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兰亭贴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5章:兰亭帖

步震看到他们终于停了下来,跟陆干道:“陆干师侄,你武功进步神速,做师伯的非常高兴,今天,你和归儿两个是平手,而乌圣和伯延也是平手、我和你***还是平手,看来弥罗神掌和谍影决要分高下,真是难如登天。你们俩今天就此作罢,等他日我会约你***,咱们肃清这笔难缠的账。今天,你是我的客人,师伯自然要好好招待你们兄弟俩。”说完,他又跟言风使了个眼色,言风立即朝书楼而去。

言风刚刚离去,陆显、万电、萧清三人来了。陆显抱着萧清的女儿电子,笑的合不上嘴,可是身后的万电却是一脸的不满。萧清的女儿看到陆显倒也不怕生,而且被温文儒雅的陆显惹得笑哈哈的。

王仁和电子也算是有缘,起身走了过去,看了看笑得乐呵呵的电子道:“萧夫人,我看电子比我上次见他时更加调皮了,她的体温现在也正常了,正是太好了。”

陆显正在哄着电子,忽然间注意到步震中堂之上的兰亭贴,连忙将电子交放在萧清的怀中,傻傻地上前,盯着步震的兰亭贴,目不转睛。

步雨见陆显对兰亭贴如此感兴趣,在一旁道:“陆显师兄,我爹曾经将此贴带到翡翠岛和师叔共赏,而这幅兰亭贴你以前也见过,今天怎么这般惊讶?”

陆显指着兰亭贴跟步震道:“师伯,以前见到的你的兰亭贴都是赝品,今天这中堂之上的乃是王羲之的真迹啊,你怎么会有?”

步震甚是惊奇,连忙追问道:“师侄,我知道你颇懂古物,可是你怎么一眼就断定这是真迹啊?”

陆显道:“这幅字画矫若游龙,轻若浮云,其意正如王羲之为人,小侄可以仿其笔法,但是不能仿其意韵,这就是赝品和正品的区别。据说,王羲之的兰亭贴传到了其第七代智永和尚的手中之后,被唐太宗骗走,现在应该和唐太宗葬在一起,可是,这幅字帖现在就在你的府上,这真是令小侄百思而不解啊。”

燕梭向来对步震的甚是非常好奇,听到了唐太宗这个敏感的词,在一旁道:“步震,兰亭贴不是你家传之物吗?按照陆显的说法难道……”

其实,燕梭是想说步震是李唐后裔,可是步震却巧妙地转开了话题,大笑道:“哈哈哈哈,难道你认为我这幅字帖是我的祖先从唐太宗的墓穴中盗出的?既然大家都这么高兴,我今天就跟你们讲个故事。世人都认为兰亭贴成了唐太宗的陪葬品,可是当年黄巢起义时,朱温无意中在皇宫的密室中的暗格里面发现了这幅兰亭贴,可是后来,庄宗李存勖灭了朱温,这幅帖子就落在了李存勖的手里,我当年去见李存勖的时候,发现了这幅字帖,甚是喜爱,所以将它抢了回来。哎,现在想来,想来当时真是年少轻狂啊!”

陆干在一旁笑道:“哈哈,想不到师伯也做过贼啊。”

步震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向前走去,和燕梭刚才的表情一模一样。

陆显知道步震的性格,向来是独霸一方,怎么能容忍陆干的侮辱,连忙挡到他前面道:“师伯,我弟弟向来有口无心,你不要……”

步震打断陆显,绕过他,又朝陆干走去,陆干刚才的锐气一下子消磨了许多,吓得直哆嗦,握紧了椅子上面的扶手,想要起身逃去。

王仁知道昨晚是步震欺骗他,甚是痛心,在他们争论的时候,始终保持一言不发,死死地注视着步震的表情,想查出点端倪。

萧清看到这情况,连忙将电子交给万电,自己却又上前挡在步震面前道:“***,你用来招待我的两位师兄的酒菜我已经准备好了,全部按你的吩咐,其中还有我***教我做的七色醉薯。”

忽然间,步震的脸上有升起了和善之色,大笑道:“哈哈哈哈,我步震一向喜欢跟客人开玩笑,师侄口直心快,我欣赏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和他一个小辈计较呢?”

陆干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刚才都快被步震吓死了。

萧清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步震改变了态度,王仁吃惊不已,心想:“这个萧清绝不是一般人物,看来这七色醉薯上面还有什么故事。真没有想到天下女子如此之奇,瑛儿用兵如神,有神鬼莫测之机,范仙华向来先入为主,不可小觑,大嫂冰雪聪明,这萧清急中生智,真是天下女子自非常啊!”

