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六人之擂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5章:六人之擂(上)

话说王仁本已夺到了撵云剑,可是细细想来,若是自己强抢撵云剑,那和恃强凌弱之人没有丝毫区别,反复思量之后,又将撵云剑交还给了游唐,另觅他法,想办法打开宝藏的入口所在之地。

王仁前脚刚刚离开,自称为田浪的面具人女子找来了。她用自己的盖世神功易经波形功从洪枭口中探得了王仁的下落,又跟着王仁的脚步走了。可是,这个自称为田浪的面具人女子到底是何身份,她真的是聂瑛吗?为什么又要找王仁呢?

王仁没有逗留,直接离开了三绝岛,虽然他没有完成自己来此荒岛的任务,将撵云剑又还给了游唐,可是知觉告诉他这么做是对的,大丈夫立于天地,还须以德服人,尤其是向他这种武功绝顶的不败高手,更需树立表率,引领世人,以德服人。最终,他找回了自己和游唐、洪枭等人的不同之处,将撵云剑还给了他们,因为立场可以相对,不过,武林大义,千古一道。

他连夜用一木游海之术赶回三绝岛,可是海浪很大,起伏不定,自己的真气又耗损比较多,因此一木游海之术驾驭起来非常困难,直到天亮,才勉强赶到了三绝岛。

王仁回到了山洞,却发现陆干慌慌张张地跑来了,看到自己更是吓了一大跳,吞吞吐吐地道:“王…王仁,你…你这么久才回来,拿到撵云剑了吗?”

王仁已经是疲惫不堪,没有去理会,随口应道:“你起这么早啊,我先去睡一觉,醒来之后再谈啊。”

他神情恍惚地朝山洞而去,而此时,聂瑶和古幽已经起来了,在山洞口欣赏日出美景。

二人看到王仁归来,连忙赶上前来,先是古幽抢着道:“三弟,有一个带着和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的女子,她和三妹特别像,可是就是不承认,而且她还和毕摩子在一起。昨天,她去找你了,不知你有没有见到她?”

王仁大惊,顿时精神倍增,追问道:“什么,自称田浪,还和毕摩子在一起的女子?”

聂瑶点头应道:“恩,是的,那人虽然带着面具,可是无论是神情,还是声音,和姐姐都特别像。”

王仁激动地抓住聂瑶的双臂,盯着她道:“瑛儿…瑛儿,那肯定是瑛儿,肯定是你姐姐,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啊?”

聂瑶又道:“她昨天向我询问你的下落,我告诉她你去了三绝岛东南方向的荒岛,之后她就追在你后面走了。”

王仁大喜,朝山洞口左右寻了寻,找到一颗大树,走上前去,飞出柳剑,将其削成一根木棒,又一掌将其劈断,从断崖上面推了下去。

他又飞身而起,如猿猴一跃,跳在木棒之上,朝大海飞身冲下去。

聂瑶连忙跑到崖边喊道:“姐夫,你小心点啊。”

就在此时,陆干鬼鬼祟祟地摸过来了,可是却被古幽撞见了,过去追问道:“陆师兄,你起这么早啊。”

陆干甚是慌张,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跟古幽道:“哦,乌圣师弟武功高强,我要是再不抓紧练功,就赶不上他了。”

王仁飞身而下,惊起了无数筑巢在断崖上的海鸟,海鸟嗷嗷而起,打破了这清晨的宁静。就在此时,乌狂出来了。

聂瑶看到王仁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慢慢地从断崖旁挪了过来,跟乌狂道:“乌狂大哥,我姐夫刚刚回来,又走了,他会不会有危险啊?”

乌狂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放心吧,能够打伤我三弟……我们三兄弟的人还没有出现呢。”

忽然间,乌狂想起了撵云剑,又向二人询问道:“刚才三弟来的时候有没有带着撵云剑啊?”

