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馨馐阁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8章:南隐帖

二人逗留到傍晚之时,王仁终于来了。

王仁一进屋,就像个霸王一样,毫不相让地喊道:“叔叔、师兄,我回来了。你们俩是不是又同瑛儿抢孩子了。”

乌圣听到王仁的声音传来,在里屋道:“三弟,多日不见,你的小日子真令人羡慕啊。”

王仁大喜,这分明就是乌圣的声音,连忙走进里屋查看。也不知为啥,乌圣和古幽怀中一人抱着一个。

王仁大惊,跟钱央道:“叔叔,你平常丝毫不让,我连孩子都抱不到,现在怎么肯让我二哥抱孩子?”

钱央道:“我不让你们抱,是因为孩子到你们俩的怀中准会哭,现在你二哥、二嫂这么喜欢抱着他们,而云鹤和诗霄多几个人疼爱,这是他们的福气。”

闲聊之余,乌圣提到诸葛明至今未返,已经消失了将近百日,这让钱央都百思而不解。

然而,王仁将遇到的事情联想起来,就不得不相信这种种事情必有内在的联系。

王仁坐在火盆旁,将自己的柳剑挂在了墙上,转过身来道:“那么事情可就真的奇怪了,昨天我还遇到炎空和了无两位大师。他们沿路阻截,说是我杀了前去岛外寻宝的人。现在,连东侠也失踪了,看来水巨的遗言应该属实了。可是,又是谁借着这些火星,煽风点火,想要栽赃嫁祸?”

聂瑛接道:“武林中人个个武功高强,更何况东侠还有一木游海的绝技,怎么可能会被水所阻呢?我看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忽然间,王仁又想起了对三绝岛寻宝之***肆毒害的楚绵和楚固兄弟俩,不由又道:“楚绵和楚固都安然回来了,难道说会是他们?可是他们现在都被我杀了,无从查起。”

钱央在一旁道:“这件事情你们就别担心了,即使有千军万马,在幻实幻虚的谍影诀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怕就怕是遇上了天灾,要是被困在了某处,那就惨了,孤独一生,还不如直接朝天灵盖打一掌。”

众人立即陷入了沉默。

忽然间,乌圣提道:“三弟,想必你也听说步震在延州招兵买马,据说待遇非常好,是***各国的三倍不止,各地人马争相趋附。我看他快要对晋国对手了。”

醉雾一向在南方做生意,虽然身为武林人士,可是过的却是锦衣玉食的生活,随口应道:“那就打吧,反正天下这么乱,动嘴皮子是无法让乱世安宁的。”

王仁连忙驳斥道:“师兄,不是这么回事。步震号称北地霸王,想必就是有一斤肉自己吃八两的那种人,真要是打起来,必然是刚愎自用,要在短期内找到安宁,谈何容易啊?况且战火所苦的只能是为主子打天下的将士百姓,而那些主子,即使他们输了,也可以用投降来明哲保身,大不了作个亡*国*之君,可是却可以继续活下去,而为他们流血牺牲的将士却只能是哀魂遍野,可怜忠心。”

忽然间,沉默了良久的聂瑛道:“要我说,咱们可以找文徽,假如说文徽还活着,那么很有可能是文徽和楚绵两人联手,奉旨剿灭聚在三绝岛的武林人士,要是文徽也杳无音信,那么就说明他们很有可能在回中原的路上遇到了棘手的难题。”

这众人都已经谈到步震的话题上了,可聂瑛还抓着前面诸葛明失踪之谜不放,不由惹得王仁在一旁哈哈大笑:“哈哈……瑛儿,你说你这真是的,刚才,你一言不发,现在发一言,却是关于什么失踪之谜的。”

古幽将聂瑛的话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军队不会是诸葛明的对手,就汾河之上,幻实幻虚以超出***三大高手的轻功制伏了景扶的几千人马,那是江湖中独一无二的绝技。

忽然间,醉雾又起身道:“事不宜迟,我现在立刻回长乐府,调动一条船队出海,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王仁大惊,也跟着站起来道:“师兄,这大海捞针说的不就是你这个行为吗?茫茫大海,要找一群人谈何容易。”

