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将计就计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7章:将计就计

却说洪枭在拿到藏宝图之后,想方设法想解开藏宝图之谜。忽然间,他谪仙派的***在他耳边道:“***,最近听岛上传言,说王仁亲口所言,这份藏宝图要用药酒来泡,方可恢复原貌。”

他当即怔住了,虽然说无法判断此言真伪,却也猛然想起了王仁和步震曾经在洪洲醉仙楼中的谈话,当即想到了液浸之法来解开这份藏宝图的秘密。

洪枭建立起谪仙派,自然是酒中好手,对于酿制各种酒的酿酒之法了如指掌,鼻子更是可以分辨不同的酒的味道。他根据***的提示,闻出了羊皮上面的药酒独有的味道,连夜寻找各种材料,对制药酒。

次日破晓时分,他终于用自己的谪仙醉掌兑制出了和羊皮上面的味道一模一样的药酒。

果然,在药酒之中浸泡过后,羊皮上面的图案出现了。洪枭大喜,暗自钻研,借着三绝岛的地形,从断崖往西北方向寻过来,发现图上所指藏宝之处应该是在湖底。湖底暗道四涌,不过要把宝藏送出来的路却是在断崖上面的出口。

细细看来,在藏宝图的最左侧写着一句话:“惟唐朝后裔,诚心***者,才可拥此旷世之宝。”

洪枭不解此话之意,不过相信必然是暗藏玄机。

现在,岛上群雄相斗,只为争夺宝藏,他要是将宝藏挖出来,必然会被三绝岛上的江湖人士瓜分,自己也会成为众矢之的,这对于想要独吞宝藏的他来说可是致命的。无奈之下,他伙同自己的心腹门人去商量。

在洪枭的徒弟中,除了武功最高的乱云五仙就要数付三杯和李子贤的武功最高,可是洪枭却只信任付三杯,因为李子贤话特别多,怕他说漏了嘴,将宝藏的秘密泄露出去。

可是现在付三杯被步震所杀,这下只得求助李子贤了。

李子贤跟洪枭提议道:“目前,我们的人手不足,否则杀光***人马,将宝藏*独吞并非难事。唯今之计,只有让武林人士为了争夺财宝自相残杀,等他们打得元气大伤,死伤无数的时候,咱们再出手收拾残局,将岛上人马一网打尽,必然可以将宝藏*独吞。同时,现在宝藏已经找到了,你也可以从龙千江手中交换解药了。”

洪枭细细想了想,自己的武功、实力的确不能和步震、楚绵兄弟、文徽相争,最终还是决定让李子贤将宝藏在彩石湖底的消息传出去,引群雄相争,到时候才可以完成大计。

同时,洪枭也找到了龙千江,跟他交换解药。

在游唐死后,龙千江日日夜夜毒发,一旦发作,痛苦难以言喻。

这天,龙千江正在忍受着毒发的痛苦。忽然间,洪枭来了。

龙千江大喜,连忙求洪枭杀了他。

洪枭看了看龙千江,也实在是可怜,将自己从游唐手上找到的镇痛止痒的药给他吃了一粒。

渐渐地,龙千江的痛苦缓解了许多,瘫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久违的感觉。

洪枭从怀中拿出一个酒气袭人的瓶子道:“千江兄弟,现在宝藏就在此岛湖水之底,这是我当日所下的酒毒的解药,现在给你。你放心吧,你是因为我们的大计才断了右臂,我一定会将那份属于你的宝藏给你。”

龙千江大喜,连忙从怀中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洪枭道:“洪大掌门,我相信你。现在将血蟾丧魂丹的解药给你,你另外给我找个人,你那徒儿付三杯不在,没有人跟我布奇阵阴阳八风阵,这可不行啊,万一有人跟我们抢宝藏,那我们可就彻夜难眠了。你再给我一个人吧。”

洪枭接过龙千江的红色药丸,没有理他,大笑着走了。

龙千江看了看洪枭放下的酒杯子,将其揭开,倒在一个茶杯之中,泛着丝丝黑气,用自己的左手稍稍触摸,左手居然被烫伤了。

他似乎早就知道了,庆幸地笑了笑,拿着迎心刀和链子刀尾随其后,不想被洪枭发现了。

洪枭转过身来,一把抓住龙千江的脖子骂道:“龙千江,你是不是想死啊?敢跟踪我。”

