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南北噩耗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5章:南北噩耗

话说曾经风靡一时的不败高手王仁,现在武功尽失,还被关在监牢之中,为了练武,恢复往日功力,重振昔日雄风,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钱央所赠的玉佩的都交出去了,现在他身上就剩下和聂瑛的信物,聂威贤所赠的那颗百子了。

这天是十一月十九,王仁的元坤神功已经重新练到第五成了,而且柳剑的运用也已是非常熟练。

牢中,依然是老样子,王仁将阴阳颠倒,正在***着元坤神功的第六层,而刀戊心也闲来无事,跟着王仁练武,不想李三却来了。

王仁一脸骇然,差点都没有认出他,因为李三身穿锦缎,已经和昔日的赌徒有天壤之别了。

李三出手倒是很大方,给了牢头一点银两,让他先行离开,自己却扶着粗如腰部的木桩得意地笑道:“哈哈,没有想到你们在牢里过的还挺舒坦的,不过此次我是特别来感谢你们的。”

刀戊心不解,起身上前追问道:“有什么好谢的?你要是有的话,就出去放吧,这儿可不是你们家炕头,你想放就放。”

李三朝四周看了看,发现***牢房中的人都在睡觉,而牢中狱卒也只顾喝酒,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便轻声跟刀戊心道:“太感谢你们俩了,因为是你们俩帮我抵罪了。实话跟你们说吧,当天晚上偷当铺的是咱们两人,可是你偷得只是一幅破中堂,而我则顺手牵羊的是当铺中的奇珍异宝,我把它们买了之后,现在在附近开了一间赌坊,我现在发了。”

刀戊心勃然大怒,抓着木桩,异常激动,想要把李三抓到,可是李三反应灵敏,后腿一步,他只得口吐浓痰,喷向李三,以发泄心中不快,顺便大骂道:“你这个***,原来是你,难怪会判我们牢狱之灾,要是我出去,非杀了你不可。”

李三背着双手,仰面大笑,刀戊心的口水丝毫不差地吐到了他的口中。李三勃然大怒,听得鼻中一抽,口水从他口中飞出。王仁随手一抓,抓住了一只老鼠,朝李三的口扔过去,在李三刚刚提起胸腔之时,老鼠就跑到他的嘴中去了。

李三大惊,腾出三根手指从嗓子眼去挖,不想一口将老鼠咽了下去,只揪出了一撮老鼠毛。

刀戊心和王仁纷纷捧腹大笑,在地上打滚,身体酥软,都快要站不起来了。

李三勃然大怒,吐着舌头,手中还捏着一撮老鼠毛大骂道:“***蛋,在你们出狱之前,我一定会回来送你们一程,我们走着瞧!”

刀戊心抱着肚子,依然在傻笑,可是看着李三离去的背影,恨不得将其吃掉。

王仁坐在地上,终于忍住严肃起来道:“刀戊心,你就消停一会儿吧,我王仁一向没有失信于人,除了睡过头,错过跟弯刀王的三日之约这唯一的一次。我现在告诉你,咱们九日之后出牢放火烧了他的赌坊。”

李三听了非常欣喜,连忙追问道:“恩公,以前我枉读圣贤书,眼界真是太狭小了,认为只要有人可以给我好处,就帮谁卖命,可是这几日听恩公你无私之言,侠义为怀,忧国忧民,与中原荣辱时刻相连的这种侠之大者的情怀,实在是令我惭愧万分,假如说我刀戊心可以重见天日,必定从军报国,誓死捍卫中原疆土。”

王仁大喜,异常激动地盯着刀戊心,不想他又问道:“恩公,是不是练了武功就可以锄奸扶正义,可以不用再受他人的欺负了,可以替百姓伸冤了?”

