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破釜沉舟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9章:破釜沉舟

话说王仁怒杀游唐,一招尘土飞扬将其活埋,可是却被龙拟露所救。连日来在龙拟露的悉心照料下,游唐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天,他正在打坐练功,不想洪枭和龙千江兄弟先后找来了,想要约同游唐,再寻宝藏。然而,王仁再乱云山之上,当众将他手上的藏宝图在众人面前展示,并交给了北地霸王步震的手中。现在,他们想要从步震的手中夺藏宝图,只能是自取灭亡,然而,洪枭却说他已经知道了关于宝藏的所有秘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洪枭见到龙千江兄弟也来了,非常高兴,连忙上前问道:“哈哈……那么大的宝藏能够分一小部分已足以享用三生,更别说是咱们几个人分了,不过,要吃蜂蜜,首先得把蜂窝给捅了,如果胆小怕事,那就最好退出吧。”

游唐却始终停留在宝藏的秘密之上,连忙起身,走过来追问道:“洪枭,你刚才所说的你知道了宝藏的秘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洪枭朝龙千江兄弟以及游唐看了看,看到他们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忍发笑道:“呵呵,不错,宝藏的秘密我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了,不过,想要凭我一人之力将所剩的漏洞补全,实在是有点困难啊,所以我需要你们相助,才甘愿将这份属于我的宝藏和你们分,可是你们俩只能分一成,当然了,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够厉害,比九尾狐的性命还要长,那你们大可以去找北霸要藏宝图。”

龙千江兄弟二人相对而视,傻傻地笑了笑,又向洪枭追问道:“洪大掌门,你还是别卖关子了,把你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吧,咱们一同商议,看看如何把剩下的部分补全。”

洪枭背过身去,冷冷地笑道:“这次我可不会轻易的相信你们,只要你们三人吃了我的独门毒药,我自然会将秘密说出来,以防你们出尔反尔。”

游唐大怒:“什么?你想让我们吃你的毒药,我可是乱云山的盟主。”

洪枭冷冷地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洪枭一言九鼎,等取出宝藏之后,不但会跟你解毒,还会将你们应得的一成给你们双方。至于游唐你,以前是乱云山的盟主,可是现在,乱云山上觊觎宝藏的人载听说藏宝图重新回到了步震的手中,王仁复出,以一己之力杀了我乱云五仙、李谷、应三道、游唐、萧诉,而田浪也出现在此,将大漠连环刀宁连波杀了,这乱云山的高手一时死伤无数,许多觊觎宝藏的人都四散而去,你还配称为盟主吗?我看你是在给你自己当盟主吧。”

此时,龙千山心生一计,心想:“既然吃毒药的话,那我何不将计就计,反正他们要是中了混有大哥鲜血的血蟾丧魂丹的话,就会变得痴痴呆呆,神志不清,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难道还怕他们不交出解药?”

想到此处,龙千山连忙从千江的身后转过来道:“洪枭,你这只是借口,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假如说我们吃了你的独门毒药,而等找到宝藏之后,你不给我们解药,反而独吞宝藏,到时候我们上哪儿去后悔?所以要我看的话,咱们三方中,我们兄弟俩可以吃你和游唐的毒药,而你们两个也必须吃我们兄弟俩的毒药。”

游唐当即犹豫了。洪枭一生,也算是重情重义,苦苦守着和诸葛明的约定,自己的誓言,没有下乱云山,很少怀疑他人,况且他对自己的独门药酒甚是自信,当即叫好:“好,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么咱们三方每一方吃另外两方的毒药,到时候如果谁出尔反尔,就毒发等死吧。”

龙千山见游唐没有反应,在一旁冷笑道:“游唐,你要是不肯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洪大掌门,走,咱们找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好好想想对策。”

洪枭和龙千江兄弟欲出门而走,游唐连忙跑过去,伸开双臂,挡在门口道:“好……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游唐转过身去,背对着三人,掏出随身携带的一个红色的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三颗黑色药丸,然后又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又从里面倒出三颗药丸,将药丸用内力化成粉末,混合均匀后,倒在三个茶杯之中,转过身来递给三人道:“我很少用毒,不过此次为了宝藏不得不再用一回了。这是望虫散,每月十五发作,发作之时,犹如毒虫钻心,痛苦不已,所以称为望虫散,只有我的独门解药才可以化解,你们敢吃吗?”

