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意外之喜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1章:意外之喜

话说一日之内,游护、狄夫人、满夫人、萧诉、乌狂刚刚出生的孩子,都死了,不过,田浪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在江湖之中,因为天地浪子田浪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侠义为怀,惩奸除恶的象征,凡是有伸张正义的人存在,田浪就永远不会消失。这一夜,所有人都失眠了。

次日清晨,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惠风和畅,不过海风吹过,还是带着丝丝寒意;远处红日渐渐升起,将起伏不定的海面映得通红,汹涌澎湃的海浪击打在断崖之下,似乎要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似的。

彻夜未眠的王仁起得很早,正当他在断崖上练功之时,忽然间,诸葛红婷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了。

王仁见心事重重的红婷,收起功力,过去追问道:“红婷姑娘,何事如此着急?”

红婷道:“王仁少侠,昨晚我爹和两位陆师兄彻夜未归,我很担心他们,你武功那么高,能不能帮***看看啊?”

王仁猛然想起了步震和诸葛明在三绝岛上交手之事,心想:“难道说北地霸王真的对幻实幻虚下手了?不应该啊,他连游唐都不肯杀,更何况是自己的妹夫了……”

王仁道:“放心吧,你爹的武功天下无双,步震伤不了他。况且北地霸王对游唐都肯留守,更何况是你爹了,你放心吧。至于你陆干师兄的武功也是非常厉害,一般人是伤不了他的,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我看此时,他们应该在岛上找咱们吧,反正我的伤已无大碍,就出去找一找他们,顺便探一探岛上诸路人马的虚实情况。”

就在此时,乌圣也醒来了,犹豫重伤未愈,因此他并没有拿霹雳锤,空身而出,道:“三弟,我看就由我陪你去吧,现在岛上,真可谓是危机四伏,草木皆兵,你又刚刚到这个岛上,不熟地形,所以还是由我陪你去吧。”

乌圣的胸前被狄夫人砍了一刀,刀伤深达一寸,不宜随意走动,可是又知道他的性格,灵机一动,跟他道:“二哥,三位前辈久居三绝岛,未经实战,武功不敌当年,要是被游唐找到这儿,而你又不在,大哥和古幽实在是难以抵挡游唐、洪枭的联手,只有你在这儿,我才放心的下,况且找人这种事情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就安心在此养伤吧。”

乌圣只得答应了。

王仁跟聂瑶安排了一下,出了山洞,站在断崖之上,只见眼前万里无云的蔚蓝色的天空下,是大海的蓝色,远远望去,天地成一色,时不时有海鸟飞起,甚是欣喜,随即吟道:

四海龙神湿泪眼

不尽天海成一色,

云天珠泪映水蓝

阵阵海风在三绝岛上刮过,时不时可以看见各种罕见的飞禽,更可以闻到扑鼻醉人的果香。

王仁只身朝三绝岛的西北方向查看,忽然间,在密林深处,传来了熟悉的烤鱼的味道,同时,听到一伙人在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要事。

他寻了过去,躲在暗中,发现有数十个武林人士围着篝火,正在烤着三绝岛独有的野味,谈论着关于宝藏的事宜。

本来,他并没有在意,绕过他们,继续前行,可是忽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王仁停了下来,继续躲在暗处,可是草木茂盛,难以看清,他仰起头来,朝四处找了找,在左侧一丈之处有一颗大树,飞身而起,坐在大树之上,这才看清了这伙人的全貌。

原来是阎王蜈蚣、追魂蟾蜍、苗青等人正在谈论关于宝藏的事情。王仁非常吃惊,更是非常生气,想要出手杀掉他们,可是在他拿出柳剑之后,他又将它收回去了,因为苗青等人所做的事情都是门派内部之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自己又何必多管闲事呢?况且他此刻又有要事要办。

他继续前行,到处都是三教九流的武林人士,东南西北,四方武林人士,无孔不入,或许是北房武林人马知道步震的可怕,北方武林人马甚少。觊觎宝藏的武林人士几乎遍及了整个岛,要不是断崖旁的山洞,地势险要,从早到晚,都刮着大风,很可能也被他们找到了。

