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乱云风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3章:乱云风云(上)

话说王仁一觉睡了一个多月,在他睡觉的同时,武林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自己也依然是武功尽失、落魄潦倒。

在刀戊心的帮助下,王仁得到了王四奇遗留下来的一幅中堂,经过王仁的反复思量,中堂上面的八十一个字,写的是“元坤总道,阳极而阴,阴极而阳,阴虚生内热,阳弱则生寒,万物相对,坤为阴,极坤为乾却是阳,凡属六腑凝于内,凡在六脏分于外,别道奇行,可互运通,气凝阴阳,经脉互通生五常,六阴六阳定乾坤,修督再修任。”

正在他研究领悟之时,官兵围住了他和刀戊心。

刀戊心知道自己偷中堂,被当铺掌柜的发现了,连忙带着王仁逃跑,不想官兵很多,王仁又武功尽失,二人都被抓起来了。

本来刀戊心只偷了王四奇的中堂,可是就在他进去偷盗的时候,***李三也趁势进去,将当铺中的值钱之物洗劫一空,但是当铺的小儿却只看到了刀戊心,没有发现李三,于是县官将这所有的账都强加在了王仁和刀戊心的身上,给他们俩判了十五年的牢刑。

真是祸不单行,王仁做梦也没有想到,曾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王四奇的第三代传人、南隐客钱央的侄子、不败高手入木三分智,现在要受牢狱之灾,心情很差,不过虽然如此,牢中也算是安静,让他悟出了中堂上的所指。

在二人入牢三天之后,刀戊心一语惊醒梦中人,他言道:“王仁少侠,想你曾经是不败高手,江湖之上,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却落入低谷,说来还真是好笑啊。”

王仁恍然大悟,终于回忆起了中堂上面的八十一个字的内容,不由大喜道:“哈哈,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我知道为什么我的元坤神功灼热异常了,应该是我根据元坤神功下卷的内功***之法,为了求成,太过注重***手足三阳经脉,却忽略了三阴经脉,要是我如法炮制,用元坤神功中的第十层重新***,将血气在三阴经脉中走一遍,再配合柳剑,阳极而阴,不但可以浴火飞凤,恢复武功,还能将元坤神功练到可刚可柔的地步,而这元坤神功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乾坤神功,阴阳互补相济,而元气不断。”

牢中虽然环境很差,不过也是个练武的好地方,至少无人打扰。

却说仲归跟步雨说自己要和伯延出门,是因为步震在得知撵云剑游唐在星斗山上,到处散布宝藏的消息,自己沉不住气了,让二人赶去乱云山,夺回撵云剑,找出第一幅藏宝图上面的秘密。

伯延和仲归找到乱云山,原来乱云山上面真的集聚了许多武林之中觊觎宝藏之人。除了谪仙派的嗜酒如命的高手,还有成名于江湖的一流高手撵云剑游唐、萧诉及其穿心门门人,此外还有刚刚在江湖上立足的龙千江兄弟二人。山上之人,三教九流,无孔不入,正所谓百家争鸣,谪仙派的掌门人洪枭的谪仙醉掌已经练到了化境,游唐身兼数门绝学,武功较杂,可是撵云剑法却是炉火纯青,萧诉的穿心指指力精妙无双,杀人于无形,还有***各路好手。

伯延和仲归夜上乱云山,上面聚满了各种觊觎步震藏宝图的利欲熏心之徒。伯延和仲归曾在武林大会中一展身手,认识他们的江湖人士不知凡几,所以穿着夜行衣去找游唐。

这晚,萧诉、游唐、洪枭、龙千江正在商量着如何夺取步震手中的藏宝图的事情。伯延、仲归偷入谪仙派,远远地,就听见了游唐的声音,可是在他身旁,还有洪枭、萧诉、李谷、应三道等高手,一时不敢贸然出手,躲在暗处偷听其言谈。

唐道:“步仲归那个***在将我关押在延州秘牢之中时,曾经说漏了嘴,跟我说藏宝图应该有三份,两份已经在步震的手中,而我爹的遗书中写着,最后一份在星斗山的秘道之中,可是现在,星斗山的秘道已经毁了,这第三份藏宝图只有进过秘道的人才知道,王仁就是其中一人。”

萧诉在一旁笑道:“呵呵,你这么说没有什么用,依我看啊,反正都知道藏宝图在步震手中了,咱们直接杀上延州,抢过来不就行了吗?”

