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地洞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4章:地洞

话说步震父子三人顺利找到了宝藏,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将大批的财宝从彩石湖底的洞中带出来,只能先离开藏宝秘*洞,将洞口先封死,然后再想办法解开最后一份藏宝图,将宝藏从地洞之中运出来了。

步震刚刚离开彩石湖,想回船上去,忽然间,听到有人朝彩石湖而来,连忙回彩石湖查看。

果然,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在步震刚刚封好的地方搬动石块,想要朝洞中寻去。

步震勃然大怒,跳上前去,一掌将其击毙。

仲归撕下他的面罩,发现原来是洪枭身旁的付三杯。

步震心神难宁,深怕宝藏的藏匿之地已经外泄,连忙跟兄弟俩吩咐道:“延儿、归儿,我看没准儿宝藏所在之地已经暴露了,就辛苦你们俩一下,暗中守在这儿,如果有谁再靠近这儿,直接杀掉就行了。在这个岛上,除了王仁和你们师叔,没有人可以抵挡你们俩弥罗神掌组合的联手,***看看雨儿,顺便把藏宝图带出来,没准儿这最后一份藏宝图,就是将宝藏从里面运出来的关键。”

次日上午,王仁和聂瑛去看望步雨,顺便探探步震的口风,于是乎二人直接找到了她。

正在看书的步雨见到王仁和聂瑛大吃一惊,连忙扔下书上前。

聂瑛赶上前去,连忙扶住步雨道:“步雨姐,听说你现在有言风大哥的孩子,不宜乱动啊。”

听到‘言风’这个敏感的名字,步雨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沉重了。王仁连忙在后面拉了拉聂瑛的衣服,跟她示意。

聂瑛意识到了,连忙跟步雨道歉:“步雨,不好意思啊,又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

王仁也跟着道:“步姑娘,这一切都要归怨于我,要是你有什么怒气的话,就冲我来好了。”

步雨还以为王仁是在说自己给言风和她做媒,于是跟王仁道:“王仁少侠,说句实话吧,我以前是对你有好感,可是自从我嫁给我大师兄,我才发现我真正喜欢的人是我大师兄。我们俩曾经商量过,等这些事情告一段落,亲自上双玄居谢你。你是我们的媒人,我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对你有怨气。”

聂瑛向步雨询问了一些琐事后,又向她问道:“步雨姑娘,现在言风已死,我们俩也算是大有交情,要是有什么难处的话,希望你可以直言,王仁必然会全力以赴。”

步雨稍加犹豫道:“我是有件难事要你帮忙。”

步雨看着言风的遗物,有跟二人道:“想必你们也听说过,大师兄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我爹和师叔不和。让他们二人重归于好,乃是我大师兄毕生之愿,也是我大师兄临死前的唯一心愿,希望王仁少侠你可以帮一帮。”

王仁当即怔住了,心想:“言风在步震心中的地位比步仲归还要重,他都已死来化解,都未起作用,我又如何而为呢?是有点棘手啊。”

不过,他还是答应了:“步雨姑娘,这俗话说的好‘人老而僵’,现在步伯伯和你师叔二人势如水火,一人想将宝藏挖出,可是另一人却是千般阻难,想将其埋起来。这件事情是有点棘手,不过你放心吧,我必定会全力以赴。”

二人离开之后,王仁又跟聂瑛道:“瑛儿,我现在要去地洞之中查看一番,看看里面的构建,没准儿可以发现***的道路,把宝藏转移出来,到时候只要把宝藏藏起来,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解决了。”

聂瑛说什么都要跟王仁一起去。无奈之下,他只得答应了。

二人来到彩石湖边,发现彩石湖中的水位有回升了。王仁知道是步震又将洞口封了,刚欲下水查看,可是又怕附近有人暗中监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灵机一动,帮聂瑛捂住耳朵,发出了悲天悯世咒,自己则细细观看着周围动静。

果然,草丛中出现了人的惨叫之声,海风未起,可是草丛却动了起来。

他翻身而起,落在草丛之中,却发现原来是伯延和仲归二人。

王仁笑了笑,趁他们还没有缓过悲天悯世咒的力量来,突施内力,将二人点住了。

聂瑛从后面跑了过来,看到王仁的点穴功夫甚是神奇,在一旁问道:“王仁哥哥,我就喜欢你这个悲天悯世咒,还有点穴功夫,你教教我吧。我有这么深厚的内力,相信悲天悯世咒一定会别具威力的。”

