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三绝岛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6章:三绝岛

王仁大惊,连忙赶上前去,将元坤神功化成阴柔之力,接住乌颠的掌力,顺势侧身避开,在其身上使出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甩”,将其放倒在地。此人正是梁下蝙蝠乌颠。

乌颠颇为震惊,没有想到眼前此人居然只用了两招就将自己的攻势化解,反而将自己摔倒地上,不由傻傻地笑道:“哈哈……来者何人?功力如此之强,真是前所未见。”

王仁依然是戴着面具,不过此时,他却没有将声音变化,跟他道:“乌颠,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你常居三绝岛,不知江湖之上的后起之秀,却是在情理之中。”

乌颠大惊道:“呵呵哈哈,没有想到你居然认识我?真是有趣!”

乌颠傻傻地笑了一会儿,又从沙滩上拾起道:“这一年前的武林大会上,我知道武功高强的后起之秀中有入木三分王仁、我们老四银锤麒麟乌圣、我们老五狂棋手乌狂、下师弟陆干、北地霸王的两个儿子、撵云剑,你到底是哪一位?”

就在此时,两人熟悉的笑声从王仁身后传来:“哈哈……三弟,多日不见,武功更甚以往,真是可喜可贺啊!”

面具***喜,朝身后查看,果然是已经醒酒的乌圣、狂棋手乌狂、小福星古幽、挺着大肚子的唐灵鲜来了。

王仁大喜,连忙记起了自己的太白酒还在船上,又跑到船上,拿出两坛子太白酒,走到乌圣、乌狂面前,拿下面具道:“二位哥哥,别来无恙啊,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敬请笑纳。”

乌颠终于听明白了,原来是他的两位弟弟日夜吹嘘的三弟王仁来了,连忙从后面赶上来道:“王仁?多日不见,变化很大啊。”

王仁将两坛太白酒交到乌圣的手中道:“乌三哥,是好久没见了,今次特来三绝岛打扰,务请见谅。”

王仁转过身来,看灵鲜的肚子就知道快临盆了,笑了笑跟二人道:“大哥,好久不见啊,看来大嫂也快要临盆了;二哥,上次你中了景为的醉仙散,原来我二师兄的血液就是解醉酒之症的不二良药,早知道的话,也不必跑这么远来三绝岛解醉酒之症了。”

乌狂道:“三弟啊,上次滕王阁一别,已经超过半年了,要不是师命难为,我们早就来中原找你来了。”

乌圣端着两坛子太白酒,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道:“三弟,看来你这太白酒应该有些年辰了,单看承装太白酒的坛子,属于唐初的风格,应该超过百年了。”

王仁从身后唤来聂瑶,跟乌狂介绍道:“大哥、二哥,这是瑛儿的孪生妹妹聂瑶,二哥你见过的,我也跟大哥说过的。”

乌狂甚为惊讶,真是眼见为实,围着聂瑶转了两圈道:“三弟,聂瑶姑娘和三妹长得真是非常相像,不过为何三妹没有来啊?”

一提聂瑛,王仁的眉头又锁起来了,叹息道:“哎……此事说来话长,我们待会儿再详谈吧,不过大哥,瑛儿帮我生了个一男一女,男的叫云鹤、女的叫诗霄,是我叔叔起的名字。大哥,瑛儿可比灵鲜厉害多了吧,哈哈……”

乌狂笑了笑,面向灵鲜道:“哎……灵鲜啊,你怎么就是不争气啊,生个孩子也这么慢。”

灵鲜哼一声道:“我慢,也不过怀胎十月,你快,但是一生也不会有机会?”

灵鲜的话引得众人开怀大笑,就在此时,消失已久的幻实幻虚东侠诸葛明,陆显、陆干、诸葛红婷、红面重掌乌痴、入骨柔辫乌魔从后面赶上来了。

王仁大惊,真没有想到失踪已久的诸葛明居然亲自来到了三绝岛,难道说三绝岛之上真的埋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王仁绕过乌狂和乌圣,上前道:“诸葛伯伯,没有想到翡翠岛空无一人,你却跑到这三绝岛上享清福来了。”

诸葛明微微一笑,道:“王仁,你本应该在双玄居抱孩子,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叫你的,不过是你捅的篓子,应该由你自己去填上。”

乌痴上前一步,跟诸葛明和王仁道:“***,我看你们还是到三绝阁去谈吧,这儿不是谈话的地方。王仁小兄弟,真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南隐客钱央的侄子、武林奇人王四奇的元坤神功的第三代传人,难怪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内功甚强,既然你来到了三绝岛,我们是应该一尽地主之谊,让你享受一下三绝岛的美味佳酿,请到三绝阁详谈吧。”

