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清水秧蒜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37章:清水秧蒜

王仁又连忙抓住她的手臂询问道:“那么聂瑶呢?”

聂瑛也大吃一惊,这才想到聂瑶身处玉女林,在出来的时候忘记叫上她了。

刀戊心大惊,连忙跟王仁道:“***,你别担心,聂瑶她吉人自有天相,我现在去找找看。”

聂瑛见王仁这么关心聂瑶,心中凉很多,站在一旁慢吞吞地问道:“你…你说,你是…不是喜欢…喜欢我妹妹?”

乌狂看了看二人的表情,连忙打圆场,跟聂瑛道:“三妹,你们女人就好胡思乱想。昨天三弟使出了悲天悯世咒,这万一聂瑶被真晕了而没有及时逃出,那三弟可就成侩子手了,你说他能不激动吗?”

聂瑛的眼睛中立刻露出了光芒。

她给王仁喂下了药后,又道:“王仁哥哥,你们兄弟俩休息一下吧,待会儿炎空大师他们会过来跟我们商量后天跟步震再较高下的事情。我不放心瑶儿,出去找找她,你们俩先休息吧。”

聂瑛走了之后,趁着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乌狂疑惑地问道:“三弟,现在只有咱们兄弟俩,你跟我实话实说。我觉得你没有理由不喜欢聂瑶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王仁叹息了。

就在此时,聂瑶不知什么原因,赶了回来,听闻王仁重伤,连忙跑去查看,不想却在屋外听到了王仁和乌狂的这番对话。

王仁和乌狂本来身受重伤,外面人多杂乱,没有注意到聂瑶偷听。

片刻沉默后,王仁又跟乌狂道:“你看我平时有什么怪癖?”

乌狂和聂瑶都开始算起了王仁的怪癖,乌狂猛然想起了王仁总是在窗前摆放着一盆用清水秧的大蒜,道:“除了练武吟诗,听说你喜欢用清水秧蒜,却不用土被种植,这算是一个怪癖吧。”

王仁垫着头,笑了笑道:“不错,这是我大哥骆山教我的,将大蒜放在清水之中秧起来,很快便会枝叶繁茂,不过无法开花结果。说实话,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聂瑶和瑛儿长得一模一样,我怎么能够不喜欢她?我不是金刚罗汉,更不是少林高僧,聂瑶又对我真心一片,我怎么会不喜欢她。说实话,我爱聂瑶,不下于对瑛儿的爱,然而我在去年蹲监之时,想的一清二楚,我和聂瑶,就好比这清水秧蒜,感情会枝繁叶茂,一天比一天盛,可是却不能开花结果,而我和瑛儿则不同,我们既有茂密的枝叶,又可以开花结果。所以瑛儿和聂瑶两个,一个是我挚爱并且可以厮守一生的妻子,一个只是我的挚爱之人。我更希望她可以永远开心,永远幸福,永远这么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下去。这或许就是爱和姻缘吧,我和瑛儿有爱有姻缘,而我和聂瑶却只能有爱了。”

乌狂听得一塌糊涂,只是在一旁傻傻地点头道:“三弟,你说的我慢慢去体会吧!那么你有没有告诉聂瑶?她可是一直在等你啊,清水秧蒜,爱叶繁茂,却不能开花结果,聂瑶真是的。”

王仁又是叹息道:“我一直不打算承认,一是怕伤害瑛儿;二是想让聂瑶知难而退,早日成家立室,只要大蒜活着,蒜苗便会越长越长;三,我跟你说了你可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啊!”

乌狂见王仁表情沉重而严肃,认真的点了点头。

王仁犹豫了一会,又不打算说了,道:“哎,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了,或许是我杞人忧天吧,但愿我能坚持到击退契丹南下之日。”

乌狂甚是不解,王仁这句话的意思好像是他性命危在旦夕,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一声长叹道:“哎……真是可怜了聂瑶这丫头。有情人终成眷属,看来不是跟你们说的。哎,三弟,既然你也深爱着聂瑶,那你就忍心伤害她的感情,让她这么苦等下去,须知人生苦短……”

王仁也是一声无奈的长叹,冷冷地笑了笑道:“嘿嘿…所以我才一直将这件事情压在心底,可是感情的事情,实在不是人所能控制的了的。我不希望聂瑶她知道,就是想着过段时间,她发现我不爱她,就会私心,找一个真心待她的人,过完一生。”

乌狂哈哈笑了几声,又转过身来,面向王仁道:“三弟,要我说你就把她给娶了呗,聂瑶不但人长得漂亮,性格也那么好,更难得的是一心一意的爱你,你把她娶了,难道还会吃亏啊?”

