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怪·侠 对头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6章:怪侠对头

却说毕摩子去翡翠岛找诸葛明,本来范仙华要陪同龙百石一同前去的,可是龙拟露下山之后,一直没有消息,消失很久了,龙拟雪和龙拟霜去找她,可是现在还是没有音信。无奈之下,仙华只得先带着自己的儿子北上,寻找龙家三姐妹,顺便将丐帮的事务处理一下,然后再去碧泉山庄跟龙百石会合。

毕摩子来到了翡翠岛,见岛上的环境清幽,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看似从面目狰狞的假和尚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得到高僧。

忽然间,诸葛红婷过来了,一见是毕摩子来了,大吃一惊,连忙上前问道:“小女子诸葛红婷向大师请安,敢问大师,您怎么有空来我们翡翠岛碧泉山庄?”见到诸葛红婷面慈眉善目,笑态可掬,毕摩子又奇奇怪怪地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我刚才没有打架吧。”

诸葛红婷不解了,这毕摩子明明是个好斗之徒,因犯戒被逐出西域少林,现在怎么像个真和尚一样啊?

就在此时,陆干又过来了。

却说陆显和陆干本来奉了诸葛明之命去延州监视步震和王仁的一举一动,可是王仁失踪,让一切成谜,二人便只得先返回翡翠岛了,也省得处处受万电的刁难。

陆干见到毕摩子,大吃一惊,连忙挡在他面前道:“毕摩子,你怎么会来我们翡翠岛,要是你来找我***挑衅的话,那你是找错地方了,这儿是不会欢迎你的。”

毕摩子大吃一惊,自言自语地道:“对啊,我怎么会来翡翠岛?这东西相聚何止千里,我怎么会来这儿?”

陆干在一旁讥笑道:“毕摩子,这江湖传言,说你有***之症,看来还真是的,你这一会儿打打杀杀,表现出生性好斗的一面,一会儿又装的像个高僧一样,还真是奇怪,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你才是真正的,什么时候的你才是江湖公认的不败高手。”

就在此时,诸葛明也过来了,听到陆干说话甚是无礼,瞪着他道:“干儿,你怎么能这么跟毕摩子大师说话呢?他乃是一代宗师,你这样未免太无礼了。”

陆干看到诸葛明的表情,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忙上过去跟毕摩子致歉:“毕摩子大师,小侄陆干拜见大师,刚才失言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毕摩子依然是表情木讷,自言自语地道:“为什么啊,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忽然间,他终于想通了,又变得凶神恶煞起来,握紧拳头,敞开双臂道:“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是为了三乌来的,我要跟诸葛明打架,输了就要死、输了就要死。”

诸葛红婷连忙挡在二人中间,对这毕摩子道:“你刚才好好的,现在怎么回事啊,说变就变。”

陆干也在一旁骂道:“毕摩子,你今天来到翡翠岛,是自寻死路,我***的谍影诀才是江湖公认的不败神技,你真是不知死活。”

毕摩子勃然大怒,手出重招,打向陆干。

诸葛明大惊,连忙出了一招影随风动,一道黑影从毕摩子面前闪过,挡在陆干前面,接住了毕摩子的掌力。

二人刚刚动手,就开始互拼内力,忽然间,毕摩子借着诸葛明的掌力将自己的掌力扯了,自己被反弹到数丈以外,将脚扎在了沙层之中,才停了下来,又抬起头,指着诸葛明大骂道:“诸葛明,咱们俩就算打个三百回合,也不见得能够分出胜负,你现在将乌痴的下落告诉我,等我问到迎心刀的归属之后,再和你大战三天三夜,输的一个***,你看怎么样?”

诸葛明还为毕摩子突然从自己的掌下撤掌身为不解,不想原来生性好斗的他也有自知之明,冷冷笑了笑道:“大师,你赶快离开这儿吧,我没有兴趣跟你争,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们争。”

毕摩子大怒道:“诸葛明,赶快说出乌痴的下落,我不能再等了。”

毕摩子又出招朝诸葛明打来,诸葛明连忙使出一招谍影斑斑,躲开了毕摩子的易经波形功。

毕摩子大怒,指着诸葛明大呼道:“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练成的软骨功,将它练到无骨境界是有多么厉害。”话音未落,将身体卷成球形,使出软骨功,朝诸葛明攻过来。

诸葛明大怒,聚气凝神,将功力凝聚在手指之上,又再次使出一招谍影斑斑,顿时四周全是其影子,让毕摩子捉摸不到,自己却趁机使出隔空穿穴,穿透了毕摩子的小腹。

诸葛明使出隔空穿穴的指力,却暴露了自己的方位,引毕摩子的球形身体卷过来,逼得自己避无可避,正中其软骨功。

二人双双受到对方的重创,瘫坐在地上。

诸葛红婷身为着急,看到诸葛明中了毕摩子的软骨功瘫坐在地上,连忙从战圈外跑过来,上下打量着他道:“爹,你没事吧,你觉得怎么样啊?”

