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杀上乱云山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0章:杀上乱云山

游唐飞身而起,落在王仁的左侧,虽然天已经渐渐地亮了,可是此时的王仁,为了尽快找到聂瑛,在出了牢笼之后就直接朝这儿赶来了,胡须足有一尺之长,乱发上面还带着杂草,连一般的丐帮***都不如,因此,游唐并没有识得他的身份。

游唐大惊,在一旁道:“真是想不到,丐帮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报上名来?”

王仁没有做任何回答,聚气凝神,朝游唐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将他往自己身旁拉。游唐只觉得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将自己往回吸,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仲归认出了王仁的武功,在一旁叫道:“元坤神功,他会是王仁?”

王仁腾空跳起,抓住游唐的脖子威胁道:“听说你是乱云山盟主,我妻子现在何处?”

游唐近身一看,才发现原来此人是王仁,难怪武功如此高强,不过闻到王仁身上的臭味,都懒得跟他说话,捂着鼻子,迈过头去,一言不发。

王仁大怒,用力一捏,游唐渐渐眩晕了,他收了功力,将游唐甩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再次问道:“我妻子现在何处?”

游唐还不想死,连忙跟王仁道:“盟…盟主她,她由谪仙派的人马照看着,现在就在后面,现在应该快下山了。”

王仁大喜,不过看丐帮人马都快要支持不住了,索性先帮他们一把,连忙放下手中的游唐,将内力提起来,开始哭泣,喊出了悲天悯世咒。

顿时,山上的积雪渐渐往下涌,而乱云山的人马多半杀过人,做过亏心事,听到王仁鬼哭狼嚎般的哭泣之声,想起自己在杀人之时,死者鬼哭狼嚎的哀求,不仅无法承受他的内力,就连心灵上也是遭受着巨大的折磨,在地上翻滚。

王仁收起功力,用内力喊道:“这叫做小惩大诫,以后有人再敢用心不良,为非作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飞身而起,朝山上寻去。

游唐缓了缓气,连忙跟众人道:“王仁死而复生,他知道藏宝图的秘密,必是咱们的心腹大患,速战速决,然后联手杀掉他。”

乱云山的人听了之后,连忙撇开龙百石、四五行道、范仙华、伯延、仲归等人,朝山上追上去。

伯延又被龙千江的阴阳八风阵割伤,无力追击,和仲归守守在山下运气疗伤。百石夫妇为了救龙拟露,也朝山上赶了上去。

王仁朝山上赶上去,可是猛然间想起游唐刚才称呼自己为丐帮高手,也知道自己形象不雅,便用洁白的雪将脸颊擦了干净了,顺便用柳剑将自己的胡须刮掉了,同一个和自己身形相仿的死尸上面找了件衣服换上,沿着大路找了上去。

果然,发现了一队押运随身行李的人马。细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有聂瑛的下落,王仁大怒,以为是游唐骗了他,刚想找下山去,不想被一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王仁大喜,连忙回过头来看,正是梁被。梁被见到王仁,欣喜异常地道:“王仁,你要是再不来,你妻子就要出事了。”

王仁大惊,抓着梁被的双肩问道:“瑛儿?瑛儿怎么了,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梁被用目光扫了扫身后的马车。王仁大喜,连忙过去查看。

聂瑛听到外面有王仁的声音,什么都不顾,揭开帘子去看王仁,不想由于多人踩踏,在马车上面有一条冰痕,她踩到冰痕上面,从马车上摔了下来。王仁大惊,腾空而起,抱住聂瑛。

王仁一脸惭愧地看着她,连忙道歉:“瑛儿,都是我不好,离开你们***这么久,你受苦了。”

聂瑛爬在王仁肩上哭起来了:“只要你平安回来,我吃什么苦都无所谓。”

这句话简直就像针一样扎在王仁的心上,让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忽然间,梁被在后面喊道:“王仁,小心。”

王仁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洪枭的谪仙醉掌朝他打来,连忙护好聂瑛,突涨护体真气。洪枭一掌打在他的后背之上,被护体真气震出了十丈以外。

王仁勃然大怒,用坤位移位将他抓了过来,踩在脚下大骂道:“你找死,我送你一程。”

就在此时,燕梭、游唐、萧诉、龙百石、范仙华、龙千江等人相继来了。

萧诉上前大骂道:“王仁,上次让你逃脱了,我倒要看看你从一个废人能恢复到几成的功力?”

