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分外眼红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3章:分外眼红

伯延、仲归双双大惊,因为救全老板的此人,正是他们俩一直千方百计想要避开的萧清。

伯延甚是惊慌,连忙上前,装出仲归平日的表情和动作,骂道:“萧清,万电小人一个,死有余辜,他是我杀的。我不想杀你,你赶快走吧。”

萧清满是愤怒,似乎一眼就认出了仲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过此时,她倒也冷静,微微笑了笑,又转向伯延道:“你知道骡子和马的区别是什么吗?我刚才看的一清二楚,无论你怎么装,你就是步伯延,而杀我夫君,让电子变成一个没有爹的人的***,却是步仲归。”

伯延大惊,连忙跟萧清道:“萧清,我真是仲归,杀你夫君的人是我,不是他。”

萧清不理他,走到仲归面前道:“北地霸王有六不赦,最该杀的人就是你。你残杀同门,不仁不义,为何不自行了断?”

仲归大怒,怒视萧清道:“那个坏我爹名声的叛徒是我杀的,你不找来倒也罢了,可是你找来了,我又怎么会束手待毙?”

是的,仲归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上前跟萧清大战,而且每一招都是狠辣的必杀之招。没过十招,萧清就被仲归一掌击倒。

仲归欲斩草除根,上前杀萧清,不想有一人影闪过,使出一招他们所熟悉的谍影斑斑,趁机救走了萧清。

仲归气愤难平,又看到了身旁的全老板,飞身过去,一掌将其击毙。

二人欲追,可是山神庙的大火烧得正旺,七个大铁箱子还在里面,连忙停下脚步,下令让人救火。

救萧清的人正是陆干。

陆干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陆显三番恳求,他只好出手相助。

萧清被陆干带到了一个山头,等着她的正是从小和她青梅竹梅,甚至谈婚论嫁,有了婚约的陆显。

陆显看到萧清安然无恙,不由大喜,连忙赶过来道:“师妹,步仲归有没有打伤你?”

萧清没有想到出手帮助她的人居然会是最痛恨她的陆干,本来已经猜到是陆显让陆干来救他的,不过这一下子见到陆显,倒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陆显又道:“师妹,步仲归的武功非常高,即使我弟弟也不一定能敌他。你还是赶快回翡翠岛吧,***他老人家是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萧清冷笑道:“此次出来,我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我不但要步仲归死,还要让整个延州寝食难安。”

陆显真没有想到现在的萧清怒气这么重,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借着电子的名义劝道:“电子需要母亲,你这弃她而去,难道对得起她吗?”

真没有想到陆显的这句话居然惹毛了萧清。

萧清大怒道:“陆显,要知道你来是想劝我报仇,我早就回去了。要么你帮我报仇,要么马上消失。”

陆干的怒火终于喷出来了,走过来骂道:“你这泼妇,***曾经花费大量尽力授你孔孟之道,没有想到却教出一个像你这般不识抬举的***。要不是我哥让我帮你,我早就帮步仲归杀了你了。”

陆显挡在陆干前面,想挡住他说这些话,可是陆干就像一堆干柴,一旦点着,难以熄灭。

萧清似乎也听说了陆干背叛的师门的事情,在一旁冷笑道:“呵呵,是啊,孔孟之道教出了两个叛徒,你是第二个。我还要找步仲归报仇,就此告辞!”

陆显连忙赶上去,拦住她道:“师妹,别说步震,步伯延的弥罗神掌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他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弟弟被你杀害。你还是回翡翠岛照看电子吧,别让她成为一个孤儿。”

萧清不理他,绕过他继续向前。忽然间,她又停下来道:“要么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要么帮我一把,杀掉步仲归,让延州瓦解。”

萧清又朝前而去。

陆显真没有想到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萧清居然变成了这样,不过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深爱的女人,怎么会让她只身冒险,去杀武功比她高了很多的步仲归。

他迈出了右脚。

陆干连忙拦住了他道:“哥,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抛弃你、不爱你的女人以身犯险,向北地霸王挑衅吗?你一翩翩公子,难道还缺女人?更何况是一个背弃你的寡妇。”