就在此时,言风手中拿着一本书进来了。

步震又上前而去,接过言风手中的书,走到陆显旁边道:“师侄,我知道是风儿误伤你,让你武功尽失,想必若不是碧泉之水,你也很难像正常人一样走路,这是呼雷气功的秘笈,你按照书上的心法运气,不出三年,武功必定会恢复,重振往日雄风。”

陆显大喜,接过呼雷气功的秘笈谢道:“师伯,说实话,大家都是各为其主,死而无憾,不过我的身体容易复原,可是有些事情是永远都无法回到从前了,正如我师娘梯度出家、你们师兄弟之间的醉薯情义。”

不想此时,向来沉默的伯延站起来道:“陆显师兄,你为什么总是要提这不愉快的事情呢?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叙叙旧,聊聊天、切磋一下武…棋艺。我还记得咱俩小时候斗蟋蟀的事情呢,不知道你现在还敢不敢跟我再战三合?”

陆显听了,甚是欢喜:“伯延,小时候跟我斗蟋蟀的原来就是你啊,我当初还以为是仲归,三天两头的吵着他赔我的蟋蟀,还跟他大打出手。”

众人听二人如此话语,都敞开了心扉,在一旁笑了起来。

萧清抱着电子过来跟步震道:“***,电子应该饿了,我先带她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陆显望着萧清的背影,真是让万电很不痛快。言风又在万电旁边轻声道:“小师弟,萧清都已经帮你生了个女儿,你就不能心胸豁达一点?”

不想万电却道:“大师兄,老婆不是你的,你当然这么想了。”

万电声音稍大,想必功力深厚的步震和王仁都听到了,二人朝着他看,万电又连忙坐好了。

步震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跟二人道:“二位师侄,自从我和你们的***上次在汾河之上一战之后,这一晃眼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不知道我师弟现在如何?”

陆显道:“我***闲来无事,每天钻研武学,声称要将武功练到化境,此次他还特别吩咐我们向你问好。”

仲归在一旁自言自语道:“说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说来干什么。”

陆显听到了仲归的话,笑了笑道:“这仲归果然还是老样子,心直口快。”

陆显终于忍不住了,将话题转到聂瑶身上,盯着她道:“师伯,看来坐在伯延旁边的不是盟主,而是江湖中所说的弑母的契丹天和公主了。”

王仁大惊,连忙站起来道:“这江湖传言焉能信以为真?她是聂瑶,不是什么契丹公主,更没有弑母。”

步震盯着聂瑶看了看,问道:“聂瑶姑娘,延州现在是晋国的地方,晋国和契丹以前交好,但是现在可是势如水火,假如说你真的是契丹公主的话,那么步某只能将你交给晋主石重贵了。”

伯延大惊,连忙跟步震道:“爹,不是,不是的,聂瑶跟我说过,耶律德光逼死了她娘,她早就改姓聂了,成为了圣棋手聂威贤的女儿,和契丹一点关系也没有。”

王仁真没有想到这两天只顾着猜谜,忽略了聂瑶,她和伯延却走得如此亲密,伯延连她这么大的秘密他都已经知道了。

步震现在可是有求于王仁,行事必然是要看王仁的脸色了,又笑了笑跟伯延道:“呵呵,为父开玩笑的,我儿勿虑。”

燕梭也不由在一旁发笑:“呵呵,盟主在武林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这跟她的妹妹开玩笑,倒像真的一样。”

步震跟步雨吩咐道:“雨儿,你先将两位师侄带下去休息,他们旅途奔波,应该很累了,晚上我再设宴招待他们两人。”

步震又转向陆显陆干道:“二位师侄也要谅解啊,此处贫瘠之地,不像我师弟那碧泉山庄,景色怡人、鸟语花香,如有怠慢之处,你们俩还请见谅啊。”

步雨带着陆显、陆干二人下去休息,而王仁、燕梭、聂瑶三人也告辞了。

出了步震的大堂后,王仁连忙将聂瑶带到一旁道:“你现在赶快去收拾行李,以后不许离开我身边半步。”

聂瑛大惊道:“为什么啊,姐夫,你都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管我?我又不是你夫人、不是我姐姐。”

“总之,姐夫这么做是为了你好,步震到底怎么样,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要是你是契丹公主的消息传了出去,那么不仅你会有难,就连瑛儿、你爹也会受到连累。”

聂瑶不解地追问道:“为什么啊?我都和我父王闹翻了,他要不要我都不一定呢,又怎么能说我是天和公主呢?”

