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洪枭提步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3章:洪枭提步

话说在阻挡了步震六天之时,游唐、洪枭、龙千江率领的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赶来了。三乌听闻龙千江来了,怒火中烧,想要夺回迎心刀,然而此时,他们却并不知道龙家的阴阳八风阵的可怕之处,正当王仁给诸人细说阴阳八风阵的威力之时,灵鲜要临盆了。

就在此时,陆干又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跟诸葛明道:“游唐和洪枭的三条大船已经和步震正面对峙,估计优惠有一场血战。”

王仁大惊,连忙跟聂瑶、古幽、诸葛红婷道:“你们三个赶快去烧热水,帮助大嫂接生,我们***人去御敌,记住,如果你们遇到北地霸王,他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反而一定要小心来夺取宝藏的小人。”

王仁想要离开,可是还是放心不下几位女眷,为了以防万一,他又跟乌圣道:“二哥,说不定他们会从岛屿的***方位上岛,为了以防万一,你就留在这儿吧。”

乌圣当然不肯了,当即拒绝道:“不行!难道你们在前方拼命,让我在这儿作缩头乌龟?”

王仁灵机一动道:“二哥,现在大哥的孩子就快要生下来了,没有人在此守着,我们怎么能放心的下?况且我们现在只是去查看一下情况,并不是真的动手,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乌圣犹豫了一会儿,只好先答应他了。

入木三分王仁、幻实幻虚诸葛明率领着红面重掌乌痴、入骨柔辫乌魔、梁下蝙蝠乌颠、陆干、陆显暗中来到了三绝岛的北面,同时赶紧启动了在岛上所布的机关,留着银锤麒麟乌圣、狂棋手乌狂以及诸位女眷在三绝阁,照顾灵鲜,以防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数。

王仁、诸葛明、三乌、陆显、陆干躲在暗处,观察着船上的动静,好伺机而动。

却说步震一人当先,站在船尾,面目之上,尽是愤恨之色,吓得游唐所率的三条大船上面的人个个胆颤心寒,纷纷后退。

休雷给他搬来了椅子,让他先行入座。步震坐了下来,指着中间的游唐道:“师弟,说实话,我很佩服你啊,真没有想到你能找到这儿,看在我***的面子上,我三番四次的放你生路,你也要知足,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若再敢与我为敌,我就杀了你,绝不会再给你机会。”

游唐身披风衣,手拿撵云剑,站在船头,指着步震微微笑了笑道:“哼,师兄,看来我还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了,那么你是不是还要将我关在延州,让你的儿子毒打?今天,我们既然敢来,就早有准备,你们双拳难敌四手,难道我们还怕你不成?”

步仲归在一旁道:“游唐,如果你认为你的乌合之众可以抵抗我们的精锐之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连我大哥都打不过,更何况是接住我爹的一招半式了。”

游唐大怒,真有心跳上前去,给仲归两个耳光,然而此时,他却没有那么大胆,怒目相视道:“仲归小儿,等我抓到你,我要将你扒皮拆骨,以谢我心头只恨。既然你敢站出来说不着边际的话,那么我也将话放在这儿,要是我在百招之内不能打败步伯延,那么我立刻带人离去,不过若是我赢了,你们马上离开此岛,还要将你们手上的最后一份藏宝图交给我。”

步震向来爽快,也知道伯延的武功进步神速,有心答应,不想伯延对自己的身手也甚是自信,未经步震同意,就站出来答应了他:“好啊,小师叔,大丈夫一言九鼎,若果你食言无信,就算我爹肯放过你,也不知道我们延州人马能不能容忍你。”

话音刚落,伯延转过身子,将一张桌子踢到了海面上。游唐纵身一跃,跳到桌子上叫道:“来吧,伯延,百招之内,看我怎么杀你。”

伯延腾空而起,将身子倒起来,使出罗汉降魔拳中的一招掌钵擎天,朝游唐攻下去。游唐拔出撵云剑,朝伯延刺去。伯延大惊,连忙翻身旋转,避开撵云剑,顺势站在自己刚才所扔的桌板之上。

