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言风万电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3章:言风万电

话说步震让伯延、明星辰、冀州三霸率领先锋精兵前去***太原,在明星辰的智谋之下,太原不费吹灰之力,便落到了北地霸王的手中。

此时,燕梭率领北上的江湖群豪刚刚受到了步震的重创,元气大伤,个个心存懈怠,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北地霸王将鬼面王的人头挂在延州上空之时,更是胆颤心寒,后悔当初听信燕梭,跟北地霸王为敌。

王仁中了北地霸王奋力一击,已入化境的的弥罗神掌,浑身经脉在自身深厚内力的调息下,渐渐复原,然而身体却始终是非常虚弱。

却说北霸在攻下太原之后,隐隐感觉到心神不宁,当晚,躺在榻上睡着了。

然而,他又做了一个以前做过的梦,梦见他骑在龙头之上,带领着四个名字叫言风、休雷、步雨、万电的大将,横行天下,所向披靡。

可是,当他看到言风已死,万电被杀之时,又猛然惊醒了。在他醒来之后,连忙把骆先生叫来算了一卦,卦象依然是大凶之象。

步震甚是惊讶,又想起了当年的术士之言,连忙让手下唤来伯延。

伯延已经连日苦战奔波,不过太原刚刚攻下,民心尚待安抚。他没有去睡觉,而是在步府周围,孤身巡逻。当听到北霸尚未入眠,反而请他之时,甚是吃惊,不过还是赶去查看。

伯延看到步震面色憔悴,似乎受过惊吓,连忙赶上去问道:“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这么晚了,您叫我来,所为何事?”

步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延儿,你负责着精兵,有没有发现他们之中有武艺高强,天资聪颖之人?”

伯延细细想了想,猛然想起了他曾经结交的两位好友,在进攻太原的路上遇到的晋州人士王德、辛艺夫妇俩,跟步震道:“爹,说道武功人品,那么你还记得以前来过延州的王德、辛艺夫妇吗?”

步震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你说的可是你的那两个朋友,以飞刀绝技著称的晋州高手?”

骆先生似乎也记起来了,也在一旁道:“哦,我也记起来了。这夫妇俩上次来延州和万电比试飞刀,飞刀比万电还要还厉害。”

步震大喜,连忙让伯延去请王德、辛艺夫妇。

此时,已过子时,太原上下,一片死寂,寒风袭过,透着诡异的气息,天边昏昏沉沉,不知是夜幕暗淡,还是黑云又开始滚起来,又开始上云。

此时,王德和辛艺早就睡着了,听到伯延说步震传唤,仓促间穿好衣服,去见步震。

伯延带着二人来到了步震的房间,房门半倚,冷风从门缝吹了进去,发出呼呼地声响,屋中空无一人。

三人跨过门槛,进了屋子,对于内功深厚的北霸来说,他一年四季如常,未曾生火,屋中和寒夜中的院子一样寒冷。

忽然间,一个黑影闪过,手举钢刀,从房梁上面窜了过去,真所谓钢刀映雪寒。

出于本能的反应,这夫妇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抽出飞刀,跟着黑影发了过去。

飞刀所至之处,一块黑色碎步被割了下来。

伯延欲跳上前去抓人,不想步震和骆先生又从柱子后面转了出来,大笑道:“哈哈……飞刀绝技果然名不虚传。”

黑影也从房梁上跳了下来,抖着他的衣服,傻傻地叫险。此人正是步仲归。

仲归赶上前来,跟王德、辛艺夫妇道:“你们俩的飞刀真厉害,没想到这么快,刚才若非我躲得快,***都开花了。刚才真是太险了。”

王德和辛艺不知不知何意,不想步震轻甩手臂,关上了房门,走到二人面前道:“王德、辛夫人,既然你们真心投靠,那么我赐你们姓名,授你们武功如何?”

王德、辛艺还是不解其意,而伯延却猜到了他的意图,在一旁疑问道:“爹,难道他们俩是新的言风和万电?”

