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六不赦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2章:六不赦

却说步震看到洪枭,觉得甚是眼熟,一时还真忘记他到底是谁了,可是朝一旁的龙百石询问,才知道此人就是的成名绝技是着谪仙醉掌,神秘地笑了笑,朝他走了过去,讥笑道:“洪枭,你被我师弟打败,发誓一辈子都留在这乱云山之上,现在怎么想起下山,意图夺我的宝藏来了。你自毁誓言,我杀你,想必你应该没有怨言吧。”

众人终于明白为什么洪枭躲在乱云山之上,而不参加武林大会,原来是因为他曾经败在诸葛明的手中,发誓一辈子不离开乱云山,如果食言,死无葬身之地,可是他现在真的食言了。

洪枭深知步震武功深不可测,暗藏杀招,将掌力酒气凝聚于掌中,吞吞吐吐地道:“北…北…霸,十七年前,我败于你师弟之手,当时是我太蠢了,居然发那样的毒誓将自己的半辈子葬送在这乱云山之上。现在,我要让你们弥补我这十七年的损失,那宝藏可不是你的,准确来说,应该是你师弟游唐的。”

一旁的伯延走过去道:“洪枭,你想怎么弥补?如果你想要切磋武功的话,你三脚猫的谪仙醉掌还不配和我爹交手。”

洪枭大惊,心想:“北地霸王的武功深不可测,能和他交手就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就算败在他手上,也会有无数英雄引以为荣,可要是败在小辈步伯延的手上,那就会沦为江湖人茶饭之后的笑柄了。”

想到此处,洪枭又朝步震一步,大笑道:“哈哈……步震,难道你想让一个后辈跟我切磋吗?”

步震甚是蔑视,转过脸道:“好的,洪枭,要是我十招之内打不赢你,那么我从此不出延州半步。”

洪枭大怒道:“步震,你太目中无人了,这儿可不是北地,不是你霸王的地盘,我让你见一下我的谪仙醉掌的厉害。”

二人交手,不多不少,在第九招的时候步震的弥罗神掌将洪枭一掌***。

洪枭坐在地上傻笑道:“步震,真想不到,你没有荒废这十七年啊,不过天下第一早就已经认祖归宗了,回到王四奇传人手上了。”

钱央过来怒斥道:“井底之蛙,还配在这儿谈论天下第一,你好自为之。”

步震又出掌力,准备杀掉洪枭,以此来慑服群雄,让江湖人士知道北地霸王决不允许任何人跟他作对。

就在此时,王仁看到地上躺着的乱云五仙、李谷、应三道,自知谪仙派已经溃不成军,连忙喊住他道:“步伯伯,洪枭小人一个,你又何必跟他计较呢?这种人也就是穷疯了,脑子有问题,过几天恢复过来就好了。”

钱央当然知道王仁的心思,冲着王仁微微一笑,拉着步震的右臂道:“步兄,走,难得咱们聚在一块,何不下山去喝两杯?”

步震大喜,大笑道:“好,走,下山喝两杯,莫要让这乱云山的乌云弄脏了我的手。”

王仁又唤来了玄武流星跟刀戊心道:“刀戊心,你先骑着我的玄武流星下山,找间环境好一点的客栈,再请个郎中,帮瑛儿看看。”

刀戊心非常兴奋,连忙骑马而去,而这或许是他重新作人的开始吧。

弯刀王山前挡住镔铁七鹰,大骂道:“苗青、方骑、萧源,你们三人为何死不悔改,又跑到这贼寇***的地方,你们对的起我的养育之恩吗,对得起你们死去的祖师吗?”

被弯刀王这么一说,镔铁三鹰的脸一下子红了,不想萧源却道:“***,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们不想和你为敌,也不会和你为敌,我们只是想各走各的路,这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们,你怎么当***的?”

