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霸王对面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4章:霸王对面

忽然间,一阵熟悉的笑声响过,打断了不凡的琴声。

步震破屋而来,轻轻落在玉女林的大堂之中。

王仁知道是步震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忙跟姐妹俩道:“二哥一会儿就来,我们三人对付他们父子三人就够了。你们好好呆在楼上,要是我使用悲天悯世咒的话,就赶快把耳朵塞好。”

王仁纵身跳出,落在步震的身后道:“北地霸王果然爱子情深,佩服……”

这是再熟悉也不过的声音了,步震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道:“王仁,我儿子呢?”

王仁没有回答,反而使出一招坤位移位,从旁边拉过来一张桌子,手臂轻轻扫过,将桌子上的菜肴杂物吹到一边,顺势一脚,将一张椅子踹过去,请步震入座。

二人入座,步震还是心神恍惚,没有伯延和仲归的下落,心里难安。此时,周旁的顾客有认识步震的,吓得躲到了一旁,嘈杂的大厅中即时安静了下来。

王仁看到步震心神恍惚,笑着道:“北地霸王,现在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今晚,我们兄弟三人打败你们父子后,你们赶快回延州,作你的北地霸王吧,引胡寇南下之事,我们可以置之不理。”

步震冷笑道:“原来真是你们前方百计引我们父子前来,意图将我们一网打尽,可是你莫要忘了我有天罡罩护体,你的掌力根本打不败我。”

王仁也是微微一笑,道:“哈哈,你也不要忘了,我有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你也一样无法打赢我。不过,你从来没有尝试过柳剑之威,我敬重你是一代枭雄,让你见识一下柳剑的威力。”

就在此时,老鸨看到厅中有人捣乱,不但打烂了东西,还将客人吓到了一旁,扭着***赶过来破口大骂。

步震转过头去,冲着老鸨瞪了一眼,吓得她后退三步,差点绊倒。

他又唤过来老鸨道:“去给我们准备几坛子好酒,开战之前,先痛饮一番。”

老鸨知道他们都是武林中人,不敢得罪,连忙去给他们准备美酒。不一会儿,老鸨儿的伙计带着几个大坛子过来了。

王仁又跟老鸨吩咐道:“你赶快带着玉女林所有人收拾行装,离开这儿,不然待会儿都会死在这儿的。”

老鸨大吃一惊,不过舍不得放下这巨大的产业,不想步震横空一掌,将一旁几张桌子打成齑粉,顺便跟老鸨道:“你去步府找骆先生要白银千两,就说是北地霸王的赔偿。现在,赶快带人离开这儿,不然待会儿真的要像那边的桌子一样尸骨无存了。”

王仁和步震开始痛饮,片刻后,伯延和冀州三霸纵马而来,见到王仁和步震正在饮酒,而玉女林一片狼藉,甚是惊讶,连忙跑了过去。

不等伯延开口,步震便道:“上阵父子兵,先陪王仁喝几杯,咱们父子三人待会儿大战一场。”

伯延入座,看王仁谈笑自若,心中已是畏惧三分。

仲归、休雷、王德、辛艺四人带着百余精兵冲过城东,不想却遇到了炎空大师所率武林人士的阻挠。仲归大吃一惊,以为真是玉女林出事了,连忙带着休雷、王德、辛艺杀出重围,直奔玉女林。

炎空大师等高手则不废吹灰之力,就将仲归所带一百人马尽数制伏。

却说乌狂突施奇招隔空穿穴,这招极其耗费真气,在用火魔通经术中的调息归元法调息完毕后,也纵身而去,入座到王仁的左边。

不凡很想知道游唐究竟是怎么死的,而这件事情聂瑶知道的甚是清楚,她便将当日发生在三绝岛的事情,跟不凡讲起来了。

聂瑛见不凡的丫鬟果然靠得住,将步震和步伯延成功引来了,对不凡也放心了,任聂瑶跟她讲述着游唐的事情,自己却带好田浪的面具,纵身而下,跳落在王仁一旁。

步震一眼看出是女子的身形,而武功路数更是了如指掌,在一旁道:“田浪?田浪变成女人了,武功还是毕摩子的易经波形功,真是有趣。”

聂瑛冷笑道:“幻实幻虚迂腐之极,没有想到北地霸王也是俗不可耐。”

伯延在一旁道:“就算你是田浪,难道今天还想管我父子的事情?”