陆干见毕摩子已经身受重伤,想要上前杀他,诸葛明手出一指,将其挡住道:“干儿,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趁人之危,还想杀人?赶快将碧泉之水给他。”

陆干停了下来,犹豫了片刻,将随身携带的碧泉之水拿了出来,让二人饮下。

毕摩子饮下碧泉之水后,又站起来,抱着自己的小腹,慢慢地移过来道:“诸葛明,胜负未分,再来比过。”

陆干挡在他面前道:“毕摩子,你还要不要脸啊,你被我***奋力一击的隔空穿穴所伤,现在连我都打不过,还想跟我***比过。”

诸葛明也在诸葛红婷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走过去跟毕摩子道:“大师,现在你我都身受重伤,还有什么好比的?我们五大不败高手各有所长,打个几天几夜也分不出胜负。”

诸葛红婷也在一旁道:“大师,您为什么要跟我爹过不去?”

就在此时,一人飞身而来,稳稳地落在地面之上,陷在了沙层之中。此人真是龙百石。

红婷看他神采奕奕,武功不凡,傻傻地盯着他,都快忘记诸葛明还身受重伤,需要自己的搀扶。

百石也知道现在是两大高手同时在此,丝毫不敢马虎,慢慢地挪步过去,彬彬有礼跟二人道:“诸葛前辈、毕摩子大师,晚辈丐帮帮主龙百石向两位问好。”

诸葛明笑了笑,也是颇有礼貌地回应道:“呵呵,原来是田浪的高徒啊,不知道你突然之间来我翡翠岛有何要干啊?”

龙百石上前三步道:“诸葛前辈,此次乃是为一件私事而来,与丐帮、他人毫无关系,既然你们都身受重伤了,那么晚辈先替你们疗伤,然后再跟你们说明来历。”

陆干听其要为两大不败高手疗伤,甚是蔑视,在一旁道:“龙百石,你真是大言不惭,居然想给当今武林中的两大一流绝顶高手疗伤,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天下第一?”

龙百石大怒,不过想到自己是一帮之主,便也将怒火压了袭来,瞪着眼睛看着陆干。

诸葛红婷连忙跑过来道:“龙帮主,小女子红婷愿意听一听你的来意。”

百石又道:“暂不言他,先让他们俩服下这丐帮的万家回魂丹吧,此丹乃是天下人所有,奇效无比,不用三五日必定可以恢复如初。”

红婷接过万家回魂丹谢道:“龙帮主,想来这必然是由丐帮的万家杂粮所炼制而成的吧,我先替我爹和毕摩子大师谢过了。”

诸葛明服下万家回魂丹,用自己的真气化解药力,不想这万家回魂丹真有奇效,用内力化解,很快就见效了,不由大喜,站起来笑道:“龙帮主,你此次前来,到底有何要事,不妨直说。”

不想陆干又在一旁道:“都说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济世为怀、行侠仗义,我看你这个帮主也就是个欺世盗名之徒,我***和毕摩子两败俱伤,你是不是要加害他们二人?”

龙百石的怒火终于喷发了,转过身去,面想陆干,大骂道:“***之徒,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在他们俩打成两败俱伤之时出现,是有什么意图?”

陆干大怒,出招上前。百石毫不客气,运用四象无极功,跟陆干大战。

自从诸葛明将陆干强行训练了一段时间后,陆干的招式越来越虚华,实乃外强中干,内力更是难以提升,在离开延州之时,而百石则相反,从小在五龙山练得坚实的基础,让他的四象无极功进步神速,已经练到了第五层,不出五十招,使出一招七宿坐四,破了陆干的一招形影不离,将其打败。

陆干自视较高,却败在龙百石的手上,痛苦不已,瘫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诸葛明甚是生气,在一旁冷笑道:“田浪的徒儿好俊俏的身手啊。”

就在此时,范仙华的声音从沙滩上面传来:“东侠高徒乌圣、乌狂几次打败我相公,武功之高,岂是我相公所能比的?”

诸葛明立即转怒为喜,满意地笑了,不想范仙华又道:“诸葛明前辈,晚辈范仙华向你请安。”

诸葛明对古幽也算是比较了解,可是对于范仙华却只是听说过,也记不太清楚了,追问道:“你是范仙华,那么你***是不是剑飞和寒梅傲雪中的某一位?”

