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追风血骥骜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1章:追风血骥骜

话说乌狂和王仁兄弟俩联手,乌狂的隔空穿穴和佛陀引灯指的穿洞引路,王仁深厚的元坤神功所发出的无坚不摧的重掌,打开了封在大厅顶端上面的石板,从而顺利找到了洞口,然而,却也因为王仁的重掌,将整个石屋顶端打裂了,秘道瘫痪了。

众人齐心协力,从秘道中冲了出来,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被北地霸王步震派来肃清星斗山贼寇的步仲归居然就在游散人的屋中歇息,在秘道坍塌之时,他从孟殊之的屋子中破顶而出。

北地霸王不允许任何人反抗,北方武林中,也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违背他的六不赦,此次仲归出马,没有逃离星斗山的贼寇早就被弥罗神掌***殆尽。

正在仲归和王仁兄弟争执不下之时,一阵狂风袭过,一人飞身而来,轻轻落地,站在了仲归之前。此人正是言风。

言风看到王仁,却发现曾经的王仁容颜憔悴,和昔日打败毕摩子的少年英雄完全不同,上前道:“王仁少侠,多日不见,你容颜若此,不知是否也什么烦心之事?”

王仁微微笑了笑道:“言风,你真是多虑了,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真是受了北地霸王的命令,来此铲除星斗山的贼寇?”

言风道:“实不相瞒,确实是我***让我们来肃清我们师公道场之上的贼寇的,可是等我们赶来的时候,这儿的贼寇已经死的死,伤的伤,所剩无几,本来我们准备去我师公的秘道里面找点东西,可是,我刚才从大厅里面进去,两条路都被堵死了。”

此时,四五行道过来跟乌狂、王仁辞行:“乌狂少侠、王仁少侠、唐姑娘,既然星斗山的贼寇已经被铲除了,我们也应该下山跟我三师弟回合了。”

王仁连忙把金鑫子叫到一边问道:“道长,你到底有没有把休书送给瑛儿,她看了之后有什么反应啊?”

金鑫子从怀中拿出一张叠好却的纸,王仁识得,正是他当日给聂瑛写的休书。金鑫子将休书递给他道:“贫道知道你甚是冲动,向来喜怒无常,这封休书还没有给盟主,我也不知道盟主为什么要离开你,不过,贫道注意到她离开你之后终日以泪洗面,容颜憔悴,如果你非要见盟主的话,我不再阻拦,她就在星斗山之上。现在应该在这山腰之上的一间茅屋中,和飞燕门的在一块儿。”

王仁非常高兴,连忙从金鑫子的怀中拿过休书,揣在自己的怀中,走过去,蹲到正在疗伤的乌狂的旁边道:“大哥,你先在山上休息,我现在就去找瑛儿,明天上午山腰上相见,我有一份好礼相赠,不过想骑这匹千里良驹,就要看大哥你有没有它桀骜了?”

乌狂也不知道他断断续续地在说什么,不过看到王仁如此高兴,真心替他高兴。

言风、仲归、乌狂、灵鲜同在星斗山休息,不过他们看到乌狂倒挂在房梁之上,像个蝙蝠一样睡觉,却是叹服不已,不由对这三兄弟心生敬意。

王仁心急如焚,匆匆下山,在山腰上寻找聂瑛的下落。忽然间,听得玄武流星和追风血骥骜的嘶鸣声,连忙跑过去看,结果真有一间茅草屋出现在眼前。细细窥去,他发现聂瑛正在玄武流星旁边跟说话。

王仁甚是兴奋,想过去找聂瑛,可是听得她好像在跟玄武流星说自己,索性先躲起来偷听。

聂瑛拿着血田弥勒佛和两颗棋子哭道:“都怪我不好,现在王仁哥哥真的不要我了,他现在连棋子都送来了,玄武流星,你说我到底应不应该见他啊?”

