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灵鲜献计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8章:灵鲜献计

话说王仁居然在荒岛之上碰到了自己生死未卜的妻子,不过现在的聂瑛,已经是得到了毕摩子的八成功力,成为一个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了,已不能和昔日相比。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厚福,说的就是这吧!

有道是,小别胜新婚,尤其是他们夫妇俩历经生死,最终又得以相聚,千言万语而不绝,不过此时,旁边的三绝岛,他的兄弟们正在遭受着诸路人马的胁迫,他们不得不赶回去。

不过,聂瑛并不想让人知道她和原来不同了,因此便跟王仁道:“王仁哥哥,我还是以前的瑛儿,不过江湖上倒是出现了一个新的田浪,所以我现在是两个人,你明白吗?”

王仁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傻傻笑道:“呵呵,你真是鬼精灵,我知道的你的意思,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会武功。”

二人携手回三绝岛,可是一路之上,刚刚在岛上到处挖坑寻宝的人都像风一样消失不见了,就连停靠的岸边的船只也是消失殆尽。

二人甚是惊讶,便也猜了个大概。聂瑛疑惑地看着王仁道:“王仁哥哥,岛上的船只、人马全都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们找到宝藏了?”

王仁恍然大悟,又想到伯延和仲归也来这座荒岛上找游唐寻找撵云剑,觉得事有蹊跷,不由大惊道:“糟了,游唐应该是知道自己上当了,所以才带着人朝三绝岛追去了。可是刚才伯延和仲归兄弟俩也来找撵云剑,说明有内贼将我发现的秘密泄露给了步震。如此一来,即使撵云剑落到诸葛明手中,也会被步震找到的。要是北地霸王发怒了,他会杀光所有人,我们待赶回去啊……”

聂瑛疑惑地问道:“那我们怎么离开这个荒岛啊?这个岛上连淡水都没有,过不了多久,咱们就支持不住了。”

王仁神秘地笑了笑,震动左臂,抛出柳剑。柳剑在他的指挥下,如一条游龙,绕着一旁的一棵大树盘了上去,将其削成一根光秃秃的木棒。

忽然间,柳剑将树冠削断,又飞身上前,收回柳剑,一掌将树干从根部打断,又将其劈成两断,抛入海面上。

他又轻轻地落在聂瑛身后,得意地笑道:“瑛儿,今天为夫教你一个绝技,以后你就不怕水了,不知你想不想学啊?”

聂瑛撅着嘴道:“瑛儿可以跟你学武,不过田浪可不行,她可是你心目中真正的大侠。”

“呵呵,算我怕了你了,你看好了啊。这可是我昨天刚刚学会的一木游海之术。”

却说乌圣和乌狂带走撵云剑之后,游唐和洪枭就暗自商量,认为乌狂、乌圣、王仁兄弟三人和伯延、仲归相继从三绝岛上面赶来,都是为了争夺撵云剑,总觉得撵云剑和宝藏有什么关系。于是,二人又决定带着荒岛上寻找宝藏的所有人马,尾随着乌圣、乌狂回原来的岛屿。

游唐的大船飞速赶去,片刻间便赶到了三绝岛。

乌圣和乌狂对三绝岛的地形了如指掌,将小舟划到断崖西面,将小船藏了起来,登上断崖,找到山洞,将撵云剑交给了诸葛明。

唐灵鲜、古幽、聂瑶三个女子正在讨论着宝藏中会有什么,她们得到宝藏之后,能够用宝藏干些什么,不想乌狂和乌圣带着撵云剑而来。

二人将撵云剑交给了诸葛明,正在休养元气,等王仁回来之后,带他们去彩石湖寻找剑槽,将宝藏转移,不想洞外传来了步震的声音:“你们两个小辈居然跟我做对,难道真的嫌命长?想要活命,就先入我的麾下。”

众人连忙赶了出去,发现步震带着儿子、徒弟已经上百个北房武林的高手围在了山洞口。

古幽甚是不服,站在外面骂道:“步震,凭什么宝藏是你的,你做惯了北地霸王也就算了,现在又在这儿耀武扬威,难道还想做天下霸王不成?”

