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刮目相看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2章:刮目相看

话说鬼面王了解这火魔通经术的由来,同时,他说练武重在循序渐进,身体才能承受得了,可是用火魔通经术在极短的时间内疗伤、提升功力,会因身体无法承受而折寿。

乌狂听了,甚是吃惊,在乌圣和鬼面王双双劝告下,他不打算练了。可即便是如此,他的武功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他又挂在房梁之上,想要睡觉,可是却听刚才鬼面王说他练过火魔通经术会折寿,总觉得心中似乎夹着一块冰,凉嗖嗖的,又从房梁上下来,挡在鬼面王面前道:“鬼面王,那你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功夫可以延年益寿的?”

鬼面王看了看乌狂的表情,便知道他有点后悔练火魔通经术了,微微笑了笑道:“你猜我今年多大了?”

“不到四十吧。”

鬼面王得意地笑道:“哈哈……实不相瞒,我今年已经六十有三了。”

乌狂、乌圣双双大惊:“什么?六十有三?那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年轻?”

鬼面王又道:“我***的是道家的功夫,以练气为主我的若水神功每三年进一层,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滋阴润肺,修身养性。二十几年前,我明明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还是青年面容,连胡子都没有,所以才自毁容貌的。”

乌狂大喜,将鬼面王拉到一旁,轻声问道:“鬼前辈,那可不可以将你的若水神功教我?”

鬼面王一口答应了:“有何不可?武学要发扬光大,就得摒弃门户之见。不过你要是太过心急而去***若水神功,只会适得其反。记住,要循序渐进。”

鬼面王将若水神功的秘笈交给你他,又道:“里面有辟谷之术,你要是学了,就会像王仁,或者著名的隐士陈抟先生一样,能一睡百日了,哈哈……”

次日清晨,又是难得一见的大雪纷纷而下,将昨日街道上践踏的脚印覆盖了,积雪将也将前一夜临时在馨馐阁旁边搭造的擂台封了。

最近这些日子是闲来无事,王仁惰性又犯了,赖着床不起,好在乌圣和乌狂捉弄他,将馨馐阁前面的白雪从他的领口灌进去,这才叫起了他。

茶魂主持此次武林大会,为的就是比武打擂,找出武林至尊,因此,此次盛会主要是打擂,而不是比武切磋,找绝顶高手。

等王仁、聂瑛、乌狂、乌圣、古幽出去之时,大会早就已经开始了,许多初出茅庐的武林人士已经在大雪纷飞的擂台之上打起来了。

乌狂看到擂台之上都是一些武功平平之辈,等了片刻,都快等不住了,甚是着急,在一旁道:“三弟,要我看啊,你直接上去向炎空、了无、鬼面王这些一流高手挑战,把他们打败做武林至尊。我还真不相信有人敢公然挑衅,敢不服?”

乌圣连忙道:“这样不行,天下高手何其之多,打败炎空,又会有了无、鬼面王、龙百石、四五行道等高手,这样进行车轮战,被别人连番围打,焉有不败之理?”

乌狂灵机一动,又跟乌圣道:“那么你出手,帮三弟扫清前面的障碍,如果三弟不跟你打,那而你再败给我,我就是武林至尊了。”

乌圣大笑道:“哈哈……小五哥,你真是太抬举我了,除了三弟,武功最高的就要数了无大师和炎空大师了,就算两位大师无意争雄,我跟龙百石前些日子交过手,我可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败他,即使打败了他,也会元气大伤,又如何跟鬼面王、土子等人打,又怎么站到最后?”

乌狂急了,又向聂瑛询问道:“三妹,你不是有毕摩子八成功力吗?你上去怎么样?”