洪枭看着游唐手中的茶杯,心想:“这什么望虫散?听都没有听过,难道说真是他的独门毒药,这下可糟了,玩出火来了,害得我也要尝毒。”

洪枭接过茶杯,龙千江兄弟俩已是成竹在胸,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茶杯,端在手中。

洪枭从腰间拿出一个小葫芦,隐隐可以听见里面装着液体。他从桌子上面又取出三个杯子,打开葫芦,将里面棕黑色的液体倒进了三个杯子,隐隐泛着一股黑气,散发出逼人的药酒的味道。

三***惊,盯着洪枭洪枭的毒药道:“洪枭,你这可是剧毒啊,难道想杀了我们不成?”

洪枭收起葫芦,笑了笑了道:“哈哈……你们放心吧,这种毒液是从三种含有剧毒的树汁中提取,再用许多毒物所泡制而成的药酒,虽然黑气涌窜,气味难闻,看似剧毒,不过我已经在里面加了药了,你们喝了它,对你们有益无害,会让你们精神抖擞,武功增强。不过,它毕竟还是毒药,每个七天会发作一次,要是没有我的药以及独特的御毒之法镇住毒性,必死无疑。”

龙千江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两颗血红色药丸,也从后面转了上来道:“哈哈,看来大家准备的都是好东西啊,不过我这颗红色的药丸就要逊色多了,不过没有我的解药的话,也是不行的,你们吃下去吧。”

四人纷纷吃了另外两方所给的毒药后,洪枭又道:“你们不要妄想从我手中偷取解药或者解毒之法,因为我的药酒只能够镇住一时,而且这酿酒之法和配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们是没有办法弄到的。至于根除,还待靠一种奇怪的解毒方法才行,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在得到宝藏后起杀我之心,要是我死了,那么解毒之***随着我下地狱的。”

龙千江也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生死攸关,大家所使的都是看家本领,我们兄弟俩也不例外,所以你们两位也是,我们兄弟下的毒乃是掺有我的血液的血蟾丧魂丹,要是没有我们兄弟的鲜血在每天帮你们俩镇住毒性的话,你们会被我控制,变得像我那十四个行尸一样,成为我手中的傀儡,我要你们去死,你们绝对不会想活。至于这血蟾丧魂丹的根除之法,就必须用我的独门解药,不过,这独门解药当然是不会轻易带在身上了。”

游唐大怒道:“龙千江,莫非你也要将我们两个变成木偶不成?”

龙千山笑了笑道:“要是成木偶了,那么你们的武功就僵硬了,没有威力了,想要对付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就更不可能了,况且你们跟本不熟悉阴阳八风阵的阵法,即使成了木偶也没有用,所以我们兄弟会每天给你们鲜血的,不过要是我们死了,那么没有了鲜血,你们连最起码的吃饭都没有保障,这可怎么活啊?”

洪枭起身大笑道:“看来都是有心啊,这用毒之法都是江湖上十分罕见的,洪某真是佩服,为了防止有人用内力逼毒,咱们现在***在此,盯着***人,不许离开一步,等到药力吸收之后再行商议。”

游唐暗自笑道:“呵呵,你们三人都中了我的无药可解的毒,还这么猖狂,等取到宝藏,你们就等死吧。”

四人面面相觑,游唐中途以肚子痛为借口想要出去,不想被洪枭拦住:“一炷香之后才可以动,现在静静的坐在这儿。”无奈之下,游唐只得打消了出去逼毒的打算。

一炷香时间将近之时,龙拟露回来了。

拟露见到杀父仇人龙千江,大吃一惊,连忙拿出随身携带的***,朝龙千江刺去。游唐大惊,连忙起身,跑过去拉住了拟露道:“拟露,他是你哥哥,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

游唐真是奸猾无比,居然趁此起身之机暗自逼毒,不过被洪枭给察觉了,他也随着起身,将手放在了游唐的肩上,用自己的内力阻挡他。

现在洪枭是唯一一个知道宝藏之人,游唐当然不想得罪他,连忙收起了内力。

拟露指着龙千江大骂道:“你这个弑叔的不孝子侄,今天我要为我爹报仇。”

龙千江看百石不在她身边,又看她手上抓着药回来的,应该是她救的游唐,暗自发笑,起身道:“拟露妹妹,你这是何苦呢,你怎么会是我的对手,我们已经练成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等我们融会贯通、运用的得心应手的时候,必定是打败天下无敌手,到时候你身为武林盟主的妹妹是何等的风光啊。”

拟露怒斥道:“你这个***之徒,我爹待你视如己出,你居然杀了他,良心真是让狗给吃了,即使我不是你的对手,天柱山下的冤魂也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天柱山,龙千江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不想千山却站出来骂道:“拟露,你真是不知廉耻,还未出阁,就跟游唐在此鬼混,真是丢尽了我们龙家的人,我们让龙家出现了武林盟主,而你让龙家蒙羞,你还敢说我们是不孝子侄,真正的不孝子侄是你,龙拟露。”

