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星辰献计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5章:星辰献计

话说王仁被燕梭陷害,丧失了武林至尊的宝座之位不说,还让江湖人士追杀,迫不得已,只能先带着聂瑛和聂瑶重返双玄居了。

燕梭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带着所有武林人士追杀,一直追到双玄居外面。然而,他的目的或许只是将王仁赶跑,并没有打算跟他正面为敌,况且武林人士虽然大胆,但是在目睹了王仁一招制敌的神技之后,更没有人敢公然向南隐客和王仁二虎居住的地方挑衅,因此又退到了长乐府。

原来燕梭此举的目的是想让王仁无法在武林中立足,自己却从王仁的手上接下这武林盟主的宝座,到时候带着所有人北上延州,不但可以除掉步震,得到步震从三绝岛带走的宝藏,更可以借助这武林中的力量铲除晋国,一统天下。

王仁回到了双玄居,等着茶魂带来新的消息。直到当天深夜,茶魂终于来了。

王仁连忙跑出去问道:“师兄,到底怎么了,燕梭是不是还有更大的阴谋?”

茶魂道:“师弟,燕梭要带着武林人士北上延州,扬言要先灭延州,再结合武林人士的力量,收回幽云十六州,保卫中原。”

王仁深知步震的可怕,对燕梭的不自量力甚是不解,不由嘲笑道:“哈哈……这个燕梭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差点就死在步震的手上了,还敢公然跟北地霸王挑衅。五大不败高手之中,除了我和我叔叔,现在就剩下步震了,而且伯延、仲归两人联手,就算是两个燕梭也伤不了分毫。这北上延州,难道他不知道凶险吗?”

茶魂又冷笑道:“哼哼…现在燕梭那个老匹夫是武林盟主,手下高手如夜空星宿一样多,怎么会怕个小小的北地霸王?”

聂瑛虽不知道北地霸王有多么可怕,不过她率领大军,抵抗契丹大军,深知行军用兵之道,既然步震有巨大的财富,那么他招兵买马,轻而易举,实在是令人堪忧,应着茶魂道:“话可不能这么说,要是盟主有德有能,可为磐石,可是燕梭苦守飞燕山,武功虽高,可劳碌半生也未曾闯出名堂,自然是无能之辈了,武林中人怕是要成为散沙一盘,任人宰割。况且,撇开延州的高手不说,就步震招的兵马,现在延州的兵力可以跟一国兵力相抗衡,我看等开春之际,他就要向太原进攻了。那么,燕梭就是他的后患,怎么会容忍这股力量的存在。他必然会想方设法,铲除异己。”

王仁依然担心乌圣和乌狂的消息,又连忙向茶魂询问道:“师兄,我两位哥哥他们现在如何?”

就在此时,竹林深处,传来了漆麟驹的嘶鸣之声。正是古幽来了。

王仁连忙赶上前去,迎下古幽,上去问道:“二嫂,大哥、二哥有没有受到连累,他们俩怎么没有来?”

古幽似乎赶着离开,没有下马,直接在上面道:“三弟、三妹,你们放心吧,他们俩都没事。燕梭曾是银锤麒麟的手下败将,他还不敢跟他们俩下手,况且他还要靠他们俩的功夫对付步伯延和步仲归的弥罗神掌。”

王仁冷冷地笑了笑,又跟古幽道:“二嫂,麻烦你告诉大哥二哥,我会暗中帮助他们的。让他们俩小心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

茶魂看到王仁依然是愁眉不展,不解地问道:“师弟,笛秀才和银锤麒麟的武功都非常厉害,你怎么怕成这样?”

王仁曾经跟风雨雷电四人所使的弥罗神掌交过手,深知其不可抵挡之力,在一旁道:“要不是言风已死,万电被步仲归所杀,真正厉害的,要数风雨雷电四人用阵法摆出的弥罗神掌,那四人联合起来,武功绝对在北霸之上。要是北霸找人把言风和万电的位置补上,那么燕梭就有去无回了。”

古幽大惊道:“三弟,是不是真有这么厉害?”