陆干在一旁道:“师弟,他空身而来的,并没有携带撵云剑一块儿来,应该是失手了。”

乌狂疑惑道:“三弟武功绝顶,难道中途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没有夺到撵云剑,不行,我要去帮他。”

就在此时,诸葛明也出来了,伸了伸懒腰道:“哎,看来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让侠义心肠的王仁去抢人,实在是为难他了。乌狂,你不是想找洪枭报一掌之仇吗?我看你就和乌圣去吧,反正迎心刀是我***的东西,你们俩要是夺剑,也算是名正言顺,师出有名。”

乌狂大喜,当即应道:“好,就让我和小四弟从游唐手中夺剑吧。”

乌狂唤起乌圣,稍加收拾,并肩出发,让***人镇守山洞,看着彩石湖的宝藏,以保万全。

虽然乌狂和乌圣二人都懂得谍影诀,可是这一木游海的绝招未曾得心应手,况且乌圣手中更有千金之锤,一木游海根本行不通,于是二人乘着小舟,向东南方向的荒岛划去。

转眼之间,二人赶到了荒岛,可眼前的情景,实在是令二人目瞪口呆,傻傻发笑,因为映入眼帘的是荒岛上的各路武林人士都在用手中的兵器掘地三尺,寻找宝藏,整座小岛都被挖的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堆积起来的土丘,比三绝岛的情形更加不可思议。

乌狂站在船头之上,不由讥笑道:“呵呵,世间傻瓜还真是多,别说这样宝藏不在这座岛上,就算是在,这样盲目的挖,看来真要挖到猴年马月。”

乌圣将霹雳锤扛在肩头,冲着乌狂笑道:“呵呵,小五哥,你知不知道,要是这番话被如今得道的毕摩子听到话,他会怎么说?他肯定会说众生平等、众生皆苦,让你解救众生,这样才能成佛之类的话。”

乌狂笑道:“小四弟,这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在此寻宝,别提有多高兴了,怎么会苦?”

二人刚刚登岸,不想远处的海面上,又出现了一条小船,随即试目远眺,原来是步伯延和步仲归兄弟俩划着一条小船来了。

二人颇为震惊,面面相觑,站在原地等着他们兄弟俩上岸。忽然间,仲归提前起身,跳出小舟,踏着水面跑了过来,轻轻落在二人面前笑着道:“你们俩同时出现于此,向来一定是为了撵云剑而来的吧。”

仲归话音刚落,伯延也从船上抓起一根缆绳,飞身而起,踏着水面过来了,顺势抛出绳子,将小舟拴在一块大石上面。

伯延也是轻轻落地,又连忙跟终归使眼色,二人一同起身,飞身而去。乌狂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连忙追了上去。乌圣不放心,也紧随其后,追了上去。

片刻间,伯延和终归兄弟二人居然找到了游唐和洪枭等高手,不过此次,苗青不在他们俩身旁。

仲归挡在游唐面前骂道:“游唐,交出撵云剑,我爹就会放过你。”

游唐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居然三番四次有人来抢他的撵云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枭老谋深算,早就感觉到了这其中的诡异,现在他们不去寻找宝藏,却三番四次来找撵云剑,猜到了***成,在一旁道:“游唐,如果老夫所猜不差的话,这撵云剑应该和宝藏有着密切的关系,看来步震和王仁都找到宝藏了。”

游唐大惊,灵机一动,连忙上前一步,跟仲归道:“步仲归,我没有找你,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我师兄呢?他不将宝藏送回中原,为什么还在这儿逗留?”

仲归有伯延撑腰,自然是不把游唐放在眼里,骂道:“游唐,我爹在前面的岛上等你送死,可是你始终不来,这才差我们俩来送你上路。”

游唐大怒,拔剑上前,不想左侧一根玉箫飞过,将二人逼开,深深插入沙土之中。

忽然间,乌狂从游唐的左侧飞身而来,挡在二人面前笑道:“哈哈……看来大家都是志在撵云剑,今天可有得热闹了,也不差我一份。”

乌圣也扛着霹雳锤,紧随在乌狂后面来了,在一侧跟伯延和游唐道:“这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觊觎宝藏,更有如此众多的人觊觎师公游散人的撵云剑,花落谁家,宝剑归谁所有,还应该是手底下见真招。”