“好吧,咱们边走边聊,我教你运气之法,可以延年益寿,百病不侵。”

二人跳入彩石湖,找到了步震所封住的一尺见方,只容一人通过的洞口,果然,撵云剑的剑槽只能用一次,现在洞口已经被彻底打开了,上方封着的是一块巨石。二人合力将巨石推开,不想彩石湖中的水又从洞口开始涌入。

王仁大惊,心想要是水流完了,别人肯定会发现这个秘密的,连忙带着聂瑛下了地洞查看。

在跳下去的途中,聂瑛不小心碰到了洞壁上的机关,一块柱形巨石将上面的洞口给封住了,水也停止往下涌了。

本来洞中还可以视物,可是柱形巨石将上面封死了,里面立即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二人朝上面看了看,洞口被封住了,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不由大惊道:“奇怪,怎么洞口就突然间封起来了?”

聂瑛道:“没事,担心什么啊,病树前头万木春嘛。”

二人慢慢挪步,不想却撞倒了一个箱子,登时,金光闪闪的夜明珠及黄金洒了出来,将洞中照成金***一片,如白昼般明亮。

借着明主金光的映衬,二人发现了上百个大箱子藏匿洞穴之内,在右侧还有一个被油纸封着的柜子,步震应该还没有解封。

忽然间,王仁注意到本来就楚楚动人,神秘不凡的聂瑛在金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迷人,情难自禁,吻上了聂瑛的脸庞。

二人闹成一片,不想又触碰到了脚下的石板机关,顿时,洞中火把烧了起来,洞中也被映衬的灯火通明,将整个黑暗的山洞照的像正午骄阳下明亮。

眼前的金银珠宝真是让二人瞠目结舌,王仁不由惊叹道:“这么多的财报,相信叔叔也没有见过吧。”

二人停止了嬉闹,细细查看洞中的构造,整个地洞是经过严密的设计的,地面上有两条水槽将水引入墙壁之内,将彩石湖上面流下来的水全排走了。

忽然间,二人注意到了在高地之上,被油纸封着的一个柜子,走上前去,解开油纸,打开柜子,发现柜子中居然装的是石灰粉。

聂瑛看了看四周,发现在地洞的另外一边放着诸多的兵器,走过去从中取出一把军刀,在石灰粉中慢慢拨弄起来,可令二人吃惊的是把石灰粉拨开之后,居然又是油皮纸。

王仁翻开油皮纸,发现里面全部是一些惊世骇俗的书籍。放在最表面的就是小华佗的医书《青囊书》,二***喜,拿起巨著开始翻阅。

王仁大概阅览了一下,又开始从油皮纸中翻找起来,发现了弥罗神掌、谍影诀、撵云剑法等诸多武林秘笈。这些武功都是王仁所熟知的,未曾在意,可是最令他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一种奇门武功,叫做火魔通经术。

《火魔通经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大概翻阅了一下,发现里面是利用走火入魔来通经活络的一种奇怪的疗伤之术,和元坤神功的第十层有些相像。

王仁大喜,将这《青囊书》和《火魔通经术》带在了身上。

聂瑛在一旁嘲笑步震道:“步震欲得天下,可是毕竟是一个练武之人,他不先把治病、疗伤所必需的这些惊世骇俗的书籍带走,却也被闪闪金光蒙住了双眼,估计他即使拿到宝藏招兵买马,也不会长久的。”

二人在地洞中找了找,又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兵器。王仁拿起两件一看,上面都刻有‘龙’字,不由想到了以铸造兵器为生的五龙山。

二人又翻看了一下地洞中的各种宝贝,发现这还儿真藏着一个巨大的宝藏,可是现在出现的最为致命的是他们二人被困在地洞里面了。

洞中异常潮湿,水不断从上面滴下,打落在金银珠宝上面。二人在地洞中反复寻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找到出去的路,可是始终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看到这数不尽的宝藏,王仁坐在一个大箱子上叹息道:“想来有多少人会为了争名夺利而死,可是我们俩中,我是为了平息这乱世纷争,而你是不想离开我,一个是为了天下之义,一个是为了世间真情,本来动机很纯,可是现在却要困死在这儿,作对同命鸳鸯了。哎……都怪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啊。”