醉雾道:“师弟,谈何容易?那就是说有可能了。我回去之后派一支大船,承装一年的食物,在海上找一年,如果一年之内,还找不到任何的线索,那就算了。但是,万一找到了,那可是几千人命啊。”

钱央连连称好,跟醉雾吩咐道:“好的,就依此计而行。你聘请常年航海打渔的渔民出去寻找,如果一年之内找不到,那么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

醉雾走后,云鹤哭起来了。

聂瑛连忙将他抱进里屋去了。

古幽在一旁将眼睛睁得很大,看着聂瑛进去的背影,尽是羡慕的神情,跟王仁示意道:“太羡慕了……”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斜着身子,附在乌圣耳边轻声道:“二哥,你可要抓紧啊。二嫂到现在连个孩子也没有,这是你的不是,还是二嫂的不是?呵呵……”

就在此时,聂瑛从里屋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了,道:“糟了,要是步震真的打下天下,而又是像隋炀帝一样的暴君或者非常残忍的人,那可怎么办啊?王仁哥哥,那么你可真就成为武林的罪人了,会遗臭万年的。”

众人一下子沉默了,忽然间,钱央拍桌而起道:“步震粗人一个,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聂瑛又坐在了王仁的身旁,道:“现在我也不再是武林盟主了,无法号令天下,假如说步震真的变得很残暴,那么我们也没法号令天下,跟他对抗。要是他可以成为一代明主的话,我就算号召武林人士去帮帮他也好啊。”

钱央沉默了片刻,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有办法了。我以南方武林盟主南隐客的名义广发武林帖,联系各派掌门人,各路英雄共商对策,要是他们还是不肯拥护你为武林盟主,那么咱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召开武林大会。以仁儿现在的武功,他要拿下武林至尊,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到时候入木三分智和神鬼莫测机联合,再有银锤麒麟、狂棋手、小福星等人相助,必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步震的势力一举歼灭。”

王仁依然是不愿和步震正面为敌,接着钱央道:“呵呵,不错。不过,假如说北霸要是一代明主,咱们也可以号令天下,相助北霸,联合武林力量,一统天下,结束持续了几十年的乱世之苦,岂不是功在千秋?”

众***喜,钱央连忙去写书信,让由食在最短的时间内请各派掌门人来长乐府共商武林大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09章:馨馐阁争(上)

话说钱央献计,让由食以南隐客的名义,给各派武林人士,江湖中各路英雄豪杰发帖,在十一月初一,同在馨馐阁商讨如何应对步震一天天壮大的势力,然而,他的最终目的只是想让武林至尊的宝座重新回到元坤神功的身上。

由食做事,向来是力求快,不到七日,各武林中地位尊崇的人都聚到长乐府最大的客栈馨馐阁。

在这些武林人士之中,主要有少林寺了无大师、南少林炎空大师、丐帮帮主龙百石、鬼面王、四五行道等***武林豪杰。

然而,在此七天之内,更糟糕的事情又出现了,武林中接二连三的有去找宝藏却回到中原的武林人士离奇的死亡。

七天之内,总共死了十二个人,他们浑身看不到任何伤痕,没有任何异状,不过将他们的身体剖开,心脏之上,却留着一个洞。他们正是死于穿心指。

却说这馨馐阁乃是钱央南下在双玄居定居之后,在长乐府开的首家客栈,本来名叫南隐栈,可是在王仁见相的当年,钱央在南隐栈大摆筵席。王仁即兴赋诗,将南隐栈更名为馨馐阁。后来,钱央的生意越做越大,在泉州、漳州等地的客栈都以馨馐阁命名。

之所以馨馐阁命名,关键是它可以谐音到“星宿阁”,意境幽远,同时还言尽了美食之意。

此次武林豪杰群聚馨馐阁,盛况可谓空前,由食临时将泉州、漳州等各大馨馐阁的名厨全部招到长乐府的馨馐阁来为膳,招待众人。

此次武林大会是南隐客以他的名义号召的,虽然与会之人远远少于悬瓮山七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但是各路好手为了一展拳脚,一睹各路英豪展露拳脚,亦是人山人海,盛况空前。这样的盛会要是没有一个主脑人物主持,想要团结武林人士,实在是不易。