王仁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选择重新作人,那以前你在星斗山打家劫舍的事情,就让东流之水卷走吧。我现在教你几招,让你出去之后,可以找李三雪恨,要是你的悟性高的话,没准儿我还会收你为徒,不过你要切忌,咱们练武之人肩上扛着国家民族,一定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无愧无万民,无愧于身后万世的真男儿。”

刀戊心大喜,开始正式陪着王仁练功。

却说钱央到达延州,步震知道他是来兴师问罪,寻找王仁的下落的,王仁在延州神秘失踪,自己的确责无旁贷,心中愧疚,率着门徒亲自上延州城门口迎接。

钱央一见到步震,二话不说,指着他怒斥道:“仁儿到底去哪儿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步震道:“钱央,你不要急嘛,他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我和你一样着急啊,前两天盟主发下武林贴,天下所有人都在找他啊。”

钱央转过身说道:“瑛儿是找他相公,我看你要找的是那份藏宝图吧。”

步震正色而言曰:“钱央,你也太小看我了,这藏宝图对我虽然重要,可是王仁贤侄乃是我女儿的媒人、我女婿的恩人,况且这贤侄是在我的家中失踪的,我找他回来是理所当然的,况且我也知道自己是责无旁贷。”

钱央既着急又生气,曾经听聂瑛提及,说步雨和王仁的关系非比寻常,便向步雨询问道:“步雨,你说,你跟我仔细说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燕梭和聂瑶说的稀里糊涂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步雨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知道王仁少侠的武功被萧诉的穿心指给封住了,然而他说自己很累,去睡觉,之后就神秘地失踪了,他的衣物行李还在他的厢房之中,就是人找不到了。”

钱央勃然大怒,在一旁叫道:“燕梭这个老不死的,说什么也不说最关键的,原来仁儿武功尽失,那么他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声,众人连忙顺着钱央身后寻去,原来是仲归带着撵云剑来了。

步震看到撵云剑,跟本无法掩饰自己的欣喜之情,不想仲归跪却跪倒在他面前道道:“爹,都是我对不起你们。”

步震见仲归如此行动,又见伯延不在,脸上的欣喜之情骤然而逝,连忙追问道:“归儿,你大哥呢,他怎么没和你一块儿回来?”

仲归吞吞吐吐地道:“大…大哥被乱云山的人打下山崖了,尸骨无存。”步震当场就晕过去了。

钱央见步震老年丧子,不好继续逼问,便走到步雨面前道:“等你爹醒来后你告诉他,仁儿要是和伯延贤侄一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要是仁儿平安无事,我会让他把你爹想要的东西送回来。等他醒来之后你让他保重,然后再问问他,假如说自己最心爱的人都不在了,身外之物还有什么用吗?”

步雨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吞吞吐吐地道:“钱…钱大侠,其实…其实我知道王仁少侠的下落。”

钱央大喜,连忙追问道:“什么,仁儿,仁儿在哪儿?”

“王仁少侠被萧诉打伤,武功尽失,在我家厢房的床底下睡了一个多月。他无法接受自己从不败神话变成一个走路走不稳的人,更怕江湖人在得知他武功尽失之后对盟主不利,所以不要让我告诉***人自己的去处。”

钱央听不下去了,打断步雨道:“你就不要瞎扯了,赶快说仁儿在什么地方就行了,他现在武功尽失,会有危险的。”

步雨犹豫了一会儿又道:“钱大侠,正是怕我大哥的事情在王仁少侠身上重演,所以我才告诉你他的去处。王仁跟我说她要去老家找什么东西,不过现在他在哪儿我也说不好。”

钱央大喜,连忙拜谢道:“步雨,要是仁儿安然无恙,我让人给你送来玉佛一尊,告诉你爹,就说***找仁儿去了,让他节哀顺变,伯延武功高强,没准也会死里逃生的。”

钱央飞身上马,朝万花山而去,可是忽然之间,北风骤起,天降暴雪,一吃风雪覆盖了通往万花山的道路,马不能行,他只得下马,步行前往。

经过两天两夜的与暴风雪的抗战,他终于来到了万花山。

钱央赶到自己授业恩师王四奇的故居,可是故居已经是狼籍一片,不由想起了曾经跟着王四奇学武、王仁出生的种种事情,黯然叹息。

钱央面北而跪,大哭道:“***,都怪徒儿没有照顾好仁儿,所以才让他深陷险境,下落不明,徒儿有负***所托,您在天之灵,就保佑我早日找到仁儿吧。”

