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火烧三绝阁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5章:火烧三绝阁

话说言风不想看着步震和诸葛明师兄弟再次相残,主动跳入二人的战圈之中,希望用自己的死来化解这场仇怨,也希望他们师兄弟二人可以和好如初,然而事与愿违之事,何其之多,在他死后,诸葛明和步震又打成一团。

与此同时,乌狂临阵轻敌,被洪枭暗算,中了他的谪仙醉掌,五脏六腑渐渐变麻,浑身上下,反应也越来越迟钝,意识也开始模糊,站都站不稳了。

洪枭在一旁大笑道:“哈哈……临阵轻敌,中了谪仙醉掌,三天之内,身体不会有知觉了,先回家睡觉去吧,等我们安心的去寻找宝藏。”

游唐见此良机,连忙下令,让所有人一块儿上,将乌圣和乌狂杀掉。乌圣大惊,霹雳一击砸在地面之上,顿时,乱世斜飞,溅往四处,将来犯的人马逼退。

乌圣急于保护乌狂,赶步上前,将两个牛头大的霹雳锤扛在右肩之上,左手抓起乌狂,飞身而起,朝三绝阁而去。

王仁被游唐的毒镖打中,浑身上下,被龙千江所布的阴阳八风阵中的***割得遍体鳞伤,待三乌将他带回三绝阁之时,他已经开始变得神志不清了。

众人见武功深不见底的王仁都被重伤,心中升起了畏惧之色。

三乌刚刚将他放在了椅子上,他终于抵抗不住游唐所下的剧毒晕过去看了。三乌连忙将他放好在椅子之上,试着用自身功力为他驱毒疗伤,可是他虽然神志模糊,可是有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护体,他们三人的内力根本无法越雷池半步。

乌魔见他们也帮不了王仁,便有心将他撇开,去绑住诸葛明,连忙跟乌痴和乌颠道:“大哥,既然王仁内功如此之强,那么想必可以自行调节的,咱们还是去帮***吧,虽然说海上是他的天下,但是步震的势力太庞大了,更何况外面还有个小师叔。”

乌痴当即否决道:“不行,要是王仁只是被打伤,那么或许可以自行恢复,可是他现在中了剧毒,要是不用内功逼出来,那么必死无疑,看来唯今之计,只能想办法唤醒他了。”

正在众人迟疑,该如何将王仁唤醒之时,古幽的目光投向了聂瑶。

聂瑶看到古幽的表情,似乎也明白了,睁大了眼睛,跟古幽道:“你…你是不是想让我唤醒我姐夫,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古幽微微一笑道:“聂瑶,众所周知,王仁对你姐姐聂瑛用情非常之深,现在只能委屈一下你,你就假想自己是聂瑛,看看能不能用你姐姐的口吻唤醒他。”

聂瑶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俯下身子,抓着王仁的双臂,在他脸上轻轻拍打,说着一些她所知道的王仁和聂瑛之间的事情,可还是不见起色,没有丝毫反应。

忽然间,乌圣左手夹着乌狂,右肩扛着霹雳锤,匆匆忙忙地跑进来了,将乌狂也放在一个椅子之上。

三乌和古幽甚是吃惊,连忙跑过去查看:“四弟,五弟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呢?”

乌圣根本顾不上跟他们回答,连忙转过身来,抓着古幽的双臂,斩钉截铁地道:“古幽,赶快护送大嫂、聂瑶、红婷去断崖旁的山洞中,快走!”

古幽当然不肯了,挣脱乌圣的双臂道:“不行,我们说好了要并肩作战的,难道你们想反悔?”

