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智激怪僧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4章:智激怪僧

却说百石带着龙千江和龙千山,以及被龙千江下了掺了自己鲜血的血蟾丧魂丹的的十四个行尸回五龙山,准备让五龙山的龙家兄弟处置龙千江,不想路上碰到了以为不速之客。

这天,已经快要大年初一了,百石带着龙千江兄弟俩及其傀儡,准备回岭南山脉的五龙山,祭拜五龙山的五位前辈,同时也让五龙山的兄弟们将弑叔不孝的龙千江处置,可是,当他们正在林中烤火之时,忽然间,林中百鸟惊飞,枯枝上没有消融的白雪随着一阵寒风剧烈摆动。

百石和范仙华觉得不妥,林中戾气越来越重,连忙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忽然间,有人用深厚的内功传音道:“哈哈……继续歇着,不要被我打扰,我只想取回我徒儿的迎心刀。”

百石一脸惊骇,没有想到此人的内功如此深厚,绝不在他***田浪之下,连忙跟范仙华道:“仙华,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我看不在***之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咱们还须速速离开。”

范仙华怀中抱着他们俩的儿子,连忙看了看,确定他们俩的儿子没有醒来,又跟百石道:“此人功力如此深厚,我们所有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既然要取迎心刀,那怎么会善罢甘休呢?咱们还是在此等候,反客为主,方为上策。”

那人的笑声越来越近了:“哈哈……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跟我打,输了就要被我烧死……哈哈……”

百石终于识得了此人的声音,正是西域怪僧毕摩子来了。范仙华连忙抱着自己的儿子,朝树林深处大喊道:“毕摩子前辈,这迎心刀乃是龙家之物,怎么能落到你的手中呢?”

范仙华话音刚落,有一个灰色身影像闪电一样从树梢上闪了过来,落在了二人面前。此人正是毕摩子。

毕摩子罗在二人面前,面目实在可憎,眼神之中露着争勇好斗的戾气,傻傻地冲着仙华笑了笑,猛然间盯着仙华道:“胡说,这迎心刀乃是我徒儿巴多贤所铸,怎么能说是龙家之物呢?”

仙华将自己的孩子侧过去,深怕被毕摩子吓到,自己则面向他道:“那么这铸刀所用的材料,那块磁性很强的司南乃是乌痴的,更不能说是你的刀了,你徒儿充其量也是个打铁的。”

毕摩子勃然大怒,将身体一侧,上身卷在脚下,卷成球形,朝范仙华滚了过来。

百石大惊,连忙将仙华推开,一招大手印挡在毕摩子的球形身形面前,土层溅起,将毕摩子逼退。

百石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前去,左手抱于胸前,掌心向外,右手搭在左手之上,胡擦而过,将真气分成两股,使出四象无极功。顿时,地面上的雪花好像被大风卷过一样,纷纷卷了起来,朝毕摩子的球形身体卷了过去,不想毕摩子倒是懂得先下手为强,连忙收起软骨功,转到百石左侧,摆动双肩,手臂之上好似无骨的绳子一般,随意甩动,任意卷曲,简直就是一把鞭子。

毕摩子翻身而起,双臂像风车一样摆了起来,连番打在百石的的整个左边身体之上。百石飞身而去,倒在地上,头吐鲜血,滴落在白雪之上,他用余光扫去,发现毕摩子依然不肯罢手,从后腰之中拿出火折子,听其口中喊道:“输了就得被烧死。”

范仙华大吃一惊,刚欲上前相救,不想一面具男子腾空而下,轻轻一指,将毕摩子手中的火折子打断,掉落在地上,钻入了了厚厚的雪层之中。来人正是田浪。

毕摩子勃然大怒,抓着脑袋大叫几声,像发狂的动物一样,忽然间又出重掌朝田浪打去。田浪大吃一惊,飞身而起,一脚踢到毕摩子的掌上,二人双双弹开。

毕摩子后腿三步,一脸惊骇,不由对田浪的武功刮目相看了,心想:“这个不敢见人的***居然这么厉害?”

田浪在空中翻了两圈,落在地面之上,被百石从身后推住了。

毕摩子跑上前来,指着田浪笑了笑骂道:“田浪小儿,你居然敢多管闲事,我今天就用文火慢慢地将你烤熟,让你悔不刚才。”

田浪刚才受了毕摩子一掌,整个右腿都有点麻木,在地上慢慢挪动,以防毕摩子看出端倪,对着百石,引开毕摩子的视线道:“大师,此人乃是我的徒儿,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况且你一代英雄,不败高手,要是和他较量,即使把他烧死,也难免惹人非议,不是吗?”