钱央在故居一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刚想离开,忽然间,雪压倒了屋顶。钱央大惊,忽然想起了自己曾将王四奇的柳剑藏在墙中,于是出招,一掌将屋顶推开,仔细翻找,果然在墙中找到了自己封藏在墙壁之中的柳剑。

虽然隔了近二十年了,可是王四奇的柳剑依然是光彩夺目,灵气逼人。钱央大喜,将柳剑一甩,挂在自己的腰间,不想却被李三看到了。

李三见钱央从自己曾经居住的屋子中找到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上前大骂道:“什么人啊?居然在此毁我屋子,还偷东西。”

钱央刚欲离开,可李三手上的玄武流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围着玄武流星看了看,确定那就是王仁的骏马,右手滑过腹部,柳剑飞出,指在李三的咽喉道:“这匹马的主人呢,他在什么地方?”

李三害怕的要死,浑身开始颤抖,灵机一动,他决定撒个谎:“哦,那…那个人把这匹马卖给我了,已经好几天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钱央信以为真,没有继续追问,既然王仁将玄武流星卖给了他,他也没有必要夺回来,因此飞身而去。

钱央确信王仁就在附近,虽然冰雪封山,但他还是仔仔细细地将万花山找了一遍,可依然是没有任何线索,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飞鸽传书来了。

他打开里面的信件,细细一看,原来是茶魂跟他说聂瑛失踪了,双玄居好像被人闯过,一片凌乱,让他赶快回去。

钱央勃然大怒,站在雪地里面大骂道:“哪儿来的鼠辈,去了双玄居撒野,真是气煞我也。”

他细细想来,王仁现在杳无音信,不过他应该是躲在这附近练功了,可是王仁的妻子骨肉也是下落不明,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思之再三,反正王仁现在是下落不明,应该是躲到什么地方练武去了,要是他回去发现聂瑛不见了,自己如何面对自己的侄儿,索性先回双玄居看看。

却说步震在醒来之后,是泪流满面,一言不发,步雨、仲归、言风劝了足足一上午才让他平静下来。

仲归有心报仇,因此找到了休雷、万电二人道:“我大哥被杀,我们决不能放过乱云山的任何一人,现在,咱们立即起程,去乱云山报仇。”

这话被言风给听见了,他连忙劝荐道:“二哥,你不要意气用事,现在星斗山和延北势如水火,他们要北上抢夺***手中的藏宝图,这咱们要是去了的话,他们索性将咱们逐个击破,到时候***孤身一人,如何应对?”

万电道:“要我说啊,咱们还是赶快帮***找到宝藏,这才是上上之举。”

仲归大怒道:“我大哥都没了,还找宝藏,你再提敢跟我提宝藏我就杀了你。”万电连忙退下。

就在此时,骆先生进来了,仲归连忙迎上去道:“舅舅,你一向多智,能不能帮我们出点主意,好让我可以为大哥报仇。”

骆先生笑道:“放心吧,乱云山自然会有人帮我们收拾的。”

仲归不解,连连追问,骆先生无法应对,只能跟他实话实说:“最近江湖上有人不断散步谣言,说聂瑛率领乱云山的人想要破洪州、打天下,我看李这个秀才必然会派查文徽的大兵灭掉他们,搞不好楚马希范、汉刘晟都会遣人去抓聂瑛,到时候乱云山必然是一片厮杀,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率***举进攻,不但可以剿灭乱云山为老大报仇,还可以帮李一个大忙,到时候咱们联合起来必能统一天下。”

