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休雷拒说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0章:惊雷拒说

却说休雷跟踪乌圣和乌狂,跟到了二人投宿的客栈,不想在返回的路上碰到了萧清的阻挡。

休雷看到了萧清,甚为震怒,出招上前。萧清被仲归打伤,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而且她似乎并不打算闪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休雷的重拳。

休雷见萧清毫不闪躲,连忙收起了招式,侧着身子,向她问道:“你为什么不闪躲?我见过你谍影诀的身手,虽然断断续续,招式混乱,可是不应该毫无招架之力。”

萧清面无血色,更没有一点表情,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稳若泰山,不过还是称呼休雷为二师兄:“二师兄,我只是想跟你说几件事情,别无他意,等你听完后,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休雷念及曾经和万电也是同门师兄弟,有意放过萧清,四下打量了一下,将她拉到了一个角落中道:“这儿人多口杂,有什么事情,你赶快说,说完赶紧离开这儿,走的越远越好,电子还需要人照顾。”

萧清道:“万大哥自从拜步震为师,每天都尽忠职守,一心一意为步震铲除异己,为奴为狗,可是却被步仲归残忍的杀害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休雷道:“知道,***一向最讨厌油嘴滑舌,心地不纯之徒。师弟说话,向来口无遮拦,而且还经常用一些下三滥的技俩暗害别人,***本来就很不喜欢他。再者就是师弟曾经好几次误伤仲归,所以仲归他一怒之下,就把师弟给杀了。这也合情合理,还要什么理由?师妹,我看你还是赶快回翡翠岛吧,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想着报仇了,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萧清甚是不解,对休雷的话语非常生气,明显呼吸加速,不过她似乎别有目的,还是将怒气压了下来,冷冷地问道:“万大哥他怎么使用下三滥的小人技俩了?请二师兄指教。”

“当初陆显、陆干来延州之时,聂瑶受伤了。王仁被师弟的暗器暗算,中了毒,你还记得吗?当时,其实是师弟为陆显准备的,可是却被王仁享用了。你说,他已经深深地伤害了陆显,又想对他下毒手,难道能说是正人君子吗?不过你放心吧,师弟他都已经死了,我也没有必要诋毁他。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人的。”

萧清甚是生气,脸上终于表现出了怒气,说什么都不肯相信,稍稍犹豫后,又冷笑道:“哼,二师兄,步震号称北地霸王,眼睛里是无法容忍沙子的,只要你有一点儿做的不够好,他就会把你处死。在他身边,你还不是如履薄冰?”

休雷笑了笑道:“师妹,你真是太小看我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和大师兄都是在二十六年以前被***收养的。***对他我恩重如山,不但授我武艺,更将我抚养***,大恩大德,即使我死十次,也无法报答。***他很注重我们的父子之情,言风如此,我也是如此。他将先锋精兵交给我和伯延来掌管,可想而知对我有多么信任。做人倘若连饮水思源,知恩图报都不明白的话,还不如当一头禽兽。万电的下场是他自找的,怨不得***。”

萧清怎么能容忍休雷在死后还这么说万电,怒斥道:“既然你不吃好歹,那就好自为之吧,不过等步震要杀你的时候,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萧清转身而去,休雷在她身后喊道:“师妹,你不要妄想了,要是你再敢行刺***或者仲归,我不会念及旧情了。”

步震现在统治着太原,为太原之王,自然探子遍及城中各处,早就有人将休雷和萧清见面及一举一动告知他了。

休雷回去之后,不等步震开口,便将他跟萧清见面并且把她放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待了。

步震听后,非常高兴,知道休雷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徒弟,除了没有罚他私放萧清之罪,反而赏了一套新创的武功。萧***可谓是得不偿失。

却说仲归回到营中之后,一边让手下在太原各地遍访饱读诗书之人,一边让人贴出告示,能对出下联者,赏银千两。一时之间,各地学子纷纷前去试对,可是偶有可以对出之人,可是难免有牵强附会之嫌或者多出的漏洞。

这天是腊月十六,王仁和聂瑛连日催赶,将所领的大队武林人士都带到了太原城外。

武林群豪在城外隐秘之处休息,怕被仲归驻扎在城外的大军发现,行藏闪烁,处处提防。可是,就在他刚想带人混入城去之时,刀戊心等人赶着马匹追上来了。

刀戊心风尘仆仆,面色沉重,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王仁反复询问,不想刀戊心始终不肯正面回答,王仁只好带着众人分批混入太原了。

刚入城中,刀戊心就将聂瑛叫到一旁,看似十分神秘。

王仁知道刀戊心有事情瞒着他,尾随其后,寻了过去,藏在暗处听其言论。

刀戊心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暗中的王仁和他对面的聂瑛把心提起来了。

刀戊心道:“师娘,无论我说什么了,希望你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好好的陪我***走过最后的一段时光。”