范仙华笑道:“家师乃是寒梅傲雪,曾经机缘巧合跟剑飞剑大侠学过他的绝学飞剑,不过雕虫小技,也难以在东侠和毕摩子大师面前献丑。”

诸葛明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看来寒梅傲雪不止有古幽一个传人啊!”他又转向陆干和红婷道:“干儿、婷儿,赶快带着龙帮主夫妇到碧泉阁,他们既然有要事想跟我说,怎么能不以礼相待呢?”

诸葛明看了看毕摩子,又慢慢地朝他走过去,当着他的面道:“大师,你要比武,有的是时间,不过现在咱们俩都元气大伤,还是先回碧泉山庄吧,我先向你一敬地主之谊,用清香甘甜的碧泉圣水招待你,等咱们俩复原了,再大战一场也不迟啊。”

红婷也走过去道:“大师,你为什么要问乌痴的下落呢?我大师兄都已经退隐江湖二十多年了,你找他有什么要事,还是先回碧泉阁再说吧。”

诸葛明带着众人来到了碧泉山庄的碧泉阁招待。

诸葛红婷端上了用碧泉之水沏成的清茶来招待众人,不想毕摩子喝完茶之后,忽然间又恢复了慈眉善目的一面,在一旁道:“阿弥陀佛,众位真是好雅兴啊,茶香四溢,香气萦绕在这碧泉山庄,诸葛施主好福气啊。”

众***吃一惊,盯着毕摩子,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是正常的,这次变的却是这么迅速。

诸葛明暗自猜测:“难道说用碧泉之水和碧泉花沏成的清茶可以让毕摩子心神宁静?”

诸葛红婷在一旁向众人解释道:“龙帮主、龙夫人、大师,此茶乃是由碧泉之水和岩缝之中的碧泉花的嫩叶所沏,常常饮此茶,可以延年益寿。”

诸葛明喝退诸葛红婷道:“婷儿,我们现在商议要事,你一个女孩子家掺和什么,还不先退下?”

范仙华大惊,连忙附在百石的耳边轻声道:“石头,传说东侠乃是一个迂腐之人,深受礼教束缚,你看他的女儿还是三寸金莲就知道了,如此,就要靠你了,不过要看我的脸色行事啊,若是由我出面讨问三乌的下落,没准儿会激怒他的。”

百石虽然是石头,但是并不笨,要不然怎么能成为一等一的高手。正当他在想怎么从诸葛明的口中问出三乌的下落之时,诸葛明却率先问道:“贤侄,不知道你刚才所说的要事是什么事情?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百石站了起来道:“诸葛前辈,我先跟你说一件发生在二十几年前的事情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17章:得僧入道

话说西域怪僧毕摩子、丐帮帮主龙百石、先入为主范仙华相继来到了幻实幻虚东侠诸葛明的清修之地翡翠岛,可是当龙百石夫妇赶到的时候,幻实幻虚和西域怪僧双双只交战了一个回合,双双大战结束,以两败俱伤而暂时告一段落。

诸葛明向来注重礼仪,虽然不喜欢有人擅闯翡翠岛,可是丐帮帮主夫妇和五大不败高手中的西域怪僧毕摩子同时驾临翡翠岛,难道还能不以礼相待吗?

诸葛明用翡翠岛甘霖和岩峰之中的嫩叶沏的清茶,来招待诸人,待诸葛明招待完之后,范仙华却惊奇地发现诸葛明乃是一个食古不化之人,所以自己赶紧退下来,让百石以男子汉的身份向诸葛明询问三乌的下落,以免还没有出口,激怒了诸葛明。

百石放下手中的茶杯,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跟诸葛明道:“东侠,我现在要跟你说的是一些私事,与丐帮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晚辈多有得罪,请东侠你无比海涵。”

