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浪子出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9章:浪子出剑

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不想狄夫人和满夫人又打成一团,燕梭和萧诉也又打成了一团。

田浪大怒,使出一招四象无极,将四人分开道:“你们要是还想活命,就先停下来,在赶朝我,就跳下去吧。”

燕梭甚是生气,从石块上面爬起来道:“田浪,我的事情你少管,今天就是死在这儿,我也要先杀了萧诉这个泯灭人性的***。”

狄夫人也跟着道:“狄满两家的世仇持续了几百年了,怎么能因为你的一句话就停止争斗,我要杀了所有满家人。”

满夫人盯着狄夫人,似乎要将她吃掉似的,怒目相视道:“几百年的恩怨可以解决,就是杀光所有狄家人,一个也不留。”

田浪冷冷笑了笑,先对着狄夫人道:“狄夫人,在二十几年前,狄满两家在海上大战,除了你和满夫人,就只有放在木桶之中得以活命的乌圣和乌狂,满家杀了你的相公,可是狄家也杀了满夫人的相公。半年以前,你率萧诉攻击满家,又将满家老二,也就是乌圣二哥的妻儿给杀了,除此之外,还有满家上百条人命。”

狄夫人破口大骂道:“是的,满家人一个也不能放过,杀光所有的满家人才可以让世仇结束。”

田浪见狄夫人在面对世仇的时候,异常顽固,又跟满夫人道:“满夫人,其它的先且不说,就你刚才杀了乌狂的儿子,这个举动,就已经可以说的上是灭绝人性之举。”

满夫人冷冷地笑了笑,转过身去,手中拿着七截丧魂针,坐在岩石之上。

田浪又走到萧诉旁边道:“萧诉,土子道长曾经跟我说你有情有义于狄夫人,可是却无情无义于天下人。我想了我很久,最终决定来杀你,在你死之前,我先说一下你的罪行,且不说你跟着狄夫人建立的***盟杀了多杀人,就说前些日子你迁怒于燕梭,率人灭了飞燕门,除了燕大侠和邱贺联,无一幸免,我现在杀你,是替天行道,想必你也没有怨言吧。”

燕梭道:“不行,萧诉老儿只能死在我的手中,田浪,你不要多管闲事。”

燕梭话音刚落,田浪的身形像电一样闪过,围着萧诉转了一圈,用自己的内力将萧诉困死了。萧诉口喷鲜血,从蘑菇石上面翻了下去,听得夸嚓一声,骨骼断裂,在地面上砸了一个大坑,陷了进去,吓得游唐的人马是慢慢后退。

田浪又走到狄夫人和满夫人面前道:“接下来就是你们两位了。”

乌狂、乌圣双双大惊,连忙挡在田浪面前道:“田大侠,不要啊,虽然我们的娘是都是作恶多端,可是她们也是受了这百年世仇之害,求你放她们一条生路吧。”

田浪对着狄满二夫人道:“我要是杀了你们的儿子替你们还债,你们可以放下这世仇吗?”狄夫人和满夫人一言不发。

田浪又怒斥狄满二夫人道:“你们看到了吧,你们作恶多端,可是你们的儿子依然肯用性命维护你们,哪怕你们对他们二人没有尽过一天作母亲的责任,甚至还害死了你们刚刚出世婴孩。”

满夫人愤恨的眼神看着狄夫人道:“我早就说过,这世仇在我这一代结束,与我儿子没有任何关系。我所杀之人都是狄家人,这也是我们狄满两家的恩怨,与你田浪没有任何关系,你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虽然知道没用,但是王仁还是在一旁道:“狄夫人、满夫人,这两家的厮杀已经持续了快两百年了,双方都有死伤,何不罢手言和?你们也知道,这上百年恩怨快要结束了,因为狄家和满家后人现在是兄弟啊。”

狄夫人当即道:“不行,千不该万不该,满家不该杀了我相公,我不杀光满家人,誓不罢休。”

满夫人也大怒道:“狄家***,我身为满家人,自当尊存祖宗遗训,以杀光狄家人为己任,即使成为厉鬼,也要杀光狄家人。”

田浪终于认识到这狄满两家的仇恨,远非他所能想象,灵机一动,跟二人道:“那么有两条路,一是你们二人今日被我所杀,来化解持续了上百年的恩怨;二是你们两家罢手言和,从今以后,弃恶向善。你们自己选择吧!”