聂瑛大吃一惊,本来挺开心的,又来太原,勾起了她的许多回忆,可是刀戊心说的第一句话,似乎是说王仁快要死了似的,连忙追问道:“你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啊,都要急死我了。”

刀戊心道:“我奉***之命,等大雪消融后,带着玄武流星回来跟你们会合。在临行之时,***将从宝藏中取出的《青囊书》赠与我,让我细细参详。我祥读之下,发现这本《青囊书》不是真的,而是江湖传言的《野青囊书》。”

聂瑛闻所未闻有什么《野青囊书》之事,连忙追问道:“这《野青囊书》和王仁哥哥有什么关系啊,你就直接说他到底怎么了。”

刀戊心从怀中拿出《野青囊书》,翻找了一会儿,将里面的内容交递到聂瑛面前,又在一旁解说道:“我说了你可要挺住啊!这本《野青囊书》上面写着各种武林绝学的伤害以及根治之法,据记载,凡是中了弥罗神掌之人,轻则折寿,重则当场毙命。如果是中了已入化境,超过三十年功力的弥罗神掌,即使用深厚的内功治好,也有潜伏的危险,一旦复发,必定性命不保。”

聂瑛根本顾不上听,不过从《野青囊书》中翻找到了相同的内容,看完之后,差点晕了过去。

王仁连忙从暗中跳出,扶住聂瑛,怒斥刀戊心道:“什么《野青囊书》,简直是一派胡言。我王仁神功盖世,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弥罗神掌。瑛儿,你可千万不要相信这种子虚乌有,胡编乱造的言论。”

不想刀戊心又道:“***,我不想让你知道,可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直言不讳了。***,你现在是不是每遇到寒风之时,脚底隐隐作痒?”

自从王仁被弥罗神掌打过之后,每当遇到寒风之时,脚底的确是隐隐作痒,不由大吃一惊,不过他怕聂瑛担心,又连忙变着笑脸道:“胡说,练功之人,经脉跳动,浑身血气流畅,寒冬季节,身着夏装,也只是平常之事,无关痛痒,怎么会有什么危害?你那《野青囊书》以后别看了,省的杞人忧天。”

聂瑛连忙跟刀戊心问解救之法:“你有没有找到可行之法可以帮助王仁哥哥的?”

刀戊心连连叹息道:“《野青囊书》上面有解元坤神功酷热之症之法,有解谍影诀元气耗损之法,当然也有解弥罗神掌掌力之法,可是……”

王仁当即想到了穿心指,从聂瑛手中拿过《野青囊书》,交给刀戊心道:“可是这解法就是杀人之术穿心指,对吗?有何没有,没有什么区别。”

聂瑛着急地哭起来了。

王仁连忙在一旁道:“瑛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是有可能随时复发,一命呜呼,那么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复发,安然无恙地陪你度过下半生。”

聂瑛连忙转过身道:“我不当田浪了,我要陪着你,寸步不离。你要答应我,将步震赶回延州,赶走契丹大军后,从此退隐江湖,安心在双玄居生活。大师兄通于药补之道,必能将你用最好的药调理好。”

王仁有点犹豫,可是聂瑛紧张而又着急的眼神,似乎有着无限的魔力,让他不得不答应,只能遵从了。

三人又赶上大队人马,在人迹罕至的角落中,将众人召集起来吩咐道:“现在形势迫在眉睫,丝毫不敢怠慢。王仁知道一路奔波在大雪中,路途艰难,可是现在不是歇息的时候,耶律德光马上要打入开封了,现在若不趁步震根基未稳固起来,将其铲除,恐后患无穷。炎空大师带着一路人马行事,四五行道五位道长带着一路人马行事;我和瑛儿会合我两位哥哥,去杀步震,咱们各自行事。一举将步震的势力拔掉,解除中原危机。”

金鑫子不解地问道:“那么我们带着人马具体要干些什么事情呢?”