“这怎么行呢?我答应过瑛儿,永远不会让她受丝毫委屈。我要是这样做了,瑛儿她…以后我看到瑛儿的时候,就会想到聂瑶,不但对她们姐妹俩都不公平,就连我自己,也难以自己也难以接受我居然是一个不能让自己深爱的两个女子幸福的人。”

“那你就和聂瑶私下结为夫妻,不让三妹知道不就行了?”

“哎呀,大哥,你真说越说越离谱了,你三弟我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岂能做这种事情。”

乌狂似乎听得有点不耐烦了:“这样不行,那也不行,我不管了。不过你有没有发现昨晚玉女林中的那个不凡姑娘,真是国色天香,像仙女下凡一样,让人丝毫不敢亵渎。我发现当你被废墟掩埋了的时候,她好像很着急,八成是也爱上你了。三弟,你真是艳福不浅,不过这下可有得你受了……哈哈……”

就在此时,聂瑶脚下一滑,附在了门框之上,差点摔倒,发出了声响,引起了王仁的注意。他拿起刚才喝药的碗,朝门外打去,然而聂瑶早就悄悄溜走了。

二人正在运气疗伤,不想聂瑶又进来了。

王仁细细一看,确认她是聂瑶,神情之中,露出欣喜之情,连忙问道:“聂瑶?你昨晚是怎么离开玉女林的?”

聂瑶表情怪异,不过难以掩饰心中喜悦,要是平常,必然先去问王仁的伤势,可是这次她却没有。王仁不由开始怀疑刚才偷听之人就是聂瑶。

聂瑶道:“姐夫,我和你们一块儿出来的,不过昨晚夜色那么黑,迷路了而已。”

其实聂瑶昨晚确实是被悲天悯世咒震晕了,好在玉女林摇晃之时,不凡跟伯延提到聂瑶就在玉女林的楼上。

伯延拼死将聂瑶救出,不过他救聂瑶,并不希望任何人偿还或报答,更不希望王仁替聂瑶出头,因为他也是全心全意爱聂瑶。

在伯延送聂瑶离开之时,特地跟她吩咐了,不要将自己救她的事情告诉王仁。聂瑶这才守口如瓶的。

王仁见聂瑶安然无恙,甚是高兴,想要让人通知聂瑛和刀戊心,不想此时,有个丐帮***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王仁少侠、乌狂少侠、盟主,大事不好了,我们丐帮中了耶律德光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在耶律德光已经到达开封了,听说石重贵被押走了。”

王仁大吃一惊,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38章:反受游说

话说在乌狂的追问下,王仁最终坦露心迹,将自己深深爱着聂瑶的清水秧蒜的事情跟乌狂说了,可是这件事情恰好被躲在门外的聂瑶听见了。王仁见到聂瑶安然无恙,刚刚放下心来,可是她却在此时神秘的出现,不得不让他开始后悔让聂瑶知道这件事情,若是这样的话,她没准儿真会一个人,永远下去。

忽然间,丐帮***来报,说开封失守,耶律德光兵不血刃,已经带兵进入开封。

王仁听了之后,当场晕厥。乌狂和聂瑶救了好半天,终于将其救醒。

王仁醒来后,一言不发,仰天而嚎:“真是天亡我中原啊!”

就在此时,炎空大师、了无大师、四五行道等人都匆匆忙忙的跑进来道:“王仁少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耶律德光已经攻入开封城内,晋主石重贵现在被押解北上。”

金鑫子又道:“据武林中人传言,说晋国果然有内贼,那个内贼不是别人,正是石重贵派兵北伐的元帅,他的姑父杜威。这个狗贼原来早就投降了耶律德光,一路之上,由他带领,如入无人之境。今天,也就是腊月十七,耶律德光率兵到达开封城下,还不曾打起来,石重贵就已经落在耶律德光的手上了。”

王仁气得咬牙切齿,又开始剧烈咳嗽。

片刻后,他平静下来了,坐在一旁叹息道:“石重贵虽然沦为亡&国&之君,可是却可以继续活下去,然而为他苦守江山的无数忠心耿耿的将士,却要战死沙场,真是岂有此理。现在,耶律德光攻入中原,中原以后将永无宁日,要图耶律,还待从长计议。”