这天是十一月初一清晨,王仁和聂瑛同去邀请钱央,请他一块儿前往长乐府的馨馐阁赴约,不想钱央却并没有做任何准备,反而坦然而道:“仁儿,瑛儿,为叔很少在江湖上露面,此次各英雄好汉前来赴约,主要是看在瑛儿和元坤神功的份上。现在,茶魂在南方武林大有声誉,他待会儿会去馨馐阁帮你们,至于我,既然江湖人称南隐客,那么还是继续过南隐客的生活吧。我没有心思管那些闲事了,重担还要你们扛起。”

是日清晨,不等二人赶到,相聚在馨馐阁的武林群豪就暗自商议着武林中连日发生的***,死于穿心指下的从海外回来的幸存者,并且商讨着让王仁交待几千人马失踪之谜。

王仁和聂瑛赶到馨馐阁,不想众人面面相觑,表情怪异,暗自商讨。

他看了看炎空和了无大师的表情,已猜到了大概,没有搭理,和聂瑛坐在了侧旁。

聂瑛是上任武林盟主,看到众人都在朝他观看,索性站了起来,跟众人道:“各位英雄、各位豪杰,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北地霸王雄踞延州,招兵买马,其意图很明显,必然是为了攻太原,夺石重贵的晋国江山,进而一统天下。要是北地霸王是一代明主,我们武林人士也应该趋附于他,平定天下,才能让世人安生。可是,要是他还是像统领北方武林一样,不容反抗,刚愎自用,而成为一代暴主,那么对抗他,我们将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在此危石累卵之际,我们诚不应在此互相猜疑,杀一人事小,恕万民事大,孰重孰轻,还请三思而量。”

众人知道聂瑛对武林中的贡献非常大,即使王仁真值得怀疑,也不能公然向聂瑛挑衅,暗自沉默,不知如何应对。

就在此时,茶魂纵身而来,落在人群中央,轻声言道:“各位英雄,家师约大家来此,实为武林苍生。我奉家师南隐客之命,来此主持此次武林大会大会,想必大家没有异议吧。实不相瞒,我师弟王仁跟出海寻宝的武林人士的失踪毫不相关,就连幻实幻虚的东侠也失踪了,对此,我***他已经派出大船出海搜寻。假如说他们吉人天相,相信一定可以重返中原。至于你们在此商讨让我师弟交待,我看还是不必了吧。此诚武林万民存活之时,莫不要因为无凭无据的猜疑,就忘记了真正的大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听到茶魂谈及天下乱世之时,武林人士面面相觑,都争相看着炎空大师的表情。

炎空大师发现武林人士都在等着自己的***,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向中厅,面向众人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正如两位施主所言,罚一人事小,救万人事大,况且我们只是听过一面之词,并没有真凭实据,孰重孰轻,想必各位心中已有抉择,务须贫僧多言。”

鬼面王也站起来道:“各位英雄,炎空大师说的好,我鬼面王虽然被武林中称为邪派,可是也知道识人之好,若非王仁和聂瑛二人拼死抵御契丹大军,中原疆土早就归于胡寇的版图之内。还有,想必大家也听说过狂棋手、银锤麒麟、入木三分智、神鬼莫测机等人智解***盟,破星斗山流寇,实在是功在江湖。对于这等大仁大义之侠士,你们没有真凭实据,就互相猜忌,难道你们还不及我这个邪派人士明辨事理吗?”

听了炎空和鬼面王的话,众人是心悦诚服,自此共商大计,才慢慢开始了。王仁终于吐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茶魂看到众人终于平静下来了,又坐了下来,跟众人道:“相信在座的武林豪杰都已听说过北地霸王从海外挖出了宝藏,自那以后,在延州招兵买马,各地穷苦人士,甚至名门正派的人,在他国为官之人,也争相投靠到步震麾下。前几日,晋主石重贵派景延光围剿延州,可是一战被北霸杀了三千多人,俘获了三百多人,他连俘获的人都不放过,尽数***在延州江场之上。要是步震善待百姓也就罢了,可是步震乃是一代枭雄,怎肯善待百姓?不容忍任何反抗他的人。步震的人是富了,可是延州的人却穷了。咱们得想一个完全之策,看是帮助北霸,早日平定天下,还是尽快团结一致,抵御残暴不仁的北地霸王。”