王仁连忙拦住他道:“不行,大哥,擂台之上,刀剑无眼,瑛儿虽然有毕摩子的功力在身,可是不懂如何运用,断不能参加比武。”

看王仁如此坚持,二人也只好止住了,不过乌狂倒是坚持不住了,跳上了擂台。

跟乌狂对垒的是长江三雄中的老大贺立松,其人使得是一把长***,***法纯熟,颇具威力。

贺立松并不认识乌狂,将长***立在脚下,问道:“我长江三雄贺立松之手没有无名之鬼,请报上名来。”

乌狂冷冷地说了‘狂棋手’三个字,吓得贺立松差点丢下了手中的***。

擂台之下立刻开始了纷纷议论:

“这么快就有狂棋手这么厉害的人物上台,看来此次大会必然非常精彩。”

“我本来想一展拳脚的,可是没有机会了。”

“真实不虚此行,这么早就可以看到真正的高手之战了。”

乌狂稳如泰山,微闭着眼睛,没有正视他。贺立松在乌狂右侧止步不前,虽然挑起了***,但是还是心有余悸。

忽然间,他终于壮起胆子,拿起长***刺了过来。乌狂微微斜着眼光,顺势将玉笛在手中转动,轻轻抛出,正中贺立松前胸。

贺立松***倒地,拿着长***,坐在大雪上,不甘心地道:“比武打擂,你…你干吗出手这么重?我得罪过你吗?”

乌狂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自己随手一招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乌圣看到乌狂出手将贺立松打伤了,连忙跑上台来,将他搀扶下去,赔礼道歉,又跟他疗伤道:“抱歉,我小五哥他是无心的,并不是跟你过不去……”

在场之人看到乌狂只是随手一招便将贺立松打败了,无不胆战心寒,一时没有人敢上台了。

乌圣替贺立松疗伤完毕,又在台下笑道:“哈哈,小五哥的武功大有长进啊,火魔通经术真是天下奇功。”

被乌狂这么一搅和,许多人都不敢上前。大雪纷纷而下,不过还是没有人赶上台跟乌狂较量。

土子环顾四周,真是没有人肯上,打算先上去跟乌狂一决胜负,在下面跟鬼面王道:“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既然大家都不上了,那么咱们还等什么?”

土子纵身而起,跳上擂台,在积雪之上踏出了厚厚的脚印,跟乌狂道:“乌狂少侠,恭喜你武功更进一步,不过艮形掌也足以令你刮目相看,你可要小心了啊。”

话音刚毕,他纵身而起,如猿跳雀跃,左手作揖,右掌从左掌掌心滑过,打出艮形掌中的一招泰山让土。乌狂发现土子道长来势汹汹,掌力力道十足,索性避开他的掌力,使出一招移形换影,赶到他的身后,跟其近身作战。

乌狂的功力增强了,出招力道非常强,而且招移形换影也确实像影子一样让土子防不胜防,总是处于被动。

忽然间,土子灵机一动,趁机出招,护住后背前胸,摆好马步,左右双掌交叉旋转,从地面扫过,打出一招艮形掌中的尘土飞扬。然而此时,擂台之上并无一丝尘埃,扫起来的只是皑皑白雪。

乌狂大吃一惊,土子的艮形掌果然威力不凡,飞身跃起,避开他的掌力,又使出一招谍影斑斑,来干扰他的视线。然而,土子慧眼如炬,却发现了乌狂的谍影诀的破绽。他在移动的时候,雪上会留下很深的痕迹。

土子抓住机会,看着雪上留下的痕迹朝乌狂出掌,不想乌狂却是在等他的这一样,左手使出轮回真气,右手早已准备好了佛陀引灯指。在他回送掌力之时,佛陀引灯指早已出击,赶上前去,一指正中其左肩。

土子觉得肩膀上一阵酥麻,想要反抗,可是乌狂又补上来的化磁掌早将他推下了擂台。

了无看到乌狂又出了佛陀引灯指,甚是惊讶,跟他一旁的炎空道:“师叔,昨日我本以为是狂棋手施主发狂之时,才使出了佛陀引灯指的最高境界,可是却不曾想到今天所使的佛陀引灯指也是最高境界,看来他真的练成了。”

炎空点头应允,连连念佛。

王仁大喜,在台下道:“瑛儿,你还记得曾经在星斗山,土子道长和大哥打成平手,现在大哥的武功远在道长之上。”

王仁这么说了,可是没有听到聂瑛的反应,转过头来才发现她早已不知去向了。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黑衣,带着和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之人朝他走了过来。

