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鲜援游说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7章:鲜援游说

话说伯延和明星辰在校场上找能人异士或者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找出了三位老将冀州三霸赵氏三兄弟,让他们三位年过花甲之人,训练着一支先锋精兵。

转眼间,已经到了十一月二十九,在延北,到处都是大雪封山,道路难行,不过燕梭所带领的武林群豪,还是冒着寒风大雪,赶到了延州南边的山腰。

燕梭所带领的都是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可以跟伯延较量的高手也是数以十计,现在驻扎在延州城外,对北地霸王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威胁。若是晋国在趁机进军,他将陷于腹背受敌的局面,因此一直在想着克敌制胜,一举将其剿灭的办法。

然而,对于燕梭来说,现在步震的实力远非昔日延州人马可比,因此,他不敢贸然跟北地霸王叫阵,而且炎空等人也极力反对在没有考虑清楚是帮步震还是对抗步震前,公然跟他对抗。

事实上,在此之前,燕梭早就闯过延州,可是差点被伯延和仲归的联手给杀掉。

北地霸王在三绝岛重创他一掌,差点让他一命归西,因此,他一直怀恨在心,除了想要夺得步震手中的宝藏之外,还想向步震报曾经的一掌之仇。

燕梭刚愎自用,一心想跟北地霸王为敌,全然不顾武林同道的反对,对此,土子道长甚至提出了更换武林盟主的建议。

他也想先在武林人心中树立威望,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无奈之下,只得先停留在风雪之中,见机行事。

北地霸王在知道燕梭停留在延州城外后,甚是高兴,连忙和明星辰商量:“燕梭并非将才,现在带着武林人士来了,可是有诸多武林人士持的是中立的态度,说我如果为一代暴主枭雄,便带着这股人马跟我对抗,如果我可以成为一代明主,那么就向我投降,共同平定天下。现在我们应该趁机,在他们没有立住脚的时候,一举歼灭。不知明先生的意思呢?”

明星辰手摇折扇,得意地笑道:“呵呵,明某早就说过,这些人马可为散沙、可为磐石,现在无备北上,受不了这延北寒风,必然心情不爽,各怀鬼胎。此时,要是有人暗中散步谣言,加以离间,则兵不血刃,他们自然退去。可是,现在最为棘手的问题是契丹王耶律德光又开始南下了,咱们还需赶快攻下太原。要是太原落入了耶律德光的手中,想要夺回,那可就难了。”

步震听了,也甚为震惊,犹豫不决,没有表态,不想骆先生又在一旁边道:“要是耶律德光真的南下,那么咱们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可以挡住其铁骑,所以我看啊,还是跟耶律德光讲和。”

步震如梦初醒,想到当初石敬瑭和耶律德光联手,攻陷太原之事,连忙站起来道:“恩,对,要是咱们强攻太原,那么就有三股敌人,觊觎中原疆土的契丹、晋国、还有燕梭的武林人士,到时候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恐难以抵挡。还有,据传言,说刘知远也是一个野心勃勃之徒,我看他不会甘心居于人下,要是他再在我背后捅一刀,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步震又转身给鲜援吩咐道:“鲜先生,你现在赶快起草一份书信,去跟契丹王耶律德光结盟言和,共破晋国。”

伯延看了看明星辰,发现其脸上明显不快,怕他因为步震未纳其计,而怀恨在心,因此拿起了酒杯,走到明星辰旁边道:“来,明兄,咱们俩喝两杯,以后领军破敌,还要靠明兄多多指点。”

明星辰猜出了伯延的心思,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冲着伯延手中的酒,笑了笑道:“呵呵,大公子您莫非是怕我会因为主公未曾纳计而心中不快,怀有异心?你莫要多心,大家都是为了主公霸业,为了大业,明某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家同舟共济,方能百战百胜。”

