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何处来毒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9章:何处来毒?

却说在李子贤将宝藏在彩石湖底的消息传了出去之后,顿时,江湖各路人士都纷纷前往彩石湖寻宝,可是当他们赶去的时候,彩石湖已经接近干涸,不过当众人发现在彩石湖下面有个地洞之时,便欣喜若狂,纷纷下去寻找宝藏。

与此同时,意味着为了争宝藏而进行的杀戮开始了。

楚绵和文徽两人率领的两路大军,在听闻宝藏就在彩石湖底之时,也乱成一锅粥,不听指挥,趋之若鹜,争相赶往彩石湖。

无奈之下,文徽让李勉带着人马去夺宝藏。

说起李勉,应该不陌生吧。当初,就是他主动请缨,主持着七年一度的博弈,也是他,以建州总兵的身份逼迫聂威贤,差点将聂瑛请走。

此时,文徽知道他们要面对的人是他的老朋友王仁和聂瑛,因此,便特地将李勉从建州调出来,跟着自己出海寻宝。

在楚绵听到文徽已经派李勉夺取宝藏这个消息之时,也派他的弟弟楚固前去夺宝藏,可是手下的人马早就四散而去了。

楚绵和楚固非常生气,真恨当时没有先杀了诸多武林人士。

不过,他们早就想好了毒计,在岛上的淡水源彩石湖的泉眼中下毒。

事实上,在聂瑶躲在彩石湖的草丛之中散心之时,楚绵就已经将毒下在了彩石湖的泉眼之中。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会事先准备好那么多的淡水了。

可是,或许是苍天垂怜,当天晚上,步震父子三人打开了宝藏,彩石湖中有毒的水全被排空,顺着宝库中的排水通道流走了。

无奈之下,楚绵又上毒计,将毒直接下到了泉眼里,如此一来,泉水必定会全部变成毒水了。

却说王仁和聂瑛在秘道之中呆了一天一夜,又累又饿,都快绝望了。

正当二人苦于无路可走的时候,忽然间,听到隔壁的秘道之中有声响。

王仁大喜,聚气凝神,朝岩壁一掌,在上面打开了一道石门,而小福星古幽,就站在对面。

二***喜,真是没有想到在此绝境之时,居然遇到了古幽。

三人闲聊之时,才知道原来上面的地洞的入口已经开了。

古幽跟二人提议道:“现在地洞上面的入口已经打开了,咱们还是赶快出去吧,现在可进入最危急的阶段了。”

不想王仁却意犹未尽地道:“呵呵,放心吧,地洞上面的入只有一尺见方,身材要是稍为粗壮一点,想要上去都困难,更别说将宝藏运出去了。依我看,想要将宝藏运出去,还待从这秘道中走。既然来了,咱们先索性先探个究竟吧。”

三人又开始朝前寻找,古幽真可谓是天生的福星副将,连找机关,寻大门这种近乎无中生有之事,也是一找一个准。

王仁大惊,不由赞叹道:“真是福星出马,一个顶俩。瑛儿,咱们俩苦苦寻找了半天,可是就是没有找到,二哥还真是有福气,而且福气不浅。”

古幽得意地笑了笑,露出了酒窝,可是聂瑛却似有不满,在王仁身后掐了掐,拧的他差点叫了出来。

如此在古幽的帮忙之下,三人很顺利地找到了最后一扇石门,而在此时,隐隐可以听到大海的呼啸之声,和断崖之下的如出一辙。

古幽举起夜明珠,发现石门上面写着“李唐后裔,诚心跪拜,稀世珍宝,不传窃贼”这十六个字。

王仁看了,甚是生气,想强行毁了此门,可是古幽连忙拦住他道:“我想这十六个字应该是别有深意,还是***一下,免得出现什么岔子。”

古幽跪在字下面的一个***之上,拜了三拜。忽然间,轰隆一声,从秘道顶部落下来一块石壁,砸在地面之上。

借着古幽手中的夜明珠的光照,发现上面也刻着几句话:“千秋盛世,莫如大唐,惟唐后裔,敬吾三拜且心向天下者,方可获此稀世珍宝,若非诚心,玉碎不宁。”

王仁大惊,不由叹息道:“这么险啊,要是我刚才出招,打碎这扇石门,没准儿都连累了你们俩。”

古幽细细找了找,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出口所在,不由着急起来了。

王仁细细想了想,认为关键应该在‘唐’字上,不想聂瑛却在一旁道:“王仁哥哥,你有没有发现先前的一块石壁和现在的石壁上都有个‘唐’字,而且这两个‘唐’字在同一位置?”

