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弥罗神掌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26章:弥罗神掌

话说正在武林至尊王仁和武林盟主邀同众武林豪杰商议应对北地霸王和南下的契丹大军之计时,燕梭以轻功自负,又来挑衅。百石夫妇联手出招,却未曾碰到其衣衫。正当燕梭坐在房梁之上,沾沾自喜之时,一个黑影闪过,暗施偷袭,打在燕梭后背一掌。燕梭倒是识趣,连忙鼠窜而去。

龙百石夫妇只顾追击燕梭,根本没有功夫去理会刚才的黑影,况且他们俩转过身来寻找的时候,黑影早就消失不见了。

龙百石一心想为易长老报仇雪恨,连忙和范仙华追了出去,可是当他们二人追到屋外之时,却只是凛冽的寒风和昏沉暗淡的黑夜。燕梭早已不知去向。

深夜时分,暗夜越来越沉,鹅毛大雪又从天而降,转眼间,道路上的马蹄印已被大雪覆盖。

百石想找出勾结契丹的内奸,阻止契丹大军的南下,忧心如焚。面对暗夜中的漫天大雪,丐帮***却始终如一,当夜,冒着纷飞的大雪,向东而行。

王仁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聂瑛正在换衣服,一身装扮田浪的黑衣和其面具还放在床头。

原来在双玄居之时,钱央和醉雾整日帮着二人照看着云鹤和诗霄。当夫妇二人闲来无事,王仁则授聂瑛一些运功行气之法,为的只是在严冬里面,可以御寒,强身健体。现在,聂瑛身上的易经波形功在元坤神功的运气之法的催动下,威力可以使出五成了。突然偷袭,即使燕梭真是踏雪无痕,轻功绝顶,也只是冬天的燕子。

聂瑛看到王仁进来了,得意地笑了笑道:“嘿嘿,王仁哥哥,我这田大侠的武功还行吧,哗一掌将燕梭打跑了。”

王仁微微笑了笑,走了过去,坐在床头,将聂瑛抱在怀中道:“我说瑛儿啊,人家田大侠可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暗算技俩,未免有失身份。不过话说回来,你虽有毕摩子八成功力,然而若非本大侠悉心指点,也是空有深厚内功,却无用武之地。”

聂瑛似乎有点生气,从王仁的怀中起身,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撅着嘴,轻轻拍打了一下的肩膀道:“傻瓜,正是因为像你这样的讲什么江湖道义的大侠太多了,所以才会让萧诉、燕梭那种人如此猖狂。我现在是武林盟主,我现在下令,以后要是你再像前些日子,跟人家受掌断义,我再也不理你了。”

王仁傻傻地笑了笑,伸出猿臂,将聂瑛又抱在怀中笑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既然盟主有令,我自当遵从了。不过现在,我不是安然无恙嘛。你就放心好了,本大侠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忽然间,寒风又刮了起来,吹得门窗嘎嘎作响。聂瑛赶过去,将门窗关好,看到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不由一怔,转过身来道:“王仁哥哥,天不助我们,现在外面又开始下雪了。”

王仁不以为意地道:“没事,都是武林人士,寒风大雪岂能阻挡我们。”

当天夜里,龙百石和范仙华夫妇带着丐帮众***,准备查出背叛晋国中原的叛徒,以保中原。

次日上午,武林群豪准备赶赴太原,可是又是大雪纷飞,道路难行,武林群豪连番被滑倒在地,渐渐有了怠慢之心。

王仁对此甚为震怒,将武林人士叫在一块儿。

众武林人士见到王仁面色沉闷,眼角下垂,像一尊塑像一样坐在正堂中间,甚是可怕。

正在他们揣测王仁的意图之时,忽然间,他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怒骂众人道:“昨夜大雪纷飞,丐帮***不知休息,就向东而去,为的就是中原安危。现在,尔等心声懈怠,真是气煞我也。立刻动身,前赴太原,就算滚也要滚过去,如再有人怠慢,我现在就送他归西。”