“伯延和仲归二人所使的弥罗神掌的组合有多厉害,你应该知道吧。四人所使的弥罗神掌远在二人组合之上。”

当晚,古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离开了。

王仁站在窗前,看着被白雪映衬的灵光闪闪的竹林,愤愤难平,想去把燕梭给杀掉,可是现在他没有丝毫的证据,杀掉他只会百口莫辩。然而,当他看到两个孩子微笑的脸庞时,三千烦恼,即时飞到了九霄云外。

却说北地霸王步震在得知南方召开武林大会,有意选出武林至尊,或帮他,或抗他,也派了探子来馨馐阁探查,将武林大会的结果,连夜快马加鞭,传到了延州。

步震在得知结果之后,甚为震惊,连忙和骆先生去商议。

本来步震以为武林至尊将会由王仁和钱央当中的某一人担任。如此,二人都是正人君子,只要自己以诚相待,必能得到这股武林中强大的力量的相助。然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武林盟主居然花落燕窝。

燕梭一向觊觎北地霸王的宝藏,在回到中原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夜探延州。然而,他的行迹却被伯延发现,差点死于兄弟二人的联手之下。

此次,燕梭再次团结武林人士的力量,实在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必然是要再次跟他对抗,而他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北霸手中尚未挥霍完毕的宝藏。

现在,武林群豪齐上延州,必然是跟自己做对,别说要退群豪本就十分不易,就算真的将其打退,也必然是实力大损,到时候如何攻取太原,又如何对抗虎视眈眈的刘知远和契丹王耶律德光。

骆先生跟步震卜了一卦,发现他的形势很不好,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四面树敌。步震最怕的就是自己正在迎击燕梭的武林人士之时,景延光和刘知远再从侧面夹击,到时候腹背受敌,想要全身而退都不可能。

然而,燕梭得到了武林群豪的相助,步震也有能人异士投靠献计。

趋附于北地霸王步震的人马之中,有一个叫做明星辰的年少公子,英姿勃发,颇有谋略智慧,在步震麾下不到三个月,就被他重用。前几次击退景延光的大军,就是明星辰的计谋。

遇到这种难题之时,步震当即想到了明星辰,连忙让人将他请来,一同商议要事。

明星辰苦思片刻,心生一计,劝步震道:“主公,江湖上的这股人马虽然力量强大,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可是据主公讲,燕梭觊觎荒岛上面的宝藏,前几日又偷上延州,充其量也是一个伪君子,难以团结众人。所以,武林中的这股力量实乃散沙一盘,并不可惧。至于晋国方面,景延光向来胆小怕事,也不足为患。现在我有一计,可以早日吞晋。”

原来明星辰的计策是派人与杜重威和景延光送礼,先让二人稳住石重贵,就言延州人马想要请求招降,封王拜侯,先让他们停止攻击,能缓多久就缓多久。

另外,他又派人游说李,让李的大军骚扰晋国的边界,到时候,石重贵必然分派大军镇守。如此一来,北地霸王的延州人马便可一心一意,将燕梭所率来做对的人马尽数除掉。

明星辰投向步震,看来对延州上下了如指掌,连伯延和聂瑶之间的事情也熟知的一清二楚,又跟步震提道:“天和公主和大公子伯延情投意合,要是大公子能够成为契丹的驸马,这最好的嫁妆就是幽云十六州,等咱们站住了脚,到时候天下可大一统矣。”

虽然这是伯延一直以来期望的事情,可是他尊重聂瑶的意愿,况且他已经和聂瑶结拜为兄妹了。所以,此事一直搁置着,而步震也没有向契丹王耶律德光提亲。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并不若此,而是步震查过二人的八字,发现他们二人的八字不配,所以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意愿。

步震听了明星辰之言,甚是高兴,拿起酒杯,亲自跟他敬酒道:“明先生真是北霸诸葛,就依你的计策行事。”

当夜,步震亲自挑选厚礼,连夜派人与杜重威和景延光送礼使钱。同时,他还派前来投靠的门客鲜援前去见李,许以前后夹击,共破晋国,事后愿意接受李的招安,一同平定天下。

果然,杜重威和景延光在得到财宝后,结伴向晋主石重贵觐见道:“步震,天下英豪也,现在天下豪杰英雄争相趋附,实不该与之为敌,不如招之以为己用,方位上策。而且北地霸王已经有了向晋国请求诏安的意愿,实不该与之为敌。”

当时,晋主石重贵在得知天下形势不妙之后,索性自甘堕落,终日与美人饮酒为乐,事无巨细,都交由景延光抉择。既然现在是景延光和杜重威同时提议,不应该和北地霸王为敌,应该向他们招安,那么自然是照办不误。

