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萧清托孤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1章:萧清托孤

话说众人拜祭完葬在彩石湖旁边的游护和满夫人,朝海边而去,可是不料除了被开走的大船,停靠在岸边的船只全部被开走了。

乌圣猛然间又想起了水巨临死前的遗言,他似乎想说停靠在三绝岛旁边的船只都被凿过,连忙跟众人道:“糟了,水浪门的掌门人水巨在临死前似乎想说船被破坏过,可是没有跟师伯说完,就已经死了。现在,所有的船只都已经被开走了,你们说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啊?”

乌狂当即应道:“能出什么事情,他们都已经走了,不管水巨的话是真是假,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生死各安天命吧。”

“小五哥,这可关乎着几千人的性命啊。”

“那你现在能干什么吗?现在船都没有了,咱们还是坐木筏回中原吧,好期待没有仇杀的中原!”

乌圣虽然担心,但是乌狂说的也在理,即使水巨的话是真的,他也是无能为力,而从三绝岛离开的人,只能听天由命了。

当天黄昏时分,他们动身了,怀着没有仇杀,誓死保卫中原的决心,踏上了北上的路。

在商议之后,他们决定先回翡翠岛,因为在茫茫大海之上,他们最为熟悉的地方或许就要数翡翠岛了。王仁夫妇虽然云鹤和诗霄,可是也不差片刻,便也跟着他们去拜会翡翠岛。

众人非常欣喜,一连漂泊数日,终于见到了陆地翡翠岛。或许是他们离开的比较晚的缘故吧,一路之上,他们未曾见一人。

远远望去,翡翠岛甚小,远不能三绝岛相比,或许和三绝岛旁边的两座孤岛相差无***。翡翠岛上方,一片靛蓝,万里无云,偶尔可以看到海鸟盘旋起来,秀了一圈之后,又落在了翡翠岛上面。

也难怪此岛以一个“碧”字闻名天下,临近之时,更加碧绿耀眼,在早秋时分,泛着春天的气息。

红婷甚是欣喜,亦是非常自豪,还未踏上翡翠岛,就先跟众人介绍道:“此岛之所以称为翡翠岛,说起来还要从一个传说说起。据附近渔民相传,当年王母娘娘插花的时候,将一株仙草从天扔下,恰好落在了此岛的泉水之中,由于仙草的作用,泉水碧绿之极,谓之碧泉。”

众人刚刚踏上岸,乌狂就在一旁笑道:“哈哈,师妹,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你还是给我三弟三妹讲吧。”

红婷连日来跟乌狂等人在一起,胆子越来越大了,以前都不敢在人多时说话,尤其是在男子之前。现在,诸葛明撇下她,去追寻步震,却给了她诸多的说话的机会。

红婷笑了笑,又跟王仁、聂瑛、聂瑶道:“在几十年以前,这个岛上只有一些出海打渔的渔民才会来躲避风雨。后来,我爹在海上游玩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岛,见其环境优雅,碧泉之泉水清凉甘甜,甚是喜欢,就和我娘在此岛上建立了一座碧泉山庄。”

聂瑶甚是不解,猛然想起了王仁、步震、毕摩子等人居住的地方,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但凡武功高强的人都要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诸如白眉天师的魔煞门就在山中,北地霸王住在延州北郊,姐夫和他叔叔在双玄居,现在诸葛大侠又住在这个岛上,这样岂不是很不方便吗?”

乌狂在一旁笑道:“哈哈……这就是高处不胜寒,真正的高手都很孤僻,我看我三弟将来也会变得很孤僻,还是乘早享受这大好年华吧。”

不想红婷又在一旁提道:“要说不方便,确是如此。不过,我爹曾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在翡翠岛和普陀山之间建了一座名叫踏浪叠云的桥,可是在晋天福五年的时候,普陀山上连接踏浪叠云的桩子被巨浪拉进了海里,从此踏浪叠云也就沉下去了。本来我爹打算再修建一座水桥的,可是耗费的财力、人力实在太大了,所以一直候着。”

乌痴一踏上翡翠岛,便四下观望,胸怀豁然开朗,在一旁叹息道:“想当年,我们兄弟三人都是英雄人物,此次再回翡翠岛,真有一种桃花依旧,人面全非的感觉,真是往事如烟。可惜我们大好一生都被一把迎心刀给毁了,兄弟们,真是对不起啊!”