王仁大喜,望着眼前的石壁,仔细地观望了一下,果然如此,发现两个‘唐’字是位于同一位置。

他在‘唐’字上面摸了摸,发现字是活的,将它向下一压,石门渐渐地朝侧面移开了。

顿时,借着古幽手中的夜明珠,三人发现了一条非常巨大的楼船藏匿在飘荡的海面之上,可是现在依然是在断崖之内,因此,在断崖下面并看不到这儿还是别有洞天,还藏匿着一艘如此巨大的船只。

三人细细查看了一下,可以明确地听到石洞外面的海水击打在洞中的岩壁之上,和断崖下是一样的声音。

顺着一条石块垒成的小道,古幽找到了一个剑槽,应该是用撵云剑才可以打开面前的岩壁,现在撵云剑不在他们手中,自然是无法将岩壁打开,将大船开出去了。

忽然间,二人的肚子又开始叫起来了,这才想起他们二人已经一天一夜未曾进食了,而探险也已完全结束,他们便只得离开了。

扑通一声,三人同时跳入海水之中,绕过断崖下面的岩壁,从另外一侧游出,果然是***。

王仁大喜,在外面望去,岩壁并无异常之处,而且坚硬无比,远非元坤神功可以轻易摧毁。

他无心逗留,抓住古幽和聂瑛,腾空而起,从断崖的岩壁之上跑了上去。

三人站在断崖之上,细细看了看方位,发现将宝藏运出的船只藏匿之处就在他们临时所居的附近之下。

在临走之时,王仁在断崖之上,脚使劲一踩,踩掉了一大块岩壁,做上了记号。

三人朝洞中寻去,可是忽然之间,被洪枭分尸的游唐的残缺不全的尸首映入了眼帘,令三人毛骨悚然,颇为震惊。

王仁闭上眼睛,无心去看,顺手使出一招尘土飞扬,将其尸首埋掉。

三人来到所居的山洞附近,发现洞口附近躺着几具尸首,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朝山洞中而去。

入洞的一幕让王仁哑口无言。

乌狂脸上黑气涌窜,***四乌正在给乌狂疗伤逼毒。

王仁大吃一惊,连忙向旁边灵鲜追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鲜哭哭啼啼地道:“刚才龙千江来了,他的毒血钻进了我哥的身体内,现在我哥中了和龙千江一模一样的剧毒。”

王仁也顾不上***了,聚气凝神,凌空而起,将真气从乌狂的百汇注入,将***四人震开了。

忽然间,王仁从乌狂的头顶下来,右掌接上了他的右掌,左掌接上了他的左掌,利用元坤神功的独有逼毒之法开始逼毒,可是效果却不大。

聂瑛见到这种情况,灵机一动,将自己脖子上佩戴的御毒牙解下来,挂在王仁的拇指之上,利用御毒牙引毒。

顿时,在御毒牙的作用之下,毒血从二人的双掌之中滴下,黑气也不断从二人双掌相接之处袅袅而起。

片刻之后,乌狂体内的毒素已经逼出了一部分,而王仁也真气不济,元气耗损过重,停了下来。

他将御毒牙给聂瑛带上,顺便跟众人道:“现在大哥体内的毒素已经逼出了一点,不过这是混合了多种奇毒,毒性杂乱,好在你们及时镇住,中毒不深,不过想要彻底逼出来,还要至少再逼三次。”

聂瑶见王仁真气耗损过度,额头上全是汗珠,拿着水上前跟王仁道:“姐夫,这是我刚刚从彩石湖泉眼打的水,很清凉,你喝一点儿吧。”

王仁接过水,看了看聂瑛的表情,笑着道:“聂瑶,姐夫不喝水,喝二哥酿的酒。这水你给你姐姐喝吧。”

聂瑛接过水,刚想往下饮。忽然间,聂瑶发现御毒牙上面又是黑气涌窜,甚是好奇,向她询问道:“姐姐,这御毒牙为什么呈黑色的啊?”

聂瑛将水壶移开,道:“那是因为王仁哥哥刚才给大哥逼毒,所以沾有毒气,呈黑色的了。”

听到聂瑶说聂瑛的御毒牙呈黑色,王仁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将聂瑛放在嘴边的水壶抢下来,着急地问道:“刚才的水泥有没有喝?赶快吐出来。”

聂瑛笑着道:“你都给我抢了,我喝什么啊?”

王仁放下悬着的心,尝了一口水,发现里面果然有剧毒,连忙吐了,跟众人道:“这水被居心叵测的人下了剧毒。”

灵鲜大惊道:“怎么会啊?这水是我和聂瑶刚刚从彩石湖的泉眼中打来的。”

乌狂慢慢拾起,盯着王仁语重心长地道:“三弟,灵鲜已经不是曾经的灵鲜了,难道你怀疑是她想杀我们?”

王仁大笑道:“哈哈……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是想现在很有可能有人在彩石湖的泉眼处下毒,那儿可是唯一的水源啊,要是这么一来,所有人都会被毒死,真是狠辣无比,心如蛇蝎。”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有人会使出这么狠毒的计策,想将岛上的人全部毒死,最后再独吞宝藏。

乌圣在一旁道:“那么谁会这么做呢?我们又该如何制止呢?”

乌狂慢吞吞地道:“如果有人将毒下在彩石湖的泉眼,那么只有将解药放在泉眼才可以彻底解决问题,可是那究竟是什么毒啊?”

忽然间,聂瑛想到了唐门,盯着王仁神秘地笑道:“呵呵,王仁哥哥,只可惜你的琼儿姑娘不在这儿,不然她肯定可以帮你的。”

聂瑶甚是好奇,从未听说过王仁还有一个琼儿姑娘,连忙追问道:“呵呵,姐夫,你还真是风流,这个琼儿姑娘是谁?”