王仁笑了笑道:“好极了,木换是我杀的,不过聂瑶也是你救的,我在二十招以后再取你性命。”

萧诉大笑道:“我还真不相信你的武功有这么厉害,被穿心指废了,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复原。”

萧诉二话不说朝王仁攻过来,***人不知道王仁的武功恢复了多少,一时不敢贸然上前,只顾观看萧诉和王仁的大战。果然,在二十招之后,王仁轻轻落地,聚气凝神,手掌之上冒着一股寒气,三阴经脉开始剧烈颤动。

萧诉大惊,真没有想到王仁的武功居然真的恢复了,在接了自己二十招之后,居然还有如此之强的内力。

不等他反应过来,王仁飞身跳起,手成爪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萧诉旁边,结焰神爪打在他的胸前,并腾出左手,使出一招纬坤三入,连番三掌都打在了他的胸前。

萧诉***倒地,王仁欲乘胜追击,朝地面打出一招坤元叠浪,朝萧诉卷了过去。不想此时,燕梭脚踏“日”字,以飞燕梭的步法转到萧诉旁边,将他从王仁掌下救出。

王仁大惊,还没有反应过来,燕梭一拳打在萧诉的胸口,要将其杀掉。就在此时,一黑衣妇人的身形闪过,发出暗器朝燕梭打去,燕梭连忙闪躲。

王仁大惊,一脸就认出了她的身份,真是狄夫人来了,他想要出招制止,可是想到狄夫人是乌狂的娘,便止住了。

燕梭大怒,大骂狄夫人道:“你这个疯子,和萧诉是一丘之貉,我穿心门灭门与你脱不了干系,今天,我连你一块儿杀。”

燕梭上前大战狄夫人,不到十招就将狄夫人逼到了山水穷尽的地步。正当他要杀狄夫人之时,游护纵身而来,挡在狄夫人面前,虚晃一招,将狄夫人救下。

燕梭勃然大怒,上前跟游护大战。游护有意隐藏本门功夫,只是用乱章拳跟他僵持,燕梭虽然轻功绝顶,可是游护的内功招数却是更甚一筹。燕梭步步紧逼,招招狠辣,无奈之下,游护飞身跳起,又是虚晃一招影随风动,转到燕梭身后,使出土子道长的艮形掌,一招土崩瓦解,正中其后背。

众***惊,真没有想到世间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物,连轻功绝顶的燕梭也是毫无还手之力,单单使用的***武林高手各自的绝学就已经让人惊世骇俗,这要是拿出本门武功,那该有多么厉害,而对于游护的名字,他们几乎都没有听过,对于毫无章法的打法和各大高手的绝学的展示,更是无孔不入,不由对游护顿生畏惧之情。

游护救下了狄夫人,要带她走,王仁连忙震动左臂,柳剑飞出,直逼游护。游护大惊,看了看王仁,眼神中尽是惭愧之色。

王仁抚着聂瑛,走了过去怒斥道:“游护,你可知道田浪碰到萧诉时会怎么做?”

游护不语,狄夫人连忙道:“管他田浪要干什么,游护大哥的武功绝对不在田浪之下。”

龙百石在一旁道:“你真是胡扯,我***数十年前就绝顶高手,躬行天下,了解各派绝学,武功造诣岂是你们所能够了解的,这乱章拳乃是我***新创的绝学,这位前辈,敢问你是从什么地方偷学来的?”

被百石这么一问,游护还真不知该如何作答。聂瑛跟王仁轻声道:“王仁哥哥,狄夫人毕竟是大哥的母亲,你就放过她吧,不然咱们怎么面对灵鲜和大哥?”

王仁想了想,也是应该放她一马,又跟游护道:“游先生,希望你好自为之,狄夫人的***盟已经快瓦解了,多劝劝她,让她醒过来吧。”

游护一脸无奈、一脸惭愧,带着狄夫人离开了。

待游护离开之后,游唐笑了笑又上前道:“王仁,看来你因祸得福,武功大进啊,可是我们现在这么多高手在此,更有龙家的阴阳八风阵相助,我看你今天不不把宝藏的秘密说出来如何带着盟主全身而退?”

王仁冷冷地笑了笑道:“呵呵,蚍蜉撼大树,你们别急,既然燕大侠要杀萧诉,我就把萧诉让给他。”

忽然间,王仁变了表情,又大骂洪枭道:“洪枭,你身为乱云山之主,瑛儿好端端的在双玄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作何交待?”