步震朝古幽上下打量了一下,侧过脸笑了笑道:“呵呵,你是韩梅傲雪的***,我断然是不会跟你一个小辈计较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北地霸王虽然独霸一方,可是世上哪有强权压人的道理,之所以无人对我不服,是因为我北地霸王的六不赦可以保一方平安,延州更是乱世之中的一片世外乐土。”

聂瑶上前三步,走到伯延面前道:“伯延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为了宝藏,不顾一切了吗?”

伯延看了看步震,又跟她道:“聂瑶,你赶快离开这儿吧,回中原去,否则大哥也保不了你。”

聂瑶看着伯延,不想伯延却低下了头去,不敢正视她。

就在此时,诸葛明的影子从洞中闪了出来,站在步震面前道:“师兄,你可真是贼心不死啊,你的左右手,大徒弟用性命让你我复合,可是他的阴魂还没有散去,雨儿刚刚守寡,你就带着人找到这儿来了,不知道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仲归在一旁抢着道:“师叔,这宝藏本来就是我师公手上传下来的,他老人家将藏宝图分为三份,也就是说将这宝藏传给您、我爹、还有游唐。现在,我爹已经想好了,只要你把撵云剑交给我们,等打开宝藏之后,我爹将金银财宝带走,里面的各种奇书异书全都归你,你看怎么样?”

仲归如此言语,无疑是他们已经知道了撵云剑是打开宝藏的钥匙,可是他们又是从何得知,真是令诸葛明百思而不解。

乌圣看着伯延,又想起刚才他背信弃义,食言反悔,怒火中烧,上前道:“伯延,枉我还认为你是延州的一枝独秀,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真是丢尽了男人的脸面。这北地霸王有六不赦,其中之一就是不义之人杀无赦,最先该杀的人就应该是你们兄弟俩。”

伯延低头无语,不想步震又道:“真是胡扯,这撵云剑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小辈来争了,要争也应该是我和你***争。你说是不是啊?师弟。”

诸葛明道:“师弟,我就跟你明说吧,撵云剑我是不会交给你的,***说过,宝藏决不能落于野心勃勃、心术不正之人的手里,而你就是野心勃勃、心术不正之人。我不管你怎么弄到兰亭贴,到处招摇撞骗,说你是李唐后裔,反正这宝藏就是不能落到你的手里,况且撵云剑现在在我的手中,你的天罡罩将不堪一击。”

步震大怒,上前说道:“那好吧,你就拿着撵云剑跟我一较高下吧。”

诸葛明犹豫了一会,转过身去,跟众人道:“五乌、显儿、干儿,我和你们师伯之间早晚要有一个了断,我看就是今天吧。如果我败了,你们又不能和你们的师伯相抗衡,哪怕是玉石俱焚,毁掉撵云剑,也不能让宝藏落在他的手中。记住,你们一定要完成你师公的遗愿。”

诸葛明转过身来,跟步震道:“师兄,你我之间,早晚都要进行了断,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奉陪到底。我们大大小小打了几十年,从未分过胜负,不知道你今天又想怎么比?”

众人面面相觑,真不知道这持续了几十年的一战今天要怎么比下去。

忽然间,沉默了良久的灵鲜上前几步,站出来道:“师叔、师伯,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既可以了解你们俩的恩怨,又可以试出弥罗神掌和谍影诀到底哪一种武功更加精妙绝伦,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听听?”

诸葛明默然无语,脸上似有不快,不想步震倒是爽快,一口答应道:“无论怎么比,比什么,我北地霸王都奉陪到底。今天,弥罗神掌和谍影诀一定要有一个了断。”

灵鲜又道:“众所周知,弥罗神掌至刚至勇,威力无穷,以力道见称;而谍影诀至阴至柔,变化莫测,以轻功步伐见称。既然如此,你们就比三合,分别比轻功、力道、内功,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灵鲜看了看二人没有反应,知道他们已经默许了,微微一笑,又跟二人道:“你们两位不败高手就不要比了,谍影诀的轻功步伐实在是令我等望尘莫及,一木游海更是让人惊叹不已、大开眼界,可是弥罗神掌的力道非常之强,巧劲可劈天摧石。你们二人的内功也是半斤八两,估计比个三五天也不会有结果,况且这么比下去的话,你们俩会气尽人亡。所以还是让谍影诀和弥罗神掌的传人来切磋一下轻功、力道、内功吧,你们看如何?”