游唐勃然大怒,一掌打在龙千山的胸前,将其震出三丈以外,撞在墙上,摔落在地面之上,吐出一口鲜血。游唐依然不肯罢手,赶上前去,指着龙千山大骂道:“拟露早跟我有三生之约,你要是再敢这么跟她说话,就算我不解毒,也要先杀了你。”

龙千江大怒,气冲冲地跑了过去,将千山扶起,大骂游唐道:“你…你吃了我的毒药,还敢如此嚣张,我……”

洪枭见形势不对,怕生事端,连忙跟上前去,挡在二人中间道:“停……你们这是怎么了?还没有得到宝藏的秘密就开始内讧了,游唐,龙千江、龙千山,先把个人恩怨放开,咱们还是商量一下如何对付钱央叔侄吧。”

游唐走了过来,安慰龙拟露道:“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游大哥是不会骗你的,你先去里屋,我们谈论一下正事。”

看不出游唐这位风流成性的翩翩公子也是如此多情,对龙拟露情深一片,帮她擦干了眼泪,让她先进去了。

游唐又走了过来,向洪枭追问道:“洪枭,你刚才说对付王仁是怎么回事?”

原来当天刀戊心奉王仁之命,下山寻找客栈郎中,可是却误打误撞找到了洪枭的谪仙派所开的洪洲醉仙楼,而他们所住的厢房都是由洪枭暗中操控的,他还特地将步震的房间安排在了一间密室旁边,本来是想在步震睡觉之时,去偷盗其身上的藏宝图,可是却听到了他和王仁、聂瑛关于藏宝图的谈话,由于步震对着藏宝图彻夜未眠,因此他一直都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也难怪聂瑛在离开步震的房子之时闻到了熟悉的乱云山上的酒味,那就是洪枭藏在密室之中的征兆。

可是,现在洪枭说对付王仁,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洪枭道:“你们有所不知,当初王仁和步震下山之后所住的客栈洪洲醉仙楼,正是我乱云山谪仙派所开,所以王仁跟步震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了如指掌。他们防得了屋外的人,可是却防不了躲在秘道中用醉仙游息法偷听的我。”

三***惊,没有想到洪枭的所谓的醉仙游息法居然连两大不败高手王仁和步震都骗过了,看来即使步震再怎么小心,也还是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游唐连忙追问道:“那么这么说你听到了宝藏的所在之地?”

洪枭得意地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们都已经吃了我的毒药了,还怕你们耍花样不成,不错,这个秘密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应该在东南方向的某个岛上,我已经找常年出海打渔为生的宋水打听过了,应该先朝东走三分,再朝北走一分,然后再朝西走一分,再朝南走两分,应该会有一个岛,宝藏就在那个岛上。”

龙千江大喜,连忙追问道:“那么应该先从什么地方出发呢?”

洪枭不理他,反而道:“出发点我会带你们去的,可是就算如此,一个岛那么大,随便找个地方把宝藏埋了,我们翻个三五天也不见可以找到宝藏,而这最后一份藏宝图上面的秘密,说的正是如何在岛上找出宝藏。然而,最后一份秘密只有王仁知道如何解开,所以我们先要找到他,逼他说出最后一份宝藏的秘密,然而再想办法从步震手中弄到最后一份藏宝图,出海寻宝。”

游唐犹豫了一会儿道:“洪大掌门,我看还是免了吧,五大不败高手的武功境界已经不是你我这个武功层次所能了解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南隐客。我曾经打败王仁,自以为天下无敌,可是没有想到当时的王仁是个重伤之人,这才让我轻敌,上一次我要杀步仲归之时,王仁只用了一招就将我制伏了,跟他交手,我都感觉到恐惧。哎……他的武功已经到了化境了,咱们联手也不可能动他分毫啊。”

龙千江也不敢跟王仁为敌,在一边道:“是啊,我们的阴阳八风阵虽然精妙,可是上次乱云山之战,王仁只是用悲天悯世咒,就将我们杀的溃不成军,他要是一不小心,发出悲天悯世咒,方圆十丈之内,要杀一人,简直是轻而易举,更别说是破我们的阵法了,况且双玄居之内,还有个钱央。”

洪枭笑了笑道:“你们放心吧,正所谓英雄不打无准备之仗,我已经配制好了一醉三年的醉仙散,咱们只要找个吹西风的时间,让醉仙散吹到双玄居,他们不用功的话,是不会倒下的,可是中了醉仙散,他就不敢用功了,否则就会一醉三年。因此,只要我们将醉仙散顺着大风吹进双玄居,那他们叔侄俩还不是瓮中之鳖?”

