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面具设擂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4章:面具设擂

时光飞逝,白驹过隙,转眼间,已经多日过去了,是日,王仁已经追到了蜀中唐门。沿路之上,有无数的武林人士朝东而去,王仁有心询问,可是他们总是避而不谈,正在他不解之时,前方传来了打斗声。王仁大惊,连忙上前查看。

前方的情形灵王***吃一惊,原来是唐门内部的争斗,琼儿和夺命蝎率人追杀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考虑到是唐门内部的事情,王仁不便插手,在远处观看。

听琼儿骂道:“两个老贼,为了宝藏,居然连大伯都杀,真是比蜈蚣、蟾蜍还要毒,今天我们要替大伯报仇,替唐门除害。”

追魂蟾蜍站在对面,将蟾蜍放在手中,冲着琼儿大骂道:“琼儿,老大太糊涂了,难道我们就没有富贵之命吗?老大之死怨不得我们,只能怨他太执着了。你们俩跟我们一起去找宝藏,何必受这穷罪呢?”

夺命蝎的手中也放着一条巨大的蝎子,冲着二人骂道:“你们这么说,除了丧尽天良、不知悔改,更加忘恩负义、不晓人道。”

追魂蟾蜍很不服气地道:“我们如何忘恩负义了?”

夺命蝎道:“要不是唐门上一任掌门牛掌门收留咱们,早就饿死街头了,现在你们不思报恩,反而加害牛掌门的独子,也就是咱们的老大,这不是丧尽天良、忘恩负义吗?我没有功夫给你做口舌之争,纳命来吧。”

夺命蝎放出毒蝎子朝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攻过去,不想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也放出了蜈蚣和蟾蜍,与夺命蝎的蝎子相互撕咬,打成一片。

蜈蚣和蟾蜍联手,夺命蝎跟本抵挡不住,琼儿甚是着急,放出了百步蛇精心培养的黑尾蛇,不想阎王蜈蚣却是非常高兴。果然,不到片刻,黑尾蛇被蜈蚣所伤。

阎王蜈蚣得意地笑道:“要不是阎王蜈蚣可以破黑尾蛇,那么老大也不会死了,哈哈……”

阎王蜈蚣腾空跳起,朝夺命蝎和琼儿放出蜈蚣,王仁大惊,腾空而起,抓起夺命蝎和琼儿而去。追魂蟾蜍看出是王仁的身影,甚是害怕,连忙趁机逃走。

琼儿见是王仁来救,非常欣喜,激动地他道:“王仁、王仁,真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我们父女的居然是你,居然是你…”

夺命蝎上前谢道:“王仁少侠,我们唐门得你三番四次的相助,老朽真是无以为报,今天若是我们俩唐门最后的希望也被害了,那么唐门将从此绝迹江湖啊,请受老朽一拜。”

若是往常,王仁坚决不会受别人跪拜,更何况是一位高出自己一拜的武林前辈,不过此时,他的心思不在此处,面无表情地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王仁就此告辞,我们后会有期。”

琼儿大惊,拉住王仁的左臂道:“王仁,你怎么如此憔悴,面色这么苍白,盟主怎么不在你身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夺命蝎和琼儿身在蜀中,想必对毕摩子的事情应该也有所闻,王仁眼前一亮,转过身道:“你们在路上有没有见到毕摩子,或者是有没有听到关于毕摩子的事情?”

夺命蝎道:“毕摩子来去无踪,常常在西域找人打架,输了就***,我们好久没见了,不知王仁少侠找他何事啊?”

“既然你们不知,那么就此别过。”

王仁纵身而去,跳在玄武流星的背上。夺命蝎连忙赶过去,大声喊道:“王仁少侠,我不知道毕摩子的下落,可是我知道如何找出毕摩子。”

王仁非常欣喜,连忙跳下马来,抓住夺命蝎的双臂,激动地问道:“究竟什么方法才可以找到毕摩子?”

