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迷惑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3章:迷惑不断

话说在众人再三商议之后,乌颠要去耍耍骗人之术,利用曾经风靡一时的骗人之术,让岛上寻找宝藏的人相信这真正的宝藏就藏在三绝岛东南方向的一座岛上。如果王仁获得了足够的时间,他们就能够集中精力,找出宝藏,然后再伪装出一个宝藏,这样才能骗过前来寻宝的各方武林人士以及诸国人马,让他们安心离开,从此不再涉足此处,避免源源不断的纷争。

是日正午,乌颠便化装成为游唐所带的武林人士,去彩石湖附近散播谣言,声称步震早就秘密地率人前去三绝岛东南方向的那个岛上寻宝,他将船停留在岛上就是为了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其实自己却暗中差人去三绝岛东南方向的岛上挖宝。

乌颠一人说完,众人一时难以抉择,想要去找步震一探究竟,可是又有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公然去向北地霸王挑衅呢?

忽然间,乌魔也化装成为一个武林人士前来,神秘兮兮地和乌颠说着同样的话。

正所谓三人成虎,这乌颠和乌魔先后这么说,众人便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于是立马朝三绝岛前方的荒岛前去。

王仁等人暗中查看,发现有将近一半的人马都朝着东南方向德荒岛而去,其中就有游唐开过来的其中两条大船。

众***喜,在乌痴、乌魔、乌颠三人的带领下,连日连夜开始在三绝岛找起宝藏来了。

此次,为了更快地找到宝藏,王仁将自己心中对于藏宝图的关键之处全部都说了出来:“北地霸王和幻实幻虚手中的藏宝图要用水火之法,所有这一切,都与水火阴阳密切相关,因此,我猜测,这个宝藏很有可能在三绝岛的阴阳交会,水火同在的地方。彩石湖属水,正午时分,阳光直射,酷热难耐,当应‘火’字,所以这彩石湖就是这个阴阳交汇,水火同在的地方,宝藏很有可能在彩石湖。可是,我三番五次去彩石湖查找,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看来想要找出宝藏真是难如登天。”

乌痴听王仁说宝藏很有可能埋在三绝岛的彩石湖底下时,总觉得不可思议,跟他说道:“这怎么可能啊?我***说过,宝藏中藏有各种旷世书籍、武林秘籍,要是书籍藏在里面的话,还不被泡成粉末了?”

王仁答道:“咱们现在都只是猜测,今天下我再去彩石湖找一找,如果还是发现不了的话,那么咱们再换个地方,也为时不晚!”

不想此时,陆干从旁边转了过来,似乎别有深意,慢吞吞地问道:“王仁,假如说真的找到了宝藏,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置?”

王仁还未及开口,不想诸葛明站起来抢着道:“你师公曾说过,这份宝藏不传心术不正、野心勃勃之人。我不能让它出现在世人面前,将它重新封起来,等若干年之后,找到可托大事之人,再将宝藏挖出来,光复大唐江山。”

王仁甚是震惊,碍于诸葛明也是武林前辈,救过自己,没有说出来,不过心中却着实不快,心想:“难道真要把宝藏埋起来,等着几十年以后,再让人重新厮杀成一片?”

然而,乌狂向来口无遮拦,有话直说,毫不客气地跟诸葛明道:“不行,宝藏要挖出来赈济灾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诸葛明对乌狂一向如此,已经习以为常了,虽然甚是生气,不过未曾言露,瞪大眼睛看着他。

乌圣连忙将他拉到一旁跟众人道:“咱们还是赶快找到宝藏吧,再谈处置宝藏的事宜,事不宜迟,我们已经耽搁了好多天了,现在趁着正午,去彩石湖查看吧。”

众人来到了彩石湖旁边,太阳正毒,正所谓“背灼炎天光”,湖面上冒着丝丝热气,好似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临近之时,他们发现有数百人守在彩石湖旁边。

