把你的拇指割掉了?”

王仁傻笑道:“呵呵,这事说来话长,是我自己割掉的,咱们待会再细聊,出去之后,我还有一份搭理送给你,不过,就看你这狂棋手能不能降得住……”

就在此时,乌狂身后壁画引起了他的注意。王仁绕过乌狂,细细地看起了壁画。灵鲜走过来道:“王仁,你怎么看这幅壁画?”

王仁缓缓而道:“我感觉这其中好像在讲述着一个什么秘密。”

灵鲜笑道:“我觉得这应该是在感叹后堂居南的厄运吧。”

王仁笑道:“呵呵,我看不然,这幅壁画少说也应该有几十年了,南唐始建于八年之前,难道说几十年有人就知道东南一带会有南唐诞生?”

灵鲜恍然大悟,自是对王仁更加佩服了。

乌狂从一旁转上来道:“三弟,你这笑语以后就继续下去吧,灵鲜是你大嫂了,名副其实的大嫂,而且也有了身孕。”

王仁大惊道:“你们不是说要在三绝岛之上成亲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乌狂解释道:“三弟你有所不知啊,当初我和灵鲜二人掉进了落雁谷,九死一生,灵鲜硬是要逼着我成亲,这无奈之下,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待会儿出去了,我跟你慢慢讲。”

王仁叹息道:“哎,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在是可喜可贺,看来我这追风血骥骜准备的还真是好。咱们应该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去喝一杯,星斗山距离洪州滕王阁比较近,我看我们可以去啊,只可惜二哥去了三绝岛解酒,否则我们又可以大醉一场了。”

灵鲜看王仁身边聂瑛不在,追问道:“聂…三妹怎么没跟你一块儿啊?”

王仁故意避开话题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待会儿再聊。”

王仁看着顶部飞乌狂打开的小孔,聚气凝神,将内力用在双掌之上,飞身而起,打在乌狂打开了的石板上,将上面的洞口给打开了。

然而,王仁用力过猛,将整个屋顶打开了一个大洞。忽然间,大厅上面的石板开始裂开了,乱石纷纷砸了,王仁大惊,连忙跟众人道:“赶快跳出去,我刚才用力过猛,这间屋子可能要塌陷了。”

四五行道大惊,连忙从王仁打开的洞口跳了出去,王仁左手抓住灵鲜,右手抓着受伤的乌狂腾空而起,跳出了洞口。

七人出来之后,连忙避开他先之所。正如乌狂所说,这上面乃是孟殊之的屋子。眼看着孟殊之的屋子快要倒塌了,不料,却有一人从里面破屋而出。七***惊,因为此人正是步震的双胞胎。

王仁还看不出此人究竟是伯延还是仲归,不想此***骂道:“***,怎么又是你们,打扰我睡觉。”

王仁笑道:“原来是步仲归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仲归非常惊奇地问道:“王仁,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我哥哥?”

乌狂在一旁道:“这步伯延人称寡言孝佛,自然是少言寡语,为人孝义当先,可是步仲归却人称小霸王,简直是第二个步震,无法无天。虽然你和步伯延一模一样,可是你们俩是不同的两个人,怎么不能认出?”

灵鲜接道:“对呀,一个稳重,一个轻浮,辨别你们两人太容易了。”

仲归冷冷笑了笑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这是我师公的道场,你们现在把它弄坏了,我看即使我爹放过你们,我师叔诸葛明也不会轻饶你们。”

王仁又追问道:“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北地霸王的地盘出现小人贼寇,必定会被铲除,一个也不剩,这星斗山据我延州虽远,可是它毕竟是我师公的道场,贼寇大胆,胆敢在我师公的道场上撒野,北地霸王岂能容忍,我刚刚把那些断臂的贼寇以及漏网之鱼给杀了,在我师公的屋中休息,你们就扰我好梦,真是讨厌至极。”

众人无不惊骇,想到北地霸王向来不放过任何触犯了他的“六不赦”之人,更加不能容忍别人的反抗,看来孟殊之带到星斗山来的人马应该都被步仲归给铲除了。

聂瑛凭借着自己的神机,用水烫火燎之法,连败契丹,大显中原神威,可是命运弄人,她偏偏和契丹王耶律德光沾上了抹不去的关系。现在,王仁的梦境渐渐地浮出水面。正所谓瑛瑶其质,美玉无瑕。天真烂漫的聂瑶对王仁会有何影响,而北地霸王师尊秘道之中的壁画,究竟藏有什么玄机?《白矾惊梦录》第四卷“北地霸王”,将有分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