第13章:悲天悯世咒

他知道又是聂瑛在扮田浪,连忙上去道:“瑛……田大侠,无论如何,你今天不能参加比武,除非你能接得了我的十招。”

田浪道:“打就打,谁怕谁啊,我可是天地浪子田浪,不怕你入木三分王仁。”

王仁笑了笑,趁她不备,点了她的穴道,得意地笑道:“呵呵,田大侠,你说你这个田浪也太窝囊了吧,我还没有出招,你就动弹不得了。我现在把你放开,可是你不要想着上台比武。现在,台上的可都是一流高手。”

王仁解开了她的穴道,不想此时乌狂又破了鬼面王的若水神功,用乌颠点水爪将鬼面王打下了擂台,众人是无不惊骇。

王仁和乌圣合伙在下面呐喊,不想又有一人纵身而来,不是别人,正是苗青。

乌狂已经迎战两大高手,真气耗费了很多,这要迎战三络分形手苗青,究竟是胜负如何,还未可知。

王仁非常吃惊,这苗青也去了三绝岛,为何***人都失踪了,而曾经重伤,被地震压住了的苗青却安然而返。他细细打量了一下苗青,发现他拄着拐杖,左腿应该残废了。

乌狂也对苗青的出现惊奇不已,连忙追问道:“苗青,你怎么出现在此,从三绝岛出来的人都失踪了,是不是和你有关?你是不是陷害我三弟的元凶?”

苗青大笑道:“哈哈……你真是看得起我,我苗青倒是想,可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听说你练了火魔通经术,那么大家都要数邪派中人了,不过今天我要告诉你,这邪派中的三络分形手才是天下无敌。”

乌狂看了看苗青的样子,发现他拄着拐杖,甚是不屑,迈过头去道:“难道说一个瘸子还想当武林至尊?”

苗青大怒,指着他的左腿,目光却扫向了王仁和乌圣,骂道:“我今天成为瘸子,都是拜你们兄弟所赐。若非你们毁了秘道,制造出地震,我怎么会被压成一个瘸子?”

乌狂大怒,气冲冲地骂道:“***之徒,若非你贪慕虚荣,跑去找宝藏,又怎么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你这个弑师不孝的逆徒,我今天要替鬼面王清理门户。”

二人用燃烧着的怒火进行较量,三络分形手遇上了狂棋手,双双拆了一百多招,还是就此僵持着。

忽然间,苗青似乎逼急了,扔下自己的拐杖,咬破自己的手臂,借助自己的鲜血催动体内的魔心煞手的魔性。

乌狂大吃一惊,闭上眼睛,开始聚气凝神,以佛陀引灯指为基,使出绝招隔空点穴。苗青也不甘落后,使出举一反三功,一股力量分散到三阴经脉,一分为三那,同时朝乌狂打去。

双双力量相接之处,雪变成了雪水,向擂台下面流去。乌狂步伐敏捷,快步赶到苗青身后,又向他出招,然而他太过心急,破绽大怒。苗青顺势睡倒在雪地之上,侧退后旋,将他踹倒,又一拳打正中他前胸。

乌狂的步伐已乱,出现了破绽。苗青又拿起拐杖,飞身而起,乘胜追击,在本身邪门武功的驱使下,使出全力一击,朝乌狂打去。

王仁、乌圣、聂瑛双双大惊,上台相救。不想早有准备的聂瑛最先跳上前去,凌空出掌,接住了苗青的重掌,将其震开。

苗青大惊,觉得眼前此人虽然身形笨拙,似乎不懂招式,可是内功之强,着实不可小觑,不由大骂道:“你是谁,居然赶坏我的好事?”

聂瑛模仿着男人的话音道:“田浪,天地浪子田浪。”

龙百石看到她带着和田浪一模一样的面具,甚是吃惊,不想此人居然冒充田浪,更加生气了,在台下喊道:“胡说八道,我***才不是你这女子,你究竟是谁?”

王仁连忙将聂瑛拉下台去。

乌圣盯着苗青,怒气冲冲地道:“苗青,胜负已分,你为何下这么重的毒手?”