陆显沉默了一会儿,将双手放在陆干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跟他道:“弟弟,你还是找到***,跟他陪个不是。我现在去帮师妹杀步仲归。我实在是不能看着她孤身犯险。”

陆显连忙赶了上去。

陆干知道陆显武功没有完全恢复,放心不下,也跟了上去。

伯延和仲归见行踪已经败露了,连忙将七个装有石头的大铁箱子转移了,朝延州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04章:竹林槐香

话说萧清为了给万电报仇,狠心将自己的骨肉托付在翡翠岛之上。从小和她青梅竹马,对她一心一意的师兄陆显,为了不放心她的安慰,也陪同她去找步仲归报仇雪恨。然而此时,陆显的身体还未曾复原,武功也就恢复了三四成,即使二人联手,也不可能是仲归的对手。陆干不放心自己兄长的安慰,也陪萧清北上,去杀仲归,为万电报仇。

自此,王仁和聂瑛回到了双玄居,聂瑶也去了弈然山庄,而乌圣和古幽陪同乌痴去找丐帮帮主龙百石,化解仇怨。狂棋手自然是在武林之中逍遥快活了,顺便找找诸葛明的下落,这种寻人之事,他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却说东方武林之首,幻实幻虚东侠诸葛明消失良久,没有举办武林大会,而聂瑛一年之期的武林盟主也早已到期,而武林中又变成了散沙一盘,包括鬼面王和四五行道等曾归附于聂瑛手下,对其心悦诚服的武林人士。

伯延和仲归兄弟俩联手,江湖之上罕逢敌手,不但将七个大铁箱子运到了延州,引开了武林群丑的视线,还让萧清无机可乘。

步震亲自暗中押运的财宝更是安全的运到了延州。从此,异常慷慨,向天下招纳能人异士,良将贤才,也四处招兵买马,从契丹人手中买到了良驹千匹。

乱世之中,听闻步震北地霸王门客过千,异常慷慨,各地壮汉英雄争相趋附,可是毕竟北霸身处延州,直到当年初冬,也才招了两万多人马。

却说王仁和聂瑛夫妇回到了双玄居,将聂瑶送回了弈然山庄后,终日在双玄居弄儿女为乐,可是听说步震在延州招兵买马,便有点心神不宁。

这日,又是一个小寒,双玄居迎来了百年不遇的大雨,漫天雪花好似天降鹅毛般,随着竹林深处的寒风在空中飞舞。从楼上窗户望下去,茫茫一片,虽然听见了白鸽的咕咕惊叫,却始终找不到它们的影子。时而狂风袭过,卷起阵阵雪花。狂风袭过,惊起雪地上面的白鸽,这才发现原来双玄居前的鸽子早就饿了。

王仁练功完毕,想起了曾经在延州一觉睡了一个多月,傻傻地笑了笑,飞身而起,站在屋顶,看到飞舞的雪花,不由饮道:

二十四节又小寒,

平地起舞飞雪乱。

笑叹乾坤真情语,

双玄再睡三百年。

忽然间,随着寒风吹过,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从随风而来,他四下观望,处处都是皑皑白雪,并未见到任何异样。渐渐地,香味远去。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傻傻地笑道:“呵呵,一定是我想她们了,所以才闻到女子身上的香味,不过她们也没有这么香啊。”

寒风袭过,他的惰性又犯了,从窗户中回到屋里,钻进被窝,又开始睡觉。

这一觉又睡了半日,直到钱央叫醒他。

“仁儿,还不快起来?”钱央站在楼梯之上,朝上大喊到。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慢起身,站在门口问道:“什么事啊,叔叔,这好不容易趁瑛儿不在,偷懒一会儿,再让我好好睡睡吧。”

忽然间,他记起了正事,连忙跑下楼梯,向钱央询问道:“叔叔,今天是不是小寒?瑛儿她们模子今天要回来,我要去接她。”