王仁大惊,灵机一动,连忙跟乌痴、乌魔、乌颠说道:“三位前辈,你们在江湖上消失了二十多年,认识你们的人寥寥无几,我看就由你们三人想办法把他们引开,然后我和大哥、二哥乘机去彩石湖中寻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剩余人马再次镇守放哨,大家务必随机应变,莫要墨守成规,束手跺脚。”

片刻之后,三乌终于以步震要来彩石湖,将附近的人马引开了。王仁大喜,连忙跟乌狂和乌圣示意,三人飞身而起,跳入彩石湖中。

三人仔仔细细地翻看着彩石湖中的每一块彩色石头,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可是他们找了都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忽然间,陆地上的诸葛明听到有人踩着石块嘎嘎作响,正在朝彩石湖赶来,连忙俯下身子,用隔空三式的指力向湖底发出信号,告诉他们兄弟三人。

三人发现了诸葛明的指力朝湖底打来,湖面上下波动,应该是有人来到彩石湖了,甚是吃惊,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连忙朝湖外而去。

不料,王仁一不留神,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棋子掉了。他又朝湖底找去。

湖上面的人都非常着急,真不知道王仁出了什么事情,个个手中都捏了一把冷汗。

他顺着棋子掉下去的方向找去,终于找到了遗失的棋子,可是正当他大喜之时,湖底的一个椭圆形的槽口引起了他的注意。

王仁仔细查看了一下,将自己的柳剑拿出来放进槽口试了试,好像是一个剑槽,不过更像一把宝剑的剑鞘。

王仁大喜,心想:“看来我真是一猜即中,撵云剑应该从这个槽口打开宝藏的入口所在,宝藏应该在彩石湖下面。”

他悄悄出了彩石湖,立刻跟乌狂、乌圣道:“大哥、二哥,刚才我和瑛儿的棋子掉了,入湖底寻找,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发现了一个椭圆形的槽口,我猜这个槽口很有可能是打开宝藏之门的插口,而这钥匙很有可能是撵云剑。”

乌圣、乌狂、诸葛明、陆干纷纷大喜,不过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他们连忙离开了彩石湖。

路上,乌圣道:“那好吧,我现在就从游唐手中抢来撵云剑。”

乌狂又开始和乌圣挣了起来,他想要报洪枭的一掌之仇,一雪前耻,顺便跟游唐手中夺来撵云剑,可是却被王仁拦下来道:“大哥,此次是真不行。游唐身上有游散人留下来的武功,虽然练了谍影诀和弥罗神掌的皮毛,不过撵云剑法炉火纯青,甚是厉害,而且武功是一日千里,更有洪枭相助,稍有不慎,如果打草惊蛇,反而会弄巧成拙,还是由***吧。”

乌圣、乌狂说不过王仁,只得让他去找撵云剑了。

王仁刚欲离开,不过忽然间想到三绝岛周围都是茫茫大海,自己要划着小舟过去,肯定比较麻烦,而且还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停了下来。

忽然间,他想起了诸葛明的一木游海之术,连忙将目光投向他,道:“诸葛伯伯,能不能将你那一木游海的谍影诀武功跟我说一说,我也好去三绝岛东南方向的荒岛去找游唐。”

诸葛明大惊,吞吞吐吐地道:“王…王仁,这…这谍影诀中的这套神功是我好久才悟出来的,我练了将近一年,才能够随心所欲,收放自如。你虽然悟性很高,可是也难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呀。”

王仁笑了笑道:“诸葛伯伯,你只管教我就行了,学不学得成就看天意了。”

诸葛明飞身而起,又朝彩石湖而去,王仁紧随其后,乌圣和乌狂也甚是好奇,紧跟其后。

诸葛明用隔空三式从湖边取了一根枯枝,将其弹入彩石湖面之上,纵身而起,跳在刚才扔的枯枝之上念道:“所谓一木游海,先要将真气从汇聚腿部诸穴,气罐全身,则身轻似鸥。不过这套心法因人而异,你所练得元坤神功至刚至勇,利用柳剑环的阴柔之力,才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王仁大喜,谢过诸葛明道:“多谢诸葛伯伯,我待会儿再海上慢慢摸索,游刃有余不容易,不过瞒天过海倒是易如反掌。”