王仁道:“那好吧,我心中的一些空白相信也只有诸葛明伯伯才可以帮我填补。”

乌圣和乌狂带着王仁和聂瑶前往三绝阁,乌圣沉浸在百年太白酒淡淡的香味之中,这介绍三绝岛的事宜就只能由乌狂来代劳了。

乌狂跟王仁和聂瑶介绍道:“三弟、聂瑶姑娘,这三绝岛乃是我***发现的一座岛,当年,我们老大、老二、老三失手杀人,***为了惩罚他们三人,特地将他们三人安置在这个岛上,终身不准离开三绝岛,所以我的三位哥哥才将这个岛取名为三绝。”

乌圣接着道:“早在十几年前,三绝岛上多了我乌圣和五弟、小五哥乌狂,所以大哥要将名字改为五绝岛,可是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三绝岛的名称,所以也就这么延续至今了。”

聂瑶在一旁道:“原来三绝岛是这么来的,我还以为有大宝贝呢,原来是因为三个人而得名的啊。”

王仁问道:“那么这三绝岛上面的淡水在什么地方啊?要生活没有淡水可不行啊。”

乌圣指着三绝岛中央高地道:“三弟,在那块高地上面,有个很大的湖,湖水清澈见底,里面有各色各样的石子,我二哥管它叫彩石湖,我们所饮用的水都是取自于彩石湖。”

聂瑶甚是好奇,又接着问道:“那么你们三绝岛有没有什么好玩好吃的?”

乌狂答道:“好东西可多了去了,在彩石湖中泛舟、吃彩石湖中的鲤鱼。”

聂瑶不解地问道:“鲤鱼有什么好吃的啊?中原人都说熊掌啊、鱼翅啊有多么好吃,可是我觉得中原的辣子面简直是人间美味。”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道:“聂瑶,你常在契丹王宫,吃遍山珍海味,自然不觉得熊掌和鱼翅的美味,反而喜欢吃中原的辣子面,这不足为奇,想必大哥说红烧彩石鲤好吃,必然有一定的原因。”

听聂瑶这么说,古幽却在一旁道:“聂瑶姑娘,我也常常居住在关外,初次来到中原和乌圣大哥帮助福州附近受瘟疫之祸的难民之时,所吃的烧土豆、闷麻雀都是人间美味,这或许就是物依稀为贵吧。”

此时,灵鲜又道:“不错,其实这彩石湖中的鲤鱼非常好吃,要是让我哥亲自下厨,那么绝对是人间美味啊,可是想吃好东西,就要看我哥的心情了。”

乌狂在一旁笑道:“红烧彩石鲤只不过是小菜,其实在三绝岛后面的断崖之上生长着一种黑色的果子,美味甘甜,如玉液、似醇酒、类清茶、比琼浆,但是吃完之后,全身奇痒无比,要是想吃好东西,非那种痒痒果莫属了。”

王仁笑道:“要是为了吃好东西,痒一痒也是值得的,反正元坤神功可以清除体内的一切杂物,不过三绝岛之绝远不止此,待会儿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

唐灵鲜不解地问道:“三弟,这我哥在三绝岛住了几十年也就发现了这么多东西,难道还有更加奇、更加绝的东西,而你在来三绝岛之初就已经发现了,我想不会吧。”

王仁盯着诸葛明笑道:“呵呵,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要不然诸葛明伯伯也不会让我来此了,待会儿有让你们更加吃惊的事情。”

众人带着王仁和聂瑶来到了三绝阁,古幽和红婷亲自奉茶,这倒是让王仁很不自在。

茶余后,王仁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诸葛明发问了:“诸葛伯伯,想必现在你应该可以将三绝岛与你们师兄弟手中的宝藏的秘密说出来了吧。”

王仁的这句话一下子让众人目瞪口呆,坐在一旁的陆干更是非常吃惊,茶水喷了满地,大惊道:“什么,难道说这三绝岛和北地霸王苦苦寻找的宝藏有关?”

