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牝马无疆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6章:牝马无疆

话说乌圣用三位哥哥乌痴、乌魔、乌颠三人所授的绝招化磁掌、六截柔拳、点水爪打败了龙百石,将他大哥乌痴,从五龙山庄安全的带走了。

龙百石悔恨不已,哭倒在龙家前辈的灵位前。

忽然间,五龙山庄庄门外面传来了一阵阵马的嘶鸣声。王仁纵马而来。

五龙山庄的下人听到王仁自报家门,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进门向龙千海禀报。

龙千海听闻王仁来了,甚是不解,不过龙千江早就离开了五龙山庄,和他们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就算王仁想找龙千江算账,也不应该找来五龙山庄,为了稳妥起见,亲自去门外邀请。

龙千海出庄,只见一个英姿勃发之人坐在一威武不凡,浑身漆黑的骏马之上,甚是威武,一眼识出了王仁。不过此时的王仁,身上更携带者三分沉着镇定,神情自若,当之无愧的大侠形貌。

龙千海心中一怔,王仁已经今非昔比,已不是曾经初次相见的少年英雄,作揖询问道:“想必阁下就是元坤神功的传人,入木三分王仁吧。有什么事情,请入庄相叙。”

王仁上下打量了一下龙千海,虽然二人并不熟悉,不过发现眼前此人和龙百石长得甚是相像,便也猜到了他的身份,笑了笑道:“呵呵,想必你就是现任五龙山庄庄主龙千海吧。你不必客气,我只是向你问一件事情,完事就走。”

“何事请讲?”

王仁道:“不知我二哥银锤麒麟乌圣有没有来你们五龙山庄?”

龙千海大惊:“什么?乌圣是你二哥?”

王仁似乎有点生气,冷笑道:“江湖之上,何人不知狂棋手乌狂、银锤麒麟乌圣、入木三分智王仁,义气相投,结为兄弟,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啊?”

龙千海笑了笑道:“呵呵,王仁少侠,实不相瞒,乌圣、古幽、我们龙家的仇人乌痴已经离开了五龙山庄。”

既然乌圣安然无恙,自己也放心了,索性离开五龙山庄,先回双玄居。

王仁纵马而去,不想途中遇到了故人。

他骑着玄武流星,不想途中又遇到了楚固。

楚固一行上百人,个个披麻戴孝,手未拄孝棍,随行未押运棺材,穿着白衣,应该是已经殓葬完毕,在回去的路上。

王仁不解,停下马来,勒马询问道:“楚固,怎么才两三日不见,你就戴上了孝衣,到底是何意?”

楚固大吃一惊,连忙将随行的亲戚喝退道:“你们赶快离开。”

看到楚固如此惧怕,他随行人马连忙四散而去。

楚固瞪大眼睛,看着王仁道:“王仁,是你气死我哥哥的,我今天要为他报仇雪恨。”

楚固并没有佩带兵器,赤手空拳,朝王仁砍去。

王仁跳下玄武流星,抓住它的缰绳,冲着楚固微微笑了笑,并未躲闪,静静地等着楚固的攻击。

楚固一拳打在王仁的心口,并未撼动其分毫,反而让王仁抓住机会,腾出右手,将其点住。

王仁甚是吃惊,不知道楚绵为什么死了,连忙追问道:“你哥哥到底是怎么死的,有与我何干?”

楚固气冲冲地道:“王仁,上次你一通胡言乱语,让我哥哥怒气攻心,一命呜呼,你还想抵赖?”

王仁大惊,忍不住傻傻发笑道:“呵呵,真没有想到这世间还真有第二个王朗,居然被我骂死了。要怪就怪他心胸狭隘吧,我没有功夫陪你玩。告辞了。”