乌狂大喜,赶在灵鲜身后道:“如此甚好,真不愧是我狂棋手乌狂之妻,心眼儿这么多。”

诸葛明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又看了看伯延和仲归二人,不由心想:“这我身边现在有六个传人,而师兄的弥罗神掌却只有伯延和仲归两个传人,这么比下去,谍影诀焉能不胜?看来这女人除了生儿育女,还是可以上门面的。”

诸葛明上前道:“师兄,我看这女子的计策甚好,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步震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知道仲归的地禅腿得自于少林,轻功不弱,因而先让仲归上前上前以轻功迎战谍影诀的传人。

诸葛明刚欲派人应战,不想步震又重提旧事道:“师弟,在比赛之前,我们先说好,免得又纠缠不休。今天的较量,假如说我输了,我从此不在打宝藏的注意,安居延州;不过假如说你输了,你把撵云剑交给我。从此以后,即使你不把我当师兄,但你永远是我师弟。”

诸葛明傻傻发笑,稍加犹豫道:“你我之间,早已恩断义绝。我知道你想完成言风的遗愿,和我罢手言和,好的,我答应你。再怎么说言风的死,我也有责任,要是今天我输了,即使兄弟之情难再,我也不会干涉小辈,谍影诀和弥罗神掌的传人将重新以师兄弟相称。”

第19章:三场较量

乌颠纵身而出,站在仲归面前迎战道:“呵呵哈哈,既然你想较量,那我可不能藏头露尾了。”

仲归上下打量了一下乌颠,发现他的年纪不在诸葛明之下,不由讥笑道:“呵呵,看来谍影诀没有传人了,让一个疯疯癫癫的糟老头子上前跟我比轻功……你要是输了,可别尿裤子啊。”

不想乌颠倒是不生气,反而笑道:“呵呵哈哈,用两个词形容你真是一点而不为过。”

乌狂在一旁抢着道:“哈哈,三哥,你是不是要说***臭未干和井底之蛙啊?”

乌颠笑了笑,又跟仲归道:“小子,那咱们就从这儿出发,看谁先把北面停靠的船只上面的桅杆带到这儿。”

仲归一口答应了。

本来诸葛明和步震想要找燕梭做个见证人,可是燕梭却偏偏不在。灵鲜一声令下,二人飞身而去。

乌颠号称梁下蝙蝠,轻功自然是不同凡响,更让他占尽优势的是他对三绝岛的地形环境了如指掌,一人当先,朝仲归一丈。

可是在乌颠拿到桅杆,往回扛的途中,出现了变数。仲归出身少林,更是正值壮年,身强体健,扛着桅杆,依然是健步如飞,而且乌颠恰好相反,本来遥遥领先,可是在扛着桅杆往回赶的途中,终因年老力衰,体力不支,最终被仲归反超。

第一局,仲归胜出。

乌颠甚是悔恨,跪倒诸葛明面前赔罪道:“***,让你脸上无光,你要处罚,我绝无怨言。”

诸葛明不语,可是乌圣却连忙将他扶起来道:“三哥,胜败只不过是常有之事,你又何必在意呢?只不过输一局,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仲归赢了第一局,非常高兴,在对面嘲讽道:“喂,老头,是你自己让你落败的,怨不了别人啊,明明年已老迈,体力不支,可是却选那么远的距离,还扛个过百斤的桅杆,你不输才怪呢。”

乌狂勃然大怒,上前三步,指着仲归叫骂道:“步仲归,有种上前来跟我比第二回合,试一下力道。”

仲归刚欲上前,就被伯延拦了下来。步震也跟仲归道:“比力道的话就让你大哥出手吧,弥罗神掌无坚不摧,赢了这一局,咱们就赢了,你师叔也会将撵云剑交还的,如此一来,第三局也没有必要再比了。”

