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再上乱云山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7章:再上乱云山

话说游唐在乱云山遭到龙百石的丐帮高手和查文徽训练有素的大军***,粮食短缺,苦于没有办法破敌,可是在部下的提醒下,他想到了聂瑛,而龙千江也曾说过聂瑛现在就在他们兄弟二人的手中,这下子当即想到了龙家二兄弟,两忙让人去请他们二人,利用聂瑛出奇计破敌。

丐帮人马日日夜夜的在山下呐喊,说交出龙千江的人可免一死,山上人马早已是虎视眈眈,蓄势待发。

千江、千山以为是游唐是要将他们兄弟二人交出去,带着十四个面目可憎、形容枯槁的人,以及他们做梦都抱在怀中的迎心刀和链子刀前去见他。

话说龙千江手下的十四个布施阴阳八风阵的高手本是他们兄弟俩从景扶的大军之中千挑万选找出来的十四个武功最高手,身手最好的士兵,可是他们十四个人根本不听指挥。无奈之下,龙千江兄弟二人找到了一种名叫血蟾丧魂丹。这种药在下毒之时,需要参杂鲜血,使用之后会使人失去魂魄,任由下血之人摆布。龙千江将自己的鲜血和血蟾丧魂丹混在一块儿喂给了他们吃,果然,在吃完之后,他们十四个身经百战的士兵就变成了龙千江的木偶,任由他摆弄,最终练成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

二人让十四人在门外静候,挺起差遣,拿着迎心刀和链子刀而入,只见游唐面带笑容,一进去不请他们二人入座道:“现在龙百石在山下攻势正猛,你们自己说我该怎么办?”

龙千江大笑道:“哈哈……你要把我们交出去也行,不过你得知道在我们下去之前,你必然会死在阴阳八风阵之下,你可考虑清楚了?”

游唐正色而言曰:“我叫你们来不是为了将你们交出去,现在山下攻势正猛,只有一个人能帮助我们脱困,你们要将她交出来,否则过不了多久,咱们都要饿死在乱云山之上了。”

龙千江当然知道游唐所指的此人了,迈过头去,一言不发,不想千山问道:“你们想让我们交出聂瑛,帮咱们破查文徽的大军和石头的丐帮人马?”

游唐连连称是,龙千江不知该怎么办,连忙拉着龙千山进行私下商量。

聂瑛可是江湖乃至朝廷都畏惧三分的人,现在在他们俩的手中,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二人的平安,可是现在他们的命脉和乱云山息息相关,若是乱云山***,他们有聂瑛也无用武之地,在二人一番商量之后,最终决定将她交出来。

龙千山将聂瑛带出来,交到游唐面前。

游唐连忙笑脸相迎道:“盟主,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吧。”

聂瑛怒斥道:“怎么了,是不是被查文徽的大军***了,找我破敌啊?”

游唐大惊,又笑脸迎上去道:“盟主神机啊,现在乱云山告急,你就像在悬瓮山之上那样,想个计策,把我们送到延州就行了。”

聂瑛冷冷地笑道:“你真是蠢啊,我把大军请来,我怎么会将他们赶跑啊?”

萧诉大惊,站起来骂道:“聂瑛,原来是你将官兵引来的,你将我穿心门人引到星斗山,让我死伤惨重,今天新帐旧账我们一块儿算。”萧诉腾空而起,手出穿心指,朝聂瑛出招。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洪枭飞身上前,用谪仙醉掌将萧诉逼开,顺便道:“萧诉,聂瑛乃是一介女流,现在身怀六甲,你连她都不放过,真是太凶残了。”

游唐也挡在萧诉面前道:“萧门主,现在咱们有求于人,不要无礼了。”萧诉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退下了。

聂瑛笑了笑道:“你们想让我帮你们破敌,除非帮我找到我王仁哥哥,否则免谈。”

游唐无奈地笑了笑道:“盟主啊,这你相公王仁都失踪那么久了,你们让我到哪儿去寻找啊?”