诸葛明放下手中的茶杯,点头应允,做出手势,让百石但说无妨。

“早在几十年前,连州以北的岭南山脉之上有一座小山,名曰五龙山,也就是晚辈出生、长大***的岭南山脉。在五龙山上面,有座五龙山庄,除了阵法闻名江湖之外,还专门为武林同道、官府打造兵器,以此糊口。二十几年前,江湖上有位人称红面重掌的乌痴在无意之中得到了一块磁性很强的司南,为了物尽其用,求访江湖上的能工巧匠,看看能不能打造成为一件威力不凡的神兵宝物,可是辗转之间,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能够想出好办法,将它变废为宝。当年,我爹在听闻红面重掌的乌痴有这么一件磁性很强的司南后,主动找到了他,说是可以帮助他炼就一把稀世兵器。乌痴大喜,将司南放在五龙山庄,由西域怪僧毕摩子前辈的高徒,人称筑刀巧匠的巴多贤炼出了两把磁性可以相互控制、相生相克的宝刀。在铸成宝刀后,我爹将迎心刀交给了乌痴,可是乌痴却是丧心病狂,不知知恩图报,反而伙同他的结义弟弟,人称入骨柔辫的乌魔、梁下蝙蝠乌颠,大破龙家的四方阵,杀了我爹、我二叔、三叔、五叔以及十几个家眷的性命,真可谓是残忍狠辣之极,丧尽天良之尤。正所谓父仇不共戴天,不可不报,乌圣、乌狂乃是你的徒弟,在乌痴、乌魔、乌颠现身秃泉沼而又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时开始行走江湖,所以我们夫妇俩大胆猜测,另外的那三乌红面重掌、入骨柔辫、梁下蝙蝠也是你东侠的徒弟,所以,还请诸葛明前辈你能够将三乌的下落告知,我要为五龙山的亡魂讨回公道。”

诸葛明面无表情,越听越生气,紧紧地握着坐下的椅子冷冷地道:“哼,龙帮主,那么此次龙帮主你是向我来要人了,你是想让我把我的徒弟交给你处置,那么你认为五龙山的血案与我有关吗?”

诸葛明勃然大怒,一把将木椅的扶手捏成了齑粉,站起来指着龙百石大骂道:“龙百石,你们夫妇今天私闯翡翠岛已是死罪,现在又找到这儿来跟我耀武扬威,你是不是认为我受伤了?”

龙百石大惊,范仙华也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百石连忙跟他解释道:“诸葛前辈,正所谓父仇不共戴天,你要是知道三乌的下落的话,还请相告,假如说你不知道的话,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激动啊。”

诸葛明正视龙百石,盯着他一言不发,忽然大笑道:“哈哈……龙百石,好胆识,真不愧是是丐帮帮主,不过,我今天跟你说实话,这乌痴、乌魔、乌颠在***五龙山的时候,我只是教了他们一招半式,并没有正式收徒,不过,杀死龙腾四人的四方阵是得自于我的隔空穿穴,所以,你要怪罪于我,也是情理之中。”

诸葛明又慢慢地坐下来,端起茶杯,跟众人示意,请大家自便,龙百石刚刚想入座,不想此时和善的毕摩子却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对这龙百石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这位施主,既然三乌都已经退隐江湖几十年了,难道你现在杀了他们,除了发泄你的怒气之外,还能让你的亲人起死回生吗?”

众***惊,诸葛明和毕摩子相交相识更是有二十几年,总跟跟他比武,听他奇奇怪怪地说“败者***”,从未听其念过佛偈,却没有想到此时,武功绝顶、好斗成性的他居然说出了大佛理。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他,看着他下一句又要说什么,果然,听得他对着龙百石道:“龙施主,这世上并无不可渡之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龙百石也甚是吃惊,真不知道此时的毕摩子究竟是怎么了,傻傻地盯着他看了看,又道:“大师,杀父、杀叔之仇不报,是为不孝,正所谓无孝不立,要是我龙百石没有帮长辈们报仇的话,试问还有何脸面面对九泉下的父辈。当清明节,***岭南山脉替他们扫墓的时候,他们的尸骨寒、坟碑寒,我的心会更寒。”

毕摩子又道:“阿弥陀佛,施主,百善孝为先,确实如此,可是你未免太执着了,放下仇恨,这样才能获得解脱,不但让你痛恨的人得到解脱,就连死者,也会安然长眠。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众生皆苦,要是能够帮助一人,那是功德无量。”

龙百石大怒,转过身去,侧对着毕摩子道:“毕摩子大师,你要说这些话跟佛祖说去,我丐帮帮规中就有一条就是血债血偿,要说放开仇恨的话,很可能我现在可以放开仇恨,三乌就解脱了,可是,我要是不为世人作个表率作用的话,那么都以为杀人之后跟对方求求情就了接了,这样,天下嗜斗成性的人又将肆无忌惮的造成杀戮,世间死伤之人难道会变少吗?不过,我要是杀了三乌,江湖中人自然会知道杀人偿命,这千古不变的道理,即使逃到天涯海角,即使钻进老鼠洞里,也要找出来正*法护纪,那么以后,那些想杀人的人,在杀人之前自然会先考虑到杀人的同时,也等于是杀了自己的性命,这样谁还会再会去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不顾一切的要至对方于死地呢?”