步震刚欲离开,不想萧源的话却传到了他的耳边,甚是生气,还没有等萧源反应过来,鲜血淋漓的舌头已经在步震的手中放着。

步震将萧源的舌头扔掉,冷冷地道:“不孝之徒杀无赦、不孝之子杀无赦、不忠之臣杀无赦、不义之人杀无赦、不仁之人杀无赦、不贞之妻杀无赦。这是北霸的六不赦,他不是我徒弟,我只取他舌头就行了,如此无情无义,居然还自以为有理,看你怎么处置了,弯刀王。”

苗青和方骑纷纷大惊,牢牢的闭着嘴,一时之间,不敢言语。

聂瑛欲打开帘子来看,王仁连忙挡住她道:“瑛儿,咱们的孩子快要出生了,你还是不要看了,太恶心了。”

聂瑛笑道:“还有你王仁哥哥觉得恶心的事情啊?”

王仁摸着聂瑛的肚子笑道:“儿子,你放心,爹以后不会扔下你和你娘了,更不会让你娘受到丝毫的委屈。”

聂瑛好像急了,连忙道:“你怎么知道是个儿子啊?没准儿是个女儿呢。人家都说‘酸儿辣女’,我现在是特别喜欢吃酸的、喝辣的,谁知道是男是女啊?我就希望是个女儿。”

王仁笑道:“不管是男是女,反正是我的孩子,我叔叔想抱孙子都想疯了。”

却说游唐被王仁的一招纬坤三入打中,又被深埋在土层之中,众人都以为是必死无疑,可是他身后还有一个龙拟露。

龙拟露被王仁赶下马车后,和百石打了个招呼,躲在暗中,观察着游唐的一举一动,却发现他被王仁给埋了,心有不甘,待众人离开之后,将厚厚的土层挖开,游唐还有脉搏,便将游唐救下山去了。

龙百石夫妇带着龙千江下山,一路之上,千江跟百石求情,百石兄弟情深,竟也心软了,不想范仙华却是依然如旧,跟龙千江兄弟俩道:“其实要表明心迹很简单,你弄出了这么多事情,还不是因为一把破刀,把它毁了,一了百了,还可以表明你有悔改之心。”

龙家兄弟三人顿时大吃一惊,那毕竟是五龙山打造的,而且那把刀还关乎着五龙山的兴旺,怎么能说毁就毁呢?仙华也打消了这个想法。

却说王仁下山后,刀戊心已经请了洪洲最好的一位年过六旬的郎中替聂瑛上下诊断,发现她并无大碍,给她开了一些安胎的补品就离开了。

王仁在市镇上买了件衣服,洗了澡,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又恢复到了他和聂瑛初次相见时的样子,好似懵懂天真的少年,然而,也就是他,居然练成了钱央苦练几十年而没有练成的元坤神功。

钱央在洪洲最好的酒家谪仙楼大摆筵席,庆祝王仁平安而归,也算是为了三大不败高手齐聚一楼而庆贺,筵席异常丰盛,不过尽是一些安胎补气的食物。

王仁抚着聂瑛寸步不离,正在二人的房间之中互诉这两个多月来的点点滴滴,忽然间,伯延和聂瑶来了。

聂瑶见到王仁安然无恙,高兴坏了,上前来抱住王仁哭起来了。王仁大惊,连忙将聂瑶推开道:“聂瑶,我是你姐夫,你不要再任性了。”

聂瑶看到聂瑛就在对面坐着,连忙道歉:“姐姐,姐夫,我是见到你们平安无事太高兴了,所以……”

聂瑛笑道:“没有关系的,正如王仁哥哥所说,什么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聂瑶见聂瑛的肚子比上次又大了,摸着聂瑛的肚子道:“姐姐,你这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这个孩子肯定会像姐夫一样,成为一个武林高手的。”

正在此时,弯刀王进来了,看似一脸愁容。王仁拿出自己刚刚默写的三络分形手秘笈,递给他道:“弯刀王,当初我食言却是不对,你***让我找一个人把三络分形手发扬光大,我练过上面的武功之后我发现一定要找个善良、稳重的人,这样才能克制三络分形手的魔性,否则会遗祸武林的,而这个人非你莫属。”

弯刀王大惊,接过三络分形手的秘笈,随意地翻看了几页道:“王仁,你的功力都无法克制三络分形手的魔性,难道我就能吗?”

