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渔翁在后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2章:渔翁在后

三人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游唐、洪枭、龙千江等人来了。

王仁大吃一惊,这游唐明明被他给杀了,并且用一招尘土飞扬将他埋了,可是却又出现在了双玄居,心中一怔,问道:“游唐,你居然还活着?”

钱央勃然大怒,指着几人怒斥道:“好几个狗胆包天的***,居然敢擅闯双玄居,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出手啊?”

洪枭仰天大笑道:“哈哈……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呆在原地不要乱动,否则,这醉仙散会让你们一醉三年的。”

王仁注视着洪枭的眼神,笑了笑:“洪枭,你以为我们会上你的当吗?”

洪枭眼神变得可怕起来了,大骂王仁道:“王仁,是你毁了我的谪仙派,杀了的二弟、三弟还有我们乱云五仙,今天你难逃一死。”

王仁看洪枭面无惧色,谈笑坦然,不像是在撒谎,不由想起了乌圣,心中也畏惧三分,不敢轻易用功,笑了笑道:“好啊,你尽管来试一试啊。”

游唐站出来道:“王仁,你上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今天要先将你打个半死,然后再杀掉,来谢我心头之恨。”

王仁慢慢站起来,附在钱央耳边轻声道:“叔叔,我看洪枭的眼神不像是撒谎,你不要管我,启动双玄居的机关,照看好云鹤和诗霄。”

钱央道:“仁儿,不要担心,双玄居进来容易出去难,可是我要他们有来无回。”

钱央拿出一枚铜钱,打在了一颗竹子上,竹***了几下,发射出一枚冲天炮,在空中炸开了,发出五颜六色的火花。

龙千山大惊道:“这是南隐炮,钱央在搬救兵,我们赶快办正事。”

洪枭连忙跑到钱央身旁,钱央不敢轻易用功相抗,被洪枭点了穴道。

王仁着急了,不过他也不敢轻易尝试,在一旁道:“洪枭、游唐,你们要杀要剐都朝我来,与我叔叔没有丝毫关系,要是你们敢伤害他,即使我真的醉三年,也要在大醉之前取你狗命,你们应该知道,在我倒下之前,一招杀你们所有人是绰绰有余。”

几人心中一怔,还是对王仁这条猛虎有所顾忌,面面相觑。游唐退在一边道:“王仁,我还真不相信你们中了传说中的醉仙散,还能发出致命一击,不过今天,你只要将宝藏的秘密告诉我们,那么我们会考虑放过你和钱央的,否则,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自然有办法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毕摩子在一旁笑道:“哈哈……你们连撒谎都不会,试问你们在得到你们想要的秘密之后会放虎归山?今天他们两个都要死,这不就是你们的目的吗?”

龙千江走过来道:“不错,王仁想要杀我,我今天必定要杀了他以绝后患,要是我杀了王仁,钱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钱央也要死。如果聂瑛知道了是我们杀了王仁,也一定会报仇的,所以就连聂瑛也要死。”

王仁大惊,怒斥毕摩子道:“毕摩子,假如说我今天不死,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们叔侄不会到这任人宰割地地步,你真是害人不浅。”

毕摩子大笑道:“哈哈……王仁,我说过,七日之后还有一战,没有人能阻止,你一定可以活到七日后的。”

游唐慢慢地朝王仁走过来,用内力呼好全身,上前问道:“王仁,你赶快说出藏宝图的秘密,可以让你在死之前少受折磨。”

“藏宝图在步震手中,你们来问我,这是不是问错人了?”

洪枭在一旁得意地笑道:“王仁,不要以为你们和步震在洪州醉仙楼的秘密谈话我不知道,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当日所住的客栈乃是我乱云山谪仙派所开,是我故意安排步震住在藏有密室的一间屋子里面,所以,你们谈话的时候,我就躲在密室之中,用醉仙游息法偷听,你们绝对发现不了。”

王仁大惊,灵机一动,跟他们道:“既然你们都听到了,那还有什么好问我的啊?”

洪枭道:“王仁,你赶快说,最后一份藏宝图要怎样解开?”

