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一擒一纵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08章:一擒一纵

又过了三日,天朗气清,不过刺骨的寒风依然如往常一样。

王仁、聂瑛、乌狂、乌痴、乌魔、乌颠、了无大师、刀戊心刚欲引兵出去叫阵,伯延和乌圣的大军回来了。

王仁大喜,不想聂瑛似乎早有算计,连忙跟二人道:“今天一战,必要取胜,你们的大军劳累不堪,只需埋伏在开封城外,待我们退兵之时,若有追兵,断其后路,然后熏烟为号,我们回马杀来,两路夹击,大破契丹。”

王仁带着兵走到开封城下叫阵,赵延寿引兵出击,看到乌狂坐下的是自己的追风血骥骜,勃然大怒,点名让乌狂出战。

乌狂斗志昂扬,不等赵延寿再次开口,上前跟其大战,不出三招,一掌将其打翻在地。赵延寿立即退了进去,不想被梁被一剑射掉了钢盔。

契丹紧闭城门不出,想借助刺骨的寒风来让武林群豪知难而退。北风呼啸,寒风刺骨,有些士兵冻得握不住钢刀了,更有的坐在地上打寒颤。

王仁一心想擒住耶律德光,便跟了无大师和三乌吩咐道:“大师,三位前辈,我们在此牵制住契丹大军,你们四人偷入城中,将耶律德光擒住。事成之后,放火为号,我派人接应。”

此次,聂瑛和王仁带领大队,让乌狂引兵以为左翼,刀戊心和乌圣引兵以为右翼,全力攻打开封西门。因此,了无大师和三乌从南门顺利的躲过了契丹的守城将士,混入城中,擒拿耶律德光。

明星辰在城中发现王仁所率之人都不堪忍受这寒风而个个面红耳赤,扔下手中的兵器,知道时机成熟,派兵出击。

聂瑛神秘地一笑,连忙下令退兵。契丹大军追赶了上来,可是没有走一里,伯延和白石山引兵从后面杀来。顿时,两翼回撤,将契丹大军团团围困。

王仁回马杀来,契丹大军阵脚已乱。由于寒风刺骨,气温很低,王仁所率士兵握不住钢刀,而被砍下马来的也是不计其数。

明星辰见大军被困,又派出契丹铁骑前去营救,苦苦厮杀之下,才杀开一条血路,将契丹残兵救入开封城中。

聂瑛大喜,连忙下令围困开封城,做出攻城之势,以便让了无大师和三乌顺利擒住耶律德光。

却说了无大师和乌痴、乌魔、乌颠悄悄从南门潜入开封城中,可是城中处处严查,好不容易来到了耶律德光的王宫外面,然而外面守卫更加森严。守卫们个个都身体粗壮,一看就是契丹勇士。

四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乌颠在外面望风接应,他们三人却翻*墙而入,打晕了三个守卫,穿上了契丹人的服饰,才好不容易混到了耶律德光的王宫。

乌痴跳上屋顶,可是尽是消融了一半的白雪,滑溜的连脚都搭不住。

了无大师心生一计,躲在暗处,聚气凝神,默念悲天悯世咒,用内功默念***,不带任何声响。为了防止悲天悯世咒影响乌痴和乌魔,了无大师将内功尽量压着。守在门前的将士只觉得脑中似乎有无数和尚在超度亡魂,想起他们所见的种种将死之人的哀嚎,意识渐渐模糊,痛苦难耐,倒在地上。

乌痴和乌魔趁机一招移形换影闪过士兵,走进耶律德光的寝宫。

了无大师连忙收起内功,准备好接应。

乌痴和乌魔进了耶律德光的寝宫,只见一个龙袍背影坐在龙榻之上烤火。不过奇怪的是竟有一股很浓的槐花的香味,像是女子闺房一般。

二人也怕有陷阱,站在远处聚气凝神,一招隔空穿穴正中其后背,将穿着龙袍之人打晕。

乌魔安心的走过去,不想龙袍背影撇开龙袍,一掌打中乌他的胸口。二***惊,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女子假扮耶律德光。不错,此人正是不凡。

乌痴惊奇不已地问道:“你,你刚才明明中了隔空点穴,怎么……”

不凡依然孤傲,不屑地冷笑道:“小小谍影诀,有何稀奇?本来想抓个王仁在意的人,可是没有想到却是乌痴和乌魔,枉我煞费苦心。”

就在此时,一阵笑声传来,婉怡、晨露、清月三人护着耶律德光,从后面转出来。

耶律德光得意地笑道:“不凡姑娘正是神机妙算,来人啊,将这两个贼寇给我拿下。”

顿时,耶律德光的房门被撞开,上百个弓箭手手拿弓箭跑了进来将弓箭拉满。

乌痴大惊,一招移形换影,上前去抓真正的耶律德光,不想不凡拔出撵云剑,轻轻一挥,差点将乌痴的右手砍掉。

了无大师本来守在外面,可是忽然间凭空冒出上百个***手,发现情况不对,纵身一跃,也跳进耶律德光的寝宫。

不凡应该认识了无大师,看到他也来了,冷笑道:“和尚也来凑热闹,真有趣。久闻了无大师的佛***、悲天悯世咒、佛陀引灯指等绝技都是绝世奇功,请赐教!”

