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齐心协力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1章:齐心协力

话说正在众人谈论应敌之计时,王仁受到陆显的启发,想到了聂瑛曾经所说的对付步震的真言: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凡有特点,必有弱点。想到这儿,王仁恍然大悟,连忙跟众人道:“你们觉得现在咱们的长处是什么,步震的特点、弱点又是什么?”

乌狂不假思索地答道:“这步震号称北地霸王,据说独霸一方,向来刚愎自用,想必应该输在人和这方面,反而咱们齐心协力,胜在人和,还占尽地利,正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看来咱们胜局已定啊。”

诸葛明接道:“要说我师兄的特点,那么迷信必然是首当其冲。”

彩石湖上面依然泛着丝丝的热气,阵阵海风袭过,在湖面上泛起了层层波纹涟漪,激荡到王仁的脚下。他围着彩石湖稍稍晃悠,不由大喜道:“瑛儿真是有先见之明,凡有特点,必有弱点,看来对付步震的办法应该是有了。”

众人不解,他又向乌圣、乌狂询问道:“二位哥哥,这儿哪有石碑?可以刻字就行。”

乌圣不解,疑惑道:“你要石碑干吗?”

“二哥,现在就要靠你的天生神力了,帮我搬一块可以写字的巨石就行了。”

乌圣不解王仁之意,不过他天生神力惊人,这搬动巨石之事,他是义不容辞。

转眼间,乌圣从断崖后面找到了一块青色的大石板,将其扛在肩上过来了。王仁大喜,震动左臂,柳剑飞出,想要在石板上面写字,可是忽然想到步震认识他的笔记,还有功力稍浅的话,很难让步震信以为真,又开始犹豫了。

忽然间,他猛然想起在三绝岛之上,到处都有拇指般大小的洞,而且还插得很深,连忙向乌狂询问道:“大哥,三绝岛之上到处都有被拇指打穿的洞,听二哥说是你练隔空穿穴时打出的,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乌狂甚是得意,傻傻地笑道:“哈哈,恩,不过也有一部分是我们老三打得。”

乌狂号称狂棋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跟着乌颠着重***隔空三式,尤其是将隔空穿穴练到了化境,自成一脉,就连诸葛明也甚为叹服。

乌圣在一旁解释道:“三弟,确实是如此,小五哥一生,最喜欢隔空三式,我们练武之时,他总是诸多推辞,不思习武,不过却利用十几年的时间练成了天下无双的隔空三式,自成一脉,指力惊人,断崖之上处处都可以见到拇指般大小的洞,那都是小五哥精妙无双的神技所致。”

乌狂又在一旁道:“哎……我说小四弟,你就不要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了,现在我的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已经融而为一,轻轻一指,打穿三丈厚的巨石是绰绰有余。”

王仁大喜,又跟乌狂道:“大哥,北地霸王见过我和诸葛伯伯的字迹,我们俩的内功虽然深厚,但是写出的字迹他必然可以识出,反而是你,不仅可以用惊世之机在这块石碑上面写字,北地霸王还不认识你的字体,实乃天赐我占尽先机。”

王仁让乌狂用他的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融合起来,在石碑上面写上‘南海观音怜悯世人,为救苍生,降此神碑,欲跃此碑之境,非吉年吉日吉时行三拜九叩之礼而不成,若不如此,神灵震怒,犯者必以天下为敌;若诚心相拜,则李树开花’。乌狂的指力更生往昔,为了让步震信以为真,佛陀引灯指将整块石板全都穿透了,实在令站在一旁的诸葛明汗颜,面目无光。

写完之后,乌圣用结焰神爪将整块石碑冻住,又让烈日曝晒,乌狂也用用砂石将石碑洗刷了一遍,看起来饱经风霜,已有时日。

王仁大喜道:“哈哈……两位哥哥真是心思细密,这样一来,更像是天意降临到北地霸王面前了。”

陆显转过来道:“王仁,步震虽然是粗人一个,可是这样的石碑要是被他看穿了,只怕会弄巧成拙,要是能争取点时日,我倒是有办法让他真的变成一块古碑。”

王仁道:“没事,今年并非吉年,今日也并非吉日,为了稳妥起见,步震肯定不敢轻易上岛,必然可以拖个十天半个月的,没准儿游唐已经帮我们收拾步震了,等两虎相斗有一伤的时候,我们再收拾残局。”

乌狂在一旁笑道:“三弟,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这常跟三妹在一起,也变得有谋略了。”