龙千江道:“现在游唐已死,而我中毒已深,你以为你给我毒药我会发现不了吗?要是你肯将宝藏与我们平分,当初咱们三人就不会相互食毒了。你想打动我给你真的解药,却不想反而将自己暴露无遗。”

洪枭大惊,忽然间,只觉得头脑发热,眩晕异常,只得放开手中的龙千江。

千江大笑道:“刚才给你的药只能让你的血蟾丧魂丹提前发作。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在临死之前,我要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现在你为我布阴阳八风阵,实在是荣幸之至啊,而我刚才所说的那个人就是你,你这个蠢材!”

洪枭倒下去了,含着恨倒了下去,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了龙千江手下布阴阳八风阵的木偶。

忽然间,洪枭身上的一块羊皮角引起了龙千江的注意。

千江拿出来一看,原来是第三份藏宝图,不由欣喜若狂,在倒下去的洪枭的额头上面插了一根银针。

忽然间,洪枭醒来了。千江正色而吩咐道:“记住,你叫洪枭。你闻一闻我的鲜血的味道,现在我现在是你的寄主,以后你要唯我命是从。”

洪枭一言不发。

龙千江又将链子刀递给他道:“以后就由你掌握着链子刀,寸步不离,帮助我布奇阵阴阳八风阵。”

洪枭慢慢地点头。

龙千江大喜,仰天大呼道:“哈哈……我龙千江失掉一臂,可是现在又得到洪枭布阵,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此一得一失,得大于失,谁敢跟我争,我必杀之。”

龙千江带着洪枭和布阴阳八风阵之人来到了洪枭的门人所在之地,此时的李子贤已经将宝藏在彩石湖底的消息通知了许多人,渐渐地,一传十,十传百,岛上所有人都知道宝藏在湖底的消息了。

龙千江带着面无血色的洪枭找到了谪仙派的人马。

李子贤大惊,上前骂道:“龙千江,你到底把我***怎么了?”

龙千江笑了笑道:“你们谪仙派的掌门人洪枭,已经归于我的麾下,现在谪仙派也要顺从于我,惟吾命是从,顺者昌逆者亡。”

李子贤不知如何应对,不想旁边有谪仙派一人站起来骂道:“你个断臂炸山,无情弑叔的小人,有何资格统领我们?我看一定是你暗害我们掌门人,我誓不从你之命。”

龙千江勃然大怒,当即跟洪枭道:“眼下有人不听我的命令,我讨厌这种不识时务之人,你帮我杀了他。”

洪枭二话不说,一招谪仙醉掌打中了刚才那人的额头之上。

龙千江大喜,走到洪枭面前道:“以后只要是有人敢跟我大呼小叫,你直接杀了,不能让我一个将死之人再受委屈吧。”

龙千江再次问道:“现在连你们的掌门人都帮我,你们还敢反抗我吗?我再次强调,顺者昌逆者亡!”

李子贤连忙跪倒在龙千江脚下道:“龙少侠,我愿你听你之命,顺从你的命令,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愿意将游唐的望虫丹的镇痛止痒的药给你。”

龙千江大喜,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连忙问李子贤道:“在什么地方,赶快给我找来?”

过了一会儿,李子贤果然将游唐为望虫丹配制的镇痛止痒的药找来了。

龙千江大喜,仔细检查了一下那种药丸,果然是和游唐曾经给他们吃的镇痛药一模一样。

见李子贤都臣服于龙千江之下,谪仙派的人马全都向龙千江屈服靠拢。

李子贤又在一旁跟龙千江道:“龙少侠,现在岛上所有人都去找宝藏了,这样必然会厮杀成一片,我们只需静候几天,等他们死伤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收拾局面,必能夺到全部宝藏。”

龙千江却不以为意,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你这招只能算是前招,不过***人想将宝藏带出去,也要有命回到中原才行。如果我得不到,***人也肯定得不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28章:神箭破围