不凡轻轻跳起,挑起撵云剑,又迅速转身,将撵云剑像彩带一样从空中划过,扫出一招捕风捉影。了无大惊,万万没有想到不凡的剑招居然如此奇妙,用足内力,将双脚陷进地面,用罗汉抱月护住胸前,轻扫手臂,将不凡的剑气用佛***挡开。

不凡轻轻落在地面之上,又将剑挑起,上下闪动,同时将右臂往回收,身子侧在撵云剑之后,朝了无大师横空划去。

了无发现剑招奇特,不识是何种剑法,甚是惊奇,将身子斜下去,转而用地禅腿攻击不凡的下三路。却不料不凡似乎设置了一个陷进,趁着了无大师向下倒去,出腿的瞬间,又将剑向下看去,险些割掉了他的脚。

二人就此出招,不凡占尽先机,将了无逼得节节败退。不到三十招,了无就支持不住了。

乌痴、乌魔甚为惊骇,万万也没有想到不凡的武功如此之高,又各自使出化磁掌和六截柔拳来助了无大师,跟不凡过招。三人联手,虽然威力无穷,可是竟然也无法占到丝毫便宜,更无法将不凡打败。

就在此时,一白发男子的身影闪过,掌力从空劈下,打向不凡。不凡将撵云剑从旁划过,挡开了三人夹击,又收起宝剑,左手出掌,将此人震开。此人不是乌狂而何?

乌狂被推到了门前,抵在门上,才停了下来,手上的经脉像是被火烧一般,有隐隐的灼痛,不由对不凡的内功暗暗称奇。

不凡看到乌狂来了,道:“总算有可以令王仁大哥缴械投降的人出现了。”

乌狂怕自己不是耶律德光的对手,连忙在乌痴、乌魔耳边轻轻道:“这女子武功极高,绝不是等闲之辈,我缠住她,你们赶紧把耶律德光擒住。”

乌狂提起真气,将轮回真气凝聚于胸口,食指上凝聚起他最为擅长的佛陀引灯指,上前跟不凡交手。

契丹大军见时机成熟,也拔出弯刀,上前抓人。了无大师避开契丹武士,上前去抓耶律德光,可是又被不凡的三个丫鬟缠住了。乌痴以一人之力,勉强挡住契丹大军,乌魔趁机轻甩鞭子,将耶律德光抓了过来。

乌狂按住玉笛机关,将其变成一根长***指在耶律德光的咽喉,逼众人退下。不凡傻眼了,愣在一旁。

有耶律德光这个护身符,众人只能傻傻地看着四人光明正大的出去,乌颠在外面准备好了快马,骑马出城。

王仁在城外等候,看到城门再次被打开了,又不像是要出战,隐隐觉得喜事将近,果然是五人将耶律德光带了出来。不过奇怪的是,乌狂居然也在其中。

王仁大喜,朝四下寻了寻,这才发现追风血骥骜上面没有人,乌狂应该早就偷入开封城中了。

他赶了上去,让手下牵过来一匹骏马,跟聂瑛示意了一下。

聂瑛意会到,牵着马匹上前,给耶律德光道:“王仁哥哥托不凡姑娘带话,三擒三纵后,再逼你退兵,这是第一次。你乃一代英雄,希望你下次不要躲在寝宫中,而是亲上战场,我们一较高低,看是你这个驰骋疆场的用兵高手厉害,还是我们中原群豪更甚一筹。”

耶律德光牵着马而去,忽然间又回过头来道:“耶律德光守信重义,乃一代英豪。你是聂威贤的女儿,不要再想着檎而纵,以此来羞辱我,却让你们良心得安。我在开封城里,等着你们攻城。”

耶律德光纵马而去。

乌魔甚是不解,想起他们刚才险些丧命,现在王仁又为了一己之私,当着众人的面放了耶律德光,勃然大怒,指着王仁的鼻子骂道:“王仁,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我们兄弟在里面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才抓住耶律德光。你为什么把他放了?”

乌痴和乌狂想拦也拦不住乌魔的嘴。王仁一言不发,不过军中的武林群豪听到乌魔这番言论,也开始起哄:“为什么……”

“听说盟主是耶律德光的女儿,骨肉情深,这下子还打什么。”

“他们夫妇大仁大义,咱们又不是没有见过,一定别有深意。”

“不行,盟主要是不说清楚,这仗我就不打了,不要丢了性命都不知道为什么,为谁卖命。”

……

梁被熟读兵书,听到武林群豪乱的像一锅粥一样,猛然想起此情此景和诸葛孔明曾经七擒七纵孟获颇为相似,连忙站出来,替王仁解围道:“各位英雄、各位豪杰,想诸葛武侯曾经南下平蛮,将蛮王孟获七擒七纵,才平定了南蛮。他那么做,为的是得到人心,让蛮王孟获从心底里佩服,不敢再犯。现在,盟主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契丹人知道,我们中原豪杰可以轻而易举抓到他们契丹之王。可是,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虽是粗人,可是却是仁义之师,若将耶律德光杀了,在开封城内必然会有新的皇帝登基,这样杀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将耶律德光放了,这是降服人心之道,乃是战术的最高境界。”