步震笑了笑,点头称是。

王德和辛艺曾经见过言风和万电,又在路上听闻言风和万电已死的消息,隐隐觉得不妥,又跟步震道:“主公,这我听说姑爷和万电都已经……这…这让我们顶替他们二人,这……”

步震大怒道:“难道说我把我姑爷的名字赐给你,你不高兴吗?实话说吧,我一直当风儿是自己的儿子一般,他更是我的得力助手,左膀右臂,然而英年早逝,现在我把我儿的姓名赐予你,是对你们的器重,你们还有异议吗?”

王德吞吞吐吐地道:“主公,这…这…恐怕不好吧。”

步震大怒,瞪大眼睛看着二人,似乎想要***的样子。

伯延看到情况不妙,连忙劝道:“爹,您先消消火,让他们俩想一想也好啊。”

步震气冲冲地拂袖而去,和骆先生去了里屋。

仲归又赶过来道:“哥,一方是你的好友,一方是爹,现在可有得你苦了。”

伯延将王德和辛艺夫妇送到了房间,没有劝他二人好好想想,反而在离开之时,他刻意说了一番别有所指的话:“百善孝为先,而江湖人又称我为寡言孝佛。我爹想干什么,我一定会帮他完成的。不过,你们也有自己的意愿,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强人所难的。英雄报国,休要愁无容身之处。”

王德和辛艺连忙紧闭房门,开始商议。王德主张离开,辛艺却主张先暂居步震之下,等飞黄腾达之日,再恢复姓名,况且二人虽然和伯延有交情,可是北地霸王手下,想要脱身,难如登天。二人怕步震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到时候恐怕永无宁日,索性先答应步震。

次日大早,公鸡破晓,整个步府大院之内,只有一些护卫及早起练武之人,有在寒风之中打坐练功的,有站在梅花桩上面练步法脚力的,也有在相互对打,切磋武艺的。

伯延一向早起,在院中练功,不想却发现二人未走,反而坦然地朝自己而来,甚是吃惊,知道二人已经答应了,连忙带二人去见步震。

自此,步震又得到了言风和万电,授其暴风神掌和闪电刀刀法,让仲归代替怀有身孕的步雨的位置,练习弥罗神掌的四人组合。

第24章:至尊盟主

却说王仁被步震和伯延的重掌震晕,直到第七天中午才醒来。他的胸膛的掌印在众高手合力相救下,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这醒来之后,便可以自行调节,很快便可以恢复以往的功力了。

王仁见众人表情沉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连忙向炎空大师追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们的脸色怎么都这么难看?”

炎空大师只顾作揖念经,没有回答,不想梁被在旁边道:“王仁少侠,鬼面王被步震杀了。一夜之内,步震又攻下了太原。”

王仁大惊,又开始***。

他四下环顾,却不见乌圣和乌狂,又追问道:“那么我大哥、二哥呢?”

梁被接着道:“他们二人被伯延所伤,在几天前就已经恢复了,现在赶往太原支援去了。”

不想此时,有无数的武林人士进来***道:“参见武林至尊。”

这话吓了王仁一大跳,差点儿让他又瘫坐在床上。

王仁甚是不解,又连忙向旁边的炎空大师询问道:“大师,这是何意?”

炎空大师停下了念经,双手合十,作揖道:“阿弥陀佛,王仁施主,你的武功境界已经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所能想象的。当初,在馨馐阁前,你技压群雄,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武林至尊。现在,国难当头,还请你以驱逐胡虏为己任,率武林群豪,前去御敌。”

王仁傻傻地笑了。

范仙华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一旁道:“王仁,当初武林群豪是中了燕梭的离间之计,想必你早就忘了。不过,现在关系到中原荣辱存亡的时刻,即使大家不说,你也会率武林群豪血洒疆场。其实有没有武林至尊都没有关系,可是,却只有武林至尊,才可以将大家团结起来,同心协力,一心御敌。”

王仁看着范仙华,想起了她惯用的技俩先入为主,笑着道:“果然是先入为主,无论你们说什么,而这个武林至尊又花落谁家,都无所谓,我王仁绝不会容忍异族入侵中原,有生之年,一定要让步震撤回延州,让契丹大军滚回老家。”