王仁看了看众人脸上的表情,发现三乌面色没有多大的变化,一时猜测道:“看来很可能三乌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诸葛明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叹息道:“哎……事到如今,你们都是可信之人,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这样吧,我现在跟你们讲个故事吧,一切都要从次开始。后唐庄宗李存勖手下有一虎将名叫周德威,想必你们都清楚,周德威的手下有一个叫游度的将军,当年,游度请江湖术士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周德威将有大难、庄宗的江山也不会久立,游度大惊,不过后来,在胡柳陂之战中,周德威战死沙场,游度深信了术士之言,赶紧从各地搜刮奇珍异宝、皇宫中的各种古玩玉器以及我***,也就是游度之兄,我***游散人所收集的武功秘笈、各种奇书,比如说江湖广为传颂的华佗的《青囊书》还有武林邪派武功之首《火魔经》。当年,我师叔游度将这批财宝运出了海外,本想让唐裔找到它,光复大唐江山,于是他在回到中原之后,找到他的兄长,也就是我的***游散人,请他老人家为藏匿宝藏之所绘制了一份路线图以及找出宝藏的各种关键步骤。后来,我***游散人仙逝,将三份藏宝图中其中的两份传于我和我师兄步震,他在传藏宝图的时候,跟我们说我们二人手中的羊皮要用火烧和液浸之法才能让它显形,不过除此之外。然而,第三份藏宝图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诸葛明又坐了下来,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后道:“后来我师兄步震,三番四次的跟我要藏宝图,说是想找出宝藏,拿到里面的各种珍宝,好济世救人,可是我***在传羊皮的时候说过,藏宝图不能传于野心勃勃之人、心术不正之人,因此我一直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将羊皮交给步震,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师兄他居然不顾同门亲情,利用萧清对我下手,让我武功尽失,还气得婷儿她娘遁入空门,真是让我心寒,我一怒之下,用我手上的羊皮换了火珊瑚救了王仁一命。不过即便是如此,我师兄他也还是没有办法解开宝藏之谜。本来,他以为手中的羊皮要用火烧或者液浸之法解开,可是他误解为水浸,当他没有用酒水解开他手上的羊皮的秘密之时,便大胆采用了火烧之法,所以,他手上的羊皮才变得残缺不全了。”。

王仁等不住追问道:“诸葛伯伯,你说的这些步震都跟我说过,可是这又跟三绝岛有什么关系呢?”

诸葛明笑了笑道:“王仁啊,你真是心急,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说来也巧,我喜欢出海,各种岛上游玩,可是当我来到三绝岛时,恰好碰见了游度的船队。游度是我***的弟弟,我当然认识了,所以暗中跟踪,没有想到却发现了他将大批的奇珍异宝埋在了这座荒岛之上。”

乌圣大惊道:“***,真的假的?我们在这儿居住了二十多年了,什么也没有发现啊。”

乌痴看来真的知道这个秘密,在一旁道:“四弟,游度藏宝藏的地点很隐蔽,没有藏宝图是发现不了的,所以你和五弟不知道也很正常啊。”

诸葛明又接着道:“我回到中原,可是却发现乌痴、乌魔、乌颠三人居然血洗五龙山,我诸葛明生平厌恶杀人,他们三人居然杀人,让我非常生气,我一怒之下,将他们三人终身关在三绝岛之上,不过说实话,这也是为了让他们三人保护宝藏。我本以为这么做可以避免宝藏惹出祸端,可是没有想到步震却盯上了你,而你也帮他解开了宝藏之谜。”

王仁叹息道:“可是千算万算却算漏了游唐,游唐让北地霸王手中有藏宝图的秘密外泄,这引来了洪枭、龙千江、萧诉、宁连波等诸多觊觎宝藏的武林人士。或许,是游唐知道自己势单力孤,难以和北地霸王抗衡,才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为的就是利用江湖各路好手之力来对付他,这样,他才有可能在乱中取胜,最终得到宝藏,也正是因为如此,瑛儿才生死不明。”

唐灵鲜大惊道:“什么,三妹生死不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游唐为了逼问藏宝图的秘密,利用风力对双玄居下醉仙散之毒,瑛儿为了保护宝藏的秘密,身受重伤,被毕摩子带走了,生死未卜。”

古幽向来乐观,跟他道:“王仁,你莫要担心,三妹她成为武林盟主以来,剿灭***盟、抵御契丹大军、铲除了为非作歹、打家劫舍的蜀中流寇和孟殊之,自然有老天庇佑,是不会有事的。”

现在古幽也称呼聂瑛为三妹,很明显就是说乌圣已经和她成亲了,他盯着乌圣傻傻地笑了笑,语重心长地道:“二哥,成家立室,传宗接代,恭喜恭喜啊。”

乌圣和古幽当然会意到了,尴尬而笑。乌圣道:“三弟,现在谈论正事,休要言他。”

王仁沉默了一会儿,又跟诸葛明道:“那么诸葛伯伯,在我上延州之时,你差陆显、陆干两人前去延州,就是为了查看虚实的了?”