伯延上前道:“乌狂兄弟,第二局既然是比力道,那就让我来跟你切磋一下吧。”

乌圣连忙赶在乌狂的身后轻声道:“小五哥,咱们已经落后一局,这一局可大意不得,还是让我来吧。”

乌狂转过身去,将乌圣拉到一旁道:“小四弟,我知道你天生神力,不出内力,惊人的力道也可以轻易取胜,大败伯延。可是若然是让你出马,即使咱们赢了,步震也不会心服的,所以,为了避嫌,还是由我出马吧。要说武功,你是更甚一筹,可要说我最擅长的绝技隔空三式,那你就望尘莫及了,你们就看好吧。”

乌狂又赶了过来,跟伯延道:“狂棋手乌狂,今天领教一下向来以力道著称的弥罗神掌的高招。”。

伯延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诸葛明等人所居的洞口前面有两个大小相仿的巨石,高约至二人肩头,纵身一跃,跳到巨石之上跟乌狂道:“既然你要比的话,那咱们俩就试一试,看谁能将巨石分开。”

乌狂甚是不解,心想:“劈开巨石有什么好比的,要是两个人都劈开了怎么定胜负啊?”随即又跟伯延道:“要是咱们俩都将巨石分开,那又怎么办?”

伯延想了想道:“这局比试的是力道,当然是要看谁的力道控制的好了。要是咱们两人都将巨石分开了,就看谁打碎的形状更加规则,也就是巧劲更甚一筹。”

乌狂大喜,笑道:“哈哈,好啊,想要把石块打碎、分开很容易,可是要将力道控制好,打出拥有一定规则的石块,那可就是难如登天了,伯延,你先请吧。”

伯延聚气凝神,将内力凝聚在双掌之上。忽然间,他的的双手开始颤抖,经脉开始剧烈跳动,毛孔渐渐变大,上面冒着丝丝热气,将双臂上的汗毛都吹起来了。

步震本以为他要将巨石用弥罗神掌的八十一股真气劈开。不想忽然间,伯延居然八十一股真气全部凝于掌上,做出手刀的样式。

众人来不及惊骇,就发现伯延用弥罗神掌的手刀之力将石块从中间切成上下两块。

上面的石块滑了下来,轰隆一声,砸在地面之上,未曾稳住,滚落到断崖之下去了。

众人无不惊骇,看着被伯延分开的石块,表面光滑如玉,没有丝毫斜刺,佩服与绝望油然而生。

伯延的招数让诸葛明大吃一惊,心想:“弥罗神掌之所以叫做弥罗神掌,是因掌力是由八十一股真气催动出来的,每一掌打出,都有久久八十一股力量,如天罗地网一般。凡是中掌之人,必然是全身经脉尽毁,可是伯延居然将掌力控制的这么好,拧成一股,收放自如,这下可怎么赢啊?”

乌狂倒是并不以为意,站在另外一块石块前神秘地笑了笑道:“要赢的话太容易了,别说分开这块小石子,就算是彩石湖旁边的蘑菇石,我也轻而易举。”

只见他伸出双手,握成拳头,左右相对,拳头渐渐膨胀肿大。众***惊,就连诸葛明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将内力凝聚在拳头之上,并且控制的这么好的。忽然间,他又将整条左臂的力量转移到了右手,伸出右手拇指,又紧接着将内力凝聚于右手拇指之上。

他的拇指越来越粗大,如手腕一般,要不是真气相护,可能早就裂开了。

他大喊一声,隔空穿穴四个字响彻云霄,指力所指之处,石块上面有一根手腕般粗的石柱破石飞出,插在了洞口的石壁之上。

乌狂后退几步,差点累趴下,扶住乌痴,府着身子深深地呼吸。灵鲜连忙过来关问,不想乌狂却坦然地笑道:“放心吧,我真气耗损过多,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众人屏住呼吸,盯着插在墙上的石柱,瞠目结舌,顿时,陷入了片刻久违的宁静。刚才被伯延劈开的半块石块从断崖上面滚落下去,惊奇了成群的海鸟,嘎嘎而起,在断崖下面盘旋。