王仁道:“你有所不知,我性格急躁,要不是内功深厚的话,是克制不住的,可是你比较稳重,必然可以克制住其魔性,你以后找传人的时候,一定要找个稳重善良之人,否则真会祸害武林的。”

弯刀王收起秘笈,不过依然是一脸愁容,心事写在脸上,当然了,这瞒不过入木三分智。

王仁请弯刀王入座,顺便跟他道:“看你刚才进来时候的表情,就知道你把镔铁三鹰放了吧。”

弯刀王大惊,傻傻地笑了笑,忽然间盯着聂瑶道:“公主,你父王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你还是赶快跟我回契丹吧,他见到你比吃任何灵丹妙药的要好百倍。”

聂瑶连忙道:“不行啊,我姐姐快要生孩子了,我还要帮我姐姐抱孩子呢。”

王仁也在一旁道:“聂瑶,我的孩儿还没有出世,可是你的父王可快要…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你还是跟弯刀王去看看吧,不管他是不是你的亲爹,毕竟你是他一手养大的。”

聂瑛也道:“妹妹,你就去看看他吧,我拟一份书信,你顺便替我交给他,他毕竟也有可能是我爹。”

聂瑶勉强答应了,伯延连忙站起来,走到聂瑶身旁道:“聂瑶,你要是去的话,就让我陪你如何?你一个姑娘家上路不安全,况且你和盟主长得一模一样,要是被被别人盯上了,那可就危险了。”

王仁和聂瑛跟着伯延去见步震。步震刚刚和钱央拼酒,现在醉晕晕的,正在喝茶解酒,待伯延跟他说完他的目的后,步震当即反对道:“延儿,不行,现在谜底快要解开了,有无数人觊觎我手中的宝物,你要是离开了,那我不是断了一臂吗?”

伯延连忙跪倒在地道:“爹,现在正是严冬,今年多雪,不便行事,况且我就去个辽东,用不了多长时间的,一个月之内肯定会来,反而是爹你一个月之内也不一定可以将这个秘密解开啊。”

就在此时,钱央笑着进来了:“呵呵,步兄啊,我常常常跟仁儿说,让他自己做主,这些后辈都已经这么大了,你还管的这么严,要是个傻子也就罢了,可是这位寡言孝佛甚是稳重,是有主见的人,你就不要替他们小辈做决定了。”

步震见钱央也这么说,也只好答应了:“好吧,既然连钱央也这么说,那我要是再左右你的话,岂不和长舌妇无异。”

伯延大喜,当时就和聂瑶、弯刀王一同北上。

众人都离开了,步震的屋子里面就剩下钱央、步震、聂瑛三人了。钱央欲起身回避,不想步震道:“钱央,你要回避?难道你认为我不信任你?”

钱央笑道:“这份秘密关系甚大,牵连甚广,我要是知道了,没准儿会插手,现在我孙子就要出生了,我可不想拿着自己的时间花在我本不想理会的事情上。”

步震笑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你就准备好享受天伦之乐吧,我暂时是没有这福分啊。”

待钱央离开之后,步震连忙打开窗户,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人,才跟王仁道:“贤侄,现在你就把你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吧。”

王仁道:“在我说之前,你先要告诉我烧毁的那份藏宝图的秘密,这是讨论,不是直接跟你说。”

步震大惊,心想:“原来王仁早就知道我将第一份藏宝图的秘密瞒着他了,哎……”

他吞吞吐吐地道:“好吧,既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入木三分,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师弟手中的那份藏宝图的秘密。”

欲知诸葛明交给步震手中的藏宝图究竟有何玄机,且听下回分解!

第13章:玄机

话说入木三分智王仁,答应帮北地霸王步震将其手中藏宝图的秘密解开,可是就在同时,出现了变故,不但让他武功尽失,天下第一沦为丧家之犬,在牢中住了五十三天。同时,事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次遭遇让他练成了真正的可刚可柔的元坤神功,并得到了王四奇曾经用过的柳剑,武功可谓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乱云山上,以一己之力,抵整个乱云山的高手,将游唐活埋,把谪仙派的七个高手给杀了,更是将萧诉、洪枭打成重伤,武功之高,已经不可同昔日相比。

然而,他带着步震的藏宝图走了大半个江山,最终又重新回到了步震的手中,可是这份藏宝图的秘密真的被他解开了吗?