被聂瑶这么一说,王仁甚是尴尬,连忙转开话题道:“你们现在这儿等着吧,***彩石湖看一看,顺便在旁边刻个石碑提醒一下,否则可就晚了。”

临走之时,他特地带了些食物,在路上补充体力。

王仁纵身而去,来到了彩石湖旁边,发现已经倒下了许多尸体,有许多死于刀剑之下的,不过也有七窍流血,死于剧毒之下的。彩石湖的底部的泉水被染成红色的,从地洞的入口流进去了。

王仁大惊,走到泉眼旁边,发现已经有人在泉眼旁边淘出了一个小泉。

他尝了一口,发现里面果然有剧毒。可是彩石湖中的水是活的,又怎么会有远远不断的剧毒呢?

他甚是不解,忽然间,恍然大悟,将手慢慢地从泉眼摸进去,居然找出了一个铁盒子。

他打开铁盒子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里面是许多的干药材,甚是生气,突涨掌力,将里面的药材化为齑粉,朝外抛出。

他又从干涸的湖底找出一块彩色的石板,震动柳剑,在上面刻上了‘泉水有毒’四个大字,将其立在泉眼旁边。

忽然间,地洞之中传来了刀尖相撞的当当之声。他走到地洞入口之处,鲜血还是混着湖水,从地洞口不断地流下去。

细细一看,下面灯火通明,他刚想进去查看一番,可是刚才给乌狂逼毒,真气耗损过多,要休息片刻才行,正当他犹豫徘徊之际,彩石湖上面有一军官骂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是谁在这快石壁之上写了‘泉水有毒’这四个字的?”

王仁冷冷地道:“知道,你有事儿吗?”

军官大怒,站在上面骂道:“好个***,胆敢坏我好事,受死吧。”

王仁大怒,真没有想到这下毒之人居然就在眼前,不由怒发冲冠,站在下面骂道:“你是谁?居然想出下毒的狠招?”

军官道:“我乃是汉刘晟座下大将军楚绵的弟弟楚固。”楚固拔出宝刀,跳下来朝王仁砍来,王仁一动不动,震动左臂,柳剑飞出,朝楚固砍来。

楚固身为汉将,自然是对南方武林之事了如指掌了,见到柳剑,吓得魂不附体,连忙收招。

楚固吞吞吐吐地道:“你…你可是王四奇的传人、南隐客的侄儿,王仁?”

王仁笑了笑,上前骂道:“赶快交出解药!”

楚固吓得魂不附体,慌慌张张地道:“这毒是从唐门手中高价买来的,我们……没有解药啊。”

真没有想到居然是唐门的毒药,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都在三绝岛,这下子事情可好办多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30章:火魔通经术

话说王仁去彩石湖查看,彩石湖的泉眼之中塞满了毒药,并且还碰见了下毒之人楚固。

他从楚固的口中得知,这毒是唐门之人所下,甚是吃惊,连忙去找现在就在三绝岛上的唐门叛徒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

鉴于楚固告诉了他这个秘密,王仁决定放过他,突施内力,三股真气从其百会穴注入,封住了他的武功。

此时,岛上十之***的人都在厮杀,只是为了争夺宝藏,彩石湖中的淤泥之中,还藏有黄金。

王仁想去彩石湖的地洞之中查看,顺便找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要解药,可是自己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刚才又为乌狂逼毒,元气大伤,铁打的身子,也难免受到影响。要是他这么进去,无疑是羊入虎口,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回山洞,拜托乌圣和古幽夫妇俩进去把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手上的解药找回来。

王仁回到山洞,不想诸葛明和诸葛红婷已经回来了,在山洞之中,刚刚帮乌狂运气疗伤,在旁休息。

他赶上前去问道:“诸葛伯伯,陆干的事情,我很抱歉……”

诸葛明打住他,惭愧地道:“师门不幸,我三番教出不肖之徒,实在是惭愧。”

王仁笑了笑,又走到乌圣旁边道:“二哥,我现在元气大伤,要静养一番。我已探清,是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的唐门毒药,现在他们俩应该在地洞之中,因此,还想烦劳你和二嫂到地洞之中查看一番,从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的手中拿到解药。”

乌圣看了看古幽,又跟王仁说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她……”

古幽当即不肯了,连忙走过来跟乌圣道:“不行,我熟知地洞中的一切,我要跟你一起去。”

王仁笑了笑,转到二人身后,将乌圣和古幽推出山洞,顺口跟二人道:“哈哈,你们俩路上慢慢解决吧,我们就不跟着掺和了。”

忽然间,诸葛明又带着诸葛红婷,赶到乌狂和王仁身边道:“我必须去阻止步震,宝藏不能落于步震的手中。现在,我先把婷儿交给你们,还烦劳你们兄弟们好生照顾。”

王仁大惊,当即怔住了,心想:“我刚才还纳闷儿呢,他既然已经知道宝藏出现在世人面前,为何没有去阻止,原来是托孤来了,看来……”

灵鲜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诸葛明,似乎也知道了他的打算,随口道:“***,难道说你非要阻止北地霸王吗?这又是何苦呢?”