夺命蝎道:“这毕摩子常常找人打架,想要找到毕摩子,想必聪明绝顶的王仁已经是胸有成竹了吧。”

王仁大喜,谢过夺命蝎而去。琼儿在后面紧追,可是玄武流星快如流星,他哪里听得到。

王仁走到锦城旁边,考虑到他在江湖上名声大噪,认识他的人也很多,于是化了装束,穿上了一件通体白色的袍子,带上了田浪一贯带着的面具,在锦城四处宣扬自己武功天下第一,想找人打架,是天下无敌的面具人。

果然,王仁刚把风放出去,当天就迎来了蜀中数十位好手的挑战,可是他们却不知道面具人就是五大不败高手中的人称入木三分智的王仁。

转眼间,三天已经过去了,面具人的名声响彻蜀中,而他也以单掌击败了无数好手,可是却始终没有等来毕摩子的挑战。

这天,面具人正在对月独酌,忽然间,一人前来挑战,跟面具人道:“逢此乱世,江湖上的后起之秀真可谓是雨后春笋,去年的武林大会之上,各路好手之中,并没有阁下的身影,请恕茶魂斗胆,找阁下切磋一下。”

面具***惊,真没有想到这挑战没有找到毕摩子,反而招来了茶魂。他想下去跟茶魂揭下面具,可是他猛然升起一个念头,想要试一试茶魂的武功,因此没有揭下面具,怕茶魂听不自己的声音,连话都没说一句,跳上前去,跟他大战。

面具人怕茶魂认出自己的武功,因此用各家精华乱章拳跟茶魂对峙,双双交手之下,王仁非常震惊,真没有想到茶魂的武功居然进步神速,元坤神功居然练至了第八层。

茶魂也对面具人的武功之高非常佩服,心有余悸,道:“真没有想到你的武功如此之高,我本以为可以在百招之内赢你,可是你的武功不在我之下。”

面具人怕茶魂认出自己的声音,故意收了收嗓子,变成沉闷的声音道:“阁下的元坤神功已经练到了第八层,实在是令***开眼界,要是借助寒气之源,很容易突破第九重的,阁下突破之后,咱们再来一战吧。”

茶魂非常吃惊,没想到眼前此人居然对元坤神功如此熟悉,大惊道:“好个面具人,居然看出了我的武功路数,看来今日要是再战的话,我必败无疑,就等我练成元坤神功之后,再来与阁下一战吧。”

面具人恢复了他本来的声音,仰天大笑道:“哈哈……师兄,真没有想到你连我的身形都认不出了。”

茶魂大惊,听出是王仁的声音,傻傻地道:“你…你是…小师弟?”

面具人笑了笑,飞出柳剑,在空中转了两圈道:“师兄,真没有想到半年不见,利用寒气之源练成的元坤神功居然如此厉害。”

茶魂笑了笑道:“呵呵,小师弟,真是你啊,也难怪,今天落败也是正常。”

面具人邀请茶魂同饮,跟他说了说自己在此设擂比武的目的,茶魂不由叹息道:“师弟,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现在江湖上所有觊觎宝藏之徒全都朝温州***,说是从温州出发可以找出宝藏。”

面具人近来很少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去,只是在痴痴地等待着毕摩子的来临,可是出奇的是,毕摩子始终没有出现,自然是对江湖上的事情知之甚少了,不由大惊道:“难道说步震没有阻止吗?”