当天在延州,王仁火烧诸葛明交给步震的一份藏宝图之时,从步震的神情表现,他就猜到步震已经解开了第一份秘密,可是他却将第一份秘密没有告诉自己,甚是生气,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步震被王仁这么盯着一看,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心里很不自在,心想:“莫非王仁知道我已经得到了第一份藏宝图?”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笑了笑,又跟王仁道:“贤侄,好吧,经过步伯伯的日夜苦思,我已经参透了第一份藏宝图的秘密,现在我就将地一份藏宝图的秘密跟你说一遍。”

他从贴身衣服里掏出一个包着棉花的一团白色东西,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可疑的人监视,将其轻轻放在桌子上,慢慢地剥开外层的棉花,里面是一个金盒子。他又将金盒子放在手中,朝二人道:“这秘密就在这儿。”

二人睁大眼睛,看步震怀中包裹的如此严实的金盒子之中到底是什么神秘的东西,不想他打开之时,里面竟是一些形状各异的投名状的碎屑。

聂瑛指着金盒子中的碎屑,疑惑地问道:“步伯伯,这就是第一份藏宝图的玄机所在,它们的形状各异,应该还有什么玄机吧?”

“不错,这些透明碎屑上面有很浅的字,要是稍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可是上面有许多都是数字和方位的字,要是拼错了,一辈子都找不到,不过,祖先显灵,让我发现了排列它们的方法。游唐被放出来之后,来找归儿报仇,当时延儿吃了你一掌,不是游唐的对手,被游唐的撵云剑的剑鞘打中了,当时,我惊奇地发现撵云剑的剑鞘留在延儿脖子上面的图案和这些碎屑的图案甚是相似,所以我就猜测,这些碎屑要用撵云剑上面的花纹来排列。果然,前些日子,归儿将撵云剑带回延州之后,我将这些碎屑放在撵云剑剑鞘的花纹衫,找出了完整的一句话。”

聂瑛惊叹道:“看来这藏宝图一定要一个聪明绝顶、心细如尘之人解开不可,也难怪步伯伯你将它随身携带,包裹的这么严实。”

步震笑道:“呵呵,还要有天护佑的有缘人才行,不然星斗山上秘道中的壁画何其隐蔽,怎么会轻易被发现。”

王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间面无表情地盯着步震问道:“步伯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组合出来的这些字肯定是将你引向一个地方,可是你不知道处发现在哪儿,对吗?”

步震大惊,连忙追问道:“那么照此看来,这玄机必然在星斗山秘道中的壁画上面了?”

王仁将拄在桌面上的手臂拿开,坐直了,瞪大眼睛看着步震,一句话也不说,不想聂瑛又道:“步伯伯,到了现在你还想瞒着我们,不说出你得到了什么,王仁哥哥如何帮你解谜?”

步震又犹豫了,渐渐地,王仁气上心头,牵起聂瑛的手,气冲冲地道:“瑛儿,你们***都累了,咱们还是先去歇着吧。”

步震连忙拉住王仁左臂,笑眯眯喜道:“贤侄,你怎么这么心急啊?你也知道的,那些字里面有许多的数字排列,你们等一下,我好好地理一理思绪,这样才不会弄错吗。”

王仁又和聂瑛坐下了,步震想了想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些排列应该是‘东三北一西一南二’,看来要解开这个秘密的话,还待靠第三幅藏宝图。”

王仁一脸迷茫,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上面会有什么玄机?”

步震得意地笑了笑道:“王仁贤侄,不知你有没有听过我精于计算,曾经测过天柱山的高度?”王仁连连称是。

聂瑛惊奇地问道:“难道步伯伯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步震笑道:“呵呵,不错,真是如此,我将这些方位及数字放在八卦之中,然后仔细推敲,最终我发现指的应该是东向南三分角的的方向,可是到底什么地方是出发点,一二三又代表什么,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对于如此简单的暗语,王仁也不知道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又和星斗山秘道之中的壁画有什么联系,不由开始叹息:“看来要解这个谜还真不容易啊!”