诸葛明甚是激动,连忙转过身来,盯着灵鲜道:“我谨遵师命,宝藏不传野心勃勃之人,如何说是何苦呢?”

诸葛明难得高声大呼,在空荡荡的洞中引起了连番的回音,甚至吓了三乌一大跳,个个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后,又跟众人道:“你们保重吧,照顾好婷儿。”随即转身而去。

红婷甚是担心,紧跟其后,想撵上他,可是诸葛明的影子早就消失不见了。

红婷又返回洞中,想要找武功深不可测的王仁,可是他刚才说自己元气大伤,需要休养,而乌狂也是中毒未解,正在休养,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乌痴了,跑过去跟他道:“大师兄,我爹说他要去把宝藏封起来,会不会有事啊?”

谍影诀向来被称为不败神技,它妙用无穷的步伐和指法或许难以战胜向王仁、步震一样武功高强的对手,可是自己落于不败之地,却是轻而易举。

乌痴深知这点,倒也并不担心,道:“师妹,放心吧,***的武功已入化境,谍影诀更是不败神技,而且***遇水,更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没有必要担心。”

乌狂也在一旁安慰道:“红婷,你就放心吧,别说***,就小四弟,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了的,大锤子动一动,整个岛都会颤一颤。你就安心地呆在这儿吧。”

王仁正在闭目打坐,休养元气,忽然间,被洞中的虫子咬了一口。

他睁开眼睛,换到乌狂身后的一块青石板上坐下疗伤,不想却发现发现三乌的表情怪怪的,一边盯着乌狂,一边看着洞外,似乎想要离开,可是又放心不下身受重伤的乌狂。

他细细想了想,终于明白了。东侠将他们三人关在三绝岛之上,有一半的原因是想让他们三人守护着这个宝藏。

现在,他们三人苦苦保护了半辈子的宝藏出现在世上了,可是却无缘一见,甚是可惜,想要去一睹为快,可是又放心不下眼前的乌狂。

王仁号称入木三分,自然是深知心计,笑了笑,跟三乌道:“三位前辈,我看你们守候了几十年,一定想看一看守候了半辈子却无缘一见的宝藏吧。要是你们想去一睹为快的话,又何必畏首畏尾呢?这儿有我在,大哥一定安然无恙。”

三乌大喜,谢过王仁后,紧跟在诸葛明身后赶了出去。

王仁用原来炽热异常的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调息完毕,身体炽热,口渴难耐,从洞中找出一大坛子酒,饮了起来。

他放下酒坛子,刚想给乌狂接着疗伤,可是酒水却将衣服浸湿了。

聂瑛看在眼中,走过来帮他擦拭,不想却将王仁从秘道之中带出来的《火魔通经术》从他身上擦了出来。

王仁捡起《火魔通经术》,细细想了想,上面尽是疗伤之法,猛然想到上面可能有精妙绝伦的解毒之法,连忙开始查找。

果然,在《火魔通经术》的调息归元篇中找到了驱毒之法。

为了疗伤逼毒,乌狂开始***《火魔通经术》。

却说这《火魔通经术》,乃是曾经名震一时的邪派奇功《火魔经》中残留下来的一部分。《火魔通经术》乃是一部利用走火入魔来疗伤的神奇法门,共分为三篇:上篇乃是通经活络篇,其实主要是利用走火入魔来***不世内功,让自身内功与日俱增;中篇是递肢篇,主要是一些武功招式,掌法散乱,拳法精妙,指法无坚不摧,腿法劲力十足;下篇是调息归元篇,主要将的是调息归元的疗伤之法。

第31章:幻影硬掌

却说乌圣和古幽二人率先来到了彩石湖旁,眼前的惨象真是令二人作呕,尸骨横在地面之上,堆积而起,比王仁刚才去的时候多了许多,有老人、有妇孺,真是三教九流,无孔不入。鲜血从地洞的入口流入,都已经凝结,将整个地洞的洞壁染成了鲜红色。

二人慢慢地踩着彩色的石头,朝地洞入口而去,刚欲到地洞中寻找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的下落,不想诸葛明的身影从二人身旁闪过,走到地洞中去了。

诸葛明跳入地洞,里面亦是尸横遍野,压在藏有宝藏的箱子上面,鲜血早已把黄金美玉染成红色了,而里面的人也正在为抢夺宝藏厮杀。

诸葛明落在地洞之内,看到如此景象,连连作呕,跟洞中之***呼道:“想活命的话,就赶快从这儿滚出去。”

下面有认识诸葛明的人立即变得惊慌失措,不由大惊道:“诸…诸葛明…这么多宝藏,难…难道你想独吞?”

诸葛明冷冷地道:“任何人都不准将宝藏从这儿带出去。”

旁边水浪派的掌门人水巨眼珠子一转,灵机一动,连忙赶到了东侠的身后,又跟他道:“东侠,对啊,这宝藏要是出现在世上的话,必然是害人不浅,遗祸千秋,咱们不能让他们带出去。”

诸葛明笑了笑,不由大喜道:“难得你和我有一样的看法,你叫什么名字?”