玄武流星叫了两声,追风血骥骜也跟着回了两声,聂瑛意会到了它的意思,又道:“可是我妹妹聂瑶怎么办,她对王仁哥哥痴心一片,我那次回去之后,她跟王仁哥哥表白心迹,而且无欲无求,我都做不到这点,还有那个步姑娘…他好像对王仁哥哥也…”

王仁听不下去了,刚想出去,不想燕梭飞身而来,自己还未曾防备,就被燕梭的燕巢锁骨围起了气罩。突然间,王仁大叫一声,骨头嘎嘎作响,左臂脱臼。

聂瑛听到是王仁的声音,连忙跑过来让燕梭住手。燕梭也非常惊奇,夜黑风高,乱草丛生,没有辨别清楚,就对王仁突施奇手,他是防不胜防啊。

燕梭连忙跟他道歉:“王仁少侠,真是对不起,我还以为是谁在这儿***呢,所以出手重了点。”

王仁连忙起身,拖着左臂埋怨燕梭道:“燕大侠,你不分青红皂白,这么狠,差点把我的左臂给夹断了,赶快帮我还上手臂,左臂脱臼了。”

燕梭抓住王仁的左臂一拉一推,将他的手臂弄好了。

王仁笑了笑道:“燕大侠,你的燕巢锁骨真是一绝,要不是我反应快,骨头早被你夹碎了,你能不能先离开,我和瑛儿说几句话。”

燕梭看了看聂瑛,飞身而去。王仁转过身子,朝聂瑛走去,然而聂瑛却转身而跑,他连忙腾空而起,挡在聂瑛面前道:“因而,我的好瑛儿,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刚才说我不要你了,我怎么会呢?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辞而别,就因为一个死人的一封信。”

聂瑛连忙道:“不许你这么说我娘。”

王仁气冲冲地道:“要是我知道随缘这么讨厌,当初我就应该杀了她,骂她还是轻的,临死之前,还搅得咱们不得安宁。”

聂瑛低头不语,王仁又道:“瑛儿,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星斗山已经被我铲除了,现在咱们先回双玄居,等咱们的孩子出生。”

聂瑛将头转到一边,低着头道:“我不去,你王仁少侠,武功独步天下,有那么多女子喜欢你,琼儿、步雨、我妹妹聂瑶,我算那根葱啊?”

王仁又转到聂瑛的面前,将手放在聂瑛的肩膀上说道:“瑛儿,她们要怎么办,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聂瑛注意到了他少了一根手指,连忙抬起头,抓着王仁的右手追问道:“王仁哥哥,你的拇指呢,你的拇指呢,你痛不痛啊?到底是谁伤了你?”

王仁赶紧收起右手,笑了笑道:“没事,你别担心,只要你以后不会再离开我,我就算手指头都掉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聂瑛又抓起王仁的右手,甚是心疼,哭起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拇指怎么会没了,是不是很痛啊?”

王仁傻傻地笑道:“瑛儿,我想你也猜得到是我自己割掉的,在我和白眉天师决斗之后,被我割掉的。”

聂瑛哭了起来:“你这个傻瓜,怎么这么傻?当天我听说你受伤了,可是没想到你自残,你真是天大的、大大的大傻瓜。”

王仁终于再次将聂瑛抱在了怀里道:“瑛儿,你真是狠心,明明不想离开我,却还是舍我而去,要不是金鑫子道长跟我坦然相告,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聂瑛哭的更加大声了:“你还说啊,当初我听说你被白眉天师打伤了,连忙去看你,可是我在外面听聂瑶跟你说她的心事,无欲无求,只是心甘情愿的爱着你,我自愧不如,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选择离开了。后来我和古幽结伴而行,可是分开后又碰到鬼面王,当时我特别害怕,不过,鬼面王虽然被公认为是邪派,可是听说我们抵御外敌,甚是殷勤,给我安排一切衣食住行,自己却约同四五行道前去帮你,可是他们跟我说是你把他们赶回来了,我知道你肯定要来救大哥的,索性号令武林中人,用计让穿心门和星斗山贼寇相斗,然后逐一除去。”