洪枭深知乱云山各路人马的心思,知道敢与步震做对的人绝对是寥寥无几,坐在一旁道:“你们说的好听,现在江湖上所有觊觎宝藏之人都来乱云山,真可谓是想要宝藏的人多,可是敢杀上延州,跟独霸一方的北地霸王步震正面为敌的人,恐怕只有你萧诉一人罢了。”

龙千山起身提议道:“依龙某人看来,北地霸王的武功深不可测,就算咱们在座的联手,也难以抵挡他的一招半式,就算撇开他不说,他手下的那四个徒弟,就不容易对付了,还有曾经打败炎空大师的双胞胎,心意相通,组合起来,招式上已经到了化境,要是咱们贸然杀上延州,那么都将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提议,咱们应该推选一人,暂代乱云山之主,统领江湖上想得宝藏之人,杀上延州,才是上上之策。”

游唐大笑道:“哈哈……步震有藏宝图的秘密是我发现的,这乱云山之主一职当然是由我来当了。”

洪枭的谪仙派立即站了起来,指着游唐大骂道:“游唐,这乱云山乃是我们谪仙派的地盘,你现在居然想称主,你可问过我们谪仙派没有?”

龙千山笑了笑道:“大家稍安勿躁,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之所以肯接纳江湖上觊觎宝藏之人,乃是为了扩大势力,等挖出宝藏的时候,顺势招兵买马,打天下,反正现在天下这么乱,再多一国也没有什么。”

洪枭笑了笑,朝在座的几人看了看道:“龙千山,我是这么想的,难道你们在坐的,就没有人这么想过吗?”

众人都哑口无言,只顾举着酒杯喝酒。龙千江又连忙站起来道:“大家都别争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逼步震交出藏宝图,而不是在此作唇舌之争。”

萧诉放下手中的酒杯道:“我赞成游唐当乱云山之主,毕竟这宝藏的秘密的确是他发现的,做人要饮水思源,我们得学会知恩图报啊。”

洪枭在一旁冷笑道:“哼,上了乱云山,就没有恩情这么一说,要么你们留在乱云山封我为王,要么你们立刻滚下山去,没有你们,我也自有办法叫步震交出藏宝图。”

游唐大怒,忽然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又跟洪枭道:“实话跟你们说吧,关于藏宝图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最清楚,而且我听王仁所说,他已经将宝藏的秘密***了,只不过还有一点没有明白,想借助我来弥补漏洞,由此可见,我才是找到宝藏的关键,没有了我,这宝藏就长埋地下吧。”

龙千山大惊道:“最近,南隐客的大小商铺、盟主号令整个武林、北地霸王的整个北方势力圈,都在全力寻找王仁的下落,据说他在延州神秘的失踪了,难道说他是去找宝藏了?”

萧诉自然是明白其中的事由,得意地笑道:“呵呵,你们不要胡说八道了,这王仁被我废了武功,我看是死在什么地方了,况且钱央家财万贯,聂瑛更是有神鬼不测之计,他王仁没有理由求财,也不会想争天下,所以我看他早就被北方的狼群给啃得尸骨无存了。”

众人沉默,都在打着各自的如意算盘。忽然间,洪枭又提道:“好吧,既然没有办法决定,而大家都是江湖上的好手,那么咱们就设下擂台,以武力解决,谁的武功高,谁就是乱云山之主。”

游唐在步震面前是不堪一击,可是他上次在延州却是打败了伯延,对自己的武功非常自信,站起来拍手称好:“好,这也行,不过咱们待先在立下毒誓,等盟主选出来之后,要是有谁敢背弃盟主,千刀万剐。”

龙千江武功低微,仗着阵法慑服人心,这要是比武打擂,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连忙站起来道:“不行,咱们大伙儿就说句实话吧,在找到宝藏之前肯定要连成一线,可是在找到宝藏之后,肯定又是厮杀成一片,谁能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所以这毒誓就免了吧。”

萧诉笑道:“哈哈,没有想到连自己叔叔都杀的人居然倒也痛快,而你说的想必也正是大伙儿的心声吧,不过,这盟主必然是单打独斗得来的,你们十六人的阴阳八风阵再怎么精妙,也派兵派不上用场啊,难道说你能够单打独斗胜过我们所有人。”