苗青大笑道:“哈哈,擂台之上,死生各安天命,有种的话你也可以这么对我。”

王仁将聂瑛带下去,着急地问道:“怎么样啊,刚才苗青的重掌有没有伤到你?”

聂瑛甜甜地笑道:“呵呵,王仁哥哥,难道你没有发现是我一掌将苗青震开了吗?我怎么会有事,不过说实话,这个苗青还真是出尔反尔,丧心病狂,看来今天不能饶他了。”

王仁又上了擂台,跟乌圣轻声道:“二哥,苗青的举一反三功可以破谍影诀,这一战还是让我来吧。”

乌圣想了想,反正这个武林至尊迟早要让给王仁,索性先退下台去了。

苗青看到王仁亲自出手,有点惊慌,刚才乌狂已经够对付的了,不想现在王仁居然亲自上来打擂,渐渐向后退去。

王仁盯着他,冷笑道:“苗青,我真是蠢,居然相信了你。不过今天,任凭你再怎么花言巧语,我也要废了你的武功。”

苗青已经底气不足,不过有又岂肯在嘴上认输,鼓起勇气道:“王仁,别以为我怕你。我已经***了半年,现在三络分形手融汇贯通,运用的得心应手,不再怕你的元坤神功,你…你拿什么废我武功?”

王仁大怒,顺手将手臂扫过,打出一招水到渠成,力量朝苗青涌了过去,将他逼得退无可退,连忙纵身而起,落到他的身后。

王仁将苗青的身形看在眼里,连忙转过身子,聚气凝神,使出一招坤位移位,但是却不想又苗青翻身而起,躲了过去。

苗青非常吃惊,万万没有想到王仁的武功居然厉害到了这个地步,简直到了他无法理解的地步,每次跟他交手,打斗的方式,内功都是成倍而增,真是悔不当初。

双双交手,王仁的元坤神功将苗青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只知尽量闪躲,连用鲜血引出魔性的机会都没有。

在他拄着拐杖落地之时,王仁早就在他前面等候。他还没有举起手臂攻击,王仁的一招连三发力的纬坤三入将他震于台下。

在场的人本以为乌狂的武功就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苗青的武功更甚一筹。刚以为苗青的武功应该是百尺竿头了,可是当真正的不败高手出来之时,却只用了三招,将苗青打败,对王仁的武功更加钦佩不已。

苗青连忙拾起,撒腿就跑。

王仁大惊,飞身上前,赶到台下,点住了苗青的穴道,大骂道:“你就当个普通人,过完下半辈子吧。”同时将三股真气***在掌中,一掌从他的百会穴打去,封住了他的武功。

王仁转过身去,朝擂台赶了上去。不想苗青甚是不甘,将拐杖从地面拿起,用手一拧,变成了一把钢刀,朝王仁砍去。

聂瑛和聂瑶就在旁边,距离苗青不到三尺,看到他的钢刀戳向王仁,先是聂瑶奋不顾身地赶上前去,挡在王仁的背后。聂瑛猛然一怔,也跑了上去,又挡在聂瑶前面。苗青的拐杖刺到了聂瑛的胸前。

王仁听到身后有动静,转过身来,却发现有两个女子争着为他而死,又见到聂瑛被苗青刺了一刀,怒发冲冠,使出一招坤位移位,将其抓了过来,抓住他的衣领大骂道:“***小人,你去死吧。”

说完,将其举过头顶,左手出掌,一掌将他打中他的胸膛,将其震到了人群后面的墙壁之上,被震下来的积雪埋了。

众人朝身后望去,发现埋着苗青的积雪下面不断有鲜血涌出,将雪染红,纷纷议论:“苗青受了红颜怒的重掌,怕是回天乏术了。”

聂瑶从聂瑛的身下转开,发现发抱着自己的胸膛叫唤,连忙附上去。聂瑛慢慢站起来道:“哎呀,王仁哥哥,砍得我好痛。”

王仁非常着急,朝苗青的拐杖一看,上面并没有一丝血迹,这才放下心来。

聂瑛笑着道:“真是太险了,要不是叔叔送我的宝衣,我就要离开你了。”