就在此时,乌狂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冒着水汽的白色淤痰,醒了过来。

他似乎听到了古幽刚才说的话,坐在椅子上,在乌颠的帮助下,做着调息,顺便跟她道:“古幽,就当小五哥求求你了,灵鲜刚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古幽沉默了,心想:“灵鲜刚刚生完孩子,我还是先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再来帮助他们兄弟吧。”想到此处,古幽终于答应了:“那好吧,等我护送她们安全到达山洞之后,再来帮你们。”

古幽连忙拿起桌子上的短剑,上楼而去。趁这此时,乌圣、乌痴、乌魔、乌颠给乌狂服下了不醉紫罗,用内力将其化解,从乌狂的体内逼出了白色的淤痰,冒着浓浓的酒气,渐渐地,他开始恢复知觉。

古幽找到灵鲜和红婷,帮他们二人收拾了一下行李,帮着灵鲜抱着她刚刚出世的孩子,同时,红婷也扶着灵鲜下楼,可是灵鲜身体甚是虚弱,差点跌倒。红婷大惊,连忙俯身,把她扶住,可是却不慎将自身携带的血田弥勒佛掉在了楼梯之上,从楼梯上面滚了下去。

聂瑶正在照顾王仁,想方设法想要唤醒他,可是他的呼吸却越来越弱,体外的死死热气也越来越淡。

忽然间,聂瑶注意到了从楼梯上面滚下来的血田弥勒佛,连忙捡起血田弥勒佛,大喜道:“真是太好了,我曾经听我姐姐说过,说这血田弥勒佛乃是我姐父送给我姐姐的东西,意义非凡,说不定可以用它来唤醒我姐夫。”

此时,红婷从楼上下来了,听闻聂瑶说自己的东西的是属于王仁的,在一旁道:“聂瑶姑娘,这血田弥勒佛是我爹爹给我的,什么时候又变成了王仁的东西?”

乌圣对此事也是比较了解的,在一旁道:“红婷妹妹,这件事情我和小五哥恰好知道,血田弥勒佛确实是***送给王仁的,好像是有两块,这一块在你身上,另外一块在三妹身上。既然如此,希望可以瞒天过海、唤醒三弟,否则,等他的护体真气消失之时,再给他疗伤,那就太晚了。”

聂瑶连忙将血田弥勒佛放在了王仁的手中,在他耳边轻声道:“姐夫,这血田弥勒佛,想必你一定知道吧,你摸一摸……”

聂瑶让王仁握住血田弥勒佛,又在他耳边道:“姐夫,云鹤、诗霄在双玄居等你,姐姐聂瑛也被毕摩子……”

聂瑶话音未落,王仁突然起身,左手抱住聂瑶,右手打出一掌,将整个地面都掀起来了,深深呼吸,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处三绝阁之中。

乌圣、乌狂双双大喜道:“三弟醒来了……”

王仁后退一步,放开聂瑶,又坐在了椅子上,口吐浓血,望着手中的血田弥勒佛,陷入了无限沉思。

乌圣见到自己的小侄儿,眉飞色舞,笑得合不上嘴,发现是个男婴之时,更是仰天大笑,又连忙跟古幽吩咐道:“现在你也看到了,三弟已醒,我们胜券在握,赶快带着小侄儿、大嫂、聂瑶、红婷去断崖旁的山洞里面,我在那儿准备了许多食物,够你们吃一阵子的,记得,一定要保护好小侄儿。”

乌狂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走过去跟灵鲜道:“你照顾好咱们的儿子,待会儿我们就会赶过去。”

不想此时,外面吵吵嚷嚷,一片噪乱,正是游唐率人包围了三绝阁。

游唐、洪枭、龙千江三人当先,站在三绝阁外面骂道:“王仁,你中了我的剧毒,乌狂,你刚才被洪大掌门的谪仙醉掌所伤,全身麻木,反应迟钝,毫无知觉。乌圣、古幽、乌痴、乌魔、乌颠,难道你们还想反抗吗?”