游唐怒斥四人道:“你们四个***之徒,都是为了撵云剑而来?难道你们都忘了,弄辈分,我是你们的师叔,此举实乃忤逆犯上。”

仲归怒斥道:“游唐,这撵云剑本身就是我师公游散人之物,怎么说是你的?我爹是师公他老人家的大师兄,自古以来,以长为尊,那么这把宝剑自然应该传到我爹手中了。现在,我们兄弟俩只不过是来拿回我们应得的东西。”

乌狂在一旁笑道:“哈哈,是的,以长为尊不假,不过,大家武林中人,谈什么以长为尊,就算是立幼废长,也只是等闲之事。所以,撵云剑,我们也应有份。”

乌圣跟着道:“是的,我***东侠和北地霸王乃是同门师兄弟,同在星斗山跟着师公游散人习武,这撵云剑我们兄弟俩也应该有份。”

游唐气急败坏,举起撵云剑一一指着四***骂道:“我没有功夫听你们胡扯。现在撵云剑就在我的手中,你们谁想要剑,只管上前。”

乌狂微微一笑,使出一招谍影斑斑,顿时四周全是他飘忽不定的影子。正在游唐四下寻找之时,他又使出轮回真气,将撵云剑从游唐的手上夺了下来。

伯延大吃一惊,站在乌狂的左侧,使出烈雨七式,用内力控制住年撵云剑,和乌狂争了起来。

游唐大惊,连忙使出虚有其表的谍影诀,在其一侧,跟他们二人抢夺撵云剑。三人各占三方,互不相让,用看家本领控制着撵云剑,想要把剑夺过来。

乌狂功力不纯,轮回真气似乎要落在下风。乌圣大惊,将肩上扛着的霹雳锤放在地面之上,右掌搭在他的右肩之上,用自己的内力相助。

仲归看到乌圣相助,也聚气凝神,将功力凝于掌内,帮助伯延。

本来洪枭并不像卷入他们的恩怨中,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步震的可怕,搞不好真会死于步震的六不赦之中。可是现在,他怀疑撵云剑和宝藏有关,断然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因此也上前帮助游唐。

六人分三,将撵云剑聚在垓心,三方看似抢剑,可其实是一场内力的较量。

六大高手交手,撵云剑下方的土层渐渐地陷了下去,出现了一个锥形漩涡。旋风围着撵云剑卷起,岛上被挖的稀松的土层随风而起,让六人无法睁开眼睛。

游唐所率领的人马欲上前帮忙,可是六大高手交手,在六人的战圈之外,形成了一层炙热的气罩,还伴随着洪枭身上特有的酒香。众人都不敢上前,深怕被这强大的内力震伤。

六人当中,各有所长,一时之间,实难分出胜负。伯延怕在这么好下去,被暗中的小人以可乘之机,连忙道:“既然胜负难分,我们还是停手吧,要是稍有差池,你我都性命不保。”

游唐依然不肯罢手,牢牢地护着撵云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怒斥道:“不…行,即使性命不保,也不能让撵云剑落到…落到你们的手中。”

乌圣也怕落个三败俱伤,跟几人喊道:“既然咱们各执一词,何不先罢手,然后再比武较量,谁的武功更甚一筹,这撵云剑就归谁所有。”

洪枭连忙在游唐的身后道:“游唐,没有了性命,要宝藏还有什么么用啊?”