武林人士常常说王仁喜怒无常,这么一说,简直像是要杀人似的,比燕梭更加可怕。众人惧于王仁之威,只好乖乖向太原而行了。

众人向太原而行,然而冰雪封山,不得不弃马而行。王仁知道他们此行,少不了要打仗,马匹不能少。因此,他让刀戊心等十人赶着马慢性,而他们却先行向太原而去。

刀戊心知道路途无聊,因此,特地找王仁要了从宝藏中挖出的《青囊书》来研读。

太原现在成了步震的天下,然而,他在太原的根基并没有稳固,不敢轻易出兵。与此同时,虽然刘知远成了他的阶下囚,可是刘知远并未抵抗契丹,势力未曾消耗,对太原也是虎视眈眈。他一直想对刘知远下手,可是却又找到不到适当的理由。因此,他将俘获的大军都交由仲归负责,如果有人不肯诚心归附,杀无赦。

仲归人称小霸王,实乃执行六不赦的刽子手,而且他又好大喜功,对晋国士兵本来就不是很好,外加步震和契丹结盟,这令降于北霸的士兵及太原百姓甚为不满,街谈巷议,总是与如何抵抗契丹,对抗北霸有关。

仲归负责降军,将他们带到城外驻扎,以防有变。然而,晋军士兵对北霸也契丹结盟之事越来越愤慨,总是私下商议,意图对抗北霸。

仲归连杀几十人,可是没有将这件事情压下去,反而越演越烈。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入城,去找明星辰和骆先生等人商议对策。

他知道太原城中都是曾经在延州跟随步震的人马,个个忠心耿耿,实属亲信,因此,只带着随行的十个士兵,赶往太原,去面见步震。

然而,当他进了太原城中时,隐隐觉得好像有人在跟踪他们,于是放慢了步伐,提高了警惕。

第27章:弥罗神掌

不想忽然间,一道寒风吹过,隔空点穴的力量朝自己打来。仲归连忙闪过,转过身去一看,原来又是陆显、陆干兄弟俩和萧清。陆干本不想管萧清的事情,可是陆显又不能放任萧清被杀而不理,在陆显的三反请求下,陆干终于答应陆显帮着萧清报杀夫之仇。三人曾经三度暗杀仲归,首次被伯延打退;第二次下毒又被步震深厚的内功给逼出来了;第三次快要打败仲归之时,被步震发现,差点丢了小命。自那以后,步震的实力越来越强,很难找到适当的时机对步仲归下手,而此次却是天赐良机,仲归只带了几个武功平平的士兵。

仲归对萧清的三番纠缠非常生气,坐在马上骂道:“萧清,我杀了一个万电,让你纠缠这么久,你不累吗?陆干,你堂堂七尺男儿,却帮一个女流之辈来对付我,实在是不明智啊,难道说萧***有那么好,先是陆显的未婚之妻,后来又跟了万电,现在又要跟你了,水性杨花,莫如萧清者也”。萧清听了,倒是稳如泰山,可是陆干早已无法忍受,一招谍影斑斑闪到仲归的身旁。仲归甩起马鞭,来战陆干。

虽然诸葛明没有将武功传授于萧清和红婷,可是萧清怎耐得住闺房寂寞,对于天资聪颖的她,偷偷学到了谍影诀,足可以令众***开眼界,跟终归过招较量。萧清和陆显出招上前,很快便将仲归的手下***了。萧清仇恨难平,恨不得将仲归千刀万剐,拿起仲归的手下掉在地上的刀,朝仲归砍了去。陆干和仲归旗鼓相当,正争你死我活,不想萧清又插了手了,仲归渐渐落于下风。