龙千山正在擦拭着嘴角的鲜血,不过听到此计,却是眼前一亮,不由大喜道:“好的,此计甚妙,到时候即使王仁不醉,也不会用武了,即使他真的不肯就范,但咱们只需要用聂瑛逼他,他难道还不会说出秘密?紧接着,咱们再想办法从北霸手中偷到最后一份藏宝图,如此,宝藏还不是囊中之物?”

洪枭连忙拒绝道:“不行,咱们只能对付王仁和钱央这两个不败高手,如此即使手段卑略,也算是男儿兵不厌诈之举,若是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聂瑛下手,那还真不如***算了,省的侮辱了人的美名,和恃强凌弱的豺狼虎豹无异。”

游唐笑了笑道:“洪枭,好的,就依照此计行事,到时候我要杀掉王仁,报我这些日子所受的苦。”

第20章:弯刀断折

却说伯延、弯刀王、聂瑶在看完耶律德光之后,耶律德光的病情好转,让弯刀王亲自护送伯延和聂瑶离开辽东,去找聂威贤,可是当他们刚出契丹,来到了定州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些始料未及的事情。

弯刀王见伯延和聂瑶两人已经出了契丹地界,想要回去复命,可是忽然间,山上暗箭飞来,三人四下寻找,发现在对面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应该可以阻挡暗箭。伯贤和弯刀王连忙掩护着聂瑶朝巨岩之下而去,来躲避暗箭,可是没有想到巨石之下居然挖着一个陷阱,三人未及防范,掉进了陷阱之中。

陷阱之中弥漫着刺鼻的烟味,伯延大惊,连忙从自己的衣服上面撕下一块布,捂住聂瑶的鼻子,就在此时,弯刀王已经被浓烈的烟味给熏倒了。

伯延甚是悔恨,屏住呼吸,四处寻找出路,忽然间,有人将陷进上面的巨石推开。

伯延仰头一看,原来是死不悔改的镔铁三鹰苗青、方骑、萧源。

苗青在上面大笑道:“伯延,真不愧是武林高手,中了迷烟还能撑到现在,别急,等迷烟中掺上水,那可就是剧毒了,你想站起来的话,那可以试一试。”

伯延聚气凝神,用功力压制住迷烟,可是自己的真气像冻结了一样,根本聚不到一块儿。

此时,方骑在上面喊道:“伯延,你现在帮我们做一件事情,我就放了你和公主。”

伯延的身体已经开始酥软了:“什…什么事情?”

苗青得意地笑道:“哈哈……久闻你们中原豪杰是誓死不辱,今日一见,原来都是狗屁,看在你上一次放过我们的份上,我今天可以放过你,不过你先把从我***的身上找一找三络分形手的武功秘笈。”

伯延冷冷地笑道:“你们还真是蠢,这武功秘籍哪有随便带在身上的?”

苗青道:“伯延,我们暗中跟踪了将近一个月了,我***弯刀王的一举一动我们了如指掌,要不是他在契丹发下通缉令,我们也不至于在契丹没有容身之处,跑到这定州来暗算你们,等我苗青练成三络分形手,成为武林盟主之后,到时候还会有谁看不起我们?”

伯延向来寡言,心想:“我死倒是无所谓,可是谁又跟我爹打江山、服侍他呢?聂瑶姑娘是无辜的,我总不能连累了她吧。”

想到此处,伯延从弯刀王的身上找了找,果然发现了三络分形手的武功秘籍。

王仁辛辛苦苦保护三络分形手的秘笈,聂瑶怎么能任由它被苗青夺走了,连忙拿开捂在嘴上的布,跟伯延道:“***,这是白眉天师传给我姐夫的,我姐夫拼了性命保护它,不让他落入奸邪之徒的手中,不能给他们。”

伯延道:“聂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活着,就可以夺回秘笈。”

伯延将秘笈扔给苗青。苗青师兄弟三人赶紧凑到一块儿翻看,对其中精妙是连连叹息。见其方骑和萧源二人看得非常入神,苗青腾出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在后面暗算,他们二人被点住了。

苗青拿回方骑和萧源手中的秘笈大笑道:“哈哈……你们就放心吧,多谢你们帮我找到三络分形手,我会给你们留全尸的。”

萧源已经没有了舌头,难以言喻,嗓子中发出嗡嗡的声音,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方骑连忙求道:“大师兄,你就放过我吧,以后做牛做马都听你的,大不了我们不练三络分形手了。”

聂瑶在下面讥笑道:“哈哈……今天终于见到什么叫做兔死狗烹了。”

苗青冷冷地笑了笑,拔出腰间弯刀,将方骑和萧源全部杀掉,扔进了陷阱之中。

苗青在陷阱上面大笑道:“哈哈……伯延,忘了告诉你了,这种迷烟要是沾到鲜血的话,就会剧毒无比,毒上加毒,你们就安心的去吧,反正你能和公主葬在一块儿,有美人相伴,想必死可以成为风流鬼,安心地闭上双眼了。”

伯延只觉得头越来越重,靠在冰冷的墙壁之上,才能勉强站住。

聂瑶又拿开嘴上的布,大骂苗青道:“苗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三络分形手的秘笈,你为什么连自己的***、师弟都不放过啊?”