满夫人骂道:“田浪,你杀了我吧,我就算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狄家人,把手绝无可能。”

不想此时,狄夫人居然怒视田浪道:“你这个***,你不帮我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跟我作对,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儿,要我放过满家的***是不可能的。”

田浪真是没有想到二人面对死亡,也是不肯罢手,不由傻傻地发笑。忽然间,他猛然抬起头来,绕过挡在他面前的乌圣和乌狂,突施奇招,左手掌力正中狄夫人天灵盖,右手掌力正中满夫人天灵盖,二人***倒地。

乌圣、乌狂转身查看,二人已经站不住,往下瘫倒,连忙扶住她们二人。

田浪转过身去,断断续续地道:“我…我天地浪子田浪,在杀…杀大奸大恶,难以放弃怨仇的人时,用的都是归尘掌,希望你们再生为人,忘记仇恨吧。”

众人听到了田浪的异状,似乎非常痛苦的样子都朝他望去,不想他又使出刚才杀死萧诉的一招,转动身子,身上白色的衣服四散而飞,唰唰一声,面具也从他的脸上脱落,掉在蘑菇石上面。

田浪此招威力很强,在蘑菇石上面卷起了大风,让众人难以睁眼相视,霎时,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睛之时,身穿黑色衣服,未曾戴面具的游护居然抱着狄夫人的尸首痛哭。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田浪在瞬间消失不见,游护又像一阵风一样出现了众人面前,抱着狄夫人的尸首痛哭,不得不去想田浪的身份,不得不相信田浪就是游护。

燕梭惊叫道:“游…游护?难道说人称天地浪子的田浪,武林中公认的不二大侠就是游护?也难怪游护的武功深不可测。”

蘑菇石上面,风异常迅猛,吹起了游护的黑发,扶在了狄夫人的脸庞,泪珠从眼角打下,打在了刚才田浪处死狄夫人的天灵盖之处。

狄夫人惊叫道:“游大哥,你…你为什么?这样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游护笑了笑道:“田浪是死不了的,死的只能是游护。”说完,游护聚气凝神,随着一道闪电破空,自断经脉。

王仁大惊,连忙阻止,可是已经晚了。

游护又道:“醇浣,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希望你相信我,田浪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狄家和满家的后人着想,不要将他们拉入这永无休止的杀戮之中了。”

狄夫人终于放下了一贯的尊荣,看着游护深情及悔恨的双眸,抓起他一丝随风飘舞而异常英勇的黑发道:“游大哥,我知道,田浪是一代大侠,我不会怪他的。”

满夫人在一旁笑了笑,又骂道:“呵呵,狄家***,你就准备好吧,到了黄泉路上,我再取你性命,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狄夫人从游护的怀中慢慢地爬起来,抓起乌狂的双手,跟他吩咐道:“儿子,你儿子之死,我难辞其咎,不过希望你可以看在我是***份上,将我的骨灰撒在海上,你爹会在下面等我的。”

王仁和乌圣分别给游护和满夫人输送真气,即使知道回天乏术,也是希望可以有奇迹出现,不想忽然间,游护止住了王仁道:“王仁,很抱歉,我没有把乌狂的儿子救出,他和我杀的没有什么分别。你记住我的话,古来英雄人物,必定身逢坎坷,逢此乱世,莫要想着去当英雄,多替身遭厄运的百姓想想,济世救人,惩恶除奸,无愧于天地,你也可以算得上是…英雄了。你们…三兄弟为中原荣辱,殚精竭虑,天下就要靠…要靠你们年少群…群雄了。”游护和满夫人同时撒手而去。

王仁连忙救游护,可是真气好似泥牛入海,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

乌圣连忙救助满夫人,可是满夫人的心脉已毁,早就是回天乏术。

狄夫人回过身去,发现满夫人已经死了,不由大喜,指着满夫人的尸首大骂道:“满家***死了、满家***终于死了,哈哈……我的夫仇终于得报了,终于得报了……”

狄夫人看了看游护,终于流下了眼泪,走过去在他的尸首旁边道:“游大哥,对不起,是我毁了你的一生。我廖醇浣何德何能,得你垂爱,可是我有我的夫君,若有来生,一定报你的大恩大德。”