众人自是一呼百应,可是在座的武林人士都是三教九流的人物,一盘散沙,实在难以跟北地霸王相抗衡。龙百石当即站起来道:“各位英雄,正所谓群龙不可无首,无论我们在这儿说什么,帮北霸统一天下,或者是团结起来对抗他,都要有一个人来领导武林群雄,北上延州。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选出武林至尊来统一武林。到时候,咱们才可以谈进退之法。”

此时,王仁终于站起来,上前道:“各位武林豪杰,想曾经武林之中,四方武林割据,在四大高手东侠幻实幻虚诸葛明、南隐客钱央、西域怪僧毕摩子、北地霸王步震四大高手之中,都未曾找出武林盟主。机缘巧合,内子聂瑛成为了上一任武林盟主,才让武林得到了一年的团结。而现在,东侠诸葛明失踪,下落不明,毕摩子也成了得道高僧,不理世事,南隐客弄孙为乐,也无心江湖,这个曾经的四大高手便只剩下北地霸王步震。除此之外,绝顶高手也死的死,归隐的归隐,现在我们重担在肩,而这位武林盟主也必然会在我们当中产生。是的,如何对抗步震,且搁置一边,不过内子聂瑛,已经深得毕摩子真传,练就可解一切内伤的易经波形功。我看武林至尊一职,还得由她来当。”

白长老当即大怒,站起来大骂道:“胡扯,真是岂有此理。当日聂瑛成为武林盟主,实乃***无奈,现在她又想当武林盟主,这断然不行。武林至尊必然要是武功天下第一的武林人士才可以,这也是我们武林二长老当年只让她为期一年的原因之一。”

鬼面王大又站起来骂道:“真是迂腐之至。武林至尊虽然要武功绝顶,可要是能为武林尽心尽力之人才行,前聂盟主之功,大家有目共睹,为何她就不能连任武林盟主?”

黑长老又紧跟其后,站起来道:“不行,女子焉能做武林好汉之首?当年是晋国大军***,我们若不选聂瑛为武林盟主,便会损伤惨重,难以安全撤退。可是现在不同了,天下英豪比比皆是,为何硬要抓住聂瑛不放?”

就在此时,乌狂、乌圣、古幽纵身而来,落在馨馐阁的地面之上。

第10章:馨馐阁争(下)

乌狂站在人群之中,冲着黑白二长老不屑地笑了笑道:“哈哈……你们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聂瑛是上一任的武林盟主,现在就要数我三弟,元坤神功的传人,入目三分智的武功最高,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跟他交手?试问在座的真有人可以借助他的一招半式吗?”

众人脸上虽然不悦,可是连炎空、了无两位大师联手,在王仁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对于乌狂之言,更是是深信不疑,又岂敢不自量力,跟他一脚高下?

王仁上前跟乌狂、乌圣、古幽问好,不想乌圣说了一个乌圣和古幽期待已久的消息,令他欣喜不已。

原来是古幽终于怀孕了。

乌狂又转到众人面前道:“诸位英雄,想曾经的五大不败高手之中,现在只剩下了北地霸王步震和入木三分王仁。除了我三弟,又有谁可以担当武林至尊的重任?”

王仁和聂瑛也没有想到本来二人是想共商对付如何应对北地霸王步震之计,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变成了一场武林盟主的争夺战。

无奈之下,聂瑛又站起来道:“各位英雄好汉,我是上一任的武林盟主,这是家喻户晓的。现在,虽然我得到了我***毕摩子八成功力,可是大家都是常年奔走江湖之人,应该知道武学之术,重在于巧,而我现在就犹如一把强弓,可拉弓射虎,但若不知如何运用,连弓都无法拉开。要说这武林至尊,必然应该是武功天下无双,智谋又是世间罕有之人为之。我夫君王仁,武功绝顶,又有入木三分智的称号,可当重任,难道你们真的更愿意相信他是一个假仁假义,无恶不作之人?”