王仁替她擦干了眼泪后,又道:“瑛儿,你还说我傻,你更傻,为了聂瑶,连自己的相公都丢下,你知道吗,幸亏金鑫子道长英明,否则……”

王仁从怀中拿出休书跟聂瑛道:“为了逼你现身,我什么办法都用到了,连绝情之书都写了,不过现在用不到了。”

聂瑛想抓过来看,不想王仁突施内力,将其烧掉,化为齑粉。聂瑛停止了哭泣,撅着嘴又跟他道:“你不能写绝情之书,就算写也要只能是我写,不能是你写。”

王仁道:“哈哈……好啊,瑛儿,你刚才还不理我呢,现在就想指挥我啊,不过你怎么会认为我不要你了呢?”

聂瑛拿出白子问道:“那你让玄武流星送来白子是什么意思啊?”

“当然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难道是将你赶跑啊?”

聂瑛笑了,王仁摸着聂瑛的肚子,都不敢用力,怕伤到自己的孩子,又道:“我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我们还是回双玄居吧。”

聂瑛犹豫了,她依然在想着自己的妹妹聂瑶,锁起了眉道:“那么我妹妹怎么办啊?她那么喜欢你,说什么只是爱你,无欲无求,我感觉我不能离开你,好像我很自私,她……”

王仁气冲冲地道:“世界这么大,还怕聂瑶她找不到真姻缘,她既然那么喜欢武林豪杰,那么我们在弈然山庄设个擂台,比武招亲,岂不了事?”

聂瑛又是犹豫了,忽然间,她从王仁的怀中溜出来,背着王仁,向前走了几步,没有转过身来,背对着王仁道:“虽然这也是个可行之法,不过天和喜欢的人是你,我怕她…要不你把她也娶了吧?”

王仁打断了她,又转到聂瑛面前,府着身子,对着聂瑛的双眸,激动地说道:“坚决不行,我王仁岂是始乱终弃、三心两意之人?***人三妻四妾我不管,不过我生生世世只有你,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委曲,这是我的承诺,永远都不会变。”

听王仁这么说,聂瑛心里美滋滋地,笑了起来。王仁看到她笑了,自己也傻傻地笑了笑道:“瑛儿,咱们不必管别人怎么样,咱们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聂瑛依然在笑着,双眸有如秋波,粉腮好似春日桃花,宛若幽谷秘莲。王仁正视着她,一时情难自已,吻了上去。

次日早晨,他依然在睡懒觉,也同样是聂瑛把他叫起,说是乌狂来了,他这才肯起床。

乌狂的笑声从茅屋外传来:“哈哈……三弟,你可真是懂得苦中作乐,我要是南隐客,早被你给气死了。我觉得我起得就够晚了,可是我运功疗伤长达一个时辰,又从山顶下来,在这间草屋面前等了你半天,我都要睡着了,可是你居然还在睡。”

王仁跑了出去,大笑着道:“哈哈,大哥,有道是‘时逢喜事添阳寿,不知行乐天难留’,我是一觉睡醒,堪比二哥啊。”

乌狂大笑道:“哈哈……三弟,我真是服了你了,睡个觉还这么多理由,不过我倒是挺赞成你这句‘时逢喜事添阳寿,不知行乐天难留’。”

聂瑛也随着王仁走了出来,站在王仁身旁道:“大哥,你这兄弟本来就是一个强词夺理之人,你要是再这样维护他,以后就别指望他早起了。”

四人笑了笑,王仁顺便吹了个口哨,将玄武流星唤来,而追风血骥骜也紧随其后。

王仁看着追风血骥骜,跟乌狂道:“大哥,你和大嫂喜结连理,实在是可喜可贺,三弟我送你一份礼物。我和二哥都有玄武流星和漆麟驹,玄武流星日行千里,漆麟驹膘肥体健,高大威猛,可载千斤。赵延寿被瑛儿杀的魂飞魄散,丢掉了他的骏马,而这么血红色、桀骜不驯的骏马,就要看大哥你能不能将他驯服了。”