聂瑛道:“我才没空管你们的闲事,我来这儿自然有我的原因,你莫要多问。”

王仁连忙起身,将她拉到一旁道:“你光有毕摩子的功力不成,易经波形功没有融会贯通,连个休雷都打不过,还是上去好好呆着吧。你要运筹帷幄,万一我们有什么事情,你就以武林至尊的名义号召群雄,声讨步震,将此引胡人南下之贼杀掉,然后将契丹人赶出中原,收回石敬瑭手上丢失的幽云十六州。”

聂瑛当然不肯,不想王仁却突施奇招,将她点住了,安置到一旁。

步震父子看出端倪,知道这个田浪是聂瑛所扮,在一旁笑道:“呵呵,原来曾经叱咤风云的武林盟主成了毕摩子的高徒,真是可喜可贺啊。”

王仁不语,又坐到了原来的位置,和乌狂、步震、伯延开始碰杯痛饮。

不想此时,仲归、休雷、王德、辛艺四人慌慌张张的赶来了,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伯延回头一看,大吃一惊,连忙上前追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弄成这个样子了?”

仲归悔恨不已,没有正视步震和伯延,连连叹息道:“哎……炎空那个秃驴,带着几百个武林高手在城东埋伏,将我带来的一百个精兵全都制伏了。只有我们四人拼死杀出。”

步震芳霞酒碗,不由在一旁傻笑:“呵呵,神鬼莫测机,真是名不虚传,没有想到今天却来对付我北地霸王,不过,曾经同听秦腔,切磋武学,在延州大战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

王仁怕步震动摇他的决心,连忙道:“北霸,我不欠你什么,你也不欠我什么。你还记得当日我在悬瓮山下跟你说的话吗?”

步震早已记不清王仁说过什么别有用意的话了,疑惑地问道:“你和盟主说过很多话,你指的是……”

“当初在悬瓮山上,你说你要联合契丹,灭晋国,吞南平蜀国,联合李,统一天下。可是,我在悬瓮山下跟你说的一清二楚,假如说有一天,你联合契丹,瓜分中原,我一定会跟你周旋到底。”

仲归在一旁不屑地笑道:“哼,只怕你是没有那个手段,现在太原数十万大军,精兵高手都过千了,还怕你个元坤神功?”

王仁没有理会他,继续跟步震道:“我们兄弟三人受你们父子四掌,咱们早已两不相欠。今天你若输了,就回到延州,从此不要妄想一统天下。”

步震甚是爽快,一口答应道:“好,既然如此,请亮柳剑吧。”

乌狂上次在延州没有和伯延一分高下,此次,有心破他的弥罗神掌,先拿起一碗酒,站了起来,跟伯延道:“伯延,磨刀不误砍柴工,毕竟咱们份属同门,想要交战,先喝碗酒再吧。”

伯延也给自己倒了一碗,站在来回敬乌狂道:“好,领教了。”

伯延一饮而尽,将酒碗抛到脑后,又跟冀州三霸吩咐道:“三位前辈,此战与你们无关,你们三人先退到外面去。”

就在此时,不凡又从空而来,跳到王仁身后骂道:“王仁,你为什么要骗我?”

王仁不解其意,回过身来,疑惑地看着她,不想不凡又道:“银锤麒麟呢?我要杀他为我哥哥报仇。”

王仁算是明白了,必然是聂瑶在上面跟不凡说了当日游唐死亡的原因,所以才让不凡迁怒于乌圣。

王仁乌圣受到牵连,连忙跟不凡道:“你赶快离开这儿,刀剑无眼。游唐死有余辜,与我二哥没有关系,是被我一掌震死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35章:掌风剑影(上)