为了一探究竟,王仁东躲***,来到了西北方向,找到了步震的下落。令王仁大吃一惊的是步震的手下个个头戴白巾,身着***。

他甚是吃惊,看到这么多人在为某人戴孝,以为是步震出了什么事情,连忙飞身上前,向步震的手下询问道:“烦劳告诉北地霸王,就说王仁求见。”

此人认识王仁,当即应声而去,不过他并没有说北地霸王不在人间,死者应不是他,不过究竟是谁呢?会让如此众多的延州人马为其戴孝。

片刻之后,北地霸王没有出现,不过寡言孝佛步伯延和小霸王步仲归兄弟俩却从穿上下来了。王仁甚是惊骇,心想:“难道说真是步伯伯……”

他上前询问道:“伯延,这延州人马个个头戴白巾,是谁……”

不等伯延回答,他身后的仲归却抢着道:“王仁,你要是帮我爹找宝藏,我双手欢迎,可是你要是来这儿幸灾乐祸,还是赶快离开吧。”

伯延稍稍回头,跟仲归示意,让他不要说了,又对对着王仁道:“我大师兄他死了……”

汹涌澎湃的海浪卷了起来,发出怒吼,击打在船头上,甚至溅在了三人身旁,惊起了在巢安眠的海鸟,呕呕而起,发出了摄人魂魄的啼哭声。

王仁万万也没有想到言风居然死了,后退三步,差点跌倒,又连忙赶上前去,抓着伯延的双臂,异常激动地问道:“言风…言风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陆干杀死他的?”

伯延将王仁的双手拨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似乎非常痛苦地道:“大师兄…大师兄为了化解我爹和我师叔之间的恩怨,跳入了二人的掌力之间,经脉尽毁,英年而逝。”

海风又吹了过来,拂过三人的脸庞,吹乱了他们的散发。

王仁思绪万千,想起曾经和言风在百花亭饮宴的情景,满怀感伤,又想了想步震和诸葛明二人,傻傻地笑道:“仇恨…仇恨……仇恨害死了步伯伯最疼爱的***,砍了他的左右臂,害死了他的女婿;仇恨…诸葛明厌恶杀人,可是他的掌下却死了一个最为无辜的人……”

伯延看了看身后,跟仲归吩咐道:“二弟,你守在这儿,不要让任何人过来,***找王仁谈论点事情。”

伯延连忙将他拉倒一旁道:“王仁,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带着聂瑶离开这儿。此次我爹是铁了心了,他会杀掉所有阻止他夺取宝藏的人,即使是我师叔、游唐也不会例外。”

王仁盯着伯延看了看道:“该怎么做,做什么,我自己清楚,你多言无义。我现在有三件事情要跟你说,你要听好了,听完之后,何去何从,自己抉择吧。”

王仁看了看附近,除了远处的仲归,并没有注意他们俩的谈话,于是才放心地跟伯延道:“第一件事情,你要小心一个用鞭子的万电,他背着你爹悄悄地来三绝岛上,要是找到宝藏,他会是第一个对你爹下手的人;第二件事情,我知道仲归杀了万电,这件事情,萧清已经通过全老板和陆显的口知道了。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她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为了给万电报仇,会不择手段,让他小心一点吧;第三件事情,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到你师叔和陆显、陆干两位兄弟?”

伯延怔住了,沉默了一会儿道:“这第一件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办;第二件事情,要是萧***的敢对我二弟下手,我就斩草除根;第三件事情,昨天一战后,我们也没有见到他们三人。”

王仁大惊,睁大眼睛看着伯延,怒斥道:“步伯延,步仲归杀人在先,电子更和我有缘,你若对妇孺下手,那连洪枭都不如。假如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不会放过你。”

王仁纵身而去,留下伯延在原地沉默,一言不发。

仲归发现王仁离开了,跑过来问道:“大哥,王仁刚才说什么啊?这么神秘!”

伯延猛然转过头来,一巴掌甩在仲归的脸上,骂道:“你…你杀了万电,现在萧清知道了,她要是来杀你,你说我是杀了那个寡妇和孤儿,还是袖手旁观?”

仲归甚是生气,怒吼道:“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管,我既然敢杀,就不怕萧清她来找我,就算万电化作厉鬼,我也要打得他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伯延瞪着仲归,想要出手打他,可是又下不了手,转身拂袖而去。忽然间,他又停在仲归身后道:“等回到中原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让萧清来找我,我想办法来解决。”

仲归大惊,连忙跑过去,转到伯延面前道:“你是说你要为我抵命?这怎么行呢,难道我还怕她不成?”