不想一旁又有人道:“王仁,契丹的天和公主就在你身旁,只要咱们用她逼耶律德光退出中原,轻而易举,你莫要为了儿女私情贻误国家大事。”

王仁勃然大怒,抬起身来,朝一旁的聂瑶看了看,又瞪大眼睛,看着此人道:“我王仁向来光明磊落,绝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去威逼别人,更不会让无辜的聂瑶受累。谁要是再敢提这件事情,我就杀了谁。”

炎空大师看双双如此尴尬,连忙站出来道:“阿弥陀佛,大家都冷静一下。老衲记得王仁少侠曾经说过,别说一代枭雄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女儿放弃国家前途,就算是他肯,咱们赶跑耶律德光,到时候契丹难保不会再次南下,只有结合众人之力,跟其周旋到底,让契丹铁骑知道我们中原群豪的厉害,他们才不敢轻易南下,来犯中原。”

金鑫子也站了出来,支持德高望重的炎空之言:“大家都稍安勿躁,耶律德光三番南下中原,他的狼子野心,可见一斑。他是不可能为了一个女儿将自己的江山送给别人的。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如何杀步震,再去开封退敌之计吧。”

就在此时,聂瑛和刀戊心急急忙忙地跑进来了。见到聂瑶安然无恙,他们俩也就放下了心,聂瑶稍稍问候了一下聂瑶,又连忙面向众人道:“明星辰和步仲归于昨晚来到了这儿,不过在这附近消失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人化装成普通百姓,等人聚到一块儿,放把火全都烧掉,免除后顾之忧。所以,我估计明星辰很有可能已经将这儿包围了,我们现在是危机四伏。他们是不让咱们有喘息的机会。”

众***吃一惊,将中原沦陷之过,全都归到步震身上,欲出去跟其拼命。

既然他们有备而来,自然是不会束手待毙的,若是这样闯出去,说不定会中敌人埋伏,更或者在去开封退敌之前,早就先被步震的延州人马给除掉了。

王仁连忙阻止道:“都给我站住,要是明星辰有备而来,你们这样出去,那是自投罗网。”

众人心有不甘,气冲冲地站在门外,自相商讨。

王仁连忙跟聂瑛问***之法,聂瑛依然是微微一笑道:“他们隐藏在这附近,必然分散开,现在他们应该在等咱们的人马聚齐,然后一网打尽。咱们一定要赶在剩下的人马汇聚到这儿之前,派高手出去将行踪鬼鬼祟祟之徒全部制伏,然后……”

不想此时,屋外传来了乌圣的笑声。众人连忙朝外寻去,发现乌圣左肩扛着一个男子,右肩上扛着重达八百斤的两个霹雳锤,依然健步如飞,朝内而来。

乌圣得意地笑道:“呵呵,我看不必然后了,明星辰已经被我抓到了,想必步仲归不会放火连他们的军师都烧掉吧。”

虽然乌圣抓到了明星辰,可是仲归号称小霸王,向来胆大妄为,视生死伤痛如家常便饭,更无不敢为之事,恐怕会不顾主仆之情。

想到这儿,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两人商量着去外面打探一番。不想此时,燃烧着的火把像一个个巨大的火球一样,从客栈的墙外飞来,落在地面之上,甚至打在屋顶的瓦砾之上,发成当当的声响。转眼间,将整家客栈烧着了。

明星辰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仲归果然不顾主仆之情,连对延州忠心耿耿的军师都视如草芥,独自叹息道:“步仲归真是太绝情了。”

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连忙跑出去,果然是仲归带着一群身着普通百姓服装,却手握火把弓箭的武林人士,正不断往客栈里面扔火把。

炎空大师跳上前去,准备制伏仲归,让其后退,不想仲归立即和休雷、王德、辛艺摆出四人悲天悯世咒的形式,朝炎空打出弥罗神掌。

了无大师得意喜笑了笑,双手合十,念起了悲天悯世咒。虽然了无的内功并不像王仁那么惊世骇俗,然而他悲天悯世的胸怀,却让仲归、王德、辛艺、休雷,想起了被他们杀死的人在临死前的求救声,参加声,如恶鬼哭嚎,痛苦难耐,翻到在地上。