聂瑛心神恍惚,听到金鑫子这么说,才记起自己为曾将两个锦囊交给四五行道和炎空大师,连忙从身上取下两个锦囊,跟金鑫子和炎空大师道:“待到太原火起之时,你们打开锦囊,按照其中安排形事,将太原打垮。”

临走之时,四五行道将五个个头矮小的道童交给王仁和聂瑛,让这五人照看二人的生活起居。

第31章:师徒试对

王仁细细看了看,这五个道童,个个形貌非常,一个像牛,鼻子甚是宽厚;一个像马,脸长而口大;一个像羊,下巴尖尖的;一个像狗,两腮皱开;一个像鹿,下巴细而短。

二人看了,不由发笑。本来王仁让刀戊心跟着炎空大师,可是刀戊心觉得炎空大师总是板着个脸,太过无聊,还是和乌狂在一起有得玩,于是暗中跟着王仁和聂瑛的人马走了。

王仁和聂瑛混到城中,不想到处贴着告示,百姓街谈巷议的话题都是关于对一个对子来挣银子的事情。

王仁发现了墙上贴着的告示,兴趣骤起,跟聂瑛商量着去试此绝对。细问之下,二人才知道了伯延兄弟和不凡之间的事情。

现在他们可不想暴露行迹,不能去见伯延,因此,王仁便有了直接去拜会不凡的打算。

聂瑛听闻玉女林不凡貌若天仙、才艺双全、近乎完美,也想去看看,让四五行道的五个道童在客栈之中等候,自己跟着王仁,去玉女林见一见这位不凡姑娘。

二人来到了玉女林外,不想里面真是热闹非凡,灯红酒绿,二人看的是眼花缭乱。

老鸨见到王仁带着一个女人进来,甚为惊讶,不过细细一看,聂瑛皮肤白皙,光滑如玉,面相之上,透着一股神秘气息,笑得合不上嘴,走过去跟王仁说道:“哎呦,公子,看你们年纪轻轻的,一定又是新婚不久,现在缺钱来卖妻了吧。”

王仁勃然大怒,伸出一指,将老鸨点住了,问道:“我问你,你才准说话,不然我就让你在这儿站一辈子,知道吗?”

老鸨连连点头。

“这儿是不是有一位叫不凡的女子?她住在哪个房间?”

“她…她…住在楼上东北角的那间最大的屋子中。”

他满意地笑了笑,解开了老鸨的穴道,朝楼上寻了上去。

玉女林中,处处飘荡着胭脂水粉浊香和逼人的酒气,可是,二人越靠近东北角落,不凡的屋子,一股清香脱俗的槐花独有的清香的味道朝二人飘了过来。

这种味道,王仁甚是熟悉,猛然想起了小寒当日在双玄居的屋顶上面闻到的香味和现在甚是相像。正当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二人被不凡的丫鬟婉怡和清月拦住了:“请问你们两位来此何干?我家小姐不喜欢被人打扰。”

王仁朝四周寻望了一番,发现不凡一人住着一排屋子,她所在的东北的屋子前,不但清净,还飘荡着一股醉人的香味,甚是好奇,道:“请问是不凡姑娘吗?听闻你在这儿设了一个绝对,难住了太原才子,今天特来一试,请开门一见。”

忽然间,晨露又从里面出来了,跟两个丫鬟稍稍示意,又跟王仁道:“素闻王仁大侠文武双全,论武乃五大不败高手之首,论文多有诗篇,小寒当日,王仁大侠随口吟出的诗句就足以令我等大开眼界,想必今日必能见到我家小姐。”

王仁细细朝晨露打量了一番,发现她皮肤很白,宛若盛放的百合,神情之中,也隐藏着三分高傲,如初晨之露,婉柔娇嫩。三人身上,都透着一股清丽脱俗,出淤泥而不染,名副其实的美人。

聂瑛甚是疑惑,傻傻地盯着王仁,想知道他曾经写过什么诗篇。王仁自己都不记得曾经在小寒当日饮过什么诗篇,不想晨露居然提起来了。

聂瑛细细一想,自己当日是在从弈然山庄回来的路上,而王仁去接她了。

不想那晨露居然毫不夸张,吟出了王仁的随口之笔:

二十四节又小寒,

平地起舞飞雪乱。

笑叹乾坤真情语,

双玄再睡三百年。

经晨露这么一读,王仁终于回想起了。这是他随口读出的诗句,可是当时的双玄居只有他和钱央两个人,这个丫鬟是从何得知,还记的这么深。

聂瑛疑惑地问道:“王仁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王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想婉怡和清月又进去了。

在二人开门的一刹那,浓而不腻的槐花香味再次才从里面飘袭而出。

王仁甚是好奇,又向晨露问道:“请问姑娘芳名?”

晨露微微一笑道:“我叫晨露,刚才先后进去的两位妹妹是婉怡、清月。”

“现在都已是严冬时分,为什么不凡姑娘的屋子中有这么清香的槐花的香味?”

“我家小姐天赋异禀,生下来的时候,浑身就弥漫着槐花的香味。”

就在此时,婉怡和清月拿着一块刻着对子的上联拿了出来,交到王仁面前道:“王仁少侠,这是我家小姐准备的上联,还请赐教。”

王仁大喜,接过木板,细细一看,果然是世间罕有的绝对,一字成三,后面汇总,更是利用人名来作词句,一时还真不知如何对。

忽然间,聂瑛在她耳旁道:“王仁哥哥,今天四五行道不是让五个长得像动物的道童吗?这好像是天意,难道你没有什么灵感吗?”