钱央在一旁道:“仁儿,他们要是达到目的了,那么咱们就没有价值了。”

洪枭大怒,在钱央的胸前狠击了一掌。王仁大怒,可是自己现在除了身受重伤,还身中醉仙散,不能用功,怒气都让他把嘴唇咬破了。

游唐和洪枭看王仁和钱央不敢用功反抗,索性打起胆子,过来折磨二人。正当他们想逼问出宝藏的秘密之时,聂瑛从双玄阁中跑来了。

王仁大惊,连忙冲她喊道:“瑛儿,快…快走,带着云鹤和诗霄,快走……”

游唐见到聂瑛,飞身而起,将她抓住,带了过来,大笑道:“哈哈……王仁,有盟主在这儿,想必你不会嘴硬了吧。”

王仁气得口吐鲜血,怒斥游唐道:“你现在马上放了瑛儿,否则,即使我一醉三年,也要先杀了你,况且醉仙散在酒中才会发挥奇效,我吸进了醉仙散要三日后才会发作。”

游唐得意地笑道:“哈哈,王仁,你以为我是傻子啊,你唬得了别人,你可吓不了我。醉仙散乃是洪大掌门的***,他一清二楚,该怎么放,放多少,都是估算过的。”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由食、醉雾、茶魂三人的声音。洪枭大惊,连忙催促游唐和龙千江兄弟二人道:“赶快逼王仁说出秘密,要是此次功败垂成的话,咱们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游唐灵机一动,从怀中拿出一颗毒药,递在王仁面前道:“王仁,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说,可不要说我不懂的怜香惜玉、不效忠于武林盟主。这颗药丸会让盟主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虽然聂瑛有御毒牙护体,一般的毒药不会伤到她,可是王仁还是有点担心,无奈之余,只能先答应游唐,跟他道:“好吧,我这就把秘密说出来,你先放开瑛儿。”

洪枭也在一旁道:“游唐,王仁和钱央两人武功深不可测,可是聂瑛乃是一介女流,手无缚鸡之力,你还是把她放开吧,毕竟她还是武林盟主,咱们也是臭名昭著,要是再加一条以下犯上,恃强凌弱的骂名,那就算是钻到老鼠洞里,也没有脸见人了。”

游唐听了,放开了手下的聂瑛。王仁连忙跑了过去,将她拉在一旁,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大师兄快来了,赶快收拾一下,带着孩子离开,我和叔叔待会儿自然会有办法脱身的。”

聂瑛当然不肯了,跟王仁道:“不行,我不走,你都说不会离开我们***了,又想食言不成。”

钱央听聂瑛不肯离开,也在一旁道:“瑛儿,赶快走,听仁儿的,带着孩子离开。”

不想此时,龙千江连忙从后面赶了上来,挡在聂瑛面前道:“我们不是说了吗,所有人都要死,包括你和你的孩子,不过,你们要是说出秘密来的话,就可以不受罪,平静的死去,但是要是再不说,我就将你们变成我的阴阳八风阵中布阵的行尸。”

就在此时,由食、醉雾、茶魂师兄弟三人踩着竹子,飞身而来,轻轻地落在钱央面前。

王仁大喜,不过猛然一想,他们师兄弟三人武功虽然厉害,可是毕竟久久未在江湖上走动,恐怕难以抵挡有备而来的游唐、洪枭、龙千江兄弟二人,况且龙千江兄弟二人还有阴阳八风阵相助,恐怕有失,连忙跟醉雾喊道:“二师兄,赶快带着云鹤和诗霄离开,快呀……”

醉雾笑了笑道:“呵呵,小师弟,放心吧,有我们在,你们不会有事的。”

龙千江给千山使眼色,让他去屋子里面杀王仁口中的那两个孩子云鹤和诗霄。

千江知道了他的意思,慢慢地绕过竹林,朝双玄阁走去,不想却被醉雾发现了。

醉雾气在心头,勃然大怒,纵身上前,抓住龙千山的肩膀,将其甩在空中,聚气凝神,将内力***在拳头之上,趁着千山下落之时,重拳向上而起,千山的后背鲜血喷出,一命呜呼。

龙千江大惊,连忙上前查看,却不想千山的后背被震出了一个馒头大的洞,这下子阴阳八风阵少一人,再也布不起来了,三人士气大减。

洪枭大惊,连忙抓住了钱央的脖子跟三人道:“由食、醉雾、茶魂,你们三人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现在让南隐客去死。王仁,你赶快说,不然我的谪仙醉掌可是不会对南方武林盟主、不败高手南隐客钱央留手的。”

王仁无奈地笑了笑道:“好吧,都是这个宝藏惹的祸,今天我就将这个秘密透漏出来,看你们谁能够从步震或者诸葛明口中得知最后的一部分秘密。”

洪枭惊奇起问道:“什么,最后一部分秘密在诸葛明和步震身上?”