悲天悯世咒足以让他们受到内心的折磨,无法专心运功。炎空大师乃是得道高僧,功力深厚,悲天悯世咒对其影响不大,他找到机会,轻轻起跳,手指所至之处,将王德和辛艺点住。

炎空大师又使出五行拳上前跟休雷和仲归大战,而了无大师也停下悲天悯世咒,上前准备帮炎空大师的忙,不想仲归所带手下又开始扔火把了,他只好上前阻止。

仲归武功非常厉害,和休雷联手,本应不在炎空之下,可是昨晚仲归被聂瑛一掌,本是负伤之身,况且二人一宿没睡,监视着客栈中的一举一动,精力不支,渐渐地,被炎空大师的五行拳逼得招式乱了。

炎空大师乘胜追击,出了重拳打向休雷。就在此时,伯延纵身而出,一掌替挡住炎空大师的重击。炎空大师的内功非常深厚,勃然却被震出了三丈远,双臂都隐隐作痛。

伯延连忙赶上前来,向炎空大师叫停道:“大师,手下留情啊。”

了无大师也停了下来,从一旁走了过来。

炎空双手合十,跟伯延作揖道:“阿弥陀佛,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岂不知城门之火,可殃池鱼?”

伯延看了看仲归等人,又道:“大师,刚才之事,全是我弟弟冲动,我向您道歉,烦劳你转告王仁,就说后天午时,悬瓮山上一较高下,如果输了,我步伯延不但退居延州,而且还会弥补己过,帮你们赶走胡寇耶律德光。”

北地霸王几十年来,虽然因没有打败曾经的四大高手中的南隐客钱央、幻实幻虚诸葛明、西域怪僧毕摩子,一直引为憾事,可是他从未吃过败仗,在他的一生当中,首次落败居然是败给了一个初出茅庐,不过三载的黄毛小子,自是难以接受,一夜未眠。仲归在行事之前,有心向他请教,可是他心神恍惚,无心搭理任何事情,仲归他只能和明星辰行事了。

仲归和明星辰暗中商议后,背着伯延来此暗害众人,现在伯延又来此阻止,他有什么话好说呢?

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回到客栈,里面的大火已经被扑灭了,然而到处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客栈的门窗之上,千疮百孔,被烧成乌黑色的了。

乌圣见敌兵已撤,索性将明星辰给放了。

明星辰气冲冲地出了客栈,暗自咒骂着仲归,不想却被萧清给拦住了:“明先生,忠心耿耿,拼死效忠,却被步仲归离弃,真是可怜啊。”

明星辰并不认识萧清,冷冷地笑道:“我们这种人就是狗,主人想让我们往东,难道我们可以往西吗?”

萧清嘴角一翘,微微一笑道:“呵呵,你不但可以往西,你甚至可以不动,也可以往北。对狗不好的主人,狗的鼻子伸过去,也闻不到骨头的味道,要是把主人吓到,他会毫不留情的把狗给剁了,炖一锅汤喝了。”

明星辰是聪明人,知道萧清的游说意图,连忙问道:“你何以想游说我,到底想让我帮你干什么,我又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就明言吧。”

萧清大喜,不想首次游说休雷不成,现在却顺利游说了明星辰。

萧清道:“我只要你在两天后,王仁和步震父子大战之时,想办法让步仲归身点轻伤即可。”

明星辰知道只有一个人想要仲归的命,那就是萧清,既然此女子这么说,那必然是萧清无疑了。

明星辰知道步震的手段,要跟他为敌,心中立即打了个寒颤,冷笑道:“哼,萧清,对明某人来说,这是小事一桩,不过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你又能给我什么呢?”

既然明星辰猜出了她的名字,那就表情他聪明绝顶,心思慎密,心中一怔,又道:“呵呵,你将步仲归弄成重伤,然后由我杀了他,你不但出了刚才之气,而且步仲归若伤了,步震必然落败,到时候你可以独揽太原大权,还可以独吞步震从三绝岛挖出来的宝藏,你说你会得到什么?”

明星辰大喜而去。

第39章:大势已去

伯延回到府上之后,立刻和仲归、休雷、王德开始***四人联合起来所使的弥罗神掌。

明星辰大吃一惊,要是伯延也合起来***这个阵法,那么兄弟俩,再加上休雷,若再将王德换成步震,在打斗的当天再塞好耳朵,那谁人可敌?