乌狂慢慢朝追风血骥骜走了过去,浑身血红,比一般的马高出一截,他刚欲身手去摸,不想追风血骥骜居然双腿前仰,嗷嗷嘶鸣,躲开了他。

乌狂甚是惊奇,王仁又在一旁道:“大哥,你可要小心了,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追风血骥骜,它有时会饮血,和大哥你的性格甚是相像,我把它送给你,不过你能不能把它降服,就要看大哥和这追风血骥骜谁更狂了,呵呵。”

乌狂大喜,飞身而起,跳落在追风血骥骜的背上,抓起缰绳,不想却被甩了下来。乌狂滚在地上,灵鲜连忙过去查看,劝他停下来,不想乌狂又飞身上马,硬是将其牢牢抓住,不肯放开。

追风血骥骜似乎被激怒了,狂性大发,飞奔而去,不过此次乌狂却是抓得很牢。

追风血骥骜一跃千里,转眼间从三人的视野中消失,三人连忙追了上去,可是太过着急,却让聂瑛和灵鲜都动了胎气。

三人连忙停了下来,王仁替二人用功疗伤之后,先让二人歇息。灵鲜连忙捂着肚子道:“三弟,我哥浑身是伤,元气还未恢复,你快去看看啊,那匹烈马会不会让他出事啊?”

王仁连忙起身,欲追上去,不想乌狂居然将追风血骥骜驯服,坐在追风血骥骜上面,大笑着过来了:“哈哈……追风血骥骜果然是桀骜不驯,不过还是稍逊于我狂棋手,这果然是匹良驹啊,哈哈……”

乌狂飞身下马,落在王仁面前道:“三弟,多谢你的礼物了,哈哈……想不到我狂棋手在从落雁谷死而复生之后,居然连忙得到神灵赐福。”

乌狂这才发现灵鲜和聂瑛都是面色苍白,坐在地上,连忙俯下身子追问道:“灵鲜,三妹,你们这是怎么了,没有大碍吧。”

灵鲜捂着肚子道:“你这个***,还好意思说啊,刚才我们都担心死了,差点动了胎气,要是为了你胯下的***,让孩子出什么事情,我就不生了。”

乌狂觉得甚是惭愧,笑了笑道:“灵鲜,算我不好了还不行吗?我把追风血骥骜驯服了,它可是三弟赠与咱们俩的成亲贺礼,怎么能说是***呢?以后还要让他带着我们游历大江南北呢。”

就在此时,土子飞身而来,落在聂瑛面前。王仁在一旁问道:“道长,你们四五行道不是带着萧诉离开了吗,何事来此?”

第02章:乱章拳

土子一脸愁容,看了看王仁,又跟聂瑛道:“盟主,昨晚我们到山下找到我三师兄水淼子,本以为萧诉的武功被王仁少侠封住了,可保万无一失,可是就在深夜,有上百名穿心门门人前来,劫走了萧诉,还打伤了我二师兄木森子,我特地来跟盟主说一声,你们也好有个对策啊。”

王仁大吃一惊,先让聂瑛坐在原地休息,自己却追问道:“那么是谁带着穿心门的人前来劫人?”

“正是那狄夫人。”

乌狂大惊,低头无语。王仁勃然大怒,一掌过去,一排大树都被劈掉了。

聂瑛又问道:“那么木森子道长的伤现在怎么样?”