断崖之上的海风异常的猛烈,袭过众人衣衫,吹起他们的毛发,刚才高涨而沸腾的热血似乎被这风给吹凉了。

灵鲜看了看北霸惊叹的表情,指着墙壁上插着的石柱道道:“北地霸王,想必输赢已经揭晓了吧。”

伯延傻傻地走了过去,摸了摸刚才被乌狂打出的石洞,里面还是炽热异常,不过亦是光滑如玉,不由傻傻叹息道:“真没有想到谍影诀的真力居然可以到达这个程度,以前真是呆在井底了。乌狂将石块分开了,而且形状控制的如此之好,居然从里面分出石柱,这第二局是我输了。”

乌圣又从起身后转过来道:“好吧,既然如此,一局定胜负。伯延,刚才在荒岛上你输在了力气上,现在拼内力,就让咱们俩好好的切磋一下吧。”

不想仲归又在一旁喊道:“不行,我哥哥刚才出招,内力耗损过度,这样比,不公平。”

乌圣想了想,也将内力***在掌上,顺势使出一招移形换影,围着石块转了一圈,停在了伯延身旁。

众人还未及反应过来他到底在干什么,忽然间听得夸嚓一声,石块在海风的吹动下,随风而起,成了粉状。

古幽在一旁说道:“乌圣大哥也耗损内力,用化磁掌打打碎了这块巨石,现在比内力你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

伯延笑了笑道:“乌圣,你果然是正人君子,真想不到弥罗神掌和谍影诀的胜负之战居然控制在我们俩的手中,请!”

二人双掌相接,互拼内力,顿时,身体周围围起了一层厚厚的气罩,远观过去,二人的身形好似隔着篝火观看一般,飘飘忽忽,身形扭曲。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太阳渐渐高照而起,可是二人还是就此僵持。步震的手中捏了一把汗,真怕他和诸葛明两个僵局在二人身上重演,万一胜负难分的话,二人就要面临油尽灯枯的危险。

忽然间,乌圣提道:“伯延,我看咱们俩不要僵持了,不然这么下去,会力竭而死的,还是一次定胜负,将内力涨到最高,冒险一搏,如何?”

伯延犹豫道:“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咱们俩的武功虽没有五大不败高手一样惊世骇俗,但是若是使出十成功力,要是你我内力稍弱,都会被对方所伤的。”

“有你爹和我***在,还怕不成?我喊一二三,同时运力。”

乌圣喊起了“一二三”,可是同时,又猛然想到自己要是使出十成功力,将伯延震开,别人会不会说自己是靠蛮力获胜,而非比试内力,这稍加犹豫,运力已经缓在伯延之后,自己刚运到九成功力,就被伯延早已运好的内力震开了。

乌痴飞身上前,将乌圣接住。乌圣口吐鲜血,瘫靠在乌痴的掌下,深深呼吸。

伯延隐隐感觉刚才赢得太容易了,自己的功力在增长到七成之时,就渐渐占尽上风,甚是不解,心想:“乌圣的内功不在我之下,刚才在荒岛交手,他的内力真是令我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容易就落败了,难道是天意?”

真正的高手交手,往往毫厘之差,就有可能让对方占尽先机而落败,更或者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虽然乌圣刚才出招犹豫,可是愿赌服输,却也无怨无悔,上前跟伯延道:“乌圣技不如人,心服口服。伯延,第三局你赢了。”

步震大喜,在一旁道:“师弟,看来弥罗神掌更甚谍影诀一筹,你交出撵云剑吧。北地霸王一言九鼎,不管你当我为何人,你都是我师弟。”

诸葛明气不打一处儿来,满脸不甘,虽然犹豫了,可是自己也是一代大侠,断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食言,纵然有千般不情愿,但是还是将撵云剑抛向了步震。