龙千江大怒,指着萧诉大骂道:“我跟你们合作,是看得起你们,你们要是不识好歹,就出来破我的阴阳八风阵。另外再告诉你们,盟主已经归入我的旗下,替我效命,有了她的相助,即使我手无缚鸡之力,也可以决胜千里之外,你们都将会向***盟、星斗山一样,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销声匿迹”。

众***惊,面面相觑,纷纷对聂瑛畏惧三分。聂瑛用了群狼斗殴之计,让萧诉的穿心门在星斗山上死伤无数,又被燕梭围剿,快要土崩瓦解了,萧诉跟她是仇深似海,狠拍桌子,向龙千江道:“龙千江,聂瑛毁我穿心门,把她交出来,我要为死在星斗山之上以及被燕梭所杀的穿心门门人报仇雪恨。”

洪枭向试探一下龙千江的话中虚实,微微笑了笑跟他道:“龙千江,听闻盟主身怀六甲,住在双玄居,我就不相信你敢闯双玄居抓盟主。”

龙千江不理他,转身坐了下来道:“我不当盟主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的阴阳八风阵现在是百战百胜,估计再练个三五个月半个月,到时候肯定是打败天下无敌手,谁能够与我们争锋?宝藏最终会归谁,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游唐仗着自己知道藏宝图的秘密,一心想当盟主,可是他们却各执一词,不肯相让,甚是生气,站了起来,甩起衣袖道:“那好吧,你们就在此吵吧,我先回去睡觉了,我倒想看看,没有我你们如何找出宝藏所在,恕不奉陪。”

游唐跟萧诉使了使眼色,萧诉也跟着他出去了。二人甩袖出屋,萧诉连忙追问道:“游唐兄弟,他们个个无情无义,我看咱们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给他们当几天引路明灯,等到宝藏出现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杀人独吞,然后找到聂瑛,攻打天下的。”

“是啊,显而易见,大家都各怀鬼胎,狼子野心,也不说什么好坏了,我也打算这么做,不过现在还应该是同仇敌忾,不然如何跟步震师兄弟二人抗衡啊?”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闪过,正在萧诉四下寻找之时,自己已被熟悉的招式锁住了。不错,此次正是燕梭为报飞燕门大仇而来。

游唐连忙拔出宝剑,朝燕梭刺了过去。迫不得已,燕梭放下怀中的萧诉,脚踏日字,避开了游唐的撵云剑,又大骂道:“谁挡我报仇,我就杀谁。”

燕梭使出飞燕梭,轻轻闪过,再次朝萧诉打了去。

伯延和仲归看到他们打起来了,连忙跳出去,抢夺游唐手中的撵云宝剑。

此时,洪枭和龙千江等人也听到打斗之声,纷纷前来隔岸观火。伯延和仲归心意相通,他们二人联手,每一招都让游唐闪躲不及,实在是势不可挡,未及十招,就破了撵云剑剑法的远攻。

仲归想起撵云剑曾经在他下腹上插了一剑,甚是生气,抢过撵云剑,欲将其杀死。

游唐连忙大声跟洪枭等人喊道:“他们抢夺撵云剑,因为撵云剑就是藏宝图,赶快夺下来。”

龙千江和洪枭纷纷大惊,双双上前去抢。伯延和仲归抢到了撵云剑,知道对方人多势众,不敢恋战,趁机逃遁,可是却误入了龙千江布下的奇阵阴阳八风阵。

与此同时,燕梭和萧诉大战了将近五十回合,报仇心切的燕梭再次成功围起了气罩,用绝招燕巢锁骨将萧诉给锁住了。

燕梭连忙用功,欲让萧诉骨断而亡,可是忽然间龙千江的吹起了口哨,引来了其余的十四个行尸,以阴阳八风阵的阵法围住了他、萧诉、伯延、仲归。

四人还未反应过来,十六人向阵中抛出了许多的刀剑利刃,顿时,身旁有许多的短剑、***等利器毫无章法的飞来。

萧诉大惊,连忙喊道:“赶快放开我,这是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再不走咱们俩都要死在这儿。”