毕摩子大骂道:“技不如人,还想找借***命?真是痴心妄想,今天谁输谁死。”

范仙华连忙在一旁道:“毕摩子,你身为当今武林中的五大不败高手,享有无上荣誉,难道说你的规矩只对你自己起作用?你还害不害臊了,当初武林大会之时,你惨败于王仁的柳剑环之下,现在还有脸来这儿耀武扬威、恃强凌弱。”

毕摩子的表情一下子变了,慢慢地向后退去,范仙华看到有门儿,继续道:“要是谁输谁死的话,那么你怎么不去死啊?要是谁输谁死的话,那么天下间所有人都已经死光了。”毕摩子无言以对,傻傻地盯着范仙华,只顾着深深地呼吸。

田浪看到了龙千江等人,似乎知道他们的阴阳八风阵的威力,连忙跟百石道:“赶快放开龙千江,让他用阵法对付毕摩子,否则咱们今天联手,也没有大获全胜的把握。”

千山也在一旁喊道:“对啊,石头,阴阳八风阵的威力你又不是没见过,肯定可以对付毕摩子的。”

不想百石在一旁道:“生死胜败乃常事,技不如人,大不了引抉自裁,一命呜呼,有什么好怕的?”

就在此时,毕摩子的表情又变得非常凶恶,双臂抱着脑袋,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范仙华有意拖延时间,让百石回心转意,又跟他道:“毕摩子大师,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把刀,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啊,你徒弟巴多贤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毕摩子听了之后,抱头痛哭,蹲在地上,同时,田浪又轻声地跟百石道:“你死了不要紧,可是你的丐帮怎么办,五龙山大仇怎么,你的妻儿怎么办?你这块石头,赶快放开他们啊。”百石想了想,也只好放开他们几个了。

毕摩子大嚎着,忽然间又猛然起身,盯着范仙华,眼睛中没有丝毫表情地道:“我徒儿巴多贤,号称铸刀巧匠,受龙腾的邀请去铸造迎心刀,可是他说天下间的刀要沾有最具灵气的鲜血才能有灵气,所以刎颈***,用自己的鲜血来浇铸迎心刀。他可是我的传人啊,现在他的血液在迎心刀上面,那么迎心刀就是我的徒弟,既然是我的徒弟,又怎么能让你们带走啊?”

龙千江和龙千山的穴道被解开之后,趁着百石不备,想要携刀逃跑,不想毕摩子看到了迎心刀,纵身一跃,又挡在龙千江面前道:“赢了才可以活,输了就要死,迎心刀不能带走,它是我徒儿。”

千江大惊,连忙吹起了口哨,用阴阳八风阵将毕摩子围住了。

毕摩子看了看布阵的十六个人,个个面向怪异,面无表情,好似行尸走肉,不由笑道:“呵呵,真是什么怪物啊,僵尸吗?”

千江高高站起,拔出了迎心刀,将阴阳八风阵围成两圈,成正反两个八卦,开始围着毕摩子旋转,而千山也将链子刀***。

毕摩子笑了笑,身体又卷成了球形。龙千江大惊,连忙跟龙千山配合起来了,控制着两个正反八卦。毕摩子见龙千江拿着迎心刀,招招直逼于他,意图从他手中抢到迎心刀,可是阵中变化莫测的飞刀暗器就像纷纷乱飞的白雪一样朝毕摩子飞去。

毕摩子见躲闪不及,索性快刀斩乱麻,收起了软骨功,聚气凝神,忽然间,腹部开始像海面一样波动起来了。

田浪似的毕摩子的绝技,不由大惊,在一旁喊道,这是易经波形功中的易经波元法,中招不死也残废,赶快闪开。不等田浪说完,毕摩子的绝招直逼龙千江,千江大惊,腾空而起,来躲避有摧枯拉朽之势的此招。

毕摩子的这招足过千斤之力,而且出招又是非常迅速,将前方的一排大树折断了数十棵。龙千江虽然躲过了易经波元法,可是却被四下斜飞的大树给树砸倒了。

毕摩子走到龙千江面前大笑道:“哈哈……败者亡,去死吧。”

百石大惊,连忙在毕摩子身后道:“前辈,你已经赢了,还要杀人灭口,真是太残忍了。”

本来仙华也是不想管这些闲事的,况且龙千江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可是现在要是百石再战败的话,他们也必然是难以活命,片刻犹豫后,也上前跟毕摩子道:“毕摩子前辈,你说这把刀是你徒儿的,可有什么证据?”