王仁纵身而去,从三绝岛的东南方向而去。

乌狂等人朝断崖旁边的山洞而去,可是聂瑶担心他们的,独自一人找了出来,和乌狂碰了个正着。

乌狂知道三绝岛之上依然是危机四伏,带着聂瑶回山洞。忽然间,毕摩子和一个面具人挡住了他们的归路。

几***吃一惊,吓得目瞪口呆,真没有想到连毕摩子都来了,这下要是毕摩子把他们缠住的话,他们都自顾不暇了,更别说是找宝藏,不过细细看来,此时的毕摩子面目和善,神情和蔼,畏惧之色骤减。不过他身边的一个身穿黑衣,带着和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的女子却甚是神秘,不过听其呼吸吐纳,应该是个绝顶高手,内功绝不在乌圣之下。

诸葛明走上前道:“大师,上次翡翠岛一别,想不到你现在又出现在了,别来无恙啊。”

毕摩子倒是像个得道高僧,双手作揖道:“阿弥陀佛,诸葛施主,老僧一切安好。今日与故人相见,实在是可喜可贺,愿诸葛施主你福寿安康。”

诸葛明微微笑了笑,又看了看他旁边的面具人道:“大师,你身边的这位女子带着和天地浪子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呼吸沉闷,颇有根基,不知是何方神圣?”

面具人转过来道:“我乃曾经在蜀中扬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面具人,你们就叫我面具人好了,不过你们要认为我是田浪,我也不反对。”

她又指着毕摩子道:“这正是家师。”

诸葛明大惊:“什么?毕摩子收了一个女徒弟?”

聂瑶听此人声音甚是熟悉,连忙上前问道:“你…你可是姐姐?”

面具人道:“我们今天早上来到了三绝岛,见到游湖的坟墓,那么就让我成为新的田浪吧。”

诸葛明甚是不屑,在一旁蔑视地笑道:“这田浪要是一个女子,那我们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的脸面往哪儿搁?你要是能接我十招,我就让你当这个田浪。”

诸葛明纵身上前,出招直逼面具人。第一招面具人就使出了元坤神功招式中的一招气元旋坤,这让诸葛明大吃一惊,不想面具人的第二招更是令人始料未及,是幻象四式。

乌圣曾经看王仁使过幻象四式,自然是知道的,不过知道幻象四式的人只有不多几人,在一旁惊叫道:“她居然懂得这少有人知的幻象四式。”

不想面具人第三、四招又是田浪的乱章拳。

乌狂识得乱章拳,自己看着田浪授武,也就学了点皮毛,却不想此人的乱章拳的威力更在自己之上,也甚是吃惊,道:“这乱章拳乃是田浪所创的绝技,她是如何学得,难道她真的是新的田浪?”

面具人停了下来道:“诸葛明前辈,现在已经过了四招,田浪的四象无极功我不懂,可是我却懂得他的绝技乱章拳,还有六招,如果我你不能将我打败,那么我就是田浪了,希望你不要反对了。”

六招又过,面具人用别具威力的乱章拳接住了诸葛明剩下的六招。

诸葛明面色苍白,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在一个女子的手上,傻傻地笑道:“哈哈,怎么可能啊?江湖上怎么会有后辈,还是个女人,接住了我十招,难道她真的是毕摩子、田浪的传人?”

聂瑶又在旁边道:“这位姐姐,你的身形真的很像一个人,你是我姐姐。”

面具人道:“我现在是田浪,天地浪子田浪。”

乌圣也不肯相信她是聂瑛,因为聂瑛根本就不懂武功,怎么会在短短时间内,练成如此惊世骇俗的武功,在一旁道:“怎么可能?三妹根本不懂得武功,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练成这么厉害的武功呢?聂瑶,她不会是三妹。”

不想面具人走到聂瑶面前问道:“聂瑶姑娘,请问你有没有见到王仁哥……王仁少侠?”