苗青道:“公主,是我***先要杀我的,他不能怪我。既然我已经得到了三络分形手,要是不把我这些命苦的师弟们杀掉的话,个个跟我争,我烦都烦死了,如果要是让他们将我弑师不孝的事情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没准儿被这位伯贤兄弟的爹北地霸王的六不赦给处死了。你们两个也发现了我的秘密,因此,也必须死,我可不想在我没有练成三络分形手的时候,就让别人发现我是弑师、杀同门师弟的凶手,你们就安心去吧。”

伯延终于撑不住,双腿一酥软,滑倒在弯刀的身上。

聂瑶大惊,连忙俯身去看,只见伯延面色苍白,白眼外翻,似乎是开始毒发了。

伯延连忙抓住聂瑶的手道:“聂瑶,***快要死了,临死之前,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就算死,我也瞑目了。”

聂瑶着急地道:“***,你…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还要教我武功呢?弥罗神掌的第五掌我还没有学会呢。”

伯延笑了笑道:“呵呵,你先不要打断我,听清楚我所说的每一个字。百善孝为先,这第一件事情,就是麻烦你告诉我爹,就说不孝子步伯延先走一步了,让他保重身体,让我大师兄照顾好他。聂瑶,你知道吗,早在***弈然山庄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姐姐聂瑛了,可是我不爱说话,生性内敛,所以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可当我们兄弟俩被王仁打败的时候,我知道我技不如人,将对你姐姐的感情埋在了心底,直到你的出现。可是你绝不是你姐姐的替代品,你天真无邪,跟你在一起很快乐,真的很快乐,渐渐地,我发现我真的离不开你了,所以才陪着你来到了辽东,所以……”

聂瑶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伯延,道:“***,我知道,要不然你也不会三番四次的救我、保护我了,可是……”

伯延道:“我说了你别打断我。我知道,可是你喜欢的是王仁。我都有一种想法,这王仁是不是生下来就跟我作对的,我武功不如他,我喜欢的女人都喜欢王仁,可是聂瑶,你要想开啊,王仁和你姐姐已经成亲了。”

聂瑶连忙止住他道:“***,你说的我知道,可是请你原谅,就算我终身不嫁,我也不想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我爱我姐夫,只是希望他可以幸福快乐,和我姐姐举案齐眉,白头偕老,我并不希望成为我姐夫的累赘,你知道吗?”

听聂瑶这么说,伯延异常激动,口吐鲜血,傻傻笑道:“好吧,那我就不说这件事情了。下面的话还是给我爹说的,你记好了。你告诉我爹,就说人生如梦幻泡影,他做任何事情,我作为人子,都无权反对,可是希望他得到天下后,可以实行仁政,不要像对北方武林一样,刚愎自用、一手遮天,导致人心惶惶,同时,还请你告诉我弟弟,就说让他以后少惹是非,凡事三思而后行,告诉我大师兄言风,让他好好待我妹妹……”

伯延撑不住了,又吐了一口鲜血,聂瑶连忙抬起头,看看有没有人路过,不想苗青早就走了。忽然间,聂瑶注意到萧源的腹中有个药瓶子,连忙掏出来看,上面写着‘魔煞门圣药’五个字。聂瑶大喜,将瓶子拿到伯延面前道:“我听弯刀王说过,魔煞门圣药是疗毒的,说不定就是这迷烟的解药,我们有救了。”

聂瑶赶紧拿出药丸给伯延喂食了一颗,自己服用了一颗,等他给弯刀王喂的时候,弯刀王已经没有了气息。

聂瑶大惊道:“***,弯刀王他…他已经…已经死了。”

伯延服了魔煞门的圣药,跟聂瑶道:“我武功这么高都撑不住,他撑不住也很正常啊,你先别打扰我,我用功试试,看这颗药丸能不能解毒。”

伯延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将丹田之气提了起来,运往百汇穴,从而灌注全身,渐渐地,却发现真气好像解冻了一样,慢慢地往身体各处窜。

伯延大喜道:“看来这颗药丸的确可以解毒,只可惜咱们找到它时已经太晚了,不然弯刀王也就不会……”

聂瑶看着弯刀王,想起了关于弯刀王的许多事情,眼角不由湿润了。聂瑶擦干了眼泪,问伯延道:“***,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啊?”