聂瑛道:“我这一生中,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跟你在一块儿了,所以能够开开心心地死去,别提我有多么高兴了,可是我现在还有一个未了之愿。”

“是啊,本来江湖中人,生死也只是等闲之事,可在临死之前,没有见到咱们的云鹤和诗霄,却是心有不甘。”

忽然间,王仁笑了笑站起来道:“哈哈……瑛儿,你别担心,我跟你说笑呢,上次在秃泉沼不是也一样想困住我,结果千斤巨石也被我给击碎了,这次也不会有例外的,放心吧。”

聂瑛也是笑了笑道:“呵呵,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就知道星斗山的秘道何其狭长曲折,也困不住我的王仁哥哥,这次大不了再睡个一个多月,醒来后,哇,我们在晒太阳。”

聂瑛靠着墙壁坐了下来,可是却不想触碰到了机关,将墙上的机关打开,忽然间,在地洞的岩壁上出现了一扇门。二***喜,朝未知之路望去,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之中。

王仁先用内功帮聂瑛把衣服逼干,以防着凉,而后携手同去,踏上了这条未知之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5章:入地无门

话说王仁和聂瑛两人被困于彩石湖下面的地洞之中,聂瑛碰到了机关,将地洞中暗藏的一道门打开了,反正留下来也无计可施,二人只好先沿着打开的秘道寻去了。

却说陆干被王仁赶走之后,当即又去找步震了。

陆干跪倒在步震脚下,恳求道:“师伯,现在我***身边我是呆不下去了,你就看在我跟你透漏了那么重要的消息的份上,收留我吧。”

步震听完后,甚是生气,一脚将陆干踹开,赶上去指着陆干大骂道:“不肖之徒杀无赦,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容忍萧清吗?”

陆干听到六不赦,吓得魂不附体,吞吞吐吐地道:“不…不知道。”

“萧清钟情于万电,被骆先生说服,情有可原,而你,主动来找我,出卖我师弟,即使你真的帮我找到宝藏,我也难以饶恕你。”

步震将掌提到肩头,准备对陆干出手。就在生死之间,步雨跑了出来,挡在步震面前道:“爹,你的六不赦难道还想对你的师侄下手?”

步震当即怔住了,转过身去,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道:“北地霸王有六不赦,任何人绝不姑息。陆干,你自尽吧……”

陆干慌了,跪着上前,赶到步震的脚下道:“师伯,人难免有犯糊涂的时候,难道你真的不能放过我吗?”

步震不语,迈过头去跟步雨道:“雨儿,你怀有身孕,先进去歇着。”

步雨灵机一动,赶上前来又道:“爹,大师兄曾经打伤了陆显师兄,害的他经脉残废,武功尽失。现在,你就放过他吧,就当是替大师兄赎罪了。”

步震当即怔住了,犹豫了片刻,又跟他道:“好,北地霸王手下绝不容情,你是第一个。不过这是我替九泉之下的风儿做件事吧。你要是再敢出言诋毁风儿,我就将你拆了。”

陆干大喜,撒腿而去,不过却对步震更加怀恨在心了。

他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不想他兄长陆显来劝他回中原。

他无颜面对陆显,埋着头,跟他道歉:“哥,你要是想骂我就骂吧。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对,是我想要分一杯羹,才找步震做交易的。现在,我可是彻彻底底知道错了,你要是嫌我辱没了先人的声名的话,就杀了我吧。”

听陆干这么说,陆显甚是心寒,哭倒在地:“想我兄弟二人被差点死于黄河大水,要不是***仗义相救,还传授了一身本领,恐怕早就死了。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作对,你就那么想要宝藏吗?”