王仁大喜,又转向聂瑶问道:“聂瑶,你刚才没有受伤吧。你先将你姐姐扶到客栈中去,我马上处理完这儿的事情,然而去找你们。”

虽然王仁和聂瑛都没有大碍,可是当聂瑶发现为王仁受伤的是聂瑛,却不是自己之时,心中倍感凄凉。

王仁站在擂台之上喊道:“我还有急事要办。现在,我以一人之力,来对付你们所有人。如果你们还不能够将我打败,那就这武林至尊就是我入木三分智王仁了,相信你们也都应该心服口服了吧。”

为首的一些武林人士大骂道:“王仁,你真是目中无人到极点了,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狂妄之极。”

所有武林人士都开始在下面议论,就连乌圣和乌狂二人也不知王仁到底有何手段,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忽然间,了无大师站出来道:“王仁,贫僧真的很好奇,你现在能将我们少林绝技练到了什么地步,贫僧拭目以待。”

王仁知道了无大师已经知道如何以一己优势来对抗眼前所有武林高手,对眼前这位高僧顿生佩服之情。因为他的办法就是集一己内功之长,用了无大师的悲天悯世咒让所有人都无还手之力,到时候方可一击制伏所有人。

王仁提了提脖子,站在擂台上咳嗽了两声。乌圣识出他是要使用悲天悯世咒了,连忙大喊道:“赶快捂住耳朵。”

乌圣的话音刚落,不等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站在台上喊起了悲天悯世咒。

顿时,纷纷大雪平地乱舞,房顶上面的三尺积雪被震了下来,堆积在房檐下面。听其所发的悲天悯世咒,虽然不比了无大师恶鬼哭号,悲天悯人的呐喊般的声音在心灵上的折磨,可是却听到了另外一种感觉,似乎更多的是满腔悲愤不平。

台下的许多武林人士因忍受不住王仁的悲天悯世咒,纷纷抱起头,在雪地中打滚,甚至有一些已经晕过去的。

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是跳下擂台,往众武林人士身旁赶去,将他们全部点住了。

他停了下来,走过去跟乌圣和乌狂道:“大哥,二哥,这儿就交给你们了,我现在去看看瑛儿是否安然无恙。”

乌圣和乌狂帮忙解开了众人的穴道后,乌狂又站在擂台上笑得合不上嘴,跟众人喊道:“哈哈,诸位英雄,我狂棋手的三弟,王仁,刚才一招制敌,用惊世骇俗的内功催动出悲天悯世咒,制伏了在场豪杰,实在是世间奇事,让他做武林至尊,带领各位英雄泽福于天下,乃是武林之幸、天下之幸,有谁不服的,尽管再向武林至尊挑战。”

众人对王仁深不可测的内功佩服的五体投地,无不心服口服,自然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二。

第14章:幕后真凶

就在乌狂认为已经是尘埃落定之时,一个黑影从远处穿梭而来,身形如雷鸣电闪,甚是迅速,而他的轻功步伐,真是燕梭的飞燕梭。

王仁刚才使出了悲天悯世咒,将房顶的雪震了下来,掩盖了践踏过的脚印,不想燕梭来的时候,在擂台上面跑了三步,还是没有将脚印留下。

众人无不为这踏雪无痕的轻功赶到震撼。

燕梭看了看乌狂,又站在台上大喊道:“不行,三绝岛上面上万人都已经死了,这是王仁下的毒手,最近江湖上发生连番***,也都是王仁所为,断然不能将这武林至尊的宝座交给他。”

乌狂和乌圣双双大惊,真没有想到一个人要变坏居然这么快,更何况此人还是曾经剿灭星斗山及穿心门的大英雄燕梭。

不过,却也因此,他们知道了一直以来在暗中陷害王仁的小人。

鬼面王在下面喊道:“燕梭,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有何证据?”