钱央冷冷地道:“你还记得啊,赶快收拾一下,去接她们,天气这么冷,不要让孩子着凉了。”

王仁又连忙朝楼上跑去收拾。

钱央坐在火盆旁边,一边烤火一边道:“人人都说女生外向,这瑛儿去弈然山庄都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把两个孩子带走。她那么恋娘家,我看可不中什么女生外向的谬论。你赶快去把她们接回来吧。”

王仁换好衣服,收拾好行李,朝外而去,惊起了双玄居门口的白鸽。

他站在双玄居外面,打了个口哨。玄武流星从从竹林深处跑来,他又飞身上鞍,纵马而去。

却说聂瑛、聂瑶带着云鹤和诗霄于一个月前去转娘家,王仁也跟着她们同去,看望他的岳父聂威贤。

然而,聂威贤隔三差五劝他娶聂瑶,无奈之下,她只得不告而别,一个人先回来了。

醉雾甚是喜欢云鹤和诗霄,这多日不见,生意也有人帮忙打理,他闲来无事,便也亲自找到了弈然山庄去了。

三日前,醉雾回来传话,说聂瑛等人会在小寒这天回来,因此,他早就吩咐刀戊心了,让他已经赶往弈然山庄,去接她们了。此时,他们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却说醉雾,一直以来照看着小阿旺,本来坐镇泉州,打理着泉州的酒楼,可是在云鹤和诗霄出生后,又带着阿旺来到了长乐府,隔三差五就往双玄居跑,为的就是去看云鹤和诗霄。

阿旺性情单纯,练武不专心,虽然有心杀龙千江,给枉死在天柱山下面的父母相亲报仇,可是过两天又会给忘了。不过,王仁也知道龙千江身中多种奇毒,已经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步了,便也没有再在阿旺面前提起报仇之事。

因为俗语有云,自作孽不可活,恶有恶报,龙千江为了宝藏,甘愿食毒,注定了他的命运。

王仁骑着玄武流星,纵马而行,朝建州赶去。

然而,他刚刚走了不到三里,就看到阿旺一人当先,从雪地上面跑了过来,后面紧跟着一辆徐徐而行的马车。

阿旺个头见长,可是还是像以前一样单纯,不知世事。

他看到王仁驾着骏马而来,划着雪,从雪地中跑到前来。

王仁笑了笑,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出招将阿旺放在玄武流星上面,笑呵呵地道:“呵呵,小屁孩,你什么时候跑到弈然山庄去了?”

阿旺甚是不服气地道:“什么啊,我现在是男子汉了,你还叫我小屁孩,那么云鹤弟弟和诗霄妹妹岂不是要成小不点了?”

王仁忍不住停下马来大笑,不想阿旺又道:“仁叔,你刚才耍的是什么武功,教我吧。”

他飞身而起,跳下玄武流星,朝前方的马车而去,忽然间又转过头来道:“你这小屁孩,我师兄都跟我说了,你不好好习武,练过了之后又忘了。我看啊,你还是好好跟着我师兄学做生意吧,要真想学,就先让我师兄教你吧。什么时候你能接他三招了,我再教你元坤神功。”

王仁朝前走去,刀戊心将马车停了下来。从上面跳了下来,踩在雪地之上,上前跟王仁请安道:“***,徒儿向你请安。”

王仁走过去,在将他扶起的瞬间,试了试他的功力,不由笑道:“哈哈……恩,好,你的功力要比上次高了,可是还是偷懒了,没有好好练功,不然元坤神功的功力不应该只有这么弱。”

刀戊倒是并不惭愧,反而埋怨道:“***,我当然是不能跟你这个武学奇人相比了,不过三师伯说了,他说我的武功进步这么快,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撩起马车上的车帘,不想车里面的人都睡着了。

可能是云鹤和诗霄知道王仁来了,又或者是他们俩被寒风给惊醒了,在刀戊心打开车帘的时候,二人都开始哭起来了。

聂瑛被孩子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连忙去哄孩子。

王仁在马车外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曾经风靡一时的武林盟主现在居然在马车上困觉。”