话说入木三分王仁刚要跟北地霸王步震一较高下,而狂棋手乌狂又向伯延叫阵挑战,不想不凡又飘飘乎从楼上下来了,看似甚是生气,气冲冲地盯着王仁,向他兴师问罪。

不凡已经知道游唐之死,是乌圣出的手,可是当初在三绝岛之上,乌圣是为了给聂瑛送礼出气,所以才帮王仁出手。这和王仁自己亲自出手的没有什么分别。为了替乌圣开脱,他索性将所有的罪孽都扛起来,跟不凡说游唐是自己害死的。

不凡听了之后,不肯相信,神情之中,更显几分不忍,依然坚信是乌圣害死游唐的,跟王仁要乌圣出来抵命。

不想此时,霹雳锤从玉女林的屋顶而降,轰隆夸嚓一声,将王仁和步震刚才饮酒的桌子砸成了齑粉,径直向下,在玉女林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三尺见方的大坑。

王仁、乌狂双双大喜,知道乌圣来了,抬头观望,又一霹雳锤从玉女林楼上砸下,将王仁、乌狂、不凡和步震父子分开。

乌圣纵身而下,落在乌狂身旁,面向不凡,笑呵呵地道:“呵呵,我杀了游唐,是谁想要感谢我啊?”

乌圣猛然一怔,被眼前我见犹怜,超然脱俗,好似仙女般的不凡惊呆了,屏住呼吸,真没有想到刚才自报家门,想要为游唐报仇的女子居然是如此清丽脱俗,浑身上下,一尘不染,居然是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

不凡看到地上的霹雳锤,便也猜到眼前此人就是乌圣,怒气冲天,一字字的道:“你就是该死的银锤麒麟乌圣?”

“是的,真想不到游唐居然还有你这么个妹妹。”

不凡大怒,出招上前。

乌圣见是一女子,只躲不战。

步震在一旁细细观看,发现眼前这个年不过二八的女子不凡所使的武功居然是谍影诀的步伐,再加上弥罗神掌的招式,颇有他***游散人的风格,不由大吃一惊。

步震见乌圣被不凡缠住了,又朝王仁示意,将他叫到一旁道:“王仁,听闻你的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了,今天,恕步伯伯不自量力,领教了。”

王仁没有回到,开始运气出招。

伯延又跟终归吩咐道:“二弟,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来破练过火魔通经术后的乌狂的绝学。”

伯延跳上前去,跟乌狂打起来了。

乌圣看不凡身形纤细,年纪甚浅,本以为她乃一个弱女子,可是交手之下,方知其武功深不可测,不在自己之下,连忙认真起来。然而,不凡将弥罗神掌和谍影诀融合起来的打法,无论在步伐招式,还是在掌力速度方面,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威力非同凡响。此外,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乌圣的招数,不凡好像了如指掌,总是以逸待劳。

不想此时,一旁被点住的聂瑛朝乌圣喊道:“二哥,你只是东侠的徒弟吗?结焰神爪和飞剑呢?”

乌圣恍然大悟,心想:“这位女子练过谍影诀,自然对谍影诀的打法了如指掌,难怪她处处占尽先机。”

他连忙从腿部取出飞雪剑,将其放在手掌心,又跟不凡道:“姑娘,游唐死有余辜,你这么蛮不讲理,我今天就用杀死游唐时所用的武功,来告诉你游唐罪无可恕。”

不凡大怒,一招移形换影,朝乌圣攻过去了。

乌圣连忙抛出飞雪剑,飞雪剑突然间长达三尺,在乌圣的指挥下,朝不凡进攻。

聂瑛本来被点了穴道,不过忽然间一个蒙面黑影闪过,观其身形,明显是个女子,并且也踩着谍影诀的步伐,走到她的身旁。

聂瑛不知其意,不想此女子居然解开了她的穴道,顺便跟其道:“田大侠,是你出马的时候了。”

聂瑛起身一看,那人早就不知所踪了。

她连忙起身,刚想询问黑衣女子的身份,不想她又纵身而起,跑到了楼上,离开了。

聂瑛只有毕摩子的功力,招式知之甚少,不熟比武技巧,不过此仗关系中原安慰,即使打肿脸充胖子,她也必须一战。

她跳上前去,跟终归叫阵,不想仲归却让休雷、王德、辛艺摆出四人所使的弥罗神掌。

乌狂大吃一惊,刚刚吃过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的败仗,深知其利害,连忙跟聂瑛喊道:“这是四人组合的弥罗神掌,威力无穷,赶快避开。”