龙千江也在外面叫骂道:“乌痴、乌魔、乌颠,你们三人杀我父辈,要想活命的话,赶快带我们找出宝藏。”

乌痴挡在三绝阁厅堂之上,怒斥道:“龙千江,赶快把迎心刀还给我,否则,我二屠五龙山。”

乌圣曾和龙百石并肩作战,共御契丹大军,对龙千江的事情也是了如指掌,在一旁道:“大哥,你别跟龙千江这种人浪费唇舌了,像他那种连叔叔都杀的人,早就成了五龙山的死敌了,他巴不得你杀光五龙山的人呢。”

此时,王仁正盘膝坐于椅子之上,将自己的内力提了起来,左掌接右手,用元坤神功逼毒,不想游唐却率人来了。他连忙停了下来,封住全身的几处大穴,站了起来,挡在门口,怒目相视,跟游唐等人道:“这藏宝图是我***的,藏宝的地点也只有我一人知道,你们让岛上***人安全离开,我带你们去找宝藏。”

本来游唐发现王仁可以站起来,不过细细听其呼吸吐纳,呼吸断断续续的,时重时轻,嘴角还有血渍,知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冷冷笑道:“哼哼,斩草除根,方可绝后患,你们现在插翅难飞,还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吗?”

王仁大惊,又怒斥道:“游唐,我只要花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将所有的毒清除,到时候杀你,绝非一件难事,不过你现在放过他们,我可以饶你十年性命。”

游唐仰天大笑道:“哈哈……宝藏可以慢慢找,不过你们今天,必须死。”说完,跟后面的使了使眼色,让他们去寻找干柴,放火烧三绝阁。

王仁举足无措,看了看乌狂刚刚出生的孩子,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此时,他想像海燕一样飞出去却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他还是想起了燕梭,又做在椅子之上,叹息道:“哎……可惜我身受重伤,不然必然可以带着侄儿全身而退……要是燕梭燕大侠在就好了。”

王仁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从三绝阁顶部飞梭而下,落在了三绝阁的大厅之中,背对着门口道:“真没有想到我燕某人来的正是时候啊。”众***喜,原来真是轻功举世无双的燕梭来了。

王仁连忙起身,挪步到燕梭旁边道:“燕大侠,久旱逢甘霖,来得正及时。客气话我就不说了,希望你看在瑛儿的面子上,带着我大哥乌狂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小侄儿突围出去,好生照料,等我们杀出去之后,再去和你会合。”

燕梭似乎并不想管这些闲事,正色而言曰:“王仁,我追了千里,就是为了杀萧诉,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王仁大惊,连忙追问道:“什么?萧诉现在在三绝岛?”

“不错,我一路追踪,一直追到这个岛上,萧诉带着穿心门的人,伙同狄夫人而来,一路之上和满夫人交战,一直到此。”

在场所有人都大惊,乌圣后退三步,暗自叹息道:“该来的始终要来,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我躲在三绝岛上也是于事无补……”

乌狂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四弟,我现在带着我儿子去找狄夫人……你也去找满夫人,看看能不能劝双方罢手言和,如果能的话,伙同狄满两家的人马,没准儿可以抵挡游唐和步震。”

乌圣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这倒不失为一个可行之法,可是不说你现在身受重伤,就算咱们找到她们,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就在此时,游唐下令火烧三绝阁。

第06章:作茧自缚

灵鲜连忙跪倒在燕梭的脚下,酷酷恳求道:“燕大侠,你轻功绝顶,就请帮我们夫妇救救我儿子吧,求求你了……”

乌狂连忙将灵鲜扶起来,怒斥燕梭道:“燕梭,你今天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燕梭傻傻地笑了笑道:“哈哈,果然是狂人一个,我还没有见过如此求人的,好的,燕某人就答应你。”话音刚落,从古幽身中接过孩子,包在怀中,飞身而起,众人未及反应,已经消失在浓烟之中了。