二人近身相战,游唐一剑滑过,将桌子隔成了两半。伯延顺势使出一招天落网弥,掌力像一张天渔网一样朝游唐撵过去,却不想反冲之力却将自己推出了一丈以外。

这招天落网弥乃是弥罗神掌之中的第九掌,威力无穷,游唐连忙用右手使剑,划出一招云集响应,左手紧跟着用虚有其表的弥罗神掌的招式打出一招夸父逐日,内力将海面推了起来,将伯延此招化解了。

伯延大惊道:“师叔,真没有想到你连弥罗神掌都会,可是虚有其表,无异于班门弄斧,现在你看看我爹改进过的弥罗神掌吧。”

伯延俯下身子,休雷一眼就认出了伯延在用呼雷气功运气,忽然间,他的胸腔涨了起来。伯延又将真气运遍全身,渐渐地,身下的海水开始晃动,他也蹲了下来,坐在水面之上,手臂上的经脉开始剧烈跳动,毛孔也迅速变大,正是用烈雨七式在运气。

游唐知道伯延武功高强,连忙聚气凝神,将真气汇聚在撵云剑之上,二人功力相接之时,海浪被激了起来,溅在大船之上,打湿了他们树立的大旗。

伯延身手甚是灵活,腾空跳起,转过身子,使出步震自创的迎客腿中的一招“一水护田将绿绕”,擦过游唐的脚下的木板,将其踢翻在侧。游唐挥动撵云剑,一掌将撵云剑打入海水之中,自己却站在一根桌腿之上。这是撵云剑中的最后一招撵云逐浪,以速度灵敏,防不胜防而著称。

伯延见游唐把撵云剑打入海水之中,不知道他是何招式,连忙使出万电的轻功开始动起来了。忽然间,伯延的脚下,撵云剑斜飞而出,差点将他割伤。

伯延一把抓住撵云剑剑柄,朝游唐刺去,不想游唐的掌力早就打在了他的左肩之上,不过,自己也将撵云剑刺中了游唐的左肩。

伯延不熟如何使剑,连忙将撵云剑抛出,插在了船身之上。游唐见百招未到,又朝伯延出手,左手抱住右肘,伸出右手拇指,将真气凝聚在指上。

步震大惊道:“谍影决,游唐连谍影决都会?”

伯延大惊,腾空而起,又是倒挂下来,掌力直逼游唐,游唐一招移形换影,大拙之功躲了过去。海面之上,八十一股真气钻入水中,又向上喷出,形成八十一股水柱,伯延大吃一惊,用余光扫到游唐又在朝自己使出谍影决的攻击之招,顺势钻入海水之中,从游唐前方跳出,使出过江的罗汉步与一招罗汉探手,一招打中他的胸前,又顺势向下倒去,打出一招罗汉沉思,右臂肘部打在其胸前。

游唐踏着水浪,后退而去,顺势跳到自己的船上。

伯延也翻身而起,跳到自己的船上道:“师叔,还要再比吗?”

仲归大喜,站在伯延一旁数落道:“游唐,看你平时挺能吹的,真没有想到不堪一击,我大哥赤手空拳,就将你打得落花流水,毫无还手之力。”

步震起身,一边帮伯延将衣服上面的水渍逼干,一边跟游唐道:“师弟,你是自己离开,还是要我送你离开?”

不想游唐面不红,而不赤,仰天大笑道:“哈哈……师兄,你知道我跟洪大掌门学到了什么吗?就是随机应变,现在宝藏就在前方,我怎么可能撒手而去呢?”

休雷勃然大怒,指着游唐大骂道:“游唐,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看我不杀了你。”

休雷腾空而起,朝游唐攻了过去,不想游唐却连忙下令放箭,顿时,万箭齐发,直逼休雷。

步震大惊,连忙从全老板手中抢过来鞭子,轻轻甩动,像一条游龙一样在空中逍遥而游,将箭矢挡开,把休雷救了过来。

洪枭站在对面,大笑道:“步震,你虽武功盖世,可是我们是有备而来,看你如何抵挡。”

步震大惊,真没有想到他们此次准备的如此齐全。

游唐又道:“师兄,你赶快交出宝藏,除了步仲归,***人都可以活命,否则,我现在就下令放火烧船。”

步震冷冷地笑了笑道:“师弟,你以为我们找到宝藏了?”