就在此时,两把飞刀闪过,若非谍影诀步伐奇特,妙用无穷,划破的就不是二人的衣衫,而是刺进了二人的心脏。原来是步震最新任命的言风和万电王德、辛艺夫妇来了。二人本来在城中巡逻,以防生出变故,不想却救下了萧清刀下的仲归。仲归见救兵前来,非常高兴,向王德夫妇吩咐道:“赶快过来帮忙,杀掉一人,赏银千两”。

王德夫妇连发飞刀,不过飞刀用完了,还没有***谍影诀的步伐,无奈之下,只得跳上前去近身相战。王德战陆显、仲归战陆干、辛艺战萧清。双双打得难解难分,时而跳上街道旁的屋顶,时而打进周旁客栈,附近的百姓早就逃的无影无踪了。正在此时,一少年纵身而来,站在一旁运气,只见腹部鼓胀,力道所至之处,将陆显打趴下。陆干听到陆显的参加声,一时分神不慎,被仲归一掌打趴下。仲归预置萧清于死地,跳上前去,趁萧清不备,一掌打中萧清的后背。正当仲归要狠下***,运功行气,使出弥罗神掌之时,霹雳锤从孔飞来,在仲归面前的地面上砸了个大坑。

仲归知道是乌圣来了,顾不得***,欲置萧清于死地,以免她纠缠不休,连忙跳上前去,手爪直指萧清的脖子。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玉箫飞出,从仲归的手前划过,仲归连忙收招。

乌狂和乌圣纵身而来,二人中了弥罗神掌,不过听闻步震带着大军东向太原进发,随即赶了过去,可是当他们俩赶到的时候,太原已经陷于步震之手。此刻,二人正在附近的客栈中休息,不想百姓在外面乱了起来,这才发现原来是步震的人和自己的师兄弟们又开始大战了。

仲归非常生气,这来一个乌圣就已经够对付的了,更何况现在又来了个乌狂,据伯延称乌狂现在的武功不在他之下,这令仲归甚是担忧。仲归转身骂道:“乌圣、乌狂,前几日我大哥手下留情,放你们一条生路,现在又恩将仇报,来坏我好事,是不是活腻味了。”乌狂瞪大眼睛道:“前些日子在延州教场,你我双双已经两清,何来忘恩负义之谈?虽然萧清和路干是不折不扣的忘恩负义之徒,可是我们分属同门,实难袖手旁观,让你肆意杀戮。”仲归气得咬牙切齿,可是又对乌圣和乌狂无可奈何,不想休雷移步过来在仲归耳边说道:“咱们苦练已久,现在可以试一试了”。仲归知道休雷是说用风、雷、雨、电四人合力而成的弥罗神掌来跟二人较量一番,可是乌狂和乌圣武功绝顶,怕只怕连四人联手所使出的弥罗神掌也无法将二人击退。

仲归想了想,现在萧清和陆显、陆干都受伤了,要是此时不趁机将其杀掉,恐怕日后还会来找他替万电报仇,于是下定决心,用四人联手出击的弥罗神掌来跟二人对垒。

乌圣和乌狂正在琢磨这休雷跟终归说什么,不想仲归一声令下:“组合弥罗神掌”。王德代替言风,运起了暴风神掌,休雷运起了呼雷气功,仲归代替步雨的位置,使出了烈雨七式,王德之妻辛艺化身成万电,拔出宝刀,等待时机,使出致命一击。暴风神掌的掌力、呼雷气功的运气之法在烈雨七式的综合下,在加上势如闪电的攻击,将整个弥罗神掌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而弥罗神掌的威力分散在四人身上使出也是威力倍增。

乌狂甚是好奇,欲上前相斗,不想陆显一旁的喊道:“这是师伯将弥罗神掌演变过的打法,合四人之力使出弥罗神掌,威力无穷,你们还是赶快走吧”。乌狂听了,甚是好奇,不知自己的轮回真气能否接住这招之力。乌圣见四人之势确实是势不可挡,连忙跟陆显说道:“陆显,赶快带着萧清和你弟弟离开,这儿由我们挡着”。陆显连忙扶着陆干,带着萧清逃遁而去,仲归当然不肯放过他们了,准备合力一击,不想乌圣舞起霹雳锤,挡在了前面。