不想此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既然人家不想当,那就让我连任吧。”

众人转过头去一看,原来是聂瑛姐妹俩、刀戊心三人来了。

原来当天,在王仁、聂瑛、聂瑶、刀戊心四人快赶到延州之时,王仁得知了武林人士被困延州,甚是着急,不过又听闻契丹压境,连破数关,更加忧心如焚。

在他和聂瑛、聂瑶姐妹俩商量完毕后,自己决定独闯延州,让姐妹二人和刀戊心去见耶律德光,看看能否劝止其南下。

在王仁刚刚离开之时,梁被就赶来了。

聂瑛怕王仁难以抵抗北地霸王,索性跟梁被出了一计,让他赶去延州帮忙,自己则和聂瑶去见契丹王耶律德光,这个可能的父王。

听聂瑛刚刚这么说,王仁有意将至尊之位让与她,索性接道:“要让我对付步震,将他赶回延州,这轻而易举,可是王仁毕竟是粗人一个,难当大任,吾妻聂瑛,号称神鬼莫测机,曾率晋军连破契丹强攻。现在,契丹三下中原,这至尊之职,瑛儿是最佳人选。”

聂瑛曾任武林盟主,虽然为期一年,可是功在武林,水火破敌更是家喻户晓的战绩。中原人士自然对聂瑛佩服的五体投地,无人不服。然而,她毕竟是女儿之身,曾经担当武林盟主之时,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她不懂武功,现在更是少有人知其乃毕摩子传人,一时不敢答应。

片刻沉默后,龙百石又站起来道:“诸位,其实入木三分智和神鬼莫测机谁担任都一样,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哪儿来的那么多的拘束,只要能保家卫国,还不都一样。虽然我丐帮暗中滋扰契丹大军南下,可是欲破敌,非正面出击不可,大家要是再犹豫的话,契丹就要攻入开封了。”

龙百石担任丐帮帮主,大有侠名,武林中人毕竟还是盲目遵从的人比较多,听了大侠龙百石此言,有多人在下面说道:“反正你们俩现在是众望所归,我们不管了,你们俩自己商议吧。明天早上,还请盟主带我们去抵御契丹大军南下。”

武林群豪随即退出了内堂,龙百石和范仙华知道他们夫妻相遇,必有千言万语,连忙和炎空大师等人出去了。

见四下无人,聂瑛连忙跑过去,坐在王仁旁边,心疼地道:“听说你没有还手,被步震父子打得半死不活,到底怎么样了?你真是个傻瓜,不知道还手,让别人打,我临走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怎么都忘了?”

看到聂瑛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他心如刀绞,也于心不忍,连忙安慰道:“好了,瑛儿,不哭了,不哭了。你这堂堂的武林盟主,怎么还哭鼻子。”

见聂瑛和王仁俩浓情蜜语,聂瑶也出去了。

王仁看着聂瑶孤单的背影,心中实在不忍。

望着屋外被大雪覆盖的天地,王仁猛然想起了聂瑛和聂瑶二人前去见耶律德光的事情,连忙追问道:“瑛儿,耶律德光肯不肯撤兵啊?”

聂瑛停止了哭泣,从王仁的怀中起来了,揉了揉眼睛,叹息道:“要是我妹妹单独去见,或许可以说服他,不过这个耶律德光心高气傲,一见到我就想起当年惨败之耻,说什么都要跟我再决胜负。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耶律德光很有可能还真是我爹了,我到底是应不应战,就听你的了。”

听聂瑛说听自己的,王仁觉得甚是好笑,不由笑道:“我说瑛儿,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将武林至尊的宝座让给你吗?就是因为我虽然武功绝顶,可是天下之间,只对你一人束手无策,无计可施,现在你却说听我的,看来这个武林盟主还待我当。”

聂瑛生气了,撅着嘴道:“那么照你的意思,我经常欺负你了?你答应我的,要让自己安然无恙,你没有办到,你坏死了……”

王仁和步震绝交反目,彻底相对,原因之一就是步震勾结契丹瓜分中原领土,想来必然是跟耶律德光大战一场,将他赶出中原,收回幽云十六州,可是步震现在势力非常大,要破他们的联盟,实在不易。