“如果没有找到那么你们呆在船上干吗啊?况且你们动身要比我们早好几天。”

步震笑了笑,指着岸上的石碑道:“师弟,那边有块石碑,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看,然而再做抉择。”

游唐不知是不是步震之计,不敢贸然上前查看,不想洪枭却无所畏惧,腾空而起,跳在石碑面前。

看完碑文之后,虽然洪枭并不知道此碑是如何制成,不过也相信刻碑之人,必定武功绝顶,不过,他可不会相信这种骗人的把戏,不然也不会自称谪仙神灵了,转过身来对着步震大笑道:“哈哈……北地霸王,江湖传言,说你迷信、好客,好客尚且不谈,不过,这迷信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洪枭从石碑旁走开,跟他的船只上的人马大呼道:“听着,我的嫡传***下船,***人给我好生看着船只,要是步震敢轻举妄动,杀无赦。”

游唐见并没有危险,飞身而出,从传神上面拔下撵云剑,装入剑鞘之中,跟在洪枭身后上了岸,看了看碑文,忍不住发笑。

他转过身来,对着船上的步震道:“师兄,我真是服了你了,要我说你简直是个***,你都活到这把年纪了,还相信这种东西,我就偏偏不信。众人听令,一半人马守着船只,一半人马跟我们入岛寻宝。”

被留在船上的人马当时就不愿意了,纷纷起哄道:“不行,一起去找宝藏,一起去……”

游唐未曾树立威信,他们不相信也是习以为常之事,现在如此分工,必然引来不满,不过当他看到船只之时,又灵机一动,跟诸***呼道:“诸位放心吧,这想要把宝藏运往中原,没有你们所守的船只怎么行啊,反而你们不必跟我们冒险,这是美差啊!”众人听了也不再怀疑了。

游唐、洪枭、龙千江带着人马朝岛上而去,这可真让步震手足无措。

仲归甚是着急,看着游唐的身影一步步远去,连忙在一旁苦谏道:“爹,要是咱们再不入岛,那么宝藏就要落到游唐手中了。”

骆先生也在一旁叹息道:“哎……只差一天,难道真是天意吗?”

言风却并不着急,异常冷静,拍了拍仲归的肩膀让他先冷静一会,又跟步震道:“岳父,我看咱们静观其变吧,毕竟宝藏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最后一份藏宝图还在咱们手中,咱们利用这最后的一天时间再研究一下,等找出宝藏的准确埋藏地点,上了岛之后,也事半功倍。”

步震连连点头道:“恩……风儿说的在理,咱们一定要稳住,静观其变。”

休雷看了看对面的三条大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道:“***,照我说,现在游唐、洪枭、龙千江等人上了岛,咱们不如趁机将他们的船凿沉,到时候即使他们找到宝藏,没有船只运回中原,也是枉然啊!”

骆先生看来已经有了打算,当即阻止道:“不行,这是大好的机会,怎么能拱手送于他人呢?我看咱们今天要忙一忙了。”

仲归不解地问道:“舅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办法就是将游唐带来的人马收为己用,到时候咱们带着宝藏到中原去,攻下太原,除掉晋国,则天下可逐一而平定。”

步震大喜,连忙和众人去内舱商议。

游唐等人刚刚上岛,就遇到了机关的阻拦。王仁见到游唐、洪枭、龙千江,一时怒气冲天,纵身跳出,挡在了他们面前。

游唐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岛上居然会有人,更没有想到的是此人居然是他们刚刚暗害的王仁,不由大惊,面面相觑,肝胆俱裂,连忙鼠窜而逃。王仁飞身而起,挡在他们面前大骂道:“游唐,你让瑛儿陷入了生死不明之地,不能饶;洪枭,你狗胆包天,胆敢打我叔叔,不能饶;龙千江,你最为狠毒无情,天柱山下的冤魂不会饶恕你。你们三人受死吧。”