乌魔刚要开口,可是乌狂从一边赶上去,看似很不高兴,抢在前面道:“哎呀……老大,也不是我说你,老二、老三肯定要跟你说没有关系,兄弟情重之类的话,这些话连小四弟都明白,你这么说也太见外了。”

乌狂又看了乌魔问道:“老二,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乌魔笑着道:“五弟啊,我们兄弟五人之中,谁是你的对手,你整个一霸王。”

乌圣也听到乌狂数落自己,甚是不服,大笑着赶过去道:“哈哈……小五哥,我又怎么得罪你了?什么叫小四弟也明白,你又什么时候比我聪明了?”

就在此时,萧清从碧泉山庄出来了。

众人纷纷大吃一惊,原来萧清果然来到了此处。

红婷想起萧清背叛诸葛明的事情,甚是生气,转过头去,不想搭理她。

三乌并不认识她,在一旁问道:“这个女子是谁呀,怎么会出现在翡翠岛?”

五乌并不认识萧清,只是简单的听过,不过从红婷和萧清各自的脸色便可知道此人不简单。

不想此时,聂瑶在一旁轻声道:“姐夫,萧清不是在延州吗?”

她又猛然想起了三绝岛全老板带来的消息,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上次那个擅闯三绝岛的全老板说万电死了,陆显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了。”

五乌听到聂瑶的这番话,算是明白了,原来此人就是背叛师门的萧清。

乌颠大怒,真没有想到这曾经害的诸葛明全身瘫痪,武功尽失的女子居然会再次出现在翡翠岛,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想要上前教训她,可是却想起她是一介女流,便绕过她,气冲冲地进了碧泉山庄。

乌魔倒是毫不客气,在一旁破口而骂,可是萧***可谓是海纳百川,宠辱不惊,丝毫不加理会。

萧清走到红婷面前,跟她道:“婷儿,无论你们想怎么怪怨我,我都无话可说,不过我女儿是无辜的,烦劳你代为照看。”

红婷依然没有正眼看她,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照看孩子?”

萧清道:“你说我***也好、不要脸也罢,我在你的房中发现了一首诗。如果你不帮我,我有办法让***背上一个教女无妨,勾引有妇之夫的骂名。”

红婷大惊,脸色一下子变得像仲秋的红苹果一样。

原来萧清是在红婷的闺房中发现了红婷的札记,首页就是一首江湖人士赞扬丐帮帮主龙百石的诗,不但如此,***诗篇尽是一些关于丐帮、四象无极功、五龙山的。萧清这才知道,原来长居闺房的红婷居然一直暗恋着丐帮帮主龙百石,要是萧清将这个消息添油加醋,那么势必会让江湖人以为诸葛红婷勾引丐帮帮主龙百石,到时候诸葛明必然会颜面扫地。

红婷知道萧清所说的话的意思,因此只得将萧清的女儿帮忙照看了。

她终于转过脸来,愤怒地盯着萧清看了看,又道:“那好岸边,你女儿是无辜的,念在小时候的情分上,我会照看好她,可是你要干什么去?”

王仁号称入木三分,现在萧清离开,也猜到了她的意图,上前道:“萧夫人,撇开步震和步伯延不说,步仲归就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你这番前去,恐怕有去无回,难道你忍心看着从出生多病的电子孤苦无依吗?”

萧清冷冷地道:“夫仇不共戴天,不杀步仲归,我寝食难安。我女儿会理解我的苦衷,假如说我真的有去无回,电子就拜托各位了,告辞!”

看着萧清远去的背影,聂瑛也想起了自己的孩子,顿生愁容,连忙在王仁耳旁道:“王仁哥哥,咱们俩都出来这么久了,我现在很想云鹤和诗霄。咱们赶紧回双玄居吧。”

王仁想了想道:“那好吧,咱们从陆路走吧。近日来在海上漂泊,整天吃生鱼,满嘴腥味。回到中原,我先请你们姐妹俩吃顿好的。”

他携着聂瑛和聂瑶,转到乌狂和乌圣面前道别:“大哥、二哥,我们已经离开双玄居几个月了,瑛儿也甚是想念云鹤和诗霄,我们现在就告辞了。咱们改天再聚。”

乌圣叹息道:“哎……真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好吧,我们还没有见过两个侄儿,改天来双玄居看望两个小家伙。”

王仁神神秘秘地笑了笑,盯着古幽跟乌圣示意,又附在他耳边,轻声笑着道:“二哥,加油了,还是老三争气。哈哈……”

乌圣知道王仁的意思,傻傻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小五哥,也不学好的地方。”