聂瑶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此人,发现她无论是身形神情,还是眼神,都和自己非常相像,更加坚信此人就是聂瑛,盯着她道:“你找我姐夫干吗啊?”

此人没有正视聂瑶的眼睛,转过脸去道:“聂瑶姑娘,等王仁少侠见到我,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毕摩子又走过来道:“诸葛明施主,老僧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现在是时候要离开了,你们保重。”

面具人连忙挡在毕摩子面前道:“***,你不是要找乌痴问迎心刀的归属吗?现在乌痴就在这个岛上,你就这么离开了吗?”

毕摩子双手合十,又作揖道:“既然我丧徒又收徒,心愿已了,迎心刀是谁的和我无关了。你现在有为师八成功力,希望你不要像为师一样,争强好胜。你要记住,在习武同时,应该怀有悲天悯人的胸怀,怜悯众生,普度世人,如此,才能利己利人,此乃真正的武学之道。”

面具人又道:“***,那你现在又何去何从啊?”

毕摩子道:“我早年伤人无数,戾气之毒早已深入骨髓,现在苦海回头,自然是度世度人,希望可以减轻罪孽,早日成佛。”

面具人跪在毕摩子面前道:“那徒儿在此跪谢你的重生授武之恩,徒儿以后自当向田大侠学习,以侠义为怀,惩奸除恶,慈悲度世,以报***你的大恩大德。”

面具人给毕摩子磕完三个响头起身,可是毕摩子的身影早就从他们的视线中远去。

海风又卷了起来,江湖人士连日来的践踏,让三绝岛上的地面之上到处都是黄沙,黄沙在大东风的作用下,平地而起,朝天涌去,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在风停之时,毕摩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乌圣看着停下来的黄沙,在一旁叹息道:“哎……人生真是匆匆如流水!毕摩子武功绝顶,名震江湖几十载,不过他的辉煌不再,就似海浪一样,拍打在岸上,化为乌有。”

乌狂在一旁笑道:“呵呵,小四弟,你叹息什么,人生如此,正如三弟所言,‘不知行乐天难留’,趁活着,赶快享受吧,哈哈……”

面具人起身,看了看众人的表情,眼光又停留在了聂瑶的身上,走过去询问道:“聂瑶姑娘,你知不知道王仁少侠的去向,烦请告知!”

聂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自称为田浪的田大侠,道:“面具人…‘新田大侠’,我姐夫刚才离开了这坐岛,去三绝岛东南方向的一座荒岛去了,你不如在此等……”

不等聂瑶说完,面具人便以行云腿的步伐朝东南方向跑去了。

诸葛明叹息道:“真想不到一生争强斗胜的不败高手毕摩子居然成了得道高僧,隐世辞尘,反而又有一女流之辈冒用田浪的名义,荒谬之事真是不绝如缕。”

聂瑶并不知道此人的武功有多高,在一旁好奇地问道:“诸葛大侠,她接住了你的十招,是不是意味着她的武功很高?”

诸葛明道:“你没有听到毕摩子刚才说他现在八成的功力都给了这个奇怪的女子,武功自然不低,可是她怎么懂得那么多种武功,这真是令我百思而不解啊!”

乌狂在一旁道:“种种巧合凑在一起,这人很有可能就是三妹,可是她的武功……看来又有一段故事啊!”

第14章:侠盗一念

却说王仁从东南方向的断崖上面直接跳了下去,过了好久,终于浮出水面,找到了自己事先抛下来的一根长约一丈、宽约三寸木棒。

他根据诸葛明的一木游海的方法运气凝神,可是试了好多次,终于可以勉强可以驾驭木棒,对诸葛明的一木游海之法更加佩服,不由叹息道:“幻实幻虚真乃水上奇人。”

他站在木棒之上,利用一木游海之法,离开了三绝岛,朝它东南方向不远处的荒岛前行。忽然间,他隐隐听到有人在喊“王仁哥哥”。

王仁大惊,朝后方、断崖之上查看,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由叹息道:“瑛儿,你到底身在何处,我都觉得我思妻成狂了。”

王仁继续前行,对于一木游海的掌握也是越来越熟练,逐渐将其融会贯通,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