三人见退无可退,顾不上***,只能选择迎战,连忙叫手下上前围住他。

就在此时,诸葛明的影子闪过,一行肖小之辈尽数被点。

洪枭见到诸葛明,甚是惧怕,连忙向后退去。

诸葛明赶上前去,怒斥他道:“洪枭,咱们比武的约定是什么?你这个背信弃义的***。”

“诸葛明,我遵守了约定十几年,我不会那么笨了,将自己的一生断送在那乱云山之上,我只是来拿回一些补偿,难道这也有错吗?”

洪枭又跟游唐和洪枭二人提醒道:“咱们三人要共同进退,要是死掉一人的话,那么另外两人身上中的毒就无药无法可解了。”

听洪枭这么说,龙千江连忙当即道:“放心吧,我现在的阴阳八风阵必然可以抵挡诸葛明和王仁,他们的耳朵中都堵上了棉花,不怕王仁的悲天悯世咒。”

诸葛明和王仁两人都在此处,他们想要赢一把,实在是没有多大把握,游唐连忙跟***二人道:“他们既然在此,说明早有埋伏,咱们还是将船上的人马叫过来,先杀了他们再说。”

洪枭发出信号,让船上的人马来帮忙。

第04章:言风殒命

步震刚想用自己手中的最后一份藏宝图为饵,让三条大船上面的人效命于他,可是他刚刚走出船舱,就听到空中一声巨响,有人放出藏有信号的焰火,在空中炸开了。

顿时,听得游唐、洪枭、龙千江他们的船只上的人马大呼道:“洪大掌门发信号了,咱们赶快去帮忙。”

话音刚落,船上人马纷纷放下弓箭,拿起兵器,飞身而起,落在沙滩之上,从石碑上面踩过去,朝信号箭的方向杀去。

步震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连忙飞身而起,站在桅杆顶上观望,不想却发现了王仁和诸葛明。

步震大吃一惊,纵身一跃,跳在石碑之上,用手在刻有字迹的槽中摸了摸,倍感失落,眼前一黑,差点晕厥。

言风发现了步震的异状,飞身而去,落在他身边,不想却听得步震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道:“非要逼我……我不想与你们为敌,非要逼我……”

步震猛然回过神来,跟他带来的人马吩咐道:“所有人倾巢出动,去岛上找出宝藏,有人胆敢阻拦或者跟我争夺宝藏的话,把他的头给我提来。”

顿时,游唐、洪枭、龙千江、步震所有人的人马全都朝岛上杀去。

龙千江将布阴阳八风阵的人马又重新挑选了一遍,让洪枭的***付三杯拿着链子刀,代替了已死的龙千山的位置。龙千江挥了挥手中的迎心刀,这十六人立刻聚到一块儿了。

躲在暗处的乌痴见到了龙千江手中握着自己的迎心刀,也跳了出来,上前骂道:“你是龙千江是吧?如果不想步五龙山那四个***的后尘,迎心刀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龙千江跟三乌交过手,对乌痴自然是认得的,即使再怎么丧尽天良,见到自己的杀父仇人,也是怒火中烧,仰天大笑道:“乌痴,哈哈……真是天佑我龙千江啊,真没有想到在这儿居然找到了我们五龙山的仇人,今天我就先用五龙山奇阵阴阳八风阵来为父辈报仇,将你们凌迟处死。”

龙千江摆出阴阳八风阵的大阵,将王仁、诸葛明、三乌、陆干围在垓心。

王仁早有破阵之法,连忙跟***人道:“你们堵好耳朵,我用悲天悯世咒,破他这阴阳八风阵。”

龙千江大惊,连忙将自己的耳朵塞住。王仁大惊,既然龙千江塞住了耳朵,那么必然是早有准备,不过他还是想试一试,在三绝岛之上喊出了悲天悯世咒,却不想没有将阴阳八风阵的布阵之人震倒,却先喊退了下船前来相助之人。