王仁在沙滩上打出一个大洞,乌圣又将石碑埋在里面,用乌痴的绝技化磁掌将石碑表面磨了一边,看起来更像是饱经风霜只露出了几个字。为了防止步震的人马发现,众人连忙闪躲到三绝阁去。

仲归隐约看到有人的身影,不过海市蜃楼,在大海之上,早已是司空见惯,因此也就没有在意。

待步震按照全老板的方法行走到三绝岛前面时,才确定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岛屿是真是存在的。步震大喜,连忙叫来众人观看,步雨惊奇地叫道:“爹,这是真的,宝藏就在这个岛上吧。”

全老板道:“***师兄师姐,我看这个岛屿挺大的,要是宝藏藏真在上面,实在是不易找出来啊。”

仲归道:“全老板…不,应该是万电师弟,你以后最好话少一点,上一个万电就是因为控制不好自己的刀而被我杀的,你要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嘴,我就再找一个人来当万电。”全老板大惊,连忙退了下去。

步震跟众人吩咐道:“既然这个宝藏关乎着整个大唐的命脉,想必上面必然是机关重重,大家一定要万分小心。”

全老板让船只靠岸后,众人刚刚下船,忽然间,步雨注意到了刚才乌圣所埋的石碑上面有字。

休雷也发现了石碑,大叫道:“这儿有字,就说明有人来过,看来我们来对了。”

言风绕着石碑转了两圈,发现石碑磨损比较严重,上面的字也穿过整块石碑,不由叹息道:“看来这块石碑应高包经沧桑,年代久远了,风吹日晒已经让上面磨损了许多。”

伯延唤开众人,聚气凝神,朝沙滩上突发奇招,用呼雷气功将沙石吹开,石碑完完整整的显露在众人面前。

步震还未看石碑上的文字,不过发现伯延武功进步神速,甚是高兴,大喜道:“我儿武功进步神速,过不了十年,爹将不再是你的对手,等事情告一段落,爹就将北地霸王所有的基业交给你和风儿来打理。”

步震回过头来,走到石碑旁边,发现石碑的确是高手用惊世骇俗、深不可测的内功刻在上面的,将整块石碑穿透,不由一脸惊骇道:“石碑上面的字迹是一位指力惊世骇俗的高手所刻,我看即使你们的师叔在此,他也办不到。”

而此时,言风站在石碑上,念道:“南海观音怜悯世人,为救苍生,降此神碑,欲跃此碑之境,非吉年吉日吉时行三拜九叩之礼而不成,若不如此,神灵震怒,犯者必以天下为敌;若诚心相拜,则李树开花。”

骆先生大惊道:“姐夫,糟了,今日此时,并非吉日良辰,我们究竟上不上岛?”

仲归道:“爹,舅舅,去少林寺求神拜佛的人很多,或求富贵、或求儿孙,可是信佛得报者却是寥若晨星,这石碑之言,必不可信。”

步震连忙止住仲归道:“呸……我儿切不可亵渎神灵,刻此碑之人,指力绝对是超凡脱俗,世间不会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必然是神灵降碑,警醒世人。我们还是先撤到船上,七日之后的黄昏是吉日良辰,我们再上岛寻宝。”

仲归又道:“爹,不能啊,游唐所率的乌合之众的势力非常强大,***了三教九流所有觊觎宝藏之人,要是赶上来了,我们如何应对?况且指力惊人之***有人在,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指至刚至勇,要刻几个字又有何难,怎么能如此武断,断定是神灵降碑呢?”

步震道:“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不能触怒神灵,反正我们守在前面,游唐他们来的话,也要先问过我才能上岛。”

言风想了想道:“岳父大人,我看你就趁机解开最后之谜吧,我和伯延乘小舟到这座岛周围看看,先摸清楚这座岛的构造再说。”

步震笑道:“好吧,你们顺便将这座岛的外形绘成地图,说不定有用。”

步震对船上人吩咐道:“所有人马全部撤到船上,如有擅自离开者,莫要怪我把他扔进海里喂鱼。”

众人立即撤到船上,伯延和言风二人放下小舟,围着岛查看,这才发现此岛旁边还有两座更小的岛,三岛互成犄角,面面相对,不过另外两座岛上并没有石碑,因此便断定宝藏藏在降有石碑的岛屿之上。

暗中监视的乌颠非常吃惊,连忙去跟诸葛明汇报:“***,现在步震派了一条小船围着三绝岛查看,要是他们走到三绝岛的正西面的话,那么三绝阁便再也隐藏不了了。”

陆显道:“要是被步震发现三绝岛有人居住,那么他必然敢肆无忌惮的闯岛。”

乌痴道:“难道说现在把三绝阁给拆了?”