聂瑛没有看过那幅壁画,相帮也帮不上,在一旁道:“王仁哥哥,要是大哥、大嫂在这儿的话就好了,他也见过那副壁画,而且大嫂很聪明,没准儿她还真的可以解开这个迷。”

王仁徘徊起来了,在地上来来***,一言不发。步震怕有人偷听,时不时打开窗户,看看客栈中有无可疑人物出现,不过对于真正躲在暗处的人,即使他将窗户开一百遍,二人武功再怎么高,也是枉然,因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正如聂瑛所说,凡有特点,必有弱点。

渐渐地,夜深了,窗外寒风呼呼而过,聂瑛都开始打盹了。忽然间,王仁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跟二***笑道:“哈哈……我知道了,我解开了。”

步震大喜,连忙过来问道:“贤侄,你知道什么地方是出发点?赶快告诉我。”

“当初那幅壁画上面画着游散人和游度兄弟二人,游度在李子树下手指伸向海边,我猜宝藏应该在海外,至于这出发点,只有步伯伯、诸葛明伯伯知道了。”

步震更加疑惑了,连忙追问道:“什么?只有我和我师弟知道?”

“恩,好端端的一幅壁画上面画着兄弟二人,还将游散人和游度画的特别像,生怕我们不认识,这无意之中是在提醒我们与他们二人有关系,不知现在步伯伯可有没有什么看法?”

步震疑惑地问道:“那你是不是要说这出发点海边,而且还与我***他老人家有关?”

王仁点头称是,又坐在了聂瑛身旁。

步震大喜,又朝四周看了看,仔细聆听了一下附近的动静,朝二人走了过来,轻声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应该是从我***他们的老家温州出发,从那儿走东偏南三分角必然是海外,难道我师叔将宝藏运到了海外?”

“是啊,看来游散人真是有心计,这份藏宝图这么难解,撵云剑、你们师徒、秘道、壁画……看来真是上天派我来帮你揭开这个秘密的。”

步震得到了宝藏的初步位置,非常欣喜,又跟王仁询问烧成残片的藏宝图的秘密道:“贤侄,那你对最后一份藏宝图有何看法?”

王仁道:“现在已经知道了宝藏所在的初步位置,那么着最后一份藏宝图应该是藏着关于如何开启宝藏以及关于宝藏的准确位置的一些信息,可是已经烧去了一部分,我看即使解开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宝藏。”

一想到步震当年沉不住气,将自己手上的藏宝图烧成残缺不全的了,他总是非常悔恨,不由拿出怀中残缺不全的藏宝图,盯着它叹息道:“哎……都是我当年鲁莽行事,现在才酿成这样的后果,可是这幅藏宝图要如何用液浸之法解开啊?”

王仁接过他手上的藏宝图,递给聂瑛道:“瑛儿,你们姐妹的鼻子很灵,你闻一闻有什么特别之处。”

聂瑛很不情愿地接过王仁手中的藏宝图,撅着嘴道:“王仁哥哥,你是不是骂我啊?”

王仁笑道:“呵呵,瑛儿,我怎么可能会骂你呢?你要还是这样的话,将来孩子生下来学你的话,那么你们***连心,我岂不是要倒霉了?”

聂瑛傻傻地笑了笑道:“好吧,看在你儿子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

聂瑛接过藏宝图,闻了闻道:“这么臭,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好像有有酒渣的药味,还有就是烧焦的皮革的味道了。”

王仁满意地笑了笑道:“这第三份藏宝图的秘密现在我已经给你了,液浸之法,和可能是某种药材或者说是特殊的药酒浸泡才可以让它还原,至于你能不能找出这种药酒,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步震大惊,连忙问道:“贤侄,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帮我揭开,到底用什么液体浸泡啊?”

“步伯伯,你不要抓着我不放吗,这要你自己解开了,瑛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具体用什么方法解开,只能靠你自己了,现在天色已晚,瑛儿怀有身孕,不能太劳累了,我们先告辞了,步伯伯你就慢慢想吧。”

王仁扶着聂瑛出了步震的房间,聂瑛却又隐隐问道了一股熟悉的酒味,连忙跟王仁道:“王仁哥哥,这儿好像有一股很熟悉的酒味,像是乱云山上的,你有没有闻到啊?”