龙千江见王仁分心使出了悲天悯世咒,连忙挥动迎心刀,让他的傀儡布阵进攻。顿时刀片齐飞,***像雨一样朝阵中诸人飞来。

王仁大惊,真没有想到他们确实是有所准备,自己的悲天悯世咒对他们不起作用,为了防止功力耗损,赶紧收起了悲天悯世咒,拿出柳剑来抵挡阴阳八风阵中横飞的***。

诸葛明、三乌、陆干都懂得谍影决,身形像影子一样,不可捉摸,虽然不能攻破奇阵阴阳八风阵,却可以让自身不受其害。王仁飞出柳剑,抓在手中,当***飞来之时,用柳剑缠住横飞的***,又将其扔向龙千江,不想又被阵中的***挡了回去。王仁大惊,真是有如强弩之末,一时之间,实在是没有破阵之法。

王仁停了悲天悯世咒,步震和游唐的救兵又立刻朝岛上赶了过来。

众人见到了阴阳八风阵之强,不由心中一怔,步震自言自语道:“真没有想到世间居然有如此奇异的阵法,真是威力无穷啊,我倒要看看师弟和王仁如何破阵。”

虽然王仁被困,可是王仁等人却是毫发无伤,不由非常着急。游唐非常吃惊,在自身携带的暗器上面掺了剧毒,朝王仁扔过去,不想却被龙千江的迎心刀弹开。

在此万分焦急之时,诸葛明找出了破绽,趁机以一招谍影斑斑,先撇开阵中他人,影子像风一样闪过***的攻击,逃出了阴阳八风阵来。

步震大惊,连忙挡在前面道:“师弟,我跟你说过,你不帮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阻挡我?难道你真想让我对你动手?”

诸葛明笑了笑道:“师兄,我也跟你说过,我受命于***,这宝藏绝不能传于心术不正、野心勃勃之徒,而你就是这种人,为了***的遗命,我一定会抗争到底,宝藏绝不能落在你的手中,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对我下手了,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练成天罡罩后的武功到,底能不能抵挡住我的谍影决。”

步震笑了笑,二人开始血战。

游唐知道龙千江阵中奥秘,是靠磁性控制,因此将暗器换成木桩,在上面涂上了剧毒,又朝王仁暗算而去。

王仁见阵中非常危险,连忙抓住乌痴和乌魔,将二人抛了出去,当他想将乌颠抛出之时,游唐的毒镖飞过来,正中其后背。

他趁势将乌颠抛出阴阳八风阵,可是真气已经开始断断续续的了,双腿像是有千斤之重,提不起来,不到十合,又被龙千江阵中的***割伤了。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乌圣飞身而来,发现阴阳八风阵外围空虚,随手抓起两个布阴阳八风阵的之人,将其抛出,扔在一旁。

王仁见阵中出现了破绽,腾空而起,一脚踢中了龙千江的胸前,趁势逃了出来。乌圣大惊,连忙跑过去,将他扶住。

王仁虽然已经身受重伤,可是却还是想着游唐暗害聂瑛之事,抓住乌圣强壮的双臂,愤怒的眼神盯着游唐道:“二哥,我中了剧毒,麻烦你帮我杀了游唐,是他让瑛儿陷入了生死之地,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啊。”

乌圣怔住了,他曾经向诸葛明发过毒誓,不杀一人,这现在处于两难之地,真不知如何应对,不过王仁身受重伤,当务之急,就是给他解毒疗伤,连忙道:“三弟,你先别说话,让三位哥哥带你去三绝阁逼毒疗伤,这儿就交给我了,游唐也交给我吧。”

乌圣又将三乌喊过来道:“三位哥哥,你们先带我三弟去三绝阁,这儿交给我应付就行了。”

三乌虽然不肯落下乌圣和诸葛明,不过,在乌圣的恳求之下,最终还是带着王仁离开了。

乌圣拿起霹雳锤,怒视游唐道:“你这个***小人,胆敢三番四次伤害我三弟三妹,今天我要教训你。”