“你放心吧,按照这个药力,天黑之前,我应该可以恢复一半的功力,到时候肯定可以带你冲出去。”

不想忽然间,苗青又卷土重来。伯延和聂瑶赶紧装死,不想苗青居然想将陷阱之中的人埋掉来毁灭证据。

伯延大惊,拿出七巧神针,将手挪到弯刀王旁边,在弯刀王的身上刺了几下,聂瑶大惊,七巧神针居然成了暗黑色。

正在苗青以为下面的人都死定了的时候,伯延猛然起身,射出七巧神针,正中苗青前胸。苗青大惊,忽然间,真气像冻结了一样,不听使唤,身体开始酥麻。

苗青知道是中了他放的迷烟,连忙掏出魔煞门的圣药解毒。伯延在下面大笑道:“苗青,人算不如天算,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我已经食用了魔煞门圣药解毒,我的功力肯定比你先恢复,到时候我必定杀你来祭奠弯刀王英灵。”

苗青大惊,连忙鼠窜而去,而同时,伯延又倒了下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1章:再战俱创

话说伯延、聂瑶、弯刀王中了苗青、方骑、萧源三人的奸计,身中剧毒,弯刀王终功力稍弱,未及防备,毒发而亡了,同时,绑住苗青为虎作伥的方骑和萧源到头来却被他们唯命是从的大师兄给杀了,到头来是见到了三络分形手的秘笈,可是未及***,就丢了性命。

伯延和聂瑛身陷绝境,中毒越来越深,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二人在绝望之际,聂瑶却从萧源的腹中发现了魔煞门的解毒圣药,伯延吃了药之后,功力开始慢慢地恢复。然而,苗青想要毁灭证据,又拿着铁锹卷土重来,欲将陷阱填了。伯延使出浑身之力,发出掺有弯刀王身上的剧毒的七巧神针,射中苗青,在伯延的唬吓下,苗青算是鼠窜逃走了。

当天深夜,伯延恢复了一半的功力,带着聂瑶和弯刀王的尸首冲出了陷阱。

聂瑶跟伯延道:“***,我看咱们再回契丹一趟,将弯刀王的骨灰带回契丹吧,他是契丹人,肯定希望葬在契丹的。”

伯延已经离开了步震多日,担心步震难以应付觊觎宝藏等人,可是又不忍心拒绝聂瑶,便勉为其难地道:“那好吧,我都已经离开这么多天了,相信早几天或者晚几天,我爹都会埋怨的,那就舍命陪君子吧。”

聂瑶甜甜地笑了笑道:“呵呵,***,你真是我的好***,***,我姐夫和乌圣、乌狂结拜成兄弟,我们可以结拜成兄妹吗?”

聂瑶从未跟伯延提过结义之事,刚才伯延在陷阱之中向聂瑶吐露真情,似乎让她感觉到了恐惧与不安,伯延更是非常震惊,道:“什么?是不是我刚才在陷阱之中说的话吓到你了?***可以等你回心转意,哪怕是天荒地老。”

聂瑶又道:“***,既然你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想必你应该知道,我只是希望可以看着我姐夫和我姐姐开开心心的生活,姐夫答应过我要教我武功的,带***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只要能够陪着姐夫,我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他身上的柳剑,或者是他胯下的玄武流星。”

伯延真不敢相信,身体还未曾完全复原,后退三步,抱着自己的胸膛傻傻地道:“步伯延啊步伯延,男子汉大丈夫,你拿得起放不下可不成。好的,聂瑶,咱们俩现在结拜为兄妹,以后即使你姐夫不带你去闯荡江湖,我也会带你去的。要是有谁敢欺负我的妹妹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他的。”

二人跪地起誓,结拜为兄妹,虽然义结金兰乃是一件快事,可是伯延始终高兴不起来。

却说在聂瑛帮王仁生下来龙凤胎之后,最高兴的就要数钱央和醉雾了。钱央整天弄孙为乐,醉雾也是特别喜欢小孩子,常常放下手中的生意,从泉州专门赶来看云鹤和诗霄,让王仁和聂瑛这亲身爹娘一天到晚都抱不了几次。

这天,云鹤和诗霄都在睡觉,王仁也陪着聂瑛在竹林中散步,钱央离开了双玄居,去给两个孙子准备满月的礼物。

忽然间,竹林深处中群鸟惊飞,似有不速之客擅闯双玄居。王仁大惊,连忙跟聂瑛道:“瑛儿,有位一流好手擅闯双玄居,你先回到屋子里看着云鹤和诗霄,我把他打发走。”