游唐考虑了片刻后道:“好吧,洪枭、乌圣、步仲归,你们三人先慢慢收回掌力,然后我和乌狂、步伯延再同时撤掌。”

六人刚刚撤掌罢斗,元气还未曾恢复,不想仲归上前叫阵道:“既然想比武较量,看看着撵云剑的归属,那么想要撵云剑的就来吧。”

第16章:六人之擂(下)

伯延连忙阻止道:“二弟,你退下,这游唐是我的手下败将,洪枭又是你的手下败将,今日这洪枭和游唐没有资格比试,就让我和乌圣大战一场吧。”

游唐大怒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有比过,怎知道我今天还会败在你的手上?况且曾经在悬瓮山上,你和乌圣胜负难分,要是我没有资格,你同样也没有资格。”

仲归稍加犹豫,忽然间展开浓眉,走到伯延面前轻声道:“大哥,他要比的话,就让他比吧,我先上去跟他战一场,即使不赢,也必然消耗他不少体力,到时候你再杀游唐,败乌圣,夺撵云剑,易如反掌。”

伯延只好说好了。

仲归跳上前去,跟游唐大战,双双拆了一百多招,可是仲归越战越急,形式对自己也越来越不利,最终出现了致命的破绽,被游唐抓住机会,一拳打翻在地。

游唐欲杀终归泄恨,不等伯延出手,乌狂的隔空三式早就从他眼前擦过,将其逼开。

乌狂挡在游唐面前道:“游唐,比武切磋,何必赶尽杀绝呢?”

游唐大怒道:“少嗦,你先胜过我再说吧。”

双方交手三十多招,轮回真气的妙用不减,游唐占不到丝毫的便宜。可忽然间,游唐发现了乌狂此招的特点,灵机一动,虚晃一招,却未曾用力。乌狂未曾变通,用轮回真气接住了游唐未曾出力的招式,用用此招跟他对垒,可是被游游唐早已备好的重掌震开了。

乌圣飞身跳出,接住乌狂,将其稳稳放在地上道:“小五哥,你的轮回真气虽然奇妙,可是不能蛮干,看我今天如何用智力取胜。”

乌狂捧着肚子笑道:“哈哈…小四弟,蛮干一向就是你的强处,你怎么说我蛮干呢?我姑且坐在一旁,看你如何打败剩下的几个高手。”

伯延知道乌圣武功之高,畏惧三分,心想:“这上次跟乌圣交手,大家半斤八两,可是我这苦练多时,想必武功必在乌圣之上,这乌圣打败游唐之后,必然元气大伤,到时候要打败他必然是轻而易举,即使胜之不武,为了爹爹的大业,这个骂名,我也背了。”

伯延刚刚想到这儿,十招未到,游唐被乌圣的强攻战败,点水爪如小鸡啄食般,打在游唐的胸前,围着爪力所至之处,内力有如石沉大海,溅起一圈圈的波纹,将其衣服震开,身体像易经波形功一样波动,向后飞去,***倒地。

伯延大惊,做梦也没有想到乌圣的武功也进步神速,心想:“这乌圣的武功怎么也这么厉害,他除了东侠的武功,还有剑飞、寒梅傲雪诸人的武功,应该是博而不专,可是他从哪儿练得的这么厉害的爪法,力量好似易经波形功一样一圈圈涌出,威力也如此之强。”

乌圣望着伯延道:“伯延兄弟,上次悬瓮山一战,大家是半斤八两,听我三弟说你的武功进步神速,不知是我三弟杞人忧天,还是你确实是有真材实料。”

伯延笑道:“乌圣,弥罗神掌和谍影诀似乎是水火不容,上次悬瓮山之战、仲归和陆干在延州之战、星斗山乌狂和我弟弟之战都是半斤八两,今天就让我们试一试弥罗神掌和谍影诀传到我们身上,到底哪一种武功才是更甚一筹?”

乌圣和伯延交手,一人的谍影诀、一人的弥罗神掌,百招已过,果然没有胜负。忽然间,游唐看二人打得火热,忍不住出手,趁着众人不备,抢到撵云剑,飞身逃逸。乌狂和仲归连忙追了上去。

伯延和乌圣陷入了苦战,乌圣也是蛮性大发,不肯罢手。忽然间,伯延提议道:“乌圣,既然胜负难分,咱们就看看谁先从游唐手上夺到撵云剑,谁就是撵云剑主。”

乌圣连连称好道:“好的,乌圣奉陪到底。”