“聂瑶,你知不知道,江湖传言‘得聂瑛者得天下’,这天下有多少人想抓走瑛儿为他们打天下,可是惧于我和我叔叔,所以才不敢出手,可是,要是他们联合起来,以瑛儿勾结契丹的名义来威逼,那么我如何保护她?”

王仁口口声声都是瑛儿,这可让聂瑶越来越生气了,她终于对王仁吼出来了:“瑛儿……你口口声声都是瑛儿,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啊,我和我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喜欢她,不喜欢我,连正眼看我一眼也不肯。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这次跟你北上不是为了回契丹,我只是想跟你多呆几天,仅此而已,可是你还是想着我姐姐,为什么?”

聂瑶哭哭泣泣地跑走了,虽然姐妹二人说话声音不像,平常的神情也不像,可是这哭起来简直一模一样。王仁好像看到了哭泣的聂瑛,非常懊悔,想要上前去追,可是想到那毕竟不是聂瑛,便又止住了脚步。

燕梭又在一旁道:“王仁,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丫头,但是她是无辜的,你该怎么做自己应该清楚。”

王仁不再犹豫,连忙追了上去,不想却发现伯延正在安慰聂瑶。

第16章:伯延之怒

王仁发现聂瑶趴在伯延的胸膛之上哭泣,便也停住了脚步,悄悄地躲开了。

然而,伯延却发现了他,撇开怀中的聂瑶,翻身上前,挡住王仁大骂道:“王仁,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伤害了聂瑶姑娘,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提起弥罗神掌的重掌朝他打来。王仁自知太过自私,对不起聂瑶,心中甚是愧疚,没有提起护体真气,站在原地,没有闪躲,被伯延的弥罗神掌打中前胸。

伯延打了王仁一掌,可是他却依然不肯闪躲,又提起真气,以为是王仁看不起弥罗神掌,早就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将弥罗神掌运到顶峰,又朝王仁打过去了。

王仁傻傻地站着,没有打算闪躲,不想聂瑶却跑了上来,替他挡住了伯延的弥罗重掌,口吐鲜血,倒在了王仁的怀中。

王仁和伯延双双大惊,聂瑶重伤,更是让王仁怒发冲冠,伸出左手,使出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捏”,抓住了伯延的右掌,将其拉过来,又腾出右手,使出罗汉十巧手中的“插”,一指将伯延打翻在地。

伯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王仁欲上前杀伯延,可是聂瑶连忙叫住了他:“姐夫、姐夫,不要杀伯延大哥,不要……”

王仁连忙收起掌力,将聂瑶放倒在地上,替她疗伤,可是在伯延的狠招之下,聂瑶的五脏六腑、浑身经脉都已经受到了重创。

渐渐地,聂瑶开始迷糊了,不过她还是记着王仁,转过头问道:“姐夫,你没事吧,刚才***打了你一掌,你没有受伤吧。”

这句话简直就像一把利剑一样扎在王仁的心脏之上,让他无比自责:“都是姐夫的错,你现在不要说话,有姐夫替你疗伤,你不会有事的。”

王仁正在用自己的元坤神功给聂瑶疗伤,不想休雷和万电过来了。二人见伯延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又看到王仁在替聂瑶疗伤,知道是王仁向伯延下了重手,便也顾不上步震的安排了。万电扔出暗器打中了王仁的后背,呼雷也一招呼雷气功帮助万电将暗器从王仁的后背打入,深及内脏。

本来王仁对万电的暗器并不在乎,可是忽然间觉得体内真气翻腾,难以抵挡,连忙先用左手接着替聂瑶输送真气,用右手封住自己的穴道,不让真气翻腾。恰巧此时,仲归过来了。

仲归见王仁打伤了伯延,怒气冲天,也开始在地上聚气凝神,提起内力,运起弥罗神掌。王仁不敢抽身,怕真气不接,反而要了聂瑶的性命。

正在他无法应敌之时,燕梭飞梭而来,窜到仲归面前,围起了一层气罩,使出绝招燕巢锁骨,刹那间,只听见仲归的骨头嘎嘎作响。

燕梭一招制敌,将仲归的骨头锁断了,痛苦地躺在地上。

伯延慢慢爬上来,想看看聂瑶伤势如何,可是被燕梭挡住道:“你打伤了聂瑶姑娘,最好求神拜佛,祈求她平安无事,否则我让你以命抵命。”