“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不是我的问题了,我被这个叫龙千江的关押了这么久了,我的孩子都快要憋坏了,我现在要出去晒晒太阳,等我养足精神再说吧。”

聂瑛挺着肚子离开了,众人真是对她没有办法,又开始商量了。

龙千山跟众人道:“任何人都有弱点,包括聂瑛,现在她身怀六甲,要是咱们给她喂毒,逼她,她一定会为了自己的骨肉出谋划策,让咱们全身而退的。”

洪枭当即阻止道:“不行,咱们绝对不能对一个女子下手,更何况她还是一个身怀六甲之女流之辈,做强盗已经够丢人的了,难道还要做个***你们才满意吗?”

龙千山笑道:“洪大掌门你多虑了,大不了咱们将毒的份量下的轻一点,到时候在给她解药不就行了。”

洪枭坚决反对,反对这种毫无人性的作法,带着谪仙派的二掌门李谷、三掌门应三道离开了。

游唐起初也有犹豫,可是在龙千江、龙千山、萧诉的反复劝荐下,他最终还是拿出了毒药。

这晚,聂瑛正在对着自己身上的黑子和血田弥勒佛发呆,忽然间,乱云山的人就送来了补品,说是给她补身子。

聂瑛以为是乱云山现在有求于人,必然要殷勤尽显了,并没有多加怀疑,可是她刚欲喝汤,却惊奇的发现御毒牙上面黑气涌窜。

聂瑛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索性将计就计,将自己的御毒牙在汤里面泡了泡,解了毒之后再喝下去。

聂瑛假装中毒,伏在桌子上大叫:“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肚子好痛……”

忽然间,游唐等人进来了。聂瑛连忙问道:“你们…你们给我吃了什么啊?”

龙千山得意地道:“盟主,无毒不丈夫,你就不要怪我们了,这是剧毒,要是三天之内没有解药,你腹中的骨肉就要死了。”

聂瑛大惊,没想到他们会用自己未出世的孩子来对付她,大骂道:“你们这样对我,要是王仁哥哥,或者我叔叔南隐客知道了,你们都会受到惩罚的。”

众***惊,王仁虽然神秘失踪,可是南隐客也是五大不败高手,听到南隐客三个字,心有余悸,不知如何应对。

萧诉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在一旁道:“王仁被我废了武功,他有什么好怕的,钱央一人不足为虑。”

聂瑛又道:“且不说他,就说王仁哥哥救过幻实幻虚的东侠诸葛明,和西域怪僧毕摩子有一年之约,知道北地霸王一心想要知道的秘密,和银锤麒麟乌圣、狂棋手乌狂结为兄弟,试问要是幻实幻虚、北地霸王、南隐客、小霸王、狂棋手,再加一个天地浪子、龙百石、由食、醉雾、茶魂以及对我心悦诚服的武林中的势力,你们还不是在提着人头作赌注。”

众***为惊骇,面面相觑,开始后悔刚才愚蠢的行为,不想龙千山又在一旁道:“即使他们再怎么厉害,可是现在一个也不在。即使他们在此,有你当护身符,我们也会平安无事。”

“好啊,既然你们想赌的话,那我就陪你们赌一把,看看最后的赢家是谁。”

就在此时,洪枭跑进来了,指着几人的鼻梁怒斥道:“你们能不能省点力气,想一想怎么突围啊,在这儿折磨一个身怀六甲、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真是丢尽七尺男儿的脸面,我要是你们,我就脱掉裤子自宫,也省得侮辱了男儿的大好声名。现在,不想死的,就赶快出去御敌,查文徽和龙百石又开始进攻了。”众***惊,连忙出去御敌。

果真,龙百石急于抓住龙千江为龙韦报仇雪恨,趁着夜色的掩护,率领着丐帮高手杀出一条血路,朝山上杀了上去。

真是冤家路窄,不想百石刚刚杀上谪仙派的大门前,就遇到了龙千江。千江看到百石,有如耗子碰见猫,带着龙千山和他的行尸,连忙鼠窜而去。

百石怒气难平,只身追了上去,腾空跳起,一掌将千江千山打翻在地。

千江兄弟二人见形式不妙,连忙布起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将百石围在垓心。

百石生平根本就没有机会见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究竟威力如何,却不想今天见识龙家最为厉害的阵法居然是和自己的兄弟进行殊死较量,不由傻傻发笑。