当天晚上,他终于利用一木游海之术来到了三绝岛以东的荒岛。

此时,正是涨潮之时,海浪一波波涌过来,将他送向了荒岛。远远地,他就发现这个荒岛四处火光冲天,还有两艘大船亦是灯火通明,停靠在边。

王仁悄悄地爬到船上,在细细查探之下,发现游唐并不在船上,不过他倒是发现了重伤未愈的独臂人龙千江。

龙千江见到王仁,吓得惊慌失措,左手紧紧地将迎心刀抱在怀中,朝后退去。

王仁紧跟上去,点住了他的穴道,却才发现原来龙千江已经成了独臂人,怒斥其道:“你在炸倒天柱山的时候,可曾想过你会有今天?你在弑叔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你在用阴阳八风阵伤人害人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你伙同游唐擅闯双玄居,暗害瑛儿和我数数儿女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你说,你想怎么死?”

龙千江甚是害怕,吓得哭起来了,道:“王仁,我错了,是我错了,我现在追悔莫及,你千万不要杀我啊,你说过要让你侄儿杀我的,求求你了,我现在都已经成为一个独臂废人了,放过我吧。”

王仁看到龙千江的残缺不全的右臂,甚是可怜,不由升起了恻隐之心,不过细细看了看龙千江的血液,呈现黑色,是中毒之兆,疑惑地问道:“你中了毒?”

龙千江道:“我、洪枭、游唐分别食用了另外两方的独门剧毒,为的就是防止其中有人叛变,将宝藏据为己有,等各自分到宝藏,我们便会给对方解药。”

王仁一时好奇,便又追问道:“那你给他们俩吃的是什么毒药?”

龙千江道:“我给他们吃了掺有我的鲜血的血蟾丧魂丹,需要用我的鲜血帮他们俩镇住毒性,否则便会变成我布阴阳八风阵时的活尸。这种毒其实是无药可救。”

王仁叹息道:“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你已经中毒了,再用自己的血液帮他们镇住毒性,乃是毒上加毒,试问天下之大,又有何药可解?真没有想到世间上居然会有人为了宝藏不顾性命,甘愿吃对方的毒药,真是可笑……”

龙千江大惊道:“这…这要是他们俩被毒死了,那么我也难以活命啊。”

王仁道:“你去找你兄弟吧,但愿丐帮的百家回魂丹可以救你。”

忽然间,听得船舱外面传来了当当的声音,王仁大惊,连忙向龙千江追问游唐的下落:“游唐现在在什么地方?”

龙千江道:“他…他在荒岛上的西边的一个山洞里面。”

王仁曾听诸葛明说过这座岛上有很多的山洞,又追问道:“听说这座岛上山洞很多,到底是哪一个山洞?”

“岛西边的一个山洞,那个山洞前面有一排大树当着,不易发现,你找到一排大树后,顺着火光找,就能找到他了。”

王仁大喜,破开船舱而出,朝荒岛西面寻去。

他朝西而去,片刻间,便绕过了各路人马,找到了龙千江口中所说的那一排大树。他沿着大树慢慢寻去,还没有找到火光,就闻到了烤肉的味道。顺着弥漫着的肉味,他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隐藏在密密麻麻的大树后面的山洞,看到了游唐。

洞中篝火通明,借着这微弱的火光,他发现了游唐、洪枭、苗青。

忽然间,听得苗青说道:“游唐、洪大掌门,你们俩根本没有必要担心步震和诸葛明的人,因为我的三络分形手再过几天就要练成了,到时候咱们三人联手,必能将他们几个人逐一除去。”

洪枭道:“苗青,什么三络分形手,从未听过,更别说跟步震交手了,凭你的武功只配跟步震的二徒弟休雷交手。”

苗青大怒道:“井底之蛙,高深武学你都知道些什么?”