休雷和万电将伯延和仲归扶了起来,伯延又连忙跟休雷道:“二师兄,你快去叫我爹,就说聂瑶姑娘中了我全力一击的弥罗神掌,让他赶快来救。”

王仁正在给聂瑶疗伤,忽然间,口喷暗黑色血汁道:“暗器…有毒。”万电惊慌失措,连忙跑开,跟休雷去找步震。

王仁缓缓将真气收了起来,抱起聂瑶,朝自己的屋子而去,燕梭也跟了上去。

王仁将聂瑶放在床上,让她先靠在枕头被褥,而此时燕梭也跟着进来了,他连忙跟燕梭道:“燕大侠,麻烦你在门外守候,我现在要用不太纯属的三络分形手替聂瑶疗伤,绝对不能受打扰,要是我稍稍分神,那么我们俩都有性命之忧,谁要是敢硬闯,直接卸掉他的胳膊。”

燕梭道:“王仁,你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了,如何还能替聂瑶疗伤,燕某虽然内功没有你的深厚,可是还可以帮忙治疗的。”

王仁笑了笑道:“燕大侠,聂瑶的五脏六腑全都受到了重创,我已经将元坤真气输入到她的体内,若是再做停歇的话,可能会使她伤势加重,甚至连最好完好的经脉也……”

燕梭只好带着门出去,替王仁把关了。

王仁聚气凝神,席地打坐,忽然间,眼睛变成了红色了,这正是白眉天师的三络分形手的心法,可以毫无痛楚的逼出体内的暗器。王仁突涨内力,先将体内的暗器逼了出来,然后双掌合十,将自己体内的剧毒从双掌相接之处逼了出来。

聂瑶瘫靠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叫王仁的名字,王仁连忙起身,赶过去跟聂瑶道:“聂瑶,你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吧,姐夫一定会将你治好的。”

聂瑶见王仁满嘴是血,用自己的衣袖帮他擦拭,和聂瑛简直是如出一辙。

聂瑶道:“姐夫,我现在胸口好难受啊,好像有一团在烧,我是不是要死了?”

王仁冲着聂瑶强作笑脸道:“放心吧,姐夫的武功天下第一,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聂瑶笑了笑道:“姐夫,说实话,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你以前连我都不肯正眼看我,今天却不顾自己的安慰来救我,我知道自己要死了,希望姐夫能答应我三件事情。”

“胡说,什么快要死了,不要胡思乱想,姐夫一定可以将你治好的,只要你好了,别说是三件,三万件我也答应,你要说的话,等你伤势复原之后再说吧。”

聂瑶认为自己必死无疑,怕忽然之间,在不知不觉中离开王仁,跟他道:“姐夫,我只有三件事情,不过我怕等不到了,还是先跟你说了吧。第一,我要你亲我一口;第二,我希望可以在你的怀里死去;第三,等我死后,将我的骨灰带回契丹安葬。”

“聂瑶,你就不要胡说了,哪有人这么希望自己死的,只要你不死,姐夫什么条件都答应你,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姐夫先替你疗伤。”

王仁聚气凝神,将内功全部运行于手掌之上,从聂瑶的百汇穴、三脉穴注入。

就在疗伤的关键时刻,步震和伯延来了。

燕梭挡在门外挡住二人道:“北霸,你儿子刚才重创盟主的妹妹,现在赶快离开。”

伯延在后面道:“燕大侠,刚才是我误伤聂瑶姑娘,现在我爹是来给他疗伤的,你赶快让开。”

燕梭怒斥道:“真没有想到你的戾气这么重,居然想置王仁于死地,弥罗神掌一出,全身经脉尽断,试问你们有什么办法治好刚才弥罗神掌的奋力一击?”

步震甚是蔑视燕梭,不想理他,直接朝里面走去。燕梭挡住了他,和步震交手,可是不到三十招,就被步震和伯延给逼开了。

步震推开房门,王仁一时分神,再加上重伤,真气不受控制,在体内乱窜,口吐鲜血,倒在床上。

步震连忙上前,封住王仁的穴道。燕梭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在门口大骂道:“步震,你要是敢乱来,盟主会率天下英雄荡平延州。”

伯延在一旁跟燕梭道:“我爹正在给王仁疗伤,你还是先安静一点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