乌狂当即阻止道:“不行啊,大哥,这三绝岛上面的一木一石都是三位哥哥的心血,怎么能拆呢?”

就在此时,几位女眷又来了。

唐灵鲜一进门,神秘地笑了笑,走到乌狂旁边数落道:“不让我们帮忙,现在碰钉子了吧。”

乌狂将她扶住道:“灵鲜,你们不在山洞里面呆着去,来这儿干吗,断崖那边的环境不好吗?”

灵鲜道:“山洞里面那么潮,怎么住人啊,要是我把孩子生下来,冻坏了,你不要后悔啊。”

古幽道:“对呀,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陪你们共同进退,况且我们已经有让三绝阁消失的办法了。”

乌魔连忙追问道:“你们有什么办法?赶快讲来。”

唐灵鲜道:“讲可以,不过要是你们怕我们成为累赘,而将我们安置在断崖,那这英雄也当得太窝囊了,不是吗?”

聂瑶也在一旁拉着王仁的隔壁道:“姐夫,你就让我们留下来吧,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况且你答应过我闯荡江湖的。”

王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心想:“大嫂怀有身孕,是需要照顾,要是将她们几位女眷安置在山洞之中,无人照看,的确是不太稳妥。”

想到此处,王仁道:“那好吧,你们既是软磨硬泡,又是激将法,要是再不答应,未免有点不太近人情了,不过,你们绝对不能乱跑,一切都要听我们的,还有,想要呆在我们身边,一定要随身带好棉花,要是听到悲天悯世咒,就赶快塞耳,平心静息,不要妄动杂念。”

四位女子听了之后非常高兴,乌狂又向灵鲜询问道:“灵鲜,你们说的让三绝阁消失之法是什么?”

灵鲜道:“咱们只要将三绝阁用植物的叶子伪装起来,不让他们发现不就成了。”

乌魔恍然大悟,站起来道:“对啊,这三绝岛上植被茂密,要将三绝阁伪装起来太容易了,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动身吧。”

既然是力气活,当然是少不了乌圣了,他主动请缨道:“这点小事啊,就包在我身上吧,看我如何在三绝阁的西边种几棵大树,将三绝阁遮起来。”

众人都不接乌圣要干什么,不想他放下手中的霹雳锤,飞身从西面的窗户跳出,他们连忙跟着出去了,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乌圣来到了一颗大树下面,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一饮而尽。他又将酒壶抛入空中,活动了一下筋骨,指着三绝阁的西面,跟王仁道:“三弟,就有劳你的元坤神功先将这儿打几个大坑。”

王仁也不解其意,聚气凝神,打出一招坤元滚滚,顿时,地面像波浪一样被翻起来了,他又趁机使出一招水到渠成,将翻起来变松的土层掀起,再接着又是一招坤元滚滚,三招的力量合二为一,气势倍增,整个地面像蛟龙出海一般,朝天翻出,在地面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

众人傻傻地看着王仁刚才发招,简直是势不可挡,他的功力已远非他们所能够理解的到的了。聂瑶站在一旁,目瞪口呆,抓住王仁的衣袖道:“姐夫,你真是太英勇了,这一招能不能教我啊。”

众人还是不知道乌圣到底要干什么,古幽也甚是不解,在一旁问道:“乌圣哥,你到底要干什么?”

古幽话音刚落,不想乌圣打出乌魔的绝技六截柔拳,将自己的双臂贴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之上,俯下身子,大喊一声,渐渐地,大树开始动起来了,乌狂不由惊叫道:“难道小四弟要将大树***?”