虽然各江湖人士对王仁的武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是没有亲自交手,断然不会承认王仁的武功之高。过了良久,众人还是没有表示。无奈之下,聂瑛又站起来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反映,那么我们设一擂台,以武功定胜负,找出武林至尊。”

不想此时,由食慌慌张张地跑来了。

他当着众人之面,慌慌张张地道:“各位英雄,据报,北地霸王快要带着他的人马,冒着风雪往太原,不知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要是步震真的变成一个暴主,那么我们就来不及了。”

这世间上的人还真是奇怪,黑白二长平日里将各种仁义道德挂在嘴边,不想此时,却全然不顾武林苍生的安慰。

白长老又站起来道:“这武林至尊,向来是由武功天下第一当,想要对抗或者帮助步震就必须要选出武功天下第一的武林至尊领导群雄,这样才能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武林群雄都深知王仁武功天下第一,自然是无人不服,不过江湖传言,说是他杀了去过三绝岛的人,也传言说他学过穿心指,不过都只是听别人的一片之词,没有真凭实据,更没有主见,因此,目光都朝向了炎空大师。

无奈之下,炎空大师又起身道:“阿弥陀佛,正当乱世,是应该选出武林盟主来跟大家一同御敌,无论是趋附震还是和和他对抗,总要有一人领导群雄,这样才不会是一盘散沙。想必大家都应该心知肚明,我们在不败高手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然而,最近江湖传言,说入木三分假仁假义,不知出海寻宝的人怎么得罪他了,他居然丧心病狂,将他们全部杀了。还有,最近,不断有寻宝的幸存之人死于穿心指之下,而也有江湖传言说王仁曾经学过穿心指。可是,毕竟这一切只是谣传,咱们没有真凭实据,一切就听从天意吧。武林之中,群雄云集,如果这一切和他没有关系的话,那就苍天把他选出来。如果事情真是他干的,就让佛祖赐我们拯救苍生的英雄,除魔卫道,救民于水火吧。”

群雄对炎空大师之言自然是心悦诚服,连连叫好。

王仁甚是生气,似乎是有许多寻宝而归的人都被穿心指给杀了,虽然他曾经为了救聂瑶,想要学穿心指,可是穿心指跟本就没有学过,况且现在穿心门已经瓦解,而可以在江湖上杀人而不被发现的穿心门人也就只有像萧诉、木换等高手了。然而,木换早就死在悬瓮山之上,而萧诉也被田浪正&法。照此看来,如果他找到了这个会穿心指的人,那么此人就很有可能是陷害他的人。

众人约定在十一月初二,在馨馐阁前面搭设擂台,一决雌雄,找出武林至尊。

就在当天日落时分,聂瑶听闻到了武林盛会,特地从弈然山庄赶来了。

聂瑶本来一直呆在弈然山庄,此次前来,实乃听说武林之中盛况非常的武林大会,找出武林至尊。

在她的内心深处,对武艺高强之人甚是崇拜,尤其是对自己的姐夫王仁,多日不见,甚是思念,这才特地赶来,一睹心爱之人的英姿。

她慌慌张张地跑到馨馐阁,找到了王仁和聂瑛,跟二人道:“姐夫,姐姐,江湖上有很多人都说你杀了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陷害你啊?”

当王仁再次看到聂瑶之时,显然是一种在聂瑛身上找不到的表情,除了欣喜,或许还有更多的关切。

聂瑛笑了笑,赶过去将给聂瑶倒了一杯热茶,让他先坐下。王仁找到了馨馐阁的伙计,给聂瑶做了点好吃的。

聂瑛道:“你是听谁说的?又何以见得不是你姐夫干的呢?”

“姐姐,江湖上都传遍了。有的说姐夫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杀人,有的说姐夫是假仁假义的伪君子,还有人说姐夫是契丹驸马。众说纷纭,不过也有相信姐夫的,说他是真正的大侠,江湖传言,不足为信。”

王仁勃然大怒,起身骂道:“真是***之极,到底是谁在暗中陷害我?我决不罢休。”

就在此时,乌狂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进来了,手握玉笛,冲着众人笑道:“哈哈……三弟,不要为这种事情伤伤神了。我看八成是穿心门的余孽,为了借助武林中人的力量,跟你对抗,所以杀了人,推到你身上。”

王仁真是哭笑不得,坐在一旁叹息道:“我真是有口说不清,自打过了小寒,我就没有顺当过。前几天刚出五龙山庄之时,就碰到了楚绵楚固和两位大师的恶言阻拦。现在,在这七天之内,武林中又有多人死于穿心指之下,可是我压根儿就没有学过穿心指。难道说会是木换起死回生?”