燕梭怔住了,一时之间,他真没有证据。

正在燕梭举足无措的时候,想起了最近一连串穿心指***,更想起了穿心指曾经救了聂瑶,不由灵机一动,跟众人道:“诸位可能还有所不知,这王仁的真实身份是契丹王耶律德光的驸马,并不是武林奇人王四奇的传人。王仁娶了耶律德光的两个女儿聂瑛、聂瑶为妻,而聂瑶就是耶律德光的掌上明珠天和公主。要是王仁成为了武林至尊带大家北上,那么必定联合契丹人马,前后夹击,让咱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他引契丹大军南下,则进可以灭晋,退可以扩展疆土。试问咱们能不能让这样一人当武林至尊?”

燕梭这么一说,底下立即吵吵嚷嚷,纷纷开始私下议论,乱成一锅。

“王仁是当之无愧的大侠,断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真是瞎了眼了,差点让这种丧心病狂的人成为武林至尊。”

“这件事情关系到中原存亡,宁杀错,不放过,一定要杀了王仁。”

鬼面王又道:“燕梭,你休要挑拨是非,要是王仁是契丹驸马,那么为什么要和聂瑛两人去顿丘城中抵御契丹大军,打得契丹溃不成军,惨败而回。”

燕梭对鬼面王的百般刁难却是甚是生气,稍稍沉默后,又道:“诸位有所不知,聂瑛本是契丹公主,被圣棋手聂威贤收养,在交战之前,并不知道她是契丹公主。正是在对抗契丹的时候,才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正是这个原因,耶律德光才北上退兵,为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让王仁心甘情愿当契丹驸马。很可能你们还不知,王仁曾经为了救聂瑶,豁出性命,学了武林败类萧诉的杀人绝学穿心指,江湖上有许多人都莫名奇妙的死了,还有七日来的十二宗死于穿心指之下的命案,三绝岛上面的数万人的孤魂,都是死于穿心指之下。要不是我轻功绝顶,恐怕也早就死在王仁指下了,试问这么个杀人如麻的武林败类可以当武林至尊吗?”

乌狂大怒,欲上台杀燕梭。乌圣连忙拦住他道:“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倒显得咱们心虚了,燕梭正好利用这点将我们俩也拖下水。”

乌狂怒斥道:“难道就任由他造谣生事?”

乌狂忍无可忍,跳上台去,和燕梭大打出手。燕梭只顾逃命,并未出招反抗。

忽然间,他绕过乌狂,面向众人喊道:“狂棋手和王仁有八拜之交,现在是想杀人灭口,难道大家想置身事外,任由狂棋手杀人灭口吗?”

顿时,所有武林人士咬牙切齿,纷纷跑上台来,挡在乌狂面前。

为首的炎空和了无大师双手作揖道:“阿弥陀佛,乌狂施主,你维护王仁,贫僧可以理解,可是王仁屡次制造杀孽,前些日子在路上杀害了楚绵和楚固两兄弟,实在是残忍至极,今日燕大侠这么一说,想来三绝岛那么多人之死必然是由王仁造成的,真是罪过不小啊。你莫要被他的假仁假义的皮囊给欺骗了,是时候醒悟了。”

燕梭听炎空大师这么一说,眼珠子一转,上前跟众人道:“听说连幻实幻虚的东侠诸葛明都失踪了,试问天下之大,除了王仁,还有什么人能够杀了诸葛明?这一切都是王仁干的,他不能当武林至尊。”

乌圣知道燕梭是精心策划,现在黑白二长老、炎空等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又对燕梭的话深信不疑,他们明显处于下风,连忙上台将乌狂拉下来跟他道:“赶快带着三弟、三妹、聂瑶去双玄居,要是打起来就糟了。”

乌狂不肯,怒气冲冲地道:“打就打,难道说我们还怕他们?”

乌圣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三弟有时候喜怒无常,现在三妹又被苗青砍了一刀,肯定是怒火冲天,要是打起手来,怕的是这些人都横尸街头啊。”

乌狂想了想,乌圣说的也对,连忙跑进馨馐阁通知王仁。

待乌狂离开后,燕梭又得意地笑了笑,朝乌圣走过来道:“银锤麒麟,你现在应该看清王仁的本来面目了吧,该作何抉择,你们兄弟俩应该尽快给一个***。”

范仙华和龙百石看到了这种情况,又在一旁发现乌狂匆匆忙忙此抛进馨馐阁了,连忙离开了人群,朝东北长乐府东北方向赶去。

乌圣未曾作答,转过头道:“乌圣难以抉择,不过希望燕梭燕大侠你可以将证据交出来,让我们心服口服。”

燕梭当即怔住了,灵机一动,又道:“那好,乌圣,我问你,聂瑶是不是契丹的天和公主?”