话说这六截柔拳乃是由手臂之上的三指节、腕节、肘节、臂节组合而成,至阴至柔,双臂互使,共有六六三十六种组合,精妙绝伦,乃是乌魔的家传绝技,现在像泥鳅一样粘在大树表面,可谓是密不透风,威力不凡。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乌圣的举动,忽然间,乌圣脚下的土地彻底裂开了,树根蔓延到三绝阁下面,不过全被乌狂手起刀落,给割断了,而树根稀少的大树被乌圣夹在双臂之下,朝王仁打开的大坑送了过去。

众人无不惊骇,只知道乌圣神力惊人,却从未想过居然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简直如神灵附体。

如此反复,乌圣共拔出了三棵大树,将其重新栽种在三绝阁的西边,让三绝阁彻底从三绝岛西面的视野中消失。

王仁又使出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甩”,甩动手臂,内力像飓风一样,从地面上卷起来,将刚才刨出的土层填进了大树根部。

众人站在三绝阁的西面一看,发现乌圣刚才所种的大树已将,三绝阁的大半挡住了,对乌狂的指力、王仁的武功、乌圣的神力是连连叹息,对三兄弟连连叫绝。

三兄弟相互拥在一块儿,大笑道:

“大哥(小五哥),你的指力惊世骇俗,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的绝技实在是令***开眼界。”

“二哥(小四弟),你的神力惊人,灵机生变,我等更是望尘莫及。”

此时,灵鲜在一旁道:“你们兄弟三人所长如何,尚且不谈,不过你们为中原荣辱而战,连番破敌,剿灭***盟,铲除星斗山,单剑败乱云,又想化解这场浩劫,阻止这场即将发生的灾难,实乃当之无愧的大英雄、大豪杰。”

兄弟三分纷纷大喜,仰天大笑。

王仁又震动左臂,柳剑飞出,在***的大树上面削下来了诸多的枝条,乌狂以隔空三式将枝条堆在了三绝阁的西面,这样,整个三绝阁便彻底的伪装起来了。

古幽走到乌圣旁边道:“你怎么会想到拔树种树的伪装之术呢?你刚才还真吓人,简直和蛮牛无异。”

乌圣笑道:“古幽,你还取笑我,我神力惊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银锤麒麟不是白叫的。”

古幽道:“你应该学着虚怀若谷,哪有自吹自擂的?”

“你这么说可真让我无地自容啊。”

此时,聂瑶跑过来,学着二人说话的语气道:“为人应该虚怀若谷,你这么说可真让我无地自容啊。”

这话惹得众人开怀大笑。而与此同时,言风和伯延的船只也到了三绝岛的西边。

第02章:万电闯岛

伯延和言风围着岛转了一圈,发现在岛的东边、南边是百丈高的悬崖,在经过岛屿西边时,发现处处是茂密的植被,并没有发现任何奇特之处,不过,为了彻底了解地形,二人还特意围绕着另外的两座岛转了一圈,将其图纸画好之后,这才拿回去,和步震会和。

言风绘了一份三绝岛的外形图,交给了步震,骆先生和他研究了一下道:“姐夫,这东南方向是悬崖、而西边时茂密的植被,北边一里之内寸草不生、是绵绵沙滩,这要找出宝藏实属不易啊。”

步震道:“没事,反正我都等了几十年了,难道说还差七天不成?”

仲归在一旁道:“我才不怕和天下为敌,要我说让我闯一闯这座岛,然后这与天下为敌之人就是我了,你们再跟着我进去,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吗?”

步震连忙阻止道:“我儿勿言,切不可如此而为,爹怎么可以将你们推入火坑,要是我得到天下,而没有你们和我共享,那么有什么意思?”

骆先生道:“是啊,姐夫说的对,况且这登上三绝岛需要是吉年吉日吉时,要是今天入岛的话,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咱们还是谨慎点,以防天数。”

深夜,月亮都已经当空挂起来了,月光洒在蓝色的海面之上,像一幅优美而震撼人心的画卷。海风吹过,本应夹杂着大海的腥味,可是出海之后,就意味着闻不到大海的味道了,这或许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然而,在如此难免之夜,全老板却换上了夜行衣,趁众人熟睡之时,悄悄地下船,溜上三绝岛,开始细细查看。

这晚,王仁又想起了聂瑛,对着残月独酌,忽然间,聂瑶出来了。

聂瑶道:“姐夫,这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我陪啊?”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道:“现在天色已晚,外面风大,你早点睡吧,姐夫想点事情。”

“你撒谎,是想我姐姐和云鹤诗霄吧。”

王仁笑了笑又道:“那好吧,既然你不去睡觉,那就陪姐夫喝一杯吧。”

聂瑶接过王仁手中的酒杯,并未去喝,反而深情地盯着他道:“姐夫,如果…我是说如果啊…要是…我姐姐真的遇难了,那你……”

王仁沉默了一会道:“聂瑶,姐夫知道你的心思,可是我也不知道***,或许我……哎呀,不说了,总之你记着,姐夫不能让瑛儿受到丝毫的委屈,或许等这一切结束之后,我会去陪瑛儿,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没有瑛儿的日子。”

聂瑶道:“姐夫,那么我身上没有姐姐的影子吗?”