乌狂面对的是一流高手步伯延,他稍稍分神,不想让伯延抓住机会,破了他的佛陀引灯指,提起掌力,在地面滑过去,一掌打中他的小腹。

乌狂撞在玉女林的柱子上,鲜血开始往外涌。他甚是生气,索性冒险一试,使出火魔通经术中的调息归元法来调息,顺便用通经活络法来提升功力。

顿时,他的眼睛中泛着褐色的光芒,变得呆滞,浑身的经脉似乎要爆裂了,像一条条鲜红色的线一样出现在额头、颈部、手臂。

忽然间,他的满头黑发又渐渐地变成灰色,不仅于此,越来越白,好似白雪落到了他的头发之上,雪发像雨后春笋一样从头顶冒出。乌黑的满头乌发变成了满头雪发。

伯延大吃一惊,不知这是什么武功,不想乌狂眼睛一睁,充血吓人,浑身上下,经脉像是要爆裂一般,和中了弥罗神掌,浑身经脉受损如出一辙。

乌狂稍稍停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部提起右手,伸出右手食指,轻轻一指的隔空毙穴,从伯延的左臂腋下擦过,让他猝不及防。

伯延大吃一惊,也猜到了这就是火魔通经术里面的武功,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左腋,将内力提到顶峰,使出少林寺所学的罗汉降魔拳跟他对战。

王仁先是赤手空拳跟步震对打,乱章拳之威让步震大开眼界,不过步震的天罡罩甚是厉害,王仁的重击也伤不了。

转眼间,二人已经拆过了两百招,可是王仁依然无法破了步震的天罡罩,将其打败。无奈之下,他震动左臂,柳剑飞出,宛若一条长龙破空,在玉女林的半空之中卷成一个环形。

王仁利用万花山中堂发现的八十一字真诀运气凝神,将元坤神功控制以阴柔之力,从空绕下。当柳剑飞到半空之时,他踏好脚步,轻轻挑起,将内力凝聚于双腿之上,打出一招乾坠为坤,向下重击,将真力借助柳剑之力,发挥到极致。

此招一出,有如泰山塌陷,黄河之水冲天而喷发,火山暗涌蓄势已久,朝外怒放,重击过去,步震毫无还手之力,连忙用起真气,将天罡罩护住,稳若泰山不倒。

王仁的重击波及范围甚广,将一旁的伯延、乌狂、乌圣、不凡都逼到了一旁,招式所至之处,将玉女林的地面压下去了足有一尺之深。力量朝外散去,将桌椅柱子尽数摧毁。然而,步震却安然无恙,屹立不倒,除了双腿被王仁压进了玉女林的地面之中,没有任何异样。

步震没有丝毫损伤,不过刚才用全力护住天罡罩,消耗真气很多,他庆幸自己安然无恙,傻傻地笑了笑,将双脚从陷进去的坑中提了出来,得意地笑了笑道:“呵呵,不错,柳剑环威力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当年,我***游散人因没有破得了柳剑环,郁郁而终。现在,我也没有办法破你柳剑,不过,我有天罡罩护体,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自从王仁被萧诉废了武功,死而复生,练得八十一字真诀,将功力变为可阴可阳之后,正所谓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武功早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刚才的所使的柳剑环的奋力一击,要比曾经打败毕摩子之时所用的功力强大数倍,可是步震有天罡罩护体,居然毫发无伤,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打败他?