不过招安之事,却始终被景延光拖着。

善于舌辩应对的鲜援废了好大的周折,才打通上下官吏,见到了李。

李听到此计后,深信不疑,派兵滋扰晋唐交接之处。同时也向鲜援许诺道:“听江湖之言,步震乃是昔日庄宗之兄,算起来,也应该是朕的家臣,既然他诚心请求招安,你就回去告诉他,等到朕和他合力破了石重贵之后,必然封他王侯之爵。”

鲜援故作大喜之色,实则心中不快,暗自窃喜道:“我家主公号称北地霸王,怎么会有有心被你踩在脚下,等你发现被北地霸王欺骗的一天,那就晚了。”

鲜援回到延州,向步震报告了金陵的所见所闻。步震甚是高兴,在延州大摆筵席,宴请三军,准备出兵。

事情虽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是有些事情是人跟本无法预料的。原来晋国皇帝石重贵的姑父杜重威,效法石敬瑭,暗中勾结契丹王耶律德光,而耶律德光也答应攻克了晋国之后,擒拿石重贵北上,让杜重威当皇上。因此,此时,耶律德光已经暗中引兵南下,趁中原大乱,又有内奸相助,南唐滋扰之际,第三次南下攻晋。

王仁和聂瑛对燕梭的行为非常愤慨,虽然避居双玄居,可是终日忧心忡忡,想要北上延州,可是云鹤又身感风寒,王仁又怕元坤神功控制不好,会伤到云鹤,因此,一直用药物给他治病,只等他完全康复,在北上延州。

不想十一月初十这天,有人拜上了南隐帖,而发帖之人正是弈然山庄庄主,圣棋手聂威贤。

王仁和聂瑛双双大惊,真不知道聂威贤有何要事,居然会送上南隐帖来请求见王仁一面。

王仁没有回帖,直接出双玄居到长乐府去见他,本来聂瑛也想去的,可是云鹤重病未愈,又离不开他的照顾,因此王仁孤身去见他了。

刀戊心倒是了解王仁,在入城之处等候,直接带着王仁来到了聂威贤的居所。

王仁一进门就埋怨负责发南隐帖的李掌柜,说他不应该将聂威贤拒之千里,让他用南隐帖来见面。

聂威贤听说王仁来了,甚是惊喜,连忙下楼来见。

不等王仁开口,聂威贤慌慌张张地道:“闲话咱们先不说了,你跟我来。”

看着聂威贤着急的样子,王仁的心也悬起来了。他将王仁带到了他的房间,看四下无人,拿出一份信件,递给王仁。

王仁接过信,上面是被火漆密封过的,不过已经被打开看过了。信封上面的更是契丹文字,王仁一字也不识。

他拆开信件,不想里面也是契丹文字,一时真是一头雾水。

聂威贤在一旁道:“你不识契丹文字,可是我倒是从瑛儿她娘那儿学过一点皮毛,这上面大概是说耶律德光又要南下,你赶快拿去让瑶儿看看,她肯定知道这里面的内容。”

王仁不解地问道:“岳父大人,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份信件的?”

聂威贤道:“是昨天晚上,耶律德光的一个使者前来弈然山庄见瑶儿,给瑶儿送信,这就是那份信。那个使者还让我转告瑶儿,说中原岌岌可危,耶律德光病情加重,让瑶儿赶快赶回契丹。这中原岌岌可危这句话看似不是随便说出的,这件事情关系中原安慰,我索性当一回小人,就拆开来看了。发现关系中原安慰的句子,就连夜赶来,找你们商议。”

王仁连忙辞过聂威贤而去,临走之时,跟李掌柜吩咐道:“以后我岳父来了,直接派人送他来双玄居。”

聂威贤叫住王仁道:“仁儿,你们一定要小心为上,我总有一股不祥的感觉。”

王仁回过身来,微微笑了笑道:“虽然咱们都身在南方,可是为了中原安慰,就算战死沙场,又有何关系呢?我会照顾好瑛儿和瑶儿的,你放心吧。你要是想云鹤和诗霄了,就让李掌柜或者我师兄送你去双玄居吧。”

王仁飞身而出,落到玄武流星的背上,带着聂威贤带来的这份关系重大的信函,来到了双玄居,找聂瑶仔细翻译了一遍,信中大概言道:“久不见吾女天和,甚是想念。而今天下晋国内乱,臣子不臣,更有步震为患,中原大乱之日指日而待。不见吾女,久患难复,临终之前,望乞相见,一解吾思。”

聂瑶将所译之文记在纸上,开始默默哭泣。

王仁反复思考,忽然间,拍桌而起道:“‘晋国内乱,臣子不臣,’这很明显就是说晋国现在有人做了臣子不应该做的事情,看来耶律德光是想借此机会三下侵晋。难道说还有晋国***勾结契丹?”