诸葛明点头称是:“只可惜,当他们俩赶到的时候,游唐出笼、藏宝图的秘密已经被你***的差不多了。”

王仁又追问道:“北地霸王曾经跟我说他是晋王李克用之子,一气之下,改姓为步,可是我从言风的口中试探得知,他应该在撒谎,到底他是何底细啊?”

一旁的陆显解释道:“步震是何底细相信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不过江湖上有各种传言,有人说步震是李唐后人,有人说步震是黄巢之后,具体谁也不知啊。”

王仁笑了笑道:“哈哈哈哈,照此看来,他更有可能是黄巢之后了。”

陆显甚是不解,追问道:“王仁你为何如此肯定啊?”不等王仁说话,唐灵鲜就抢着道:“步震号称北地霸王,可以呼风唤雨,独霸一方,简直就是个土皇帝,诸如他是李唐后裔的这种传言,多半是他派人散播出去的,反而江湖上罕为人知的黄巢之后倒应该是真的。”

王仁点头称是道:“不错,步震号称北地霸王,是不会容忍对他不利的东西存在的,反而,鲜为人知的事情倒更像是是假的。”

他又从怀中拿出诸葛明交给他的信件,走上前去,递给诸葛明道:“诸葛伯伯,这是你给我的飞鸽传书,你在信上说三绝岛有难,应该是指江湖中觊觎藏宝图之人会找来三绝岛,而三位前辈是受你之命守护宝藏,必然会和那帮利欲熏心之徒交手,而我的两位哥哥必然会保护他的三位哥哥,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所以你才说他们二人有难,让我前了?”

以前诸葛明的脸上带着的是东侠的面具,可是利用八竿子打不着的理由将王仁请来三绝岛,拐弯抹角,不够坦荡,这种做法,似乎有点小人,不像北地霸王堂堂正正,派自己的徒弟儿子亲自去亲王仁,让他帮忙。现在王仁渐渐地明白了诸葛明为什么会被江湖人称为幻实幻虚了,的确是老谋深算,不同凡响。虽然北霸和东侠的立场完全相对,而自己是受东侠之遥,来此三绝岛,可是他却是更加欣赏北地霸王的作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7章:怒杀万电

话说王仁和聂瑶两人来到了三绝岛,而细谈之余,诸葛明将自己所知的宝藏的秘密以及北地霸王的秘密尽数跟诸人吐露。王仁也大胆猜测步震并非晋王李克用之子,反而是黄巢之后,不过究竟步震是何身份,那想必就只有他自己才最为清楚了,而与此同时,北地霸王虽然是势力庞大,独霸一方,可也是举步维艰。

原来步震拿着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份残余的藏宝图,苦苦参悟多日,可是还是一无所获,因此决定先从温州出发,寻找到藏宝的地点,然后在岛上慢慢寻找,见机行事,可是他的左右手步伯延却迟迟未返。

北地霸王步震向来独霸一方,绝不容忍任何人反抗自己,在初到温州之时,步震一马当先,率人将游唐、洪枭等人杀退,将整个温州的街道全部染红了。游唐、洪枭等人意识到了步震的可怕,将前来寻找宝藏,响应他们的三教九流的人物都带到了海边,隐伏于四处,等人马壮大,可以和步震相抗衡之时,再找到船只出海。

这天,步震让言风、步仲归、万电三人去附近寻找大船,如果伯延迟迟未返的话,就不等他了,直接出海。

他们三人找到了一户渔家,这户渔家乃是由温州的一位官员所开,渔家的全老板也曾是武林中人,使得丈八长鞭,为人利益当先。

言风刚刚和全老板谈妥,可是忽然间,全老板的伙计慌慌张张地跑来了。

全老板甚是生气,怒斥道:“何事如此慌张?没看到我正在做生意吗,要是搅浑了我的生意,十倍赔我。”

伙计慌慌张张地道:“老…老板,不好了,刚才有一帮武林人士将我们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抢走了,还杀了我们好多人。”

全掌柜、步仲归、言风非常吃惊,这好不容易找到的船只全部被别人抢走了,当即就猜到是洪枭隐伏在温州的人马,怒火中烧。

仲归连忙跟言风道:“大师兄,就有劳你先回去一趟,将此事告知我爹,我和万电陪同全掌柜去抢回船只。”

言风想了想,吩咐仲归和万电吩咐道:“洪枭、小师叔他们率领的都是三教九流的人物,一盘散沙,要是实在不行,就拖延时间,等我和岳父赶过来。”说完,连忙骑马而去。

全老板带着仲归和万电赶到码头之时,发现洪枭和龙千江二人领着很多的武林人士站在船头上,已经将整条船只都控制了,隐伏于温州的武林人士终于重见天日,站在船上,欢呼雀跃。

全老板赶上前去,指着船上的人马大骂道:“何方鼠辈?胆敢劫我船只,还不赶快离去?”