“不错,最后一部分秘密在诸葛明和步震的身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解开,因为我对游散人一无所知。藏宝图是游散人做的,所以他的制造之法、生活习性应该只有东侠和北霸最为清楚。这最后一部分藏宝图要用液浸之法,可是这种液体不是酒水鲜血,那么必定是与游散人有关的一种液体,可是这是什么液体,你们去问诸葛明和步震吧,我又从何得知。”

游唐大喜,眼看着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又连忙将刚才放在手中的药丸拿出来,放在王仁面前道:“王仁,你说这颗药丸可以让聂瑛痛苦多长时间啊?”

王仁的表情一下子变了,不想沉默多时的聂瑛从游唐手中接过药丸,一口吞下去道:“王仁哥哥,看到你处于两难痛苦之中,我更难受。现在我吃了它,就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了,来生我们再做夫妻吧,你照看好我们的孩子。”

王仁勃然大怒,发梢树了起来,强行运功,真气冲破了醉仙散的束缚,打出一招水淼子道长的巽象散形拳中的水到渠成,朝游唐打去。

游唐大吃一惊,顺手一把将聂瑛抓过来,挡在自己前面。王仁的掌力所至之处,聂瑛***倒地。

由食趁着洪枭不注意,弹出一枚铜钱,洪枭连忙闪躲,茶魂趁势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将钱央拉了过来。

见聂瑛倒在地上,所有人都大惊,可是王仁已经撑不住体内翻腾的气血和醉仙散的药力,脑袋越来愈重,意识骤然模糊,醉酒晕厥,倒在地上。

醉雾飞身上前,跟洪枭血战,而茶魂和由食也替钱央解了穴道,一同联手,来战游唐。

就在双双胜负难分的时候,龙百石夫妇来了。

百石纵身而来,却发现千江正在抱着千山痛苦,连忙跑上前去,只见千山浑身是血,已没有了呼吸,连忙运气相救,可是已经是回天乏术。

龙千江看到龙百石来了,连忙擦干眼泪,跟百石大喊道:“石头,要是你还念及兄弟之情的话,就赶快帮千山报仇,就是醉雾一掌震死千山的。”

百石大怒,帮着洪枭,上前杀醉雾。范仙华连忙上前,将百石拉过来道:“你醒醒好不好啊?龙千山和龙千江一丘之貉,自取灭亡,死有余辜。”

百石怒斥道:“范仙华,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千山是我弟弟,此仇不能不报,你让开,不然连你一块儿打。”

钱央看了看聂瑛和王仁,聂瑛已经是气若游息,浑身经脉都被王仁的掌力震断了;再看看王仁,确实是醉酒之症,不过,和毕摩子大战的伤势未愈,就强行运功,也是伤上加伤。

就在此时,毕摩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几***笑道:“哈哈……什么醉仙散,还不是被我给化解了,哈哈……易经波形功的化解之法是天下无敌的,哈哈……”

钱央大惊,连忙跟毕摩子道:“大师,你的易经波形功疗伤有奇效,赶快帮瑛儿看看,她快不行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3章:病久成医

话说王仁被游唐彻底激怒,也顾不得什么醉仙散会不会真让自己一醉三年,发出从水淼子道长所使的一招水到渠成,一招滑过,朝游唐打去,不想游唐居然拉着聂瑛当挡箭牌,替自己挡走了这招的力量。

王仁身中醉仙散而强行运动,一醉不醒;聂瑛受到王仁的一招水到渠成的重创,也是危在旦夕,***晕厥。

就在钱央举手无措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毕摩子居然复原了。

易经波形功的疗伤之法重在于“养、润”,毕摩子的利用易经波形功至阴至柔的功力将体内醉仙散之毒缓缓运出,功力之弱,与不懂武功的之人无异,然后巧力却足以让他的易经波形功达到这办到令世间练武之人骇然之事。

钱央大喜,连忙跑过去,让毕摩子赶快给聂瑛疗伤,不想毕摩子却道:“我说过七日后和王仁有一战,没有人能阻止,我只救王仁。”

钱央看了看王仁,心想:“仁儿虽然一醉三年,可以慢慢想办法,不过这个丫头性命危在旦夕,若是不救,恐怕云鹤和诗霄就要成为孤儿了。”又连忙再跟毕摩子道:“大师,他们夫妻情重,要是仁儿见到瑛儿一命呜呼,肯定会殉情的,到时候别说是七日,一眨眼的功夫两人都在黄泉路上了,该先救谁,大师你非常清楚,不是吗?”毕摩子想了想,决定先救聂瑛。