毕摩子心中一怔,缓缓地收起了招式,想破了头还是想不出有什么证据。

田浪又在一旁煽风点火,走过去道:“大师,我看你还是先去找到证据再来抢刀吧,否则,别人只会说你这个不败神话、五大高手是假的,没有人会服你的。”

毕摩子大惊,在一旁傻傻地道:“证据……证据在哪儿?”

范仙华继续道:“前辈,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证据?”

毕摩子大喜,连忙转过身来问道:“你知道证据?要是你帮我找到,我把你变成男人,然后再收你为徒。”

范仙华道:“证据就在东侠诸葛明的手中,江湖传言,乌痴、乌魔、乌颠乃是幻实幻虚诸葛明的徒弟,要是你能找到他,逼他说出三乌的下落,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乌痴,如此,我们就可以问一问乌痴关于迎心刀的一切事宜,毕竟这把刀是由乌痴的司南炼成的。”

毕摩子大惊,开始犹豫了,挠着头,尴尬地自言自语道:“诸葛明…不行啊……”

范仙华灵机一动,眉头展开,又在一旁道:“哦,抱歉啊,前辈,其实我们也应该知道您的软骨功是软绵绵的,没有骨头,充其量也就像一块破布一样,试问布又怎么能够缠诸葛明的影子?其实不要说你了,就算是王四奇,恐怕也不敢轻易向诸葛明挑衅。”

毕摩子勃然大怒道:“胡扯,软骨功和易经波形功天下无敌,我的软骨功已经练到了无骨境界,岂会怕诸葛明的谍影决?我现在就去翡翠岛碧泉山庄找他,寻问乌痴的下落,要是他输了,我还要逼他***。”

范仙华知道毕摩子已经中计了,继续煽风点火道:“那好吧,你赶快去啊,听说诸葛明要去远游,你要是不赶快的话,没准儿他又走了。”

毕摩子听完之后,连忙撇开众人,朝东而去。

百石大喜,快步跑过来,跟仙华道:“夫人啊,真是辛苦你了,你真是冰雪聪明,这下不但替我们解围,还借毕摩子之手帮我找出杀害我爹、三个叔叔的败类三乌,我终于可以五龙山雪恨了。”

范仙华笑了笑又道:“呵呵,这是毕摩子自己送上门来的,不利用白不利用,利用了也不吃亏,不过你千万不要伤害乌圣啊,他可是我师妹的男人。”

“呵呵,当年龙家山***的时候乌圣还没有出生,即使乌圣真的和乌痴、乌魔、乌颠有什么关系,我和他们也曾经并肩作战,共同抵抗契丹大军,交情不菲,是不会和他们计较的。”

田浪又走过来道:“百石,既然你们都已经平安无事了,那么我也要告辞了,记住,以后要是遇到强敌,不要再像块石头一样了,要多跟你夫人学学。”

百石尴尬地笑了笑,又问田浪道:“***,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的,刚才毕摩子的重掌有没有伤到你?”

田浪背过身去,叹息道:“哎……我前两天做了件错事,救了个不该救的人,心情很烦,所以才到处溜达一下,杀几个***污吏、土豪恶霸来弥补一下。你记住***的话,无论做错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补过,更何况你现在是丐帮帮主,一定要给帮中***做好表率,常思己过,这样丐帮***才会心服。”

仙华又在一旁道:“***,你说的真有道理,不过我夫君也不笨,他现在每天都读一遍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为的就是将丐帮代称天下第一大帮,秉承***之志,济世救人,救天下受苦之人于水火。”

田浪欲走,忽然间又转过头来道:“哦,对了,百石,昨天我在路上见到宁连波在找米易二长老的麻烦,把他给杀了,米易二长老现在身受重伤,我把他们托付在一家农家暂居,你先别去南方了,没有米易二长老帮你处理北方的帮务,没准儿你们丐帮的那些小叫花子会***的。”

田浪纵身而去,等百石转过身来的时候,龙千江等人已经不知所踪。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15章:云鹤诗霄