王仁刚刚上马,不想身后掌风呼呼传来,在耳边嗖嗖作响,有人偷袭。听其呼吸吐纳,扫到其身形步法,绝非泛泛之辈,不由大惊。

他翻起身来,踏着马鞍冲霄直上,这才看到来犯之人居然是个黄衣僧袍的光头和尚。

和尚站在马鞍之上,身形矫捷,出手劲力十足,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之嫌。

他轻轻踏在马鞍之上,以一招金鸡独立站在上面,不想却惊起了玄武流星。

玄武流星受惊,向前飞奔而去。他甚是吃惊,连忙仰起头来,跟在王仁身下,向上冲了上去。

王仁向下俯瞰,这才认出来犯之人原来是少林寺的了无大师。

见到一流高手,他斗心骤起,翻过身来,向下冲去,打出一招坤元盖顶,将了无大师压了下去。

了无的佛***果然不同凡响,被王仁的一击坤元盖顶压下去,居然毫发无伤,依然屹立不倒,不过强筋的掌力将他的双脚压了进去,深深地陷在已经冰冻的土层之中。

了无看了看脚下的土层,运足内力,将双脚左右抖动,把围在脚周围的土层抖松了,又跳出脚印,运起功来给王仁大战。

他知道王仁的上盘功夫太强了,索性占他一个先机,攻其下盘,将身形后仰,在冰冻着的地面上像剪刀一样左右互铲,所使正是少林寺的地禅腿。

王仁看到了无大师来势凶猛,连忙跳起,于半空之中斜起身子,头在下,脚在上,将源源不断的内力运往胸前,曲起双臂,左掌掌心贴在小腹之上,握紧右拳,左右滑动,从上方划下,像扔石子一般,向前打出一招元坤神功中的一掷荡坤。

了无大吃一惊,看王仁的内力有如水流一般,朝自己涌来,压的自己喘不过起来,更加不敢正手去接,索性趁着地禅腿之力未消,躺在冰凉的地面之上,做出睡罗汉的姿势,全身放松,使出了佛***。

王仁本以为是了无无力还手,不由大吃一惊,于半空中使出一招坤位移位,想要将其拉开,可是却不料,炎空大师又飞身而来,脚踏梅花步,甩起袈裟,挡开了王仁的一掷之力。

炎空看似甚是生气,怒气冲冲地开着王仁,又跟了无道:“阿弥陀佛,虚空法界,尘化云烟,佛***虽然离开,然而斩妖除魔,还须先发制人。”

王仁不解其意,不想二人又联起手来,朝他攻了过来。两位武功绝顶的高僧联手,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在招式上,炎空大师已经人行合一的五行拳和罗汉十巧手,简直到了密不透风的化境,而更兼了无大师劲力十足的少林绝技相助,真好似伯延和仲归兄弟俩的心意相通的打斗境界。

渐渐地,王仁落于下风,被二人凶猛之极的招式一连击中了三次,退在远处。

王仁见二人下手甚是狠毒,似乎真如他们所说,想要替武林除害,想要除魔似的,怒气渐渐地升了上来。

他站在远处,脚下冻土湿滑,重心不稳,连忙千斤下坠,陷入冻土之中,摆好马步,手臂伸向前去,双掌相接,掌心向内。忽然间,他的手心绕着手背开始迅速转动,胸前升起了热气。待运功结束,他又将掌握成拳状,向下交错划去,又猛然化拳为掌,向地面猛推过去,打出元坤神功中的第一层功力就可***而成的坤元滚滚。

二人看到王仁发出如此简易的一招,居然将冻土卷起了三尺高,像翻腾的巨浪一样滚过去,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向后退去。

王仁向前赶去,双手又环绕于胸前,下肢微曲,左脚向前赶了一步,顺势打出一招气元旋坤,和上一招坤元滚滚的力量接在一块儿,像旋风一样卷了起来。冻土飞雪随风而起,二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王仁知道二人武功都非常厉害,丝毫不敢怠慢,在二人尚未还手之力前,继续出招,身体后仰,如怀抱蓝天,在双掌之间形成巨大的气团。

忽然间,他又将气团的力量利用坤位移位的巧力往回来,使出了元坤神功中的一招坤元承天,顺势将内力从半空中压了下去。

三招相接,理解演变成为元坤神功中第八层才可以***的招式,牝马无疆。

此招一出,内力好似一匹骏马向前奔腾而去,越来越强,范围也越来越大,好似在二人面前架起了一座小丘一般,小丘土崩瓦解,向前滑去。

了无和炎空顿生绝望,根本没有回收之力,如果冒险去接王仁三招连在一块儿的力量,必然是骨断而亡。

王仁收起手来,看二人如何招架,不想二人只知向后退闪,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不由大惊,连忙飞身上前,轻轻落地,回身之时,顺手打出一招水到渠成,从中间分开一道口子,将牝马无疆的力量化为两股,撞在两旁的山壁上,轰轰爆裂。

第07章:杀人凶手?