游唐深知乌圣的武功不在伯延之下,刚才又跟伯延交手,元气耗损,自然是畏惧三分,慢慢后腿,不想乌圣拿起霹雳锤,霹雳连环击相继朝自己打了过来。

游唐连连闪躲,不想乌圣又借助谍影诀的步伐,使出一招影随风动,顺势将内力凝聚在手指,使出隔空穿穴,直逼飞身闪躲的游唐小腹。

乌圣出招甚快,逼得游唐毫无双手之力,十招已过,乌圣扔下霹雳锤,将其砸在地面之上,溅起阵阵飞沙,道:“霹雳一击胜你,简直是牛刀杀鸡,今天我赤手空拳,要让你后悔擅闯三绝岛。”

却说步震和诸葛明大战,将他和游唐、洪枭、龙千江所带来的手下全都震开到了一旁。诸葛明的谍影决妙用无穷,步震实难占到上风;步震有天罡罩护体,诸葛明的谍影决伤不了分毫,二人就此交战,打得难解难分,互不相让。

忽然间,陆干又跑过来向仲归挑战:“步仲归,你我上次在延州,今天再行比过。”

仲归毫不犹豫地迎战,跳上前去,扫退出招。

言风曾在百花亭敬酒,一心只想让步震和诸葛明和好如初,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却又起,要是二人当中有任何一人再受伤,那么这辈子想要复合如初,只怕是难上加难,为二人捏了一把冷汗,着急地看着二人对阵。

渐渐地,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二人凌厉的招式已不复初时,不过怒气却越来越重,再这么都下去,必然两败俱伤。

言风连忙在一旁跟二***喊道:“***、师叔,你们本是同门师兄弟,为何一定要争个你死我活呢,大家握手言和,想个可行之法不好吗?”

诸葛明一边打斗,一边喊道:“好,只要他不再打宝藏的注意,一切都好商量,不然我以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成东流之水了。”

步震也跟着喊道:“风儿无需多言,弥罗神掌和谍影诀一定要争一个雌雄。”

忽然间,步震和诸葛明掌势相对,欲拼比内力,言风记得直跺脚,猛然生出一个想法,连忙转过头去,跟步雨道:“师妹,我所做的一切都无怨无悔,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言风说的很快,步雨未及反应,不想言风就飞身而去,跳入二人的双掌之间,只听得轰隆一声,血溅三尺,朝天飞出,言风翻倒在地。

步雨、伯延连忙上前相看,可是言风已经是经脉尽断,前胸是密密麻麻的斑,后背是弥散全身的掌印,胸前肋骨折断,从血肉扎出,骨刺外露,甚是吓人,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海风依旧在呼呼的吹着,海浪怒吼之声,清晰可见,时不时,可以听见海鸟的啼叫之声,不过岛上人声杂乱,刀尖铁器相互碰撞的声音确实异常响亮。

步雨非常着急,哭了起来,步震也停了下来,连忙跑过来替言风输送真气,可是已经是枉然之举了。

言风抓住步震的手,口中鲜血不断涌出,待步雨擦完之后,连忙跟步震道:“岳…父,风儿…风儿不能看到你成就大业的一天,真是…真是遗憾,可是…我…我不后悔,我…希望,你可以和师叔……握手言和,毕竟你们是同门…同门师兄弟啊。”

步震可谓是老泪纵横,看着自己的双手,悔恨不已,呸……只朝双掌吐痰。伯延、仲归、休雷也是暗暗伤神,暗自垂泪。

他又抓住步雨的双手道:“师妹,我知道你的心思,能够娶到你是我一辈子的福分,希望你好生照顾***,照顾好自…己。”

步雨放声嚎哭,伤心欲绝,抱住言风的头部道:“师兄,有个好消息…有个好消息,我一直想跟你说,可是你最近很忙,我都找不到机会,现在,你一定要坚持住,因为咱们的孩子在等你,它不能没有爹……”

言风大喜,微微一笑,眼前一黑,撒手而去。

诸葛明也看着自己的双手,在一旁发呆,自言自语道:“我杀了人,我杀了一个无辜之人……”