话说龙千江技高一筹,识出了洪枭的阴毒之招,反而给他吃了加速血蟾丧魂丹发作的毒药。现在,洪枭已经彻底成了龙千江手下真正的玩偶,沦为他身边的行尸,变得为龙千江之命是从,肆意杀戮自己的***。

在李子贤的建议之下,龙千江决定先将宝藏之事缓了缓,去找三乌报父辈之仇。不过,在此之前,他早就重伤休息之时,联合水浪派的掌门人水巨,在岸边停靠的所有大船上面做了点手脚,只留下了一条完好无损的楼船,在楼船上面挂着一面镶有龙字的大旗,作为标记。

是日,快近午时时分了,三乌正在断崖胖的山洞中为乌狂、乌圣等人担心,忽然间,乌狂来了。

原来是乌狂在彩石湖附近阻止各路人马的厮杀,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他们打打杀杀,为了争夺宝藏,别提有多高兴了,更甚于兄弟两人一人在地洞之中将宝藏装在篓筐之中,另一人从上面往外掉,可是在费尽千辛万苦将宝藏运出地洞之后,又被各路人马一扫而空。为了抢夺百两黄金,厮杀成一片,互不相让。

乌狂苦战,却始终是无法阻止这场杀戮,一气之下,便和灵鲜回到了断崖洞中。

三乌连忙迎了上去。乌狂有气无力跟他的三位哥哥道:“老大、老二、老三,现在糟了啊,岛上所有人都知道了宝藏在彩石湖的秘密,更加糟的是三弟和三妹被困在了地洞之中,现在古幽也进去找了,真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啊。我已经无力阻止了,现在恨自己的武功低微也没有用了。”

乌魔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大干一场,***遵循师公遗命,不想让宝藏落于宵小之徒的手中,咱们待想办法帮***一把啊。”

乌狂转身叹息道:“哎……世间上的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难以言语而述。依我看啊,这场厮杀是一定要阻止的,不过帮不帮***,还要想好了再决定。”

乌痴当即驳斥道:“五弟,你真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那可是***啊!如果不帮,那就是忤逆不孝。”

乌狂转过身来,对着乌痴,傻傻地一笑道:“嘿嘿,我说老大,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遵循遗命,我就不必了吧。那么大的宝藏挖出来,要是用来赈济灾民,天下间有多少人都会吃到饱饭。你说是不是啊,老三?”

正在兄弟几人争论不休的时候,聂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以前那个布阵打伤我姐夫的人又来了,还带着一群人,把这儿给围住了。”

几人甚是震惊,明明听王仁已经说过,龙千江和洪枭都已经身中不解奇毒,危在旦夕,为何他消失良久之后,又重新出现?

乌魔在一说道:“我就说嘛,这龙千江消失了这么久,突然出现,必然是有备而来。不过即使他此次是三头六臂,脱胎换骨,再摆个木偶阵,我也要夺到迎心刀。”

乌狂甚是不屑地道:“你们放心吧,我听三弟说这龙千江、洪枭还有已死的游唐都已经身中不解之毒,命不久矣,何惧之有?老大,待会儿让他主动把迎心刀还给你。”

乌痴一向稳重,这龙千江既然敢来,必然是不怕他们几人,肯定是有备而来,当即跟他道:“不可大意,龙千江难道不怕老四和老五吗?他们俩都是当今武林的一等一高手,霹雳一击有不当之势,破阵如玩,难道他没有顾忌吗?看来我们为五龙山***负责的时候到了,还是由我们三人亲自去面对吧。”

乌狂赶紧拦下来道:“不行,你们要为几十年前的***负责,我管不着。可是想龙千江这种弑叔之人根本不配为亲人报仇,我要和你们一起面对。”

三乌大喜,抓住乌狂的肩膀道:“好兄弟,既然如此,就让咱们这些躲在三绝岛的缩头乌龟一起面对吧。”

乌痴、乌魔、乌颠、乌狂兄弟四人出了洞穴,只见龙千江已断右臂,左手抱着迎心刀,而洪枭就站在他身后。

龙千江坐在石块上笑道:“乌痴、乌魔、乌颠,我们家石头总是说我不为龙家报仇,只顾着什么称霸武林的美梦。现在,我是为我大伯、我爹、我三叔、我五叔来报仇的,你们三人是要自裁,还是要被阴阳八风阵凌迟处死?”