在浓烟的作用下,王仁体内的毒素又开始乱窜。三乌岂肯束手待毙,连忙朝外面杀出去。乌圣也保护着几位女眷和受伤的乌狂、王仁。

王仁举步维艰,毒血不断洞口中涌出,鼻涕也渐渐被熏成黑色的了。乌圣说什么也不肯放下他,可是他的霹雳锤护着乌狂、灵鲜、聂瑶、红婷四人,是分心无力。

王仁见情况危急,连忙跟他喊道:“二哥,你赶快把大哥大嫂护送出去,再迟疑的话三绝阁就塌了。我的功力正在慢慢恢复,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虽然于心不忍,不过乌圣还是护送着几位女眷杀了出去,此时,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向诸葛明发的誓言了,一锤砸下,诸人殒命。

聂瑶见王仁没有离开,又寻了进去,乌圣是拦也拦不住。

聂瑶冒着烈火,寻了进去,整个厅堂之中的木椅全都着了起来。她扶起王仁,往外而去,可是奇怪的是,王仁的身体想王仁的身体想动也动不了了。

他将血田弥勒佛叫到聂瑶的手中,又连忙跟她道:“聂瑶,就算姐夫求你了,你赶快跟着我二哥出去,这儿快要塌了。这块血田弥勒佛现在叫到你的手中。”

聂瑶甚是着急,也不知王仁究竟是何意思,将别人的血田弥勒佛交给自己,连忙将它揣起来,跟他道:“姐夫,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谁来照顾云鹤和诗霄,我姐姐又怎么办啊?你千万不要放弃……”

王仁看着聂瑶着急的双眸,就算是快石头,也要捂热了,暗自叹息道:“哎……我王仁何德何能,要你们姐妹俩如此相待。”随即出其不意,使出浑身之力,点了聂瑶的穴道,将她抛出,而自己也累倒在地。

聂瑶还未曾出三绝阁,不想三绝阁的中梁柱倒了,朝她砸去。就在此时,一人冒火跳入,一脚将中梁柱踢飞,抱起聂瑶,朝外而去。此人正是寡言孝佛步伯延。

乌圣望着快要倒塌的房屋三绝阁,刚欲进去救王仁,不想步震纵身而来,落在三绝阁前的大树之上,弥罗神掌一出,将三绝阁的屋顶掀开。

乌圣不知步震想干什么,好像并没有加害之心,也未加阻止。只见步震跳入将要倒塌的三绝阁之中,不到片刻,他怀中带着王仁,纵身跳出了熊熊烈火,同时,三绝阁也塌了。

步震将王仁放了下来,给他运气疗伤。游唐见步震相助王仁,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将自己的人马退到一旁。

片刻之后,王仁终于醒来了。他非常吃惊,真没有想到救自己的人居然是步震,现在的他,是和诸葛明站在同一立场之上,不知该如何面对步震,一言不发。

步震正色而言曰:“王仁,你中了武林中奇毒的俑尸散,遇到果树的浓烟,便会四肢僵硬,我现在帮你镇住了毒性,以你的功力应该可以自行调节了,不过,我要警告你,要是你再阻止我找宝藏,可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王仁终于明白了,也难怪游唐要用火攻之术。聂瑶跑了过去,扶起王仁,激动不已地道:“姐夫,你福大命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王仁抬起头来,不想步震却已腾空而去。

王仁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叹息道:“到底是我对不起步伯伯还是步伯伯算计了我?”

此时,伯延也走过来道:“王仁,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何必趟这趟浑水,我爹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王仁沉默了。

伯延又看着聂瑶道:“妹妹,跟着王仁,只能给你带来危险,不如你跟我走吧,大哥会保护你的,所有延州人马都会拼死保护的安全。”

聂瑶抚着王仁的左臂道:“不行,我要跟姐夫在一起,我不会离开他的。”

王仁知道伯延说的是事实,因此也转过头去,劝聂瑶道:“聂瑶,伯延说的没错,你跟着姐夫只会给你带来危险,还是跟你大哥伯延去吧。”