聂瑛看到王仁就在马车外面,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不过,又忽然间又正着脸色埋怨道:“你还说,身为柳剑的传人,居然将自己的妻儿扔在弈然山庄不顾。”

王仁跳上马车,把诗霄抱了起来,孩子立刻不哭了。

聂瑛又将孩子推给王仁道:“在马车上坐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快酥了,***骑玄武流星,就有劳您坐马车了。”

王仁笑了笑,又让刀戊心驾车,一边哄逗着两个孩子,一边跟他聊起了在弈然山庄见到的事情。

刀戊心道:“***,我前两天练了元坤神功招式篇章中的一招纬坤三入,可是却始终也练不成,三次发力的间隔跟不上,出招也太过缓慢。不过,我得到了一位贵人的指引,茅塞顿开,现在勉强可以见人了,待会儿跟***你示范一下。”

王仁逗着怀中的云鹤和诗霄,随口道:“纬坤三入没有足够的内力,是很难***的,三次发力的间隔也会迟缓很多,反而会陷入被动。等你招式熟练到七八成的时候,就配合元坤神功的心法来***,到时候反而事半功倍。不过你所说的贵人是谁啊,他又是怎么说的?”

“正是***您的大哥,狂棋手乌狂。他让我将内力凝聚于手部、肘部、臂部,前后相继,滔滔不绝。”

王仁大惊,差点儿将云鹤和诗霄从膝盖上面摔下来,稍稍哄了哄两个孩子,又道:“原来是我大哥啊,他用六截柔拳的发力方式教你,不过这种打***使招式变得僵硬。你别听他的,按照元坤神功的心法来练,不要越练越僵。”

此时,阿旺也跑累了,见王仁坐在马车上,也跳上马车,坐在一旁喘息。

刀戊心又道:“我听闻乌狂少侠好像是在七八天以前去到弈然山庄的,他每天跟聂庄主下棋,斗个你死我活。不过他好像是借着追寻诸葛明和步震手中的宝藏的下落,而离开翡翠岛,又辗转来到了南方,找聂庄主切磋棋艺的。”

王仁似乎早就知道乌狂会有此举,笑了笑,又向刀戊心追问乌圣的下落:“我大哥出来找诸葛明,我二哥不可能置之不理,你有没有听到我二哥的消息啊?”

“我听乌狂少侠说,银锤麒麟乌圣好像是去找丐帮帮主解决什么恩怨去了,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王仁犹豫了一会儿,不由大惊,连忙将云鹤和诗霄放好,让阿旺先代为照看,自己又跳出马车,坐在了玄武流星的背上,跟聂瑛道:“瑛儿,南方武林在我三师兄茶魂的治理下,现在是一片安宁。你自己回双玄居吧。***连州以北的五龙山庄一趟。”

聂瑛甚是不解,转过身子问道:“五龙山庄何为啊?”

“二哥去找龙百石化解曾经发生在五龙山的***。他虽然武功高强,可是毕竟是三乌杀了人,这要是面对千古顽石,他没准儿会吃亏。所以我要去五龙山看一看才放心的下。”

聂瑛疑惑地问道:“这龙百石现在贵为丐帮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你怎么知道二哥现在在五龙山?”

“我不知道,不过到了五龙山必然能够查到蛛丝马迹,进而找到二哥。”

聂瑛又下了玄武流星,依依不舍地上了马车,跟王仁喊道:“王仁哥哥,你小心点啊。这么冷的天要照顾好自己啊。”

王仁刚刚骑着玄武流星离开,云鹤和诗霄又开始嗷嗷大哭。

他虽然骑着玄武流星,可一日千里,然而,大雪为碍,道路不畅,行程甚是缓慢。

一路上,他遇到了许多北上的武林人士,而且是成群结队的,不由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跟一个衣衫褴褛的壮汉询问道:“兄弟,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成群结队的朝北而去?”

