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水火再逢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7章:水火再逢

王仁等人朝断崖方向的山洞中而去,安置妥当,开始各自疗伤。忽然间,红婷跑到乌痴旁边道:“大师兄,刚才师伯他出现过,可是我爹和两位陆师兄都不见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此时,众人才意识到诸葛明和步震血战,可是步震刚才出现了,然而诸葛明却始终未曾现身,心悬了起来。忽然间,乌颠却在一旁道:“要是遇到火,***或许会出事,可是***的一木游海,天下无敌,怎么可能在岛上出事?你们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就在此时,灵鲜又吵吵嚷嚷着要出去寻找他儿子的下落。

乌狂连忙挡住她道:“灵鲜,你刚刚生完孩子,不要乱走,要好好休息。”

乌圣也在一旁道:“你放心吧,孩子有燕大侠带着,肯定万无一失,你就放心吧。等大家伤势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出去寻找孩子。”

灵鲜还是放心不下孩子的安慰,总是觉得有何不妥,又道:“话是如此,可是燕梭一个武林粗人,怎么懂抚养孩子,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就在此时,王仁睁开眼睛道:“大嫂,你就安心的歇息吧,我先用功疗伤,再过片刻,毒素就可以完全排出体外,到时候我和二哥出去找燕大侠,顺便把狄满二夫人找到,希望可以共商御敌之计。”

此时,沉默的三乌站起来道:“既然你们伤的伤,那么就让我们三人出去转一转吧。”

乌圣又连忙阻止道:“三位哥哥,不行啊,这龙千江要报五龙山之仇,你们三人要是再露面,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王仁见他们兄弟五人争论不休,自己索性躲在一边开始疗伤,片刻之后,他的手掌被毒血染黑了,聂瑶用瓢子取了水,让他清洗,关切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

正在三乌和乌狂、乌圣争吵不休之时,王仁站起来笑道:“哈哈……我的毒素全部清除了。”

乌圣、乌狂停止了和三乌的争吵,走过来道:“三弟,你的毒素全部排了出来?真是可喜可贺啊。”

“大哥、二哥,这燕大侠的轻功天下无双,我们要找到确实不容易啊。”

三人沉默了,不想灵鲜又道:“那么我的儿子跑哪儿去了,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王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间朝众人问道:“假如说你们是燕梭,你们会将孩子带到什么地方去?”

乌痴当即答道:“久闻燕梭高洁,我看他应该将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等咱们自己去寻找吧。”

乌圣接着道:“燕梭久经丧子灭门之痛,现在他膝下无子,我看没准儿会抚养这个孩子。”

就在此时,古幽在一旁道:“燕梭不是说狄满二夫人都来到岛上了吗?那你们说他会不会把孩子交给狄夫人抚养?”

王仁大惊,一脸灰色,连忙道:“糟了,狄夫人一心想打垮满家,为父报仇,解决这百年世仇,要是孩子落在她的手中,必然会被训练成为对抗满家的***。”

乌狂、乌圣、灵鲜双双大惊,灵鲜连忙朝洞外跑去。乌狂知道灵鲜身体虚弱,不宜劳途奔波,从后赶上去,拉住她道:“灵鲜,你总是不听我的,就听我这一次吧,你在这儿好好休息,就由***找儿子吧。”

乌狂突施奇招,点了她的昏睡穴,又转过头来,跟古幽道:“古幽,你就和我的三位哥哥在这儿照看着灵鲜、聂瑶、红婷吧,不要轻易离开,我们现在去找孩子。”

却说燕梭带着乌狂的儿子找到了狄满二夫人,不过阴差阳错,他却将狄夫人记成了乌圣的娘,将满夫人记成了乌狂的娘,而命运弄人,让在他碰上了满夫人,直接将孩子交给了她。

满夫人本以为孩子是乌圣的,是满家的后代,是自己的孙子,不胜欣喜,可是忽然间,却听燕梭说她是乌狂的娘,心中一怔,神秘地大笑道:“哈哈……狄家***,现在你的孙子在我的手里,这几百年的恩怨就要解决了,我先杀你,再杀乌狂,最后杀这个小***,哈哈……”

燕梭还未曾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不过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将狄满之事记反了,飞身而去。

燕梭的身影刚刚消失,不想狄夫人和萧诉带着穿心门的人飞身而来,人围住了满夫人的人马。

满夫人到是不慌不忙,冷冷笑道:“狄家***,你猜一猜我怀中抱着的孩子是谁的?”