百石细细地看了看阵型变化,不由大笑道:“哈哈,龙千江,原来阴阳八风阵是借助两个八卦,正八卦和反八卦的力量,今天我们龙家兄弟之间,为了拼个你死我活,居然用的是龙家最为厉害的阵法,真是好笑,想来我爹和龙家***的三位前辈应该正在为当年创造了这种阵法而后悔吧。”

龙千江念及旧情,不忍对百石下手,跟他道:“石头,我不想伤害你,要不是你们夫妇,我早就死在王仁的手下了,你还是快走吧,阴阳八风阵时不可战胜的。”

百石连忙怒斥道:“龙千江,你这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没有人性的***,连自己的叔叔都杀,还算是人吗?跟你说话,我都感觉到恶心。”

千江笑了笑道:“石头,我不想跟你吵,你还是赶快离开,这是龙家阴阳八风阵,我费尽心力才练成的,不是用来对付你的,是用来称霸武林,为我们龙家扬眉吐气的。”

百石注意着阵法的变化,正八卦和反八卦参差变化,实在是奥妙无穷,不过主要还是由龙千江手中的迎心刀和龙千山手中的链子刀控制着。

百石看了看十四个行尸道:“这就是龙家最高深的阵法阴阳八风阵,你是如何练成的,这十四个面表情之人又是谁?”

龙千山道:“石头,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隐瞒了。当初我们被你们追杀,无奈之下,拿着两把宝刀投靠景扶,大哥骗取了景扶的信任之后,从他的士兵中找到了十四个最厉害、最强壮的人给他们服下了毒药,让他们变得疯疯癫癫,神志不清,就像三岁的孩子一样只听我哥和我的命令。大哥先带着他们十四人躲到康化军去***阵法,而我也开始练八卦刀刀法。后来,景扶被杀,我连忙赶到康化军和大哥会合,一躲就躲了半年,不过,也终于练成了这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我们曾听闻在星斗山之上曾经有两大阵法,金佛山的***童子阵和四五行道的五行大阵对垒,实属天下阵法之最,可是蜀中流寇都已经死了,为了试一试阴阳八风阵的威力,我们只能找四五行道的五行大阵挑战,破了他们的五行大阵,将他们割的遍体鳞伤,再后来,我们就辗转来到了这乱云山了。”

龙百石甚是吃惊,又道:“那么照你这么说,你们躲在龙家的采矿之所康化军了,要布阴阳八风阵,没有熟练的八卦刀法可不行,你的八卦刀法那就很厉害了,我想领教一下。”

千江连忙止住他道:“石头,这阴阳八风阵虽然厉害,可是正是由于千山的八卦刀法的缺陷,所以才美中不足,没有达到最大威力,要是你肯跟我们布这阴阳八风阵,那么我们一定可以称霸江湖。”

龙百石大笑道:“哈哈……龙千江,你是不是忘了你杀死了四叔啊?还有,我乃是堂堂丐帮帮主,怎么会跟你们这两个小人同流合污,今天我要将你们抓回去,让拟雪、拟霜、拟露三位妹妹替四叔报仇雪恨。”

龙百石腾空而起,使出大手印朝龙千江攻过去。千江大惊,连忙抽出迎心刀,和链子刀配合之下,用阵中利器逼退了百石的进攻。

百石颇为震惊,没想到正反八卦配合起来的六十四种组合变化的威力竟然是如此无穷,不过幸好他熟悉链子刀所使的八卦刀刀法,这才并不畏惧,心想:“我顺着八卦刀刀法可以轻易避开阵中利器,只要毁掉链子刀或者迎心刀,阴阳八风阵自然可以不攻自破。”

龙千江纵然不想对付百石,可是生死攸关,又岂能束手待毙,只能忍痛用迎心刀配合着链子刀,朝百石进攻。

阴阳八风阵精妙绝伦,在两把磁性互换的刀的配合之下,控制着***十四手中的利器杀人,百石虽然熟知八卦刀刀法的变化,可是也是手忙脚乱,难以全身而退。

就在此时,仙华从后赶了上来,在阵外使出护花梅剑,脚踏梅花步,手挽梅剑花,割倒一人,又扔出宝剑,使出剑飞的绝技飞剑,围着阴阳八风阵的外围一圈,数人被割伤,滚翻在地。

龙百石大喜,趁机跳出阵外。

仙华连忙赶到百石身旁,上下打量,看他身体无恙,才得以安心,说道:“你这块石头,那是你们家的绝技,没有破阵之法就乱闯,你儿子刚刚过完满月,难道你想让我守寡啊?”