王仁恍然大悟,走到不凡的门前,朝里面喊道:“不凡姑娘,下联已经有了。你用了四五行道金鑫子、木森子、水淼子、火焱子、土子,那么我就用牛仙、马仙、羊仙、犬仙、鹿仙,现在还需要对吗?”

不凡终于说话了,光听其笑声就足以令人魂牵梦萦,浮想联翩。

不凡似乎很不满意,不屑地笑道:“王仁大侠,我这四五行道都是武林中的真实人物,你现在瞎掰几个字,这也叫对子吗?”

聂瑛在一旁道:“要是你想看的话,我现在就找那五个人牛仙、马仙、羊仙、犬仙、鹿仙来给你看。”

不想此时,刀戊心带着刚才四五行道的道童,从楼梯上面爬了上来,赶到王仁面前道:“***,要对她的对子,要容易也容易,要难也难,现在请***给这五人恩赐姓名吧!”

王仁心中一怔,细细一想,当初星斗山上步震的绝对就是由刀戊心对出的,想来他也对出了这个对子,也想到了那五个道童,所以才带着他们来玉女林的。

王仁满意地笑了笑,将牛仙、马仙、羊仙、犬仙、鹿仙这五个名字赐给了五个长相怪异的道童。

不凡满意的笑声终于从门内传了过来。

王仁甚是惊骇,万万也没有想到不凡一介女子的内功居然如此深厚,心中一怔,手中冒出了冷汗。

就在此时,晨露、婉怡、清月请王仁入内详谈,可是王仁却还在为对付步震无计可施而苦恼,根本无心去见她,却婉言谢绝道:“王仁还有要事,此次只为见识你家小姐的绝对,就此告辞。”

晨露、婉怡、清月立刻挡在王仁面前,指着他骂道:“王仁,你真是不识抬举,我们家小姐有倾国倾城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比你见过的任何女子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多少人为了见我家小姐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可倒好,我家小姐想见你,你却熟视无睹,真是太目中无人了。”

聂瑛听不惯人家这么跟王仁说话,甚是生气,气冲冲地道:“喂,你们三个为什么对我王仁哥哥这么凶啊,真是太可恶了。”

王仁还有要事要办,拍了拍聂瑛的肩膀道:“瑛儿,咱们还有要事,还是赶快离开吧,他们多费唇舌,与我夫妻二人何干?”

王仁向前而去,不想三人又挡在他们面前道:“好吧,既然如此,外面天气寒冷,请喝一杯水酒之后在离开吧。”

王仁看了看聂瑛,又冲着三人道:“很明显,你家小姐武功高强,若是她还有良知的话,就请保卫中原吧。至于水酒,我看就免了吧,武林中人,视寒风如沐浴,就此告辞。”

清月在一旁道:“都说入木三分智喜怒无常,这是怎么了,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好像我们欠你钱似的。”

聂瑛隐隐觉得她们似乎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附在王仁耳边,轻声道:“王仁哥哥,人心叵测,我看她们似乎有什么目的,好像在故意拖延。”

王仁大惊,怒斥三人道:“王仁只跟朋友喝酒,你们家小姐明明身怀绝技,却不知保卫中原,那就不是我王仁的朋友,这酒是喝不得的。告辞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32章:何人不凡?

话说王仁师徒随机应变,勉强对出了不凡的绝对。不凡请丫鬟带着王仁进去一见,可王仁却因不凡身怀武功,不知保卫中原,而拒绝了不凡的盛情。

婉怡、晨露、清月三人似乎在有意拖延时间,虽然聂瑛有这种感觉,但还是不知道和不凡有何恩怨因由。

正在王仁和聂瑛俩绕过婉怡、清月、晨露的阻拦,欲离开玉女林之时,顿时,王仁觉得真气乱窜,身体开始酥麻,脑中阵阵眩晕,似乎是中了毒。

就在此时,晨露看到王仁出现了异样,开始晃悠,得意地笑了笑,赶上前来道:“王仁,我们苦等多日,你自投罗网,今天要为游唐少爷报仇。”

王仁趴在楼上的栏杆上面,连忙运气,封住了诸大穴道,防止毒气乱窜。聂瑛甚是着急,看王仁的样子,的确像是中毒了,连忙将贴身的御毒牙拿出来一看,上面黑气涌窜,附近有无色无味的剧毒。