当天晚上,王仁又让刀戊心请炎空大师、了无大师、龙百石夫妇四人请来,共商退敌之计。

众人到齐后,王仁道:“诸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现在契丹压境,步震又暗中与其结盟,一同瓜分晋国的江山,这不仅是石重贵之大不幸,更是我中原之大不幸。正如燕梭所说,聂瑶是耶律德光的掌上明珠,不过她却不是天和公主了。”

这句话说的众人是一头雾水,自相猜疑。

王仁笑了笑又道:“诸位,盟主瑛儿和聂瑶姐妹俩前几日去见耶律德光,可是耶律德光痛恨石重贵曾经背信弃义,欲除之而后快。她们俩暗中查得,北平王刘知远拒不出兵,隔岸观火,同时,还有晋国大臣已经归附于契丹,让晋国根本无力抗衡。如果这个内奸关系到晋国各要塞,那么契丹大军将长驱直入,直捣开封,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此人,将其尽早铲除,然后同心协力,将北地霸王步震赶回延州老家,将屡犯中原的契丹王耶律德光赶回辽东,收回中原屏障,被石敬瑭拱手相让的幽云十六州。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丐帮***对晋国事宜了如指掌,听闻王仁谈到内奸,也是早有耳闻,心想:“这个内奸既然能够带着契丹大军南下,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想必是官位不小,极有可能是石重贵派兵北上御敌的某位大将。”

忽然间,他恍然大悟,连忙站起来道:“此次契丹王耶律德光南下之时,石重贵命其姑父杜威为元帅,我看这个内奸很有可能跟杜威有关。”

这杜威就是杜重威,为了避晋主石重贵的名讳,故将名改为杜威,也因此,江湖有人称其为杜威,又有人称其为杜重威。

王仁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兵分两路行事,由龙帮主夫妇率领丐帮人马,滋扰契丹大军,能拖一会是一会儿,***人跟***太原,杀掉步震,以除后患,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就在此时,燕梭飞梭而来,落在龙百石面前。众***吃一惊,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弃众武林人士而去的燕梭,公然出现在高手云集的大厅之中。

龙百石恨燕梭害死了易长老,咬牙切齿,欲上前出手,不想燕梭却站在厅中,赶上前去,问道:“王仁,你还真是别有私心,只杀步震,却被天和公主的美色所迷,不忍对契丹王下手。”

王仁恨其曾经在馨馐阁冤枉他,让他成为过街老鼠,不想燕梭又来挑拨离间,甚为震怒,拖着重伤的身体出掌上前。燕梭怕王仁出手,早就准备好了逃逸之法,走出飞燕梭的步伐,在厅中绕了起来。

龙百石恨不过燕梭这般嚣张,更加恨他害死了易长老,也跳上前去,意图抓住燕梭,可是燕梭轻功绝顶,就连其徒弟景扶的轻功也在江湖中是数一数二的,早就逃的不知所踪了。

武林中人,毕竟大多数人都是盲目的,燕梭的话是有道理,要是杀了耶律德光,不就一了百了了吗?不由开始怀疑王仁的动机。

在王仁和龙百石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门外有人喊道:“王仁少侠,燕梭说的也有理。咱们把步震和耶律德光都杀了不是一了百了,要是你不忍心下手的话,就由我们代劳好了。”

王仁内伤未愈,刚才又强行运功出掌,吐了几口血,听到又有人这么说,怒火中烧,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他却非常气愤,因为自己的***远瞩,又岂是如此轻易能为外人所洞悉的?