聂瑛隐隐觉得心神不宁,右眼皮直跳,稍稍犹豫后,又道:“好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要再用魔心煞手那么可怕的武功了,更不要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知道吗,傻瓜。”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你这是怎么了,你王仁哥哥的武功,天下第一,不到万不得已怎么会使用那么恶毒的武功呢?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毕摩子来,他也撑不过我的柳剑环百招,我现在克刚克柔的元坤神功才是真正不可战胜的绝世神功。”

聂瑛这才放心的进去了。

看聂瑛进去了,王仁转过身来,腾空而起,站在竹子顶端注视着双玄居前方的竹林。忽然间,远处传来一阵诡异而又熟悉的笑声:“南隐客、王仁,久违了!”

王仁一下子就听出是毕摩子的声音,甚是震惊,心想:“这毕摩子跟我约定一年,如今一年之期还差一个月,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忽然间,一阵寒风袭过,风停之处,毕摩子从竹子顶端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跑了过来。

王仁亦是站在竹梢之上,挡在毕摩子前面道:“大师,你可来早了,这一年之约未到,你来干什么啊?”

毕摩子猛然一怔,不过又立即回过神来,指着王仁大骂道:“王仁,我才不管什么一年之约,今天我就要打败你,用我的易经波形功破你的元坤神功。”

王仁笑了笑道:“大师,你要破我的元坤神功容易,可是你打败我王仁,却是绝无可能,就算是在我战败之前自行了断,也绝不会败在你的手上,让我祖上蒙羞,让元坤神功蒙羞。现在,我的两个孩子现在正在睡觉,你还是离开吧,要是我叔叔来了,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前两天他还处置了几个来此惊扰的商户。”

毕摩子大怒道:“王仁,难道你要和钱央两人合力来杀我不成?告诉你,即使你们俩联手,我也不怕,要打就现在打,打输了就***吧。”

王仁见避无可避,虽然他自称天下第一,可是在他练元坤神功的至阴之力之时,毕摩子肯定也在练什么绝世神功,要在百招之内破他的软骨功,还是没有把握,灵机一动,便跟毕摩子道:“那好吧,但要是百招之内胜负未分怎么办?”

毕摩子道:“我就是来找你打架的,不将你打败,誓不罢休。我现在已经练成了软骨功的无骨境界,柔韧之力必然可以在百招之内将你打败,要是百招之内我还是打不败你,那么我七日之后再来。”

王仁大惊,本以为将毕摩子打败便可以从此不受他的干扰,可是这毕摩子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由傻笑道:“呵呵,那你这么说,我们俩要是分不出胜负,我就要受你侵扰一辈子了。”

毕摩子大笑道:“王仁,你这个小辈真是太狂妄了。我要是连续三次不能在百招之内打败你,那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说完,毕摩子脚下的竹梢停止了弹动,王仁脚下的竹梢却是依然,不过更显轻柔。二人聚气凝神,运起功来。二人刚刚拆分三十多招,不想此时,钱央拿着一个红色的包,飞身而来,将二人避开,挡在二人面前道:“大师、仁儿,你们两个别打了,这老朋友相聚,不先叙叙旧怎么行啊?”

毕摩子大怒道:“钱央,这我们俩打得正兴起,你这挡在中间是何居心,要是再不闪开,我就杀了你。”

王仁怒斥道:“毕摩子,你要是敢跟我叔叔无礼,我就先杀了你。”

钱央笑道:“呵呵,毕兄,咱们有七年没有交手了吧,上次汾河之上,你我都没有较量一番,你如果想看看我用寒气之源练成的元坤神功威力有多大的话,那么七日之后在海边一战,如何?现在你要是吵了我的孙子,那大家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毕摩子大怒道:“要打就现在打,再不出手我就不客气了。”

在王仁回到双玄居后,叔侄二人都利用寒气之源以及八十一字真诀***云困神功,现在二人的武功造诣早就不能和汾河之上时的功力相比,不过刚才毕摩子使出了软骨功的无骨境界,浑身上下,似乎像是一团肉堆成一样,感觉不到骨骼的存在,武功在招式、功力上都有很大的提高,想跟他切磋一下,因此,王仁连忙跟钱央道:“叔叔,你放心吧,现在的毕摩子不是现在的我的对手,还剩六十四招,看我在六十四招之内打败他。”