燕梭报仇心切,况且自命轻功冠绝天下,将萧诉越夹越紧,不肯放开,却被飞来的利器打中了他的后背,卸掉了他辛辛苦苦布施的气罩。

燕梭连忙放开萧诉,扯着伯延和仲归的衣衫,以惊世骇俗的轻功绝技飞燕梭,左右斜飞,逃出了阵中。

身手重伤的燕梭带着二人而去,忽然间,聂瑶却出现了。

伯延大惊,真没有想到聂瑶居然在此。眼看着后面追兵杀到,燕梭又身受重伤,伯延连忙将撵云剑叫给仲归道:“二弟,你赶快带着撵云剑、燕大侠、聂瑶三人去延州,否则咱们都难脱逃。”

仲归知道伯延想要一个人引开他们,当即拒绝道:“大哥,不行,平日里都是我闯祸你背锅,今天该***了。”

伯延怒斥道:“我的话你都敢不听,难道你不相信我的武功吗?”

仲归无计可施,只好先带着燕梭和聂瑶离开,不想走着走着,聂瑶却不见了。仲归也顾不上其它了,连忙带着撵云剑和燕梭藏了起来。

伯延一个朝乱云山后的悬崖跑去,引开了乱云山上高手的追击,可是就在他以为彻底甩掉了乱云山的高手之时,游唐、洪枭、萧诉、龙千江相继来了。

伯延穿着夜行衣,蒙着面巾,游唐并没有认出他,不过见伯延手上没有撵云剑,知道已经中计了,连忙上前大骂道:“你的武功步伐,和我同出一门,是不是步仲归,我的撵云剑呢?”

伯延有意拖延时间,道:“你要是能够打败我的话,我就告诉你。”

游唐大怒,上前跟伯延大打出手,游唐刚才接了伯延一掌,现在又丢失了撵云剑,没有到三十招就被伯延的罗汉降魔拳中的一招罗汉拜禅打翻在地。

游唐大惊道:“你是步伯延?才一个月不见,你的武功怎么会这么厉害?”

伯延取下面罩道:“不错,我就是步伯延,你抓我妹妹和我大师兄,我爹本来让我饶你一命,可是你刚才在谪仙派的大厅中说的话,实在可以说是丧尽天良,要是你活在世上,只会玷污我爹的清誉,今天就要替我师公清理门户,将你铲除。”

游唐自知不是伯延的对手,连忙唤洪枭帮忙。洪枭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上前相助。

游唐和洪枭联手,威力非凡,没有接过五十招,伯延就被严冬的冰块给绊倒了。

洪枭聚气凝神,掌心冒出浓浓的寒气,忽然间,伴着崖顶的威风,闻到了酒香。这正是谪仙派的绝技谪仙醉掌。

洪枭运功完毕,将酒气浓浓的双掌朝伯延打去。就在此千钧一发的关头,聂瑶居然跑了出来,挡在了伯延面前。

洪枭见是一位女子,连忙收手。游唐发现洪枭不肯出手,连忙用功,出掌朝聂瑶打去。

伯延大惊,又转上来挡在聂瑶前面替她接住了掌力,不想此招内力甚强,自己脚下是厚厚的冰层,未曾站稳,被游唐的重掌推下山崖。

洪枭大惊,转过身来大骂游唐道:“游唐,你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不放过,真是太狠毒了。”

游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就知道步伯延要替她挡这一掌,所以才向她出招的。步伯延现在被我奋力一击击中,又掉下山崖,必死无疑,看来撵云剑一定在步仲归的手里了。”

萧诉甚是吃惊,连忙上前道:“这么早就杀了步伯延,要是步震率人来犯,咱们都将给他去陪葬啊。”

龙千江从一边转出来道:“呵呵,不错,我又没有出手,步震是不会找我的,不过我的阴阳八风阵倒是可以压制住步震的弥罗神掌,现在,我又不是盟主,没有责任保护你们。”

游唐怒斥道:“哼,难道我会怕步震?你们想要以此为要挟来当盟主,真是太天真了,我提议咱们明天打擂,单打独斗,武功强者为盟主,这样乱云山之人才会心服口服。”洪枭连连称好。

第04章:乱云风云(下)

次日,天色阴沉,乱云山之上,到处都吹着刺骨的寒风,本来乱云山已经被大雪覆盖了,可是在连日无数武林人士上山、下山的过程中,到处都被踩踏的严严实实,结成了冰流。寒风吹过,枯枝上还未曾消融的雪花纷纷而下,未曾落下,又马上消融了。