王仁转过身去,冲着二人傻傻地笑了笑道:“两位大师,其实我刚才这招三招演变而成的牝马无疆的破绽就在力量的垓心,看似势不可挡,好似沙丘滑落一般,可是实际上垓心空虚,力量薄弱。嘿嘿……”

了无作了作揖,面向炎空道:“阿弥陀佛,惭愧啊,想要降妖除魔,却不料道高魔更高。我们俩联手也不是此孽障的对手。”

王仁真是不解了,这二人言外之意,好像是要惩罚报仇,不想炎空也上前道:“王仁,你真是让我失望,我曾经跟你说过,武功至高者,不罚一人,唯度世度人。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不但和步震同流合污,让几千人死在海外孤岛,现在还害死了楚绵,真是心狠手辣。罪过……”

虽然王仁觉得甚是冤枉,可要不是自己多事,帮步震解了藏宝图之谜,又让游唐猛虎出笼,绝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低头无语,不想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尚未离开的楚固赶了上来道:“二位大师,你们看,王仁默认了,赶快把他给杀了啊。”

王仁大惊,不想楚固竟然如此卑鄙,不由大笑道:“哈哈……真是贼咬一口,入木三分。我承认,那些人的死和我脱不了干系,我有一定的责任,可是你要是想把子虚乌有的事情强加在我身上,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在此时,茶魂纵身而来,轻轻落在炎空对面。

王仁大喜,连忙过去问道“师兄,真想不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茶魂打住了他,又跟两位大师道:“二位大师,现在的武林之中又乱成了一锅粥,你们为何在这儿为难我师弟?”

了无大师道:“阿弥陀佛,茶魂,我今天看在王四奇的面子上,不为难你们,不过请你在来年立春之时,上少林寺将三绝岛上面的事情交代清楚。”

茶魂甚是不解,看了看王仁,又猛然想起了武林盟主聂瑛,连忙跟二人道:“两位大师,武林盟主现在就在双玄居,有什么事情还请当着她的面说清楚。”

了无微微笑了笑,又道:“呵呵,阿弥陀佛,施主说的莫非就是聂瑛吧。如果贫僧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在悬瓮山之上,黑白二长老给她的任期可是只有一年。老衲也承认她在任之时,甚是出色,泽福安邦,可是不在其位,焉能谋其政。”

王仁也不知道他们是听信了什么谣传,不过细细一想,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又绕过茶魂,跟二人道:“两位大师,我也曾竭尽全力阻止去三绝岛上面抢夺宝藏的武林人士。可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正如佛祖所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切随缘。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远非我所能期料。不过现在,步震在延州招兵买马,意图明张于世,想必两位大师也知道,难道说***少林给你们一个交待,就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让步震不在继续嚣张下去吗?”

了无冷眼怒斥道:“你丧心病狂,害死了几千人,难道还想继续逍遥下去,任凭自己武功盖世,横行无阻?”

王仁勃然大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了无面前,在他出招之前,就已经伸出右手,抓住他的脖子。

炎空连忙出掌相救,可是王仁未及还手,提起护体真气,将其震开后,又道:“三绝岛上那么多人死了,我是有责任,可是从三绝岛上面回来的人应该知道,要不是我拼死相救,他们不被楚绵,也就是这位楚固哥哥的毒药毒死,也要被三绝岛的秘道活埋,葬身鱼腹。”

他又放开了了无大师,连忙跟他道歉:“冒犯了,大师。我刚才只不过是向你们证明一下,我王仁要真想杀你们,谁人可挡?要是我真的如你们所说,是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的话,恐怕你们早就成佛了。”

不想此时,炎空大师依然不肯相信他,在其身后道:“阿弥陀佛,王仁,你现在怎么说都行。不过出海寻找宝藏的人,除了楚绵和楚固,没有一个人活着回到中原。你又拿什么证明你自己的清白呢?”