水巨道:“我乃是水浪派的掌门人水巨。”

诸葛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笑着道:“好!你先躲在一旁,我要将他们赶出去,把宝藏封起来。”

水浪躲到了诸葛明的后面。

诸葛明又当着众***呼道:“现在,我喊三声,要是还不离开,我把你们全部扔出去。”

诸葛明开始数数,不想他背后的水巨突施奇招,趁着他刚刚张开口,一指从他的后背封住了他的呼吸。

诸葛明大怒,背着身子,伸出左手食指,直指水巨小腹,一招隔空毙穴打出,顶在他的小腹之上,顺势突涨内力,将其击倒在一旁。

他转过身来,指着水巨怒骂道:“好个小人,我就先从你开刀。”

他抓住水巨,将他从地洞抛出,水巨恰好落在了被血染红的淤泥中。

乌圣和古幽大吃一惊,连忙下去观看,不想地洞中除了已死之人,***人全部被诸葛明点住。

见乌圣和古幽下来了,诸葛明连忙跟乌圣吩咐道:“圣儿,赶快将这些人扔出去,我要把这儿封了。”

这对于天生神力的乌圣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不到片刻,洞穴中被诸葛明点住的百余人全被乌圣抛出了地洞。

乌圣又向诸葛明询问道:“***,那么这些剩下的尸体怎么办啊?”

诸葛明道:“既然他们这么喜欢宝藏,就把他们的尸体留在这儿,警醒后人。”

三人腾空而出,站在彩石湖底的石块上。

诸葛明又吩咐乌圣道:“用霹雳一击将这个洞口牢牢封死,宝藏绝不能重现于世。”

乌圣犹豫了,虽然此举甚是可惜,可以让无数贫苦之人摆脱困境的希望从此破灭,可是却可以让三绝岛的杀戮停止,于是聚气凝神,准备用自己的绝招霹雳一击,将整个彩石湖底震塌,不想苗青和龙千江先后而来。

苗青本来躲在山洞中,闭关练自己的三络分形手,并没有得到宝藏在彩石湖的消息,可是当龙千江面临阴阳八风阵的彻底瓦解之时,他必须作出决定。

千江走到山洞之中,找到了正在用鲜血练三络分形手的苗青,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请他出山。

苗青当然不肯用自己的力量帮龙千江一个废人去夺宝藏,可是千江身上却有最后一份藏宝图。它是将宝藏运出来的关键,最终,苗青答应帮龙千江的帮,等将宝藏运出来的时候,再杀龙千江,独吞宝藏。

苗青见乌圣、诸葛明、古幽三人都在,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是这下子乌圣都要将宝藏封起来了,他不得不现身阻止。

龙千江知道自己一个断壁之人,没有阴阳八风阵相助,根本无力阻挡,连忙跟苗青道:“待会儿咱们闪过他们三人,直接进到里面去,他们封了这儿的话,咱们也能将宝藏从***的路运出。”

苗青大喜,上前向诸葛明挑战道:“诸葛明,你是一代大侠,武功自然是深不可测,恕苗青不自量力,跟你的高徒挑战。”

乌圣大惊,真没有想到苗青居然敢想自己挑战,即使弯刀王来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现在苗青居然向他挑战,莫非真如王仁所说,苗青已经练成了白眉天师遗留下来的绝技三络分形手?

乌圣甚是好奇,上前道:“好的,苗青,你想挑战,我奉陪到底,不过先等我封了这个是非之口。”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而雄厚的声音从彩石湖旁的陆地传来:“贤侄,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想将它封起来吗?”

诸葛明大惊,转过身来一看,步震倾巢出动,带着骆先生、两个儿子、休雷、怀有身孕的步雨以及早已归附于他,忠心耿耿的数百个武林好手。

步震站在彩石湖外的地面之上,对着诸葛明大笑道:“哈哈……师弟啊,我要多谢你帮我扫清障碍,不过这个宝藏是我打开的,也就应该姓步。”

就在此时,被诸葛明打晕的水巨醒来了,看到步震势力庞大,又故技重施,慢慢地从泥中拾起,爬出彩石湖,朝步震走去。

水巨往步震身前跑来,不想却被休雷给挡住了:“你是谁,想干什么?”

水巨听到了休雷声音如惊天之雷,吓了一大跳,身体开始哆嗦,又连忙跪在步震脚下道:“北霸步大侠,诸葛明刚才被我暗算,既然是武功再高,必然受了影响,此时,他不是你的对手,咱们不必怕他。”

步震勃然大怒,没有看他,盯着诸葛明,面无表情地道:“你知道我的六不赦吗?”

诸葛明无奈的转过脸去,似乎已经知道了水巨的下场。

仲归在旁抢着道:“不孝之徒杀无赦、不孝之子杀无赦、不忠之臣杀无赦、不义之人杀无赦、不仁之人杀无赦、不贞之妻杀无赦。你前两天害死了自己的表兄弟,今天又暗算我师叔,胆敢在北地霸王面前以身试法,去死吧!”