狄府人侧过身道:“不管他是谁,也休想改变我杀你的念头。”

满夫人笑道:“哼哼,狄家***,咱们俩大大小小交战了几百次,每一次都是各有死伤,现在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吧。”

狄夫人给萧诉使了使眼色道:“你去看看满家***怀中的孩子是谁的?”

萧诉上前查看,发现了孩子胸前的护身符,不由大惊道:“夫人,这个孩子的项上挂着小姐的护身符,长得和小姐有几分相似啊。”

狄夫***惊道:“什么?难道他是狄家的人?”

满夫人笑道:“不错,他就是狄家乌狂的儿子,你现在想怎么样啊?”

狄夫人眼珠子一转,冷冷笑道:“哼哼,满家***,你休想随便拿个孩子糊弄我,萧诉,把孩子抢过来,杀了满家***。”

满夫人拿出暗器,竟然吓得众人手足无措。萧诉正在犹豫之时,燕梭腾空而出,挡在前面骂道:“萧诉,你与我有灭门杀子之仇,我看你今天逃到什么地方去。”

萧诉大惊,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飞身上前,和燕梭打成一团。

狄夫人又骂道:“满家***,即使你仗着七截丧魂针,也休想占到便宜,这个孩子你想杀就杀吧,与我无关,你要是不肯动手,老娘来帮你。”

满夫人神秘地笑了笑道:“好啊,既然你不相信,那就怪这个孩子命苦了,不过我一定要亲手杀死这个狄家孽种,不能便宜了你,待会儿再要你的命。”

游护非常震惊,在一旁道:“醇浣,他可是你的孙子,狄家人,你难道真见死不救?”

狄夫人斩钉截铁地道:“哼,谁要是阻挡我***满家人,我就杀谁,一个也不放过你。”

就在此时,满夫人将小孩抛出,同时将七截丧魂针射向孩子,不想狄夫人没去施救,反而也将暗器朝孩子发过去。

游护大吃一惊,飞身而去,去救孩子,然而却只将狄夫人的暗器打落在地,却无力将七截丧魂针接住。

孩子被毒针打中,当时就气绝身亡,更加上摔在地上,弄的血肉模糊。

就在此时,乌狂、乌圣、王仁腾空而来。

乌狂连忙跑过去,抱起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痛哭流涕,发现了孩子襁褓上面的银针,知道是满家的七截丧魂针,不由怒气冲天,更加悲痛欲绝,哭倒在地。

乌圣也看到了孩子襁褓上的七截丧魂针,站在地上傻傻发笑,猛然回过头去,睁大眼睛看着满夫人,大呼道:“娘,你真是狠辣无比啊,连个刚刚出生不到一天的孩子都不放过,他是我的侄儿啊,他可是我的侄儿……”

满夫人见事情被乌圣发现了,不知如何面对,跟他道:“圣儿,娘只答应过不让你参与这百年世仇,你可不要跟娘为敌,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满家。”

就在此时,乌狂难以承受丧子之痛,谪仙醉掌的伤势复发,晕了过去。

王仁大惊,连忙过去查看他的伤势,将真气输送到他的体内救治。

忽然间,乌狂睁开眼睛,发了狂似的朝满夫人打去。不到十招,满夫人被乌狂一指打中,翻倒在地。

狄夫人见此天赐良机,又趁势拔出宝刀,朝满夫人砍去。

乌圣大惊,跳到前面,被狄夫人一刀砍中。

狄夫人更加狠辣,已经将乌圣砍成重伤,又挥刀朝乌圣的脖子砍去。游护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一面是情义,一面是侠义,傻傻地站在原地,盯着乌狂的儿子的尸首,一言不发。