王仁大吃一惊,真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三绝岛上面的大队人马明明比他提前起身,怎么会没有一个生还者回到中原呢?难道说真的是船被凿了,有问题?可是现在水巨早就死在了三绝岛之上,也无从查起了。

忽然间,他的目光扫向了楚固。

楚固抬头,看到王仁凶恶的眼神,甚是害怕,惊慌而骂道:“王仁,今天有两位大师为我做主,你…你难道还想动我?”

王仁盯着他,面无表情地道:“你说,这是不是有跟你们有关?”

看楚固害怕的样子,不像是撒谎,这件事情应该跟他们没有关系。

茫茫大海,危险重重,这点茶魂自然是知道的,他想了想道道:“两位大师,天有不测风云,我师弟一言九鼎,他在武林中建立的丰功伟绩,大家更是有目共睹,不容你们二人诋毁。没准儿那些人遇到了海啸暴雨之类的天灾,一去不归也说不定。你们凭什么要将这些事情归怨于我师弟的身上,我们没工夫跟你们在此纠缠不清,告辞了!”

了无又拦住王仁道:“王仁,就算这件事情跟你无关,可是希望你解释一下这位楚将军的哥哥之死。”

王仁真是哭笑不得,这真是有理说不清,在一旁傻笑。

不想此时,楚固又在旁边开始煽风点火道:“两天前,王仁无理取闹,跟我哥哥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我哥哥气愤难平,才一命归西。”

王仁勃然大怒,猛然转过头来,傻傻地盯着楚固,运起掌力,朝他走去。

了无、炎空双双大吃一惊,连忙挡在王仁面前。王仁已是怒火中烧,震动左臂,柳剑飞出,从二人头顶划过,回收之时,柳剑上面的鲜血掉在地上,楚固一命归西。

了无、炎空双双大惊,连忙过去查看楚固,可是他已经跟着他哥哥楚绵走了。

王仁收好柳剑,冷冷地道:“不管你们两人相不相信,这楚绵和楚固在三绝岛的泉眼之中下毒,害人无数,实在是死有余辜。”

了无和炎空双双大怒。

炎空怒气冲冲地站在一旁道:“王仁,你真是残忍,一连杀了楚绵和楚固兄弟二人,贫僧实难恕你。”

王仁看了看炎空大师怒气冲冲的脸颊,不由想起了曾经他一度维护龙千江时的情景,傻傻地笑道:“哈哈……炎空大师,我没空跟你做口舌之争,你更加不可能对手。身为武林前辈,曾经龙千江将天柱山炸掉了,砸死了骆家村上百口人,也因此引发瘟疫,间接又害死了几百人,想必他的事情,你知道的一清二楚吧,若不是你从中阻挠,龙韦不会死,阴阳八风阵不会出现在江湖,乱云山更不可能有恃无恐的像北地霸王挑衅。当时,你诸般维护,而现在,我又杀一个死有余辜之人,你却在这儿胡言乱语,到底意欲何为?难道还想让我把你杀了不成?”

茶魂深知炎空大师的江湖地位之高,怕王仁真的忍不住出手,杀了他,到时候可真就说不清楚了,连忙在一旁道:“师弟,你别说了,君子但求无愧。咱们赶快走吧。”

不想了无此时,倒变得甚是镇静,正着脸色而言:“王仁,既然你们这么说,而我们俩也奈何你们不得,你们就此离开吧。我们二人会调查清楚这件事情,要是发现出海寻宝失踪的上万人真跟你有关,即使你武功再高,我们也势必会跟你周旋到底。”

王仁飞身而起,跳上身后的玄武流星之上,又转过身来,跟二人道:“好啊,我在双玄居等着你们的南隐帖,就此告辞。”