游唐找到武林人士秘笈的一个山洞前,站在高处,跟他们大呼道:“来追之敌想夺撵云剑,谁想要宝藏,就先把他们杀了。”

乌狂和仲归追了上来,却遭到了三教九流的武林人士的***,顿时,寡不敌众,陷入了苦战。

游唐欲杀仲归而后快,拔出撵云剑,上前帮忙杀仲归,而乌狂也欲报一掌之仇,寻到洪枭面前,向他再次挑战。

忽然间,乌圣和伯延追了上来,众人见乌圣扛着两个牛头般大小的千斤重锤,深服其勇,个个胆战心惊,慢慢退了下去。

眼看着伯延快要从游唐手上抢到剑了,乌圣又扔下霹雳锤,上前夺剑。游唐在乌圣和伯延的夹击之下,撵云剑被抢走了。

乌圣用结焰神爪抓住撵云剑,伯延也使出罗汉降魔拳中的探手罗汉,伸起懒腰,抓住撵云剑。

伯延欲拼内力,可是乌圣天生神力,在他发功之前,就趁机将撵云剑抢了过来,顺势抓起霹雳锤,对着众人,将其吓退。

仲归大骂道:“乌圣,赶快交出撵云剑,我们饶你不死。”

乌圣笑道:“愿赌服输,你们都已经败阵了,这撵云剑自然是属于我们了。”

乌狂走到他边道:“小四弟,是非之地不久留,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乌圣知道岛上的人马不会就此罢休,连忙将撵云剑交给乌狂道:“小五哥,你赶快带着撵云剑离开吧,我拖延一下,马上追上去。”

乌狂犹豫了一会儿,接过撵云剑,跟乌圣道:“那好吧,我在船上等你。”

乌狂带着撵云剑而去,游唐、洪枭、仲归连忙追了上去。

乌圣举着两个霹雳锤,挡住三人道:“你们要是背信弃义,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

游唐大骂道:“我背信弃义又怎么样啊?咱们联手杀了乌圣,再去杀乌狂,夺撵云剑。”

乌圣勃然大怒,举起霹雳锤,大喊一声,上前力战三人。

虽然游唐、洪枭、仲归三大高手联手,可是乌圣以一敌三,连解十招,竟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仲归见伯延没有动静,停了下来,跟他大喊道:“大哥,你怎么不动手,难道你忘记爹的嘱托了?”

伯延心中一怔,撇下他们,朝乌狂追了上去。

乌圣大惊,聚气凝神,将内力凝聚起来,使出威力无穷的霹雳一击,砸在岛上,溅起一道土墙,将三人击退,又连忙抓起霹雳锤,赶了上去。

乌狂带着撵云剑在船上等候,可是乌圣迟迟未赶上来,刚欲下船接应,不想忽然间,伯延追了上来。

乌狂上前讥讽道:“败将,你是为了撵云剑而来?”

伯延虽心中惭愧,可是他是受北地霸王之命前来夺剑,要是空手而归,实乃不孝,那么这个寡言孝佛的称好,也就名不副实了。

伯延上前道:“乌狂,你我也算是分属同门,你交出撵云剑,我就放过你。”

乌狂大怒道:“好个败将,真是大言不惭。”

伯延纵身上前,出罗汉降魔拳斗乌狂。伯延出身少林,根基扎实,出招奇快,每一招都赶在乌狂之前,将其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聚齐凝神,将内力***在双掌之上,手上经脉剧烈颤抖,正是奋力一击的弥罗神掌,朝乌狂打去。

乌狂曾经扬言要北上延州找步震为诸葛明算账,可是面对武功绝顶的步伯延,竟然没有还手之力,终于感觉到了伯延的可怕,步震的可怕,绝望之时,傻傻发笑。

第17章:田浪何人?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飞身闪过,挡在他面前,接住伯延的重掌,将其逼退。

伯延后退三步,深深地陷进了沙土里面,才勉强站住,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傻傻地盯着自己的双掌道:“易经波形功?”

伯延抬起头来,发现原来她戴着和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更加惊奇了,连忙上前追问道:“你是何人,怎么会易经波形功?”