仲归运起掌力,顺手使出步震自创的迎客掌,使出一招两山排闼送青来,左右掌同时夹击,朝水巨的头颅打去。

水巨大吃一惊,连忙大呼求饶道:“北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放过我吧,岛上所有的船都已经被凿……”

水巨话音未毕,仲归就一掌将其击毙。

诸葛明又发现步震杀人,毛骨悚然,大惊道:“师兄,你们父子真是一样残忍。”

同时,他又转身跟乌圣道:“赶快把这儿封了。”

乌圣向来心似慎密,听到水巨临死之言,不解其意,正在断断续续地拼凑,可是诸葛明吩咐,又怀着疑问听了下来,舞起霹雳锤。

伯延纵身上前,开始阻挡。

苗青为了不让乌圣封住宝藏,也上面帮伯延的忙。

古幽见乌圣以一敌二,欲上前帮忙,可是却又被仲归挡住了。

仲归看到古幽,又想起曾经在悬瓮山败在古幽手下之辱,甚是生气,不由大笑道:“哈哈……上次悬瓮山之上,你欺我重伤,这次我要一并讨回。”

本来乌圣以一敌二,可是苗青曾经暗害过伯延,差点让他命丧定州,此时,苗青他又乘人之危。伯延甚是生气,于是一边和乌圣交手,一边朝苗青讨回曾经的怨债,三人对三,开始乱战。

步震跟手下***诸人吩咐道:“这次或许是我和我师弟的最后一战,我要破弥罗神掌,你们只管静静地呆在一旁,不许插手。”

步震向前走了几步,微微笑了笑,跟诸葛明道:“其实我现在人多势众,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而我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打败,可是,为了让你心服口服,我今天三要破谍影诀,跟你再决生死。”

诸葛明勃然大怒,一招移形换影,走到步震前面,开始跟他血战。

虽然说二人武功,半斤八两,可是水巨封气功夫可是天下一绝,诸葛明虽然不至于受伤,可是高手过招,往往就是差之分毫,而出现南辕北辙的差距,因此,这一击便成了他的致命一击。

双双交拆招了将近两百招,步震逐渐占了上风。

正在乌圣和伯延、苗青打得难解难分之时、古幽的护花梅剑和蒸焰梅花手也在弥罗神掌和地禅腿面前花容失色,威力大减。

就在此时,三乌飞身而来。

乌魔出招上前,和休雷大打出手,乌痴去帮古幽,乌颠则也加入了伯延、乌圣、苗青三人的混战。

诸葛明和步震二人打得天昏地暗,两大高手巅峰之战,将彩石湖中的淤泥溅出湖底,四处斜飞,同时,也让步震所带的百余高手躲在远处,以避锋芒。

转眼之间,二人又拆分三十余招,可忽然间,步震转变了打斗方式,摆起马步,运起真力。诸葛明也是摆好马步,半蹲在地,伸出右手拇指,运起隔空穿穴的指力。

诸葛明的隔空穿穴远没有乌狂奋力一击时那么惊世骇俗,可是他深厚的内力却为隔空穿穴增添了别具之威力。

为了减小空气阻隔,他使出一招谍影斑斑,顺势跑到步震面前,趁其还未及出招,隔空穿穴的指力打到了他的胸前。

步震得意地笑了笑,用左手抓住他的右腕,猛然腾出自己右手,以闪电之势出击,朝其身前点去。

此时,诸葛明才猛然想起步震练过天罡罩,自己的指力对他的伤害甚小,连忙撤身,准备避开此招,可是刚才被水巨奋力一击,真气出现断歇,步伐迟缓,被步震点住了。

步震虽然利用天罡罩为诱,将诸葛明点住了,可是诸葛明深厚的内功发出的隔空穿穴威力十足,也打得自己连连咳嗽,向后退去。

步雨连忙赶过来问道:“爹,爹,你没事儿吧。”

他稍稍调息后,微微笑了笑道:“呵呵,爹没事,刚才岔气儿了。”

步震赶到诸葛明面前,不由大笑道:“哈哈……师兄始终是师兄,你常常以点穴来***对手,今天被师兄点穴的滋味不好受吧。以你的功力,一刻钟以后会自行解开的,我现在要去挖宝藏了。”

步震飞身而出,又帮助伯延和仲归,轻而易举地点住了乌圣、古幽、乌痴、乌魔、乌颠,让他的大队人马先入洞穴,将宝藏装箱。

仲归怒气冲冲地走到龙千江旁边道:“弑叔之贼,赶快把藏宝图还回来。”

龙千江显得惊慌失措,吞吞吐吐地道:“我…我没有……”

仲归大怒,用迎客腿打出一招“一水护田将绿绕”,将其***,踩着他的左臂骂道:“洪枭既然已经中了你的毒,成了你的人偶,那么藏宝图一定在你身上。你要是不叫出来,我现在就连你这天胳膊也踩断。”

苗青甚是着急,在一旁道:“步震,你这不是明抢吗?”