龙千江弑叔不孝,乌狂当即想起了他的行径,不由上前三步,指着他的鼻梁大骂道:“弑叔之贼,你怎么不说你四叔啊?”

龙千江勃然大怒,猛然站起身来,朝着跟身后的哄笑,可是目光却盯着乌狂,愤怒地道:“洪枭,帮我杀掉这个口无遮拦的***。”

面无表情的洪枭从龙千江的身后转了出来,葫芦铁杖已被步震折断,因此赤手上前,来战乌狂。

乌狂朝洪枭上下打量,见其表情很僵,目光呆滞,和龙千江身旁的***人偶行尸甚是相像,疑惑地问道:“洪枭,你怎么了,表情这么怪?”

乌魔在一旁看了看洪枭的表情,又发现和龙千江布阵的那些人的表情和此时洪枭的甚是相像,在乌狂身后大呼道:“五弟,别跟他废话,他应该也被龙千江喂了毒药,迷失了心智。”

就在此时,洪枭摆好马步,双掌护于胸前,开始运气,掌上渐渐冒出丝丝的酒气,对这断崖上的海风,飘袭过来。

乌狂大惊,连忙跟他道:“洪枭,你虽暗算过我,但是乌狂向来光明磊落,不会趁人之危,更不会以怨抱怨。你要是还有点意识,就赶快把滚……”

乌狂话音未毕,洪枭已经运气完毕,出掌袭来。

乌狂大惊,连忙出了轮回真气接住了谪仙醉掌的掌力,将其反弹过去,打在了洪枭的胸前。

洪枭***倒地,嘴角尽是掺有毒液的黑色稠状浓血。

乌狂刚想缓一缓,可是洪枭又像丢了魂似的,聚气凝神,而且是更甚于刚才的一招谪仙醉掌。

乌颠知道乌狂刚才在彩石湖阻止各路人马的厮杀,已经是精疲力竭了,甚是担心,使出一招谍影斑斑,挡在乌狂面前,手出点水爪,如公鸡啄食、蜻蜓点水,打在洪枭的掌中,将其弹开。

乌魔怕是失掉先机,也转上前来,帮助乌颠收拾洪枭,然后再对付龙千江。

乌魔从洪枭的左侧出招,伸出右臂,先用腕截、肘截、臂截缠住洪枭的左臂,顺着他的手臂一直向前掏去。

临近之时,不想洪枭技高一筹,变了招式,将右掌转化为爪状,将爪翻过,手心朝天,手背朝地,向上抓去,捏住乌魔的臂部。

此时乌颠恰好上前来攻,而洪枭抓住了乌魔的臂膀,奋力一捏,将其扯到乌颠面前,左手运起掌力,酒气在左掌掌心之中泛了出来。

乌痴大吃一惊,刚欲上前帮忙,不想乌颠却又倒向地面,从乌魔的腋下飞袭而出,左手出点水爪,打中洪枭的手臂,右手也出点水爪,正中其左脚脚面。

洪枭左臂正中点水爪,立即感到了阵阵酸麻,连忙将爪下的乌魔放开,可是左脚又被乌颠的点水爪打中,整个左边的身体开始酸麻,蔓延至全身各处,以至于五脏六腑。

洪枭身体阵阵酸麻,站也站不稳,翻倒在地面之上打滚。

龙千江站在一旁,趁着他们三人打斗,早就布起了龙家奇阵阴阳八风阵,现在时机成熟,连忙跟他吩咐道:“洪枭听令,拿起链子刀,布阵。”

洪枭从地上强行拾起,从龙千江身旁拿起链子刀,可是却傻傻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并未按照他的指示去布阵。

龙千江大惊,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教过洪枭如何布阵,他自然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布阵了。

龙千江灵机一动,又在一旁道:“洪枭听令,拿着链子刀,站在此阵的乾位,将链子刀刀头放开,由左上到右下,由右下到左下,再由左下到右上,右上又回归于左上,如此反复循环。”