陆干看到哥哥哭成一个泪人,于心不忍,连忙上前跟陆显道歉:“哥哥,我现在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求***能够原谅我,我只求你能够理解我。现在,我马上离开三绝岛,从此不在提宝藏之事。”

陆显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你现在要离开三绝岛了,而宝藏又被师伯找到了,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那么咱们俩就一块儿走吧。”

当天黄昏时分,二人想要离开,可是忽然间,狂风骤起,大浪滔天,二***惊,决定先缓一缓,然后再伺机回中原。

在陆干离开之后,步震亲自去找两个儿子,想秘密进入地洞,再次查找一下,看如何将地洞中的宝藏秘密运出,可是当他赶到彩石湖之时,伯延和仲归二人已不知所踪,就连付三杯的尸首也找不到了。

步震大惊,忽然间,听得草丛中出现了人的声音。

他飞身而起,跳入草丛,右手出掌,挽起弓形,手出一招弥罗神掌中的聚散无常,凝聚的真气打中两人,又立即分散,延及全身经脉。

二人的经脉好似树根一样迅速向外蔓延,直至全身经脉。忽然间,二人口涌鲜血,经脉爆裂而亡。

他又怒目看着另外的几人,怒骂道:“想要活命,就跟我实话实说。你们有没有见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

北地霸王无人不识,刚才轻轻出招,杀掉两人,让所有人都肝胆剧烈,纷纷跪在地上求饶道:“步前辈,您神功盖世,我们怎么敢跟您做对呢?你说的两位少年公子被洪大掌……洪枭抓走了。”

步震勃然大怒,当即去寻找洪枭的下落,找他算账。

再谈洪枭抓走了被王仁制伏,毫无还手之力的伯延和仲归兄弟俩后,给二人分别服用了醉仙散,要是二人强行运功,便会一醉三年。

渐渐地,夜深了,潮水涨的很高,岛上的人为了挖出宝藏,早就将整个岛翻得一片狼藉,而乌狂用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惊世骇俗的指法写的石碑早就被翻起来的黄沙埋起来了。海风从月亮升起的地方袭来,将蘑菇石上面的沙土吹得一丝不剩,光亮如玉,让人不得不再想起心地纯良,情义两全的游护真的好似天边圆月,尘埃不染,高洁如莲。

步震孤身而去,寻找洪枭,直到深夜才找到了他。站在洪枭落脚处,用内功喊出响彻云霄般的声音:“北地霸王前来拜会。”

洪枭等人早就熟睡,听到步震洪钟般的大喊,不由大吃一惊,纷纷起身,握好兵器,迎了上来,片刻后,洪枭也迎了过来。

步震指着洪枭大骂道:“洪枭,放了我儿子,不然让你身首异处。”

洪枭得意地笑道:“呵呵,北霸,即使我放了他们,他们现在也是废人了,因为我在他们身上下了醉仙散,只要是强行运功,便会一醉三年。”

步震大惊:“莫非就是传说中一醉三年的醉刘伶醉仙散?”

洪枭笑了笑,跟手下人士示意。片刻之后,有三个人将仲归抬了出来。

步震面无表情地道:“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连个洪枭都打不过?”

洪枭笑了笑,跟终归道:“我现在将你的穴道解开,不过提醒你,你现在身中醉仙散,要是强行运功,只会一醉三年。”说完,将仲归的穴道解开,不过手下还是将宝刀架在他的脖子之上。

仲归深深地吐了几口气,跟步震解释道:“爹,这洪枭哪是我的对手,是王仁将我和大哥制伏了,带着聂瑛……”

仲归跟步震使眼色,步震当即意识到是王仁闯进地洞里去了。

其实步震也知道洪枭是想要宝藏,可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找到宝藏了。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找到了宝藏,最后一份藏宝图也没有什么用了,索性跟洪枭手中换掉自己的儿子。

步震道:“洪枭,你无非是想要我手上的最后一份藏宝图。现在,你放了我儿子,我把最后一份藏宝图交给你。”

洪枭大喜,连忙将仲归交给了步震,并且跟他道:“诚意我已经表示过了,现在赶快把藏宝图叫出来,否则我就把另外一个儿子送入地狱。”

步震犹豫了一下,将随身携带的一份被火烧过的藏宝图交给了洪枭。洪枭也算守信,将伯延也带了出来,交给了步震。

三人刚欲转身离开,不想仲归不肯相信醉仙散,强行运功,朝洪枭出掌。

洪枭大惊,连忙退不闪躲,顺势将葫芦铁杖划起,朝仲归打去。

仲归飞身跳起,开始运气,不想忽然间,感觉到头上似乎带着一个沉重的枷锁,将自己压的喘不过起来,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天晕地旋,篝火也是越来越黑。