乌圣知道他们已经越陷越深,即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没有作答,反而道:“燕梭,等我找到从三绝岛回来的人为人证时,向武林人士澄***相,就算我会放过幕后小人,我小五哥也不会让他活下去。”

王仁仔细替聂瑛检查了一下,只是被苗青的刀头戳了一下,有宝衣护体,没有受伤,这又听见外面喊声四起,甚是热闹,想出去看看,不想乌狂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

不等乌狂喘过气来,茶魂又跑进来道:“小师弟,赶快离开吧,燕梭想利用这次武林大会来对付你,你要是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掉了。”

聂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我姐夫不是成为武林至尊了吗?谁还敢对付他?”

乌狂又接着道:“你们什么也别问了,燕梭那个***从三绝岛回来了,现在为了当武林至尊,将聂瑶是天和公主的事情都接出来了,你现在是契丹驸马,中原武林人士怎么肯放过你?赶快走。”

聂瑛在一旁道:“那么照此看来,昨天在馨馐阁上面挑拨离间的人就是燕梭无疑了。他还活着的话,那么他就应该是到处散播谣言,说王仁哥哥***去海外寻宝之人的幕后元凶。”

王仁大怒,欲出去亲手杀掉燕梭,聂瑛和乌狂、茶魂连忙拦住他道:“现在你要是出去杀掉燕梭,那么更加解释不清楚了,人人都会认为是你见事情败露,杀人灭口。”

就在此时,大批的武林人士纷纷涌了进来,吵吵嚷嚷要王仁抵命,以绝后患。而此时,黑白二长老也临危受命,考虑到燕梭曾经破了星斗山,铲除了穿心门,就让他担任临时的武林盟主,带领他们杀王仁,前去延州,再行应对步震之计。

王仁忍无可忍,不过硬是被乌狂和茶魂俩拉着从后门走了。

快要出长乐府之时,不想龙百石和范仙华俩挡住了他们三人。

范仙华道:“王仁,这武林至尊得而复失,真是令人遗憾啊。”

王仁冷冷地笑了笑道:“你们丐帮真是快,居然在此等我,你们是要主动让道,还是让我打过去?”

范仙华又笑了笑道:“王仁少侠,你可别误会了,我们丐帮对你深信不疑,之所以在此等候,乃是为了向你求证一件事情。”

“何事请讲?”

龙百石道:“我妹妹龙拟露失踪已久,我们怀疑是受了游唐的拐骗,现在我们一家人甚是担心,听说游唐已经死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我妹妹?”

王仁被不但被冤枉,现在还沦落的像丧家之犬一样,心中十分不快,随口应道:“***妹没有见过,游唐也确实是死了,被洪枭乱刀分尸而死,不过我倒是见过你们龙家的龙千江,他身患奇毒,又被阴阳八风阵的刀片所伤,失去右臂,估计是凶多吉少,即使他可以从三绝岛回来,身上的奇毒也是无药可解。”

虽然说龙千江作恶多端,可是毕竟是百石的兄弟,听到龙千江已死的消息,百石心凉了大半。

范仙华在一侧安慰道:“自作孽不可活,龙千江是自找的,你就不要伤心了。”

不想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百石还未从龙千江的死讯中回过神来,听到王仁又道:“龙帮主,实不相瞒,瑛儿刚才之所以冒充田浪,是因为你***已经死了,为了让那些为非作歹之徒心有余悸,所以瑛儿就戴上他的了面具,希望你能理解。”

听说田浪已死,龙百石放声嚎哭。

王仁欲上前安慰,不想后面的追兵赶上来了,连忙带着聂瑛和聂瑶两人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