王仁的奋力一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满脸神情呆滞,就连神秘的不凡也发出了敬佩与难以望其项背的感叹。

他们又开始了战斗。

第36章:掌风剑影(下)

步震认为王仁刚才奋力一击,必然功力耗损,是打败他的最佳时机,不等王仁喘息,连忙跳上前去,又跟其大战。

不想此时,王仁却发现乌狂成了满头雪发,用火魔通经术增强了功力,走火入魔了。

王仁因此而分神,步震一掌打过来,将其震开。

步震知道王仁的武功已经超乎他的意料了,使出全力,打出了刚才的一掌。元坤神功的护体真气可不像天罡罩这种专门用来护体的神功相比,王仁的护体真气被震进了内脏,反而被元坤神功的真气所伤,口吐鲜血,翻倒在地。步震丝毫不敢停歇,赶上前去,补上一脚,踢到了他的胸口,将他踹到了一楼东边的一间屋子之中。

聂瑛躲躲闪闪,避开了弥罗神掌的四人组合,却发现王仁被步震打了一掌,又踢到了一楼的一间屋子之中,知道他凶多吉少,连忙跑过去看。

就在此时,众人的打斗和王仁的碰撞将刚才的那间屋子给震塌了,木板横梁像冰雹一样往下砸,将王仁淹没了。

众人纷纷大惊,乌圣以及发狂的乌狂都停了下来,和聂瑛傻傻地站在一边,屏住呼吸,盯着木屑,希望王仁还有动静,可以从里面爬出来。

不凡似乎比聂瑛更加着急,站在乌圣旁边,没有找他报仇,反而盯着废墟,急得直跺脚。

仲归四人停下了弥罗神掌的组合,在一旁沾沾自喜,自相庆贺,不想忽然之间,柳剑从废墟冲飞出,元坤神功的掌力将木屑推开。

王仁翻身而出,抓住空中柳剑,径直朝步震刺去,回拉之时,差点儿割到他的脖子。

聂瑛、乌狂、乌圣纷纷大喜,又开始了和他们的对手大战。

王仁看出步震的天罡罩和他的护体真气一样,只可以挡住内力,而无法像金钟罩一样,挡住利器,擦干嘴角的鲜血,朝四周寻去,从后方找到了一个酒坛,坤位移位将其拉了过来,狂饮了几口,将其抛至身后,摔成碎渣,又道:“哼,天罡罩的弱点我已经找到了,能抵内力,可是却不挡利器,现在我要用柳剑所使的飞剑剑法和撵云剑法来破你的天罡罩,用元坤神功来破你的弥罗神掌。”

王仁纵身上前,柳剑乱舞斜拉,其中就有诸多游唐的撵云剑剑法以及乌圣的飞剑的剑飞。

步震赤手,难以抵挡柳剑之力,不想却从身后掏出撵云剑,来跟王仁对垒。

乌圣用飞剑跟不凡交战,不过不凡的武功真的不同凡响,上百招过去,还是身轻如燕,矫若猿猴,飞剑跟本不起作用。

乌圣大惊,借助飞剑缠住不凡,顺势使出结焰神爪朝她打过去,不想不凡一招影随风动顺着乌圣的路数后退,不但将飞剑躲过,反而使出弥罗神掌,接住了乌圣的爪功,突涨内力,将其震开。

乌圣大惊,没有想到不凡的内力却像滔滔江水一样,源源不绝,傻傻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不想却看到不凡的右腰部沾满了鲜血。

乌圣甚是吃惊,朝不凡赶了上去,发现飞雪剑就在她的身下,上面还沾满了鲜血,心想:“一定是她刚才出招,没有躲过我的飞剑,被飞剑割伤了。”

乌圣赶上前去,查看她的伤势,不想不凡却从身后掏出***,暗施毒手,刺进了他的小腹。

乌圣健壮如牛,视***如芒刺,将其拔出,扔在脚下,又对不凡道:“你现在身受重伤,游唐死有余辜,要是想杀我为他报仇,我随时恭候。你一弱质女流,武功练到这个地步,乌圣生平未见,这点小伤不会要了你的命,你赶快找人去医吧。”

此时,用火魔通经术提升功力的乌狂狂性依然持续着,不过他却是在帮聂瑛对抗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伯延苦战难胜,被乌狂的隔空毙穴打得身负重伤,停靠在一旁疗伤歇息。

乌圣纵身上前,帮助乌狂和聂瑛抵挡仲归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乌狂狂性大发,然而用火魔通经术提升功力,虽然功力提升,却和蛮牛无异,空有盖世神功,却成了匹夫之勇,不知闪躲,只是千篇一律,像无头苍蝇乱打一通。乌圣虽然英雄盖世,刀剑穿心也只是等闲之事,可是不凡偷袭得手,乌圣鲜血直流,行动迟缓,武功也威力大减。虽然三人个高手联手夹击,难以跟四人联合的弥罗神掌一较高下。

王仁发现了乌狂、乌圣、聂瑛三人难以抗敌,甚是着急,刚才又被步震一掌击中,招式之间出现了破绽,被步震三番割伤。

形势非常危急,聂瑛连忙在一旁喊道:“要是你不先打败步震,再来帮我们,我们死了无所谓,可是谁去阻止契丹南下呢?”