洪枭站在船头,左手拄着葫芦杖,在杖顶部是一个铁葫芦,其通体是由精钢打制,应该是刻意打造的。他的右手拿着一个***的葫芦,正在品着美酒,听到全老板恶言相向,将葫芦盖好,挂在腰间,指着全老板道:“我乃是乱云山谪仙派的洪大掌门,向来不认为有什么东西是你自己的,要是识相的话,赶快离开,不然丢了胳膊少了腿,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忽然间,洪枭注意到了全老板旁边的步仲归,不由一怔,大笑道:“哈哈……原来是请了步震的龟儿子作帮手,难怪敢跟我叫板。”

仲归上面骂道:“洪枭,你真是贼寇一个,死性难改,这些船只全老板已经租给我们了,赶快滚蛋,不然让你后悔下了乱云山。”

洪枭大怒,握着葫芦杖跳下船头,上前骂道:“步仲归,近日来你延州人马将我们逼得走投无路,纷纷隐伏于市,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北地霸王虽然厉害,可是他鞭长莫及,正好让我跟你较量一番。”

仲归甚是不屑,卖过脸去,傻傻发笑。

洪枭又跟周围的人吩咐道:“各路江湖好友,现在谁也不许帮我,看我怎么用谪仙醉掌破了步震的弥罗神掌。”

仲归见洪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说要公平比试了,自然要遵守规则,更何况他对洪枭根本不以为意,也跟身后的万电吩咐道:“万电,待会儿你也不要帮我,看我如何解决掉洪枭。”

洪枭拿着葫芦铁杖,因此仲归从万电手中借到了他的闪电刀,上前接洪枭的高招。

洪枭的重达百斤的葫芦铁杖和仲归手中的钢刀在空中相交,当当作响,激起层层火花,五十招下去,二人没有胜负。

仲归武功非常厉害,然而遇到洪枭,却始终僵持,这让站在一旁观战的万电非常着急,拿出暗器,准备发放,可是却被仲归发现了。

仲归甚是生气,停了下来,怒斥万电道:“你好好的呆在原地,要是自作主张,我杀了你。”

二人又再度交手,不过洪枭年纪大了,过百斤的葫芦铁杖甚是消耗体力,因此,跟终归提道:“我的绝招是谪仙醉掌,你的绝技是弥罗神掌,这咱们比兵器,难以用真本事相较量,这样吧,咱们比拳脚。”

仲归在一旁嘲笑道:“我说洪枭啊,你一个老头子了,年龄恐怕不比我爹小吧,拿着这么重的铁杖,不累才怪呢,今天我咱们俩比拳脚,我再让你十招,以示对老前辈你的尊敬。”

洪枭勃然大怒,举起葫芦铁杖,朝仲归戳去。仲归大惊,连忙将刀划起,用刀身挡住了洪枭的铁杖,可是洪枭的铁杖力道更强,将刀戳断了,若非仲归闪躲及时,恐怕都打在他的胸前了。

断刀落地,发出当当而清脆的声音,溅到了万电的正前方。

洪枭见仲归的兵器已毁,将葫芦铁杖插在地面之上,空手出招,用谪仙醉掌和仲归再度交手。仲归话已出口,扬言让洪枭十招,未曾还手,在第九招之时,被洪枭一掌打在了胸前。

仲归后退三步,觉得胸前之中像是喝过烈酒似的,酷热难耐,胸口也很闷,似乎身处高原地带,连忙用地禅腿和弥罗神掌混合起来,上下夹击,跟洪枭大战,可是刚才被洪枭一掌打中,胸腔燥热难耐,苦战之下,仲归还是没有占到上风。

万电甚是着急,看到了地面上放着的断刀,不顾仲归的反对,暗施毒手,一脚将其踢出,暗算洪枭,不想打斗之中,刀剑无眼,断刀刀头将仲归和洪枭都割伤了。

洪枭后退三步,勃然大怒,抱着自己鲜血直流的左臂道:“步仲归,你看你的人连我们贼寇都不如,乱云山的人马尚且知道遵守规则,真没有想到步震却是浪得虚名,看来这步震是凭借着小人手段才爬到今天的地步的。”

顿时,洪枭所带的人马在船上起哄,纷纷举旗高呼道:“步震浪得虚名、洪大掌门正人君子……”