聂瑛道:“这怎么会,单凭一封信判断是不是太武断了。”

聂瑶擦干了眼泪在旁边道:“是的,我父王这么说,应该是要再次南下了。他曾两度侵晋,都无功而返,要是能在生前攻破晋国,那他该有多么高兴,更何况他说晋国内乱,臣子不臣,这应该是别有深意,现在,应该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

王仁大惊,连忙跟聂瑛道:“瑛儿,事不宜迟,咱们待赶快动身,不然中原就要遭受异族的统治了。”

聂瑛坐在一旁,转过身去道:“我才不要呢,那个石重贵不是上次追杀重伤的你吗?我才不帮他。更何况云鹤的病还没有彻底康复,我才不要离开他呢。”

王仁连忙恳求道:“瑛儿,这不是帮我,这是帮中原,帮天下人。云鹤和诗霄有叔叔和三位师兄照顾,不会有事的。”

聂瑛又道:“以前我是武林盟主,那倒没有关系,可是现在他们连武林盟主都不让你做,那么没有良心的人,还帮他们干什么。我要在这儿等着他们在双玄居外求我,才肯出手。”

王仁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了解聂瑛,知道她不会撒手不管,于是又跟聂瑶道:“好吧,聂瑶,既然你父王想见你,那么咱们俩北上,让人家在这儿使小性子吧。”

此次王仁没有唤来玄武流星,而是抓起聂瑶的手臂,纵身而去,从竹林上面跑走了。

二人刚刚出双玄居前面的竹林,王仁就停了下来,让聂瑶先在双玄居等聂瑛,自己则去长乐府找刀戊心和梁被,安排事宜。

聂瑶不解地问道:“姐姐不是说不去吗,我在这儿等什么啊?”

王仁笑着道:“等一会儿她骑着玄武流星出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梁被曾经本是将军,山芋行军打仗,有百步穿杨的神箭本领,被王仁感化,才跟了他,这下又要打仗御敌,自然少不了他了。

刀戊心一直练习元坤神功,没有经过实战,此次北上御敌,少不了打架,只有身经百战,才能让武功从一潭死水达到得心应手、融会贯通的地步,这正是钱央一直让王仁外出的原因之一。此次遇到契丹王三下中原,这也算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自然要带着他的徒儿,元坤神功的第三代传人刀戊心前去了。

聂瑶按照王仁所说的,在竹林外面细细观看,果然从林中深处传来了玄武流星的嘶鸣声。聂瑶躲在暗处,不一会,聂瑛果然从竹林中出来了。

聂瑛骑着玄武流星,从竹林中出来,见竹林外面没有人在等她,甚是生气,自言自语地埋怨道:“好个王仁,明明留下玄武流星等我,现在又不知去向,真无情。”

聂瑶从旁边偷偷地跑出来,跑到玄武流星的背后,笑道:“呵呵,姐姐,还是我姐夫了解你,一会儿不见,你就埋怨上了。”

就在此时,王仁、刀戊心从远处飞奔而来,在二人身后,还牵着一匹骏马。

王仁下马,看到聂瑛跟着来了,笑了笑上前道:“哈哈,瑛儿,我就知道你会跟着来,故而让聂瑶在这儿等你。”

聂瑛转过头去,一言不发。

刀戊心上前向聂瑛请安。此时,聂瑛却才发现刀戊心在,梁被却不见其影,又转过头来,向他询问道:“你怎么只让你的徒儿去,却不叫梁被梁大将军?”

聂瑛和他想的一模一样,让他倍感欣慰,笑着道:“嘿嘿,看来咱们夫妇果然是心意相通,梁将军随后赶来。现在北方乱成一锅粥了,咱们待赶快动身,事不宜迟,现在走吧,去找大哥二哥会合。”

聂瑶骑着刀戊心刚才牵来骏马,聂瑛骑着玄武流星,刀戊心和王仁俩骑着在长乐府临时找的快马,四人快马加鞭,朝北而去。

第16章:秀才整编

却说燕梭带着武林联盟北上延州,虽然所领之人个个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然而武林中人,性情火爆,言语粗鲁折,不计其数,更有心怀鬼胎之徒,在路上时不时大打出手,要不是有炎空、了无这些德高望重的人相助,实难将这些武林人士带上延州。

燕梭这批人马的一举一动,都有探子直接向北地霸王报告,不过明星辰听了,依然是愁眉不展。

步震看到明星辰依然愁眉不展,忧心忡忡,连忙追问道:“明先生,现在晋国快要瓦解了,燕梭所率领的武林人士又是散沙一盘,先生为何还是愁眉不展?”