王仁仰天大笑三声,带着聂瑛、聂瑶,拂袖而去。

第02章:浪击碧泉

灵鲜听着他们都在说孩子,不由也想起了自己已故的孩子。

乌狂发现灵鲜的脸色不对,知道是她又想起自己的孩子了,跟她道:“既然刚才那个女人把她的女儿留下来了,不如咱们俩先照看吧,红婷师妹哪懂得照看孩子。”

灵鲜大喜,在王仁和聂瑛、聂瑶三人离开之后,连忙跑去碧泉山庄找萧清的孩子。

乌狂等人住在翡翠岛之上,不想深夜里,又来了不速之客。

这天晚上,电子怕生,嚎哭之声吵得众人难以入眠,而灵鲜却是爱不释手,不肯将电子交由***人照看。

无奈之下,乌狂叫着乌圣去海边喝酒。

兄弟二人畅谈天下大事,不想忽然间,有渔火隐隐朝翡翠岛而来。

本来二人并没有在意,心想或许是迷路来此的渔民,不想临近之时,却发现渔船之上,竟然是陆干和陆显兄弟俩。

乌狂甚是蔑视陆干,待他们兄弟二人上岸之后,在暗处骂道:“陆叛徒来翡翠岛,是不是要我放鞭炮啊?”

陆干勃然大怒,转身四处寻找,顺口大骂道:“何处小儿,现身相见。”

乌狂大怒,暗施隔空点穴,不想被陆干躲过了。

他腾空跳出,使出乌魔的六截柔拳的指截和腕截,近身相接,又立即将右手食指腾出,连忙运气,食指变粗发光,使出了佛陀引灯指。

陆干大惊,双手相扰,贴着乌狂的手臂,将其推到侧面,导致乌狂的指力错过。

然而,乌狂***的《火魔通经术》可以使武功在短时间内倍增,陆干乘着渔船,连日奔波,早已气力不济。

乌狂甚是生气,退到远处,使出一招移形换影,顺势连出隔空毙穴的指力,双双交手刚过三十招,就将陆干从空中打了下来。

陆干***倒地。

乌狂在一旁大笑道:“哈哈……谍影诀中的隔空三式要在我的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陆叛徒,你的武功真差。”

陆干大怒,趴在地上骂道:“乌狂,你欺人太甚。”

陆显看到自己的弟弟遭此***,甚是不甘,可是他利用呼雷气功恢复了还不到三成的功力,绝非乌狂的对手,焦急地在一旁道:“乌狂师弟,看在我是你师兄的份上,你能不能别提这件事情了?我弟弟他是特地来向***请罪的。”

乌狂看了看左侧的陆干,白眼相对,又笑道:“哼哼,这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作了叛徒,一辈子就是叛徒。我现在替你把名字改了吧,你以后就叫陆叛徒好了。”

陆干怒火中烧,向右连跨两步,腾出右手拇指,出隔空三式偷袭他。

乌圣本来在一旁查看,看到此景,不由大惊,连忙飞身而出,落到陆干面前,右手捏住他的手腕,向上一掰,顺势一脚将他踹到海水中,骂道:“陆干,你不配来翡翠岛,赶快离开吧。我乌圣生平最恨叛徒,一日之内让我遇到你和萧清,真是晦气。”

陆显听到乌圣说他见过萧清,不由大惊,连忙追问道:“什么?我师妹她来翡翠岛了?我还担心她不会来呢。”

乌圣道:“哼哼,你先别高兴。萧清把她女儿电子留在这儿,自己却找步仲归报仇去了。”

陆显非常着急,连忙踩着海水,将陆干扶起来问道:“弟弟,我看你就在这儿等***吧。我就不陪你了。我现在去找师妹,她虽然偷练过谍影诀,可是一个人找步仲归,肯定是凶多吉少。”

陆干大惊,连忙止住他道:“哥,步仲归的武功不在我之下,你去找她?步仲归那个小霸王会将你们两个都杀了。”

陆显笑了笑道:“步震号称北地霸王,不过还不屑对我一个武功尽失的人下毒手吧。要是看不到师妹安然无恙,我难以安心!”