茶魂道:“步震和延州人马早就消失不见了,所以江湖上才有传言说步震带着延州人马去挖宝了,这才引得天下十之***的武林人士朝温州***。据传言称,就连幻实幻虚诸葛明的翡翠岛上的人马也消失不见了,要不然师妹的武林盟主的一年任期到了,应该换了,可是却迟迟没有收到东侠的武林贴。”

面具人也知道他们既然聚在一块儿,公然与步震为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而正如钱央所说,是自己让这个秘密公布于世,是自己连累的江湖人马陷于如此境地,可是聂瑛生死不明,又如何有心思去理会***事情呢?不由叹息道:“江湖上利欲熏心之徒何其之多,不过这件事情全是由我而起,而瑛儿也是因此而受伤,现在生死下落不明,是应该由***解决,只是……”

茶魂道:“小师弟,我看这苦苦寻找也不见得可以找出毕摩子的下落,咱们还是先去温州吧,要是北霸对他们下手,那要遭殃的可是无数人啊,孰重孰轻……”

面具人道:“江湖事大,我是应该解决好这件事情,可是瑛儿……”

“师弟,师妹她有毕摩子相助,不会有事的,要是这个宝藏惹出什么事情来,那么咱们万死也难辞其咎啊,就连师公一世英名也会受损的。”

当晚,面具人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先去温州。次日清晨,面具人和茶魂准备动身,忽然间,信鸽传书,面具人接过信鸽一看,原来是诸葛明的信件,初寄予钱央,钱央又转寄给他。他细细看来,诸葛明邀请王仁赶快赶去三绝岛,帮助乌圣和乌狂,说他们二人将面临一场大难,上面还附有去三绝岛地图以及方法。

面具***惊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有人会找到三绝岛去?”

茶魂道:“真是奇了怪了,诸葛明为了保护宝藏被步震用七巧神针锁住了经脉、武功尽失,可是现在步震去找宝藏,而诸葛明却让你去三绝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面具人想了想,不由惊叫道:“糟了,宝藏肯定与三绝岛有关系,看来诸葛明也应该去了三绝岛,诸葛明说的这么危机,看来只能等找到诸葛明才能分晓了,事不宜迟,我们赶往三绝岛,必能找到***。”

茶魂惊叫道:“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先去三绝岛了,要是真的三绝岛与宝藏有关的话,那么没准儿我们去了三绝岛就可以解决这纷乱的武林之争。”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5章:美酒东漂

话说王仁化装成面具人,开始在江湖上行走,在西边找人比武打架,为的就是将好斗成性的毕摩子引出来,可是毕摩子却始终没有出现。茶魂找到了王仁,三番劝阻,终于说服王仁去解决他闯出来的祸端,结果中途却接到了诸葛明的飞鸽传书。诸葛明在信件上说三绝岛上面的乌圣和乌狂面临危险,给他描绘了去三绝岛的地图和行走方法,似乎是有意将他往三绝岛引。

王仁虽然跟这茶魂一同向东而行,可是他却始终牵挂着聂瑛的安慰,心不在焉地跟茶魂朝三绝岛而去,却不料在路上遇上了聂瑶。

王仁大喜,乍一看,以为是聂瑛,可是细细望去,其神情气态,才确定是聂瑶,连忙将面具戴上。

聂瑶并不认识茶魂和装扮过的王仁,并没有在意,可是面具人却是思妻成狂,见到聂瑶,不由想起了聂瑛,走过去问道:“聂瑶,你怎么一个人在此啊?”

聂瑶一下子就听出了是王仁的声音,连忙转过头来,异常激动地问道:“姐夫,你怎么会在这儿,为什么要带着面具啊?”

王仁终于笑了,轻轻摘下面具,又跟聂瑶道:“聂瑶,你还没有回到姐夫的问题呢,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聂瑶见现在的王仁面无血色、神情恍惚、容颜憔悴,不由心中一怔,甚是怜惜,连忙追问道:“姐夫,你怎么如此憔悴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姐姐呢?”

王仁怔住了,似乎刚才将聂瑛彻底忘记了,聂瑛并不是聂瑛的替代品,又猛然想起了聂瑛,心中一怔,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微微笑了笑,向茶魂介绍道:“师兄,这是瑛儿的孪生妹妹聂瑶;聂瑶,这是我三师兄茶魂,你以后要是想喝茶了,就找他吧,呵呵。”

茶魂惊叹道:“是啊,果然和师妹一模一样啊,以前你们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有她们二人真的是如此相像。”

聂瑶看了看茶魂,并不想理会他,又跟王仁道:“姐夫,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如此憔悴?”