明星辰道:“不错,主公所言属实。不过,燕梭手下有绝顶高手炎空大师、丐帮帮主龙百石、银锤麒麟乌圣、狂棋手乌狂、先入为主范仙华、少林高僧了无、四五行道、鬼面王等人,就算撇开这些高手不说,以一当百之人也是数以千计,咱们胜算不大。”

仲归在一旁大笑道:“哈哈,明先生,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他们之中高手虽多,可是没有人可以接住我爹几招的。况且我哥哥武功绝顶,我的弥罗神掌和地禅腿也不容小视,休雷、我妹妹都是武林高手,此外,又有很多武林高手前来投靠,大军已过两万五千多人,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试问,天下之间,有谁可敌?他们自作孽,赶走王仁,这是天佑我爹,让北地霸王将武林中的反抗势力一举铲除,以绝后患。”

听仲归这么说,步震甚是高兴,笑着跟明星辰道:“明先生,你听到我儿之言了吗?燕梭所率领的武林势力,不足为惧。”

明星辰大笑道:“哈哈哈哈,主公,请听星辰一言,两军对垒,最忌轻敌,武林中人,本来都是粗人,争争吵吵,看似一盘散沙,可是个个慷慨重义,在关键的时候便会聚成一块坚不可摧的磐石,要不然王仁也不会让他们逼走了。”步震大惊,在一旁沉默了。

伯延连忙追问道:“那么依先生之见该当如何?”

明星辰道:“当务之急,就是要整编大军。从大军之中找出或武功高强、或奇人异士、或有统帅之才者,组建一支能征善战的先锋队,教他们各种阵型,才能成为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军队。”

步震大喜,站起来给自己的酒杯中倒满了酒,亲自端到明星辰前面道:“先生所言甚是,真恨现在才遇到先生,要是先生早生十几年,我也不必苦等了这么久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这杯水酒,聊表我心,希望先生尽心尽力为我们成就大业,这整编大事,就交由你和延儿放手去办了。”

伯延带着明星辰来到了大军驻扎的校场之上。果然如明星辰所猜想的一样,步震所招大军,都是三教九流的人,军营之中,年老力迈者、身强体健者鱼龙混杂。

明星辰和伯延亲入营中,视察一番。忽然间,他停了下来,跟伯延道:“大公子,请你将所有人马召集起来,我们挑选能人贤才。”

伯延也不知道明星辰究竟有何打算,将大军统帅休雷找来,跟他道:“二师兄,有劳你***大军,明先生有大事安排。”

不到片刻,休雷便将大军中各大小将领全部召集了过来,站在校场之上,挤满了整个校场。

大军并非经过正规训练的士兵,来到校场之上,一片嘈杂之声,喊破延州,让伯延颇为反感。

明星辰站在最首,朝下面大喊,让校场上的大军停下来,可是个个都无动于衷,听不进去明星辰只字半语。

休雷勃然大怒,站在最首,提了嗓子,怒吼一声道:“谁在说半个字,杖责一百。”

休雷的高声大呼响彻云霄,传到延州上空,余音绵绵不绝,阵阵回音从远方传来。就连远在府上的步震都听得一清二楚。

休雷的喊声如惊天之雷一般,让所有人都为之胆颤心寒,声音渐渐地削减下来了。

明星辰被休雷的一声吓得差点倒了下去,后退三步,待回过神来之后,又登高而呼道:“各位将士,现在听我号令,凡是年未过四旬的武林中人,练过功夫者,跟着休雷将军在教场西面静候。”

片刻间,在西边的教场之上站着五千七百三十个练武之人,为了一探这些人的实力。明星辰又跟其道:“现在列好队伍,以百人为一组出列,然后再两人一组,互相对打。”

这些人中,不乏练武之人,听说要比武打架,手早就开始痒了,两人一组,开始在延北的大雪中斗成一片。

伯延、休雷、明星辰三人亲自到阵中观看其打斗,以这种方法,挑选身手敏捷之人,找出了武功高强的一千零七十七个人,自成一队。

伯延正愁没有人可以担当训练这批人马的重任,想要找休雷训练,可是休雷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仲归实非将才,将众人交给他,实在是放心不下,猛然想起了言风,可是言风已经英年早逝了。

正在伯延又为言风之死暗自伤神之时,教场的东边有一雄厚的声音大喊道:“如此寻才,千里马要骈死于槽枥之间了。”

伯延和明星辰双双大惊,连忙东边校场上的人马寻去,找到了三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伯延看到三人年过半百,甚是好奇,笑了笑问道:“刚才是你们谁喊的吧,想来说这些话,自然是有些手段了,不知因何发言?”