百石看着割倒在地的十四个行尸,忽然心生一计道:“夫人,你说要是我把***十四人给杀了,那么阵法不就破了吗?”

仙华笑道:“你真是傻,他们的这个阵法是由两把宝刀控制的,你杀了那十四个人,他明天再找一百四十个,看你如何抵挡?”

就在此时,山上有许多巨大的雪球滚了下去,丐帮闪躲不及的人马全部被压,文徽的大军更是深受其害。

查文徽的大军苦苦闪躲,可是却始终也无躲避雪球的妙计良方,便只得下令撤兵。

百石看到文徽下令撤兵了,自己势单力孤,连忙找到了丐帮的***高手,也相继退了下去。然而,游唐却趁乱将龙拟露抓走了。

龙百石率众撤离乱云山之时,却才发现龙拟露不见了。拟雪、拟霜二人着急地直跺脚,心想:“必然是龙千江和龙千山狼狈为奸的两个兄弟把拟露抓走了。”然而仙华却想:“游唐对拟露用心不良,我看八成是他把拟露带上山去了。”

百石甚是生气,想杀上山去,仙华赶紧拦住他道:“现在天色已晚,山路甚滑,你一人前去只是送羊入虎口,到时候丐帮怎么办,咱们的孩子怎么办啊?”

百石悔恨不已,不过仙华说的也很有道理,便只能是从长计议,站在山下,大骂乱云山诸人,让他们交人,可是乱云山现在是元气大伤,死伤无数,根本没有人理他们。

第08章:破牢吐歉

却说王仁躲在牢里面练功,用元坤神功的总纲结合在中堂上的八十一个字真诀来***元坤神功的阴柔之气,除了武功逐步恢复之外,就连元坤神功***的阴柔之力也已经练到了第八层。

在***之前,王仁和钱央同执一词,认为是他们俩将元坤神功练错了,所以才威力倍增,不同凡响,可是王仁再***完元坤神功的阴柔之气之后,功力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功力刚可摧坚,柔可穿石,控制起来是得心应手,随心所欲。同时,在他练完元坤神功的阴柔之气后,胡子长得远没有原来那么快了,五脏六腑的灼痛消失了,像是处在了琼浆玉液的浸泡之中,舒服极了。

虽然他觉得无力保护聂瑛,为了她拼命地练武,为的只是想尽快回到她身边,可是每天晚上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聂瑛的影子就出现了他的脑海当中,不过奇怪的是,他似乎难以分辨这究竟是聂瑛的影子还是聂瑶的影子了。

本来他在牢中住的好好的,可是狱卒发现他已是身无分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剥削,为了整一整他,他们每天用尿壶帮王仁泼牢房,制造阴暗潮湿的环境,这让王仁甚是生气。

王仁也发现刀戊心虽然是强盗出身,可是难得有请有义,肯弃暗投明,改邪归正,互为中原,泽及天下,甚是欢喜。

王仁试探了良久,觉得刀戊心可以是元坤神功的传人,于是决定正式收他为徒,授他武艺,便跟刀戊心道:“想我的元坤神功天下无敌,我也曾经是不败高手,等我彻底恢复了功力,再加上我用中堂的八十一字真诀,以及用柳剑***出的阴柔之气,到时候我称自己为天下第一,也是实至名归,无人不服。现在,我要收你为徒,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学我的元坤神功?”

刀戊心大喜,当即拜倒在地,向王仁磕头道:“恩…不,***在上,徒儿刀戊心给您磕头了。”

王仁连忙将他扶起并且怒斥道:“记住,拜师之礼,能免则免,我现在授你第一样东西,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轻易跪拜与他人?在晋国皇帝是仲归面前,我也是从不跪拜,直呼其名。你现在可是元坤神功的传人,不会矮人一截,以后不要轻易跪拜了。”

刀戊心依然跪在地上,不肯起来,道:“***,你说的有道理,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刀戊心以前是生不逢时,乱世之中,为生计所迫,可是自从在遇到恩师以后,我总算是重新为人,在情在理,您都应授我一拜。”

王仁大喜,一时酒兴大发,可是这牢中哪有酒啊?