此时,乌狂也在一旁感慨道:“哎……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萧叛徒快要尝到恶果了,我看陆叛徒也快了。”

乌圣觉得他们二人可能有点过分,语气缓和了一下跟二人道:“师兄,***一心秉承师公遗命,不将宝藏传于师伯之手。现在,师伯他将宝藏都挖走了,***也应该在追踪他和宝藏的下落。所以,换句话说,***就在萧清身边,是不会有事的。他会暗中保护她的。”

乌狂却不以为是,在一旁冷笑道:“哼,小四弟,这哪是什么遵循师公遗命?我看啊,这更重要的是以前***不将羊皮传于北霸之手,也因此他的徒弟萧清背叛了他,自己武功尽失。也因为他和北霸的反目,师娘她遁入空门,要是现在北霸将宝藏挖走,那不是对不起他那过去几十年的斗争吗?他以前的牺牲都付之流水了。因为宝藏,***他丧失了太多东西,这是不忍心,也是***一直和北霸斗争的力量源泉。”

虽然说乌狂平时语无伦次,话全是率性之语,可是说的这番话却让诸葛明最忠心的徒弟陆显都动摇了。

乌圣在一旁轻声问道:“小五哥,这些话不像是从你嘴里吐出来的,你是从哪儿听到的?”

乌狂他得意地笑了笑道:“哈哈……我猛虎口里吐出的象牙有道理吧!这是前几天灵鲜跟我分析的,够精辟吧!简直是一语中的。”

陆显又连忙跟陆干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了。你上次出卖了他,这无疑是毁了他一生。我看此次要是***此时,他一定是伤心欲绝。”

就在此时,渔船上面的一位老渔民在船上催起来了:“喂,赶快啊,今晚会有大风,我要赶快赶回去。”

陆显毫不犹豫地又踏上了渔船。陆干看了看乌圣和乌狂,自己留在翡翠岛上,也是自取其辱,索性离开为妙,也紧随其后,踏上渔船而去。

忽然间,陆显和陆干乘坐的渔船引起了他的注意,连忙跑过去,朝二人喊道:“师兄,你们为什么会坐在渔船上?是不是在离开三绝岛乘坐的船出问题了。”

陆显大惊道:“师弟,你怎么知道?是的,我们走了还不到一天时间,船就漏了。好在有这艘出海打渔的渔船将我们兄弟俩救下,否则我们俩正要葬生鱼鳖之腹了。”

乌圣愁容顿生,傻傻地跟兄弟二人道:“你们好自为之,保重吧。”

乌狂也开始相信乌圣在三绝岛时的猜测了,在一旁道:“这下不幸被你言中,就看他们的命有没有陆叛徒的命好了。”

二人又回到了山庄之内。此时,电子终于安然入睡了。二人找到了三乌的房间,嘘寒问暖,看看他们三人住得习惯与否,可是三人面色僵硬,心事就写在脸上。

乌痴道:“四弟、五弟,我准备明天起程,去找丐帮帮主龙百石,为自己曾经所犯下的滔天罪孽赎罪。”

乌魔、乌颠连忙阻止道:“不行,坚决不行,迎心刀本来就是大哥你的东西,咱们那次只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龙家那四个东西技不如人,况且咱们还是以寡敌众,破了他们龙家的四方阵。咱们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他们的。况且,***为此将咱们关在三绝岛上都已经几十年了,早就赎清了。”

乌痴又叹息道:“哎…虽然如此,可是咱们还是出手太重了,这也是事实,而且龙家下人也被我们杀了很多,所以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罪孽深重,难辞其咎。”

乌狂想了想道:“那好吧,就让小四弟陪着你们去,要是龙百石不给面子,敢动你们分毫,我让他们丐帮鸡犬不宁。而我就负责去找步震的下落,万一***他老人家招架不过来,还有我帮忙。”

乌圣想了想道:“那好吧,我和大哥解决完这件事情,就马上去中原找你们会合,二哥和三哥就留在翡翠岛吧,万一有个水贼之类的,还可以保护岛上的女眷。”

乌魔和乌颠不肯,也想跟着乌痴出岛,不想乌狂又道:“老二、老三,你们俩的武功太差了,去了也是给小四弟添麻烦,还是乖乖的留在岛上吧,保护灵鲜、电子、红婷师妹也是相当重要的。”

次日清晨,众人都在熟睡,不想电子却又醒来了,而且又哭个不停。

乌狂甚是生气,从房梁上下来,站在床边骂电子道:“小子再哭,老子把你扔进海里。”

电子被乌狂一下,哭的更大声了。

乌狂没有办法,拿好玉笛,跟灵鲜道:“灵鲜,这个爱哭鬼就交给你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但愿她能够别哭了,吵得我连个觉都睡不好之外,床上躺着个人,想跟你亲热都不行。你现在就好好在翡翠岛呆着,等有时间,我再带你回蜀中狄府,找高薪谋交待狄家事宜。”

灵鲜抱起电子,在怀中哄弄,听到乌狂此言,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你先适应吧,你以为当爹娘容易啊。不过话说回来,万事小心啊,哥!”

