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皮中碎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3章:皮中碎屑

步震约着最信任的两个人走进书房,打开暗藏在书房之中的密室进去详谈。他拿出刚才从羊皮中取出的黄豆般大小的碎屑跟二人道:“这是我刚才从羊皮中取出的东西,你们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秘密。”

伯延大惊道:“爹,你刚才不是说你羊皮烧成灰烬了吗?”

步震笑道:“呵呵,延儿,风儿,刚才那么说是为了瞒骗王仁,我要是告诉了王仁,那么我们就很难取出这个宝藏,光复大唐江山了。”

伯延又道:“爹,我觉得王仁乃是明理之人,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他是不会跟你争的。”

言风也甚是相信王仁,在一旁道:“王仁真乃当世英雄,你看他和聂瑛抵御契丹、剿灭***盟、星斗山贼寇,更加难得的是为国为民,侠义心肠,他们是不会跟咱们争的。”

步震大笑道:“哈哈,延儿、风儿,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最相信你们俩吗?就是因为你们俩向来有话直言,生性笃厚老实,可是你们俩也要明白,王仁武功不在我之下,要是他和钱央、他的两个哥哥联手阻止我们光复大唐江山,我们还有什么机会可言?”

伯延拿起黄豆粒大小的透明状碎屑看了看,可是看不出任何异样。步震非常沮丧,可是忽然间,言风惊奇地发现,其中的一片碎屑之上有个‘东’字。

言风甚是激动地道:“***、伯延,你们看这块碎屑上好像有个‘东’字。”

步震真是喜出望外,接过碎屑细细瞧了瞧,激动地道:“好…好,你们赶快找找,看看***碎屑上面还有没有字。”

言风和伯延掌起明灯,开始一片一片地细细查找,果真又发现了一些有字的透明碎屑,不过奇怪的是每片的形状各异,互不相同,倒像是一些植物的叶片和果实的形状。

步震非常欣喜,可是又不知道碎屑上面的这些字该怎么组合。

言风在一旁道:“***啊,我看这些碎屑肯定有什么办法组合起来,它们的形状各异,难道有何什么图案有关?”

这些隐隐有字的黄豆般大小的碎屑形状各异,真是不知用什么发放才能将他们连起来,要是一般的字的话还可以猜测一番,可是这些字里面有很多的数字、方位之类的字,没有办法拼凑。

三人对坐到天明,可是还是没有一点儿头绪,无奈之下,只得先出了密室,不过在言风离开之前,跟言风吩咐道:“风儿,我知道你晚上还有酒宴,现在先回去好好休息,晚上不要太失礼了,不过百花亭旁边是囚禁我师弟的地方,你千万要小心,不要让王仁把他救出去。”

言风已经非常疲劳了,随意地跟步震应道:“恩,***,徒儿知道了,我先下去休息了,***你也回去歇息一会儿吧。”

这天,正是王仁和言风约定的百花听饮酒的日子。

王仁起床之后,又找到了步雨:“步姑娘,我有点事情想要请你帮忙,不知……”

步雨笑道:“王仁少侠找我帮忙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可是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能够帮到你?”

王仁微微一笑道:“呵呵,步姑娘真是喜欢说笑,无论如何,尽力而为,我只是想听你讲一讲关于游散人的事情。”

步雨笑道:“呵呵,难得王仁少侠肯听,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就在步雨刚要细说之时,步震派人来请二人,说是延州来了两个客人。步雨倒也不足为奇,因为延州一年四季客人总是特别多,细细问来,原来此次来的人居然是陆显、陆干兄弟俩。

步雨走进正堂,只见步震正在亲自招待陆显、陆干兄弟二人。

陆显彬彬有礼地站了出来道:“久闻师伯甚是好客,没想到连我们两个晚辈,也是亲自接见,以礼相待,早知道如此的话,我肯定早就来拜访师伯你了。”

休雷在一旁冷笑道:“哼,翡翠岛多好啊,怎么看得起我们这蛮荒之地延州?”

步震大怒,连忙斥退休雷,又笑了笑跟陆显陆显道:“两位师侄莫怪,休雷一向如此,想必你们也早有耳闻,见笑了。”

仲归又在一旁道:“陆显,你们这次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被我大师兄打成残废,现在还来此处,是来找我大师兄报仇的吗?”

陆干连忙抢在陆显前面道:“在来延州之前,我大哥跟我说稳重的是老大,爱说话的、轻浮倔强的是老二,看来你就应该是步仲归……”

陆显连忙跟陆干使眼色,让他先停下来,自己却反而走到了万电的身旁问道:“万兄,听说你和我师妹生了个女儿,不知能否让我见一见我师妹?”