毕摩子哀哀叹息,连连摇头,慢慢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不想龙百石依然是不依不饶,一旁讥讽道:“我见过的老和尚多了,可有几个是济世为人的?整天满嘴的佛理度人、***之说,可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知肚明,你们实在是难以自圆其说,救人助人的英雄侠士还是我们,还是我们这些整天跟***恶徒拼个你死我活,在无数的流血牺牲的我们,并不是整天磕头烧香,让佛祖保佑庇佑,天下就能太平得了的。”

毕摩子连连叹息,无奈地摇头,似乎是他跟龙百石说了很深的佛理,只是恨铁不成钢,端起茶杯叹息道:“施主,贫僧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或许等你亲眼看到三乌死在你的双脚之下,他们的鲜血染红了你的双手,浸入了你的神智之后,你才能够体会到贫僧今天所说的,哎……真是可惜啊。”

诸葛明见二人争持不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连忙又站了起来,止住二人道:“大师,龙帮主,你们两位来者是客,还是不要再争了,且听我一言。第一,三乌的确是我徒弟,可是他们是不会回中原的;第二,他们杀人,已经被我处罚了,一生都没有自由,被关在三绝岛之上,而现在,你还要为父辈报仇,对他们三人太不公平了;第三,龙帮主你要为父辈报仇,我无话可说,可是你连三乌的杀人动机都不知道,这未免也太草率了。”

龙百石大惊,跨步上前,向诸葛明追问道:“诸葛前辈,你说什么,难道三乌杀人另有隐情?”

此时,从门外传来了陆显的声音:“龙帮主、龙夫人,这事情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你们就不要查了吧,让这些事情过去吧,要不然不只是你,就连丐帮、五龙山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的。”

众人朝外望去,果然是陆显回来了。

陆显继承了诸葛明多礼的风骨,一进门便走到毕摩子面前,向他***道:“晚辈陆显向毕摩子大师问好,大师有礼。”

毕摩子轻轻点头回礼后,陆显又向龙百石道:“龙帮主、龙夫人,武林大会一别,别来无恙乎,刚才要事缠身,若有怠慢,还请海涵。”

百石和仙华纷纷跟陆显回礼,让他先行入座,而此时,仙华也终于忍不住,发问了:“诸葛前辈,您是武林中的数一数二的人物,向来行侠仗义,从不滥杀无辜,所以赢得了江湖各路英雄的称赞,有了东侠之称,可是,现在丐帮帮主龙百石有事想让你帮忙,你为何拒不相帮呢?”

诸葛明的脸色又变了,面无表情地道:“江湖中人的抬爱,岂会是真正的诸葛明?我要是我贪慕虚华,那也不会来翡翠岛,涂个清静了。你们两位不要再追问了,三乌被我囚禁到三绝岛之上,已经收到了应有的惩罚,同时,这是为你们好,要是你们发现一些你们所尊敬的人干过一些你们自己也不肯相信的事情,那可就悔之晚矣。”

这句话又引起了范仙华和龙百石的好奇,二人更加好奇了,心想:“难道说五龙山的***背后,真有什么事情是四叔瞒着我们兄弟们的?”二人刚欲追问,不想诸葛明又跟陆干吩咐道:“干儿,你去准备几间厢房,现在天色已晚,让他们在翡翠岛住一宿,明天再送他们出岛。”

范仙华大惊,不过细细一想,面带微笑,笑脸相迎,跟诸葛明道:“诸葛前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打扰了。”

百石气愤难平,不过他号称顽石,当然不会就此罢手,可是他却想不通为何范仙华要答应诸葛明在第二天离开,于是,又在私下追问道:“夫人,你为何要答应东侠明天离开啊,要是离开的话,那么咱们不就白来了吗?”

范仙华道:“你就放心吧,相公,我自由办法,毕摩子会帮咱们找出三乌的下落的。”

百石大惊,一脸疑惑地看着范仙华道:“夫人,这下毕摩子都已经变了一个人了,怎么还能让他逼东侠说出三乌的下落呢?”

“久闻翡翠岛的碧泉之水,可以静息凝神,化解忧愁,我猜毕摩子应该是得了什么病了,所以在他喝完碧泉山庄的茶水之后,所以才暂时安静下来了,不过等他恢复到好斗成性的一面而再次跟东侠斗起来的时候,我倒要看看这诸葛明会如何招架?”