洪枭似乎一下字就明白了龙千江刚才所说的,观看了一下眼前的阴阳八风阵的阵型,跳到乾位,将链子刀刀头放出,开始按照龙千江的指示摆弄。

龙千江单手举起迎心刀,和阵中链子刀刀头配合起来,磁性互吸互斥,其余十四个人偶行尸也开始互扔飞刀,朝阵中的四乌开始攻击。

然而,他毕竟是单手持刀,难以完全控制阵中的变化,而且洪枭拿着链子做出的只是最简单的一些变化,甚是被动,根本无法发挥阴阳八风阵真正的威力。

即便是如此,乌狂的元气还未恢复,乌痴和乌魔又是久居岛上,没有好好练武,武功也是平平无常,勉强才可以撑住这残破的阴阳八风阵,算是只有乌颠一人可以全力闪躲。

渐渐地,四人的功力损耗较多,而且体力也跟不上了。

躲在洞内的灵鲜和聂瑶二人苦于无计可施,不知如何相助,着急地直跺脚。

忽然间,灵鲜望着洞内岩壁上挂着的弓箭道:“现在龙千江的全部心思都在阵内,外围空虚。要是咱们在外面制造点混乱的话,他们兄弟四人必然可以趁机逃出这阴阳八风阵,到时候他们将不足为惧了。”

聂瑶大喜,拿下墙上的弓箭,得意地笑道:“嘿嘿,想必契丹人善骑射,你应该听过吧。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天和公主的百步穿杨的本领。”

聂瑶拉弓上箭,一箭从洞中射出,从正坤位的人的脖颈右侧擦过,正中逆坤位所站的行尸的咽喉,两个坤为人同时倒在地面之时。

聂瑶、灵鲜双双大喜,相拥在一块相互庆贺。

顿时,阵中飞舞的刀片***出现了间隔性的停歇。

乌魔大喜,趁机一鞭子甩到龙千江手上的迎心刀之上,可是背后的刀片却深深插入了他的后背。

乌颠勃然大怒,不顾死活,朝龙千江跑了过去。

龙千江大惊,连忙变阵,顿时,刀片毫无规律的乱飞起来,同时也将刚才间隔性的停歇补上了。

洞内的聂瑶大吃一惊,再次拉弓上弦,从正巽位之人的脖颈擦过,正中逆巽位之人的咽喉,有两人同时倒地。

顿时,阴阳八风阵的阵位已缺其四,破绽大露。

龙千江大惊,不过他看到四乌都在进行着垂死挣扎,放心地收起了迎心刀,又跟洪枭和李子贤吩咐道:“洪枭听令,赶快杀了他们四人。李子贤,你协助你***。”

洪枭又跑来战四乌。

李子贤不敢轻易上前,跟谪仙派的人马吩咐道:“杀了他们,挖出宝藏后平分。”

顿时,所有人马全部涌向了四人。乌痴护着已经受伤的乌魔往洞中去了。乌狂和乌颠二人再次血战御敌。

洪枭被乌狂的轮回真气所伤,上前出掌,又被轮回真气所伤,如此反反复复,他早就虚脱了。

乌狂见其甚是可怜,聚起残余不多的真气,用隔空点穴封住其穴道,让他在一旁休息。

乌颠一人挡着谪仙派的***,渐渐落于下风。此时,乌狂也***了洪枭,摁下玉笛中的机关,变为长***,去帮其忙。

忽然间,洞中箭矢再度飞出,一箭双雕,再将谪仙派的***射倒两名。

乌狂大喜,朝洞中寻去,只见聂瑶正拿着弓箭朝乌狂洋洋得意的笑。

乌痴将乌魔安置在洞中,又再度出来帮忙。

乌痴很少出手,虽然他武功并没有乌颠、乌圣、乌狂那么厉害,不过他号称红面重掌,出招狠毒,速度奇快,往往先发制人,却有独到之处。

乌痴飞身而出,先出一招影随风动,快招打出的化磁重掌,将五人打翻在地,口涌鲜血,白眼外翻。

谪仙派的人马看到了乌痴的掌力惊人,出招狠毒,大吃一惊,面面相觑,止步不前。

龙千江大惊,连忙带着迎心刀出逃。

乌狂也就在乌痴授他和乌圣二人化磁掌之时,看过其出手,平时根本未曾注意,不想乌痴出手居然是如此厉害,不但速度很快,就连平常的掌力,从他的手中打出,也是威力倍增,不由大吃一惊,傻傻地盯着他道:“哈哈,老大,很少见你出招,没想到你出招居然这么迅速,平凡之招也有无穷威力,真不愧是曾经名震江湖的红面重掌。”