三人站在大街之上,人来人往,何其复杂,因而,茶魂在一旁道:“师弟、聂瑶姑娘,你们俩互相发问,再问个一百年也没有结果,我看咱们还是先到前面去找个茶楼,然后慢慢聊。”

三人好不容易找了间茶楼,不过里面尽是一切凶神恶煞的武林人士,听他们的言论,应该都是去温州投靠游唐、洪枭、龙千江兄弟三人,从而去寻找宝藏的。

聂瑶道:“姐夫,弯刀王死了,苗青差点儿连我和我哥都杀了,你要为弯刀王报仇啊。”

王仁大惊道:“什么?弯刀王被杀了,你大哥又是谁呀?”

聂瑶将发生的事情跟王仁细说了一遍,王仁勃然大怒,拍桌而起,大骂道:“苗青小儿蛇蝎心肠,真是太毒辣了。”

茶魂对此却看得很透,叹息道:“哎……小师弟,你们今天除了个***盟,明天又来个乱云山,天下就是如此,恶人是杀不完的,恶势力是无法铲除的,像你一样的大侠有多少,像游唐洪枭那样的恶魔就有多少,反而最多的就是像我这样的中庸之人。”

王仁也不知道茶魂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不过他却始终坚信只要他杀掉一个,那么恶人就会少一个,又慢慢地坐了下来。忽然间,他猛然新生一念,想带着聂瑶跟他去三绝岛,稍加犹豫后,向她询问道:“那好吧,聂瑶,你现在是想回弈然山庄还是想跟***三绝岛啊?”

聂瑶听了,非常欣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在自己的手上掐了一把,确定不是做梦,傻傻地道:“姐…姐夫,你…你真的愿意带***?”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你这丫头,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带你去闯荡江湖吗?难道你认为姐夫会出尔反尔,等碰到苗青,我必然杀掉他,为弯刀王报仇,为你出气。”

其实茶魂也明白,王仁是太想念聂瑛了,或许看着聂瑶才可以让他平静下来吧!

就在此时,王仁发现伯延从楼梯上慢慢走上来了,一时还不想见他,赶紧戴上面具。

伯延见是茶魂和一个面具人跟聂瑶在一块儿,非常吃惊,走过来道:“妹妹,你怎么来到了此处?”

面具人连忙站了起来,抢在聂瑶面前,哽咽着嗓子道:“伯延,多谢你三番五次的帮助聂瑶。”

伯延并未认出带着面具的王仁,将目光转向聂瑶,询问他的身份道:“妹妹,这位带着面具的兄弟是……”

王仁又抢在聂瑶面前道:“你就叫我面具人好了,圣棋手和聂瑶姑娘都是我的故交。”

伯延大喜道:“那好吧,我现在有急事,不得不先走一步,就将聂瑶交给茶魂和面具人兄弟了,有劳两位代为照顾。”

聂瑶道:“大哥,你有何要事要办啊?”

“我爹现在在温州,急招我回去,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要事要办,不过路途遥远,我不想妹妹你和我一块儿受罪。”伯延又跟茶魂道:“就有劳茶魂兄弟看在王仁之妻聂瑛的面子上,将聂瑶送往弈然山庄。”

看来在温州真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步震、游唐、洪枭、龙千江、各路武林人士纷纷前往,现在连步伯延居然也放下聂瑶,匆匆忙忙地赶往。

伯延走后,王仁和茶魂商量道:“师兄,我看步震快出海了,咱们待赶快动身。”

聂瑶不解地问道:“姐夫,你刚才说要带着***三绝岛,现在我哥哥也要出海,难道步震也要去三绝岛?我们为什么不结伴而行呢?”