应三道连忙跑过来解释道:“王仁,不是我们抓盟主的,乃是龙千江等人带着盟主来的。”

王仁转向龙千江,不想龙千江大喊道:“大家一起上,我们用阴阳八风阵困住王仁,你们帮我们杀掉他。”

游唐想了想,王仁的确是一个劲敌,现在又有龙家阴阳八风阵相助,必然可以杀掉他,于是唤众人上前围困主王仁和聂瑛。

王仁连忙护住聂瑛,不等龙千江出阵,洪枭先上前战王仁。谪仙醉掌碰到元坤神功,自然是锐气大减,不到三招,王仁又擒住了洪枭的脖子,欲将其杀掉。

聂瑛连忙抓住王仁的手臂,替他求情道:“王仁哥哥,要不是洪枭大掌门帮我求情,咱们的骨肉早就保不住了,你就放过他吧。”

王仁听了,顿生感激之情,放开手中洪枭谢道:“洪枭,你既然能帮我妻子,为何不能帮天下人?希望你弃恶从善,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洪枭大骂道:“王仁,你不要以为放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七尺男儿怎么会去对付一个身怀六甲的弱女子。哪有人生下来就想当强盗的?现在的我,不打家劫舍如何对得起我的兄弟们?”

就在此时,龙家的阴阳八风阵布起来了。王仁大惊,连忙抱起聂瑛躲起来,想要逃都逃不出去。百石和范仙华也被围困在中间,不能上前帮忙。

王仁大怒,将聂瑛放在地上,替她捂住耳朵,又提高功力,喊出了悲天悯世咒。顿时,整个乱云山都颤动起来了,百鸟惊飞,山上的雪翻了下来。游唐、洪枭、萧诉、百石、燕梭等内功深厚的人都撑不住王仁的悲天悯世咒,洪枭、萧诉更是想到了曾经死于他们手下之人临死前的惨状,痛苦不堪,倒在地上翻滚,更别说武功不堪一击的龙千江和龙千山了。阴阳八风阵的阵法大乱,王仁怕伤了无辜之人,连忙收了悲天悯世咒。

他走到龙千江面前大骂道:“龙千江,人越多,你的阵法的破绽就越大,我今天放过你一马,如果我侄儿想要为父母双亲、乡里乡邻报仇雪恨的话,那么你就死在他的手中,假如说他不想报仇的话,那么就由我来杀你吧。龙千江连忙带着他的十四个人离开了。

龙百石和仙华各自用功,慑定心神,渐渐从王仁的悲天悯世咒中恢复过来了,连忙跑过去挡住龙千江道:“你这个逆子,我要抓你回五龙山血祭四叔。”话音刚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住了龙千江和龙千山的穴道。

王仁拿出随身携带的藏宝图对众人道:“你们搞出这么多事情,无非是想要北地霸王步震手上的藏宝图。这就是藏宝图,不过像你们这么蠢的人,即使拿到它也解不开其中的玄机,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连我一个人都打不过,更别说是延州上下的如云高手了,我会对你们手下留情,可是北地霸王要是知道有人敢跟他作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还是回家种地去吧,他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了的。你们从什么地方来,回到什么地方去,要是再敢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杀你们易如反掌。”

游唐真不知该如何是好,王仁现在的武功已经不是他所能抵抗的,不过现在王仁手上拿着他梦寐以求的藏宝图,要是他能够夺到藏宝图的话,那么更迈宝藏之路了。

王仁收起藏宝图,走到马车旁边喊跑了***人,包括马车上的拟露,慢慢地将聂瑛搀扶到马车上,让梁被驾着马车下山。

聂瑛看到王仁现在一片狼藉,靠在他的肩上,不由傻傻发笑:“王仁哥哥,你失踪这么久,究竟是怎么了?叔叔富甲一方,你瞧你,现在穿的比丐帮***都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这个武林盟主将你这不败高手欺负了。”

王仁尴尬地笑道:“呵呵,瑛儿,***事情都无所谓,只要你们***平安,我也就放心了。”

就在此时,大漠连环刀宁连波从山下敢了上来,挡在马车外面大骂道:“王仁,赶快交出聂瑛和藏宝图,饶你不死。”

王仁不理他,让梁被继续驾车,不想宁连波真是胆大包天,居然还不死心,朝他攻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11章:血泪情魔

话说王仁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妻子聂瑛,当众出示了藏宝图,劝乱云山所有觊觎宝藏的人赶快散去,因为步震可不会像他一样放过跟自己作对的人,到时候他们一个个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王仁让梁被驾着马车,同聂瑛一块儿下山,不想宁连波刚刚从山下赶了上来,劝王仁交出藏宝图。王仁甚是蔑视,没有理他,让梁被继续前行,不想宁连波居然真敢向他挑衅,挥舞钢刀,朝王仁攻了过来。