他话音刚毕,却发现龙千江带着迎心刀逃逸,连忙飞身跳起,隔空毙穴一出,将他打得口吐鲜血,鲜血流到迎心刀上面。

乌狂朝龙千江移步过去,顺口骂道:“弑叔之贼,你拿着我们老大的迎心刀逞威风可以,用它干丧尽天良的事就是不行。”

说完,从龙千江手中抢刀,可是他一时不慎,却被迎心刀割伤,迎心刀上面的黑色浓血恰巧进入了他的伤口。

乌狂抢过迎心刀朝乌痴而去,忽然间,觉得真气翻腾,痛倒在地。

此时,他才发现龙千江留在迎心刀上面的毒血进入了自己的伤口。

龙千江大喜,又朝乌狂走过来,准备夺刀,不想远处箭矢飞来,正中他的左臂。无奈之下,他只得鼠窜而逃。

乌颠和乌痴出洞将乌狂背进洞中,细细查看,这才发现他已经身中奇毒。

灵鲜非常着急,可是三番查看之下,还是不知道此毒为何,不由着急地哭起来了。

聂瑶在一旁安慰道:“我姐姐有一块御毒牙,可解百毒,乌狂大哥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灵鲜大喜,连忙跟三乌道:“三位哥哥,烦劳你们照看好我哥,我现在就去找三妹。”

乌狂连忙拉住她的衣袖道:“真是关心则乱,有啥好担心的,我稍微休息一下,等元气恢复的差不多了,逼出来不就行了嘛吗?”

乌颠着急地直跺脚,在一旁愤恨地道:“嗨,老五,我刚才试过,毒性非常奇怪,就算联合我们无兄弟的功力,也没有把握把毒逼出来。”

就在此时,乌圣来了。

听闻乌狂中毒,乌圣怒火中烧,吵着要去杀龙千江。

乌痴连忙挡住他道:“四弟,不行,现在五弟身中奇毒,性命危在旦夕。你怎么能为了逞一时之快,而置五弟性命于不顾?”

乌圣如梦初醒,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将潜意识中的蛮性压下来,平息了一下呼吸,又转过身来,走到乌狂的身边道:“那好吧,咱们先合四人之力镇住小五哥体内的毒性,然后再想办法解毒吧。”

此时,迎心刀就在乌痴的手中,他看到身受重伤的乌颠和乌狂,又想起龙千江炸山、弑叔、人偶种种恶行,将其拔出,用化磁掌将上面的磁性克制住,傻傻地对着迎心刀,笑道:“呵呵,我乌痴一生,做错的事情很多,可是错的最多的就是相信五龙山小人龙腾之言,铸造出了这把害人不浅的迎心刀。先不说害人害己的五龙山庄惨事,以及连累四位弟弟一同随我受累,就说天柱山下的冤魂,都不会放过我的。既然如此,这把不祥之刀留着,还不如毁掉。”

话音刚毕,乌痴将迎心刀插入刀鞘之中,将其朝洞中靠着大海的墙壁抛出,随后在迎心刀刀柄处,补了一下重掌,将迎心刀从山洞的墙壁上震了出去,掉进了茫茫大海之中。

乌魔、乌颠双双大惊,想要阻止,可是乌痴的重掌之力非常之强,出招又是非常迅速,已经来不及了。

乌痴笑了笑,坐在乌狂后面,回过头来跟乌魔、乌颠、乌圣吩咐道:“迎心刀害人不浅,现在又让三弟中了剧毒,我实在是罪无可恕,希望咱们可以合力将五弟从鬼门关拉过来。”

乌狂微微笑了笑,转过头来跟乌痴道:“老大,和你一块儿几十年了,似乎今天才认识你,嘿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