“没有性命之忧,我们已经控制住了。”

王仁看土子依然是忧心重重,在一旁安慰道:“道长,你放心,木森子道长不能白白受伤,他日我逮到萧诉,必不轻饶。”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哈哈……是谁惹得王仁如此生气?”王仁大喜,因为这个声音正是龙百石的。

百石从大树后面窜了出来,凌空出掌,直抵王仁。王仁见百石来势汹汹,连忙甩动手臂,使出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勾”式,又趁势连续将“甩”式使出了三遍,将百石的大手印化解了,顺便将他甩落在地上。

王仁知道百石武功高强,不可能就此落败,欲乘胜追击,运气出掌,不想百石忙跟他叫停道:“停……王仁,我本以为你重伤尚未痊愈,而我的四象无极功和大手印又比以前更加精进了,可以捡个便宜,乘人之危,赢你一把,可是怎么还是打不赢你?”

聂瑛起身在王仁身后道:“王仁哥哥的武功天下无双,连北地霸王、你***天地浪子也惧他三分,你打不赢也在情在理啊。”

王仁笑了笑,连忙在一旁道:“百石大哥,你可不要听瑛儿瞎说啊,你的武功可谓是一日千里,这多日不见,你的武功比以前更加厉害了,要是四象无极功练到火候,有朝一日,不仅是你,就连丐帮也将成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

忽然间,又有一人纵身而来,百石大喜,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田浪。

田浪笑道:“哈哈……谁说我惧怕入木三分小娃有三分了?哈哈,盟主、入木三分小娃,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百石现在已经是丐帮帮主了。”

众***惊,真不敢相信这初入丐帮的龙百石居然成了丐帮帮主。

百石又上前,向聂瑛鞠躬行礼道:“盟主,丐帮第三代帮主龙百石愿听从盟主号令,锄强扶弱,济世为民,杀尽天下***,铲除一切奸邪之徒,泽福于武林大邦。”

乌狂听到百石这一帮之主的侠义之辞,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声,走过来道:“哈哈……龙百石,你果然是一条汉子,以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就凭你这句泽福于武林大帮,我敬你是一条好汉,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百石深知三乌和乌狂有必然联系,本来是想要和乌圣、乌狂周旋到底,可是他的妻子范仙华和乌圣的未婚之妻古幽亲如姐妹,范仙华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乌圣和乌狂的事情压下来,并不再提。此次看到乌狂,虽然他心有不甘,即使他跟三乌有深仇大恨,可是却也知道此事与乌狂毫不相干,便也随意应道:“***的事情先搁置一边,乌狂,你的隔空三式非常厉害,龙百石曾败于你的手下,不过,我现在却是有信心赢你。”

灵鲜对乌狂的事情了如指掌,也对他和百石之间没有燃烧起来的火焰,怕二人之间没有燃烧的喷发的岩浆喷出来,索性先替乌狂作答,凭一己之力,控制局势,抢在乌狂面前道:“龙帮主,我哥的轮回真气和佛陀引灯指已经运用自如了,你要打赢他,恐怕不容易啊。”

百石笑道:“哈哈,好,唐姑娘真是快人快语,我看乌狂现在有伤,不然我们俩现在就可以决一高下。”

百石又走到田浪旁边,向他问候道:“徒儿龙百石拜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啊?”

不等田浪回答,王仁便抢着道:“想必田大侠乃是为了铲除江湖败类穿心门而来,看来这下子不必我动手,穿心门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田浪带着面具,没有知道他到底是何表情,只听得他道:“萧诉虽然杀人如麻,但是也是一个有情有义,懂得知恩图报的汉子,田浪是不会杀这种人的。”

土子大怒,指着田浪道:“田浪,我敬重你向来侠义为怀,为武林做过无数的好事,可是没有想到你也这么是非不分,萧诉对狄夫人唯命是从,可是你不要忘了,他是为了一人而负天下人,如何不该杀?”