百石用了范仙华的计策,已经让东侠和西怪两败俱伤,其实心中非常懊悔,现在仙华又想挑起事端,从而渔翁得利,百石自然是要犹豫了:“这…这样咱们三番四次的利用毕摩子,好像有点卑鄙啊。”

范仙华不以为意地笑道:“最毒妇人心,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在明天离开之前,我们要激怒毕摩子,这样才会有机会让毕摩子帮忙。”

范仙华在龙百石耳边轻声说了说,百石大喜而去。

第18章:遗祸江东

当晚,月亮又挂了起来,月光洒在碧泉山庄后面的额翡翠岛之上,映出绿色的月光,反映在碧泉山庄的岩壁之上,四处都是绿绿一片,似乎诉说着寒冬已过的盎然生机。时不时,冷风袭袭,扫起翡翠岛的一丝丝尘土,又轻轻地四散飘落。

百石找到了毕摩子,不想他正在诵经念佛,听到百石来访,连忙打开房门,迎接百石。

百石笑脸相迎道:“呵呵,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大师,我听说你的武功非常厉害,特来向大师请教一二。”

毕摩子正色而道:“阿弥陀佛,贫僧乃是一个出家之人,怎么可以争强好胜呢?练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仅此而已。”

百石微微笑道:“呵呵,大师您误会了,我只是来跟你探讨一下武学,并没有其它的意思。”

毕摩子犹豫了一会儿又道道:“那好吧,施主你先进来吧,我们俩探讨一下,没准儿我的易经波形功还可以突破,施主请。”

进去之后,这才发现毕摩子所居的厢房要比他和范仙华所住的厢房小很多,应属单人而居。

百石进去之后,靠着窗子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跟毕摩子道:“大师,久闻你的易经波形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武林奇功软骨功也已经练到了无骨境界,与东侠诸葛明、北霸步震、南客钱央、入木三分王仁号称五大不败高手。我***天地浪子田浪独闯江湖几十载,阅历无数,见过各门各派的绝招,将其融合起来,新创了一套乱章拳,可是在下武功平平、资质有限,不知其中奥妙,怎奈他不在身边,今天只能先向您这为不败高手请教,还望指点一二。”

毕摩子笑了笑道:“施主你这么谦虚,你先将乱章拳耍一遍,我看看它的套路。”

百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运起真气,跟其道:“这套乱章拳的有一套心法,说的是:乱章乱章,杂乱无章,毫无章法,随意而动,各集精魂,拳轻而神重,无势而身从。意无形,形无章,随欲而往,乱章之道,杂乱而不殆。”在念叨的同时,百石跟着自己的记忆,随意地将乱章拳耍了一遍。

渐渐地,毕摩子眼神不再专注了,面目之中,戾气渐生,忽然从椅子上猛然起身,对这百石大笑道:“哈哈……真没有想到田浪居然也能创出如此奥妙的武功,真是小瞧那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了。也不是我说你,这套武功精妙绝伦,可是你们和田浪的性格不同,他是不拘一格,所欲而行,因此这种武功才威力无穷,可是你们扭扭捏捏,太过拘束,如何能将田浪的武学发挥到淋漓尽致,也难怪上次交手之时……”

毕摩子想到了上次易经归元法居然被田浪给接住,对其功力甚是佩服,刮目相看,不过又想到上次打架之后,是来找诸葛明寻找三乌下落的,渐渐地,浑身开始颤抖,口中念道:“我…我…我是来找诸葛明打架的,谁输谁死;我…我…我还要问乌痴的下落,我要拿回迎心刀…我要用迎心刀祭奠我徒儿。”

百石大惊,心想:“这万一诸葛明和毕摩子二人再大打出手,两败俱伤,还是没有得到乌痴的下落的话,那么我该如何制止啊?还是不要把篓子捅大了。”想到这儿,百石又连忙走过去,跟毕摩子道:“大师,大师,你先静一静,冷静下来,你是得道高僧啊,不是假…是真和尚。”

可是,此时已为时过晚,毕摩子又恢复到了争抢好胜的一面,一把抓住龙百石的双臂,大骂道:“诸葛明在哪儿,乌痴在哪儿,迎心刀在哪儿?”

龙百石大惊,生怕再将他激怒,慢慢地将他放在自己双肩上的手臂移了下来,跟他道:“大师,你先冷静下来,迎心刀不在这儿,乌痴也不在这儿。”

就在此时,陆显闻声进来了,见毕摩子又变得疯疯癫癫的,连忙跑过来道:“大师,你先冷静下来,江湖传言,迎心刀现在在龙千江手中,你到我们翡翠岛来,是找不到迎心刀的。”

毕摩子一头雾水,更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傻傻地道:“对啊,我为什么要到翡翠岛来啊?是找诸葛明打架?不对,是来问三乌的下落,他们说迎心刀不是我徒儿巴多贤的,我要找乌痴证实……”

渐渐地,毕摩子又将一切事情想起来了。

无奈之下,陆显心生一计道:“大师,你可能有所不知,三乌在一年以前死在海啸之中了,尸骨无存啊。”

龙百石、毕摩子双双大惊,百石更是转过头来,抓着陆显的双臂问道:“陆显兄弟,你所说的可是事实?”