仲归大喜,连忙派人查看乱云山附近的情况。

步震在丧子之痛中,整天一言不发,双眸无神,痴痴地盯着香案上敬拜的菩萨,一言不发。有时,步雨给他喂粥,可是他明明喝下去了,但是不一会儿又全部吐出了。

步雨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间想起钱央临走之时说的话,连忙安慰道:“爹,您要保重身体啊,江湖人称大哥为寡言孝佛,他一向孝义当先,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他必然会非常自责的,况且大哥他武功深不可测,掉下悬崖,尸体没有找到,那说不准是好事,说不定被人给救了。”

步震恍然大悟,连忙叫步雨从书房中去取一份洪州乱云山的地形图,经过步震和仲归的研讨,他发现伯延很可能掉在了乱云山山崖之下的河水中,激动不已,让仲归和万电去查看一番,说不定伯延真的安然无恙,可以将他找到。

第06章:顽石叫板

话说游唐听闻钱央也上了延州,两个不败高手同时身在延州,不敢贸然带人北上去夺取藏宝图,因此依然驻扎在乱云山之上,他苦苦等了二十多天,一个好消息传到了他的耳边。

这天是腊月十二,游唐正在和洪枭等人商量到底应不应该出兵,忽然间,穿心门的探子来报道:“盟主,据我们日夜观察,钱央在见过步震后离开了延州,而步震在得知自己儿子的死讯后,一蹶不振,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游唐大喜,连忙下令北上延州。

在游唐成为盟主之后,乱云山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强,谪仙派原来的地方跟本无法容纳如此众多的人马,后来之人只能在山腰驻扎。

游唐下令北上之后,众人整装待发,忽然间,又有乱云山的一小头目前来报道:“有两路大军朝乱云山分左右两翼杀来,说是要剿灭反贼。”

游唐大惊,不想又有人来报道:“丐帮帮主龙百石夫妇,带着三个姑娘在山下求见。”

龙千江兄弟二***惊,连忙跟游唐道:“盟主,你现在是盟主,一定要保护我们这些下属。”

游唐冷冷笑了笑道:“你们不是说阴阳八风阵天下无敌吗,怎么会被一个龙百石吓成这样?”

龙千山道:“盟主,你有所不知啊,百石乃是我们龙家悟性最高、武功最强、阵法修行最厉害的人物,龙家上下都惧他三分,听说他现在成了武功仅在不败高手之下的天地浪子田浪的徒弟,习得了他的四象无极功,成为了丐帮帮主,武功一日千里,今非昔比。况且我们的阴阳八风阵是根本对付不了熟知八卦变化的百石的。”

游唐转过身去,心想:“我现在贵为盟主,要是不救他们,那么没有人会服我了,要是救他们,他们的奇阵阴阳八风阵必然会是我的死敌,这该如何是好啊……”

游唐沉默了良久,又跟洪枭吩咐道:“如今官兵大举进攻,我们要先守住乱云山,不然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了,大掌门熟知乱云山地形,还请在乱云山各个隘口设伏,不要让官兵攻上山来。”

洪枭得意地笑了笑道:“现在大雪封山,我们占尽天时地利,我就真不相信有人敢攻山,自取灭亡,你们就放心吧。”

游唐又跟龙家二兄弟道:“你们兄弟二人躲一会儿吧,我身为盟主,自然会帮你们处理好这些事情的。”游唐让人将龙百石夫妇请上山来。

却说百石遇到了四五行道,经过四五行道的一番说辞才知道聂瑛被龙千江等人抓了。龙千江消失良久,现在又重现江湖,用奇阵阴阳八风阵破了四五行道的五行大阵,他自然是想为龙韦报仇雪恨,更想为武林铲除祸患,除掉龙千江。

百石得到消息后甚是生气,让丐帮***传信于龙拟雪、龙拟霜、龙拟露三姐妹,同上乱云山找龙千江报弑叔之仇。此时,范仙华已经替龙百石生了一个儿子,***石有什么不测,索性将孩子先寄放在山下,陪同百石上乱云山。

百石带着龙家三姐妹和范仙华夫进去之后,游唐一下子怔住了,龙家三姐妹,个个都是清丽脱俗,一个好似桃花映雪,一个好似芙蓉披霜,一个好似秋月吐露,眼睛死死地盯着娇柔可人的拟露,一言不发。