步震望着撵云剑,谍影诀和弥罗神掌之间总算决出雌雄,弥罗神掌更甚一筹。他想起了刚才险胜谍影诀;想起曾经和诸葛明彻夜长谈,相互切磋,共同习武;想起了萧清所提的七色醉薯;想起了曾经和诸葛明彻夜大醉,互拼酒力;想起了将自己的妹妹嫁给诸葛明时闹洞房的情形……

种种情景,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对付的人是自己的师弟,从此他们两个更加势如水火。正在他暗自神伤的时候,仲归身旁的全老板甩出鞭子,卷起撵云剑而逃。

第20章:燕梭夺剑

众***惊,刚欲上前夺剑,不想一个瘦骨如柴的黑影闪过,一脚踢中全老板的后背,枯枝一样的手臂夺下了撵云剑,稳稳地站在乌狂刚才插入石壁之上的石柱上面,上下晃悠。

众***惊,只见此人脸上毫无血色,眉骨外露,眼睛充血,正是练过三络分形手的苗青。

聂瑶细细看了看,大吃一惊:“他…他……他是苗青。”

仲归见此人胆大包天,居然敢从北地霸王手上夺剑,更加听伯延提过苗青弑师不孝、暗害伯延,勃然大怒,飞身上前,指着苗青骂道:“苗青,原来就是你暗算我大哥,让他险些丧命。北地霸王的六不赦中,不肖之徒杀无赦,你想以身试法,那就去死吧。”

仲归跳上前去,不想苗青倒是不慌不忙,冷冷一笑,一把扫起地上的石子朝他打去。

忽然间,石子一分为三,成为原来的三倍,直逼仲归。

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苗青此招波及甚广,乌痴、乌魔、乌颠、诸葛明、陆干连忙保护元气大伤的乌狂和乌圣以及不懂武艺的聂瑶和红婷,将其带在一旁。

仲归甚是吃惊,飞身闪躲,若不是身手敏捷,早被举一反三功所伤。

他刚刚落地,本以为应该就此打住,不想一成三的石子又朝他飞来。步震大惊,弥罗神掌一出移步过去,挡在仲归面前,石子碰到天罡罩,纷纷坠落到地面之上,当当作响。

仲归甚是不服,赶上前去,指着苗青问道:“你这是什么武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苗青得意地笑了笑,从石柱上跳了下来,道:“哈哈……想不到我师公的三络分形手真是威力无比,这正是三络分形手中的举一反三神功。步震,告诉你一个秘密,举一反三神功真是我师公为了克制王仁的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而创的,你的天罡罩在举一反三神功面前,将不堪一击。哈哈……”

聂瑶也在一旁道:“这是白眉天师自创的举一反三功,是用来***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对付我姐夫的,可是秘笈被苗青抢走了。”

乌狂听闻是***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的,不由傻傻发笑,在一旁讥笑道:“呵呵,这种一分为三的功夫破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真是痴人说梦。苗青,你睡醒了吗?”

苗青转过身来,怒视乌狂。步震赶上前去,站在苗青身后道:“你触犯了六不赦,必死无疑。交出撵云剑,给你一个痛快。”

不想此时,游唐和洪枭所率领的大队人马,个个手拿***,将诸葛明和步震的百余高手围住了。

游唐站在最前面大笑道:“哈哈哈哈…你们两虎相争,正好让我坐收渔翁之利。”

洪枭也接道:“这撵云剑乃是游唐之物,何时轮到你们来支配,将它作为赌注?”

游唐怕发生什么变数,又连忙跟苗青吩咐道:“赶紧擒住步仲归,用他交换步震手上的最后一份藏宝图。”

苗青纵身上前,使出狠辣无比的手法向仲归打去。伯延大惊,先于步震飞身上前,和仲归形成组合的形式的弥罗神掌,朝天打出,真像诸葛明所想的一样,真气弥漫,久久八十一股真气像一张网子一样,朝苗青的三络分形手攻了过去。

苗青大惊,只觉得内力双方组合而成的内力有摧枯拉朽之势,有如拍打在断崖的巨浪,滔天之势不可挡,令人窒息,连忙侧身闪躲。伯延出招奇快,残余的三股真气擦过他的左臂,如***一样,痛苦不堪。苗青连忙抱着发麻的手臂颤抖,真有点后悔刚才向步震挑衅。