钱央也深知王仁此时的武功已经到了拈花摘叶可杀人的境界,只好先退在一旁了。

王仁用内力提起护体真气,然后将全身放松,犹如落叶飘飘。毕摩子一眼就认出了王仁所使的乱章拳,立即将自己的身子卷成球形。如此交手,三十招过去了,可是毕摩子还是没有将王仁打败,渐渐地着急了。忽然间,王仁乘机使出一招气元旋坤。此招一出,内力像一把雨伞一样开始旋转,真气袭过的地方,竹子纷纷被削断,咔嚓一声,往地面坠下。

此招一出,将毕摩子的球形身体逼得无处躲闪,然而他去灵机一动,也将自己的身体开始旋转,用内力在体外做了一层短暂的防护罩,化解了这招的威力。

王仁趁势使出幻象四式,晃到了毕摩子身旁,甩动手臂,打出一招纬坤三入。毕摩子大惊,将球形身体的旋转加剧,将纬坤三入的三股掌力尽数化解,而王仁也被其强大的内力给震开了。

毕摩子将球形身体还原,聚气凝神,又使出了易经波形功里面的易经波元法。王仁深知此招的威力,连忙将护体真气提起来。二人近身作战,又拆了十多招,还是没有胜负。

毕摩子大惊道:“小子,多日不见,你从哪儿学到的这么精妙的招式,连反其道而行的软骨功催动出来的招式都能化解。”

王仁道:“毕摩子,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现在还剩十六招,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爷爷打败天下无敌手的柳剑之威。”

王仁震动左臂,可是柳剑没有飞出,这才想到怕缠在左臂之上的柳剑的斜刺划伤他的云鹤和诗霄,所以将柳剑挂在了双玄阁内。

王仁见柳剑不曾带在身上,倒也并不惧怕,坦然地笑了笑道:“今天你运气好,我的柳剑没有带在身上,看来你是没有机会见识到柳剑之威了,我现在就用元坤神功打败你。”

毕摩子讥笑道:“元坤神功过于刚猛,你这下输定了。”

二人上前对了一掌,毕摩子颇为震惊,王仁酷热难耐的内力居然成了阴柔之力了,不由大惊道:“你…你的内力怎么成半阴半阳了?”

王仁得意地笑道:“呵呵,我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已经借助柳剑及我爷爷留下来的八十一字决将自己的内里化成可刚可柔的了,别以为你将软骨功练到无骨境界就天下无敌了,我和我叔叔都已经将元坤神功练到了最高层,并且和我爷爷的一样,可刚可柔,功力倍增,这下子你面对着武林奇人名副其实的传人,输定了!”

毕摩子大惊,又使出了易经波形功跟王仁对峙。王仁聚气凝神,将真气凝聚起来,准备用最后一招将毕摩子打败,也省得他老是纠缠不休,还要进行两次骚扰。双方掌力相接之处,竹林上方竹叶朝二人***了过来。

钱央大惊,真没有想到这真高手的对决居然将周围的物体吸附而去。渐渐地,王仁和毕摩子二人被竹叶裹起来了。

忽然间,刮起了大风,可是并未吹散二人身上的树叶,反而将更多的树叶朝二人的战圈内吹去。

钱央觉得心神不宁,在一旁喊道:“百招已过,胜负未分,毕兄、仁儿,赶快停手,不然你们两个会力竭而亡。”钱央在下面喊,可是二人还是没有丝毫反应。钱央非常奇怪,一般高手过招,强大的内功会将周围的物体弹开,可是此二人比武居然将周围的物体吸到身上去了。忽然间,钱央大惊道:“糟了,他们俩一定是将所有的内力都聚在掌间相拼,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的”。

忽然间,***在二人手中的真气越来越多,内力越来越强,而温度也渐渐地升高,将湿嫩的竹叶烘干,不料,在二人二人双手相接之处,被烘干的竹叶居然燃起来了。

王仁和毕摩子双双大惊,连忙撤掌,不想双双都被对方的功力震伤。

钱央大惊,腾空而起,接住王仁。毕摩子倒在地上,苦笑道:“王仁没有用柳剑就跟我打成平手,这怎么可能啊?”

钱央走过来大骂道:“毕摩子,你这个好斗成性的***,你两番败在仁儿的手上,还不赶快离开,要是再敢来双玄居,我就杀了你。”

毕摩子叹息道:“英雄少年啊,百招已过,没有胜负,七日之后再来比过。”

王仁调息了一下起身道:“大师,我自以为武功进步神速,你绝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今日一战才知,你宝刀未老啊,看来是我低估你的易经波形功了,不过要是我拿出柳剑,你想回西域都没有机会了,要打的话,等今年武林大会,我妻子放下武林盟主这个包袱之时再打。”

毕摩子道:“不行,刚刚说好的,胜负未分的话,七日后再比。”

就在此时,三人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哈哈……不必等七日了,今天就送你们归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