陆显低下头去,一言不发,龙百石自言自语道:“看来真是老天有眼,恶有恶报啊。”

毕摩子也自言自语道:“不行,他们三个要是死了的话,那么谁跟我证明迎心刀的归属啊,完了,我徒儿丢了…丢了……”

毕摩子又瘫坐在椅子之上,神情呆滞。

陆显又道:“大师,你这徒儿丢了,重新收一个不就行了,非得要和我***争个你死我活吗?”

毕摩子想了想道:“对,我再收一个,上一次阿旺被王仁劫走了,这次我要收一个比他还聪明伶俐、精明百倍的。”

毕摩子纵身而起,从窗户中飞身而出,轻轻落在外面,看到四处碧绿之极,美不胜收,心情豁然开朗,不过却又连忙提醒自己,心中一怔,在掌心之中开始运功,四下耍武。

忽然间,他看到诸葛红婷走了过来,连忙跳起,落在她前面道:“喂,小姑娘,你想不想练成盖世神功啊,比你爹还厉害。”

红婷不懈地笑了笑道:“大师,我难道不可以跟我爹学吗?他的武功还不比你的厉害?”

“哈哈……婷儿说的好,真不愧是我诸葛明的女儿。”红婷一看,不想诸葛明就在她身后。

毕摩子连忙移步上前,大骂诸葛明道:“诸葛明,你说你丢不丢人,枉你练成天下无敌的好武功,可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传授,真是太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儿,你不要的话我就要了,你把她给我,我收她为徒。”

诸葛明仰天大笑道:“哈哈……大师,没有想到你和剑飞一样,居然这么想要传人,不过你更加疯狂,都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不过人家剑飞收徒,乃是为了寒梅傲雪,和她厮守终身,可是你收徒是为了什么啊?”

毕摩子沉默了一会儿,又猛然抬起头道:“诸葛明,我要将我一身的武艺传授于我徒儿,让他打败你,让你脸上无光。”

“大师,咱们可南隐客钱央齐名,武功互为伯仲,可也不是我说,你连人家南隐客的传人都打不过,还在这儿喧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毕摩子勃然大怒,指着诸葛明的鼻梁骂道:“诸葛明,你太狂妄了,打不打得过他先不说,我先收拾你。”

诸葛明冷冷笑了笑道:“大师,如果我说的话是假的话,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啊。”

毕摩子无言以对,将指着诸葛明鼻梁的手指收起来,转身过身去道:“诸葛明,好,你等着,等我把王仁叔侄打败了,带着他们的骨灰前来找你。”

话音刚落了,毕摩子飞身而去。诸葛明转过身来,看着站在厢房门口的龙百石道:“龙帮主,这毕摩子刚平静下来,你就用武力激怒他,想坐收渔人之利,真是枉带了丐帮侠义之名,太***了。”

百石甚是惭愧,默然无语。不想此时,范仙华又从诸葛明的身后赶来了,连忙跑到百石面前,跟诸葛明解释道:“诸葛前辈,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毕摩子疯疯癫癫的这么可怕,现在你让他去找钱央和王仁叔侄俩,这不是遗祸江东吗?”

“五大不败高手,现在有入木三分王仁、南隐客钱央两人身在双玄居,要是他们叔侄俩中,有一人可以打败毕摩子的话,那么他必然会回到西域,到时候你们才能得到一时安宁。”

范仙***之,终于领教了诸葛明的深沉心机,也难怪江湖人称他为幻实幻虚了,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心想:“这诸葛明果然是老谋深算,这样一来,真是皆大欢喜,我们没有帮手找三乌了,迎心刀也不会有人再抢了,他的翡翠岛也安宁了。”

龙百石也觉得自己做的的确是太过卑鄙了,从台阶上面走了下来,跟诸葛明道:“诸葛前辈,刚才的确是我不对,不过我发现毕摩子要是冷静下来,还真是一个得道高僧,面目慈善、平易近人,要是咱们能够帮他把病治好,那可是武林之福啊。”

诸葛明笑了笑道:“呵呵,要给毕摩子把病治好?你可真是会想,毕摩子好斗成性,在西方武林之中设下擂台,他会定期找人比武,败者被活活烧死,要是他不跟人比武的话,他会寝食难安的,除非把他放在翡翠岛之上,让他每天饮用碧泉之水,没准儿过个十年八载的,他还真会忘了与人争斗。”

龙百石大喜道:“好啊,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现在主动请缨,前往双玄居,等到他们叔侄俩打败毕摩子之后,我把毕摩子送到翡翠岛来,让他在岛上潜心修佛,岂不很好。”

诸葛明的表情一下子呆住了,可是又不好拒绝,吞吞吐吐地道:“这…这……龙帮主啊,你这样不是断送了我的后半生吗?我好不容易把毕摩子赶走,你这样要是再把他请来,我将永无宁日。”