狄夫人擦了擦眼泪,对着远方的大海,笑道:“我夫君就是死在海上,说不定现在他正在看着我呢,在去找他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办。”

狄夫人又从怀中摸出掺有剧毒的暗器,朝乌圣飞射过去。燕梭发现了,脚踏日字,飞燕梭一出,挡在乌圣的面前,把狄夫人的暗器震飞了。

狄夫***惊,又指着燕梭大骂道:“最后一个满家孽种,绝不能留在世上,燕梭,再不闪开,我连你一块儿杀。”

乌狂连忙跑了过去,挡在乌圣面前,指着狄夫人道:“你要是敢动我小四弟,我就以满家人自居。”

狄夫人听了,瞪大眼睛看着乌狂,张嘴欲骂,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倒了下去。

乌狂大惊,连忙上前查看,只见狄夫人面向凶恶,嘴大张着,舌头外露,瞪大眼睛看着他,甚是吓人。他哭倒在地,终于喊出了生平的第一声‘娘’。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闪电破空划过,海风也卷了过来,天空中下起了暴雨。

游唐和洪枭守在下面蘑菇石下面的人马,见此恶劣天气,也相继退走了。

乌圣抱起满夫人、王仁抱起游护朝彩石湖而去,二人将满夫人和游护埋在了彩石湖旁边,为的就是可以让二人的来生像彩石湖的湖水一样纯净,没有厮杀,又像彩石湖中的彩石一样五彩缤纷。

第10章:浪乃护?

雨下的好大,乌狂想要满足狄夫人的愿望,因此直到深夜雨停之时,才将她火化,并将其骨灰撒到了大海之中。

几人回到山洞,远远地发现洞中灯火通明,发现灵鲜在洞口守候着。

看到燕梭来了,灵鲜连忙踏着泥水跑出去询问自己的孩子的下落:“燕大侠,我儿子呢?你把我儿子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灵鲜见众人面相严肃,个个相互推托,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又跟乌狂询问。乌狂看着灵鲜的眼睛,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此时,古幽和聂瑶也相继跑了出来。王仁赶上前去,跟聂瑶和古幽道:“你们俩先把大嫂扶进去,有事情咱们慢慢说。”

看着众人如此严肃的表情,聂瑶和古幽也不便想问,只能先保持沉默了。

古幽烧好了鱼,让他们先充饥,可是他们都将烤鱼拿在手中,无法下咽。在片刻沉默之后,燕梭站起来道:“就让我来说吧,反正我大仇得报,你们要找我算账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灵鲜连忙向燕梭追问:“你赶快说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了?”

燕梭不敢正视灵鲜,转过脸道:“你…你们的儿子被满夫人杀死了。”灵鲜当场晕过去了。待一番抢救之后,她终于醒来了。

燕梭又跟乌狂书道:“乌狂少侠,都是我一时大意,才铸成大错,你要杀我,我不会还手。”

灵鲜拿出***,架在燕梭的脖子之上,乌圣大惊,连忙抓住灵鲜的***跟她解释道:“灵鲜,是我娘杀了侄儿,你要报仇的话,就找我吧。”

灵鲜怒气难消,***划破了乌圣的颈上皮肤。乌狂连忙抓住了灵鲜的***,跟乌圣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好过,可是现在满夫人、狄夫人、游先生、萧诉、我的儿子都已经死了,这事情也应该算了。”

灵鲜大惊,连忙收起***,转到乌狂面前问道:“什么?娘死了,游先生也死了?”

乌狂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细细跟灵鲜说了一遍,在他们的眼中,游护就是田浪的真实身份。

灵鲜忍不住哭倒在地:“天啦,我是做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让我儿子成为这上百年世仇的牺牲品?要是我以前做错过什么事情的话,就报应在我身上吧,为什么要让我儿子承受啊?”

乌狂将灵鲜抱在怀中,安慰道:“灵鲜,你不要再伤心了,儿子可以再生,你现在身体虚弱,一定要保重啊。”

灵鲜傻傻笑道:“一切都是天意,是天意啊,我又有什么话好说呢?”