王仁为了破步震的天罡罩,浑身是伤,而炎空大师和了无大师也主动请缨,想要参加两天后的比武。在跟众人商议之后,王仁决定留下乌狂、乌圣、炎空、了无四位高手来参加两日后的比武,让四五行道带着***武林人士星夜兼程赶往开封,跟丐帮人马合兵一出,伺机而动,将契丹人马赶出中原。

炎空大师、了无大师、乌狂、乌圣四人的武功都是深不可测,既然两天后是四对四的较量,那么伯延很有可能用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跟他们四人较量。了无大师苦思冥想,也提议用阵法跟其较量,而这种阵法,非舍空大师创出的枯禅四子阵不可。

了无大师将少林寺从不外传的阵法迦叶、阿难、舍利弗、目犍连在佛界盛传的枯禅四子阵传授于诸人。

此阵据说是罗汉的十大***中其四常坐苦禅时而变换所成的,是少林神僧舍空在无意中发现这种坐禅之法若演变为阵法,以守为公,威力无穷。

后来,舍空神僧退隐江湖,将这种阵法传给了了无,可惜少林***中,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人将此阵威力发挥到最大,现在大敌当前,只有用这种阵法才可以与步震的四人组合而成的弥罗神掌较量一番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够落败,哪怕最后是狠下心来,将步震父子三人给杀了。

四人一直按照步伐口诀联系,两日时间虽然短暂,可是大家齐心协力,很快将这种枯禅四子阵练到融会贯通、得心应手的地步了。

为了防止大家临时出现什么状况,王仁和聂瑛也将口诀和心法记在了心里,随时应对。

这天是腊月十九,阳光挂了起来,映在白雪之上,像无数的珍珠洒落在瓦砾之间,而此时,太原城的街道上也是热闹非凡。

王仁正在运功调息,不想聂瑶端着茶水进来了。想到契丹公主现在沦落到给自己端茶递水的份上,王仁忍不住发笑。

聂瑶将茶水递给王仁道:“姐夫,你怎么样了?武功恢复了多少?”

王仁端起茶水,稍稍饮了一口,对着聂瑶道:“我的武功早就恢复了,不过是身体虚弱,提不起精神罢了,可能元气耗损过度所致,调息几天应该很快会好起来的。你赶快回弈然山庄吧,今天打败步震父子的组合后,我们要去对付的人是你的父王,我不想你为难。”

聂瑶笑了笑,又坐在王仁一旁道:“你都可以清水秧蒜,难道我就不能吗?你做的你的,何必非要来管我?我……”

王仁大吃一惊,被茶水呛到了,当日在门外偷听的果然真是聂瑶。他傻傻地盯着聂瑶,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不想聂瑶又低着头道:“姐夫,对不起啊。我在延州答应过你,不让你为我而难,可是…我真的不忍心看你夹在中间……”

就在此时,乌圣敲了敲门,走进来了,叫王仁一同上路。

王仁穿好棉袄,出门而去,不过一路之上,始终不敢再正视聂瑶。

忽然间,不凡和她的三个丫鬟挡住了七人的去路。

乌圣赶上前道:“不凡姑娘,你怎么这么难缠?现在国难当头,我们要在打败步震之后,将耶律德光赶回辽东。要是你非要报仇的话,等契丹退兵之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看如何?”

不凡转过身来,身着白色棉袄,站在阳光下的雪地之中,色如粉桃,面相之上,依然是冷傲。

不凡面无表情的道:“难道就只有你们明白事理,我就不知国仇了吗?我是陪你们上悬瓮山跟步震一较高下的。”

乌狂忍不住在一旁发笑道:“喂,不凡姑娘,我看你这么漂亮,站在玉女林门口招呼一下客人还行。你三天前刚被我小四弟的飞剑所伤,想必不可能这么快就好了吧,试问你现在怎么帮忙?恐怕连站起玉女林门口甩手帕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晨露、清月、婉怡纷纷大怒,瞪大眼睛看着乌狂,好像三朵带刺的玫瑰一般。

王仁稍稍犹豫后,又道:“那好吧,不凡姑娘,既然你要帮忙,你你就说说弥罗神掌有什么破绽吧,山路崎岖难行,冰雪封山,恐怕对姑娘的伤势不利啊。”

不凡微微翘起了嘴角,眼神之中露出了甜蜜于欣喜,微微笑了笑道:“王仁大哥,看不出你还挺怜香惜玉的,不过小女子心意已决,我也想赶快了解了这件事情,然后再找你们报我大哥之仇。”

聂瑛看到聂瑶的美貌,自愧不如,在一旁调侃道:“我们的王仁哥哥真是魅力不减当年啊,现在连貌美如花,浑身香气袭人的不凡姑娘也为你换了张笑脸,只可惜……哎……”