忽然间,三人丫鬟拿出钢刀,一拥而上,朝王仁刺了过来。刀戊心连忙上前阻止。

聂瑛穿着棉袄,将御毒牙戴在里面,没有发现发现刚才的对联上面藏有剧毒,这下悔之晚矣。

王仁连忙盘膝而坐,趁着意识清楚,双手合十而接,用元坤神功的逼毒之法开始逼毒。

刀戊心借助寒气之源练得元坤神功,一日千里,武功不容小觑,然而,婉怡、清月、晨露三人的武功,一个比一个厉害。三人联手,威力十足,也难怪可以将仲归打败了。

她们三人的招式非常狠辣,武功更是和游唐、步震、诸葛明的如出一辙,虽然感觉像是大大咧咧,博而不专,可是招式变化无常,难以捉摸。

渐渐地,刀戊心支持不住了,清月从脚上把他***,被晨露一掌,从楼上打了下去。

王仁聂瑛纷纷大惊,依然在用全力逼毒。不想此时,不凡的屋门又开了,一阵更加浓郁的槐花的香味袭了过来,紧随着,一道粉色的影子,踏着谍影诀独一无二的步伐朝王仁闪了过来,而同时,香味也更浓了。

她伸出谍影诀特有的手势,如葱白的玉指凝聚着真气,泛着真真的热气,指力直逼王仁。

聂瑛大惊,无招应对,连忙起身,伸开双臂,挡在王仁面前。

王仁闻到香味越来越浓,越来越清香,睁开眼睛寻视,却发现聂瑛挡在自己面前,而一个身着粉色衣服的蒙面女子好像风一样吹了过来,伸出拇指,向聂瑛出招。

他大吃一惊,也顾不上逼毒了,移步转上去,挡在聂瑛面前,提起真气,朝不凡打出一掌。不想不凡却将指力变成掌势,接住王仁的掌力,又腾出左手,拇指戳中他的胸口。

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虽然强,可是此时逼毒的关键时刻,猛然收起真气,已经受到元坤神功本身的重创,护体真气削弱了很多,根本挡不住这奇女子的奋力一击。王仁***倒地,聂瑛也大吃一惊,连忙俯身上前查看。

本来不凡可以继续出手,将王仁置于死地,可是她却停了下来,跟婉怡吩咐道:“你去把疗伤的圣药拿出来,先给他疗伤。”

婉怡拿着一个白色的瓶子,递给了聂瑛,让她先给王仁疗伤。

不凡站在一旁,冷冷地言道:“王仁也不过如此。既然你已经身手重伤,我不屑跟你动手,等你恢复之后,我再跟你问几件事情。”

王仁服下了不凡的药,抬起头朝她观望,只能看到她的侧面,稍稍打量,可以看到她冷漠的而高傲的眼神。

他号称入木三分,识人往往先从眼神开始,刚才看到了清月的眼睛,好似一水汪秋水,清澈见底。现在,不凡的眼神就是银色的月光洒在水面之上,炯炯有神,宛如在王母的瑶池中洗过一半,深情可人,不过还是冷漠骄傲的明眸。

王仁盘膝而坐,稍稍调息后,又想起推翻步震的大计,怕可能会耽误,又连忙跟聂瑛道:“瑛儿,你现在依计行事,大家还在等着大火呢。你和刀戊心赶快去,我在这儿疗伤片刻,不然怎么打架?”

王仁身受重伤,刚才差点被不凡给杀了,她怎么会在此时离开,当即拒绝道:“不行啊,你现在都成这样了,万一她又要对你下毒手,那可怎么办啊?”

“放心吧,她刚才收手,很明显不想要我的命。大局为重,在推翻北地霸王,赶走契丹胡寇之前,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聂瑛从他身旁站了起来,走到不凡身边道:“王仁哥哥要是有什么事情,我就一把火烧了玉女林。”

不凡没有作答,她的丫鬟也没有,都背过身去了。

聂瑛虽然不忍,不过大局为重,只好先依计行事,去城中放火了。

就在此时,不凡的背影又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去了她的屋子。

王仁扶着围栏,摸到了一间无人的空屋之中,盘膝而坐,开始逼毒疗伤。

他正在逼毒疗伤,不想刚才的香味又是越来越浓,从门外飘了进来。

不凡没有敲门,直接将门推开,又进来了,三个丫鬟婉怡、清月、晨露紧随其后。

他终于看到了不凡的正面,虽然是带着面罩,可是浑身上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尘不染,好似春季柔嫩的枝叶一般,轻柔飘逸。

看着不凡,他疗伤的速度慢下来了。

不凡又赶了过来,站在王仁左侧,又背对着他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大哥?”