王仁叹息道:“不错,你身上是有瑛儿的影子,不过,我也知道你是瑶儿,不是瑛儿,虽然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瑛儿,可以让我平静,但同时,我也非常的痛苦,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瑛儿。”

聂瑶似乎听出了王仁和以前的变化,心中甜甜的,慢吞吞地问道:“姐…夫,我…我感觉你…你喜欢我,是不是啊?”

王仁拿过她手中的酒壶,继续饮酒,没有当即否决,看了看聂瑶渴求的双眼,笑了笑道:“聂瑶,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一定要知道,姐夫决不能让瑛儿受到丝毫的伤害,不过姐夫也会照顾你,满足你的一切需求,你明白吗?”

聂瑶傻傻地摇头,忽然间又傻傻地笑了笑道:“姐夫,其实无所谓了,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着你,此生无悔。”

就在此时,草丛中传来了夸嚓一声,似乎是树枝被踩断了。王仁听到了声音,扔出手中的酒杯,奋力朝草丛中打过去,听得刚才的声音又朝大树上转移,他又连忙使出一招坤位移位,想将其吸过来,刚才的声音飞身而来,伴随着一条长鞭朝王仁打来。

王仁大惊,真没有想到果然有人躲在草丛后面,左手护住聂瑶,俯身向下,避开他的鞭子,顺势伸出右手,一招纬坤三入打在了黑影的胸前。

黑衣人连忙逃跑,王仁连忙站起来,腾空而起,一脚踢中黑衣人的前胸,打得他跪在地上。

虽然夜黑风高,黑衣人不是王仁身份,但是黑衣人也深知此人武功卓绝,不是敌手,又想逃跑,不想一人鞭子甩过,将他绑了起来。

王仁一看,原来是刚才的打斗声吵醒了乌魔,正是乌魔的鞭子将其困住了。

乌魔得意地笑道:“鞭法这么差,还敢使鞭子,真是丢人,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鼠辈。”

乌魔点了黑衣人的穴道,摘下了他的面罩,可是他离开江湖几十年,并不知道此人身份。王仁上前查看,也没有认出此人,连忙追问道:“你到底是谁,现在的三绝岛高手如云,你胆大包天,岂不知是自寻死路?”

黑衣人道:“我…我是北地霸王步震之徒万电,你们敢把我怎么样的话,我***他老人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不错,此人正是步震新收之徒全老板。

王仁细细看了看笑道:“你是万电?简直胡说八道。”

就在此时,陆显也出来了,敢上前来一看,确定此人绝非万电,又追问道:“你到底是谁?万电怎么敢直呼自己***名讳?”

王仁道:“这座岛上有无数的机关,你能闯到这儿应该有些手段,不过你却不是万电,快说,你冒充万电到底意欲何为?”

全老板道:“我是个生意人,不作亏本的买卖,要是我告诉了你们,你们要将我放回去。”

王仁道:“好吧,我王仁一言九鼎。”

全老板大惊道:“什么?你就是入木三分王仁?难怪内功如此之强,我今天认栽了。”

全老板道:“说实话,我真是北霸的徒弟万电,并没有冒充。在数日之前,我还是一位以租船为生的老板,人称全老板。北霸二公子步仲归和言风来我的船行租船,可是游唐等人将船抢走了,步仲归和洪枭两人为了争船开始大战,二人难分难解,万电出手割伤了二公子,公子大怒,杀了万电,所以又收了我为徒,将我的名字改为万电。”

陆显大吃一惊,连忙追问道:“什么,万电被步仲归杀了?”

“不错,是我亲眼所见。听说步震做了个梦,梦见他是凭借着四位名叫言风、休雷、步雨、万电的将军得到天下的,可是这三缺其一,步震为了凑齐第四位将军,就将我收为他的徒弟,起名万电。我所说的都是千真万确,并无半点虚假,若是你们不信,大可以去找他问个清楚。”

陆显大吃一惊,深知万电既死,萧清也必然会深受其害,一脸慌乱,在一旁自言自语道:“糟了,步仲归连万电都杀,为了斩草除根,他必然不会放过萧清师妹和万电的女儿的,不行,我待赶快去救他们。”

全老板道:“不必了,听说延州现在空无一人,而二公子也在船上,谁去杀他们啊?”