诸人来到了悬瓮山之巅,想起曾经武林大会之时在山上发生的一切,真是恍如隔世。

王仁和聂瑛二人不由想起了曾经在此地当着天下群雄的面成亲之事。众人下马之后,趁着步震父子还没有赶过来,王仁跟众人道:“既然步震父子还没有赶来,那你们生对火休息吧,上山风很大,我和瑛儿去旁边看看。”

乌狂和乌圣都知道此处乃是二人成亲之地,他们俩来此,应该有一半的原因是重温旧事,在一旁笑了笑道:“哈哈,你们俩只管重温旧事吧,不过待会儿会有好戏,你们可要及时过来看。”

王仁笑了笑,和聂瑛携手离开了。

山顶寒风卷过,二人躲在一块石头下面,各自用功驱寒。

聂瑛先发问道:“王仁哥哥,刀戊心说你身患顽疾,你跟我说实话吧,我隐隐感觉到你有事情瞒着我,是不是他说的是真的?”王仁不敢正视聂瑛,看着远处白茫茫一片,心情豁然开朗,笑了笑道:“放心吧,现在有你、云鹤、诗霄陪着我,我再幸福也不过了,就算真的身患顽疾,也早随风而逝。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常年在外奔波,两个小家伙都快不认咱们俩了,这次打退契丹大军之后,我要带着两份礼物去给云鹤和诗霄,在双玄居好好陪你。”

聂瑛转过身来,靠在王仁的肩上道:“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不过你以后要是再敢偷袭我,点我的穴道,我就要你好看。”

谈笑之余,忽然间,远处传来了休雷如雷般的呐喊之声,同时也隐隐听到了他们在附近大打出手。二人连忙停下来,跑过去看,不想伯延、仲归、休雷、王德四人的弥罗神掌的组合和炎空、了无、乌圣、乌狂的枯禅四子阵大打出手。

步震并没有出现,不过明星辰却站在一旁。

本来众人以为步震会和两个儿子、休雷一块儿来打出无敌天下的弥罗神掌的组合,可是却没有想到步震却没有出现。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步震答应王仁落败则退居延州,中途食言,就算再立赌约,又有何脸面再次比武呢?只好任由伯延主持一切了。

弥罗神掌的组合形式在伯延的帮助下,威力比上次要倍增,不过炎空、了无、乌狂、乌圣更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所练的枯禅四子阵威力也不容小觑,威力十足。

明星辰狠下心来,想将仲归趁机暗害,因此,他早在步震的房中偷到了七巧神针。

忽然间,在伯延变换阵型的时候,将仲归换到了明星辰的前面。他抓住时机,将七巧神针射入了仲归后背。

仲归只觉得后背一麻,忽然间,真气不接,四人的弥罗神掌顿时瘫痪,被乌圣的霹雳一击彻底打散。

乌狂甩动手臂,伸出右手食指,食指发出淡淡的微光,正是佛陀引灯指的指力。佛陀引灯指一出,伯延、王德、休雷都顺利逼开,不想仲归却无力闪躲,被乌狂打中胸口。

就在此时,陆干、陆显、萧清三人腾空而出。趁众人不备,陆干一指打在仲归的后背。仲归没有站稳,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伯延转过身来,看到这种情况大吃一惊,不想萧清又从怀中拿出***跳上前去,狠狠地***了仲归的心脏。

伯延傻眼了,连忙跑上前去查看,只见仲归浑身是血,开始抽搐,呼吸已经不均,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仁连忙走了过去,开始替仲归输送真气。

伯延怒火中烧,猛然转过头去,看着萧清和陆干,吓了二人一大跳。

伯延飞身跳起,朝萧清出掌。萧清大仇得报,傻傻地站在一旁,口中傻傻地叫道:“万大哥,我为你报仇了……”

萧清似乎并没有打算闪躲,闭上眼睛,等待着伯延杀死自己。陆显甚是着急,跳上前去,想要挡下伯延的掌力,不想伯延却腾出左手,一拳打中他的胸口,将其震开,翻倒在雪地之上。

伯延已经怒火中烧,没有丝毫留手的余地,弥罗神掌的久久八十一股真气从掌下飞射而出,吹动萧清的发梢,在雪地之上打出了数十个斑。掌力到达萧清的天灵盖之时,只听得一声惨叫,萧清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鲜血从她的脑门后面不断涌出,将她身下的雪地染成了红色。