王仁听了,连忙屏气凝神,提起护体真气,贯穿全身,用柳剑使出飞剑的招式跟他对打。柳剑阴柔之力使出飞剑的招式,倒是别具威力。

他又跟步震对战了三十几招,还是胜负不分。

忽然间,步震将撵云剑换到左手,出剑相对之时,右手出掌。王仁伸出左手,跳上前去,接住了步震的重掌,身体右侧,右手上提握住了撵云剑。顿时,他的手中鲜血横飞。

步震大吃一惊,有收剑之势,不想王仁却趁机使出点水爪。步震手中一麻,连忙撇开撵云剑,被王仁一脚踹到了三丈外。

他又用被鲜血染红的右手将柳剑回拉,柳剑从步震的左手划过,剑上斜刺在步震手臂上的柳剑了一条鲜红的印记。王仁趁势突涨内力,将他震开,同时跳起来,一脚踹到他的胸膛。

步震左臂被划,肉汁随着鲜血滴下,惨不忍睹,破绽大露。王仁趁势一招坤位移位想将他往回拉,不想伯延救父心切,出掌朝王仁后背打去。

一旁受伤歇息的不凡见王仁有难,顺手将乌圣扔在地上的***朝其抛出,将他逼开。

同时,步震主动跳上前来,右手出重掌,王仁则伸出沾满鲜血的右手接住了步震这招。

二人开始胡拼内力,顿时,玉女林中开始晃动,花瓶等瓷器受不了这两大高手之内功而被震碎,就连屋顶的白雪也屋内打斗,内功散发的热气而消融,从檐前飞泻而下,不过屋外温度很低,很快便结成一根根的冰刺。

王仁遭到了步震的重击,内功骤减,步震也被王仁割伤,真气不济。

就在此时,盲目乱打的乌狂被四人弥罗神掌的余力震倒了。王仁知道悲天悯世咒乃是破阵奇功,内功不济比自己低的人肯定会受到悲天悯世咒的影响,虽然可能对乌狂等人造成伤害,可是控制好的话,可以让三人反败为胜,打败弥罗神掌的组合。

他喊出了悲天悯世咒,果然,仲归、休雷、王德、辛艺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内力而心神恍惚,阵脚大乱。

乌圣见此天赐良机,拿起霹雳锤,忍受着悲天悯世咒之力,向四人垓心使出霹雳一击。仲归四人连忙散开,聂瑛趁机而起,易经波形功打中仲归的胸前。

乌狂受到悲天悯世咒的影响,狂性比刚才更强了,在玉女林中乱发隔空三式。

王仁和步震比拼内力,步震也受到了悲天悯世咒的影响,刚欲唱秦腔来抵御这强大的内功,不想口一张,真气先散了不少,被王仁一掌震开。王仁又从地上捡起撵云剑,趁步震不备,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伯延欲救,不想王仁回过来道:“伯延,你不要着急,我不会杀你爹的,只要你们遵守诺言,赶快返回延州,让出太原,你们引胡人入侵中原之事,我以武林至尊的名义向你们保证,可以既往不咎,你爹只管当北地霸王,与我又有何干?”