毕摩子给聂瑛疗伤,可是旁边的游唐、洪枭还有师兄弟三人都在大都不休,让他受到打扰,非常生气。毕摩子勃然大怒,卷成球形,飞身弹过去,只一回合,将所有人都打翻在地,大骂道:“我救人,谁再出声,我就杀谁。”

游唐、洪枭、龙千江见事情不太妙,连忙鼠窜而逃。龙百石在范仙华的再三劝阻下,也先停了下来。

毕摩子将真气输送到聂瑛的体内,可是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反应,实在是想不出用什么办法将她救醒,无奈之下,挠了挠头起身,颇为尴尬地对着钱央道:“钱央,这个人快死了,要救不容易啊,我不管了啊……”

钱央大惊,灵机一动又道:“大师,看来易经波形功是徒有虚名啊,连个女子都救不活,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在天灵盖上拍一掌,也省得活在世上侮辱了这绝世神功的美名。”

毕摩子大惊,又傻傻地道:“不行,不行,易经波形功天下无敌,我一定要救活她,一定要救活她。”

钱央又道:“大师,对呀,你要是把她救活了,仁儿自当谢你恩德,到时候没准儿天天陪你打,既随了仁儿的愿,又满足了你,岂不两全其美?”

毕摩子大喜,笑了笑道:“好……易经波形功天下无双,肯定可以救活她,要是救不活,我就不来找你们了。”

毕摩子抓起聂瑛,扛在自己的肩头,纵身一跃,上了竹梢,飞身而去。钱央大惊,万万也没有想到毕摩子居然将聂瑛给带走去治疗了,连忙让由食尾随而去,看他要把聂瑛带到什么地方去。

醉雾和茶魂将王仁搀扶了进去,钱央试着用常用的解酒之法替他解酒,可是都起不到任何作用,无论是呼吸、脉搏都和常人无异,就是醒不过来。

无奈之下,醉雾提议道:“***,我喝酒就像喝水一样,除了舒服,没有***的感觉,我想亲自尝尝这醉仙散,研究一下它的药性,到时候没准儿可以解小师弟的醉酒之症。”

茶魂当即阻止道:“不行啊,二师兄,要是你也一醉不醒,那我只有我和大师兄两个人如何保护***、帮小师弟解酒、照顾两个孩子、救回师妹。”

钱央道:“茶魂说的有道理,洪枭好不容易将双玄居击垮,现在我们元气大伤,难保他们不会卷土重来,目前两个孩子才是最主要的。”

就在此时,龙百石夫妇从外面进来了,跟钱央道:“钱大侠,我知道如何解醉仙散的醉酒之症。”

钱央大喜,连忙过去询问道:“真的,什么方法可以解毒?”

百石曾经在顿丘和乌圣抵御契丹大军之时,见过乌圣中醉仙散的情景,对醉仙散也是比较了解,瑛儿,跟三人道:“当初我和王仁、乌圣同在顿丘御敌,乌圣被景为下了这醉仙散,强行运功,导致一醉不醒。据乌狂所述,这乌圣所住之地可能有醉仙散的克星,所以乌圣才千杯不醉,饮酒如水的。”

范仙华接着龙百石道:“钱大侠,假如说一个人常常吃蜜,那渐渐地,他会感觉不到蜂蜜的甜味,听闻唐门五老之所以个个百毒不侵,就是因为他们于年少之时,就与毒虫毒物为伍,常常被毒虫毒物咬,渐渐地,身体可以抵抗各种毒性了。”

醉雾恍然大悟,在一旁道:“哦,对啊,言之有理!我常常喝酒,一喝就是十斤以上,两位师弟常常喝茶,现在即使是深夜浓茶入肚,也是安然入睡,换句话说,常常中毒饮酒喝茶,身体会自行调节,渐渐适应,那么照此来说,我的血液必然可以抵御醉仙散的毒,没准儿就是解药。”

醉雾从自己的腰部抽出柳剑,在手中稍稍乱舞,将自己的手掌划破,将鲜血滴在了钱央的茶杯之中。

茶魂大惊,连忙阻止道:“师兄,你不要傻了,这鲜血是解不了毒的,这醉仙散是毒,不是酒,即使是,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呢?”