乌狂见乌圣跟自己抢着打架,在一旁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四弟啊,我真是服了你了,连破个弥罗神掌,都跟我抢”。乌圣使出霹雳一击,在五百斤重锤的帮助下,威力的确无穷。仲归见霹雳一击打了过来,将四人之力合了起来,弥罗神掌竟将这招接住了。四人突施内力将霹雳锤挡了过去,砸向乌圣。乌圣大惊,纵身而起,躲过了这招反震之力。霹雳锤再次砸向地面,砸出了一个三尺见方的大坑。

乌狂见情况不妙,收起了嬉笑,连忙跳上前去帮忙。乌圣道:“威力之强,实在是大开眼界,合你我二人之力,用轮回真气对付他们。”乌狂笑了笑道:“看着吧,小四弟,隔空穿穴,一招定胜负。”乌圣连忙拉住乌狂的手臂道:“不行啊,难道你没看见刚才这招之力吗?连我的绝招霹雳一击都不起作用了,隔空穿穴力量虽强,要是打不中的话,你会元气大伤,再添白发的。”乌狂看了看四人的阵势,又看了看乌圣深情而又紧张的表情,笑了笑道:“好的,老大答应你了,不过打赢了功劳算我的啊,你可不许跟我抢”。乌圣道:“废话,你打输了都功劳独揽,打赢了那还有我的份吗?”

乌圣聚气凝神,依葫芦画瓢,学着伯延仲归兄弟二人的组合,将双掌搭在乌狂的后背,传送功力,乌狂再将二人的功力联合起来,准备好了轮回真气。仲归嘴角微微一笑,再次使出奋力一击的弥罗神掌,乌狂连忙用轮回真气,不过轮回真气所能承受的力量还是有限,面对这么强势的一击,二人合力才勉强将这掌的力量化解,根本无力还击。乌狂对之不由暗暗称奇。不想仲归乘胜追击,再次使出一击,这次乌狂可不敢正面相接,连忙使出一招移形换影,转到四人阵型的左翼,突施奇招隔空毙穴,打到辛艺左肋。乌狂是躲过去了,可是乌圣在乌狂身后,闪躲不及,被四人合击的弥罗神掌打中。好在乌狂及时打伤了辛艺,才将这招的威力削弱了许多。

王德见乌狂打伤了自己的妻子,身为震惊,连忙跑过去跟查看,阵型顿时大乱。乌狂见乌圣受伤了,也无心纠缠,连忙带着乌圣离开了。仲归欲上前追赶,可是又惧于乌狂现在的武功,于是派遣休雷跟上去,暗中查看乌圣、乌狂的落脚处,在请伯延相助,合力围剿。

休雷刚刚走,伯延就带着冀州三霸闻讯纵马前来。仲归大喜,跟伯延说道:“哥哥,乌圣和乌狂也来到了太原,由此看来,王仁也应该到了,我现在让休雷去查看他们的落脚处了,今晚咱们放一把大火,送他们归西,以免有人还想跟爹作对,误了我们的大事”。伯延听了,虽然甚是吃惊,不过还是微微一笑道:“乌狂练了火魔通经术,所以武功大进,不过这种伤人不利己的邪门武功,会让他油尽灯枯,估计活不了多久了;乌圣虽然武功高强,不过莽夫一个;王仁中了爹和我奋力一击的弥罗神掌,回天乏术,即使活着,也时日无多了,到时候爹的心腹大患聂瑛就算不下去陪王仁也会一蹶不振,咱们现在只需要等,不要轻举妄动”。