伯延道:“胡扯,这你就不要管了,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却说王仁在得知言风的死讯后,甚是悲伤,一路垂头丧气,想要去彩石湖散心,不想彩石湖游护和满夫人的坟旁围着许多武林人士,更有在游护的坟前生了大火,抓着彩石湖中的鲤鱼在烤。

王仁也不方便现身,便躲在暗处观察。

只见眼前一个身着灰袍、鼻子凸而长的男子道:“听游唐盟主说这宝藏就在这个岛上,可是这么小的岛咱们几乎找遍了,还是没有任何线索,看来只能用步震手中的最后一份藏宝图把它找出来啊。”

一个受过戒却身穿锦缎的光头和尚笑道:“水掌门,我看你就水底功夫了得,在水中抓两条鱼还行,可是要***这宝藏之谜,非聪明绝顶的有缘人不可。”

灰袍男子大怒,扔下手中的食物,站起来大骂道:“好你个假和尚,这宝藏就藏在这岛屿之上,我又是水浪派掌门人,这游唐请我前来,就是因为看中了我惊世骇俗的水性,难道我就不是有缘人吗?”

光头和尚微微笑了笑,站起来道:“说起这宝藏的有缘人,那就非我们西域少林莫属了,因为我们现在可是有贵人相助。”

这位光头和尚口中的水掌门乃是南方小派水浪派的掌门人水巨,而这个和尚也是叛逃于西域少林的和尚。此次他们都是觊觎宝藏而来。

忽然间,听得水巨向和尚继续追问道:“贵人相助,会有哪个贵人助你?”

和尚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西域武林盟主,人称西域怪僧的毕摩子正是我师叔。前些日子,他带着身受重伤的中原武林的盟主聂瑛,来西域少林疗伤,在西域少林五大神僧的帮助之下,终于把她给治好了,可是她却在昏迷之中说出了宝藏的秘密,而恰好被我偷听到了,所以我才叛逃出来,千里迢迢来这儿找宝藏。我说的是秘密,你是我表哥,我跟你说了,你要保密啊。这两天我师叔就会来这儿,听说是来找个叫乌痴的,到时候武林中的五大不败高手之其四同聚此岛,可有热闹看了。”

王仁听完,欣喜若狂,纵身而出,落在和尚面前。

众人见王仁出现了,连忙准备好了手中的兵器,围了上来。王仁笑了笑,彬彬有礼地对着和尚道:“大师,刚才听你说你见过毕摩子和瑛儿,不知是真是假?”

和尚正色而言曰:“王仁,这和你有何关系,你连自己的妻子都救不了,却躲在这儿。现在,你在这儿故作姿态,难道还有什么用吗?”

王仁反复追问,和尚都没有直接说明聂瑛的下落,不过他敢肯定,聂瑛必定活者,而且离他越来越近了。

无奈之下,他跟和尚道:“大师,那么我跟你作个交易吧,你跟我说瑛儿的下落,我跟你说宝藏的下落。”

和尚大喜,连忙叫好道:“好…好,王仁,君子一言九鼎,你可要说话算话,不过你只能跟我说啊。几个月以前,我师叔毕摩子带着一个女人擅闯西域少林,本来他曾经打伤我派十七人,打死十三人,我们和他是势如水火,可是此次他来的时候,倒像是个得道高僧。在他的苦苦求救下,我派的五大神僧决定出手救助聂瑛。最终经过五天五夜不眠不休的疗伤之后,他们五位长老用易经波形功化解了聂瑛的伤势,可是聂瑛在昏迷的过程中说了一些关于宝藏的残言碎语,经过我的反复推敲,确定是关于宝藏的,所以我才逃出了西域少林。可是在我出逃打斗之时,我师叔毕摩子又变得非常好斗。前些日子,我遇到我师兄,从他口中得知,我师叔带着他新收的徒弟前往某个岛屿,扬言要找一个叫乌痴的,要什么关于迎心刀的证据。据我猜测,我师叔从不轻易收徒,凡是他所收的徒弟,必然是高人一等的稀世奇才,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聂瑛。”