聂瑛环顾四周,有多人面上带有怀疑之色,甚是生气,聂瑶也怕自己成为王仁的累赘,低头不语。

第25章:深谋远虑

聂瑛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对着厅中之人道:“你们真是太讨厌了,跟你说的话自然是反复斟酌过的。王仁哥哥乃是一代大侠,怎么会因为一己之私而忘却国家大事呢?步震好比几十年前的黄巢,毫无根基而言,杀了他,北地霸王将不复存在,其军队也会土崩瓦解,四散而去,没准儿还会倒戈相向,帮咱们抵抗契丹。可是,要是杀了耶律德光的话,能干什么?除了激怒契丹人,让契丹暂时退兵之外,什么都干不了。耶律德光死了,可是又会有新的契丹王南下,到时候打着为耶律德光报仇的旗号,必然逢人必杀,见物就抢,这样可以换来和平吗?不能!我们的计划就是让契丹骑兵尝尝中原群豪的厉害,将其打得闻风丧胆,则契丹想南下,闻中原群豪之名,丧胆而自退。”

听聂瑛这么说,在座之人,无一不觉得其言之有理,人人点头,各个暗自称好!刚刚的疑惑被聂瑛锻炼出来的三寸不烂之舌骂掉了,而换来的则是肯定的点头。

王仁看了看众人,发现他们面带肯定的微笑,自然是不再怀疑了,可是难保同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又跟众人道:“各位,现在大家应同仇敌忾,而不是互相猜疑。我们夫妇已经商量好了。我王仁就是武林至尊,而瑛儿,就是武林盟主,以后,想要保卫中原的话,就不要互相猜疑了。上不和,又如何能够百战百胜?现在,就这么定了,丐帮先去阻击契丹,***人跟***太原,杀掉步震,如果有人不服,让他尽管来找我,向我挑战。”

众人连忙跪倒在地,***武林盟主和武林至尊。

商议完毕,众人决定第二日天亮就动身,可是龙百石夫妇乃是丐帮之人,向来随欲而行,况且契丹大军压境,形势非常严峻,要是能够杀掉那个内贼,契丹大军想进的话,也不会那么容易了,于是连夜带着丐帮人马朝东而去。

不过,在临走之时,他还有一件大事未了。

与会的武林群豪散去了,可龙百石和范仙华却未曾离开,王仁已猜测他们夫妇二人有事相商。

上次在双玄居前面的竹林相遇,龙百石放走了他,不过,百石还是对田浪的事情也是将信将疑,故此才留下来想查问个究竟。

王仁跟其将狄满世仇已经当天发生在三绝岛上的事情,草草跟百石说了一遍,就在他言道田浪摘下面具,已游护的身份殉情之事,不想燕梭又来挑衅。

燕梭自从在轻功上面大胜东侠和北霸,非常自负,走到堂中,坐在刚才炎空大师坐的地方,端起了炎空大师的未饮之茶,喝了起来。

龙百石向来嫉恶如仇,看到燕梭又来挑衅,勃然大怒,扬言让燕梭替易长老偿命。

王仁并不知晓燕梭已经杀了易长老的事情,可是二人的对话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龙百石道:“你到底是怎么害死易长老的?浑身上下并无伤痕,经脉都完好无损,不是内力震死的,鲜血呈现鲜红色,也不会是中毒。”

听说易长老死了,王仁身为震惊。他曾经在延州一觉而醒之后,赶去万花山的路上,得蒙易长老慷慨相助,一直都没有来得及报答,不想这易长老就被燕梭给杀了,而且还死的不明不白。

聂瑶从龙百石的话中听出了端倪,向王仁追问道:“姐夫,我记得你说过去年救我的那种武功是不是叫穿心指,好像被它杀死的人是这个症状。没有伤口,死因不明,可是在心脏上却有个洞。”

聂瑶的话让王仁茅塞顿开,又想起了燕梭曾经在三绝岛上面身中了步震奋力一击的弥罗神掌,却惊奇的活了下来。燕梭也知道穿心指可以解弥罗神掌的内伤,现在要说燕梭为了疗伤,练成穿心指的话,还真有可能。照此看来,在武林之中,发生了多起死于穿心指之下的命案,嫁祸自己,应该是燕梭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掩盖他在三绝岛的丑事,才狠下的毒手。

不过这穿心指的武功他又是从何学得呢?不想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什么来什么。

燕梭喝完了炎空大师的茶,又换了一个座位,端着另外一杯茶望了望王仁布满疑惑与愤怒的脸,笑了笑道:“王仁,你们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会从三绝岛上面活着回来。不错,我是中了步震的弥罗神掌,差点儿命丧于岛上,可是老天不收我,让我发现了萧诉身上的穿心指的秘笈。”