万电不语,陆显也怕万电误会,又跟他道:“万兄你千万别误会,萧清乃是我师妹,我这个做师兄的已经有一年没有见她了,看看她应该可以吧。”

言风在一旁劝道:“四师弟,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师兄妹,你就带着陆显去见见电子吧,他应该还没有见过电子。”

万电只好带着陆显前去探望萧清。

王仁和步雨进来了,可是陆干却依然是稳如泰山,没有丝毫的诧异,仲归看出了这点,又跟陆干道:“陆干,你看到王仁在延州,好像一点儿也不吃惊,难道你这次是为了王仁而来?”

陆干冷冷地笑道:“仲归,随你们怎么想,不过我大哥的目的是来看萧清的。”

休雷又在一旁道:“如此看来,仲归是猜对了,你们乃是奉了师叔之命为王仁来此的。”

王仁还未入座,站在一旁,将一切尽收眼底,盯着步震看,只见她脸上冷中自带七分热,热中饱含三分冷。

休雷又站起来问道:“陆干,你不是一直想找我大师兄报一掌之仇吗,今天为何如此安静?”

“要不是我大哥一路之上劝荐,我早就把言风废了。”

仲归勃然大怒,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陆干,我大师兄一向深受延州上下的爱戴,容不得你放肆。既然你这么说,好像你的武功很厉害似的,谍影诀妙用无穷,我倒要看看你学到了几成?”

陆干也勃然大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仲归道:“步仲归,你这好色生事之徒,要不是我大哥再三叮嘱,我连你一块儿收拾。”

仲归大怒,上前跟陆干血战,步震意图阻止,可是二人都已翻身而去,落在了大院之中对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14章:难分胜负

话说在王仁北上延州,帮步震解谜团的时候,诸葛明的传人陆显、陆干兄弟俩来了。说来也巧,陆显和陆干在此之前,从未来过延州,倒是步震带着徒弟儿女总是往翡翠岛上跑,而这次,陆显、陆干可以说应该是和步震存有怨恨,反而却在王仁来延州之时,来到了北地延州。

其实步震是为了那份藏宝图,才三番四次地以各种理由跑去翡翠岛,因此,陆显、陆干兄弟俩和伯延、仲归、言风、休雷、步雨、万电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甚笃,可是却也因此,万电和萧清走到了一块儿,于陆显形成了夺妻之恨。

谈话之余,仲归步步紧逼,而陆干也毫不退让,二人,互不服输,跳出正堂,飞身落在院子之中,相互叫阵。

仲归跟陆干一人弥罗神掌,一人谍影决,要论武功根基,仲归远在集训而成的陆干之上,可是,仲归向来心浮气躁,甚是冲动,打架之时,更是犹如蛮牛,横冲直撞,弥罗神掌的威力难以发挥,反而是陆干的谍影诀却是有模有样,可以让仲归虚实难辨。

虽然陆干像树影一样,飘忽不定,不过,在第三十六招的时候,被仲归上虚下实的地禅腿一脚踢倒,趁势一掌将陆干***在地。

陆干连忙爬起来,身体一转,使出一招谍影斑斑,顿时,在仲归的身旁,他的影子飘忽不定,难以捉摸。仲归找不清陆干的路数,而陆干却乘此时,暗地使出一招隔空穿穴,打在了仲归的小腹之上。若是乌狂无坚***的隔空穿穴的话,仲归的腹部可能早就穿了个洞了。

休雷站在台阶之上,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叹息道:“哎……大师兄总是说我们俩心急轻浮,要是***力,陆干如何跟终归比?”

王仁微微一笑,在一旁道:“呵呵,看来这弥罗神掌和谍影决是水火不容啊,他们来武功相当,看来必然是两败俱伤。”

步震担心儿子的安慰,连忙飞身而出,将二人分开道:“归儿,陆显、陆干两位师侄来者是客,你怎么都不知道礼让三分?不要再打了,再这么下去,必然是两败俱伤。”

看到仲归和陆干的弥罗神掌于谍影诀的较量,伯延又想起了曾经在悬瓮山上,他和乌圣的拼死对决,自己的弥罗神掌和乌圣的谍影决也是僵持不下,没有胜负,最终以两败俱伤而告终,不由心想:“难道这是天意,是天意让弥罗神掌和谍影决双双相峙,所以师叔和爹才反目成仇的?”