仲归听了,也非常高兴,拿着酒杯过去跟明星辰喝酒。

步震从宝藏中找到了一块碎玉血玲珑,让鲜血带着去见耶律德光,跟他们结盟,同破晋国。

鲜援连夜带着丰厚的财宝,以及碎玉血玲珑,朝东北而去,去找契丹王耶律德光的屯兵营寨,跟其商议结盟之事。

此时耶律德光已经重病,不过在伯延带着聂瑶去见他的时候,他们俩也聊得投机,也有心将伯延招为驸马。

现在,他听闻是北地霸王的人来见他了,拖着重病的身子,亲自来接见他。

一番介绍***后,耶律德光开门见山,向鲜援询问道:“鲜先生,不知你此番前来,有何见教。伯延公子怎么样?”

鲜援笑脸相迎,将所带的财宝递给耶律德光道:“呵呵,托您的福,我家大公子武功更甚以往。这是前些日子,我们主公从三绝岛挖出的碎玉血玲珑,契丹奇珍异宝,不计其数,乃是泱泱大国,想必不会把这点财宝放在心上。可是这件东西确实是世间罕有的宝贝,我们主公一直想送给天和公主,可是苦于一直没有见她,因此,借您之手,将此碎玉血玲珑赠给她。”

耶律德光大喜,让手下人士将宝物收了起来,又笑着跟鲜援道:“哈哈……步震的大公子伯延,武功很高。我甚为佩服,更难得对天和痴心一片。我有心成其好事,可是那丫头坚决反对,让我这个一国之君颜面尽失啊。”

想起天和,耶律德光总是喜笑颜开,不过,笑声之余,他又问道:“想必你这番前来,不仅仅是为了单纯的送礼吧?”

鲜援不慌不忙地答道:“实不相瞒,晋国皇帝石重贵太过无能,我家主公乃天下义士,有心除之。然而,晋国忠臣将士不计其数,晋国大军,又向来以保家卫国为己任,想要图之,确实不易。现在,我们想和契丹结盟,共同破晋,推翻无能的石重贵。我们率大军东进,契丹则率大军南下,要破晋,指日可待。”

耶律德光当时怔住了,没有想到草莽之人步震,居然也是野心勃勃之辈,笑了笑道:“哈哈……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真不错,那破晋之后,晋国疆土怎么分?”

鲜援不慌不忙地答道:“现在是乱世,此乱可与战国纷争、汉末争雄相提并论。契丹乃后起之秀,兵强马壮,可以平定天下。不过,契丹两次南下攻晋,都无功而返,除了晋国将士拼死相抗之外,追源塑果,最主要是聂瑛之过。聂瑛用兵如神,人称有神鬼莫测之机,要是此次再与你正面交锋,那么契丹大业,将再次遇到挫折。我想您几番攻取晋国,都无功而返,必然引为憾事。此次你们南下破晋,我们也自然会有办法将聂瑛拖住,让她自顾不暇。若能一举破晋,我们愿意和您平分晋国疆土,岁岁朝贡。”

耶律德光大喜,不过想到聂瑛,还是心有余悸,连忙问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办法拖住聂瑛,让我们不与聂瑛正面为敌?”

鲜援似有迟疑,不过随机应变是他的长处,不然步震也不会派他来了。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又跟耶律德光道:“这将湖人自然有对付江湖人的妙计。实不相瞒,在我们北地霸王的妙计之下,现在中原武林的力量正在自相残杀,聂瑛现在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已经不足为虑。”

耶律德光听说聂瑛正在遭受武林人士的追杀,甚是吃惊,当即想到了天和,连忙追问她的下落:“那么天和呢?天和公主怎么样了?”

鲜援不知该如何作答,因为他根本对南方武林的事情知之甚少,就算是欺骗也不知该用什么理由。

片刻犹豫后,他猛然想起了王仁,索性将他搬出来道:“天和公主跟王仁在一块儿,江湖之上,不会有人动她分毫的。”

耶律德光不相信王仁一己之力,可以保护天和公主,面上愁容未散,又开始咳嗽了,不想鲜援大笑道:“哈哈……您可能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在南方长乐府馨馐阁前的武林大会中,王仁以一己之力***了在场所有武林人士,这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试问有谁可以跟王仁一敌,伤害天和公主?”