游唐、洪枭、萧诉、龙千江等人在乱云山上摆起了擂台,一决胜负,找出可以带领山上人马,逼步震交出藏宝图的乱云山盟主。

洪枭踩着冰块,嘎嘎作响,走上了擂台,在众人面前大呼道:“来到乱云山的,无非是想得到步震手上那份宝藏,可是,步震在北方的势力非常庞大,高手如云,风雨雷电就已经很难对付了,更有一对双胞胎相助,江湖上只有钱央、诸葛明的势力可以与之匹敌,不过现在乱云山高手云集,我们也可以对付步震了。正所谓群龙不能无首,群羊不能没有领头,现在咱们在此设下擂台,谁的武功高,谁就要领咱们北上延州,找步震抢夺藏宝图,寻得宝藏,共谋大事。”

众人连连叫好,一场厮杀又开始了。觊觎藏宝图的三教九流的高手都聚在在乱云山上,众人打得天昏地暗,正所谓是百家争鸣,三教九流,无论是***下流的卑鄙技俩,还是精妙绝伦的惊世武学,各显神通,尸首不断地从擂台上抬下去,鲜血将整个擂台都染红了,结下了厚厚的冰层。

为了争夺乱云山之主,一场打擂变成了各显神通的生死较量,转眼间,夜幕降临,乱云山之上,到处都插起了火把,将整个乱云山顶的天空照得一片通红,站在滕王阁上,也隐隐可以目睹其火光通天。

直到谪仙派的李谷跳上擂台,渐渐地才没有人敢上去与他争雄,然而,即便是如此,真正的高手之战,从此时才刚刚开始。

萧诉飞身上去,和李谷展开生死之战,虽然萧诉被燕梭夹断了一臂,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只用了十招,要不是洪枭相救,恐怕李谷早就自食其果,被他的分酒醉仙掌给拆开了。

萧诉对洪枭出手非常震怒,可是乱云山毕竟是他的地盘,便将这个人情卖给他了。

萧诉自视甚高,可是洪枭跳上擂台,就在擂台上留下了两个厚厚的脚印,给萧诉来了个下马威。

萧诉对洪枭的内力暗暗佩服,不过建在弦上,不得不发,二人交手,洪枭只用了三十三招,就破了他的穿心指,并一掌将他打醉,而真正的高手对决,也在游唐和洪枭两人之间展开。

洪枭用谪仙醉掌和游唐在擂台之上展开生死大战,其实他们争的不是乱云山之主,更应该是为了远在天边的一封虚无缥缈的藏宝图。

二人一连拆分三十六招,游唐的虚有其表的弥罗神掌和洪枭炉火纯青的谪仙醉掌的招式都用完了,可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游唐对洪枭的武功暗暗称奇,停下来问道:“洪大掌门,你的武功这么厉害,为何没有参加武林大会?”

洪枭笑了笑道:“你以为武林大会上会出现所有高手吗?据我所知,萧诉就没有参加,要是他复原的话,武功决不在你我之下,恐怕这盟主之位还得是他的。”

游唐和洪枭又展开殊死之战,游唐用谍影诀的步伐开始虚晃,让洪枭摸不着头脑,只得四处乱打一通,终因元气耗损过多才败给了游唐,而理所当然,这乱云山盟主之位也归于游唐所有了。

游唐一战大捷,甚是高兴,当着乱云山之人继续挑战,武林人士面面相觑,无人敢上,自是自相叹息。

游唐大喜,当着所有武林人士的面大喊道:“哈哈……我现在是乱云山之主,在场所有英雄的盟主,你们以后全力辅佐我,我会找出宝藏,让你们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不必再终日提着脑袋跑江湖了。”

应三道不服,站出来道:“盟主,那么你敢不敢跟当着我们大伙儿的面起誓,说你会将宝藏跟我们平分?”