乌狂坐在了聂瑶的佳肴旁边,用手抓起来直接就吃,又跟他们三人道:“管他是死是活,以我们三兄弟现在的武功,即使再过几个穿心门,也杀的完。”

聂瑶看到乌狂用手吃,甚是生气,拿起筷子,敲了敲乌狂的手臂道:“喂,你弄脏了,我怎么吃啊?”

她又连忙跑到王仁旁边道:“姐夫,我不管,乌狂大哥把我的吃的弄脏了,我要他赔。”

王仁冲着她和乌狂笑了笑,又跟二人道:“你们俩要吃饭的话,下去找我大师……”

就在此时,一非常沉闷的声音在馨馐阁顶上喊起来了:“王仁,你假仁假义,杀了那么多人,怎么能当盟主呢?”

王仁怒气骤起,连忙推开房门,跑了出去,飞身跳起,站在馨馐阁顶部查看,并无一人身影。

他又在馨馐阁顶部四下观望了一番,厚厚的积雪之上,连脚印都没有,难道说此人的轻功真有这么厉害,不但避开了自己的追寻,还有踏雪无痕之技。

他朝下一看,发现有多人凑到了馨馐阁前,朝上面观望,又开始私下议论。

就在此时,乌圣也跟着上来了道:“三弟,刚才是哪个多事之徒,你看清了吗?”

“没有,房顶上积雪这么厚,甚至连个脚印都没有,我真想不出还有谁会有这么厉害的轻功,可以踏雪无痕。”

“难道说是燕梭,燕大侠?”

燕梭中了步震亲自出手的弥罗神掌,必死无疑。王仁虽然见过燕梭踏雪无痕的轻功绝技,可是连诸葛明都没有回来,难道说必死之人燕梭会回来,并且用穿心指到处杀人?自然是不愿相信,跟乌圣道:“怎么会呢?当初伯延出手的弥罗神掌,就差点要了聂瑶的命,连我和北霸都治不好,更何况燕大侠在秘道中中的是步震亲自出手的弥罗神掌,更没有理由活下去了。”

二人怀着无数的疑问下到了地面之上,怕武林人士又纠缠不休,连忙去屋中商议,不想却看到了乌狂和聂瑶一人啃着一个***肘子。

乌圣看到聂瑶和乌狂两人憨态可掬,互不相让,在一旁哈哈大笑道:“哈哈……小五哥,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我都知道休养一下,调息归元,在明天夺魁惊人,却不料你在这儿吃上了。”

乌狂扔下骨头棒子,随手擦了擦占满油的嘴唇,笑了笑道:“哈哈,放心吧,我待会儿再去练一练火魔通经术,我还就不相信有人能够打败我们三人。其实说句实话,弈然山庄的伙食真是差,都憋坏我和聂瑶了,这好不容易来到南方最大的客栈馨馐阁,而且还是免费的,不吃个好才怪呢。”

聂瑛赶上前问道:“王仁哥哥,二哥,你们又没哟发现刚才是谁?”

二人摇头而否。

为了在第二天打败群雄,乌圣去自己的房间调息了,而王仁跟聂瑛、聂瑶聊天,谈论着家常。忽然间,听到院子中乱成一团,好像有乌狂的叫喊之声。

王仁大惊,连忙起身出去查看。

楼下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一脸惊骇。

第11章:火魔经

乌狂似乎发狂了,见人就打,而乌圣为了制止他,正在跟他交战。

王仁不知缘由,不过却发现乌狂招数狠辣,步步紧逼,连乌圣也落于下风。

王仁大惊,刚欲上前,不想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一同跳上前去,趁着乌圣吸引着乌狂的注意力,从后出击,罗汉十巧手将他制伏,了无大师的佛陀引灯指又打在了乌狂的眉心。

众人以为乌狂应该被制伏了,可是忽然间,他挣脱了炎空大师的罗汉十巧手中的“捏”,趁其不备,一脚将其踹开。

了无大惊,刚欲出指,不想乌狂使出了和他一模一样的指法佛陀引灯指。然而,乌狂的已经练到了最高境界,食指上泛着淡淡的黄光,好似燃烧的蜡烛一般,让了无瞠目结舌,不知应对。