面具人道:“田浪,天地浪子田浪。”

伯延细细观看了一下眼前此人的装束,讥笑道:“田浪?田浪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女人了?”

面具人自言自语道:“无知!”

伯延大怒道:“不知死活,别说你是田浪,哪怕你是毕摩子,也休想阻止我抢夺撵云剑。”

面具人道:“好啊,那么你可以放马过来。”

伯延刚欲上前大战面具人,可就在此时,乌圣、游唐、仲归、洪枭四人相继前来。

乌圣纵身而起,跳到船上,扶起倒在船上的乌狂道:“小五哥,是非之地,咱们赶快离开。”

乌狂又跟面具人喊道:“田大侠,咱们赶快离开这儿吧。”

面具人道:“你们赶快离开吧,我还有要事要办。”

“赶快走,这个岛上都是一些觊觎宝藏的小人,赶快离开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办也不迟啊。”

游唐在一旁骂道:“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游唐、洪枭、仲归全都扑向了乌狂手上的撵云剑,伯延犹豫了一会儿,也朝乌狂而去。

面具人刚欲上前帮忙,不过又停了下来,身边出现了一种熟悉而又久违的感觉,连忙四下寻找,不想是王仁从远处飞身而来。

王仁腾空而来,朝两路人马之间打出一掌,掀起巨浪沙土,将两股人马逼开。

面具人见到王仁,不由自主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王仁看似非常欣喜,细细地打量着面具人,慢慢地朝她走过去,不想身后的仲归道:“王仁,你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王仁没有理他,盯着面具人,似乎另有所指地道:“田大侠,别来无恙啊?”

乌圣、乌狂甚是不解,前几天田浪就死在他们二人面前,可是现在居然管眼前此人为田浪。

面具人欲上前,可是好像心有余悸,又止住了脚步道:“王仁,你跟我来。”说完,飞身而去。

王仁刚欲跟其而去,不过又想到了撵云剑,转过身跟乌狂和乌圣道:“二位哥哥,你们先回三绝岛,我跟在你们后面回去。”

乌狂道:“不行啊,三弟,此岛小人颇多,你一人如何应付?”

王仁笑道:“放心吧,想杀小弟的人很多,可是能够碰到小弟衣衫之人却是寥若晨星,况且有田大侠相助,实乃如虎添翼。”

王仁突施奇招,将乌狂和乌圣的船只推走。

伯延、游唐等人欲上前追赶,可是他又打出一招坤元纬坤三入,将几人挡开大骂道:“***小人,愿赌服输,你们要是没完没了,向我大哥二哥纠缠不休,我杀无赦。现在,我有要事要办,你们最好不要以身试法。”

四人夺撵云剑之心不死,还是追了上去。王仁大怒,纵身而起,挡在四人面前道:“你们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游唐大怒,上前挪步,指着王仁大骂道:“王仁,你真是狗胆包天,三番四次坏我好事。”

游唐又跟伯延和仲归道:“有王仁在,你们还想得到宝藏?现在是千古良机,咱们只要联手,必然能将王仁杀掉,到时候再解决咱们之间的恩怨也不迟啊。”

虽然伯延犹豫了,可是仲归却是连连称好。

王仁傻傻地笑道:“我可不想让江湖人耻笑,说我入木三分王仁趁人之危,和将死之人过不去。”

游唐大惊,连忙追问道:“王仁,你到底在说什么?”

王仁道:“你和洪枭、龙千江都中了剧毒,无药可解,还不是将死之人吗?”