忽然间,他猛然回过神来,将这一切都推到了步震身上,站在步震身后道:“步震,今天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害死了自己的女婿,你是让你最疼爱的徒弟丧生于此的。”

伯延和仲归双双大怒,上前跟诸葛明交手。

步雨伤心欲绝,抱着言风的尸体嚎哭,望着眼前依然厮杀不休的人马,傻傻发笑。忽然间,她发现伯延和仲归正在和诸葛明血战,连忙叫住了他们,跟二***喊道:“哥哥,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师兄用自己的生命来让咱们和师叔罢手言和,求求你们,为师兄想一想吧。”

步雨哭倒在地,眼泪打在言风的脸颊之上,可是言风却再也没有了知觉。

仲归见步雨如此伤心,但是并不知道该怎样安慰,慢慢地走过来跟她道:“妹妹,你不要伤心了,大师兄已经死了。”

步震伤心了一会儿,立刻将悲痛化为愤怒,跟诸葛明道:“师弟,风儿之死,都是你的顽固造成的,宝藏必然是我的囊中之物,你为何三番五次跟我作对,要是你早将宝藏那份羊皮给我,那么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你不但害了我妹妹,现在又害了言风,我要你偿命。”

诸葛明道:“师兄,人贵有自知之明,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我奉***遗命,这宝藏断然不能落在你的手中,哪怕是玉石俱焚。”

二人又大打出手,纵然步雨三番劝阻,可是已经枉然,不该发生的悲剧也只能是像浪花一样,等碎裂之后,没有人会意识到她的美丽。

却说乌圣步步紧逼,将游唐逼得无力还击,而这也让与他生死相连的洪枭和后唐着急了。

洪枭连忙和龙千江商量道:“咱们和游唐三人中,要是有一人死亡,另外两个必然会毒发而亡,咱们不能丢下游唐,先杀了银锤麒麟,再找宝藏也不迟。”

洪枭手握葫芦铁杖,纵身上前,和游唐联手,来战乌圣。

乌圣越战越兴奋,不由大喜道:“真想不到你们两个这么看得起我,居然联手来向我乌圣讨教,好的,我今天就赤手破撵云剑和谪仙醉掌。”

乌圣拿起八百斤霹雳锤,将其扛在肩头,好似无物一般。

洪枭大怒道:“不知死活,看我送你归西。”

乌圣一招砸过,远过千斤之力,既然他们二人联手,也还是占不了上风。

乌狂纵身而来,落在洪枭面前,使出佛陀引灯指,接住了洪枭的铁葫芦,奋力一击,洪枭双手一麻,连忙将手松开,铁杖被打出三丈外。

洪枭大吃一惊,认出了少林指法佛陀引灯指,不由大惊,又连忙聚气凝神,将酒气凝于掌心。

乌狂曾经见过应三道使用谪仙醉掌,认得此招,连忙提起轮回真气,接住了谪仙醉掌的掌气,又突袭反弹到了他的前胸。

洪枭后退三步,惊叫道:“佛陀引灯指和轮回真气?你是如何懂得这两门佛家绝技的?”

乌狂不理他,反而跟乌圣喊道:“小四弟,你的武功怎么退步了,连个游唐都打不过,要我帮忙吗?”

乌圣边打边道:“小五哥,好吧,假如说我在三十招之内打败游唐的话,那么你就要烧一个月的红烧彩石鲤给我吃啊,不准反悔。”

乌狂一口就答应了。

果然,不到三十招,在第二十七招之时,霹雳锤将撵云剑和游唐震飞。

乌狂大笑道:“哈哈……真不愧是小四弟,武功就是不同凡响,好吧,我一言九鼎,接下来的一个月中,让你把红烧彩石鲤吃腻。”

乌圣笑了笑道:“呵呵,看来我们有口福了,小五哥,不过就有的你忙活的了。”

就在此时,洪枭突施谪仙醉掌,暗算临阵轻敌的乌狂,一掌正中其后背。

乌狂***倒地,不想游唐居然趁人之危,连忙跟手下诸人道:“大家伙儿一起上,乱刀分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