虽然寒风袭过,可是壮汉却是眉飞色舞,像是遇到了惊天之息,笑呵呵地跟王仁道:“兄弟啊,你有所不知,我们本是中天八国王张遇贤的残余下属,在南方武林之中,当一当地头蛇度日。可是最近这半年来,南隐客的三徒弟茶魂统领了南方武林,我们实在是难以度日。现在,听闻北地霸王在延州重金招兵买马,聘请贤才,我们是结伴前去归附他的。”

王仁大惊,又追问道:“我听说钱大侠将自己的生意所得的银两用来赈济灾民,难道你们没有分到吗?”

壮汉听了,不由叹息道:“就那些钱,街道上面的叫花子分一分就没有了。不过我们听说步震从海外挖来了一个巨大的财报,够整个延北地区的人吃十辈子。我们归附北地霸王,个个都会有好日子了。”

他又朝连州而去,不想忽然间,却又碰到了楚绵和楚固兄弟俩带着人马在追杀一群士兵。

他颇为震怒,纵身而去,挡在楚绵和楚固的面前大骂道:“楚绵、楚固,你们俩真是丧心病狂,连跟随自己的士兵都杀。”

楚固吓得惊慌失措,一言不发。

楚绵并不认识王仁,看到楚固惧怕的表情,不解地问道:“这人是谁啊?瞧把你吓得,有我在,他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楚固吞吞吐吐地指着王仁,跟楚绵解释道:“这人就是南隐客的侄子,元坤神功的传人,人称入木三分的不败高手王仁。”

楚绵大惊,不过对看到自己人多势众,又对王仁甚是蔑视,破口大骂道:“你…你这***就是王仁,就是你们叔侄屡次坏我好事。”

楚固大惊,连忙道歉:“王仁少侠,我哥哥是无心的,你不要生气啊。我们放过这下叛逃的士兵,你赶快走吧。”

从楚固的这句话中,可以听出楚固兄弟俩正在追杀的这些士兵是叛逃的。

他心生好奇,又向北他们兄弟俩追杀的士兵询问道:“你们因何叛逃?”

士兵道:“我们虽生为楚家军,可是楚将军连我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今年的饷银又被大官给扣留了。我们现在过不下去了,只能前去投靠北地霸王步震。”

王仁听了,又转过身来,怒骂楚绵道:“你生为汉臣,有奸臣误朝,贪赃枉法而不除,视为不忠;这些都是楚家军,同为兄弟战友,现在你却要枉下***,视为不义;三绝岛之上,你们兄弟俩为了宝藏,在彩石湖的泉眼下毒,害死了诸多武林人士,视为不义;我特地调查过你,听闻你祖上本是楚国贵族,也是叛逃投汉,成了齐昌府节度使,因此,现在沦为汉臣,视为不孝。像你这么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楚绵颇为大怒,睁大眼睛,伸出右手,欲回应他,不想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怒火攻心,口吐鲜血,倒下马来。

王仁不理他,知道楚绵乃是心狠手辣之徒,害人无数,死不足惜,没有理会他,直接上了玄武流星儿走。

可是他不知道,经此一骂,楚绵居然在三日后一命归西。

第05章:百石祭祖

却说乌圣、乌痴、古幽通过丐帮***,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范仙华和龙百石。范仙华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花了整整三天的功夫,用惯用技俩先入为主之计,才将龙百石说服,跟乌痴好好谈一谈。然而,龙百石的条件却是要谈的话,就要在五龙山庄谈。

本来乌圣、乌痴、古幽、范仙华、龙百石朝五龙山而去,不想忽然间,丐帮的郑州分舵的舵主喜黄河被人暗杀,这下子又耽搁将近一个月,最终才赶到了五龙山。

虽然范仙华处处帮着古幽,可是乌痴平常话很少,根本没有机会让龙百石先了解他。

小寒这天,龙百石和乌圣一伙人来到了五龙山庄。

龙千海一眼认出了乌痴,上前欲杀他。

乌圣勃然大怒,举起霹雳锤,在五龙山庄大门前的石板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这才吓退了五龙山的人马。