王仁勃然大怒,揭开马车上的帘子,站在梁被身后,甩动手臂,将宁连波打翻在地。

宁连波依然不死心,又挥舞起了宝刀,飞身跳起,砍了过来。

王仁怒火冲天,大骂道:“不知死活了的东西,你去死吧。”说完,震动左臂,柳剑腾空飞出,像一条长龙划过天空,朝宁连波卷了过去。

游唐识得此招,在马车后面惊叫道:“这是撵云剑法中的云卷云舒,王仁是如何学得?”

柳剑如游龙绕空,划过宁连波的大漠连环刀。宁连波甚是吃惊,情急之下,使出大漠连环刀中的连环三式,将刀侧转,绕后刮去,居然将柳剑上面的斜刺挂掉了。

王仁大吃一惊,连忙收回柳剑,傻傻地盯着已经被宁连波毁掉的柳剑,伤心不已,想起柳剑已经陪他五六年了,一直都没有离开身体半步,黯然伤神。

游唐见宁连波挫了王仁的锐气,又联合乱云五仙、洪枭朝马车攻了过来。王仁大怒,对方人多势众,即使自己武功盖世,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连日奔波,未曾休息,刚才又连战群雄,两次发出悲天悯世咒,不但体力不支,就连内力耗损也是非常严重,自是为惧三分。

百石和范仙华上前相救,帮王仁挡住了游唐。燕梭被游护打伤,真气聚不到一块儿,使出浑身之力才勉强站起来朝萧诉走过去。萧诉大惊,索性朝山下滚下去,来避开燕梭。

乱云五仙联手,就已经相当厉害了,现在再加上一个洪枭、李谷、应三道、宁连波,将王仁逼得是避无可避。

王仁停了下来,神秘地冲着几人笑了笑道:“洪枭、李谷、应三道、乱云五仙、宁连波,你们今日以九敌一,以众敌寡,我王仁又有何惧。你们昧着良心,为了一封藏宝图,居然如此不要脸,我今天就是油尽灯枯,力竭而死,也要杀的你们谪仙派鸡犬不宁,受死吧。”

话音刚落,他将左手从柳剑划过,顿时鲜血淋漓,又将左手放在嘴边,将鲜血饮了下去。

忽然间,他的眼睛充血变红,脸上的骨头凸了出来,眉骨外露,眼睛之中,血脉膨胀,甚是吓人。这正是白眉天师的绝技魔心煞手上面的武功,利用鲜血可以让体力恢复,威力增倍。

谪仙派的人马和王仁大战起来,由于王仁他心急求胜,不想反而被魔心煞手所含的魔性给控制住了。渐渐地,出招越来越狠毒,越来越毒辣,一招杀一人,不过十招,乱云山的乱云五仙全被死于他的手下。

洪枭、李谷、应三道纷纷大惊,纷纷使出暗器,来暗算王仁。

百石和范仙华联手打退了游唐,连忙上前帮王仁,可是王仁魔性已现,不能自已,连百石、仙华二人都打。

聂瑛甚是担心王仁,时刻观看着车外的动静,看到王仁变得像个杀人怪物一样,连忙下了马车,在一旁着急的喊着,可是王仁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就在此时,弯刀王追着镔铁三鹰来了。弯刀王看到走火入魔的王仁,在一旁道:“王仁使得的乃是我***白眉天师的魔心煞手,现在应该是被魔心煞手的魔性控制住了。”

百石连忙跑过来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他,再这么下去,不只是他,咱们都要死。”

弯刀王道:“王仁武功绝顶,现在又走火入魔,试问天下间谁能救得了他啊?”

龙百石叹息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就在这同时,李谷和应三道又被王仁弹回去的谪仙醉掌给震死了。

聂瑛着急地哭起来了,见王仁没有反应,不顾危险跑了过去。王仁见到聂瑛,连忙收起了招式,顿时眼睛中的血丝也渐渐退去,可是自己却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聂瑛连忙伏在王仁的身旁,抓着他的双手在他的耳边喊道:“王仁哥哥,你快醒醒啊,咱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咱们的孩子在等你啊,你快醒醒。”