王仁又道:“聂瑶,这我稍后跟你说吧,在走之前,我先带你回双玄居去,去取点东西,顺便带你去看看我和你姐姐的孩子,云鹤和诗霄。”

聂瑶大喜道:“真的?好啊,我真想马上见到你和我姐姐的那两个小家伙。”

王仁带着聂瑶,来到了双玄居,钱央还以为是王仁和聂瑛来了,非常欣喜,上前跟二人道:“仁儿、瑛儿,你们俩安然无恙,实在是天大的喜讯。”

聂瑶笑了笑道:“呵呵,钱大侠,我是聂瑶,不是我姐姐。”

钱央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刚才的欣喜消失殆尽,不过最不解的却是聂瑛生死难料,可王仁却带着她的妹妹来到了双玄居。

王仁连忙跟他道:“叔叔,我想了好久,瑛儿用她的性命来保护我、保护宝藏,要是我让宝藏落于小人之手,那么即使瑛儿她回到我身边,我又有何面目面对他们***呢,况且现在天下觊觎宝藏的武林人士都纷纷联合起来跟北地霸王做对,这无异于老虎嘴上拔牙,自找死路,所以我还是决定先去处理好宝藏的事宜。”

钱央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冷冷地道:“仁儿,我早就说过,你现在是大人了,该做什么自己清楚,现在去看看两个孩子吧,他们两个刚刚入睡,不要吵醒了他们。”

王仁带着聂瑶上了楼,窗户上清水所秧的大蒜中,蒜叶欣欣向荣,越长越高,可是却始终未曾结果。王仁看了看器皿中的大蒜,里面的水已经快要被大蒜饮完了。

聂瑶在一旁看悄悄地看着两个孩子,王仁找到了言风送来的两坛陪葬的太白酒,跟她道:“我现在要去三绝岛找我的两位哥哥,你要在这儿照看两个小家伙,还是回弈然山庄,再或者是跟***三绝岛,自己决定吧,我马上要走了。”

聂瑶毫不犹豫地道:“姐夫,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带着***闯荡江湖,只要能跟你天天看到你,上天总算待我不薄。”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拿起窗户上的瓢子,从里面还有半瓢子清水,将水慢慢地倒入了他用来清水秧蒜的器皿中,又转过身来道:“也好,你和你姐姐一模一样,见到你可以让我平静下来,要是我们有命回来,我和瑛儿在弈然山庄摆设擂台,替你比武招亲。”

聂瑶连忙道:“姐夫,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件事情不行,你要是再提,我就步我娘的后尘,削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

王仁连忙放下手中的瓢子,道:“那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嫁人了,再找姐夫,到时候我在帮你设擂。”

王仁仍然以面具人的身份,带着聂瑶去三绝岛,由于聂瑛仍然下落不明,因此,他拜托茶魂在江湖上行走,顺便寻找毕摩子的下落,从而找到聂瑛的下落。

王仁按照诸葛明所说的方法,在海上漂泊了数日,终于来到了三绝岛。

三绝岛周围有两座更小的岛,形成三岛掎角之势,不过三绝岛属于最大的一座岛。远远望去,岛上植物异常茂密,向西北方向倾斜。岛的东南方向比较高,西北方向比较低,东南方看起来光秃秃的,似乎是寸草不生,而西北方向却是葱翠欲滴,油油一片。

远远地,王仁就看到了三绝岛之上的古幽。古幽见远处又一艘小船驶来,赶紧去找乌圣等人来看。王仁让船靠岸后,又带好面具,带着聂瑶上岛。

到了岛上,才发现四处环境清幽、景色怡人,心中的烦恼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聂瑶第一次来岛上玩,非常高兴,站在王仁面前,跳起了契丹广为人知的舞蹈。王仁又是心中一怔,痴痴地盯着聂瑶,不过他带着面具,聂瑶跟本看不到他到底什么表情。

王仁赶了上去,笑了笑跟聂瑶道:“聂瑶,你跳的真不错,不过小心一点啊,沙滩上的石头可能会拐到脚,还有,小心沙子钻到鞋里面去,咯脚。”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从密林中闪了出来,朝王仁出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