游唐大惊,连忙跟洪枭商量:“洪大掌门,这苗青躲在山洞中,每天晚上饮鲜血、用尸骨练功,说什么魔心煞手和举一反三功天下无敌,连那兄弟俩的弥罗神掌都破不了,待会儿看情形,要是事情不妙,就放箭将他们全部射杀。”

洪枭道立即跟手下的付三杯吩咐道:“准备好弓箭,待会儿我一声令下,将他们全部射杀。”付三杯立即下去准备。

本来在照看乌狂的唐灵鲜见到这种情形,又想到了燕梭,可是她细细查看了一下,并没有燕梭的踪影,连忙向乌狂等人询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燕梭的踪影啊,怎么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偏偏不在呢?”

乌魔似乎想起了什么,在一旁道:“燕梭昨晚作了个噩梦,彻夜未眠,今天早上天没亮就走了。我问他要干什么,他只跟我说了两个字。”

乌狂连忙追问道:“哪两个字?”

“鞭尸。”

忽然间,远处传来了燕梭的声音:“我一会儿不在,就需要我了。”

燕梭的身影闪过,在步震、游唐率领的人群中任意穿梭,如入无人之境,待落地之时,撵云剑早从苗青手中跑到了他的手中。

苗青大惊,大骂燕梭道:“什么人?哪儿来的混球,胆敢抢我的东西。”

燕梭笑了笑道:“如果这是你的东西,那你保护不了,还想继续霸占着它吗?”

洪枭见苗头不对,宝剑得而复失,连忙下令道:“三杯,赶快放箭。”

付三杯立刻吩咐众人放箭,只见天空中箭矢如雨,雪上加霜的是苗青趁机使出举一反三功,箭矢一分为三,三倍的箭矢朝步震、诸葛明的人马飞了过去。

诸葛明大惊,连忙使出一招叠影斑斑,挡在最前,让乌狂等人护着女眷去洞中躲起来。

步震也顾不上***,纵身而来,跟燕梭抢剑。燕梭想起了在延州之时,步震对他太过无礼,甚是生气,道:“步震,你这个混球总是看不起我,今天你要是能够追上我,我就把撵云剑交给你。要是我主动把撵云剑给你,宝藏就二一添作五。”

燕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梭踏着日字而去,步震连忙追了上去。为了一看究竟,诸葛明也跟了上去。

乌圣、乌痴、乌魔、乌颠、陆干、古幽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将箭矢挡去,可是乌狂元气大伤,唐灵鲜、聂瑶武功平平,诸葛红婷根本不懂武艺。几位高手保护着女眷和元气大伤的乌狂朝山洞中躲了进去。

几人刚刚躲到了洞中,而聂瑶却看到伯延还在苦战,连忙恳求乌圣道:“乌圣大哥,你能不能救一救我义兄伯延啊?其实他的心地可好了。”

乌圣又拿起霹雳锤,将其扛在肩上,跟三乌年吩咐道:“三位哥哥,你们先照看好她们,伯延和我们毕竟是份属同门,焉有见死不救之理?***救他们。”

乌圣扛着霹雳锤,出洞大呼道:“伯延兄,赶快带你的人马躲进山洞中来。”

伯延见乌圣慷慨相助,连忙跟他的人马吩咐道:“大家赶快躲到山洞中去。”

三乌大吃一惊,连忙挡在洞口,不让步震的人马入内,可是乌狂走过来道:“三位哥哥,想当初虚无大师用自己的生命救了我,虽然我们不是出家在外,但是也应济世救人、侠义为怀,这要是将他们赶出去,被射杀,那和咱们杀的有什么区别?”

三乌让开了道,让步震的百余人马进了洞,躲避外面猛烈的如雨飞射的***。

乌圣举起霹雳锤,挡着箭矢,不让射入洞内。游唐见乌圣将洞口挡的密不透风,箭矢难伤其分毫,索性先下令停止放箭。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