聂瑶不肯,又拒绝道:“不行,姐夫,有两个选择,一是我跟着你,二是我照顾你,你自己选择吧,况且钱大侠跟你说过,你是大人了,应该自己抉择,而现在我也是大人了,也可以决定自己走哪条路,你就不要左右了。”

王仁见聂瑶注意已定,也只好跟伯延道:“伯延,无论如何,谢过你们父子刚才的救命之恩了。”

伯延冷冷一笑:“王仁,好自为之吧,后会有期。”伯延纵身而去。

乌圣和乌狂又走过来问道:“三弟,你感觉怎么样?咱们待找一个地方帮你疗伤啊!”

游唐见步震的人马撤走了,放下心来,继续下令杀掉王仁等人。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龙千江又用阴阳八风阵围住了几人。

忽然间,整个阵中,***乱飞,无章可循。五乌和古幽使出浑身解数,在中间为了一个圈子,护住重伤的王仁以及聂瑶、灵鲜、红婷。

灵鲜也曾经听乌狂说过迎心刀是一把有磁性的刀,暗自猜测这个阵法是对磁性进行控制,从而控制乱舞的刀片,连忙寻找破阵之法。

忽然间,她的目光投向了乌圣的霹雳锤,不由大喜,连忙跟他道:“小四弟,你的霹雳锤并非铁器,不受磁力的影响,你赶快用霹雳一击攻击某一人,待阵出现了缺口破绽,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乌圣大喜,找准位置,用霹雳锤使出了霹雳一击,击倒一人,不过一人缺失,只是将部分刀片打落在地,还是有如麻的刀片斜飞,不易冲出。

危急关头,乌圣也管不了什么誓言了,又使出霹雳一击,再杀一人。顿时阴阳八风阵出现了严重的缺口。乌颠全力一击,对准拿着迎心刀的龙千江,一击用隔空穿穴打过,将他击倒。顿时,阵中的刀片都落在了地上。

乌魔又甩动鞭子,将付三杯手中的链子刀夺了过来。不想忽然间,刀片又飞了起来,不过却是被阵法紊乱,而导致重新恢复磁性的迎心刀吸引过去了。乌痴连忙将众人压倒,躲过了阵中的***刀片。

龙千江见阵中的刀片都朝自己飞了过来,抱头蜷缩,将迎心刀抱于胸前,来保护自己,然而,***却在迎心刀的吸引之下,全部扎入了他的右臂之中,甚至有一些划破了他的脸颊。

游唐和洪枭双双大惊,他们三人是生死命运相连,连忙上前救龙千江,五乌、王仁等人趁此机会,赶快朝断崖的山洞中逃去。

龙千江的右臂已经血肉模糊,血流不止,游唐和洪枭生怕龙千江死了,连忙救治,可是龙千江的右臂上已经扎满了刀片,好似仙人掌一般,血流不止,毫无知觉。

游唐和洪枭着急地直跺脚,真不知道该如何救治,要是再流血不止的话,可能会失血过多而亡,而他们两个也将变成龙千江手下的行尸。

游唐灵机一动,索性快刀斩乱麻,抽出撵云剑,宝剑所挥之处,龙千江的右臂被砍了下来。

洪枭回过头去,发现***人已经逃之夭夭,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步震,连忙叫过来付三杯,跟他吩咐道:“你赶快带上心腹,暗中监视步震的人马,要是他们找到宝藏,立刻来通知我们。”

付三杯听到北地霸王的名字,已经吓得哆嗦,更何况是去监视他了,吞吞吐吐地道:“这…这先不说步震,就他的两个儿子的武功想起来就让人害怕,我这怕一去不返。”

洪枭连忙道:“你真是个***,让你暗中监视,又不是让你正面迎敌,你怕个啥呀,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话,赶快跑不就行了吗?”

付三杯犹豫了一会儿,居于洪枭和游唐的***,应道:“那好吧,***,不过我要挑几个武功好的人陪我一块儿去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