田浪未曾作答,灵鲜似乎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走过来道:“游护为了我娘自甘平庸,田大侠跟他倒有几分相似啊。”

王仁大吃一惊,心想:“灵鲜聪明绝顶,难道说她也猜到……”想到此处,连忙赶过来道:“天地浪子田浪田大侠泽福于武林,江湖人人皆知,而游护甘愿成为护花使者,他是他,田大侠是田大侠,不能相提并论。”

田浪大笑道:“哈哈……这世上要是有一个人还了解我的话,那个人一定是入木三分了。盟主创了一套拳法,游护管他叫乱章拳,我也学了一点,现在就传授于你们,你们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聂瑛不解了,她不懂武功,一介女流,又什么时候创过拳法?

田浪翻身而去,耍起了乱章拳,口中念道:“乱章乱章,杂乱无章,毫无章法,随意而动,各集精魂,拳轻而神重,无势而身从。意无形,形无章,随欲而往,乱章之道,杂乱而不殆。”

众人看得是眼花缭乱,在田浪所耍的招式中,有各门各派的绝招:燕梭的燕巢锁骨中强行用内力围成的气罩、步震的弥罗神掌、谍影决中的步伐、软骨功中声东击西而不可捉摸的技巧、少林罗汉降魔拳、剑飞的结焰神爪、魔心煞手、蒸炎梅花手、金鑫子的乾势拂尘、木森子的巽象散形拳、水淼子的坎形拳、火焱子的离阳神功中的离阳神掌、土子的艮形掌,甚至还有穿心门的穿心指和虚无大师的佛陀引灯指。

在这些武功的使用过程中,无章可循,每一招都是各门各派的绝招,有的招数耍的兴起之时,更是连续三五遍耍,让众人看得是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待田浪耍完后,王仁拍手大赞道:“哈哈……真不愧是田浪田大侠,浪子之名,你当之无愧,兴之所至,行之所至,妙极了!各门各派的绝招全都让你使出了,连精妙绝伦的谍影决的步伐也可以以假乱真。”

田浪笑了笑,转向聂瑛道:“呵呵,这还待多靠盟主提点,才能有这套乱章拳。”

聂瑛走过来笑道:“呵呵,当初在太原我本无意之言,没有想到……”

田浪又道:“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现在武功授完,你们能学多少是多少,我走了。”

田浪飞身而去,龙百石连忙追在后面追喊道:“***,我还有几句心法要向你请教,您怎么说走就走了?***……”

百石的武功还未到火候,田浪翻身而起,就已经失去踪影了,他想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甚是沮丧,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密林。忽然间,听得田浪用内功传音道:“石头,你的四象无极功未到火候,以后要勤加练武,现在你成了一帮之主,以后秉承为师之志,乱世之中正需要你们这样的少年英雄,侠义为怀,助人救世。”

乌狂看到王仁胸有成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学会乱章拳了,在一旁问道:“三弟,这乱章拳甚是精妙,你学到了几成啊?”

王仁自信地笑了笑,不想聂瑛在一旁道:“我看王仁哥哥神情自若,应该是已经领略到乱章拳的精妙之处了吧。”

王仁冲着聂瑛笑了笑,有回过头来跟乌狂道:“这乱章拳的确精妙,不过记住田大侠刚才所说的‘随意而动,各集精魂,拳轻而神重,无势而身从。意无形,形无章,随欲而往’,那么乱章拳很容易就学会了,就好比田大侠的性格一样,随心所欲,兴之所至,行之所至。”

土子走过来道:“依贫道所见,田浪的乱章拳好似道家武学,和鬼面王仁的若水神功一样,大道若水,无极之境不争万物,随欲而行,由念而使,利万物而无所争。”

百石听到此言,转过身来,冲着几人解释道:“道长有所不知,我***年少之时曾经在天门山白云观中习武,这四象无极功也是在白云观中的壁画上习得,所以武学的根基乃是道家的内功,或许正是他的性格如此,所以才将四象无极功练到了大道若水的境界,我练了这么久,也就练到第一层,正是惭愧!”