耶律德光放下了悬着的心,可是对于鲜援说的结盟大事,可谓是关系重大,绝不能够草草决定,让鲜援现在营帐中饮酒取暖,自己则慎重考虑。

忽然间,一个契丹士兵跑进了营帐,前来相报,附在在耶律德光耳边轻声说了说。

耶律德光大惊,一看就是有什么关系重大的事情发生了,连忙让人请鲜援下去休息。

士兵带进来的人身披斗篷,带着面罩,弓着腰,不敢视人,似乎有意掩藏其身份。

第18章:罩下何人?

此人正是在晋国皇帝石重贵得知耶律德光三下中原之时,任命为元帅,北上御敌的姑父杜重威。

也难怪耶律德光会说晋国臣子不臣,原来是指杜重威勾结契丹。

一番交涉后,杜重威道:“现在天下正乱,步震得到了海外宝藏,起于延州,气焰非常嚣张,不过,江湖草莽,难成气候,不足为患,只要先稳住他们,等我带你们南下开封,到时候步震的下场将和昔日的黄巢一个样。”

耶律德光冷冷笑了笑,又跟他道:“哈哈……你只管等着当你的晋国皇帝,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时日无多,要是我在死之前,还没有到开封,捉住石重贵,我就留下遗命,非灭你八族不休。”

杜重威跪倒在耶律德光的脚下,不由大惊,连忙跟耶律德光道:“陛下,您放心吧,我既然迈出了这一步,就永无回头之路了。”

耶律德光这才得以安心,不想忽然间,杜重威又问道:“为何您一定要攻下晋国才肯安心呢?”

耶律德光勃然大怒,指着南方大骂道:“我帮助石敬瑭得到天下,成了晋国皇帝。他尚且是我的臣子,可是现在的石重贵却背信弃义,陈孙不称臣。石氏忘恩负义不能容忍,有生之年,必要灭掉晋国,方解我心中之恨。”

杜重威吓得胆战心惊,连忙退了出去,在离开契丹大军的营帐之时,不由叹息道:“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耶律德光的帮助下,石敬瑭成事,在耶律德光的怒火中,晋国将化为灰烬啊。”

杜重威又穿好斗篷,俯下身子,准备离开,不想忽然间,一人从营帐背后转过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敢做,又怎么怕被人认出来而行藏闪烁呢?晋国有反臣,又何愁国家不亡。”

杜重威大惊,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是鲜援。

杜重威问道:“你是何人,在契丹营帐中,为何身着汉服?”

鲜援朝杜重威细细打量了一下,得意地笑道:“呵呵,我是谁无所谓,不过你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现在晋国土地上,越乱越好,不过向你这种不忠之臣,天下人人得而诛之,你好自为之。”

杜重威大惊,自此每天晚上都做恶梦,甚至梦见前晋国皇帝石敬瑭向他来索命。

鲜援在耶律德光的营帐外面等候接见,刺骨寒风袭过,吹在他的脸颊之上,让他睁不开眼,只顾躲在篝火后面取暖。

结盟之事,关系重大,不过他细细想来,现在晋国北平王刘知远的势力非常庞大,若是由步震从西边接应,缠住刘知远,他再和杜重威里应外合,则可不费吹灰之力,攻克晋国。想到此处,他连忙让人将鲜援请了进来。

耶律德光笑了笑道:“你回去跟步震说,我答应跟他联盟,不过,我有个条件。”

“您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他为右翼掩杀,强攻太原,牵制住北平王刘知远的势力。我们契丹铁骑,则长驱直入,直捣黄龙,朝开封进军。只要大家同心协力,今年必定可以生擒石重贵那个望义背信的***。”