王仁伸长鼻子,四下闻闻,只是闻到了酒店之中独有的酒香,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笑了笑跟聂瑛道:“瑛儿,你放心吧,乱云山的人已经被我杀成了一盘散沙,不敢前来生事,况且客栈之中还有北地霸王、叔叔、步仲归等高手,我就真的不敢相信有人还敢来生事。现在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步震对着藏宝图想了一夜,还是没有任何线索,无奈之下,只得又求教王仁了。

第二天,天刚刚放亮,可是出奇的是王仁居然起床了。聂瑛非常惊奇,自己还是迷迷糊糊地,王仁却起得这么早,问道:“王仁哥哥,你这个懒***,现在怎么起这么早啊?”

王仁尴尬地笑了笑道:“呵呵,我太能睡觉了,上一次一觉睡了一个多月,将你们***搁在双玄居,让小人有机可趁,让你在乱云山受尽委屈,现在要不改,那么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聂瑛笑了笑道:“其实王仁哥哥,你只要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呢?”

“呵呵,我要是再这么睡下去啊,将来咱们的孩子要是跟我学,那怎么行啊。昨天晚上你太累了,先歇着吧,***外面练功,顺便帮你弄点吃的。”聂瑛幸福地笑了笑,又继续睡觉了。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谪仙派的李谷、应三道、乱云五仙被自己所杀,乱云山上的高手也都是死的死,伤的伤,可是王仁也知道这儿原来是洪枭谪仙派的地盘,提高警惕,在院子中舒展着经骨,***元坤神功的阴柔之气。

忽然间,后背传来嗖嗖的声音,他觉得是有人***,连忙转过身来,顺手一招纬坤三入打过去,原来是一夜未眠的步震。

步震知道王仁的功力之强,使出七成功力去接王仁的这招层层递进,一掌比一掌强的纬坤三入,弥罗神掌分散而多出的真气打在地面之上,将地面之上的雪花消融,打出了数十个孔。

步震大惊,万万也没有想到王仁的武功会进步如此之快,一脸煞白,心想:“王仁短短的时间内,武功进步神速,而且真气像我师弟的一样,变成了阴寒之气了,再这么下去,五大不败高手中就真的要出现天下第一了。”

王仁看了看步震,见他神情恍惚,刚才出招明显真力不济,道:“步伯伯,看你神情恍惚,刚才出招又是拖泥带水,是不是一宿没睡啊?”

步震连忙将王仁拉到自己的房中,又问道:“贤侄,你就帮我解开吧,我想了一个晚上,一点儿头绪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仁无奈地苦笑道:“看来步伯伯对这份宝藏看的真是很重要啊,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都答应你了,要是我知道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你回延州之后好好想想,再找个渔夫帮你参详一下,肯定可以将宝藏找出来的。”

步震还是不死心,跟王仁道:“那么贤侄一点看法都没有吗,比如说这臭臭的是什么味道、什么液体才有这种味道?”

“步伯伯,这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研究药材的,我只是一个习武粗人,要是诸葛明伯伯在的话,没准儿可以帮你。”

步震恍然大悟:“看来我是非面对我师弟不可了,好的,我现在就回延州,约同萧清、电子去访碧泉山庄。”

王仁起身而走,步震又连忙站起来道:“贤侄,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一诺千金,等你什么时候要我帮忙了,只管开口,我到延州之后,让人把陪葬的太白酒送来双玄居,也算是给你即将出世的孩子的一份贺礼。”

王仁大喜,连忙谢道:“好的,步伯伯,我先谢过你了。”

王仁刚出了步震的房门,发现刀戊心又正在院子中练武,甚是高兴,跳上前去跟他道:“刀戊心,你现在的根基很好,要练元坤神功,必须先从内功开始练起,最好是打坐完之后,再练招式,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刀戊傻傻地笑道:“呵呵,***,你就放心吧,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会牢记在心,这元坤神功虽不容易参透,不过,事在人为嘛。”

就在此时,二人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咕咕之声。王仁举目而寻,甚是吃惊,头顶飞来的信鸽并不是双玄居的信鸽,看似倒是有点像诸葛明的鸽子。

刀戊心腾空跳起,将信鸽抓过来,取下绑在它脚上的信件,递给王仁。王仁看完之后,非常高兴,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哈,步伯伯刚刚还说要将近两百年的太白酒给我,现在二哥就醒了,真是太高兴了,等我的孩子出世了之后,我必定要去三绝岛看我大哥、二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