这天是腊月十七,王仁的武功已经恢复的到***成了,只可惜环境不够空旷,没有彻底展开柳剑的威力,仅此遗憾,只待天气好转,阳光明媚之时,便破牢而出,去见自己的挚爱妻儿。不过,这天,他在教刀戊心练功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话。

两个狱卒见王仁在牢中练功,提着尿壶走过来道:“你真是好雅兴啊,没有了钱,我们用尿水给你泼牢房,你还有兴致在此练功。”

王仁不理二人,不想另外一个红眼睛狱卒道:“你还真以为你是武林高手啊,实话告诉你吧,在这万花山附近,曾经住着一位天下第一,他叫王四奇,武功非常厉害,居说常年在此讲武授徒,弘扬武德,连少林寺的一些高僧都曾经来此。你现在被我们用铁链子锁住了,难得还如此兴致,真是小瞧你了,难道你也想当天下第一?”

王仁还是不理,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狱卒生气了,大骂道:“你真是太目中无人了,小爷跟你这囚徒说话,你居然不理我,我要教训你。”

刀戊心大惊,连忙上前跟他求情道:“你们俩不要生气吗,我***就是一个怪人,喜怒无常,他现在除了练武,啥都不会干,你们就不要生气了。”

王仁在一旁道:“刀戊心,你干吗低三下四的,我今天再授你一课,不要轻易向别人弯腰,尤其是你讨厌的人。”

狱卒大怒,朝王仁打来,不想来了一位老狱卒叫住了他们俩道:“你们俩不要打了,刚才刺史的管家来了,说是让每个县都出十个最厉害的人,便衣赶往洪州抓人,难道你们不想出去见识一下世面?”

王仁本来没有怎么在意,不想红眼睛狱卒问道:“牢头,我们当然是这个县中最强壮的人了,去帮忙也行啊,可是有没有什么好处?”

凶神恶煞的狱卒补充道:“要抓什么人啊?”

牢头叹息道:“我是老了,没有力气了,也没有命等太平盛世,享福了,可是你们不一样啊,你们还年轻,要是挖出了宝藏,就有一辈子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过好日子咯。”

二人不解了,又追问道:“什么,有宝藏,宝藏在哪儿?”

牢头道:“哎……听说啊,这咱们北方武林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北地霸王步震,有一份藏宝图,所有觊觎这份宝藏的人都齐聚乱云山,想联合起来对付步震,让他交出藏宝图。”

王仁听了,在一旁傻笑道:“一群乌合之众敢跟北地霸王叫板,真是活腻了。”

牢头笑了笑走过来道:“小伙子,你可别笑,江湖传言,得聂瑛者得天下,聂瑛用兵如神,大破契丹的传奇战术已经是人人皆知,万花山下面还有***的戏曲呢,是前两天我还听过一段,唱的可好了。此次,刺史大人让每个县出十个最厉害的人,扮成商人,去乱云山的目的,就是抢夺聂瑛。”

王仁大惊,拖着铁链子跑过来追问道:“聂瑛在乱云山,你怎么知道的,消息准确吗?”

牢头道:“牢中呆久了,你还真是无知,这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唐国皇帝李下面的大将军查文徽,现在正率兵攻打乱云山,就是因为山上有个聂瑛。”

王仁大惊,连忙问道:“那么我们被关了多长时间了?”

刀戊心一口报道:“***啊,你是不知道,我可数着呢,咱们已经被关了五十三天了。”

王仁大惊,瘫坐在地上:“瑛儿…瑛儿快要生了,可我却不在他身边,我是怎么作人家的丈夫?”