龙百石也挡住千海,跟他道:“大哥,此次乌痴前来五龙山庄,我们俩还有约定,你稍安勿躁。我倒要看看他是如何让我打消报仇的念头的。现在,烦劳你去准备好爹和三位叔叔的灵位,我和仙华要拜祭他们,待会儿,我还要用乌痴的血来祭拜五龙山英灵。”

乌圣见对方不肯相让,咄咄逼人,怒火中烧,刚欲上前,不想又被古幽给拦住了。

龙百石将众人带进了五龙山庄,五龙山庄的一草一木都引起了乌痴的回忆。

虽然说此时和曾经血洗五龙山并非同一时节,然而大雪压在树干之上,挡住的只是幻影。

乌圣见此情景,还以为是乌痴惧怕了,又跟他道:“大哥,你放心吧,即使这是龙潭虎穴,有我和古幽在,他们也动不了咱们分毫。”

乌痴冲着乌圣笑了笑道:“四弟,切勿鲁莽!我只不过是看到那边的花园那块断裂的假山是被我一掌震掉的,顿生感慨而已。”

乌圣也冲着堆满积雪的假山看了看,怒气冲冲地道:“大哥,你放心吧,五龙山***,罪不在三位哥哥,况且你们已经赎过罪了。咱们跟龙百石推心置腹,以诚相待,要是他不相信,我就跟小五哥学学,二屠五龙山。”

龙千海将龙腾、龙跃、龙飞、龙镇四位五龙山前辈的灵位请了出来。

以龙千海为首的龙家兄弟及下人刚欲祭拜,可是龙百石细细看了看,却发现龙拟露、龙千河、龙百林、龙阵不在,连忙追问道:“大哥,拜祭爹和几位叔叔,为何千河、百林、龙阵还有拟露妹妹不在此处?”

千海道:“半年前,武林中传言,说海外有宝藏,千河、百林、龙阵三人去寻宝了,至今未归。不过拟露的下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拟雪在一旁道:“是啊,石头,我们已经找了很久了,可是拟露也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了踪影,已经一年了。”

范仙华甚是吃惊,要说一年前的话,那不正是他们闯乱云山找龙千江的时候吗?连忙在一旁道:“石头,难道说自从一年以前的乱云山之后,拟露就失去了踪影?这么说来,很有可能真与游唐有关。要是真与他有关的话,我就知道拟露妹妹在什么地方了。”

祭拜开始,三拜之后,龙百石猛然起身,瞪大眼睛,冲着身后的乌痴询问道:“你不是想跟我谈谈吗,现在我爹爹和我叔叔的灵位就在这儿,有什么要谈的,赶快说。说完就受死吧。”

古幽看了看众人的脸色,连忙站起来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涉及甚广,而且也关系到武林中无数人的性命,龙百石是我姐夫,而乌痴是我大哥,大家半斤八两,只有我来跟你们说清楚这件事情,你们才会心服吧。”

古幽看了看众人的脸色,发现他们并无异议,便也是默许了,又道:“在几十年前,我大哥乌痴在拆迁老家的时候发现了一块磁性很强的司南,便想用它来铸造一把神兵利器。当时的武林之中,五龙山以铸造贩卖兵器闻名于世,听闻世上有这么一块磁性很强的司南,便找到他,跟他说五龙山可以帮忙,让这块神奇的司南铸造成一把宝刀。我大哥信以为真,将司南交给了龙庄主。后不久,五龙山也当时的筑刀巧匠,也就是毕摩子之徒巴多贤来五龙山铸刀,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精心打造,终于用这块神奇的司南铸造成了两把磁性很强的刀,也就是迎心刀和链子刀。然而,刀本身没有灵气,为了让刀有灵性,巴多贤用自己的鲜血洗了一遍迎心刀,这才让迎心刀灵气逼人。在铸刀完毕之后,龙庄主将我大哥约到了五龙山,反而将一把高价购买的乌金刀交给了他。当时,我大哥他并没有怀疑,就直接下了五龙山。可是过了不久,江湖传言,说五龙山铸造了一把磁性很强的宝刀,也因此悟出了一种神奇的阵法。我大哥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怒,上五龙山跟龙庄主要刀,可是龙庄主在五龙山上布了阵法,将我大哥打成重伤。我大哥的两个弟弟乌魔、乌颠听到了这个消息,便伙同他一块儿上五龙山再次要刀,可是同样,被五龙山的阵法所伤。又不久,他们三人便暗中潜入了五龙山庄,从龙庄主手中抢走了迎心刀。龙庄主为了夺回迎心刀,和二龙龙跃前辈、三龙龙飞前辈、五龙龙镇前辈摆出了四方阵。他们三人非常震怒,使出杀招,用一招隔空穿穴穿过了四位龙老英雄的心脏。我大哥欲带刀而走,可是四龙龙韦前辈又率领五龙山的人阻挡,扬言为四龙报仇,这彻底惹毛了我三位哥哥。他们大打出手,杀了五龙山二十余人后,被东侠关在三绝岛之上,这一关就是二十多年。”