乌狂在一旁大笑道:“哈哈……看来这老子对咱们习武之人的贡献可真不少啊,我的师公游散人的武功自然是道家的了,由此可见,武林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中:我***幻实幻虚、北地霸王步震、鬼面王、天地浪子田浪、新任丐帮帮主龙百石、我小四弟、陆干师兄、四五行道的武功都是道家武学为基的了,看来以后参禅修道,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我们的武功自然会提高了。”

忽然间,仲归和言风飞身而来,指着乌狂训斥道:“乌狂,你在这儿口出狂言,难道你认为这些个臭道士的武功更甚于我了?”

乌狂刚才未及提起步伯延和步仲归,也知道他心有不甘,灵机一动,便笑着道:“咱们俩现在谁比较厉害我不敢说,不过我倒是有自知之明,我的轮回真气和佛陀引灯指乃是佛家武学,不会厚颜***,学了佛家武功还将自己武功妄称为道家的。”

仲归大怒,朝乌狂打了过来。王仁想要前去抵挡,可是百石先自己出手,上前挡住仲归道:“看步兄步伐轻盈,应该是练过地禅腿的步仲归,上次我和你大哥步伯延未分胜负,今天我丐帮帮主龙百石再来会一会步兄的绝招弥罗神掌和地禅腿。”

仲归甚是不屑,未曾应他,就随手出一掌开枝散叶,逼向百石。百石大吃一惊,连忙翻身闪躲,本来以为步仲归败给古幽,武功应该平平无奇,可是随意发出的重掌,竟然也是力道十足,不可小觑,心生佩服,运功行气,跟仲归大战起来。

二人正值壮年,武功都是进步神速,一时之间,百石的四象无极功、大手印和仲归的弥罗神掌、地禅腿势均力敌。一旁观战王仁看的兴起,跟聂瑛道:“这二人的武功比上次武林大会的时候的进步很大,我看过不了三五年,他们的武功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聂瑛却在一旁傻笑道:“想来还真是好笑,我一个不懂武功的弱女子成了你们这帮整天打打杀杀,争什么天下第一的武林中人的盟主。”

“这还要多亏叔叔急中生智,这才让你当了盟主,你赶快把孩子生下来,我的孩子将来也会像他爹一样成为一位济世为民,侠义为怀的不败神话。”

看这二人都拆了几百招了,还是没有胜负,王仁纵身而起,也加入了这场没有规则的比武。仲归以为王仁是来打他的,也深知其武功了得,连忙上下夹击,地禅腿和弥罗神掌同时攻向王仁。不想好几招过去了,王仁居然是在和他们两大高手较量,二人打得兴起,联手来攻王仁。

忽然间,王仁停下来,冲着二人笑了笑道:“你们二人小心了,让我来试一试这田大侠的乱章拳。”

王仁转攻为守,后发制人,用各门派的绝招跟二人对垒,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即使两大高手联手进攻他,他也是完全控制着局势,让二人占不了上风。

仲归尚不识得这乱章拳,看到王仁的招式中还有暴风神掌和弥罗神掌,连忙叫停道:“王仁,你这是什么武功,怎么混有虚有其表的弥罗神掌?”

“随欲而行,由念而攻,毫无章法,以乱为常,田大侠的乱章拳果然威力不凡。”

百石甚是惊奇,傻傻地盯着王仁道:“王仁,你…你真的可以看一遍别人所使的武功就可以学会?这么快就学会了我***的乱章拳,真是武学奇才,佩服……”

王仁笑了笑道:“呵呵,乱章拳重在领悟,我王仁又岂敢吹大,只不过是依葫芦画瓢,临摹高人手笔,要是我的性格和田大侠一样的话,那么才真正的可以发挥出;乱章拳的威力。”

王仁回过身来,跟乌狂提议道:“大哥,这儿离洪州很近,我们去滕王阁饮酒如何?”

“好啊,我和灵鲜成亲,没有宴请一人,咱们现在就动身,到滕王阁找些好酒。”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