游唐大惊,一时想不出对策,众人见游唐没有话说,在下面开始起哄:“游唐,你要是不敢发毒誓的话,那么我们就重新选盟主。”

游唐想了想道:“这北地霸王迷信,我可不相信这套鬼东西,不就起个誓言吗?”想到这儿,游唐又道:“好,那好吧,我起誓,反正我对大家也是以诚相待。”

游唐当着乱云山所有人的面起誓道:“苍天在上,滕王阁在下,我撵云剑游唐,现在担任乱云山盟主之职,率领他们去延州找步震夺取藏宝图,等挖出宝藏之后,和大家平分,若为此誓,就让我…让我身首异处,死无全尸。”

应三道见游唐发了这么狠毒的毒誓,也就退下了,不想龙千山上前提道:“盟主,现在我们已经选出你为盟主了,不知你何时带我们北上杀步震、抢藏宝图啊?”

游唐大笑道:“哈哈……看来大家都很心急,其实游某也是,咱们明天就动身。”

次日上午,游唐收拾好行装,刚准备离开,不想负责乱云山放哨哨兵、洪枭的大徒弟付三杯慌慌张张地从山下跑上来报告,说南隐客钱央快赶到延州了。

众***惊,目光纷纷投向了游唐,看他做何作抉择。游唐连忙让众人先停歇下来,自己却伙同萧诉、洪枭、龙千江等人前去商量。

洪枭道:“我看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咱们还是赶快去抢过藏宝图吧。”

龙千江当即反对道:“不行,我们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还没有练好,不敢轻易跟四大高手出手,况且步震的徒弟、儿子就已经很难对付了,要是再加个钱央,那我们是去送死。”

萧诉也站起来道:“是啊,龙千江那小子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的师侄木换武功不在我之下,可是重伤的王仁只出一招就杀了他,因为元坤神功的内功实在是深不可测,要是步震和钱央联合起来,使出悲天悯世咒,在座的都是杀人如麻的恶徒,听到悲天悯世咒,试问谁又能够忍受住那阿鼻地狱中的垂死挣扎时发出的惨叫声。”

忽然间,乱云山二掌门李谷问道:“你们说了这么久,怎么都没有提到王仁啊,万一他尚在人间,躲到什么地方练功,到时候柳剑一出,谁人可挡?”

龙千江大笑道:“哈哈哈哈,我们的阵法阴阳八风阵,厉害就在这儿,如果对方用兵器跟我们较量的话,那只有一死,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无奈之下,游唐只得下令先暂居乱云山,等看看延州的动静之后再做具体打算。

话说王仁在监牢之中,最终想通了中堂上面的八十一个字的意思,回忆着元坤神功的总纲,又重新开始***元坤神功真正的阴柔之气,果然出现了奇效,不但身体的温度渐渐地降下去了,就连被萧诉封住的真气也渐渐化解,功力开始逐步恢复。

然而此时,他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元坤神功的练武所需要的至阴环境和练柳剑剑法所必须的至阴至柔的柳剑。

无奈之下,他将好不容易藏在身边的玉佩交给牢中的衙役,换到了自己的柳剑,并且让衙役每天在牢中泼水,以尽量让环境呈现阴柔之气。可是,为了防止他用柳剑脱逃,衙役将他用粗大的铁链子锁住了。

这天是十一月十五,透过铁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挂着的满月。王仁正在练功,忽然间,刀戊心在一旁念道:“日亮亮月光光,仙神伸手天地苍;天逍逍地遥遥,鲲鹏捧翅天地渺。想我刀戊心……”

王仁大惊,连忙停了下来,起身向刀戊心询问道:“对了,你是星斗山的人啊,必然知道这下联是何人所对?”

刀戊心面上尽是惭愧之色,笑了笑道:“实不相瞒,下联正是我对的,还是孟殊之孟大人让我对的,他非常喜欢就刻在星斗山之上了。”

王仁大喜,望着窗外的满月大笑道:“哈哈……想不到在这天牢之中居然有我苦苦寻找之人。”

王仁看了看衙役,见四下无人注意,轻声跟刀戊心道:“照现在的速度,再过三五天,我的功力就可以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而且我将二哥演示的飞剑御剑之法融合在柳剑之中,到时候必然是威力倍增,精妙绝伦。到时候,我带你离开这儿,去见一个人,他必然会引你为知交。”

刀戊心傻笑道:“你就不要说大话了,你虽然武功厉害,可是不要忘了,你现在被铁链子锁着,还说什么越狱。”

王仁神秘地笑了笑道:“哈哈,等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你真是幸运,可以一睹天下第一重振雄风的风采。”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