王仁大喜,自言自语道:“这瑛儿要是拜毕摩子为师,那可就成为一个的的确确的武林中人了,这盟主当得也体面。”

王仁又跟和尚说道:“大师,多谢了,我现在跟你说宝藏的下落,你记好……”

和尚大惊,连忙跑过来挡住王仁道:“别别别,跟我私下说,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王仁听从了他的话,附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只要从步震手中抢到第三份藏宝图,然后用药酒浸泡,就可以找出宝藏的准确位置了。”说完飞身而去。

水巨以及***武林人士连忙赶了过来,抓着和尚的衣衫问道:“大师,大师,快说宝藏究竟在什么地方啊?”

“这是我和王仁的交易,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们啊。”

水巨灵机一动,狠下手来,手出奇招,点了和尚的穴道,将他从脚上提起,浸在湖水中道:“表弟,你赶快说出宝藏的秘密,不然我现在你就等着被淹死吧。”

“你这个***,我可是你表弟,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是亲爹,我照杀不误,更何况咱们俩只是表兄弟的关系。”

和尚在彩石湖中苦苦挣扎,终于忍不住,将王仁刚才说的话跟他说了。

可是不想水巨真是狠辣无比,又将刀架在和尚的脖子上道:“既然我已经得罪了你,要是不将你杀掉,你一定没完没了了,所以就不要怪怨表哥我心狠手辣了,少一个人,少分一份宝藏,等我从步震手中抢到宝藏后,必然会在你的坟前放一块黄金的。”

说完手起刀落,将和尚的头颅砍下,鲜血溅在游护的坟头之上。

第12章:无计可施

却说王仁回到了断崖旁的山洞之中,不想诸葛明和陆显、陆干兄弟俩已经找到了他们。

聂瑶站在洞口,朝远处望着,忽然间,看到了眉飞色舞的王仁归来,知道是有好事发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赶上前问道:“姐夫,何事如此高兴啊,真是好久没有见到你这么开心了?”

王仁甚是高兴,将手搭在聂瑶的肩上,激动地盯着她道:“聂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你姐姐活着,你姐姐她活着,而且她现在正在朝三绝岛赶来。她马上就要回到我身边了。”

聂瑶听了,也是非常高兴,连忙祝贺道:“姐夫,恭喜啊,我姐姐还活着,真是天大的喜讯。姐夫,我真替你高兴。”

王仁的眼睛又变得深邃,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不忍与无奈,看着聂瑶道:“聂瑶,姐夫对不起你们,将你们引入这许多的危机之中,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聂瑶连忙止住他道:“姐夫,为了你,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开心的笑的,我想姐姐也是一样。我知道姐姐比我幸福多了,她得到了你的爱。我不奢望什么,只愿此生可以陪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姐夫,你就不要再赶我走了。”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问道:“聂瑶,血田弥勒佛你还带在身上吗?”

“恩,我忘记交给红婷姑娘了,待会儿我就还给她。”

王仁连忙止住她道:“聂瑶,你们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两块血田弥勒佛也是。你就不要交给她了,她拿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让你和瑛儿带着,改天我找个机会,跟诸葛姑娘说说,想办法跟她交换。”

聂瑶大喜,将血田弥勒佛紧紧地握在手中,慢慢地抬起头来,深情地看着王仁慢慢道:“姐…夫,我…我感觉你…也喜欢…我。”

王仁怔住了,面无表情,神情呆滞,不知该如何作答,不想此时,乌狂从洞中走出来了,朝他喊道:“三弟,你赶快进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

王仁依然是笑的很开心,旁边的聂瑶也是笑的合不上嘴。

诸葛明道:“现在糟了,除了各地武林人士,现在还有两队人马朝三绝岛而来,一队是李手下由文徽率领的大军,另一队是汉刘晟手下楚绵、楚固兄弟所率的千余精兵,我看是来者不善,都是来找这宝藏来的。”

王仁甚是不解,他明明刚从海边回来,并没有发现什么***人马,这诸葛明又是从何得知呢?追问道:“诸葛伯伯,我刚刚从海边回来,并未见到这两路人马,你又是从何得知?”