百石甚是生气,拿出一枚铜钱,打碎了游唐面前的酒杯,大骂道:“撵云剑,你注意一点,要是心怀不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诉大怒,站起来大骂道:“龙百石,别以为你是田浪的徒弟就可以无法无天吗?敢在乱云山撒野,让你尸骨无存。”

游唐连忙给萧诉使眼色,让萧诉坐下。游唐尴尬地笑了笑道:“百石兄弟啊,听闻你成了丐帮帮主,真是威风八面,八面玲珑啊,你这个帮主怎么都不介绍一下这几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呢?”

范仙华在一旁道:“撵云剑,我们不是为了你而来,你没有必要认识我们,我在此提醒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养虎为患’这个词,在乱云山之上,就有这么一条老虎,连抚养自己几十年的叔叔都杀,你最好小心一点。”

游唐笑道:“呵呵呵,素问龙百石是在夫人先入为主的扶持之下才成为丐帮帮主的,今日一见,未曾领教龙帮主的高招,就先历经了先入为主的风采,看来江湖所言非虚啊,诸位来者是客,请坐吧。”

百石觉得浑身不自在,挨着仙华坐了下来道:“游唐,你就不要扯开话题,快告诉我龙千江那个***到底在什么地方?把他交出来。”

游唐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不想萧诉又道:“龙帮主,你们上乱云山指名要龙千江,让我们颜面何存?”

百石笑了笑道:“想必你就是萧诉吧,在家师眼里,你是一位有情有义的汉子,可是我听闻你连手无还手之力的人都不放过,前些日子又将燕梭燕大侠的飞燕门尽数诛杀,真可谓是狠辣无比,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我送你一句话吧,‘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萧诉大怒,将自己的酒杯轻轻一弹,朝龙百石打过去。百石稳如泰山,甩动双臂,使出四象无极功,从桌子上甩起四个杯子,朝萧诉打去。

游唐连忙跳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住五个杯子,挡在二人中间道:“大家有话好好说嘛,没有必要动武啊。”

萧诉怒斥道:“得罪穿心门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王仁被我废了武功,燕梭的飞燕门被我尽数***,现在你要想一想你的丐帮了。”

范仙华笑了笑道:“好啊,丐帮恭候萧大侠你的大驾光临,不过你要先有命下山才行。现在,丐帮伙同查文徽的大军包围了乱云山,你们有三头六臂,恐怕也是插翅难飞,况且我听说你们杀了步震的儿子,这下乱云山刻有热闹了。”

游唐、萧诉双双大惊,连忙问道:“你们…你们居然敢跟乱云山为敌?”

仙华道:“不是我们跟乱云山为敌,而是你们跟我们为敌,据我所知,近几个月,洪州附近的州郡的粮食被抢,常常有贼寇下山胡作非为,真可谓是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是你们跟天下为敌在先。”

游唐看二人都穿得破破烂烂的,还隐隐透着一股臭味,微微一笑道:“你们真是迂腐,等我从步震手中拿到藏宝图,我会将宝藏分给他们,到时候他们才能过好日子,过上安稳的日子。你们丐帮个个都是穷乞丐、臭乞丐,要是你们肯归顺于我,帮我逼步震交出藏宝图、取出宝藏,到时候你们就不必再受穷挨饿了。”

龙百石勃然大怒,拍桌而起,指着游唐大骂道:“你真是一个不知世间万事的***之徒,我丐帮以天为檐、以地为炕、北风作被、乐得逍遥、活得自在,个个身穷志高,济世为人,保家卫国,近年来做过无数的好事,帮过无数穷苦之人,你这样太侮辱我们丐帮了。”游唐一时无言以对。

龙拟雪急了,在一旁道:“石头、嫂子,你们不要争了,我们是来找龙千江报仇的,不是在这儿来吵架的。”

游唐笑了笑,起身走到龙拟露身边道:“你们三位如此相像,应该是姐妹吧,找龙千江报仇,那么你们不就是五龙山龙四英雄龙韦的三个女儿了吗?”