洪枭大怒,起身上前。游唐连忙站起来,挡在二人中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为了宝藏而来,这要是自相残杀,没有等找到宝藏,早就被步震除掉了。”

苗青笑了笑道:“洪枭,三天以后,我就会大功告成,到时候让你知道白眉天师的传人苗青的魔心煞手和举一反三功所汇而成的三络分形手的奥妙。”

洪枭也笑了笑道:“呵呵,好啊,谪仙醉掌好久没有教训狂妄之辈了。”

王仁在洞口等待最佳时机,可是一直都是如此,若是公然抢夺撵云剑,引起他们的怀疑,他们一定会想到中计了,又朝三绝岛寻去。

洪枭和苗青互不相让,而游唐又深知大局为重,因此一直都是和事老。渐渐地,夜深了,他等终于等来了苗青和洪枭二人的内讧。

他想到等三人和洞中***人睡着了,再动手将撵云剑偷走,可是忽然间想到:“若是我偷撵云剑,那不是成为一个鸡鸣狗盗之辈了吗?还有何脸面在江湖上立足,索性就跟他们公然挑战,也堂堂正正,不失为英雄所为。”

想到这儿,王仁走了进去,跟三人喊停道:“喂喂喂,还没有等我来,你们就先较量上了,是不是嫌自己武功太高,先消耗一下。”

苗青和洪枭见王仁进来了,连忙停了下来。洪枭拿起葫芦铁杖,苗青运起三络分形手,游唐拔出撵云剑,各自运功。

王仁指着三人道:“游唐,我王仁今天以一敌三,我赢了,就要带走撵云剑,想必你们没有人不服吧。”

游唐大惊,没有想到王仁也觊觎撵云剑,开始怀疑撵云剑到底有何妙用,断然不能让王仁夺走,当即骂道:“你想恃强凌弱,我也无话可说,接招吧!”

游唐上前抢攻,用撵云剑跳起一招云开雾散。王仁连忙跳起,不想洪枭的葫芦铁杖朝天打来,连忙用右手出一招罗汉十巧手中的“勾”“捏”,退掉洪枭此招,顺势左手出掌,打出一招元坤遮天,朝苗青攻过去,将其逼开。

此时,游唐又挑起撵云剑,擎天直刺,他又连忙出行云腿,跳出战圈。

三人联手,威力不同凡响,可是他们也知道王仁乃是绝顶高手,绝不敢轻敌。不想苗青随手抓起一人,血盆大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开始饮血。

王仁一眼认出这就是三络分形手中提升功力的方法,连忙速战速决,摆好马步,聚气凝神,打出一招水到渠成,直逼洪枭。

洪枭飞身跳起,不想王仁出手更快,跳上前去,又抓住他的葫芦铁杖,朝后打去,正中洪枭胸膛,将其点住。

苗青运功结束,和游唐双双上前来此,不想王仁又出一招这几天从乌魔手中学来的六截柔拳,右臂肘截缠在苗青的手臂之上,三指截朝前打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苗青震翻在地。

与此同时,他将左手变为抓状,使出从乌颠手中学来的点水爪,如小鸡啄食,打在撵云剑之上。顿时,游唐只觉得宝剑迅速颤抖,连带手臂麻木,连忙松开右手,将撵云剑握在左手,可是王仁制伏苗青的右手已经腾了出来,右脚侧移,将他点住。

他停了下来,刚想把游唐左手中的撵云剑拿回来,不想苗青喝完鲜血,功力倍增,刚才奋力一击并没有伤到他,反而激起了他的戾气,又朝自己打了过来。

王仁络分形手,并不在意,可是苗青却是真正的饮血***,威力不凡,连忙提起护体真气,接住了苗青的三络分形手中的一招魔煞开路,将其震开,碰倒了洪枭,翻倒在墙壁之上,口吐鲜血,滚落下来。

游唐心有不甘,大骂道:“王仁,这撵云剑本是我家之物,你现在怎么做起了如此勾当,和恃强凌弱的匪类贼寇又有何异?人家洪大掌门尚且知道不恃强凌弱,可你这是在干什么?”