就在此时,乌狂威力无穷的隔空穿穴从一旁发了过来,力道所至之处,冲断了二楼的围栏。围栏下方正是不凡。

王仁大吃一惊,连忙收起撵云剑,飞身上前,左手抱住不凡的纤纤细腰,将其从围栏下面救了出来。

就在此大获全胜之时,刀戊心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赶到王仁身旁道:“不好了,***,骆先生和明星辰率领大军将这儿围住了。”

王仁将不凡放开,把撵云剑拿到她身边道:“既然游唐是令兄,撵云剑也应物归原主。你身受重伤,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游唐是被我杀我,因为是我二哥帮瑛儿出气,才出手教训他的。你要报仇,我随时恭候,不过,要等我先将契丹人赶出中原再说吧。”

不凡一下子怔住了,接过撵云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与此同时,乌圣也封住了乌狂的穴道,不让其乱动,怕其虚脱而亡。

聂瑛看到王仁刚才抱着不凡,心中不是滋味,气冲冲地走到王仁身旁,看到他浑身是血,气色虚弱,甚是不忍,又笑了笑,附在他耳边道:“真不愧是我的王仁哥哥,武林至尊,实至名归。”

步震引以为耻,想要自尽来了解,伯延连忙跳上前去安慰道:“爹,你并没有败,你不也割伤了王仁吗?现在你若不下令撤兵,王仁等人会被明先生带领的弓箭手射成蜂窝。”

就在此时,王仁晕倒了。

刀戊心走过来查看,原来是他用功过度,真气衰竭,需要静养。

刀戊心非常着急,又跟聂瑛道:“师…田大侠,这下可怎么办啊?明星辰带着人马将这儿包围了,没有***的悲天悯世咒,怎么脱身?”

伯延灵机一动,又上前道:“这次王仁和我爹打得两败俱伤,我们索性卖个人情给你们,放你们一马。三日后,大家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到悬瓮山一较高下。你们派四个人,我们也派四个人,若你们还能打败我们,那么我伯延保证,从此退居延州,永不图中原。”

步震悔恨不已,只是在一旁傻傻地站着,面无表情,任由伯延抉择。

王仁晕厥,乌狂狂性大发,元气大损,乌圣也被不凡刺了一刀,一时他们确实没有办法杀出去。乌圣和聂瑛稍稍商议后,索性先答应了伯延的要求。

仲归想趁几人离去之时,暗施偷袭,可是被伯延喝退了。

聂瑛扶着王仁,乌圣扶着乌狂出了玉女林,还未曾走远,玉女林就开始晃动。伯延等人刚刚撤出,玉女林就倒塌了,成为了一堆废墟。

刀戊心按照《野青囊书》上面的记载,配了一些药给王仁和乌狂补身子,直到第二天早上二人才醒了过来。

王仁和乌狂面面相觑,王仁是容颜憔悴,气色虚弱已经不复从前,乌狂则是满头白发,已不是曾经那个玉笛公子狂棋手了,现在应该是真正的狂棋手。

二人正在谈笑,相互调侃,聂瑛和刀戊心端着药进来了。

二人心系众人安慰以及步震父子的情况,连忙问道:“步震父子怎么样了?是不是撤出太原,回到延州去了?”

聂瑛将药放在桌子上晾着,走过来跟王仁道:“你自己都性命不保了,还记着步震父子,真是个傻瓜。昨天晚上,明星辰派兵围剿,若非跟步震做了交易,咱们不被乱箭射死,也要被玉女林活埋。”

刀戊心将做交易的事情跟王仁和乌狂稍稍提了之后,乌狂咬牙切齿,跟二人道:“就算我们昨晚死在玉女林中,也要让步震撤出延州,你们怎么能这样做?现在契丹压境,即使我们死了,中原豪杰也会没有后顾之忧,跟契丹大军周旋到底。现在倒好,昨晚一切都白忙活了,除了给了我一头白发,给了三弟浑身重伤。”

聂瑛、刀戊心低头无语。

王仁和步震也算是交情不菲,对他甚是了解,疑惑地问道:“这步震乃是一代枭雄,怎么会食言呢?他应该不会跟你们作这样的交易。”

刀戊心抬起头道:“是啊,***,这是步震的儿子跟我们的协议,具体是谁,我也分不清。”

事情已经成这样了,王仁也不想埋怨他人,咳嗽之际,猛然有一个敏感的声音从他的耳边闪过“玉女林塌了。”

他连忙抬起头来,向聂瑛询问道:“你说被玉女林活埋,难道说玉女林塌陷了?”

聂瑛点头称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