灵鲜站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傻傻地道:“在我遇到哥以前,我和满家人交手过三次,三次一共杀了十六个人,其中就有一对刚刚成亲的夫妇,现在满夫人杀了我儿子,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王仁将手中的烤鱼交到聂瑶的手中,站起来道:“大嫂,说句实话吧,侄儿是很无辜,可是游护也很无辜,他以行侠仗义,救过多少人,可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就因为错爱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

乌颠在一旁道:“真没有想到这江湖上享有盛誉的天地浪子田浪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实乃天妒英才啊。”

乌痴道:“这田浪早在十四年前,就成了武林九大绝顶高手,现如今,武功是登峰造极,更难得他施恩不望报,以面具人的身份行走江湖,我本来打算教导五弟的孩子像田浪和***学习,可是…可是二人都……”

乌魔道:“大哥、二哥,要我说啊,这游护也是一个无情之人,连他深爱了数十年的女人都杀。”

王仁连忙站出来道:“不,田浪乃是当时英豪,他杀狄夫人,只能说明他嫉恶如仇,侠义心肠。今天他之所与对狄夫人出手,是因为游护对狄夫人彻底绝望了,她居然置自己的孙子的性命于不顾,所以他才做了一直以来他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他杀了狄夫人、满夫人、萧诉,这是侠义行为;游护又自断经脉、以死殉情,更是有情有义。”

忽然间,古幽在一旁道:“现在想一想,这曾经的九大绝顶高手中,我***寒梅傲雪、飞剑剑飞、少林舍空大师都已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成守志早死了,现在天地浪子田浪又死了,这争论不休的高手中,现在就剩下幻实幻虚的东侠诸葛明、南隐客钱央、西域怪人毕摩子、北地霸王步震、南少林炎空大师,真是世事无常!”

众人真是百感交集,三乌更是深有体会,曾经风靡江湖的英雄人物,高手下士,已经所剩无几。王仁刚抓起聂瑶手中的烤鱼,不过又停了下来,叹息道:“不错,确是如此,可是少林寺又有了无大师;寒梅傲雪有范仙华和古幽两个传人;剑飞有我二哥乌圣为传人;田大侠有龙百石为传人;除了阳间阎王成守志,***人都有传人,而且现在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侠士侠女,要是大家同心协力,必能同塑一个太平盛世。”

乌圣当即站起来道:“纷纷乱世,欲建立一个太平盛世,咱们待像田大侠一样侠义为怀,杀光天下所有奸邪之徒,对恶人绝不能手软,即使我违背誓言,以后也不会任由对奸恶之徒残害众生。或许,会有新的田浪诞生,可是田浪已经成为了一个谜,关于他的一切,都不会有人知道。”

乌狂听了,扶着灵鲜坐下,而后又跟众人道:“关于游护的事情我倒是听灵鲜说起过。早在数十年以前,游护在天门山白云观中习得四象无极功,当时意气风发,风流年少,所以带着面具闯荡江湖。他行侠仗义,从不留名,又有浪迹天涯、毫无拘束的性格,所以被江湖人称为天地浪子田浪。后来,游护出海游玩,救了我娘。当时,我娘性格直爽、天真率直,相处之下,爱上了我娘,可是我娘处在一个世仇的家庭之中,又深深地爱着我爹,为了给我死去的爹报仇,逐渐变得疯狂。后来,我娘在无意之中救了萧诉,从此便组织起了***盟和满家对抗,为夫报仇。在萧诉的帮助之下,我娘变得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残忍,将满家人一个个地除去。可是满家的势力非常庞大,更有家传的暗器七截丧魂针,在满夫人当家的时候,凭借着巨大的财力和我娘对抗。本来我娘姓楚,可是为了表明自己一生终于狄家,所以改姓狄,人称狄夫人,满家亦是如此。游护真可谓是痴情,英俊潇洒、气度不凡,一身武功,更是独步天下,可是苦苦等了我娘二十余年。他曾经因看不惯我娘的种种行径而离开过她一次,可是太阳山下火烧平易山庄之事,让我娘的实力大减,他又回到了我娘的身边,成了我娘的护身符。其实田浪是不想杀我娘的,想必你们也看到了,狄满二夫人武功半斤八两,可是田浪的归尘掌当时就杀死了满夫人,而我娘她却是在片刻之后才死的。”

这晚,众人彻夜未眠,他们都明白,田浪是为了正义而生的,而他出现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救了武林中的后起之秀,抵抗契丹,匡扶武林正义的少年侠士,杀了三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人,然后又随着海风离开了。

同时,灵鲜和乌狂的儿子离开了,五乌更是难以入眠。

他们还要面对什么挑战呢?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