游唐和洪枭都知道他们孤注一掷,吃了对方的毒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做对。

王仁回过头一看,发现乌圣和乌狂已经走远了,倒也放心了,飞身而起,朝着面具人而去的地方寻去。

游唐和洪枭越来越相信撵云剑和宝藏的关系了,而步伯延和步仲归都同时赶到这个荒岛上面,证明宝藏在此岛的消息是假,连忙号召各路武林人士,重返三绝岛,追击乌狂和乌圣,寻找宝藏。

王仁追了上去,忽然间,发现有一个黑衣女子坐在海边,和刚才自称为田浪的面具人所穿的衣服一模一样,不过她并没有戴面具。

王仁大喜,看到了熟悉的背影,看到了期盼已久的背影,慢慢地走上前去,每一步都踩出了深深地脚印,站在她的身后笑道:“田大侠真是威风,今非昔比。”

她没有回过头来,也是笑着道:“呵呵,再威风也不及入木三分的王仁少侠威风啊,你可是五大不败高手之一。”

王仁听清了她的声音,欣喜若狂地道:“真的是你!”

面具人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直扑向王仁敞开的双臂。王仁伸开双臂,等待着久违的拥抱。不错,眼前此人的确是聂瑛。

本应是历经生死,久别重逢的欢喜时刻,可是聂瑛哭成一片,让王仁甚是怜惜,帮她擦了擦眼泪道:“瑛儿,都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哭哭啼啼的,要是让云鹤和诗霄看到,他们会笑话的。”

聂瑛撅着嘴,对着王仁深情的双眸道:“他们要看就看吧,我是他们的娘,还怕他们不成。”

在这久违的温暖之后,王仁又向她询问道:“瑛儿,你这田大侠怎么练成了这么厉害的武功?武功更在二哥之上。”

聂瑛道:“怎么的,就许你成为不败高手,不许我练武啊。”

王仁傻傻一笑道:“呵呵,瑛儿,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聂瑛也对着他笑了笑道:“呵呵,王仁哥哥,你还说啊,你和孩子不在身边的这些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上次我受伤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等我醒来的时候,居然在西域少林寺。我吵着要找你和孩子,所以又让毕摩子带我回双玄居,可是叔叔说你出海了,我真不知道上哪儿找你,可是我却发现你收藏的太白酒不见了,我猜你肯定去了三绝岛,所以又和毕摩子去碧泉山庄寻找你的下落。在碧泉山庄的时候,我***毕摩子饮了碧泉之水,又被毒蛇咬伤,变得非常可怕,好像有两股灵魂潜藏在他的体内发生着剧烈的争斗,一面像是高僧,一面总是吵着要大家。最终,他无法忍受,将八成的内功都传给了我,说什么没有了武功,就没有了杀孽。可是为了保命,他还有所保留,留了两成保命。”

王仁笑了笑,又惊奇地问道:“呵呵,瑛儿,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这毕摩子怎么肯听你的,任你差遣呢?”

“他当然不会听我的差遣了,不过他说我是练武的材料,硬是要收我为徒,我索性将计就计,说等找到你之后再拜他为师,他当然愿意了。可是在碧泉山庄,他都将八成功力传给我了,我索性就叫他***了。你都不知道,我那声***简直是救命良药,自从我叫他***,他就像个得道高僧一样,不但陪我来这儿找你,还一路之上跟我说济世度人之道,我烦都快被他烦死了。后来,我看到了游护的坟墓,还在他的坟墓旁边发现了田浪的面具,知道田浪应该是已经死了,索性就借用他的名字了,反正大家的初衷都是一样的。”

“哎……想曾经的五大不败高手,除了叔叔,毕摩子已经遁世得道,诸葛明和步震现在是势如水火,只能容一,看来这五大不败高手快要成三个了,哎,真是世事如隔世。”

王仁又看着聂瑛道:“不过,瑛儿,如今我王仁之妻成了毕摩子的传人,双玄居又多了一位绝顶高手,真是云鹤诗霄之福啊!”

忽然间,王仁又想起了自己没有去找聂瑛,反而带着聂瑶来到了三绝岛,甚是愧疚,慢吞吞地问道:“瑛儿,难道我没有坚持在蜀中找你,却带着聂瑶来到了三绝岛,你不怪我?”

聂瑛笑着道:“傻瓜,我都跟你说了,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况且叔叔跟我说你是为了解决着乱世江湖纷争才如此的,所以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生气呢?我知道你真正爱的人是我,这就够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