听伯延句句在理,仲归记在心头,不过伯延平时少言寡语,更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问道:“哥,是谁跟你说这些话?你平时很少说话得,这反而像是明先生说的话”。赵伯贤听了,似有不甘心,在一旁埋怨道:“难道说只有那个酸秀才才能说话不成”?伯延道:“你先去见爹吧,待会儿带你去见一个人。”仲归更加不解了,真不知道伯延口中说的这个人是谁。

仲归去见步震,将晋兵逃逸之事跟步震说了之后,步震颇为震怒,连忙跟明星辰问计道:“明先生可有安抚晋国降兵之计”?明星辰笑着站起来道:“其实晋军逃逸之事我已经听说了。晋国士兵向来以抵御契丹、保家卫国为己任,个个傲骨铮铮,现在契丹长驱南下,估计他们是看不惯耶律德光的嚣张气焰,沿路阻截契丹大军,既然这支军队不能为我所用,那留下来也是祸害,不如仿效楚霸王,将其尽数坑杀,以慑服人心,不是真心请降,就是这个下场。”步震虽然号称北地霸王,不允许别人反抗他,可是听了明星辰这条毒计,也是毛骨悚然,不由对明星辰开始另眼相看。

明星辰见步震犹豫不决,又欲苦谏,不想骆先生在一旁说道:“军师,这事关系到五万大军的性命,怎么能够如此草率抉择,你先下去,容我姐夫好好想想再做抉择”。

待明星辰下去之后,骆先生连忙说道:“姐夫,这样不可啊,难道说非要弄到***人怨、个个对你畏惧三分才肯罢手吗”?步震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晋国士兵,的确是铁骨铮铮,我非常欣赏,可是为什么隔三差五有人逃逸,军中怨声连连呢?”仲归道:“我不管了啊,我要去跟我哥哥见一个人,你们慢慢商议吧,等有了结果,派人告诉我。”仲归转身就走,步震猛然想起了伯延,连忙叫住仲归道:“你见到你哥了之后,跟他说明这一切,让他拿主意吧”。

第28章:神秘不凡

仲归见到伯延,边走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伯延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不过他倒是胸有成竹。仲归不解,难道说真的是伯延带他去见的这个神秘人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帮他们吗?谈笑之间,仲归非常吃惊,原来伯延带他来到了他曾经几度光顾的一家妓院玉女林。仲归疑惑地问道:“哥哥,是不是你是***病又犯了,带我来找姑娘啊?好啊,今天我请客,里面有七个红牌姑娘,不过能让我看上眼的只有不凡姑娘。这位不凡姑娘,简直是天仙下凡,要比唐灵鲜更加娇艳动人,比聂瑛聂瑶更加神秘,笑起来比古幽更加惹人怜爱,而且和范仙华一样冷若寒梅,我看啊,和唐门的琼儿姑娘有得一比。”赵伯贤在一旁调侃道:“二少爷,你为什么说的都是别人的老婆啊?”赵仲良道:“二少爷识遍天下***,可是这些个女人,有的是想动不敢动,有的是想动不能动,自然在他心中占有不凡的分量了?”仲归疑惑的问道:“哥,那你是带我来见不凡姑娘的”?伯延点了点头,神秘地笑了。

就在此时,老鸨听闻有人提到了不凡,笑得合不上嘴,连忙跑出来迎接,不想却是两个伯延来了,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啊,公子,今天怎么有两个你来了,哎呦喂……呵呵,瞧我这脑子,你们俩肯定是孪生兄弟了,刚才你们提到不凡姑娘,可是不巧的是,不凡今天被一位城东皮员包了,不过你们放心吧,我们玉女林的姑娘个个都如花似玉,不会怠慢了二位的”。赵伯贤怒骂道:“昨天刚跟你说的,让你话少一点,怎么这么快就忘了?真是太讨厌了。”老鸨连忙收起笑脸,合上了嘴。