话说在百石带着龙千江和龙千山兄弟二人,以及和龙千江兄弟二人一同布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的十四个行尸,赶往岭南山脉的五龙山庄,为龙韦报仇之时,毕摩子闻着迎心刀而来。范仙华抓住了毕摩子疯疯癫癫,自视甚高的性格,将他激怒,去了碧泉山庄,为的就是借助毕摩子之手,从诸葛明口中得知三乌的下落,从而帮百石帮日思夜想的五龙山四龙惨死之仇。

然而,就在他们夫妇二人跟田浪告别之时,龙千江兄弟两人带着他们的行尸逃逸,早就不知所踪了。本来以百石现在的轻功,要追龙千江,轻而易举,可是他却没有继续追询他们,反而为了查找三乌的下落,先去拜访幻实幻虚的圣地翡翠岛。

却说步震带着心中的秘密以及最后一份残余的藏宝图回到了延州;王仁、聂瑛跟着钱央回到了双玄居,让刀戊心先去长乐府的馨馐阁,顺便跟着茶魂先去学武;伯延陪同弯刀王和聂瑶北上辽东,去契丹都城南京看望病重的契丹王耶律德光;乌狂和灵鲜、乌圣和古幽在三绝岛上面好好的享受这久违的宁静;西域怪僧毕摩子去找东方武林盟主幻实幻虚、厌恶杀人的东侠的诸葛明挑战,追问三乌的下落。

转眼间,元宵节已经过去了,双玄居中埋着的白雪慢慢地消融了,处处可见生机,钱央的雪鸽在双玄阁周边咕咕地叫着,而这武林之中,自从王仁单***匹马,将乱云山杀退,而藏宝图又重新归到了步震的手上之后,终于得来了短暂的安宁。

这天,王仁正在跟聂瑛嬉闹,忽然间,茶魂亲自送来了言风的南隐帖。在王仁的恳求下,钱央终于答应让言风尽快来双玄居。

果然,在黄昏时分,正当王仁侍弄着他的“清水秧蒜”之时,外面竹林之中传来了马的嘶鸣声。他站在窗户上望去,果然是言风牵着一辆马车来了。

王仁连忙下楼,出了双玄阁,迎上前去问道:“言风,真是太高兴了,上次百花亭之宴后,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我的武功失而复得,步伯伯也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想必你们小夫妻俩现在的日子过得也挺不错的吧。”

言风是步震的左右手,伯延又去了辽东,本来步震也不想让言风离开延州的,可是言风主动请缨,说是自己要为他和步雨喜结良缘,向王仁亲自致谢,因此,便此次亲自南下,不远千里,不知是为了两坛陪葬的太白酒,更是为了向王仁当面致谢。

王仁如此言语,言风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王仁,这事情还要多谢你这个大媒人啊。今此,我除了奉***之命,来跟你送两坛太白酒之外,也同时是为了送你一份小礼物,表打我的谢意。”

王仁连忙将言风请进双玄居,言风只从马车中取出一个竹筒,并未顾及马车之中的两百年的太白酒。

待做好之后,言风将刚才从马车中取出的竹筒递给王仁道:“王仁,这是我在南下的时候,特地拜访少林神僧舍空给写的一句诗,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王仁接过竹筒,从里面取出两副已经裱好的字画,和言风一同打开,只见上面写着的是“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王仁大喜,连忙向言风致谢道:“言风大哥,这是我叔叔最喜欢的一句诗,你能从舍空大师手中弄到,想必也花了一番功夫吧。”

言风又做好在椅子之上,跟王仁道:“舍空大师的书画、棋艺的造诣都非常之高,我也是听闻我***他说曾经和钱大侠秉烛夜谈,谈论诗书的时候,钱大侠说他最喜欢这句诗,在我路过少室山的时候,一时兴起,就去拜访早已退隐江湖的舍空大师,一番机缘,总算是让舍空大师帮我写了这幅字。”

就在此时,钱央从后面出来了。

言风连忙上前***道:“钱大侠,言风此次特来跟王仁送酒,如果打扰的话,还请海涵。”