步震大笑道:“哈哈……承蒙江湖人士错爱,赠与我北地霸王的称号,既然我是霸王,那么强抢当然也是我的拿手好戏了,更况且这张藏宝图本来就是我的。我提醒你,北地霸王会杀掉一切和我作对的人,我师弟和我有情有义有恩,可是对于你们,我就没有手下留情了吧。”

苗青吓破了胆子,他曾经亲眼目睹了步震撤掉了他的师弟萧源的舌头,领教过其霸气,现在若是再行挑衅,无疑于自取灭亡,连忙退下,一言不发。

仲归在龙千江身上搜了搜,果然从他怀中搜出了藏宝图。

步震接过藏宝图一看,没想到居然被解开了,不由大笑道:“哈哈,这藏宝图转了一圈,没有想到还有意外之喜,这第三份藏宝图被人解开了,哈哈……”

步震父子三人进入地洞之中,里面尸体令三人反胃,不过他手下的人马早就帮他把宝藏装好箱子,收拾好了,用带着的藤蔓绑好,随时准备带走。

他在已经装好的宝藏从箱子中翻了出来,扔的到处都是,各种奇珍异宝也被摔的残缺不全,令父子三人甚是失望。

步震找到了藏有武功秘籍,各种奇书的柜子,可是里面的书籍早就被抢光了。

他甚是生气,一掌将柜子震为齑粉。

伯延不解步震为何如此生气,上前问道:“爹,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步震叹息道:“天不助我啊,上次咱们发现这儿是石灰粉,可是却没有注意到里面所藏的书籍,这真正行兵打仗所需之书,由孔明之徒姜伯约所著的《孔明神鬼术》被别人拿走了。”

仲归道:“没事,你们先装箱,我从这些死尸的身上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

步震和伯延号令手下人士好好装箱,顺便从死尸上面查找了一下,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步震所说的《孔明神鬼术》。

无奈之下,三人只好按照最后一份残全不全的藏宝图上所描绘的路线,将宝藏往出运。可是就在此时,地洞入口的日光消失不见,上方入口处被封死了。

步震沿着地洞上去,试着打开封住的洞口,可是他稍微一动,就会有无数的石块砸下来,要是强行打开,恐怕还没有将洞口上面的石块推走,自己先被砸死了,况且他现在有藏宝图在手,根本不需要从上面出去,便笑呵呵地按照藏宝图所画的路线开始撤离。

原来是苗青不想让步震夺到宝藏,所以又回来解开了乌圣的穴道。在诸葛明的强逼下,乌圣只得将地洞的入口用自己的霹雳锤捣毁,牢牢封死了。

第32章:四通八达

却说乌狂按照王仁所给的火魔通经术***。这门武功果然是阴毒***之极,不过确实是奇效无比,按照上面***,稍有不慎,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他***了片刻,虽然排毒疗伤的效果极佳,可是却差点儿走火入魔。

王仁大惊,用自己的功力都没有帮乌狂通活经脉。

忽然间,他想起了毕摩子的易经波形功,目光投向聂瑛,在她的帮助下,合二人功力,才将他的经脉通活。

王仁又大致翻看了一下火魔通经术中的要义心法,不由叹息道:“这武功这是邪门之极,难怪会封在宝藏之中。”

乌狂道:“虽然邪门之极,但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以走火入魔来疗伤的方法却是神效无比,就好像你的元坤神功的第十层一样。现在,我感觉内力好像有点提升,待会儿再试一试。”

聂瑶在一旁好奇地问道:“难道说比魔心煞手还邪门?”

王仁点头接道:“这当今武林,我所见过的邪门武功中,就要数魔心煞手最为阴毒了,可是现在这火魔通经术利用走火入魔来练功,实堪一门奇功,元坤神功也是引起皮毛。鬼面王乃是邪派中的高手,见多识广,可惜他不在此岛之上,不然他一定了解这种武功。大哥,今天要不是我和瑛儿联手,恐怕你的要走火入魔了,看来连这种武功,没有内功深厚的高手相助,真是太危险了。”

灵鲜听闻危险,连忙走过来道:“哥,这种武功这么邪门,还是别练了吧,要是真的走火入魔,那可就悔不当初了。”

却说步震的人马按照藏宝图上面所示的,将宝藏顺利带到了出口处。步震见到上面写着的字,猜到别有所指。仲归看了甚是生气,聚气凝神,想要将挡在前面的石壁打碎,可是步震看了看藏宝图,发现上面写着相似的话,不由觉得有什么蹊跷。

他连忙挡住仲归道:“我看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以免触怒了神灵。”

他让手下及其儿女一百多号人在石壁前磕了三个响头,虽然新的石壁掉了下来,可是三人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这解开的关键就在被步震烧毁的地方。

听到石壁的对面隐隐有海浪之声,可是步震向来迷信,又如何敢强行摧毁石壁,玉碎不宁呢?因此,他们一百多号人被困在石壁前,苦苦思索。

乌圣在上面扔上来的人中找了找,就是没有找到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也就没有了解毒之法。

诸葛明在一旁道:“岛上的人至少过万,现在彩石湖上面活着的也就两三千人马,死了至少也有三四千,那么还有另外一些人都去哪儿呢?”