仲归进去之后,在里面吵骂着,让皮员外滚出来,把不凡姑娘让出来,伯延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啊。皮员外从楼上听见有人跟他抢不凡姑娘,派人在下楼来教训仲归,可是被冀州三霸打翻在地,仲归则跳到楼上,赶跑了肚满肠肥的皮员外。仲归回过头来,不凡姑娘早被吓跑了。

伯延和仲归也算是老鸨的常客,对不凡的屋子也是了若指掌,找了过去。仲归虽然放肆,可是也深知怜香惜玉,站在门外彬彬有礼地问道:“不凡姑娘,步伯延、步仲归兄弟俩今天特来拜会”?“我的客人都被你们吓跑了,真是霸道……”听闺阁中传来了这般言语,仲归倒不惊讶,反而轻巧房门,在外面说道:“不凡姑娘,我哥哥今天带我来拜会你,想必必有原因,还望不凡姑娘赏脸一见”。仲归的耐性有限,见他如此低三下四的恳求,还不肯开门,便有了硬闯的打算。

仲归后退三步,提起脚,刚想踹门,伯延走过来了。伯延看了看仲归不由发笑,上前敲门道:“不凡姑娘,咱们约好的,现在我带我弟弟特地来拜访你,要是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不凡在里面说道:“你弟弟?他是不是刚刚想踹房门啊?以前来玉女林的时候就不守规矩,现在又想放肆,老规矩,我有一个上联,对出来才准进。”伯延笑着说道:“不凡姑娘,你又要难为我们了,我们都是武林中的粗人,昨天你的对子让我苦想了三个时辰,今天……”不想不凡姑娘抢着说道:“今天你要是对出来的话,你可以向我提出任何要求。”伯延、仲归双双大喜,等待着不凡的对子,不凡得以地笑道:“金鑫子木森子水淼子火焱子土子,乃四五行道也,请赐下联”。

伯延仲归苦思冥想,蹲在门口想到了深夜,也没有想出下联,即使求教于苦读几十年圣贤书赵伯贤,也不知道该如何对此绝对。无奈之下,伯延道:“不凡姑娘,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先回去了,等对出下联之日,再来拜会姑娘”。不想不凡姑娘说道:“你们赶跑了我的客人,还没有惩罚,就想走啊?”仲归问道:“那你说要怎么惩罚?女人爱银子,你开价吧!”听仲归此言,不凡甚是生气,虽有一墙之隔,也可以明显听到不凡的气愤之余的呼吸声。伯延曾经三番拜会不凡姑娘,知道不凡最讨厌别人这么说,连忙抢着跟不凡道歉道:“不凡姑娘,我弟弟一向如此,还望姑娘海涵,作为赔偿,我们就在姑娘的门口为姑娘站岗,守候一晚,不知姑娘意下如何”?不凡满意地笑了。

到底此神秘女子为何人,值得伯延如此相待,且听下回分解!

第29章:不凡出对

话说伯延带着仲归和冀州三霸去拜访玉女林的不凡姑娘,可是不凡甚是高傲,而且处处刁难,有设下绝对相阻,伯延和仲归根本无法见到真人,不过这个不凡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值得伯延卑躬屈膝,如此相待?

不凡是十几天以前来到太原玉女林的,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只是跟老鸨定下协议,老鸨给她吃住,她每天陪一位客人喝一杯酒。

富家人士听闻玉女林有这么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为了跟她喝一杯酒,见她一面,甚至有人倾家荡产。也有势力庞大的人意图硬闯,见不凡一面,可是不凡手下的三个丫头婉怡、晨露、清月的武功就足以应对数十好手。

在此十几天之内,根本没有人越过雷池。据不凡的丫鬟称,不凡的武功惊世骇俗,即使伯延和仲归两人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占得到便宜。

太原城中现在到处都传遍了,说玉女林中有仙女下凡,没有人知悉她的身世来历,只知道她武功确实是深不可测,远在伯延之上,而且文采出众,智谋过人,浑身上下,槐花的香气袭人,真如仲归所言,近乎完美。