钱央微微点了点头道:“双玄居不是我一个人的,仁儿也是它的半个主人,将来我所有的家产都要传给他,既然他回复了南隐帖,让你在今天来此,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钱央背着手,出了双玄居,言风听得迷迷糊糊,疑惑地问道:“王仁,久闻双玄居周围是铜墙铁壁,没有人敢擅闯,今天我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王仁刚欲回答,不想聂瑛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了:“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双玄居的后面是悬崖,前面竹林为蔽,本来就比较隐蔽,况且叔叔在这双玄居周围都布的疑阵,在我来之后,所有的疑阵全都都撤了。”

王仁朝一侧寻过去,聂瑛正挺着大肚子从楼梯上慢慢一步步地往下,连忙赶过去将她扶住道:“都跟你说了不要乱跑了,楼梯多危险啊。”

聂瑛笑了笑,也加入了王仁和言风的闲聊,三人甚是投机,对于步震身手的秘密却是始终未曾提半个字。

当天晚上,言风就离开了。临走之时,王仁他跟道:“你***的宝藏马上要回来了,本来我想要将所有的钱财都拿出来赈济灾民,可是现在我想,要是步伯伯真的是庄宗李存勖的哥哥的话,那么他是应该为兄报仇,联合李光复李唐江山,有了李存勖为鉴,但愿步伯伯可以像北地霸王一样,让天下也静下来。”

言风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怪怪的,极不自然,这怎么能瞒过入木三分王仁呢?王仁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又跟言风道:“哦,我记错了,步伯伯说他是李克用的侄子,所以才想恢复李唐江山的,也算是帮他叔叔、堂兄出一口气。”

言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很不自然地笑着。王仁地盯着他看了看,让言风更不自在了,连忙跟王仁道别:“王仁,你赶快去陪盟主吧,她现在怀有身孕,你还是赶快去照看她吧。”

望着言风远去的背影,王仁自言自语道:“哎,看来步震骗了我,他身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此时,聂瑛又从双玄阁出来了。王仁连忙走过去,扶住她道:“瑛儿,你觉得言风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不说他是个好人吗?怎么回事,难道他是伪君子?”

王仁叹息道:“言风是值得信任的,以德服人,绝不会有什么问题,要不然也不可能从一代高僧舍空大师手上求得字画了,可是北霸,就令人捉摸不透了,看来当今世上只有诸葛明伯伯一人知道他的底细了。”

聂瑛不解得问道:“你不说步震已经跟你说了,他是李克用的儿子吗,难道说他撒谎?”

“刚才我提到步震是李存勖的兄弟之时,言风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我觉得有问题,就故作试探,说步震是李克用的侄子,没有想到言风还是没有说不,表情依然是怪怪的,照我看步震当初必然是骗我的,他和李存勖扯不上任何关系。”

“扯不上关系?步震就是撒谎了,撒谎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掩盖***,难道说这个宝藏里面还有什么更大的秘密?”

王仁叹息道:“哎,有没有更大的秘密我不知道,不过步震居然三番五次的骗我,这让我很恼火,真是太小人之心了。”

聂瑛又道:“你就别生气了,元坤神功都练得可刚可柔了,怎么还是像火焱子道长一样,你答应过我不会再离开我们***了,我算了算日子,也就这几天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准备好当爹吧。”

王仁摸了摸聂瑛的肚子,不由笑道:“呵呵,你放心吧,我是不会离开你们***的。你不是说会生个女儿吗?现在怎么说是个儿子?”

就在此时,由食带着一个老婆婆,从双玄居深处来了。

王仁大喜,连忙跑过去问道:“大师兄,你怎么有空来这儿的,馨馐阁、竹游轩的生意最近怎么样啊,忙不忙?”

由食微微笑了笑道:“小师弟,我知道你快要当爹了,给你们送点东西来的。”

他又跟带来的年过五旬、头发花白的老婆婆道:“连妈,快点把东西交给我小师弟。”

连妈从由食的身后转过来,将一个大篮子递给王仁道:“少爷,这是给小孩子的衣物和给少夫人的一些补品,男孩女孩的都有,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由食又跟王仁和聂瑛二人道:“连妈是***前几个月亲自在长乐府为少夫人找的接生婆,他跟我说让我今天带过来,怎么不见***他老人家?”