醉雾道:“没试过怎么知道啊?”茶魂拦不住,只能放任醉雾放血了。

此时,很可能是骨肉连心的原因吧,楼上传来了两个孩子云鹤和诗霄的哭声。

范仙华连忙朝楼梯口走过去,想要上楼查看。茶魂担心她可能会对孩子不利,连忙移步过去,拦住范仙华道:“你想干什么?刚才龙千山要杀他们两个,你是龙千山的嫂子,不会和他是一丘之貉吧。”

百石大惊,也赶了过来追问道:“什么?龙千山要杀两个孩子?”

茶魂冷冷而道:“废话,我们师兄弟很少用武,更不会轻易杀人,若不是龙千山胆大妄为,毫无人性,我师兄怎么会对他下毒手?”

龙百石大惊,真不敢相信千山居然如此泯灭人性,后腿三步,傻傻叹息道:“哎……真没有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居然…哎…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说利欲真可以将心熏成黑色的?龙家蒙羞啊!”

钱央猛然想起上次武林大会之时,范仙华已经怀有身孕,现在应该也是作娘的人,连忙跟茶魂道:“茶魂,你让范夫人看看两个孩子,毕竟她也是作娘的人了。”

钱央端起鲜血叹息道:“哎,真是世事无常啊,真没有想到我南隐客钱央居然沦落到这一步,要靠自己的徒弟的鲜血来解毒,要是可以药到病除的话,醉雾的鲜血流的也值,要是白白流血而无法解醉仙散的毒,那么岂不是损兵又折将。”

钱央将鲜血一饮而尽,茶魂立即聚气凝神,将自己的真气输入他的体内。

醉雾屏住呼吸,等着钱央的反应,片刻之后,终于出现效果了。钱央体内的真气开始膨胀,一股暖流时冷时热,开始贯穿全身,而头顶也开始冒着黑色的烟气。

钱央大惊,聚气凝神,尝试着自己运行真气,可是自己体内的醉仙散之毒似乎已经解了,真气越来越顺畅,内力像暗涌一样源源不断的涌出。

钱央大喜,慢慢地将自己的真气提了起来。茶魂驾驭不了他体内的真气,被其体内的真气弹开了。龙百石大惊,连忙上前相助,用四象无极功帮助茶魂,和二人之力,才勉强镇住钱央体内的翻腾的真气。

忽然间,钱央将真气涨起来,逼开了二人,起身大笑道:“哈哈……真没有想到醉雾的鲜血居然是这醉仙散的克星,看来先入为主分析的有道理啊。”

茶魂大喜,从地上起身,顺便扶起百石,在一旁笑道:“哈哈……看来师兄的血流的也值了,要是下次有个什么迷茶散的话,那么我的鲜血也可以解了,哈哈……”

不等茶魂说完,醉雾又开始放血了,钱央连忙阻止道:“醉雾,你刚才放血,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不能再放血了,我试试用我的内功帮仁儿逼毒。”

钱央扶起王仁,将自身的真气输送到王仁的体内,不过王仁的身体和普通的醉酒之人人没有什么两样,即钱央绵绵不断的强大真气输送到他的体内,可王仁还是没有反应。

醉雾大惊,索性继续放血。茶魂见醉雾刚才已经放过血了,身体需要休息,连忙阻止道:“师兄啊,你刚才放了那么多鲜血,身体这么弱,要是再放血,没等小师弟醒来,你先倒下了。”

茶魂笑了笑道:“要是小师弟不行来的话,那么云鹤和诗霄兄妹俩又要重蹈小师弟的覆辙了,没有爹娘的疼爱,难道你希望如此吗?”

听醉雾这么说,茶魂也不再阻止了。

茶魂又将鲜血给王仁灌下去,钱央也用自己深厚的内力帮他。渐渐地,真气在王仁的体内开始起作用了,真气翻腾,时冷时热,上下乱窜,不过,醉雾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忽然间,王仁的头顶开始冒黑烟,一股很浓的酒气从他的身体上散发出来。

钱央觉得差不多了,连忙收起了真气,将王仁扶着躺下。

钱央帮着醉雾包扎了一下,又跟茶魂吩咐道:“你将瑛儿的补品拿出来给你师兄吃,他很快便能复原。”

就在此时,由食飞身而来,落在双玄阁前面,快步跑了进来。

钱央连忙上前追问道:“你可追到了毕摩子?”