仲归擅于***直闯,见过不凡的背影一次,可是都被不凡身边的三个丫鬟婉怡、清月、晨露三人联手赶出去了。

伯延闲来无事,跑到玉女林喝花酒,听闻有这么一个奇女子,前去拜会。然而,不凡在当天已经见过客人了,没有机会。在冀州三霸的建议下,他想要硬闯,可是不凡的丫鬟却送上了一副对子,说如果他对出,就可以见到不凡的庐山真面目。

伯延足足想了三个时辰,才对出了不凡的对子,见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闲谈之余,才知道不凡不但武功绝顶、文采出众,就连对国家武林中的事情了如指掌,无所不至。

此次,他带着仲归,可算得上是二顾玉女林,礼贤下士,向她请教安抚民心、军心之道了。

当天晚上,伯延只好携带着仲归在不凡的门口站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连盹都没有打一个。

次日清晨,伯延和仲归还没有想到这下联为何,准备知难而退,先找人对出此绝对,再来拜会,不想不凡的丫鬟婉怡轻推房门,出门喊住了二人。

婉怡年仅十五岁,身穿白衣,生的清丽脱俗,比玉女林中的任何***弹唱的女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婉怡看到二人睡眼惺忪,昏昏沉沉,不断打盹,微微笑了笑,跟二人道:“两位公子,这规矩是不能破的,不过虽然你们不能见到我家小姐,可是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可以在门外向我家小姐请教。”

伯延和仲归站了一宿,已经累得不行了,要不是早年在做少林俗家***之时,常常如此,恐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仲归劳累非常,心生气馁,朝外而去。伯延连忙叫住了他道:“二弟且慢!我这次带你来,目的还没有达到,这么走不是太冤了。”

仲归想了想,撅着嘴朝不凡的房门走过去了。

冀州三霸年过半百,陪同伯延和仲归在外面站了一宿,早就腰酸腿痛,脚底发软,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跟伯延道:“大公子,这雄师之中,主帅不在,恐生出祸端。我们先回营镇守,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伯延带着冀州三霸出来,让他们三位老人陪着自己站了一宿,的确是于心不忍,先让三人回去休息了。

忽然间,另外一个丫鬟清月搬着两把椅子从屋中出来了,冲着二人傻傻一笑,将椅子放到二人面前道:“有劳两位公子再休息片刻,等我家小姐梳妆完毕,再与你们聊一聊。”

清月和婉怡的年纪相仿,肤色如中秋之月,皎洁明亮,双眸如幽谷清泉,明亮动人,也生的是沉鱼落雁之容。

仲归已经提不起精神了,面对清月,依然如故,微微一笑,将椅子接了过来,递给伯延一张,让他先坐下,自己则先活动一下筋骨,再行入座。

考虑到他们要商谈的都是干系重大之事,仲归便让老鸨把玉女林的***人全部赶走了。

老鸨见到仲归大把大把的银子,自然照办了。

二人坐了下来,又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不凡终于收拾好了,跟二人聊起来了。

不凡先发问道:“二位公子将来可能成为一统天下之人,这一国之君为小女子守候,不知道小女子是不是会折寿?”

伯延看了看仲归,发现他一夜未眠,心神恍惚,坐在椅子上开始犯困,索性自己来答,微微笑了笑道:“我二人心甘情愿,与姑娘无关。实不相瞒,此次我带我二弟前来,是有两件事情要向姑娘请教:一,前些日子,投降于我爹的几万大军,现在已经有过千人逃逸了,军师明星辰明先生让我爹将其尽数坑杀,而我舅舅主张以德服人,想办法尽量挽留,不知姑娘可否赐教一二?”