游唐见此良机,腾空跳起,朝王仁攻过来。

梁被发现了游唐的暗示毒手,连忙拉开弓箭,朝游唐射过去。游唐将内力***在掌上,一把将箭抓住,同时又将箭矢扔出,刺向王仁的胸膛。

聂瑛看到了飞来的箭矢,连忙趴在王仁身上,用自己的身子挡在王仁上面。百石大惊,连忙使出四象无极功,想将将箭移开,可是他站得太远,力量不够,箭支划破了聂瑛的右臂。

顿时,聂瑛的手臂上面鲜血直流,将雪白色的棉袄染红了。聂瑛根本摁不住王仁,手上的鲜血到处横飞,恰好滴进了王仁的嘴里。顿时,他的眉骨恢复了正常,眼睛中的血丝也消失殆尽。他终于醒来了。

看到聂瑛被箭支划伤,鲜血直流,整条右臂都已经被染红了,王仁大吃一惊,连忙问道:“瑛儿,你…你怎么了,你怎么流血了?”

聂瑛见王仁终于控制住了魔性,非常高兴,顾不上说她,就问道:“王仁哥哥,你终于醒来了,你怎么样啊,刚才有没有受伤?”

听聂瑛不顾自己安慰,却在此时还只顾着他,王仁火冒三丈,转过头去,怒目看着,顺手打出一招水到渠成。游唐连忙腾空跳起,变化出了弥罗神掌的招式朝他攻了过来。王仁借此机会,又打出一招纬坤三入,连续三掌都中游唐前胸。游唐***倒地,已经没有知觉了。

王仁依然是稳坐在地上,大呼一声道:“今天便宜你,替你连坟墓做好。”说完,又使出土子道长的一招尘土飞扬,顿时,雪花、冻土像龙卷风一样卷了起来,足有一丈高。

他将卷起来的雪花尘土朝躺在地上的游唐扫过去,顿时,在乱云山之上,出现了一座没有立碑的坟墓。

王仁正在给聂瑛包扎伤口,弯刀王过来了,将一瓶白药递给他,顺便道:“王仁,这是我们魔煞门的圣药,奇效无比,你给你夫人敷上吧,她就不会痛了。”

王仁接过药,顿时百感交集,觉得失信于弯刀王,没有脸见他,深吐一口气,替聂瑛敷药。

弯刀王笑了笑道:“呵呵,王仁,你可真让我好等啊,说好了在百花亭还我三络分形手的秘笈,可是我足足等了一天,也没有见你的踪影。”

王仁甚是惭愧,待跟聂瑛包扎完伤口后,低着头道:“哎…弯刀王,不错,王仁失信于人,是没有脸在见你了,你想要惩罚我,我也心甘情愿。”

聂瑛急了,慢慢地站起来,着急地在王仁身后道:“不信,王仁哥哥,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傻,人谁无过,要是弯刀王有什么怨气的话,就冲我来吧。”

弯刀王笑了笑道:“王仁可是我们公主的心上人,我哪敢啊?”

就在此时,南隐客钱央、北地霸王步震、寡言孝佛步伯延三人相继大笑着上山。

却说王仁让刀戊心赶往延州,通知步震藏宝图在自己的手上,可是步震担心伯延的安慰,亲自南下,来乱云山寻子,在途中遇到了刀戊心。

二人相见甚欢,谈天说地,共话桑麻,谈论一些世间绝对,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刚才在山脚下,步震看到伯延安然无恙,便想要上山来找王仁,可是钱央也来到了乱云山,于是二人结伴上山。伯延不放心步震的安慰,也随后跟了上来。

钱央见王仁满嘴是血,连忙走过来看。王仁连忙跪倒在地,向钱央赔罪:“叔叔,仁儿不孝,让您担心了这么久。”

钱央听王仁的呼吸吐纳,不像身受重伤,也就放心了,又正色而言曰:“仁儿,你心里面还有我这个叔叔和你的妻子骨肉吗?消失了这么久,居然一点音信也没有。”

王仁连忙道:“叔叔,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啊,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在步…步伯伯的家里面睡了一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寒冬了。后来,我辗转到了故居万花山,可是被人诬陷,受了几十天的牢狱之灾,这一从牢里出来,就来到了乱云山来找瑛儿了。”

王仁的说辞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一个人不吃不喝,一觉睡了一个多月,真是亘古未闻的奇事。

钱央笑了笑道:“哈哈,仁儿,好了,你起来吧,这件事情咱们有机会再说。”