范仙华灵机一动,又想故技重施,笑着道:“想必东侠是一个舍己为人之人,一定是答应了我们这么做吧。”

不等诸葛明开口,范仙华就拉着龙百石跪倒在地,向他拜谢道:“东侠您真是侠义为怀,我们夫妇先代毕摩子大师,谢过东侠您再造之恩。”

就在此时,陆显也走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毕摩子喝了翡翠岛的茶水之后,和普通人无异,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现在闲来无事,大不了翡翠岛多个茶杯,又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明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将二人扶起道:“那好吧,你们都给我带了这么高的帽子了,我要是不答应,那才是枉称东侠。”

待二人起身后,诸葛明又道:“久闻范夫人武功高强,更有先入为主之称,今日我诸葛明也奈何你不得,真是女中巾帼啊,看来我以后应该将女当不才的看法变一变了,否则就真的成了人老而僵了。要是你们早跟我说的话,那么我也不会将毕摩子激走了,不过以毕摩子的轻功,他现在早已出岛了,别说你们追不上,就算追上,也不可能把他带回来。我看这样吧,你们明天一早,直接从水路出发,去双玄居等他,等他被王仁和钱央两个收拾了之后,再带回来。”

次日上午,诸葛明准备了快船,让龙百石和范仙华从水路前进,赶到长乐府见机行事。

路上,龙百石甚是得意,跟范仙华道:“夫人,此次虽然没有找出三乌的下落,但是能够将好斗的毕摩子变成得道高僧,也未尝不是好事一件,不过这次还多亏了夫人你的机智聪慧。”

范仙华也是得意地笑了笑道:“呵呵,你哪一次的事情不是我机智聪慧帮你的?呵呵,这算是好事一件吧,不过你放心吧,此招不成,我还可以想出其它办法从诸葛明口中得知三乌的下落。”

龙百石大喜,连忙追问道:“夫人,这么说你已经想到办法了?”

“诸葛明老谋深算,当然不容易下手,不过那个诸葛红婷天真无邪,要骗她很容易。”

龙百石心中一怔,近日来连番利用毕摩子,已经让他们俩非常懊悔了,没有想到范仙华现在又想利用诸葛明的掌上明珠诸葛红婷,犹豫了一会儿道:“夫人,这咱们已经将平静下来的毕摩子用卑鄙的手段激怒了,就是为了找出三乌的下落,为了五龙山的私仇,要是咱们再利用天真无邪的诸葛姑娘,那么和小人还有什么区别啊?我看就算了吧。”

范仙华在碧泉山庄的时候就发现诸葛红婷在看龙百石的时候眼睛直直的,似乎是柔情似水,充满了好奇,不过并没有在意,可是却听了百石此言,当即甚是生气,走出船舱,背对着百石道:“好啊,既然我是小人,我的好心在你眼里是驴肝肺,那我就不管了,你自己去找吧,我还是回去看孩子。”

龙百石也出了船舱,拉住范仙华道:“夫人,我说的也是事实,你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啊。”

范仙华依然是背着脸,冷冷地道:“龙大帮主,你要是舍不得那个娇滴滴的诸葛红婷的话,就跟我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的,好骂我是小人。”

龙百石听完,放开范仙华的手臂,朝前走去,站在船头之上大笑道:“哈哈……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原来是女人的毛病犯了,呵呵,夫人,我是怕了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范仙华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说不说了,那么我也应该给你一点报酬啊,这样才公平。”

“什么报酬啊?夫人,你都已经帮我生了个儿子,我怎么还能跟你要报酬啊?”

“这你就不要管了,总之我帮你把三乌的下落查出来,再让丐帮成为天下第一大邦你一定会很高兴的,不是吗?”

话说王仁在怒杀游唐,将其活埋之后,得来了短暂的安宁,然而,他还不知道游唐虽然被一招尘土飞扬所埋,可是当时并没有死去,反而被龙拟露所救。

这天,游唐正在药店里面养伤,忽然间,他的;老朋友洪枭找来了。

游唐大惊,冷冷笑道:“洪枭,我大难不死必有厚福,你是不是想来跟我分一分这福气?”

洪枭笑道:“恐怕这福气不是你的,而是我的,我已经知道了你梦寐以求的宝藏的秘密,可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在干一把?”

游唐大惊,连忙下床询问。不想此时,龙千江兄弟俩也找来了。

龙千江一进门,就跟洪枭道:“洪大掌门,即使游唐不敢了,还有我们的阴阳八风阵呢,我愿意相助你一臂之力,不过得到宝藏之后咱们要平分。”

欲知哄笑所说的秘密指什么事情,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