陆干见到伯延已是畏惧三分,现在又见他为弟报仇情切,大有逃跑之势。伯延纵身而起,顺势将真气凝聚起来发出狠招。陆干移形换影,撒腿而逃,伯延赶在他前面,挡住了他,趁着他没有站稳,一掌打在他的胸口,同时,伸出左手,抓住他的脖子,大骂道:“你敢伤害我弟弟,去死吧。”

他使劲一捏,掐断了仲归的脖子,又连续出了三拳,力量从陆干的后背打出,将其打成一个血人。

伯延杀人的整个过程,非常之快,陆显又跑到萧清身旁,陆干就一命呜呼了。

伯延回到仲归旁边,连忙将其扶起,着急地在他旁道:“我已经帮你把他们俩杀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要撑着……”

仲归意识还没有模糊,眼神四下寻找,似乎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甚是失望,又看着伯延,吞吞吐吐地道:“哥…哥,小…小心明星辰,是…他暗算我。”

伯延大惊,转过身来一看,可是明星辰早已不知去向。

危在旦夕的萧清叫着乌圣和乌狂的名字。二人连忙赶了过去,想要把他救活,可是萧清的脑部下面已经被鲜血浸红了一大滩,回天乏术。

她吞吞吐吐地道:“我…我们分属同门,求…求求你们将我女儿抚…养…***。”

乌圣道:“放心吧,我们会将她抚养***的。”

听乌圣这么说,萧清又大叫一声万大哥,一命呜呼。

步震担心两个儿子的安慰,前来查看,不想一把一尺长的钢刀插在仲归的胸前,及时傻眼了,真恨不得躺在地上的是自己,连忙跑过去替仲归输送真气。

步震惊呆了,连忙跟王德吩咐道:“言风,你赶快下山,让城里所有大夫在我府上恭候,要是我儿子有事,他们都休想安生。”

乌圣放下萧清的尸体,走过来道:“师伯,现在不必比了吧,您一言九鼎,要是上一次就打住了,那么也不至于连儿子都输掉。”

步震没有心思搭理,将仲归轻轻抱起,朝山下而去。

一路之上,步震思绪万千,难道真是自己害了儿子?或许乌圣说的对,第二场比武根本就不应该发生。

伯延也认为是自己害了仲归,若非是他为了维护步震的好不容易得到的太原,提出再赌一场的约定,那么仲归也就不会被被陆干和萧清有机可乘。

在萧清和陆***后,陆显非常绝望,抱着萧清的尸首痛哭,本以为帮萧清杀了仲归报完仇之后,就可以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连累自己的弟弟都被伯延所杀,自责不已,情人归西,随拔剑自刎。

众人护着重伤的仲归往太原而去,忽然间,冀州三霸护着骆先生狼狈不堪地来了。

伯延大吃一惊,连忙赶上前问道:“何事如此惊慌,我不是令你们三位看着先锋精兵驻扎在城外吗?现在,你们为何弄成这般模样?”

赵伯贤甚是悔恨,低着头道:“太原降军在河东节度使,北平王刘知远的号召下响应,兵分三路攻入太原,我们拼死杀出,军师明星辰率着一小部分人往南逃了,现在有一个叫白平山的人带着一万人马朝这边杀来了。”

伯延大吃一惊,连忙追问道:“那怎么辛辛苦苦的训练的一万七千人的精兵呢?”

赵仲良应道:“我们三人率领着一万多人马,保护着骆先生杀出重围,伤亡将近一半,现在剩下的残部就在前方听候调遣,不过白平山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步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差点晕过去,不过两腿酥软无力,战都站不稳了。

伯延安慰了半天后,步震忍不住在一旁傻傻叹息道:“真是天亡北霸,报应不爽,刚刚起事,却连番受挫,现在我儿又危在旦夕,难道注定草莽之人,难成大事吗?”

伯延又跟冀州三霸吩咐道:“三位前辈,既然大局已经成这样了,我们还是撤回延州,伺机而动吧。”

第40章:霸王归路

聂瑛灵机一动,有心带着伯延等人所说的精兵去抵抗契丹大军,转到步震面前道:“北地霸王乃是一世枭雄,向来说一不二,现在你们两番落败,按照咱们之间的协议,应退回延州。不过契丹人已经到达了黄河边上,国难当头,北方武林更应刻不容缓,现在我们夫妇以武林至尊,武林盟主的名义,号令延州人马,立刻南下开封,跟耶律德光一决生死,将其赶出中原,让他滚回老家。”