王仁大惊,要是乌狂杀了了无,那罪过可就大了,连忙飞身而起,跳上前去,顺势震动左臂,用柳剑环在他的头顶将其压了下去。

乌圣看到乌狂动弹不得,不由大喜,奔上前去,凭借着天生神力的躯体将他牢牢制住。

王仁收回了柳剑,用三络分形手点了他的穴道,这才将他彻***伏。

兄弟二人连忙坐在雪地之上,替已经走火入魔的乌狂疗伤,用他们的真气封住乌狂弥乱的经脉,不想乌狂的内力有膨胀之势,越来越强,真气也好似一口水井一般,水面不断上升。

王仁虽可镇住他的模型,然而却无法化解,当即想到了聂瑛的易经波形功。

不想此时,聂瑛身穿黑袍,带着田浪的面具,飞身而来,落在乌狂身边,凝聚易经波形功,帮忙化解。

聂瑛并没有将自己的功力运用自如,好不容易才聚起内力,一掌从乌狂的百汇穴打入。

王仁连忙用元坤神功将聂瑛的这股真气游遍乌狂全身,渐渐地,他终于醒来了。

天色昏暗,虽然有白雪映衬,可是众人并未看轻田浪是不是真人,只是发现聂瑛的确带着田浪的面具,便真以为是田浪来了,连连赞叹其来的及时。

然而,乌狂刚刚醒来,田浪又飞身而去。

王仁和乌圣从雪中起身,***都已经被刚才运功融化的雪水浸湿了,连忙用功烘干。

王仁先烘干衣服,连忙问道:“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乌狂看似满面不解,觉得身体很热,真气澎湃,内力也滔滔不绝,更甚以往,不由大吃一惊:“真是奇怪,我的内力好像变强了。”

炎空大师刚才被乌狂给逼开,知道他刚才内力之强,甚是吃惊,运起内力,朝他出掌。

乌狂知道炎空大师是想试一试自己的功力,丝毫不敢怠慢,随意地运起掌力,力量倍增,可身体难以承受,虽然接住了炎空大师的重掌,可是经脉却出现针***痛,四肢好像在膨胀一般。

炎空道:“这位施主的真气杂乱,有东侠的谍影诀、虚无大师的轮回真气和佛陀引灯指,还有一股非常***的真气,好像是早已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的火魔经。”

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听到火魔经重新江湖,颇有见地的武林人士纷纷开始议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武功居然又出现在世上。”

“据说这种武功练到一般之时,会走火入魔,难以自制,最终等待的只能是死亡。”

“我还听说这火魔通经术疗伤奇效无比,甚至有起死回生的神效,不知传言是否属实?”

乌狂听了听围上来的人的话语,又连忙问道:“大师,莫非你知道这火魔通经术?”

炎空道:“据贫僧所知,火魔通经术是火魔经中的一部分,乃是至高无上的疗伤之法。老衲曾经听说过,它是利用人在走火入魔之时的经脉易乱来疗伤解毒,提高功力的,非常邪门。不过这种武功失传已久,没有想到又重现江湖,不知是武林之福还是江湖之祸?”

王仁道:“大师,这火魔通经术是我在三绝岛的宝藏中发现的,应该是北霸、东侠之师游散人所藏,虽然威力无穷,可是要是没有绝顶高手帮忙恢复错乱的经脉,恐怕会走火入魔而死,真是当之无愧的邪门奇术。”

乌狂武功大进,有不劳而获的事情降临在他的身上,自然是比较高兴的,笑了笑道:“哈哈……三弟,真想不到这个火魔通经术这么厉害,不过还真是危险,要不是你们的绝顶内功助我练就这奇怪的功夫,恐怕我早就走火入魔而亡了。”

王仁朝他的屋子望去,发现聂瑛正扶着栏杆,朝这边观望,傻傻地笑了笑道:“呵呵,大哥,这多亏人家的易经波形功相助,要是我和二哥两人同时用功的话,至少也要三五天,或许可以帮你治好。所以说,要感谢的话你就感谢你三妹吧,人家可是毕摩子的传人,武功差一点,可是易经波形功还可以见人。”

众人又各自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乌圣怎么也睡不着,怕乌狂又***火魔通经术,走火入魔。

他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睡,索性让古幽先睡,自己去和陪乌狂,万一他又想练火魔通经术,也可以制止照应一下。