本以为古幽这么说完,龙百石可以不动报仇之心,不想龙百石还是非常顽固,在一旁骂道:“乌痴,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血债血偿,你们杀我五龙山四位前辈不假吧。况且我就不相信有人会蠢到被关在岛上,你们曾返回中原,实在是难以自圆其说。”

乌圣在一旁道:“龙帮主,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东侠生平常极少不杀生,面对我三位哥哥的所造成的杀孽大为震怒,将他们三人囚禁在三绝岛,终身不许出岛,这也是事实,你信不信由你。现在他们已经得到惩罚了,你还想怎么样?”

龙百石冷笑道:“呵呵,三乌杀了我爹和我三位叔叔,你说我想怎么办?血债血偿,就这么办!”

乌圣大怒,站起身来,怒视龙百石。

范仙华和古幽连忙将二人拉开。

乌圣见解释对于顽石龙百石来言也是枉然,便要离开,顺手一甩,将霹雳锤放在肩上,面向堂外,跟乌痴道:“大哥,咱们一再向让,跟着他不远千里来到了这岭南山脉之上,既然事情已经解释清楚,咱们走吧。”

乌圣将右肩上面的霹雳锤也放在左肩之上,用腾出的右手拉着乌痴,唤起古幽而去。

龙百石大怒,纵身上前,挡住乌圣道:“想走?我看在古幽的面子上,已经留了他这么多日,现在是时候偿还血债了。”

乌圣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今天就代替我大哥,以一敌八,领教你们五龙山的绝技阵法。要是你们能够胜我一招半式,我把我大哥交给你们。”

乌痴连忙阻止道:“四弟,你别为我犯难心了,既然他们执意如此,而我们也问心无愧,大可不必理会,直接走吧。”

龙百石在一旁怒骂道:“乌圣,我们五龙山断然不会以众欺寡。既然你执意维护乌痴,我今天就用四象无极功破你的谍影诀。”

乌圣将霹雳锤砸在地面之上道:“既然我是要维护我三位哥哥,那么我就不会使用任何关于谍影诀的招式。我今天就用我三位哥哥的武功,我大哥所授的用来封印迎心刀磁性的化磁掌,我二哥所授的六截柔拳和我三哥所授的点水爪来破你的四象无极功和龙家功夫。”

不想龙百石也接着道:“好吧,既然你要替三乌出头,用三乌的武功,那我就用我们五龙山的八卦刀法和龙形擒拿手,配合龙家阵法来接你的高招。”

乌圣灵机一动,又跟他道:“龙帮主,假如说我赢了,又怎么办?”