步震没有反应,伯延却等待着他的答复。步震望着怀中重伤,性命危在旦夕的仲归,万念俱灰,似乎只要仲归安然无恙,他愿意付出一切。

片刻沉默后,他应道:“北方武林盟主,北地霸王步震,愿听候武林至尊差遣,将契丹人赶出中原。”

众人纷纷大喜,自相庆贺。

骆先生走过来道:“姐夫,其实我昨天晚上卜了一卦,卦象见血,应属大凶,不过此战非战不可,没有跟众人说,现在卦象应验了。”

仲归性命危在旦夕,步震无心理会***,便跟伯延吩咐道:“延儿,北方武林除了我,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你理应是北方武林的盟主,现在为父带着你弟弟回延州治病疗伤,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为父不干预了。现在,我只希望你弟弟能够吉人天相,度过这个大难。”

伯延稍稍点头,连忙吩咐冀州三霸道:“三位前辈,赶快整理残兵,咱们南渡黄河下开封,弥补咱们犯下的错误,将契丹人赶出中原。”

冀州三霸得令而去后,伯延的目光又投向了不凡,走到她的身旁,跟她道:“不凡姑娘,你在医术药理上面颇有研究,可否赐药,救我弟弟。”

不凡稍稍犹豫后,转过身去,背向众人道:“步公子,你现在既然是王仁大哥和聂瑛姐姐的手下,那么只要你们的至尊、盟主开口,我一定会答应的。”

众人纷纷一怔,不知道不凡到底想干什么。步震、骆先生、伯延的目光纷纷投向王仁和聂瑛二人。

虽然仲归向来能惹是生非,可是王仁连苗青、萧诉都能饶恕,更何况是仲归。然而聂瑛却不肯向不凡低头,转过头去,跟王仁轻声道:“要求你自己求,要我向不凡低头,办不到。”

王仁也不想逼聂瑛***自己不想干的事情,在一旁犹豫了。

伯延甚是自责,看聂瑛也转过身去,态度似乎比不凡更倔,连忙跪倒在雪地之中,向聂瑛磕头道:“盟主,求求你了,只要能够救我弟弟一命,步伯延以后做牛做马,对盟主忠心不二。”

伯延是聂瑶结义哥哥,她连忙跑了过来,将伯延扶起,跟聂瑛道:“姐姐,你就帮……”

不想此时,不凡却转了过来,气冲冲地跟众人道:“不必了,是我的药救步仲归,为什么你们都去求她呢?”

不凡又跟婉怡使了个眼色,婉怡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扔给了步震道:“这是我家小姐自己配制的,可以起死回生。”

步震立即将药洒在了仲归的伤口之上,鲜血渐渐地停了下来。

王仁知道不凡武功高强,有心将她拉拢,一同抵抗契丹,又赶过去道:“不凡姑娘,王仁深知你的武功深不可测,现在大敌当前,不知是否愿意和我们一同南下破敌。”

不凡先后朝聂瑛和王仁看了看,又转过身去道:“不必了,这儿虽然有我喜欢的人,可是我不想看到我不喜欢的人,更不想看到我喜欢的人整天跟我不喜欢的人黏在一块儿,告辞了。”

不凡轻轻飘起,朝远处飞去,三个丫鬟紧随其后,好似嫦娥带着丫鬟奔月。

聂瑶赶上前来,在一旁傻傻地道:“什么喜欢不喜欢,说的我都糊涂了。不过这个叫不凡的女子论武功、样貌、才艺都是世间一绝,连配药都懂,可是她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玉女林呢?”

伯延对此知之甚祥,道:“其实没有人知道不凡究竟是何来历,她就好像是仙女入凡一样,连她的名字,都是大家相互揣测,所以才给她起的。正如我弟弟所说,她的缺陷就是太完美了。”

聂瑛却不以为是,在一旁冷笑道:“是的,是够完美,完美,完美到救人还要我们向她低头恳求。”

王仁的梦境已经接近尾声。他自己也悟出了清水秧蒜和土中沃苗的区别,两种感人至深的爱情,可是他们三人真的能够面对吗?至今,聂瑛尚不知晓聂瑶在王仁生命中也已经占了和她等同的分量。同时,在他的梦境之中,确实出现过槐花长刺,可是现在,他早就将几年以前的梦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自然不明其中深意。面对完美无瑕的不凡,王仁会作何处理?契丹王耶律德光三下中原,晋国已成瓦解之势,武林群豪究竟能不能将其挡住,赶回辽东,收复幽云十六州呢?

请关注《白矾惊梦录》第八卷“群豪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