王仁见到乌圣有难,腾空而起,一脚踢中狄夫人的后背,将其踢开。

游护没有去接,看着狄夫人倒在地上,心如刀绞。

狄夫人对游护的反常甚是不解,不过也顾不上了,又连忙跟他道:“游大哥,乌圣身受重伤,赶快帮我杀掉这个满家的孽种,赶快杀掉他……”

游护赶步过去,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骂道:“你的孙子已经死了,你还想干什么?”

狄夫***惊,睁大眼睛看着游护道:“游大哥,你从来都没有跟我发过脾气,从来都没有……”

游护狠下心来正色而言曰:“仇恨…仇恨毁了你的一生,现在又害死了自己的孙儿、狄家的后人,你以后好自为之吧,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08章:万分危急

话说燕梭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居然将乌狂和乌圣的身份记反了,把乌狂刚刚出世的孩子交给了满夫人。狄夫人和满夫人再次刀剑相对,满夫人利用乌狂的孩子为要挟,逼迫狄夫人就范,不想狄满二夫人居然丧心病狂到对刚刚出世的孩子下手,真可谓狠辣无比,蛇蝎心肠。

狄满二人同时对乌狂刚刚出世的儿子下手,游护虽然武功高强,可在两人东西出手之时,也是手忙脚乱,救而无效,乌狂刚刚出生的不到三个时辰的儿子被满夫人的毒针射死了,摔在地上。

乌狂怒火中烧,上前杀满夫人,在满夫人命悬一线的时候,面临生死之时,乌圣身为人子,岂能置之不理,更加自责难耐,飞身而出,挡住了狄夫人手中的钢刀,被砍伤了。

游护彻底的绝望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深爱的女人居然为了报仇,会对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出手,更何况那个孩子还是他的亲孙子,悲痛自责不已,痛下决心,离开了狄夫人。

狄夫人手中的钢刀掉在地上,当当作响,看着游护远去的背影,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孙儿的尸首,朝远方的游护大喊道:“游大哥,是那个满家***杀了我孙子,现在你却来埋怨我,你要是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停驻,一直朝前方走去。

王仁连忙跟乌圣止血疗伤,可是满夫人杀了自己小五哥的儿子,让他除了悲伤,更多的是自责,抓着乌狂的双手,连忙跟他道歉:“小五哥,对不起,她毕竟是我亲生母亲…我无法面对你和灵鲜,就让我死掉吧,或许满家人绝后,才可以真正解决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世仇。”

满夫***怒,在一旁骂道:“乌圣,你这个懦夫,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你还配当满家人吗?你要是满家人的话,就趁此良机,就不要阻止我杀狄……”

王仁勃然大怒,转过头去,轻甩手臂,打起一颗石子,点了她的穴道。

乌狂看了看乌圣血流不止的伤口,连忙跟他道:“小四弟,你先别说话,让三弟为你包扎,止血疗伤。”

他从怀中摸出一瓶白药,帮着王仁涂在了乌圣的伤口上,可是一直都没有正视他。

燕梭和萧诉二人交手,七十二回合的时候,燕梭趁机使出绝招燕巢锁骨,将萧诉牢牢锁住。只听得萧诉的骨头声嘎嘎作响,惨叫连连。

正当他命悬一线之时,狄夫人又从地上捡起钢刀,朝燕梭刺去。

在燕巢锁骨全力出击的时候,外围会变得非常空虚。狄夫人挥刀而来,燕梭却一心想把萧诉杀掉,毫不理会,将这仇恨发泄在他的身上。

狄夫人一连在燕梭身上砍了三刀,可是燕梭还是不肯放开萧诉。忽然间,萧诉突涨内力,挣脱了受伤而功力不济的燕梭。

狄夫***喜,见萧诉被放开了,又连忙跟他吩咐道:“萧诉,赶快助我,咱们一块儿杀掉所有满家人。”