仲归听到洪枭的人马的讥讽之言,虽然自己的右臂是鲜血直流,也顾不上,握紧拳头,鲜血像雨滴一样从指骨滴下,瞪大眼睛,走到万电面前骂道:“***小人,我刚才怎么个跟你说的,不义之人杀无赦,不肖之徒杀无赦,你触犯了六不赦,受死吧。”

万电见仲归是动真格的了,连忙准备好暗器,索性对仲归先下手为强,从怀中摸出暗器,朝仲归扔去,仲归连忙闪躲,避开了他的毒镖。

万电轻功超绝,撒腿就跑,不过仲归练得地禅腿腿法,轻功更甚,腾空跳起,赶了上去,一脚将其踹下来,天灵盖一掌,将其杀掉。

洪枭大惊,真没有想到仲归居然连自己的同门兄弟都不放过,真不愧是延州人人闻风丧胆的小霸王,不由惊叹道:“步仲归,你可真是狠毒啊,连自己人都杀,洪某佩服、佩服…”

仲归依然是顾不得手臂之上的伤口,鲜血已经将整天右臂染红了,整个手掌都成了鲜红色。仲归回过头来,怒视众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让洪枭的人马个个心惊胆寒,面面相觑,缓缓地向后退去。

洪枭颇为震惊,心想:“人人都称步仲归为小霸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惹怒了这傻小子,他似乎连命都不要了。”

仲归怒骂洪枭道:“洪老匹夫,胜负未分,继续比过,惹怒了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龙千江在船头嘲笑道:“洪枭,常常听你自吹自擂,说你的谪仙醉掌有多么厉害,实在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是让我的阴阳八风阵来收拾他吧。”

洪枭道:“龙千江,你的阴阳八风阵残缺不全,还想打败步仲归,稍等片刻,看我如何解决他。”

仲归大怒,又出招上前,甩起手臂,手臂上的鲜血在空中乱飞,时不时打在洪枭的脸上。仲归出生少林,根基特别扎实,若不是心浮气躁,必然可以和伯延打成平手,内功是非常之深厚,再战之下,谪仙醉掌和弥罗神掌相接之处,洪枭被震倒在地,弥罗神掌的余下真气像针一样扎进了洪枭的身上,让他在地上连连***,蜷缩抽搐。

仲归大笑道:“洪枭,手下败将,赶快离开这儿。”

洪枭依然不服,总觉得是刚才使用葫芦铁杖的时候消耗体力太多了,冷冷地笑道:“呵呵,步仲归,论内功,我是比不上你,可是招式上看,我是胜你三分。”

仲归捧腹大笑道:“哈哈……洪枭,那么你的谪仙醉掌和唱秦腔的花拳绣腿还有什么分别啊?”

洪枭大怒,又想出招上前,不想游唐翻身而来,落在他和仲归之间。

第28章:霸王出海

仲归见是游唐来了,脸上升起了畏惧之色,细细看来,他手上居然拿着撵云剑,不由大惊道:“游唐,你怎么拿到撵云剑的?”

游唐用撵云剑指着仲归道:“仲归小儿,撵云剑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怎么拿到还要跟你说不成。当初,你在延州折磨的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今天我要用撵云剑将你活剐了。”

步震总是觉得撵云剑关乎着打开宝藏的关键,所以一直妥善保管,真没有想到现在又物归原主,回到了游唐的手中,仲归又如何能够容忍呢?

游唐得到了撵云剑,实乃如虎添翼,和仲归交手,不到五十招,仲归右臂出招越来越迟缓,落于下风,不想忽然间,全老板出手,用他的鞭子将仲归卷起救走。

游唐大怒,让洪枭等人先看着船只,自己去追杀仲归。全老板和仲归一路逃跑,可是还是没有办法躲开游唐。无奈之下,二人只得再次苦战。

游唐有撵云剑之利,虽然有全老板相助,但是二人还是没有办法战胜游唐。就在游唐气势如虹、而仲归的右臂无法抬起之时,一人从天而降,双掌打出,挡开了游唐,在地面之上打出了一百六十个个洞。

仲归大喜,因为此人正是赶来温州相助的寡言孝佛步伯延。

伯延扶起仲归和全老板道:“二弟,你先歇着,看我今天如何破了他的撵云剑。”

游唐仗着撵云剑之利,自然是不把伯延放在眼中,大笑道:“手下败将,你以为我还是被你们囚禁的撵云剑吗?不要忘了,我可在延州打败过你,你的脖子上恐怕还有撵云剑的印记吧。”