陆显在一旁道:“王仁,你有所不知,昨天,我师伯和他儿子、徒儿联手对付我***,不顾江湖道义,以众欺寡,可是我***的谍影决妙用无穷,他利用谍影决的优势和我师伯在海面上作战。我师伯他不熟水性,又退到了三绝岛,但是我***却被大雨所阻,索性又朝深海前行,因此才碰到了在海面上迷路的两路人马。”

陆显的话真是让王仁毛骨悚然,大为震惊,燕梭听诸葛明在逍遥于海的武功,自然对其轻功甚是叹服,在一旁道:“东侠,你的谍影决真有这般神奇,改日必定向你请教。”

聂瑶对各种武学甚是好奇,向他询问道:“东侠前辈,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诸葛明得意地笑道:“呵呵,你可听过达摩一苇渡江?”

聂瑶生在契丹,对达摩一苇渡江的故事自然是没有听过,连连摇头。

诸葛明又道:“当然了,我是没有达摩老祖武功卓绝,可是我的谍影决倒是可以一木游海。”

王仁大惊:“什么?一木游海?”

乌狂在一旁解释道:“是的,三弟,***曾经教过我们,可是我们的功力不够,经验不足,都不能像***那样得心应手,最多也就在湖面上漂一漂,海面上的确是很难控制。”

诸葛明得意得笑了笑后又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现在这两队人马应该只是个开头,我看还会有其它国家的人马会相继赶来。到时候,整个岛上的人马会因为争夺宝藏而厮杀,到时候血流成河是无法避免的。”

乌狂在一旁气冲冲地骂道:“真是可恨,都是那个该死不死的游度惹的祸,搜刮了天下百姓之财物,现在又惹得天下人来争,要是我早上个几十年,我必定杀了游度,到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诸葛明瞪大眼睛,看着乌狂道:“你切不可这样说,再怎么说游度乃是我师叔,你师公,岂能如此言他?真正有错的是你师伯步震,是他千方百计想要把宝藏挖出来,连带着游唐走漏了消息,引得群雄想争,没有终了。”

乌狂甚是不服,想要继续辩驳,乌圣连忙跟他使眼色,挡在他面前,对着众人道:“事到如今,我看咱们就不要再深究应该责怪谁了,还是想想对策吧。”

乌魔在一旁冷冷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死,他们也会含笑而终的,咱们又何必横加阻止呢?各家自扫门前雪,我连五弟的儿子都救不了,宁愿袖手旁观,还谈什么救***人。”

乌痴道:“不行,江湖之上,十之***都觊觎宝藏,这样一来,武林人士大为折损,这小人要杀,可是这来找宝藏的并不一定都是小人啊,以四弟、五弟的性格,要是有什么宝藏,肯定会跟着前去的,我想这寻找宝藏之人中,肯定也有心地善良之辈。”

王仁也在一旁道:“要是有这样的惊天秘密,我也会想方设法把它找出来,至少看看这所谓的宝藏到底有什么东西,看看是什么东西让如此众多的英雄豪杰丧命?”

聂瑶在一旁轻声问道:“姐夫,那你有没有办法让他们知难而退啊?”

“哎……我曾经跟瑛儿说过,她有谋我有智,这猜谜练武比心机,我倒是擅长,可是要说到谋略,那我就望尘莫及了,况且我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之人,自知我向来心急,所以这谋划往往过激,这让我出谋,真是难为我了。”

忽然间,王仁的眼光落在了面色苍白,神情麻木的唐灵鲜身上。

本来众人的连光都***在王仁身上,可是他奇怪而自信的目光又落在了灵鲜身上,众人自然是朝灵鲜望去了。

诸葛明问道:“难道唐夫人有办法?”

“大嫂的聪明我见识过,她应该早就知道游护的身份,有她帮忙的话,我们应该可以找出奇计退敌。”

乌狂知道灵鲜心情不好,不想打扰她,在一旁道:“灵鲜现在心情不好,咱们还是不要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想灵鲜却站起来道:“我没事,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问吧。”

王仁犹豫了一会,走到灵鲜面前道:“那好吧,大嫂,我们在此讨论,等你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再说出来吧。”

乌痴道:“这三绝岛上不缺食物不缺水,断他们口粮,让他们离去的方法肯定不行,而风云不测,我看很难等到凭借着苍天相助来让他们离开。”