王仁连忙站起来跟牢头道:“赶快把我腕上、脚下的铁链子解开,我要出去。”

牢头不解地笑了笑道:“哎,小伙子啊,这想出去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刑期每到啊。”

王仁大怒,伸出右手,抓住牢头的脖子骂道:“赶快打开,不然我要杀人。”

刀戊心连忙从红眼睛狱卒的腰间拿出钥匙,帮王仁解开了铁链子,扔下手镣脚铐而走。

王仁逃出大牢,不想外面有无数人在***,他一把抓起刀戊心腾空而去。

真是冤家路窄,二人刚要出城,就碰到了李三所开的赌场。刀戊心大喜,进赌场找到了李三,将其杀死,一把火烧了赌场。

王仁现在最担心的是他的玄武流星,因为在玄武流星上面还有他藏的藏宝图,因而让刀戊心去赌坊的后院找一找,看看自己的玄武流星在不在,自己则去找红眼睛狱卒夺回钱央所赠的玉佩。

王仁刚想原路返回,忽然间问道了久违的酒香,非常高兴,索性在酒坊中要了两坛酒先喝着,等他们找来。果然,还没等他喝完酒,牢头就带人追来了。

王仁纵身一跃,跳到红眼睛狱卒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脖子问道:“我上次将我叔叔所赠的玉佩交给你了,条件是你每天给我用清水泼牢房,可是你用的却是尿水,所以我现在要收回我的玉佩,它在什么地方?”

红眼睛狱卒吓得都尿裤子了,转眼间裤子都结冰了,吞吞吐吐地道:“我…我们买酒喝了。”

王仁大怒,柳剑飞出,剃掉了红眼睛狱卒的头发,又愤恨的转过头去,跟***人道:“我在这儿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要是我的玉佩还没有给我找回来,我割的就不是头发了,就是人头。”

众***惊,连忙分头去找王仁曾交给他们的玉佩。王仁借酒消愁,想到自己居然离开妻子这么久,让别人有机可乘,将自己身怀六甲的妻子带到了乱云山,真是痛苦不已,心如刀绞,泪水不断滴向酒杯,傻笑道:“瑛儿,是王仁哥哥对不起你,我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做到……”

他非常自责,又想到食言于弯刀王,一时之间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渐渐地,有点醉意了。

忽然间,刀戊心来了,说是王仁的玄武流星找到了,就在李三家的后院中拴着。王仁大喜,踉踉跄跄的走到玄武流星旁边看,幸好玄武流星上面的羊皮还在,没有被李三给弄丢。

他借着酒意跟刀戊心道:“刀戊心,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是藏宝图,他们苦苦寻找的藏宝图现在就在我的玄武流星的马鞍之上,我把它压在***底下,意思就是说我不在乎钱财,我武功天下第一。曾经,有很多人跟我说过武功越高,责任越大,可是我现在居然是一个不孝、不义、不仁的无信之徒,我愧对我爷爷的英灵、愧对我叔叔含辛茹苦几十年的养育之恩,我愧对瑛儿为我离家出走,背离自己的爹和故乡,为我逼着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为我才能难展、隐隐于市、自甘平庸,我还愧对聂瑶,她对我一片真心,可是我…我真的不可以啊。现在想来,瑛儿应该是终日以泪洗面、日夜盼望我回到她的身边,可是我在做什么呢?我却害怕没有脸见天下人而一蹶不振,不敢见人,躲在这万花山之下的牢房之中,试问我以后还有和面目见瑛儿、瑶儿,见我叔叔、见我大哥、二哥。即使是我死了,我也没有脸见虚无大师、见我九泉之下的先祖。”

刀戊心连连安慰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趁着没有酿成大错,赶快补救还来得及。”

王仁连连称好,欲上马而走,可是去找他的玉佩的人还没哟回来,不由大怒,抓住红眼睛狱卒大骂道:“看来他们不管你了,那就怪你命苦吧。”

柳剑飞出,王仁欲杀红眼睛狱卒,牢头终于来了。王仁拿过玉佩,上马跟刀戊心吩咐道:“你现在去延州找步震,就说他的藏宝图在我身上,等我从乱云山救下你师娘之后自然会上延州还给他。”刀戊心遵循师命,立即朝延州而去。

王仁乘着玄武流星而走,不想老头下令放箭,这可激怒了半醉半醒的王仁。他抛出柳剑,用刚刚***的阴柔之力控制着它,一剑划过,众人衣衫被割,他则趁机飞马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