钱央将他扶起,又跟他和聂瑛道:“好吧,既然你们俩都平安无事,那么咱们现在回双玄居吧,我孙子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王仁又抚着聂瑛,走到步震面前道:“步伯伯,小侄有罪,带着您的藏宝图睡觉,让你牵挂了这么久,说实话,这秘密我已经解开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份藏宝图应该用……”

步震连忙捂住他的嘴,跟他道:“贤侄,这儿人多杂乱,咱们还是先下山找个地方慢慢说。”

王仁掏出藏宝图,转交到步震手中道:“步伯伯,现在完璧归赵。”

王仁又将聂瑛扶上马车,刚要朝山下而去,不想刀戊心又来了。

刀戊心上前***向王仁和聂瑛***道:“徒儿拜见***、师娘。”

步震在一旁笑道:“王仁贤侄,步伯伯多谢你帮我找到了对出我的对子的人啊,也恭喜你收了一个好徒弟。”

钱央大惊,瞪着眼睛看着王仁。王仁连忙让刀戊心去拜见祖师钱央。

钱央围着刀戊心转了两圈道:“仁儿已经是要当爹的人了,他收徒弟我是不会过问的,不过既然你成了他的徒弟,希望你以后严于律己,要是给我们叔侄俩丢人,我会清理门户。”

刀戊心连忙跟钱央道:“承蒙***错爱,收我为徒,我不敢保证我的武功一定会练得很高,不过我以前是强盗出身,以后自然会先跟着我***学为人处世、保家卫国、济世救人之道,德武兼修,才是有用之才,要是将武功练到天下第一,而去打家劫舍,做一些丧尽天良之事,那么我还不如不学。”

钱央大喜,拍了拍刀戊心的肩膀道:“好,仁儿果然有眼光,不管你是什么出生,以后你就是我***王四奇的***传人了。”

忽然间,钱央看到王仁的柳剑扔在地上,将剑捡起来一看,发现剑上的斜刺全被刮掉了,不由想到了他从万花山带来的王四奇曾经用过的柳剑。

他扔掉手中的残剑,深吸了一口气,腹部鼓动,两把柳剑同时入双龙戏珠般腾空飞出。钱央同时握着两把柳剑,细细看了看,这才发现王四奇曾经用过的柳剑果然是一把稀世宝剑,寒光闪闪、灵气逼人。

他拿着王四奇曾经用过的柳剑上前跟王仁道:“仁儿,这把柳剑是你爷爷曾经用过的,既然你的柳剑已经毁了,那么你以后就用你爷爷的柳剑吧。”

王仁大喜,接过柳剑,果然是英气逼人。宁连波在一旁笑道:“你们的那软剑再怎么厉害,还不是照样被我的宝刀给刮掉斜刺,这把剑的命运也是一样的。”

王仁笑了笑,聚气凝神,使出了柳剑环朝宁连波攻了过去。用新学的阴柔的内功驾驭着柳剑,威力倍增。柳剑回拉之时,宁连波的钢刀被折断了。

王仁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了的,没有想到现在又来了个南隐客钱央、北地霸王步震和寡言孝佛步伯延,这三大不败高手加步伯延,简直可以横行无阻了,众人自然是不敢向其挑衅,乖乖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王仁走到弯刀王旁边跟他说道:“我欠你三掌,又失信于你,歉疚之意,无法言表,你现在动手吧,我接你三掌,等下山后,我将三络分形手教给你。”

聂瑛刚欲阻止,不想弯刀王坦然而笑道:“王仁,你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会被魔性控制而又恢复理智吗?就是因为三络分形手乃是结合了魔心煞手和举一反三功的一种邪门武功,练这种武功每天要吸人血,用人血为饮,武功的威力会变得非常强,可是如果功力不够的话,练得越深,魔性就会越强。以你的功力完全可以压住魔性,可是刚才你急于求胜,反而被魔性给控制住了,要不是你妻子带有真情的血泪,恐怕你早就油尽灯枯、力竭而亡。我看这样的武功我学点精妙的招式,了解一下皮毛就够了,还是不要再学了,至于你杀我徒儿的那三掌,我也不打算打了,反正也伤不了你,不过,我要带公主回契丹去见我主公,以解他的思女之情。”

王仁大喜,笑道:“好,弯刀王,看来我入木三分是不会看错人的,你果然是一条汉子,不过这聂瑶现在在什么地方……”

伯延走过来道:“实不相瞒,聂瑶姑娘现在就在山下的一家客栈中等我,她会不会回契丹那我可说不准啊。”

弯刀王笑道:“公主是个孝子,现在她父王有病在身,她怎么会不肯,有劳这位少侠带***见她。”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