鲜援大喜,代替步震答应了耶律德光的条件,又连夜赶回延州,向北地霸王汇报。

听闻了鲜援的言词,步震非常高兴,不过对于鲜援七句真,三句假,自作主张的行为,却是甚为不满,跟他吩咐道:“此次你办的很好,不过下次必然要以诚待人,切不可胡乱许诺。没有我的允许,你这随便跟契丹王允诺可不好啊。”

鲜援得意地道:“呵呵,主公,这契丹王病重,估计命不久矣,对于口头协议,不必当真。不过现在,晋国有内奸杜重威,估计契丹王会兵不血刃,就可以得到晋国大半疆土,不过咱们攻克太原,牵制住刘知远,有了这个关键的隘口,趁着耶律德光归西之时,长驱直入,也是轻而易举。”

步震大吃一惊道:“什么,杜重威居然和契丹王串通一气,瓜分晋国?”

鲜援点头称是道:“恩,是我在耶律德光的营帐外亲耳所听,绝无虚假,而且耶律德光好像许诺杜重威在攻下晋国,生擒石重贵之后,封他为帝。”

步震勃然大怒道:“北地霸王有六不赦,不忠之臣杀无赦,以后遇到杜重威,把他的首级砍下,挂在延州上空。”

不想此时,明星辰却在一旁大笑道:“呵呵,主公,真是天赐良机,看来是时候吃掉燕梭那盘饺子了。”

步震大喜,知道明星辰的意思,是时机将燕梭的武林人士除掉了,连忙追问道:“明先生,不错,我也正有此意。现在晋国自顾不暇,咱们没有后顾之忧,是时候了。可是面对武林群雄,计将安出?”

明星辰笑着道:“主公,您号称北地霸王,决不能容忍有人反抗,也不能容忍别人做墙头草。现在,燕梭虎视眈眈,扬言主公若是明主则相助,若非明主,则对抗。以明某来看,咱们此次将燕梭等人一定要一网打尽,不但除掉了中原武林中的这股潜藏的强大力量,还可以慑服人心,让所有人都知道,敢跟北地霸王对抗,只有死路一条。如此,天下群豪听闻您连燕梭这些武林人士都杀了,实力必然不容小觑,自然争相前来投靠。退一步讲,也不会再有人敢反抗你,试图跟你对抗了。”

步震大喜,真没有想到明星辰对北地霸王的理解确实是颇有见地,甚是高兴,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先生对北地霸王的理解真是一语中的。江湖人称我为北地霸王,就是在延北武林,不将我北霸及其北霸的六不赦放在眼里的人,我会派人铲除。现在,燕梭胆敢想北地霸王挑衅,主动送上门来,我就先拿他开刀。不过话说回来,这帮武林人士个个以一当百,如何破敌?”

明星辰手摇折扇,自信满满地道:“空城计。”

他跟众人吩咐了一下,准备上演一出空城计,于次日,除掉燕梭所率领的武林人士。

当天夜里,仲归和休雷大张旗鼓的带着大军,撤出延州,朝太原方向而去。

燕梭的探子发现了之后,立即向他报告。

他也信以为真,甚是高兴,连忙跟众人商量道:“现在延州的人马都已经秘密地转移了,朝太原方向进发,估计步震是前去夺取太原了。现在,我是武林至尊,大家都要听我号令。明日,趁着冰雪未消,山路可行,咱们去延州,断了北地霸王的后路,让他前后不得兼顾。”

炎空大师觉得甚为不妥,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根本难以判断北霸究竟是一位明主,还是一位铲除异己的暴主,连忙站出来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燕施主,我们之所以结盟,完全是为了天下之人,现在步震是善是恶,尚未可知,如此武断进兵,非但师出无名,反而会陷各路好汉于危险之地。”

炎空大师德高望重,这么一说,底下的各路好汉纷纷开始议论。

丐帮帮主龙百石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怒斥道:“燕梭,你赶快滚蛋吧,我们丐帮受够你了,狐假虎威,到底王仁少侠是不是真如你所说的,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了。”

燕梭大怒道:“龙百石,就你刚才对我不敬,我完全可以将你杀了。我现在想听一听,你刚才说狐假虎威,是在说谁?”