二人纵马而去,一路上,王仁始终是闷闷不乐。

茶魂在一旁说着他最新研制的各种为茶之法,可是他还是提不起精神来。

对于从三绝岛离开的那些人的离奇的失踪,而自己也无缘无故被人误解,始终不解,只相信有人从中挑拨,不过就是不知此人是谁。

忽然间,又下起了大雪,二人连忙快马加鞭,朝长乐府而去。

却说乌圣、古幽、乌痴三人终于跟龙百石谈完了,即使龙百石不相信,他也知道了发生在二十几年前的事情始末。

本来三人打算看云鹤和诗霄,可是在三人却接到了灵鲜的飞鸽传信。

信上说诸葛明消失近百日,而江湖上传言说从三绝岛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到中原。

乌圣非常吃惊,和乌痴、古幽商议。

乌痴不想见***人,只想尽快回到翡翠岛,可是古幽和乌圣成亲已近一年,一直无所出,对云鹤和诗霄这对龙凤兄妹甚是好奇,硬是吵着要去。

乌圣英雄一世,可是也是唯内是听,无奈之下,只得让乌痴先在长乐府住下,自己陪古幽看完云鹤和诗霄,便立刻赶往翡翠岛。

二人直接前往双玄居,可是双玄居外的竹林中机关密布,一时难以进入。

正在二人苦于无法进入双玄居之时,不想却醉雾来了。

乌圣连忙过去询问道:“醉雾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上次来双玄居的时候,这竹林中没有这么多的机关?”

醉雾笑道:“你有所不知,上一次游唐和洪枭等人擅闯双玄居,差点儿要了我***的命,还害得师妹她重伤。因此,我***在这竹林中布了疑阵,以防有人想闯到双玄居,为的是保护云鹤和诗霄兄妹俩。”

乌圣笑道:“呵呵,那么我们俩今天真是幸运,没有拜上南隐帖,而你从泉州赶来,就是为我们引路来了,呵呵……”

醉雾也笑道:“呵呵……我现在守在长乐府,骑马来此,也就一炷香的时间。我今天是特地去看云鹤和诗霄的,你们俩还真是幸运。走吧,跟我一同进去,***应该不会埋怨的。”

醉雾又跟乌圣谈起万年醇二人互拼酒力,千杯不醉的事情,想找个时间再拼酒力,一较高下,可是忽然间,钱央的声音从竹林深处传来:“醉雾,是不是你擅自做主,带着两个高手来了?”

醉雾运了运气,仰天喊道:“***,等你见到就知道了。”

醉雾把二人带到双玄居,钱央正独自坐在双玄阁前面喝茶,看到乌圣和古幽来了,并没有埋怨他们打扰,笑了笑起身道:“原来是你们俩来了,想必是来看你们侄儿的吧……”

乌圣上前道:“钱大侠,是的,我们正是来看云鹤和诗霄的,不知道放不放便?”

醉雾似乎对钱央的习性了如指掌,在乌圣耳旁轻声道:“我***在院子中喝茶,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孩子睡着了。”

就在此时,聂瑛从屋子里面出来了。

古幽连忙跑上去道:“聂瑛,孩子呢?我能不能见见他们?”

聂瑛看到二人来了,甚是高兴,连忙迎了上去,笑着道:“二哥、二嫂,你们俩还真是有心。我替云鹤和诗霄谢过了。王仁哥哥去五龙山庄找你们了,你们没有碰到吗?”

二***惊,一路之上,并没有见到王仁的身影。

就在此时,云鹤和诗霄在里面哭起来了,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钱央嗖的一下窜进了云鹤和诗霄的房子里面去了,接着就是醉雾跑进去了。

乌圣和古幽不解地问道:“他们这是干嘛?聂跑的跟兔子一样。”

瑛笑着道:“孩子醒了,他们现在去抢着抱孩子了。要不是王仁哥哥帮我,我这一天都抱不到云鹤和诗霄。”

聂瑛带着古幽和乌圣来到了里屋。钱央和醉雾正一人抱着一个在哄弄:“多日不见了,会不会叫师伯啊?”

忽然间,听得云鹤口齿不清地吐着“爹……”诗霄似乎在叫着:“娘。”惹得众人开怀大笑。

古幽非常高兴,眼神中出现了羡慕之色,连忙跑上去看了看,酒窝不由自己的露了出来。

乌圣在一旁感慨道:“这两个小侄儿跟三弟三妹长得很像,真的很可爱。”

醉雾将孩子交给古幽。古幽抱在怀中,真是非常欢喜,笑得合不上嘴。乌圣好久都没有见过她笑的这么开心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