聂瑛在一旁甜甜地冲着王仁笑道:“王仁哥哥,我看叔叔这么喜欢这个孩子,一切都准备的这么妥当,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就在此时,钱央腾空而来,由食连忙上前道:“***,我已经照你的吩咐,将所有的必需品准备妥当。”

钱央满意地笑了笑道:“由食,辛苦你们师兄弟三人了,我前几天看了看馨馐阁和竹游轩的账单,你现在生意做的不错啊,比你两个师弟的要高出二倍也不止。”

由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呵呵,***,全都都你教导有方。我们师兄弟三人已经听你的吩咐,将一半利润拿出来赈济灾民,为小师侄祈福。”

钱央满意地点了点头。

忽然间,聂瑛觉得肚子痛的厉害,连忙靠在了王仁的胸膛上叫了起来:“王仁哥哥,我的肚子好痛啊。”

王仁大吃一惊,不想连妈走过来摸了摸聂瑛的肚子道:“赶快去煮热水,少夫人要生了。”

王仁一脸惊慌,根本未曾做任何准备,连忙将聂瑛抱起,朝二楼走去,由食和钱央二人也赶紧去煮热水。王仁着急地在门外守候着,真不知道干点什么才好,站在楼梯口,着急地直跺脚。

忽然间,婴孩的哭声终于从屋子里面穿了出来,从未有过的兴奋与激动袭过心头,让他感觉到是那么的幸福。

王仁大喜,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轻轻地推开房门,生怕有风吹进去,让瑛儿着凉。

连妈笑眯眯地走过来道:“少爷,恭喜啊,夫人真给你生了个儿子。”

王仁大喜,连忙过去看他的儿子,不想聂瑛又开始叫了:“连妈,我肚子里还有一个。”

就在此时,钱央和由食两个着急地在外面的楼梯下面喊道:“仁儿,是不是生了,是男是女啊?热水我已经煮好了。”

王仁慢慢地退出去,顾不上跟钱央说只字片语,着急地跺着脚。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婴孩的哭声传了出来。王仁大喜,又推门而入,连忙跑过去看,连妈笑着道:“少爷,恭喜恭喜啊,夫人又给你生了一个女儿,这是龙凤胎啊。”

王仁大喜,连忙跟打开门,站在楼梯口朝钱央大喊道:“叔叔,瑛儿生了龙凤胎、龙凤胎啊……”

连妈连忙走过来道:“少爷,小声点,不要吵着了少夫人和两个小家伙,赶快把热水端进来。”

钱央和由食听了之后,连忙将煮好的热水从楼梯上面端了上来。

连妈给两个婴儿洗了身子,包好之后,王仁这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左手抱起自己的儿子、右手抱起女儿跟聂瑛道:“瑛儿,你真是太厉害了,一胎就帮我生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家伙,咱俩的姑娘长得真像你,简直和你一模一样。”

连妈慢慢地扶起聂瑛,王仁将右手的女儿递给她,聂瑛看了看儿子女儿,高兴地道:“王仁哥哥,你要儿子,我要女儿,这下子咱俩的心愿都遂了。对了,赶快帮儿子和女儿取个名字吧。”

此时,连妈打开门,让钱央也进来了。钱央兴奋不已,快步移过来,看了看两个睡着的婴孩,高兴岂是可以掩饰的了的。

由食看着王仁怀中的男婴,在一旁道:“小师弟,你抱着的这个孩子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我们当初把你送到骆夫人家中时,就有这么大。”

王仁笑得合不上嘴,站起来将儿子递给钱央道:“叔叔,你就给你的两个孙子起个名字吧。”

王仁又将女儿从聂瑛怀里接过来,递给钱央。钱央一手抱着女孩、一手抱着男孩,真是高兴极了。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家伙道:“当初仁儿的名字也是我取的,当时我就想让仁儿以‘仁’待天下之人。我刚才也正在想给孩子取什么名字才好,忽然间注意到言风送来的字画‘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猛然间有了想法,我看就叫男孩为云鹤、女孩就叫诗霄吧。”

聂瑛满意地笑了:“好有诗意的名字啊,‘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这是刘禹锡的《秋词》里面的句子,两个孩子长大后一定会像王仁哥哥一样能文能武。”

王仁在一旁道:“要是两个孩子真的能够像叔叔一样,做个隐士,倒也未尝不可,不过首先,我得为他们两创造一个太平盛世。”

钱央将两个孩子交给王仁和聂瑛,又连忙跟由食吩咐道:“由食,你现在回去,将我以前让你准备的东西,再准备一份过来,现在是两个孩子啊,要准备双份了,另外将双玄居外的机关再次启动,不要让人打扰了我的两个孙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