狄夫人出刀上前,可是被乌狂瞪大眼睛,给喝住了。她甚是惊讶,又看到了地上的血肉尸首,跟他道:“儿子,这满家***杀了你儿子、狄家的传人,还不赶快跟为娘一块儿杀掉满家人,为你儿子报仇。”

乌狂心中一怔,帮乌圣包扎的手停了下来。

乌圣又抓住乌狂的手臂道:“小五哥,你就杀了我吧,希望我和小侄儿的死,可以结束这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世仇。”

乌圣挣扎着站了起来,从乌狂和王仁的手中脱开,面向大海跪下,仰天大呼道:“天啦,为什么要让我身在满家,为什么……为什么杀我侄儿的人是我娘,为什么……”

乌圣转过头来,泪水从嘴角经过,流进了肚子里。他冲着满夫人和狄夫人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我不可能对狄家人下手,更不可能对娘你下手……世仇…世仇…让世仇见鬼去吧。”

他话音刚落,从腿部抽出一尺见长的飞雪剑,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王仁、乌狂、满夫人纷纷大惊,乌狂使出一招移形换影,赶步上前,抓住飞雪剑的剑刃,又连忙转到乌圣面前,也跟着跪在沙滩上,当着乌圣的面道:“我儿子死了,你侄儿死了,难道你让满家绝后,我儿子就会复活吗?要是死亡可以结束这数百年仇恨,我希望躺下的人是我,可是可能吗。你问问她们两个,你现在死了,她们是不是可以放下仇恨,不会!这只会让满夫人杀更多的人,更多无辜的人。”

兄弟三人朝满夫人看了看,只见她们二人脸上尽失杀气,像两头将要厮杀的怪兽。

王仁又连忙赶了过去,把乌圣未曾包扎好的伤口包好,可是自己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王仁将二人扶了起来,握着二人的手道:“大哥、二哥,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意料,可是咱们还是兄弟啊,这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左右的,真情重,生死交。”

乌圣似乎恍然大悟,茅塞顿开,连忙收起飞雪剑,跟乌狂道:“小五哥,事到如今,我没有脸阻止你为侄儿报仇,正如咱们在万年醇饮宴,‘真情重,生死交’,如果你要……”

乌狂猛然抬起头来,打断了他,异常激动地道:“不要说了,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咱们俩姓乌,与狄满没有任何关系。”

乌狂又转过身去,怒视满夫人道:“你个蛇蝎心肠的疯婆子,是你害死了我儿子,是你。”

就在此时,身后一片噪乱,原来又是游唐和洪枭率人追上来了,包围了诸人。

游唐大笑道:“你们自相残杀,正好让我一网打尽。”

众***惊,相互看了看,发现王仁、乌狂、乌圣、萧诉、燕梭、狄夫人、满夫人无一不是身受重伤,勉强支撑着,已是无人可以再战。

王仁看了看众人,不由叹息道:“哎……事到如今,咱们全都身受重伤,如何再战啊?”

此时,乌狂正在气头,怒火未消,从怀中拿出玉笛,指着游唐和洪枭大骂道:“我刚想杀人,你们就送上门来。”

洪枭甚是吃惊,真没有想到乌狂中了谪仙醉掌,这么快就***出来了,心想:“这个混小子没有靠药力相助,但凭内力是无法这么快从谪仙醉掌之中复原的。”

乌狂纵身而去,洪枭腾空而起跟其大战。

游唐也站在最首,跟众人振臂高呼道:“要想跟我得到宝藏,就要先铲除后患,大家一起上,将所有跟我们作对的人乱刀分尸。”