乌圣抱着被褥去找住在隔壁的乌狂,不想令他吃惊的事情又发生了。

原来是乌狂觉得火魔通经术可以让自己走捷径,在最短时间内提高功力,从而在本次武林盛会中一展狂棋手本色,这才又冒险练上了这邪门武功。

乌圣不敢打扰,怕打扰之下,让他再度走火入魔,轻轻地走过去,将被褥扔在椅子上,守在他旁边想办法。

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着急的直跺脚。不想忽然间,鬼面王闻讯来了。

乌圣连忙将鬼面王先挡在外面,跟他轻声道:“我小五哥又练上了火魔通经术,咱们先别打扰。”

鬼面王神秘而自信地笑了笑,又道:“要说火魔通经术,没有第二个人比我更熟悉了,你忘记我是邪派高手了吗?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鬼面王走进乌狂的屋子,四下寻了寻,发现了他的玉笛,将其拿起,吹奏起一首非常舒缓的曲子。

不想此曲一出,乌狂渐渐地睁开了眼睛,见到乌圣和鬼面王在自己的房间中,自己却浑然不知,甚是惊讶,想将火魔通经术所驱动的真气停下来,可是真气却开始四处乱窜,好像要将自己的经脉拉裂、移位。这正是火魔通经术走火入魔的前兆。

鬼面王识出了乌狂走火入魔的前兆,连忙放下玉笛,从怀中拿出一包银针,扎在他的穴道之上,顺便跟乌圣道:“乌圣,我用若水神功替他施针,你赶快将他体内分散的三阴经真气汇聚起来,送往丹田。再将这几根针逼出来就好了。”

乌圣盘膝而坐,在乌狂后背重击一掌,按照鬼面王的说法控制着他体内的真气。在将手三阴经脉上的真气送往丹田之后,重击一掌,将他身上的银针逼了出来。乌狂终于恢复正常了,惭愧地低下头去。

乌圣在一旁道:“小五哥,这太危险了,要不是我今天晚上不放心,特地过来,恐怕你又走火入魔了。”

他又向鬼面王询问道:“鬼面王,你怎么知道用若水神功进行银***穴,可以解火魔通经术的走火入魔之症?”

鬼面王道:“这也正是我来此的原因。我赶了几天的路程,有点累,刚才正在休息。忽然听人说乌狂在练火魔通经术,所以特地来跟你们说一说这火魔经的事情。”

据鬼面王介绍,火魔经乃是百年前名震江湖的邪派人士火魔老祖所创,据说里面的武功邪门之极。人在走火入魔之时,会武功大进,出手狠毒,招式步步杀机,因此这火魔经的诡异之处就将人练得走火入魔,然后再增长功力的一种邪门武功。后来,这本《火魔经》就失传了,不知去向,却不想在宝藏中出现。

乌狂甚是吃惊,又猛然想起了王仁的元坤神功,不由叹息道:“三弟的元坤神功也是在练得走火入魔之后,用最后的总纲练到了第十重,难道说这元坤神功和火魔经有关?”

鬼面王道:“这天下武学本来就是大同小异,火魔经中利用走火入魔来练深厚内功,这确实是既诡异又奇特,不过,要是你再练下去,恐怕真的要走火入魔了,因为没有人能有那么深厚的内功帮你从走火入魔中恢复过来。”

乌圣又连忙劝道:“是啊,小五哥,太危险了,就现在,要不是三弟和三妹惊世骇俗的内功帮你恢复,你估计就真待走火入魔了,要是再练下去,你的内功到一定程度,估计联合我们所有人之力,也无法帮你了,就算小四弟求你了,你帮帮忙,别再练了。”

不想鬼面王又道:“我来这儿其实就是为了劝你别练了,要是继续练下去,没有人可以帮你恢复是一个问题,还有就是你强行增长功力,短时间内超出身体的极限,身体会无法承受,折寿会很严重的。”

乌狂听到折寿,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道:“好好好,我不练了,这总行了吧。练个火魔通经术,还要折寿?以后再也不练了,这总行了吧。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打架呢。”

话音刚毕,又翻身而起,挂在房梁之上,开始睡觉。

乌狂终于许诺不练火魔通经术了,不过他自己还不知道他现在的武功有多么厉害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