忽然间,古幽在一旁道:“我猜应该是在地洞之中的秘道之内,想拿着宝藏逃出来,可是却被困住了。”

乌圣想了想道:“既然这样,岛上中毒的人这么多,我看我还待下去一趟,找到追魂蟾蜍和阎王蜈蚣,把解药找出来,要是再耽搁的话,恐怕就回天乏术了。”

乌圣举起霹雳锤,将地洞入口处的石块砸开。诸葛明想上前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乌圣跳入地洞,苗青、古幽也连忙跟了进去。

怕乌圣难以对付步震,诸葛明先跟三乌吩咐道:“你们三人很少在江湖走动,这武功也落下了,我看还是先回去吧。”随即,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乌圣进去之后,却不想里面的财宝和箱子都被洗劫一空,就连步震父子三人也失去了踪影。

苗青大怒,使出三络分形手,在洞中乱打一通,怒骂步震道:“北地霸王,死不要脸的***蛋,把宝藏还给我。”

古幽知道地洞之中的秘道,将机关打开,带着乌圣和诸葛明进入了秘道。

苗青大惊,连忙尾随而去,可是门已经关了,无奈之下,又开始用三络分形手打碎了石门,跟着进去了。

在古幽的带领下,乌圣和诸葛明顺利地将在秘道中或迷路、或找不到机关的数千人救到了一块儿,可是秘道像网一样,四通八道,就是没有碰到步震。

不过,值得欣喜的是,他们找到了追魂蟾蜍也阎王蜈蚣。

乌圣见到阎王蜈蚣和追魂蟾蜍,连忙向二人逼问解药。

不想忽然间,燕梭也从人群至之中跳出,用燕巢锁骨锁住追魂蟾蜍,逼他交出解药。

乌圣还真没有猜到这忽然间失踪不见的燕梭会出现在这三绝岛的地洞之中,难道他也想得到宝藏?

燕梭的燕巢锁骨当时就把追魂蟾蜍给夹成残废了。

阎王蜈蚣看了,连忙将解药交了出来。

乌圣怕阎王蜈蚣所给的解药有假,早防着这招,将彩石湖中的水让他饮下,再让他吃掉解药,才肯放心。

诸葛明细细观察了一下,没有一个人像是拿着宝藏的,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何离开藏有宝藏的地洞,反而来到了这四通八达的秘道之中呢?

疑惑之余,他跟众人道:“现在宝藏已经被步震全部拿走了,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个岛吧。”

在场所有人都大惊,大骂燕梭道:“好个老燕子,你不是说沿着这个秘道走,还有更加巨大的宝藏吗?现在地洞中的宝藏没有带走,自己却迷路了。你这个***,究竟想干什么?”

顿时,秘道之中的武林人士纷纷开始起哄:

“燕梭原来是个大骗子。”

“只怪咱们太贪心了,居然相信这只老燕子,要是像***人一样,拿着一两块黄金,早点离开,岂不更好?”

“燕梭害咱们,咱们一块儿上,将他乱刀分尸。”

就在此时,古幽从一旁的墙壁尽头找到了出去的机关。燕梭大喜,趁机穿梭而去。

乌圣大吃一惊,真是不知道这燕梭到底有何目的?

诸葛明也知道自己的轻功不及燕梭,追他无非是自取其辱,强令秘道中的数千人沿着原路返回,撤出此地。

然而,当他们沿着原路返回到彩石湖底的地洞之时,地洞因为乌圣的强烈攻击和苗青的毁坏,整个彩石湖都已经塌陷了,无数的巨石将秘道封死了。

无奈之下,古幽只能带着众人朝秘道深处寻去,另觅出路。

却说燕梭穿梭而去,消失在秘道之中,却不想让他找到了步震。

见步震要将宝藏从地洞中运出,燕梭大怒道:“步震,你居然赶私吞宝藏,真是太不要脸了。”

仲归道:“燕大侠,既然你出现在这个秘道之中,想必也是觊觎这巨大的财宝吧,不过宝藏现在姓步了。”

燕梭大怒道:“真是***,要不是我费尽心机,将数千人骗到秘道之中,将其困住,怎么会让你们捡到便宜,你们还好意思独吞?”

步震大怒,纵身上前,跟燕梭血战,可是燕梭轻功极佳,他一时没有办法用弥罗神掌打中,可是却一不小心打在了石壁上面的‘唐’字上。

顿时,石门打开,外面的海水唰唰而响,朝地洞中拍打过来。

步震抓住机会,一掌将燕梭震出洞外,撞在洞外的船身之上,掉落到了海里。

燕梭却凭借着坚强的意志,游出海面,逃离洞中,拖着重伤的身子从断崖上面爬了上去。

步震看到一艘大船,不由大喜,朝着旁边的一条石板小路寻去,走到尽头,找到了熟悉的撵云剑的剑槽。

骆先生欣喜地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宝藏之中连船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要是上面再有水粮的话,咱们就直接可以离开了。”

步震拿出言风和伯延曾经画的关于三绝岛的地形图,确定此处应该是在东南方向的断崖,收起藏宝图,从身后拿出撵云剑,将其插入剑槽,用力一拧,挡在眼前高达三丈,宽约五丈的一道万斤石墙沉入海中,阳光从外面射了进来,而明亮无际的大海映入眼帘,一望无际。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群人的脚步声。步震大惊,连忙让人将宝藏装船,起身回中原。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