王仁不解,难道她大哥就是游唐?可是游唐并不是他杀的啊。

不凡听王仁吃吃没有作答,又转过身来,追问道:“你赶快说,我大哥不是你杀的。我今天晚上就帮你除掉步震。”

王仁缓了缓真气,稍稍停歇后,道:“你大哥是撵云剑游唐吧,他是被洪枭一掌打死,然后乱刀分尸于三绝岛上,还是我把他埋了。”

不凡水灵灵如露珠般的眼睛中似乎出现了欣喜之情,不过又立即转变了表情,恢复了冷傲,追问道:“那么洪枭为什么要杀我哥,你敢不敢对天发誓?”

王仁还要逼毒,对付北地霸王,这不凡吃吃不肯离开,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将毒逼出体外,无奈地恳求道:“求求你了,不凡姑娘,我现在身负天下大任,马上要跟北地霸王交手。你有什么话,待会儿说,行不行?”

神秘的不凡冲着王仁神秘地一笑,带着三个丫鬟关好了门,退了出去。

聂瑛和刀戊心还有五个道童找到了太原城中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的一些干柴,将其点着。

当时,恰有北风,不久,火光通天,向四周蔓延而去。聂瑛担心王仁的安慰,又跟刀戊心吩咐道:“你现在躲在暗中等候。***看你***,他可不能有任何危险。”

刀戊心不解地问道:“现在火已经放了,还在这个干什么?”

“你***的大哥乌狂、二哥乌圣都是好事者,要是看到这儿起了大火,必然会前来观望,到时候你带他们俩一块儿赶赴步震府上。王仁哥哥身受重伤,咱们只有合众人之力,才能打败北霸。”

聂瑛怕不凡又出花招来对付王仁,连忙朝玉女林赶去了。

炎空大师好不容易等到城中起火,连忙打开锦囊一看,里面写着:吾与城中放火,步府必然派兵查看,大师率人于城东伏击,以防城外大军前来。

炎空大师看完之后,不知道王仁和聂瑛要干什么,不过久闻聂瑛有神鬼莫测之机,深信不疑,连忙带着一帮武林高手朝城东而去。

四五行道也在城中等候城中大火,果然,在城中起了熊熊大火,火光通天,如一条火龙盘旋在太原城上。

金鑫子连忙打开锦囊,里面写着:道长立即率人在城西生事,动静可大不可小,若有大军来阻,调虎离山,引出太原。

金鑫子道长对聂瑛的神鬼莫测之机早有领教,连忙带着一帮武林高手,朝城西而去。

步震本在府上,听闻太原城中起了大火,连忙派人查看,不想明星辰阻止道:“主公,这严冬时节,突然起火,于理不合,恐有诈,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为上。”

步震也认为明星辰说的有道理,连忙让骆先生卜卦。骆先生未曾算卦,只见火光通天,宛如一条巨大的火龙盘旋在太原城上,大喜道:“我看这是大吉大利的征兆,火龙盘旋,今日又有金星现于太原城上,应该是龙藏于太原城内,这不就是姐夫你吗?要烧的话,就让它尽量烧吧,这是祥瑞之兆。”

步震大喜,不肯派兵查看。此时的步府,还是有成千上万的大军,数以千计的如云高手,王仁手下高手虽多,可亦难以与北地霸王正面交手。

忽然间,士兵来报,说王仁和聂瑛带着大批武林人士在城西***。

步震大惊,又向明星辰请教道:“明先生以为这是何意?”

明星辰稍稍思索,又道:“我看这有可能是敌人的诱敌之计,咱们只需静观其变,固守不出即可。”

第33章:食指穿心

炎空大师和金鑫子分别依计行事,可是迟迟不见对方动静,也有了懈怠之心。

木森子道:“大师兄,我看对方迟迟没有动静,会不会是盟主的计策没有奏效啊?咱们还是赶快去步府救援吧。”

金鑫子依然相信聂瑛,不肯动摇,守在城西暗处***。

炎空大师守在城东,迟迟不见任何动静,也甚是着急,不过聂瑛曾再三强调,不要私自撤离,以免顾此失彼,只好先静观其变了。

王仁在玉女林中疗伤,元坤神功以运功行气,源源不断的内功著称,功力渐渐开始恢复了。

就在此时,聂瑛又身着黑衣,带着田浪的面具进来了。

王仁睁眼一看,大吃一惊,难道说聂瑛也想以田浪的身份趟这趟浑水?刚欲起身阻止,不想她却坐在王仁身后,聚气凝神,用自己的易经波形功帮王仁疗伤解毒。

易经波形功果然是化解一切内伤的绝门武功,神奇之极,比元坤神功疗伤要快多了。

正在此时,聂瑶又吵吵嚷嚷着跑进来了。她发现王仁嘴角满是鲜血,面色又甚是憔悴,心疼不已,跑上前问道:“姐夫,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聂瑶在行走的途中扭伤了脚,因此,王仁只好让了无大师陪着她在后面慢慢赶来,以防耽误行程,不想她却这么快就赶到了,还找到了玉女林。

就在此时,聂瑛和王仁双双收起了功,他毒已经彻底清除,内伤也恢复了。

王仁看了看双掌下面流出来的浊黑色的毒血,比较稀少,应该是一种毒性比较猛烈,对人的伤害比较少的剧毒。

聂瑛顾不上回答聂瑶的问题,连忙赶过来跟她道:“妹妹,你刚才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城中尽是北霸的大军在救火平乱?”