王仁怔住了,傻傻地站在一旁,没有正视游唐,从他左手中拿过撵云剑。

他拿着撵云剑走到洞口,又转过身来道:“游唐,撵云剑乃是稀世宝剑,既然你没有本事,那又何必拥有呢?我看这把宝剑在我的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我如果用它练元坤神功,没准儿可以无坚不摧。”说完又立即回过身来,将洪枭和他的穴道解了。

游唐大怒,跟洪枭轻声道:“你赶快出去叫人,王仁欺人太甚,今晚咱们把他乱刀分尸。”

游唐又上前抢剑,可是王仁无心恋战,转过身来,打出一招尘土飞扬,卷起洞中尘土篝灰,趁机而去。

游唐上前追赶,可是王仁早就失去了踪影。他非常生气,站在洞口,破口大骂道:“王仁,如若抓住你,我一定要将你大卸八块。”

王仁带着撵云剑而去,突然又停了下来,心想:“游唐所说不假,要是我强抢他的撵云剑,然后去将宝藏打开,那么我就真是一个恃强凌弱之人,和觊觎宝藏的肖小之辈又有何异?而步震对我的诬陷也将是在情在理。不行,我要另觅他法。”想到这儿,他又朝西边的山洞而去。

游唐正在洞中破口大骂,不想王仁又去而复返。

游唐瞪大眼睛看着他,让他很不自在。

洪枭在一旁道:“王仁,你究竟想干什么,拿到撵云剑为何又来此处,难道自认为武功绝顶,没有人可以收拾你了吗?”

王仁将撵云剑抛给游唐道:“游唐,今天是我不对,我和你们这种人的区别就是不会恃强凌弱,习武护人而不欺人,我现在将撵云剑还给你。”

游唐仔细检查了一下撵云剑,确定撵云剑并非赝品,才放心了。

王仁又道:“游唐,你这***小人,瑛儿是被你所伤,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将你大卸八块;洪枭,你更是胆大妄为,打过我叔叔,实在是难以饶恕;苗青,我放过他多次,可是他不知悔改,反而杀害同门师弟,以及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弯道王,实在是泯灭人性。你们和我之间,早晚会有一生死之战,到时候我再向你们讨教,今天就此告辞。”

王仁要走,何人敢难?

就在他刚走不久,忽然间,又有一黑衣面具的女子来了。

游唐大惊,上前问道:“来者何人,是敌是友?”

面具女子笑道:“来者田浪,是敌非友。”

众***惊,连忙围了上来。

游唐上下打量了一下,不由大笑道:“哈哈,好你个不敢见人的鼠辈,田浪什么时候又成一个女子了,你这招摇撞骗,到底意欲何为?”

面具女子道:“游唐,今天我还有事情要办,没有功夫跟你纠缠,你赶快跟我说王仁的下落。”

洪枭在一旁道:“你说你是田浪,又如何证明呢?假如你能胜过我,再跟你说王仁的下落!”

面具女子道:“洪枭、洪大掌门,你对我有恩,又不欺负女流,现在怎么在此这般行径?”

洪枭怔住了,他什么时候对某个女子有恩,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立刻回过身来道:“我向来不欺负手无缚鸡之力之辈,不过你既然敢称自己为田浪,想必武功绝顶,洪某就此讨教。”

洪枭上前出招,谪仙醉掌虽然奥妙无穷,可是在这面具人之前倒也占不到便宜。

忽然间,面具人聚气凝神,经脉跳动,腹部鼓胀,使出了易经波形功。

游唐在大惊,真没有想到此人居然懂得毕摩子的绝技易经波形功,连忙在一旁提醒道:“洪枭,不可轻敌,这是毕摩子的易经波形功。”

洪枭大惊,聚气凝神,上前接招,可是被面具人深厚的内力震倒了。

面具人盯着自己的双手,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变得这么厉害。

洪枭甚是佩服,此人武功的确是深不见底,慢慢站起来道:“你来晚了,王仁刚刚走。”

面具***喜,跟洪枭道:“洪大掌门,今天对不住了,改天再向你赔罪,我有要事,现在告辞了。”说完,飞身而去。

预知面具人到底是何身份,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