百石大惊道:“什么,这么说来,你是用穿心指杀了易长老,可是当天……”

范仙华也明白了,在一旁道:“我明白了,当天燕梭在杀易长老之时,一定是怕别人识出他会穿心指,所以才用跟木棒为饵,引开了咱们的视线。不过,他却将穿心指的指力贯穿于木棒之上,这才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易长老害死了。”

众人虽然惊讶,可是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原来在诸葛明和步震争夺撵云剑,三场定胜负的当天,燕梭从早上就跑了出去,扬言要鞭尸解恨,为飞燕门枉死的人报仇。

然而,在鞭尸的过程中,他却发现了藏在萧诉身上的杀人绝技穿心指秘笈。

燕梭向来以轻功自负,对穿心指自然是不屑一顾,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却中了步震的弥罗神掌之时,正如步震所说,凡是杀人绝技必是救人绝技,而且自己也曾亲眼目睹了穿心指救活了中了伯延弥罗神掌的聂瑶,为了疗伤生存,这才练起了穿心指。

易长老也正是死于穿心指的指力之下。

听完燕梭之言,聂瑛大有感触,本来以为萧诉已死,这武林中的魔头会从此消失,杀人绝技穿心指也将不复存在,可是继萧诉之后,又出现了燕梭,不由在一旁道:“真没有想到曾经的燕大侠居然成了今天的穿心指燕梭,看来事实如此,正邪同在,有像王仁哥哥和龙帮主、田大侠这样的侠士,就有像苗青、萧诉、燕梭这种魔头。不过燕大侠,你更加可怕,你是深藏不露啊。”

虽然说武功并无正邪之分,穿心指也可以成为救人绝技,而邪派的武功火魔通经术居然是疗伤奇功,可是燕梭练成穿心指之后,居然是用它来杀人,这却令王仁十分生气。

他站起身来,怒斥燕梭道:“燕梭,我王仁今天以武林至尊的身份替武林除害。考虑到你我也曾有过交情,十招以后,我再杀你。”

他欲再次向燕梭出手,可是顾忌到他的轻功了得,要是一时不慎,聂瑶或聂瑛落在他的手里,那就大事不妙了。

王仁稍稍回过头来,朝身旁一扫,不想聂瑛居然去了里屋。

就在此时,燕梭放下了手中的凉茶,站了起来,冲着众人微微笑了笑道:“王仁少侠、龙帮主、范女侠,我现在愿意帮你们除掉步震,抵御契丹大军,不过事后,你们得保证不杀我,同时还将步震从三绝岛带回来的宝藏分我一部分,燕某人从此退隐江湖,这笔生意怎么样啊?”

王仁终于明白了,原来燕梭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宝藏,包括他陷害自己,也是想借助武林人士的力量跟步震对抗,除掉步震,再独吞宝藏。他冷冷地笑了笑道:“哼哼,燕梭,现在知道孤家寡人的滋味了吧。即使你有金山银山,你注定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更没有容身之处。你现在后悔,晚了!”

龙百石听了,也极为愤慨,在一旁骂道:“燕梭,今天我要为易长老报仇,那批宝藏等我从步震手上夺下来之后,会拿它去赈济灾民,你想都别想。”

龙百石出招上前,可是燕梭一直避而不战,借助轻功的优势,实在是难伤其分毫。

范仙华着急了,拿出身上的宝剑,用剑飞曾经所授的绝技飞剑跟其对抗,可是毕竟剑飞在传授的时候有所保留,不像传于乌圣一样倾囊相授,威力不是很强。

正在双方相持不小的时候,一个黑影闪过,一掌将燕梭从梁柱上面震下来,听得夸嚓一声,压碎了厅中桌椅。

燕梭趴在地上,连忙咳嗽。忽然间,他扫到百石出招而来,连忙聚气凝神,将指力凝聚起来,朝百石虚晃一招,将其逼开,又顺势飞梭而去。

龙百石转过脸来,燕梭已没有了踪影,就连刚才的黑影已经不知去向。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