龙拟露细语轻轻道:“还请你交出龙千江这个丧尽天良、丧心病狂之人为我爹报仇。”

游唐俯下身子,笑着地对着龙拟露道:“姑娘,你先告诉我你的芳名,我再想一想到底应不应该交出龙千江,毕竟他是我的手下,我这样很为难的,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龙拟霜在一旁道:“没想到你长得倒像个人,却是一个如此轻薄之徒,赶快把龙千江交出来,我们要为我爹爹报仇。”

就在龙拟霜说的同时,没想到龙拟露居然跟游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龙拟露,请赶快把龙千江交出来吧,父仇不共戴天。”

游唐大喜,连连称道:“好,拟露,好有诗意的名字,好有意境的名字。”

龙拟雪大怒,在旁边骂道:“好一个轻薄***之徒,赶快跟交出龙千江那个***蛋。”

游唐犹豫了一会儿道:“那好吧,我答应你们,不过我这个人做人很公平的,只要拟露小姐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既可。”

龙百石在一旁道:“游唐,你有什么条件,我可以跟我妹妹做主,你就说吧。”

范仙华在一旁踩龙百石的脚,跟他使眼色,百石恍然大悟,连忙骂道:“游唐,不可能,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我妹妹是不会跟你这么***的人扯上任何关系的。”

游唐笑了笑道:“说我是***之人,我看你们才是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我只是想请拟露小姐陪我游一游洪州大乙观,你们何故如此啊?”

百石大怒,起身拉着龙家三姐妹下山:“咱们走,鬼才会相信此人鬼话,杀父之仇岂可当成交易?”

萧诉欲上前拦住他们,游唐连忙挡下他,顺便跟龙拟露喊道:“拟露小姐,太乙观乃是八大山人的故居,虽然现在是修道的场所,可是景色优美,风格古雅,要是能在那儿和姑娘喝一杯,真是人间美事啊。”

萧诉在一旁道:“游唐兄弟,我看你英俊潇洒,俊朗不凡,怎么会却女人,又何必跟龙千江兄弟俩作对呢?听哥一句话,红颜祸水啊!”

游唐盯着拟露远去的背影道:“萧门主,这位拟露姑娘和***的女子不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丽脱俗之气,好似瑶池旁边沾着露水的桃花,让人只想亲近,不敢亵渎,而且我可以感觉的出,她看我的时候,似乎就已经爱上我了,哈哈……”

百石下山之后,仙华命丐帮***在山下大喊:“交出龙千江者可以不死。”

被丐帮人这么一喊,山上乱成一片了,游唐杀了三人才将勉强将他们制止。

却说文徽在灭了闽国之后,此次又是听闻乱云山有反贼,因此奉了李之命,前来围剿,其实又是中了聂瑛驱虎吞狼之计。

文徽将大军驻扎在乱云山下,一边将其围困,一边对道路进行清扫,大军岁时攻山。

待道路上的雪清扫的差不多时,查文徽下令全力进兵,攻克乱云山。

文徽的大军训练有素,想山上冲去。乱云山占尽天时、地利,然而却是三教九流,各怀鬼胎之徒,唯独不占人和,一盘散沙,在训练有素的大军面前,不堪一击,死伤相当惨重。

为了防止外贼入侵,洪枭特地在山腰设置了机关暗箭,来阻止***外寇侵犯谪仙派,当文徽的大军攻过山腰之时,忽然间箭如雨下,处处机关,无奈之下,只得先撤兵下山,将乱云山围困。

游唐苦于山上的粮食短缺,一时之间,真有交出龙千江的打算。

这天,他正在山上鼓舞慰劳乱云山之人,不想有些人正在议论:“当初聂瑛帮咱们解了悬瓮山之困,咱们才毫发无伤的离开了悬瓮山,现在咱们乱云山的盟主怎么就这么不堪呢?”

游唐虽然生气,可是一语惊梦中人,连忙叫人去请龙千江和龙千山。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