乌狂幸福地笑了笑,走过去再灵鲜的脸上亲了一口。却不想他刚刚过去,电子又开始哭了,吓得他撒腿就跑。

本来乌圣想让古幽在翡翠岛休息一下,可是想到古幽和龙百石的妻子范仙华乃是同门师姐妹,异常亲密,因此,请古幽出山相助。

乌狂、乌圣、乌痴、古幽四人结伴而行,回中原去了。

却说步震带着宝藏直接朝北行走,不想却迷路了,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宝藏运到了中原。

然而,尽管如此,还是有防不胜防的事情不断出现。

步震快要登岸之时,在休雷和伯延回到船舱清点宝藏数目之时,却发现了一个想打宝藏注意的身影。不过当时,伯延和休雷并没有看轻那个黑影。

为了以防万一,步震没有将船靠岸,在海面上详查。经过一番周折,居然发现全老板化装成他的手下,藏匿在他的宝船之上。

全老板见事情败露,当时就跳海逃走了。

为了防止宝藏被其它江湖人士联手抢夺,步震和休雷、骆先生、步雨护着宝藏,秘密赶往延州,却让伯延和仲归带着七八个装满石头的大铁箱子,绕远路赶往延州,引开武林人士的视线。

果然,由于步震秘密行走,行踪几乎没有人知道,而伯延和仲归光明正大的朝延州而去,不久便被觊觎宝藏之人盯上了,好在伯延机警、仲归狠毒,才将各路小丑尽数击退。

却说萧清离开了翡翠岛,在中原四处打听步震的下落,不想一天在茶楼中听到了一群武林人士谈论步伯延和步仲归押解着宝藏的消息。萧清这才找到了步仲归。

这天,伯延和仲归押着七个大铁皮锁好的箱子露宿在潞州城外的山神庙歇息。

本来他们二人将七八个大铁皮箱子锁的好好的,根本没有人可以将他们打开,而且有二人联手护行,想要将宝藏夺走,实属老虎头上拔牙,因此,二人安然入睡了。

忽然间,有几只老鼠在山神庙为争夺食物打起来了。伯延被吵醒之后,难以入睡,一直在想念着远方的聂瑶,不想忽然间,山神庙外有了动静。伯延大惊,连忙假装入睡。

果然,不到片刻,有一大群武林人士围了上来,放火烧山神庙。

伯延大惊,连忙叫起仲归和随行人马,却将七个大铁箱子先锁在山神庙之中。

伯延使出弥罗神掌,站在门前,摆好马步,轻推一掌,将山神庙燃烧的大门推开,带着随行心腹冲了出去。

令伯延吃惊的是***他们的居然又是全老板。

全老板大吃一惊,见事情败露,连忙下令趁他们阵型未稳,杀个片甲不留。

伯延大怒,只身上前,微微挑起,左手收于腰部,握成拳状,右掌擦过右耳,向前扑去,于半空中发出弥罗神掌中的一招撒网听涛。掌力所至之处,当场将全老板带的人震死了三个。

全老板大惊,见放火之计败露,而伯延和仲归又勇不可挡,连忙逃跑。

仲归发现全老板想要鼠窜,焉肯放过他,翻身而起,挡在全老板面前道:“万电,你的性命是我爹的,不过你当初背叛了我爹,而且又鱼目混珠,躲在船上意图做出鸡鸣狗盗之事。北地霸王有六不赦,不肖之徒杀无赦,你受死吧。”

仲归和全老板交手,方知原来全老板的武功不凡,以前似乎在掩饰武功,连忙停了下来,追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混到我爹旁边,而又背叛他呢?”

全老板笑道:“哈哈……步仲归,知道怕了就好,那个巨大的宝藏又不是你们步家的。你爹还不是千方百计从别人手里抢来的,难道我就抢不得了?”

“你少在这儿拖延时间,胡说八道,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混到我爹身边?”

就在此时,伯延似乎猜到了全老板的身份,在一旁道:“二弟,你别问他了,我知道他是谁。我记得爹曾经说过,鞭法以神鞭门为尊,不过神鞭绝技只有历代门主才会。他的鞭法如此纯熟,而且又如此贪钱,我看应该是神鞭门贪钱门主某某小人了。”

全老板笑了笑道:“哈哈……真没有想到我们神鞭门的名声这么大,我苦心制造了一个局,可是没有想到你们的武功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仲归大怒:“你真的是在骗我们,不肖之徒杀无赦。你就受死吧。”

仲归出招,朝全老板的天灵盖打去,不想一个黑影闪过,将全老板从他的脚下救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