聂瑶傻傻地道:“没有啊,我和了无大师就在城门边见到了五位道长及***高手,并没有发现***的异常情况。”

聂瑛大吃一惊,首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瘫坐在刚才起来的地方。

王仁在一旁道:“瑛儿,这次北霸身边有个明星辰,此人颇有智谋,我看他应该是识破了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在该如何是好?”

聂瑛怔住了,生平首次遇到对手,遇到了***她的计谋之人,甚是惊奇,不过将计就计,可是她从聂威贤手中学到的看家绝招,又站起身来,自信地笑了笑道:“既然步府空虚不了,那咱们就将他引到这玉女林来,然后再收拾他。”

虽然此计甚好,可是怎么将步震引出来还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就在此时,又是槐花的香味袭来,聂瑶傻傻地闻了闻,打了个喷嚏道:“怎么回事,好像是槐花的香味,越来越近了。”

就在此时,咯吱一响,门被再次推开了。

三人又朝门寻去,又是不凡来了。不过此时的不凡,明显是经过了一番刻意的打扮,而且也没有戴面罩,粉色的衣服已经换下,换成了一身白色衣裙,更显清丽脱俗。

细细打量,不凡最多有十六七岁,如寒梅冷傲,一尘不染;如天山雪莲圣洁无暇,肤如凝脂,色如粉桃,眸如月洒清泉,眉映柳叶仙子,鼻似女娲刻意而雕。王仁当即想起了他没有写完的一首诗,《幻梦》中的景象,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求?

始上极峰览群野,遥睹雨露幻粼阁。

爽风袭腑游人醉,琼浆甘甜百病回。

九龙腾空云动舞,万凤归巢起晨歌。

……

不凡看到连聂瑛聂瑶姐妹俩也盯着自己发呆,嘴角微微一翘,打断了王仁道:“王仁大哥,我说过,要是我哥哥不是你杀的话,我会帮你对付北霸的。我自有办法将北霸引到这玉女林来。咱们只管静候佳音吧。”

聂瑛和聂瑶还没有从刚才的一刹那回过神来,王仁也是思绪万千,看到不凡,刚才的担忧立即化为泡影,心情豁然开朗,好像回到了双玄居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他冲着不凡笑着道:“不凡姑娘,现在你知道误会我了吧,不过姑娘既然和伯延、仲归相识,而且又身在玉女林,应该有办法将北霸引来吧。”

聂瑛回过神来,走到王仁面前道:“你是不是被人家把魂儿勾走了,刚才她差点杀了你,害你身中剧毒,现在你却选择相信她.”

王仁对着聂瑛笑了笑道:“我是入木三分,不会看错人的,就算是燕梭,也是碍于脸面,***到那个地步的,我是不会看错的。”

不想说曹操曹操就到,王仁话音刚落,燕梭就飞梭而来,站在门口大笑道:“哈哈……想不到天下之大,居然有人知道我燕梭的苦衷。我真是太高兴了,王仁,我燕梭那样对你,你却替我开脱,我真是……”

王仁虽然那么说,然而心中十分不悦,转过头去,一言不发。

聂瑛又在一旁道:“燕大侠,你为了一点钱财真是煞费苦心啊,连王仁哥哥都冤枉,你走吧,即使王仁哥哥他不杀你,就你成为武林盟主,刚愎自用,害死了那么多武林人士,武林中人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燕梭转身欲走,不想不凡站在一旁的不凡却像一阵风一样闪了起来,突施奇招,朝燕梭打去。不凡身形之快,真是令三人目瞪口呆。

燕梭及时发现了不凡的偷袭,使出一招飞燕梭,躲过了不凡的偷袭。

不凡又是冷傲若寒梅一般,冷冷地笑道:“哼,飞燕梭果然名不虚传,你的轻功虽然厉害,可是看你如何抵挡我的谍影诀和弥罗神掌的夹击。”