他眼前一黑,从空中掉了下来,醉倒在地。

洪枭的铁杖朝仲归打去,步震早已将其捏住,如手抓长蛇一般,使劲一掰,铁杖折断。

步震大惊,赶过去查看,仲归果然像是醉酒晕厥,连忙带着他离开。

三人经过彩石湖之时,伯延用冰凉透骨的湖水帮终归擦拭了一下,可是还是醉酒不醒。

为了确保宝藏的安全,步震又亲入湖底查看,居然发现撵云剑的剑槽消失不见了,而整个地洞的入口被一块柱形巨石给堵死了。

他真不敢相信已经到手的宝藏居然又被封了起来,伤心欲绝,欲用弥罗神掌打开封在地洞之上的石柱,可是彩石湖中的水让他的弥罗神掌神威大减,无法撼动其分毫,只得退出彩石湖了。

步震傻傻地坐在彩石湖便发呆,口中念道:“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没有了。半生的努力付之东流,延儿、归儿又身中剧毒。完了…一切都完了……”

忽然间,伯延想到了乌狂的隔空穿穴,连忙俯身过去,跟步震道:“爹,现在是彩石湖中的水的阻碍太强了,所以才没有办法用至刚至勇的弥罗神掌将洞口打开。天柱山都能被炸到,我就不相信眼前的一块大石柱还能挡住我们。”

虽然步震心中宽慰了许多,不过现在,他们身处孤岛,上哪儿去找***,将洞口炸开呢?就算是找到了***,又如何将***在湖底点燃?

父子二人陷入了无限的沉思之中,忽然间,伯延想起了曾经和乌狂比武,自己的力道大打折扣的事情,不由大喜道:“爹,我有办法了。”

第26章:佛陀引灯指

步震大喜,连忙追问道:“什么办法?”

“现在,有两个办法打开地洞的入口,一个就是将这湖水中的水放干净,不过彩石湖的水是活水;二是请狂棋手出手,他的隔空穿穴和佛陀引灯指威力无穷,可以轻易地将堵在地洞上的巨石打出缺口,到时候无坚不摧的弥罗神掌肯定可以打开地洞上面封着的巨石。”

步震大喜,自言自语道:“我听说王仁曾说过,他二哥乌圣曾经也中过醉仙散,可是现在好好的。我看着乌圣没准儿真有解醉仙散之毒的方法。”

于是,他决定在第二天清晨亲访五乌。

虽然说王仁和聂瑛二人一夜未返,可是众人都深知王仁武功绝顶,绝不可能凭空出事,况且还有多谋略的聂瑛陪在他身边,不会有事的,只是以为夫妻二人久别重逢,现在躲到什么地方偷懒去了。

次日清晨,聂瑶很早便独自一人坐在断崖之上沐浴着海风,观赏着平凡的日出。忽然间,伯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妹妹好兴致啊。”

聂瑶转过身来,原来是步震和伯延二人来了,而且站在她的身后。

她站了起来,过去问候:“大哥,上次你和乌狂大哥、乌圣二哥比武,都没有来得及跟你好好说说话。你现在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伯延微微笑道:“聂瑶,我们想见一见乌圣和乌狂。不知他们俩在不在啊?”

聂瑶道:“乌狂大哥还在睡觉,乌圣二哥昨晚就去找诸葛明前辈去了了。”

就在此时,步震猛然发现乌狂倒挂在断崖胖的一颗大树上,不知其何为,连忙追问道:“聂瑶,那是狂棋手乌狂吧,他怎么倒挂在树上?”

聂瑶转过身去,笑了笑跟二人解释道:“乌狂大哥号称狂棋手,这狂人可不是白叫的。他和梁下蝙蝠乌颠前辈睡觉时,一向是倒挂在房梁之下。最近,洞中闷热,所以他就在洞外的大树上睡觉了。”

步震父子傻傻地盯着倒挂在大树之上的乌狂,目瞪口呆,自言自语道:“此岛真是无奇不显,无绝不现。”

步震话音刚落,乌狂便从大树上翻身而下,眯了眯睡眼,过来查看,不想是步震父子三人。

乌狂走了过去,挡在聂瑶面前,跟伯延道:“弥罗神掌技高一筹,我们兄弟甘拜下风。既然你们已经赢走了撵云剑,此行何为?”