乌颠从洞中的藤蔓上面爬了下来,跟众人道:“呵呵,要我说啊,咱们引来海水,把这个岛屿沉下去,到时候他们别说岛上江湖人士,就算是来犯的诸国人马,也会相继退去。”

诸葛明当即阻止道:“这不行,宝藏乃是我师叔游度的心血,虽然不能让它落在心术不正之徒、野心勃勃之徒的手上,但也绝不能毁掉,况且把整座岛毁掉,谈何容易,除非来个大地震。”

王仁也道:“对呀,这宝藏虽然害人不浅,不过要是挖出宝藏,赈济灾民,岂不是要比让它消失好千百倍。”

乌颠从藤蔓上面掉落在地面之上,又傻傻地对着众人道:“嘿嘿,既然赶也赶不走,毁又不能毁,我倒是有一法可行。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咱们可以将他们一个个制伏,然后再强行送往中原。”

古幽听了,觉得很不可思议,道:“这岛上的人马有好几千,更何况还有像北地霸王步震、游唐、洪枭等诸多高手,要制伏谈何容易啊。”

王仁也接道:“即便是咱们将他们所有人制伏,然后我再用七股元坤真气封住他们的武功,让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强行送他们回中原行,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又厮杀成一片呢?”

乌圣又道:“这可真是太难了,我们赶走了,他们又会再来,难道说将他们一个个打成傻子不成?”

乌狂道:“把他们打成傻子,还不如将他们杀掉得了。不过要是咱们杀了几个领头人,比如说步震、游唐、洪枭,那么他们群龙无首,应该会退去吧。”

古幽又道:“我看不会,这挖宝又不是行军,没有了领头,他们还是会为了宝藏豁出性命的。”

聂瑶在一旁叹息道:“难道说只能等姐姐回来来到三绝岛再想办法吗?”

众人沉默了。忽然间,灵鲜站了起来道:“你们都说了自己的意见,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我现在想了这几条计策,成败与否,就看天意了。第一条计策乃是遗祸江东之计,可以想方设法将宝藏的埋藏地点转移,让岛上的人认为宝藏不在这儿了,在***地方;第二条计策是穷巷折路之计,可以在别人找到宝藏之前,咱们先把宝藏挖出来,然后再引别人发现这个宝藏,等到他们看到藏宝室已经空空如也时,岂有不回之理?”

王仁听了,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在一旁大喜道:“我现在有办法了。”

诸葛明大喜,连忙起身到王仁面前追问道:“王仁,计将安出?”

“现在三绝岛之上,除了断崖旁隐秘的这个山洞,到处都有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出并转移宝藏,实在是难如登天。不过,咱们可以找一隐秘的地方,然后在里面做出一些宝藏被人挖走的痕迹,到时候希望可以瞒天过海,骗过所有人。”

乌圣在一旁道:“三弟啊,也不是我说,这岛上甚是荒芜,如何找到这样一个隐秘的地方,然后又如何模仿出宝藏被人挖走的痕迹都是非常困难的。”

乌狂也道:“是啊,三弟,这藏宝图本来就在步震手中,他怎么会相信宝藏被别人挖走呢?”

诸葛明在一旁笑道:“我有办法了,三绝岛旁边还有两座岛,虽然另外两座岛很小,不过三岛互成犄角。在断崖前面的那座荒岛上面,到处都有洞穴,够他们找一阵子了。咱们只需想办法把人引到那座岛上去,然后在这个岛上留几个人,把宝藏找到,等咱们把宝藏挖出来之后,再将他们引到这儿,到时候他们便会相信这个宝藏已经被别人挖走了,这样他们便会永远离开这儿,岂不是可以永远解决这件事情?”

众人纷纷大喜,终于有了可行之法,不由叫道:“好的,此计极好,这样的话,咱们就更有保障了。”

乌颠在一旁得意地笑了笑道:“这要想要别人相信宝藏在前方的岛屿之上,就包在我的身上吧。”

王仁疑惑地看着乌颠道:“乌三哥,难道你有何计策?”

乌颠道:“我要是振臂高呼,跟他们说宝藏埋在前面的岛上,他们必然不相信,可是要是我化装成他们中的一员,旁敲侧击,敲山震虎,他们想不信,也会怕宝藏落于他人之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