燕梭甚为惊骇,难道说眼前的这个年不过十五六,娇艳动人,国色天香的***女子身兼两种互不相让的武林绝技谍影诀和弥罗神掌。

燕梭纵身而起,使出了绝技飞燕梭,朝不凡步步紧逼,准备用绝技燕巢锁骨,一招定胜负。不凡脚踏谍影诀的步伐,像影子一样闪动着,连连进攻,却始终没有打到燕梭。

忽然间,燕梭换了招数,从不凡的臂下飞梭而出,躲开了她的夹击,退到了她的身后,准备使出绝技燕巢锁骨。

不凡知道燕梭的绝技燕巢锁骨的厉害,也虚发一张,顺势使出移形换影,躲过燕梭的绝招,同时在一旁聚气凝神,使出弥罗神掌,准备给燕梭致命一击。

不想不凡未曾发掌,燕梭的胸口却多出了一个窟窿,鲜血朝前迸发而出,差点飞溅到众人的衣服之上。

王仁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这是乌狂的手法使出的绝技隔空穿穴,恰好穿过了燕梭的心脏。

他绕过燕梭,朝其身后寻去,果然是自己的大哥乌狂站在门外,右手的食指还没有放下。

王仁大喜,连忙跑过去问道:“大哥,上次延州教场一别,你的武功又精进不少啊,一招穿透了燕梭的心脏。”

聂瑛连忙走过去道:“大哥,待会儿北霸要来,估计会有一场血战。你刚才出绝招,赶快休息一下,咱们要一击成功,将他赶回延州老家。”

忽然间,王仁注意到乌狂现在好像苍老了很多,白发横生,甚是憔悴。乌狂眼尖,看出王仁已经发现了他比常人衰老的快这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哈哈……这白发是练至高无上的武功练出来的,不碍事,只要你大嫂不嫌弃就行了。”

王仁发现乌圣还没有来,又连忙追问道:“大哥,怎么不见二哥?”

乌狂道:“我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现在,北霸合四人之力使出一种弥罗神掌的组合,我和小四弟联手也不是敌手,他也因此受了点轻伤,不过已无大碍,我让刀戊心去请他了。”

王仁对这种组合形式的弥罗神掌也是比较了解,不过他道:“这种阵型所成的弥罗神掌我曾经在汾河之上破过,不过当时多亏步雨姑娘留情,才以悲天悯世咒险胜。不过,只要咱们兄弟齐心协力,还怕个小小的弥罗神掌不成?”

不凡又赶到王仁身后,询问道:“王仁大哥,你现在有几成把握打败北地霸王?”

“要是你刚才问清楚了再杀我,我就有十二成的把握,现在,只剩下十一成了。”

聂瑶在一旁道:“嘿嘿,我就知道姐夫天下第一,肯定可以打败赢他的。”

王仁变得严肃起来了,想起步震的天罡罩,总是心有余悸,不过此战关乎中原荣辱,关乎来者万世,他非胜不可,至少要有十成把握才行。

却说不凡派随身的丫鬟晨露去见步震,让晨露以伯延、仲归被众武林人士围困在玉女林为由,请他前来相助。

步震听完之后,大吃一惊,不想明星辰又阻止道:“主公,这很明显是敌人诱敌之计不成而使出的连环计,伯延公子和冀州三霸应该在精兵营帐中;仲归公子和休雷、王德、辛艺在城外控制着降服的晋军,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玉女林那种烟花之地呢?你还记得曾经的延州教场的调虎离山之计吗?咱们还是想办法等他们不备之时,一举歼灭。”

骆先生担心外甥的安慰,在一旁跟步震道:“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要是延儿和归儿真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怎么办啊?”

听骆先生这么说,步震出门而去。明星辰又极力阻止,不想步震怒斥道:“我儿性命重于一切,北地霸王独闯玉女林,即使龙潭虎穴,又有何惧?”

与此同时,聂瑛又从不凡手中借到了她的丫环婉怡和清月,让婉怡连夜出城,去见仲归,告诉他城中起火,北霸被困玉女林,请其迅速援救。

仲归闻讯大吃一惊,连忙率休雷、王德、辛艺带着百余精兵赶往太原。

聂瑛又让清月前往伯延所在的精兵大营,告诉他不凡的对子已经被才高八斗之士对出,请他前去欣赏。

伯延听了,非常震惊,有心将对出此联的人也请来相助,没有丝毫怀疑这竟然是一网打尽的诱敌之计。

王仁,聂瑛化装过的田浪,狂棋手乌狂,在不凡的招待下修养着,等待着北霸的到来,将父子三人打败。不过,越到最后的生死决战的时刻,他们越加紧张,掌心之中,时不时冒着冷汗。

不凡似乎真有心帮助王仁,拿着瑶琴在一侧抚琴,帮助他们平心静气,以待最后之战。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