步震道:“步某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此行两个目的,一是把王仁和聂瑛两人从地洞中就出来;二是为了找乌圣问点事情。”

乌狂和聂瑶双双大惊,面面相觑。

聂瑶连忙上前,向伯延询问道:“大哥,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姐夫和我姐姐怎么了?”

伯延将他所知道的事情跟二人说了一遍。乌狂依然是不肯相信,在一旁笑道:“呵呵,你们放心吧。三弟的内力天下无双,元坤神功现在可刚可柔,怎么会被小小的石块所困?”

步震道:“王仁的内力是很强,可是我们父子三人去地洞中查看过,地洞的构造非常奇特,有如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入口的洞壁深达十丈。现在,洞口被堵,除非用隔空穿穴和弥罗神掌联手从上面打开,否则生还的希望渺茫。”

乌狂虽然狂傲,常常口无遮拦,率性而为,可是他和乌颠一样,识得大体,常常是有口无心,图一时之快。现在,他知道接醉仙散之毒的方法,在伯延说完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告诉了步震解毒之法,从断崖上摘了几颗不醉紫罗,交给了伯延。

同时,他也和步震去彩石湖想办法打开地洞上面封着的巨石,伯延则带着不醉紫罗回去帮仲归解毒。

闲聊之下,乌狂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挺欣赏步震的脾气。

二人跳入彩石湖中后,由于乌狂的水性极好,落在彩石湖底,在步震的指引下,找到了封在地洞上面的石柱。

他在水中聚气凝神,将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的力量融合起来。忽然间,他的右手食指开始放光,好似佛陀点着蜡烛,为迷失的世人明灯引路。

他强行克服了水的阻碍,一直下去,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的力量从封在地洞上的石柱打了下去。顿时,地洞入口处出现了一个拇指粗壮大小的孔,彩石湖中的水从孔中涌了进去。

乌狂大喜,知道自己的奋力一击打穿了封在彩石湖上面石块,可是此时,他的真气也已耗损过度,连忙浮出水面透气。

步震也出水透了口气,试着用自己的弥罗神掌打开地洞上面的石头,可是还是无法撼动巨石。无奈之下,也只好浮出了水面,跟乌狂道:“乌狂师侄,你这佛陀引灯指和隔空穿穴真乃武林一绝,难怪我会被你刻的石碑所蒙。你也知道,我水性不好,在水里面真气不接,弥罗神掌的威力发挥不出,使出全力都无法撼动其分毫。”

乌狂坐在彩石湖边道:“现在水全部从地洞上面灌进去了,会不会把里面全部淹没啊?”

步震道:“放心吧,这里面构造奇特,有专门的排水通道,里面是不会受到影响的,不过待会儿水排完了,我必然能够用弥罗神掌打开地洞,可是这样一来,岛上寻宝的武林人士必然起疑。”

乌狂大笑道:“哈哈,怕什么啊,像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个归属,谁抢到就是谁的呗,能者得之。”

步震大笑道:“哈哈……乌狂,难得你小小年纪有如此气魄,而且还以德报怨,大仁大义,要是咱们认识的早一点,说不定会引为知交。”

二人等了三五个时辰,彩石湖中的水终于排的差不多了,而乌狂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先跳上前去,再次聚气凝神,使出绝招佛陀引灯指,在石块的边缘又打出了一个孔。

他踩在才是上面跟步震道:“师伯,现在我已经尽了全力了,上面打出了两个孔,能不能用弥罗神掌将封死的石块粉碎,就要看你的了。”

步震大喜,纵身上前,双腿依然站在水中,聚气凝神,手掌上的毛孔扩张,经脉剧烈颤动。

乌狂大惊,心想:“步震的内功真是吓人,这招弥罗神掌的威力必然可以摧枯拉朽。”

他正在这么想着,不想步震却变了招式,左掌提在胸前,轻甩右臂,运起阴柔之气,大喊一声,右臂从地洞入口处的水面甩过,用掌力使出一招撵云剑法中的风起云散,将封在地洞口上面的水面卷起来。

就在该瞬间,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左掌的内力提到极致,八十一股力量凝集而起。趁着地洞上面的水杯卷了起来的瞬间,他使出弥罗神掌中的最后一招弥天亘地,震在入口之上。石块立即化为齑粉,湖水像暗涌一样涌入,差点将二人卷到。

乌狂对步震刚才的动作更加佩服了,心想:“真不愧是不败高手,急中生智,随机应变,用手掌催动出撵云剑剑法的招式出招,更难得出招奇快,趁着水被卷起来的瞬间,解除水的阻碍,将巨石击碎。”

就在此时,伯延和仲归都已经解毒完毕,慌慌张张地来了。

仲归道:“爹,大事不妙,洪枭误打误撞,好像解开了藏宝图,现在正带着人往彩石湖这边赶。”

步震大惊:“什么?我苦心钻研了几十年都没有把它解开,这不到一天工夫,就被洪枭解开了?”