百石倒是爽快,一口答应道:“你要是赢了,我今天方放你们离开五龙山,等我武功胜你一筹之时,再找他们报仇。”

乌圣未加犹豫地道:“好,既然如此,领教五龙山的高招了。”

龙百石从两侧的竹园中取来许多竹子,按照五行八卦在院子中布了龙家阵法,然后借助阵法的威力来增强自己的八卦刀刀法。

乌圣赤手空拳,先用三种不同的功夫跟龙百石的利刀对阵。

却这化磁掌乃是乌痴常年累月,为了封住迎心刀的磁性而苦心钻研几十载悟出的一种掌法。后来,他遗失了迎心刀,因此将阵法演变,现在其实更应该被称作为化石掌,掌力所至之处,石块会背磨成沙粒。

六截柔拳是乌魔的家传武学,乃是将手臂分成六截,分别是手指三截、腕截、肘截、臂截,六截变化无常,双臂组合起来,共有六六三十六种变化,实乃威力无穷。

乌颠的点水爪乃是常年在三绝岛上面抓鱼时悟出的一种爪法,爪击水面成点水之势,如蜻蜓点水,小鸡啄食,故称为点水爪。

龙百石借助竹子所布的阵型增强了八卦刀刀法的威力,将乌圣连连打出的六截柔拳都化解了。

正当乌痴和古幽为此担心之时,怕他不敌龙百石之时,不想百年不遇的积雪将五龙山庄院子中老树的树干压断了。树干压下来,恰好破坏了龙百石竹子所布的阵型,顿时,龙百石的刀法一下子变得平平无奇。

乌圣抓住机会,腾空跳起,使出点水爪中的一招顺浪点水,将龙百石手中的钢刀打飞,插在了对面的墙壁之上。

龙百石大惊,使出已故龙韦的绝招龙形擒拿手。乌圣顺势使出六截柔拳,收起三指截的力量,左手转为点水爪,右手变为化磁掌,向前掏去。

百石大吃一惊,连忙擒拿住乌圣的双臂,往自己身上回拉。

乌圣大吃一惊,松开肘截,将左手上翻,点水爪点中其腋下。百石不肯放开,翻身而起,抓着乌圣的双臂,落在其后,左右交叉,意图将其擒住。

乌圣越战越兴奋,真没有想到龙百石在得到田浪真传之后,武功居然如此厉害,可是为了他的三位哥哥,他绝对不能输。

百石深知乌圣武功高强,怕自己不敌,招招凶猛,在使出龙形擒拿手之时,更是运足了内力。

乌圣大惊,真***石将自己擒住,连忙运起右手的化磁掌掌力。顿时百石只觉得乌圣的掌力炽热异常,燥热难耐,似乎要将自己熔化了一般,连忙松开。

乌圣腾出右臂,左脚抬起,向右迅速斜转,右手使出点水爪打在冰冻的地面之上。百石还未反应过来乌圣的化磁掌掌力,不想脚下又一阵酥麻,差点滑倒在地上,连忙向后退去。

乌圣乘胜追击,被百石刚刚松开的左手立即使出六截柔拳的指三截,赶上前去,抓住百石的右手手腕,右手又从自己的正前方扫过,一拳正中其左肋,将他***在地。

范仙华大惊,连忙过去查看,原来乌圣的天生神力让百石折了肋骨。

乌圣赶上前去,将他扶起道:“龙帮主,乌圣刚才侥幸获胜,实在是惭愧。可是龙帮主,这也说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天意难违,老天爷已经原谅我的三位哥哥了,你又何必呢?”

范仙华见百石受伤,甚是生气,在一旁骂道:“乌圣,我好心帮你们,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啊?”

古幽连忙跑过去解释道:“师姐,乌圣大哥只不过是天生神力罢了,出手一向如此,他不是有心为之。”

乌圣又转过身,将霹雳锤架在自己的肩上,带着乌痴而去,不想龙家兄弟姐妹有挡了上来。

他灵机一动,转过身去,讥讽龙百石道:“这就是龙家的嘴脸,你看到了吧,背信弃义,言而无信。”

百石连忙喝退龙家兄弟,放乌圣和乌痴离开,不过,他还是跟乌圣道:“乌圣,今天我败在你的手上,心服口服。不过,要是我用我***的绝技给你对垒的话,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乌圣也深知百石远非昔日的百石,武功进步神速,自然是非常佩服,哼哼一笑道:“好啊,等你复原的时候,再向你请教,就此告辞。”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