伯延没有回答,不过这样,才更让人害怕。伯贤跳上前去,一掌打下去,又在地面上打出了几个个孔,正在双方激战之时,步震纵身而来,落在地面之上大笑。

顿时,乾坤扭转,百鸟乱飞,在空中喳喳乱叫,鸡飞狗跳,狗彘破嗓乱叫,游鱼沉底。

伯延的内功明显比游唐深厚,趁游唐坚持不住的时候,一招罗汉睡禅,用肘部打中游唐。游唐见形势不妙,飞身而起,遥遥晃晃地走了。

步震停了下来,看到伯延归来,自是非常欣喜,可是看到仲归的右臂被鲜血染红,甚是不忍,连忙赶过去给他包扎。

伯贤运气稍稍调息,以免被步震强大的内功所伤,又连忙上前***道:“爹,恕孩儿不孝,现在才从辽东赶来,让游唐把撵云剑抢走。”

步震没有去理会伯延,待帮终归处理好伤口,终于转过身来,跟伯延道:“我儿归来,撵云剑得而复失,难道真是天意?”

仲归道:“爹,刚才租的全老板的船只,现在都被游唐等人给抢走了,刚才幸好有全老板相助,否则,洪枭手下的***之徒指不定会不会放过我。”

步震非常吃惊,真没有想到一个生意人会无缘无故的帮自己的儿子,将目光投向全老板,发现他还没有从刚才自己的笑声中恢复过来,走过去跟他稍作疗伤,待他恢复后道:“全老板,你为什么要帮我儿子?”

全老板道:“我曾经是武林中人,不过我还是个生意人,权衡利弊,最后可能找出宝藏的人就是你,我不知道你儿子的命知多少银两,你照着给就行了。”

步震大笑道:“哈哈……你这说话的口吻和剑飞如此相像,实话跟你说吧,我儿的性命无价,你要是跟着我的话,你一定会比上半辈子过的好,但是如果你再敢跟我讨价还价,你就跟阎王要钱去吧。”

全老板大惊道:“果然是北地霸王,真是毫不相让,我要是跟着你的话,肯定会像刚才的那个发暗器的一样,不得好死,我要是不跟你的话,那么我今天就赔大了。”

步震大惊,连忙追问道:“你说的是谁,谁不得好死了?”

仲归继承了步震的坦坦荡荡,毫无遮掩,一口应道:“爹,万电胆敢触犯六不赦,不顾武林规矩,我刚才气愤难平,把他个给杀了。”

步震大惊,后退三步,自言自语道:“当初我得到的批言,说是借助风雨雷电之势,方可得天下,现在风雨雷电不全,大事去矣……”

伯延深知步震迷信,不知如何应对,不想终归灵机一动,将染红的血衣稍加整理,过来安慰道:“爹,你也是做梦梦见风雨雷电之所指,不必全信,况且言风、休雷、我妹妹、万电都是你给起的名字,现在只要再找一个人,把他的名字改为万电不就行了嘛?”

步震大喜,不过又上哪儿去找个武林高手来充当万电的角色呢?总不能让伯延或者仲归两个亲子改姓万吧,又开始犹豫了。忽然间,他注意到了眼前的全老板。

全老板注意到了步震在盯着自己看,已然猜到到了步震的心意,连忙跟他道:“你们可不要指望我啊,赔本的买卖我可不做。”

仲归当即怒斥道:“你要是肯改名为万电,我就不杀你,你得到了一个名字,还成为我爹的***,除了地位、武功,还可以继续活下去,这笔买卖,为何不做?”

全老板是个生意人,对于近日来温州发生的事情必然是了如指掌,现在步震的势力已经蔓延到了温州,江湖上的觊觎宝藏的三教九流之徒也只是一盘散沙,实难和步震相抗衡,由此观之,宝藏必然是步震的囊中之物,作为生意人的他,当然是要抓住机会了,连忙答应道:“那好吧,我就答应你们,不过你们要先给我百两黄金,让我安置家眷。”

步震大笑道:“好吧,你以后就跟着我儿仲归,让他传授你武功。”

仲归又道:“爹,现在游唐等人把船抢走了,如此目中无人,视我们延州人马于无睹,我们岂能就此罢休,现在咱们去带齐人马,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将船只抢回来。”

步震转身叹息道:“哎……本来游唐和洪枭所率领的人马被我们三番五次的诛杀,纷纷隐伏于市,现在他们敢跟我作对,我又岂能放过他们,不过现在,恐怕他们再拿到船只之后,已经出海了。”

不想此时,全老板在一旁道:“我倒是可以弄到船只,不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钱了?”