一面色红润的白发老翁,站的比三十壮年还要直,呼吸雄浑有力,哼声如雷鸣浑厚,看似异常威武,道:“年过四旬之人隐藏于军中而不为知,如此纵有千里马,也不如年不过四旬的一头骡子。”

伯延大喜,不由笑道:“哼哼,说的是不错,不管你们三人武功身形如何,就凭你刚才之言,我也可以将你介绍给鲜援先生,以后也方便出使游说。”

老者又道:“我们三人在军中是年纪比较大,可是想必主公年纪也不会比我们小啊,焉知我们三人比不上那边被你们挑选出来的好手。”

明星辰又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三人有何本领,细细说来。”

原来这三个老人曾经是名震江湖的冀州三霸,本来已经退隐江在江南一带教书,可是家庭变故让他们三人又重新踏上江湖,这才让老大赵伯贤从一介粗人变成了一个颇有见地、口才出众的人。

老大赵伯贤、老二是赵仲良、老三赵叔才学得家传武学,武功甚高,三人联起手来,颇具威力,丝毫不容小觑。

明星辰并非江湖人士,对冀州三霸不是很清楚,不过伯延倒是听过。现在他们三人自称冀州三霸,伯延甚是高兴,在教场之上跟冀州三霸开始切磋。

伯延怕三人年老力衰,武功退步,一直未出内力,只试招式。他用步震的迎客拳对阵冀州三霸,先出一招蓬门今始为君开,将赵仲良和赵叔才拉到一旁,向下铲去,铲脚直逼赵伯贤。赵伯贤大惊,轻轻跳起,身手敏捷,如猿一跳,躲过伯延的铲脚。此时,赵仲良和赵叔才又从两侧攻过来,而赵伯贤也轻轻落地,又出擒拿手,从伯延后背攻来。

伯延大惊,没有想到三人联手,果然是别具威力,连忙打出一招罗汉降魔拳中的睡罗汉,朝地面躺下去,左脚踹向赵叔才,右拳打向赵仲良,又避开了身后赵伯贤的擒拿手。

如此,四人交手,转眼间已经拆了三十多招,而伯延也怕三位老人体力跟不上,点到即止。

一旁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看的是眼花缭乱,深为震惊,暗自揣测冀州三霸的身份,可是他们根本不知久未露面江湖的三位老人究竟是谁。

伯延大喜,跟三人道:“赵家三位英雄果然是宝刀未老,既然你们是文武双全,这精兵统帅一职就由赵伯贤老英雄担当,这副职嘛,就先让赵仲良、赵叔才两位老英雄担当。”

三老连忙跪下谢恩。

明星辰问三人道:“你们三人可知攻城略地,行军阵型之道?”

赵仲良起身答道:“实不相瞒,老朽退隐这些年,钻读兵书,对列阵之法也是略知一二。而我三弟熟读百书,无所不知,就连吐蕃、契丹等外族史料文字,也知之甚祥,实乃万事通,可在旁指点。”

伯延觉得这样真有可能失掉诸多贤才,又跟休雷道:“二师兄,麻烦你告诉他们,如果有谁自认为他是能人贤才,就让他们毛遂自荐,若真有真才实学,就招为先锋精兵。”

忽然间,明星辰又从旁赶过来附在他的耳边道:“公子,这么做的话,没有到当选精兵之人,心中不爽,应该加以抚恤。”

伯延不善言谈,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鼓起勇气,站在三军面前,慢吞吞地大声喊道:“各位将士,成了精兵,就会出生入死,有许多决定胜负的关键之仗要打,各位如果有人想成为精兵之中且身怀绝技之人可以找冀州三老,此时交由他们三人负责,尔等还需尽心尽力,一心一意为北地霸王效力,将来平定天下,你们功在千秋,个个都可以封万户侯。”

众将士大喜,喊着北地霸王的称号和伯延的名字。

如此,休雷又从东边年纪较长的士兵中,找出了近八百人,总共着了一千八百人的先锋精兵,授其阵型变化,破军要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