聂瑶对二人的武功非常好奇,想要向王仁询问,可是当她在触及到王仁的衣袍的瞬间,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去,向伯延询问道:“***,他们这是什么武功?你弟弟的弥罗神掌我认识,可是那位少年的武功很神奇,影子让我看得眼花缭乱。”

伯延知道陆干功力尚浅,隔空穿穴的指力不强,而仲归功力深厚,应该没有大碍,便转过身来,跟聂瑶解释道:“聂姑娘,他们两个都是当今世上的一流高手,而陆干师弟所使的就是我师叔,江湖人称幻实幻虚的东侠的绝技谍影诀。谍影诀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让人虚实难测,利用奇妙变幻的步伐来跟敌人对阵。曾经,我和谍影决的传人,也就是王仁的二哥,人称银锤麒麟的乌圣,在悬瓮山大战一场,可是也是以两人重伤而终,由此看来,这弥罗神掌和谍影决乃是互相对峙的两种武功。我还记得当年,我爹和我师叔诸葛明大战之时,也是双双受伤,以重伤而终。”

虽然聂瑶不是很理解,不过听起来却是甚是精彩。

步雨将仲归扶到了正厅坐下,让他先歇息,而言风也前去扶陆干,不过陆干生性倔强,又跟言风有仇,大骂道:“言风,你毁了我大哥的一生,在我离开延州之前,我必定要将你打成废人,即使你装好人,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话可真是伤了言风的一片好心,让他无地自容,低头叹息,不想休雷看不过眼,从台阶上跳了下来,走到陆干身旁道:“陆干,我大师兄向来以德服人,延州上下,无人不服,为何你的戾气这么重?总要跟他作对。当初我大师兄他错手重伤你大哥,实非本心,你大哥他都放下了,为何你还放不下?”

陆干甚是生气,指着休雷道:“你说的轻巧,我大哥跟我师妹早就有了婚约,可是自从我大哥被你打成废人之后,萧清就离开了他,跟着万电那个小淫贼跑了。你知不知道,武林中人失去武功,而且成为废人对他的打击有多大,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心早就死了。你说,他对我大哥的伤害,能说算就算吗?”

言风傻傻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可是步震却在一旁笑起来了:“哈哈,陆干师侄,你尊兄之情,令师伯佩服,不过,你可能弄错了,早在我陆显武功尽失之前,萧清和万电就已经是情投意合,私定了终身,你又怎么能强加说辞,说是风儿害了你大哥呢?要我说,他们错误的婚约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你放心吧,我会将你大哥治好的。”

陆干大喜,跟着步震走到了正堂,坐在了王仁旁边。

就在众人又重新入座之时,燕梭来了。

步震对王仁、聂瑶、自己的招待甚是殷勤,这下子他又听说来了客人,一心想看看步震是真诚待客,还是只因有所求于王仁,才对他们三人表现的异常殷勤,起居饮食,无微不至。

燕梭进入正堂,靠着休雷坐下了道:“步震,我听说你又有客人,特来欣赏你的待客之道。”

陆干自视甚高,自以为谍影诀的轻功天下无双,可是却也听闻江湖传言说飞燕梭才是轻功之最,甚是不服,盯着他嘲讽道:“燕梭,听说你勇破穿心门、绝招杀流寇,真是想不到曾经不堪一击的燕子居然这么走运。”

燕梭本来心情还挺好的,可是听到陆干如此无礼,脸色一下子变了,咬着牙齿,盯着他摩拳擦掌。

言风看到事情苗头不对,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挡在燕梭和陆干中间,跟陆干道:“陆干师弟,燕大侠的武功实非浪得虚名,只因燕大侠他在接二连三的武林大会之上,初赛之时,就总遇到像师叔、西域怪僧毕摩子、天生神力的银锤麒麟乌圣这些克星,而且他又很少离开飞燕山,在江湖上走动,因此绝招才不为世人所知,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

燕梭大喜,站在言风的身后大笑道:“哈哈,想不到北地霸王的二把手果然是与众不同,以德服人。言风,你是北地霸王的大徒弟,据我所知,就连你的师弟步伯延,就在上次武林大会之时,在悬瓮山之上,将某些人打的惨败,差点让其小命不保,不知道我又没有记错啊?”

言风知道燕梭是在说伯延在悬瓮山上打败陆干的事情,灵机一动,正色而对着燕梭道:“燕大侠,胜败生死乃常事,况且往事随风,你又何必故事重提呢?”

言风对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仇人都如此相待,更加让王仁钦佩不已,在一旁连连点头。燕梭听到言风的慷慨陈词,也是颇为敬佩,又坐在了椅子上。

陆干也知道刚才燕梭是在提他曾经败于伯延之手的事情,甚是气愤,可是燕梭说的是实话,他也无法应对,坐在了椅子之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