仲归又道:“是的,除此之外,洪枭为了对付咱们,已经将这个消息通知了所有人,想让江湖人士自相残杀,自己则渔翁得利。”

不想此时,彩石湖的东南方传来了灵鲜的声音:“既然洪枭懂得渔翁得利,咱们为什么不能坐山观虎斗?”

乌狂转过身寻去,发现原来是灵鲜和古幽二人正在陆上。

步震真是有点茅塞顿开,不由大喜,跟着伯延、仲归上到陆上,隔岸观火。

可是乌狂觉得此行甚为不妥,要是惹得江湖人马自相残杀,势必会引起一片腥风血雨,又连忙跟步震道:“这三绝岛本乃清静之地,现在为了宝藏,已经被掘地三尺,挖的千疮百孔,不成样子,现在若再引起厮杀,鲜血势必将三绝岛染红,咱们置之不理,不成了无情无义、见死不救之辈了吗?”

步震似乎已经变得铁石心肠,满面笑容消失不见,跟乌狂道:“乌狂师侄,我不会为难你的,毕竟是你帮忙解了伯延和仲归的醉仙散。你刚才仗义相助,不过我也帮你打开了地洞的入口,王仁和聂瑛夫妇俩必然可以安全撤出,算是扯平了。我们告辞了。”

看着步震父子远去的身影,乌狂叹息道:“灵鲜,我突然间发现,我好像喜欢步震更甚喜欢***。”

灵鲜不解其意,不过乌狂又道:“***对我的种种作为都是三番阻挠,可是步震的性格豪爽,快刀斩乱麻,不拖泥带水,我很欣赏,也难怪***会和师伯会反目了,现在我知道原因了。”

古幽又在一旁道:“我以前听我***说过,说步震向来豪爽,可是却迷信,说东侠向来以礼教伦常为重,因此甚是迂腐,现在看来,应该属实。”

乌狂在彩石湖旁边等王仁和聂瑛两个上来,可是迟迟不见二人上来,不由担心起来了。

见到乌狂愁眉紧锁,灵鲜道:“你刚才两番出绝招,真气已经耗损殆尽,还是回去休息一会儿吧。三弟武功绝顶,又颇有智谋,怎么会出事?待会儿便会回来的。”

不想古幽在一旁道:“你们啥啥事儿都不让我参加,现在乌圣哥不在,你又元气大伤,我看就让我到地洞里面探查一番吧。”

乌狂眼前一亮,猛然想起古幽乃天生的小福星,不由大喜道:“对啊,你可是有福之人,是上次武林大会诞生的唯一一位九大绝顶高手,有你去看,我放心的很。”

古幽跳入地洞,发现里面黄金珠宝便洒满地,四处辉煌一片,可是并没有发现王仁和聂瑛的下落。

正在她四下查看之时,忽然间,地洞里面的火把被点着了。

她甚是欣喜,细细地查看了一番,从被王仁再柜子中发现了弥罗神掌和谍影诀的秘笈,可是都已经被彩石湖掉下的水浸湿了。

她细细查看了一下地洞中的金银珠宝,的确是数不胜数,不过在宝藏中发现了一对手掌般大小的玉锤,猛然想起了乌圣的霹雳锤,甚是喜爱,将它带在了身上。

她又翻看了一下洞中的各种奇怪但是却刻有一个“龙”字的兵器,一时兴起,随性而舞,打到了石壁之上,触动了机关,打开了一条秘道。

她甚是高兴,认为王仁和聂瑛两人很有可能是从这条秘道走了,从宝藏中找出了一颗大如拳头的夜明珠,握在手中了上去,照亮了秘道,借着昏暗的光寻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