范仙华站起来道:“在座的好汉都知道,王仁一招***了我们在场所有人,成为了武林盟主,可是你这个武林盟主,并不像王仁一样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盖世神功。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趁着大伙儿被王仁吓怕了,才接下这武林盟主的宝座的。”

燕梭大怒,冲着范仙华笑了笑,又当着武林人士的面道:“好,如果有谁不服,大可想我来挑战。”

燕梭环顾了一下众人,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无心武林盟主的宝座,能和燕梭一较高下的高手中,龙百石和范仙华早就有心离开,凭借着丐帮一己之力破敌,根本没有和他一较高下的意图,而四五行道和燕梭曾同破星斗山,深知其武功之高,不是对手,默然无语。

范仙华看到没有人敢跟燕梭一较高下,似乎早就猜到了,微微笑了笑,又跟众武林人士道:“诸位,要是燕盟主还一意孤行,想无故讨伐步震。我丐帮认为此举师出无名,现在就率人离开。”

丐帮现在地位非常高,可是燕梭现在是武林盟主,像龙百石这种胆大之人实在是很少,众人只好保持沉默了。

乌狂和乌圣对燕梭甚是不满,早就离开了燕梭,不然就算乌圣能忍,乌狂早就闹翻天了。

百石又面向武林群豪道:“诸位,昔日的燕梭,是对武林有功,破星斗山、剿灭穿心门。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他实在是真小人一个,我丐帮犯不着与之同流合污。要保卫中原,没有武林盟主,我们照样可以。就此告辞。”

龙百石和范仙华唤起丐帮米长老、易长老、林竹林长老、喜严喜长老,转身欲走。

燕梭被刚才龙百石的言论彻底激怒了,他从后方赶了上来,飞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招上前。

然而,他的招式,倒是不像他的绝技燕巢锁骨的作风,反而是从旁将一根筷子般粗大的木棒握在右手指中,借助筷子木棒之力,暗算龙百石。

燕梭的轻功绝顶,虽然在座的武林人士都看到了,可是却无力阻止。

易长老本来就防着燕梭,怕他怀恨在心,现在又看到燕梭手拿木棒,朝龙百石戳了过来,连忙扑上前去,被燕梭一棒穿心而过。

百石勃然大怒,转过身来,跟燕梭大打出手。燕梭似乎刻意地扔下手中的木棒,开始穿梭,使出了自己的绝招燕巢锁骨。

范仙华深知燕梭武功高强,轻功绝顶,怕他吃亏,扔出宝剑,飞剑穿袭而过,破了他的绝技燕巢锁骨的气罩,挡在了龙百石面前。

燕梭也知道龙百石和范仙华个个武功高强,怕自己不敌二人联手,指着地上躺着的易长老,大骂道:“谁要是再有异议,就是这个老不死的臭乞丐的下场。”

百石大怒,欲上前杀燕梭,可范仙华却连忙拦住道:“易长老身受重伤,咱们先救他。”

龙百石这才肯先且罢手,抱着易长老出去了。

临走之时,他又回过身来,瞪大眼睛看着燕梭,怒骂道:“燕梭老匹夫,在我杀你之前,莫要让步震拿走了姓名,你好自为之”。

燕梭怒气难消,又面向众人道:“燕某的轻功,可踏雪无痕,可日行千里,谁若敢不顾江湖道义,不听盟主号令,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取他首级。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上一早,各派掌门率其***,兵发延州。”

次日清晨,冰雪未消,延北的太阳刚刚升起,燕梭就催促着武林人士朝延州而去。一路之上,雪面踩踏甚是严重,众人对大军撤离延州更是深信不疑,明目张胆的闯进了延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