就在此时,诸葛明也出来道:“显儿,你飞鸽传书通知清儿,让她先去翡翠岛。”

陆显连忙跪倒在地,拜谢诸葛明道:“***,多谢你原谅了师妹,我带师妹谢谢你的大恩大德”。

王仁欲知步震在船上的情况,又向全老板询问道:“那么你说说步震船上的情况吧。”

全老板连忙道:“咱们不是刚才说过吗,这我告诉你们我的身份,你让我离开此处,怎么出尔反尔?”

王仁想了想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先走吧。”

诸葛明连忙阻止道:“王仁,要是放虎归山,步震必然知道我们的一切,到时候他带人杀上来,两败俱伤,便宜了游唐等肖小之辈。”

全老板连忙道:“你们一定要放我回去啊,我是偷着溜出来的,要是让步震知道,那么步仲归不会放过我的,我怎么敢将在此岛上所见的事情说出去啊,难道我不怕死吗?”

王仁想了想道:“是啊,诸葛伯伯,要是我们不把他放回去,反而会打草惊蛇的。正所谓人无信不立,况且我已经承诺他了,难道你想让王仁当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他又跟全老板道:“你赶快离开,要是胆敢再创,我就将你背叛步震的事情告诉步仲归,看你如何应对?”

全老板大惊,连忙鼠窜而逃。

全老板逃到了船上之时,已经是凌晨了。不过,他大难不死,算有后福吧,并没有人发现他。

次日清晨,陆显写好了飞鸽传书,用乌痴再三绝岛所养的鸽子传到中原,告诉萧清,万电以被步仲归所杀的消息,让她赶快带着电子去翡翠岛安置,不然步仲归必然会下毒手。

却说萧清在收到陆显的飞鸽传书之后,大吃一惊,哭倒在地。忽然间,步震又传来了书信,说万电出海之时,不慎掉入海中,被海水淹死了。

萧清怒气顿起,连忙收拾行李,带着电子回翡翠岛。

步震在海上等到第六日了,船上的食物淡水已是不足,不想游唐、洪枭、龙千江率领的三教九流的人马赶上来了。步震非常着急,站在船头挡住游唐的三条大船。

而暗中监视的乌颠也发现又有三条大船,连忙去跟诸葛明报告。

诸葛明正在和众人商量如何彻底赶跑来夺宝之人,不想乌颠却匆匆忙忙地跑进来了。

诸葛明看乌颠一脸惊慌,连忙追问道:“何事如此慌张,难道是你师伯入岛了?”

乌颠甚是着急,情急之下,倒挂在房梁之上,对着诸葛明道:“不是,步震很安分,很安分,可是现在,又来了三条大船,上面分别标着游、洪、龙的旗号。”

王仁大惊,真没有想到游唐和洪枭所带领的三教九流、觊觎宝藏的人来的如此迅速,暗自叹息道:“看来游唐、洪枭、龙千江都来了,所有三教九流的人都来了,这没有了瑛儿,没有了武林盟主,号令他们的只是这名利宝藏。”

乌痴从乌狂和乌圣口中得知龙千江现在手握迎心刀,又从王仁口中得知他们已经练成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听到了龙千江来了,勃然大怒道:“这龙腾复生,我也不怕他,还怕个龙千江不成,我要夺回我的迎心刀。”

乌魔从房梁上翻身下来,蹲在乌痴前面道:“老大、老大,你就放心吧,这迎心刀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此次龙千江来找宝,却不想正是来送宝刀,迎心刀要完璧归赵了,真是好笑啊。”

王仁又在一旁道:“前辈,你们有所不知,这龙千江已经凭借着迎心刀和链子刀练成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要不是我懂得悲天悯世咒,实难破阵,龙千江不可小觑,要是被阵法困住,必然是九死一生。”

乌魔在一旁冷笑道:“只听说龙家有个最厉害的四方阵,早被我兄弟三人所毁,现在又有个阴阳八风阵,数字是变大了,可是不知道威力是不是也能变成四倍,我看也是须有其名。”

王仁又止住他道:“临阵怎可轻敌?要想用招式破阵,那咱们除了要有三头六臂,还待要像毕摩子一样无辜无肉才行,想要破阵,只有两个办法,那就是从阵外破阵,或者用悲天悯世咒***。”

就在此时,灵鲜忽然叫肚子痛。乌狂大惊,连忙上前查看,诸葛明也替她把了把脉,惊叫道:“要临盆了,赶快准备热水。”

乌狂连忙将灵鲜抱进了里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