虽然看不到不凡的庐山真面目,可是却可以听到起清脆婉柔的声音和飘袭在门外的槐花独有的香味。她的自信的笑声,清晰可闻:“实不相瞒,北方金星异常耀眼,新主将现,晋国必亡。不过,亡晋非步,替晋非步,此乃天意,纵然坑杀数万义士、纵然以德服人、纵然有千万之众,然而草莽之人,难成大器,此乃天意。”

仲归闻之,伯延大怒,起身打碎了座下的椅子道:“简直一派胡言,金星耀眼,这说明我爹顺应天意,理当一统天下,称王称雄,何来难成大器之缪谈?”

不凡一声长叹,道:“延州上空,主星暗落,此乃令尊的势力快要瓦解之兆。久闻骆先生擅于占卜,你们可以回去请他占卜一卦,看看卦象如何,如果不出我所料,七日之内,必会知晓一切。”

伯延非常惊讶,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要是这件事情让步震知道,必然又会掀起一场风波,连忙附在仲归耳旁,跟他轻声吩咐道:“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爹,以免多生事端。”

不凡听得伯延呼吸沉闷,又道:“伯延公子,天意如此,若令尊尽早回到延州,过他的北地霸王的生活,则延州主星必会重新归位,明亮异常,何去何从,还请仔细思量,不知你所说的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伯延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又抬起头来道:“不凡姑娘,上次一战,姑娘的武功令我非常的佩服。你说过,要是我们兄弟俩联手可以打败你的话,你就出山相助我爹,此话可当真?”

按照伯延这话,不凡的武功应该远远高出伯延,当初就连王仁也差点败在伯延和仲归的联手之上,若非柳剑环之威,恐怕难以取胜,难道说这个不凡的武功真的可以和王仁较量一番?

不凡笑了笑,一口答应道:“好啊,想要和我交手,得先见到我啊,等你们对出了我的对子,再来跟我一战吧,如果你们兄弟俩真能够战胜我,不凡自当出山相助。”

伯延大喜,连忙起身,跟屋中的不凡道:“好的,不凡姑娘,既然如此,我们兄弟俩先告辞了。等对出了你的对子,再来拜会。”

婉怡和清月暗自发笑,细声而言:“恐怕他们俩对出了小姐的对子,也未必可以打赢小姐。”

仲归拉着伯延出了玉女林,街道上已有商铺开始摆起来了,包子铺的炊烟袅袅升起,时不时有人从玉女林前经过。

仲归愤愤不平,在门口问道:“哥,你是不是糊涂了,那个不凡有什么值得你如此相待,她还真有三头六臂不成?”

伯延道:“前天我们未曾谈到天下大事,只是谈论了一下武林中的各种绝门武功,她连火魔通经术还有王仁自创的幻象四式,白眉天师新创而未及***的三络分形手都了如指掌,对各种武功的优势及弱点更是如亲身***般清楚,要是有她在,何愁王仁那帮武林人士?”

仲归道:“大哥,你就是天真,也不是我说你,你请来的那个明星辰,虽有计谋,但是就知道杀人;你请来的那个鲜援,虽然能言善辩,但搬弄是非、无中生有;现在又要请一个烟花女子相助,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再说了,你昨天不是刚刚说王仁、乌狂快死了,现在又在这儿杞人忧天。”

伯延笑了笑,拍了拍仲归的肩膀,和他一同朝步府而去,边走边道:“二弟,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武林中人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就算王仁兄弟、聂瑛都死了,可是就一个丐帮和肆意滋扰咱们的燕梭就够对付的了。不凡姑娘帮忙,咱们才没有后顾之忧。现在,咱们要在城中广贴告示,请饱读诗书的能人贤士来对此绝对,这样,咱们才有机会见到不凡姑娘,请她出山。”

仲归细细想了想,自己曾经擅闯,被不凡手下的三个丫鬟给打发出来了,想来这个不凡应该真是个武林高手,有些手段,只好按着伯延的吩咐去做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