由食叹息道:“哎,***,我自认为行云腿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我的轻功还是赶不上毕摩子,他出了竹林之后,朝西而去,我追了片刻,还是没有踪迹。”

钱央瘫坐在椅子上,不由叹息道:“哎……这下糟了,毕摩子反复无常,要是他中途将瑛儿落在什么地方,见死不救,那么两个可怜的孩子……”

范仙华道:“毕摩子只有碧泉之水才可以稳定下来,我们此次正是想将毕摩子带到碧泉山去,让诸葛明前辈用碧泉之水帮毕摩子化解戾气,要是能够找到他,带他到碧泉山庄,常饮碧泉之水,他就能能像一个得道高僧一样控制自己了。”

就在此时,云鹤和诗霄又开始哭了,钱央连忙从范仙华手中接过云鹤,哄了起来,而同时,王仁猛然睁开眼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范仙华手中抢过诗霄,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道:“我是不是睡了三年了?瑛儿呢?他被我奋力一击的一招水到渠成打中,瑛儿呢?”

钱央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不过他还是安然无恙,聂瑛却是生死难料,哀哀无语,将云鹤递给他道:“仁儿,你先看看你儿子,看他是怎么了?今天哭个不停。”

王仁接过云鹤,惊奇地道:“云鹤和诗霄怎么还这么大,难道我没有中醉仙散?”

茶魂在一旁说道:“小师弟,你可有所不知啊,是二师兄用他的鲜血帮你解的醉仙散之毒啊,所以你当天就醒了。”

王仁大惊,连忙追问道:“什么,醉仙散之毒可以用二师兄的鲜血来解,那么二师兄现在怎么样啊?”

茶魂道:“放心吧,二师兄失血过多,静养两天就没事了。”听茶魂这么说,王仁才放心的下。

他哄了哄云鹤和诗霄,渐渐地,二人停止了哭泣,可是茶魂跟他说醉雾的情况,却避开聂瑛不谈,让他隐隐觉得不妥,心悬在半空,又向钱央追问道:“叔叔,瑛儿呢?瑛儿到底怎么?”

钱央也不好隐瞒,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跟王仁说了一遍,王仁大吃一惊,连忙将云鹤和诗霄递给钱央和醉雾道:“叔叔,侄儿求您一件事情,希望你帮我好好照顾云鹤和诗霄,我要去找瑛儿,我真的不能没有她啊。”

钱央抱着云鹤,看着怀中襁褓里的孙子,沉默了片刻道:“好吧,你去找她吧,不过,你不要忘了,今天这一切全都是由于北霸的藏宝图惹的祸,是你让这幅藏宝图出世的,换句话说,是你连累了你的妻儿,你该怎么做,自己想清楚吧。”

王仁怔住了。

此时,龙百石也走过来道:“王仁,你放心吧,游唐、洪枭等人丧尽天良,我们丐帮行侠仗义、济世为怀,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你就安心的去找盟主吧。”

王仁道:“其实我叔叔说说的对,这一切都是由步震手上的藏宝图引起的,而今天的这种局面也是由我造成的,是应该由***解决,等我找到瑛儿,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又转过身来,看着钱央怀中的云鹤以及茶魂怀中的诗霄道:“叔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请你务必将云鹤和诗霄抚养***。”

王仁在儿女的脸上轻轻摸了摸,亲了一口,纵身而去。

出了竹林之后,他唤来了玄武流星,抄西追踪而去。

在王仁离开之后,范仙华帮着钱央把两个孩子哄着睡着了。

龙百石见没有请到毕摩子,却为了报仇,将毕摩子带到了双玄居,总觉得自己有责任,一直沉默,此时王仁走了,也是他们夫妇离开的时候了,跟钱央道:“钱大侠,要不是毕摩子来此跟王仁挑战,盟主也不会受伤,我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馋奸除恶,杀掉游唐等利欲熏心之徒。”

钱央道:“龙百石,游唐、洪枭、龙千江今天来双玄居***,非杀不可,你要帮我动手,我也不会反对。”

范仙华看了看云鹤和诗霄,顿生怜悯,猛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寄托于他人,哀哀叹息道:“钱大侠,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不便久留,就此告辞。爹娘不在身边,孩子的确挺可怜的,来日方长,改天我带着我的孩儿拜上南隐帖,来探望两个孩子,告辞!”

待他们走了之后,茶魂又道:“***,现在二师兄太虚弱了,大师兄关乎着整个钱氏生意的命脉,不能离开,我想先将生意搁置一下,去帮小师弟的忙。”

钱央道:“那好吧,你们三人已经凭借着寒气之源将元坤神功练到了第八层,有你帮仁儿,我就放心多了。”

茶魂也朝西赶上去,他的马虽然快,可是焉能和以速度见称的玄武流星相比?连续追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有见到王仁的身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