步震正色而言曰:“现在你是我的徒弟,再不收起讨价还价的嘴脸,我就一掌毙了你。”

全老板低头道:“好吧,在温州的船只都被刚才的那帮人抢走了,可是我的船只怎么会只有这些啊?我有一艘大船放在温州以东的一座孤岛旁。”

步震大喜道:“有了全老板帮忙,相信一定会事半功倍,事不宜迟,我们赶快乘小舟赶往那个孤岛,既然游唐他们也抢船只,说明他们知道了宝藏的所在之地,我们一定抢在他们前面找出宝藏。”

伯延对仲归杀了万电的事情,总觉得心中搁着一块石头,深知要是萧清和电子知道是仲归杀了万电,不然不会善罢甘休,跟二人道:“爹,这二弟杀了万电,想必萧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看还是待想个办法,不然她要是发起疯来,我们岂不是要滥杀无辜了?”

仲归道:“万电三番四次害我,我杀他就杀了,还怕个萧清不成?她要报仇,只管前来找我,我还怕她不成?”

步震连夜带着饮水食物以及最后一份藏宝图前往温州以东的孤岛,找到了全老板的大船,在全老板和骆先生的指引之下,前往藏宝之地。

却说诸葛明知道会有人前来寻找宝藏,于是在各处设伏,想要击退来犯之敌,同时也前方百计想找到宝藏的准确位置所在,然后将其转移,以防被步震捷足先登,可是却始终毫无进展。

这天,兄弟三人正在喝太白酒,过百年的太白美酒的确是世间极品,更难得其封酒之法独特,酒香醇厚,醇香甘甜,乌狂大笑道:“哈哈……想来这世间是没有人敢跟我们一样,跟死人抢酒,喝这李太白的陪葬之酒。”

海风袭过,温暖而舒适,吹起沙滩上面的黄沙,在三绝岛上纷乱起舞,海浪卷起来,哗哗作响,不想此时,乌圣却暗自叹息道:“哎……这酒是好喝,不过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啊……无法真的释然逍遥。”

乌圣涉足江湖,不到一年,他唯一的心事必然是狄满两家的世仇,在他解了醉仙散之毒后,之所以和乌狂长流三绝岛,也是因为不想面对狄家和满家人,只想过无忧无虑的生活,此时此景,再次想起,实在是令人不快!

王仁深知乌狂和乌圣之间的石头,放下手中的酒坛子道:“大哥、二哥,我知道你们的心事,不过这狄满两家的世仇都已经持续了近两百年了,要解决谈何容易啊,你们躲在三绝岛上面,也不是长久之计,没准儿这狄夫人和满夫人也会找来,托你们下水,还不如坦然相待,早点找到狄满二夫人,将事情说清楚。”

乌狂当即放下手中的酒坛子,握着乌圣的手道:“小四弟,就算有世仇,咱们兄弟情重,任何事情都别想影响我们。”

乌狂又举起酒坛子,狂饮一口道:“小四弟,你应该学学三弟,你看人家,三妹生死下落不明,还坦然处之,反之是你,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乌圣笑了笑道:“小五哥,不要忘了,这儿还是三绝岛,你现在是我的五弟,居然跟我倚老卖老,还卖的是假‘老’。”

乌狂的话让王仁顿生愁容,乌圣连忙在一旁安慰道:“三弟,你就放心吧,正如古幽所言,三妹吉人自有天相,自有老天庇佑,更有毕摩子去救治,怎么可能会有事?”

乌狂也接着道:“三弟,你就宽心吧,等灵鲜生了孩子之后,我带着孩子回中原,让三个孩子一同长大,咱们将谍影决和元坤神功、轮回真气、结焰神爪、飞剑、蒸炎梅花手、乱章拳全部传授给他们,他们必然是江湖上绝顶高手,到时候像田浪一样,杀奸邪之徒,济世为人,岂不是天下之福?”

王仁躺在沙滩之上,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正午的太阳,顺着太阳看了下来,下面正是三绝岛最高处的彩石湖,猛然一个念头闪过,连忙起身,向乌狂和乌圣追问道:“大哥、二哥,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宝藏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乌圣答道:“三弟,这三绝岛虽不大,但是要在岛上找到埋藏的宝藏却也与彩石湖找绣花针无异啊。”

乌狂跟着介绍道:“三弟,要是这藏东西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东南方的断崖高百丈,要是宝藏藏在里面,即便是掘地三百尺,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啊。”

王仁猛然想起了彩石湖泛舟,向二人提议道:“哎……大哥、二哥,你们不是说在彩石湖泛舟挺有趣的吗?咱们去彩石湖看看如何?”

乌狂道:“咱们三个爷儿们有啥好看的,还是请灵鲜、古幽、聂瑶、红婷师妹一同前去吧。”

乌圣笑道:“小五哥,我真是对你无话可说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