忽然间,王仁发现满夫人依然被点,而狄夫人的钢刀又朝她砍去了,本来也不打算搭理二人之间的事情,可是却猛然想起满夫人是自己点的,要是因为毫无还手之力而被狄夫人杀了,自己也难逃罪责,连忙止住了狄夫人的钢刀,将满夫人的穴道解开,大骂二人道:“你们有共同的敌人,想要活命,就同仇敌忾,先杀游唐。”

虽然如此,但二人还是一边打斗,一边和游唐的人马进行血战。

游唐所率之人全都是觊觎宝藏的武林人士,个个武艺高强,逐渐将狄满二夫人的手下杀了个精光。

萧诉对狄夫人忠心耿耿,可是游唐却率人对她下手,连忙找到游唐,让他放过狄夫人,一同帮忙,杀掉满夫人,可是游唐却想到:“我和洪枭、龙千江三人都吃了各自的毒药,受对方的制约,萧诉并未参与,以他的武功,要是得到宝藏之后反悔,我们几人将死无葬身之地,还是尽早杀掉为妙。”

萧诉亟待游唐的答复,不想游唐却突施奇招,拔出撵云剑,朝他刺去。

不想此时,柳剑环如一条游龙,从天而降,挡走了撵云剑,把萧诉救下。

王仁赶过来,怒斥萧诉道:“萧诉,想不到救你的人会是你一心想除掉的人吧。我现在救了你一命,也算是报答了你救聂瑶的恩情,从此你我两清。为了武林大义,我绝对不会对你留情的。”

王仁跳上前去,跟游唐大战,可是他身受重伤,越是着急,形式对自己就越不利。

忽然间,一个白衣身影从远处闪闪而来,挡在游唐面前,此人正是天地浪子田浪。

田浪怒斥道:“撵云剑游唐,可谓是好事多为,你老子游度,穷尽生平之力敛财,不过也算是忠心耿耿;令伯游散人武功独步天下,德行为人更是无人不服,可现在到了你这一辈,怎么就成了一个觊觎宝藏名利的***小人,我要是游度,早被你气活了。”

游唐大怒道:“田浪,难道你想来多管闲事?你连以真面目示人的勇气都没有,还敢在此大呼小叫。这宝藏本来就是我爹所埋,现在我来挖它实乃天经地义,还轮不到你来在此胡言乱语。”

田浪道:“你挖宝藏我管不着,可是你的行径已经让我无法饶恕了。”

田浪跳上前去,大战游唐,不到十招,就用乱章拳中虚有其表的谪仙醉掌将游唐打翻在地。

游唐大惊道:“天地浪子田浪,果然名不虚传,连洪大掌门的谪仙醉掌也是有形有色,今日一战,是我败了。”

田浪摆起四象无极功的架势,大骂道:“废话少说,受死吧。”

洪枭大惊,连忙上前相救,将游唐从田浪的四象无极功下面拉出,并连忙跟众人喊道:“想要找到宝藏,就先把他们杀个精光。”

田浪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王仁等人都是深受重伤,站都站不稳了,连忙跟他们大喊道:“他们人多势众,你们又元气大伤,赶快跟着我杀出去,离开这儿。”

田浪一人当头,在前面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将王仁、乌狂、乌圣、燕梭、萧诉、狄夫人、满夫人七人救了出去。对方人多势众,追的很紧,无奈之下,他们暂时躲在了彩石湖附近的一块高达三丈的大岩石上面。

这块大岩石和建州凤凰山上的赏月石甚是相似,不过甚是光滑,下面细,上面粗,如蘑菇一般,五乌称它为蘑菇岩。当天气燥热之时,五乌会跑到蘑菇宴上面睡觉,沐浴海风。当然,有一点是肯定的,蘑菇石上面也是被乌狂的隔空穿穴打得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拇指般大小的柱形洞。他们躲在上面,游唐等人也不敢轻易跳上去抓人,围在下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