梁被这么一说,群豪慢慢安静下来了。

王仁大喜,说实话,他的确是如乌魔所言,为了聂瑛和聂瑶,才随口答应耶律德光三擒三纵,真没有想到让梁被这么一说,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王仁下令班师回营,择日再战。

伯延折马回缰,准备离开,猛然发现了站在城楼之上的明星辰,勃然大怒,紧紧地握着缰绳,迟迟不肯离去。

梁被就在一旁,看到他心神恍惚,似乎看到了仇深似海的仇人一般,眼神之中杀气腾腾,走过来问道:“伯延,你在看什么?这城楼之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你看着生气?”

伯延见到梁被身上背着的弓箭,猛然想起他神箭惊人,连忙跟他道:“梁将军,明星辰害我弟弟,久闻你神箭惊人,有百步穿杨之术,能不能替我射他一箭,替我弟弟出气。”

梁被笑了笑,在城楼之上找了找,发现了明星辰,看他寒冬时节,还摇着折扇,甚是生气,拉弓上弦,箭矢所至之处,从明星辰的口中射入,后脑射出。

伯延还未看清,只见到明星辰似乎从城楼上面翻了下来,忙向梁被询问道:“梁将军,刚才怎么了?”

梁被得意地笑道:“哈哈……明星辰死了,牙齿也不保,这下子你满意了吧。我一箭射掉了他的牙齿,从后脑穿出,他要是九条命的话,就可以不死。”

乌狂刚才跟不凡交手,知道她的武功深不可测,又跟王仁提到:“三弟,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不凡的武功非比寻常,我觉得她可以跟你较量一番,没有理由会在上次败给小四弟?”

乌圣坐在漆麟驹上面,扛着霹雳锤,得意地笑道:“哈哈,小五哥,那是你武功太差了。不凡熟知弥罗神掌和谍影诀,你和伯延败给她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我的飞剑和结焰神爪就让她没有还手之力了。”

此时,伯延也从后面赶上来,严肃地道:“不是,不凡的武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我曾经跟她交过手,也败下阵来,我发现她似乎懂得各门各派的武功,尤其是弥罗神掌和谍影诀,虽然看似简易,可是威力十足。”

乌狂长叹一声,道:“哎……女人的好处全都跑到这个神秘的不凡身上去了,才艺出众、貌美如花、香气袭人、武功高强、颇有心机,真的是近乎完美。只可惜,她走错路了,就冲投靠耶律德光这一点,也饶她不得。”

众人回到了大营,不想龙百石和范仙华准备好了一份礼物,正在等着武林群豪归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09章:劫营离间

话说王仁将大辽皇帝耶律德光放了之后,引起武林群豪的不满。梁被熟读兵书,知道各种古代各种战争,对诸葛孔明平定南蛮之事了无指掌。现在,王仁此举和诸葛武侯当年的作法颇为相似,梁被知悉隐藏在后面的长远谋略,站出来分析了一下,虽然武林群雄才肯心服。然而,王仁本人也没有想到,他出于为聂瑛、聂瑶的考虑,居然被梁被所说到了如此攻心为上的高深战略。

王仁初战告捷,凯旋而归,带着武林群豪回到了大营,而此时,龙百石和范仙华夫妇俩正捆着两个契丹人,在等他们的归来。

聂瑶也在百石一旁,看到王仁和聂瑛的大军回来了,跑上前去,抓住玄武流星的缰绳道:“姐夫,龙帮主夫妇抓到了两个契丹人。其实他们也挺可怜的,你就把他们放了吧。”

王仁冲着远处看了看,果然发现了两个和曾经的弯刀王打扮非常相似的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应该是被点了穴道。

他下了马,赶到了龙百石身旁,疑惑地问道:“龙帮主,这是……”

范仙华应道:“至尊,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此二人鬼鬼祟祟,躲在大营外面,必然是契丹奸细无疑。”

王仁朝二人看了看,轻甩手臂,解开了两人的穴道,吓得二人连连哆嗦。

二人连忙跪倒在王仁脚下,吓得魂不附体,慌慌张张地道:“请你饶命啊,我们俩是契丹人,可是我们并不是奸细。我们听闻中原群豪,个个都如狼似虎,勇猛异常,还有一个哪吒转世的不死之人,因此,只是想来一睹中原群豪的英姿。”

王仁看到二人跪拜在地上,怒斥二人道:“站起来,身为七尺男儿,如此轻易跪拜,真是丢人。你们想看中原群豪吗?站在我身后的都是,需要我为你介绍吗?”

二人朝王仁身后望去,发现乌圣骑在浑身漆黑的漆麟驹之上,将两个扛在肩头的牛头般大小,重达八百斤的霹雳锤握在手中,奋力向地面砸出,在雪地上砸出了大坑。乌狂坐在追风血骥骜之上,浑身血红色的追风血骥骜前脚高高抬起,只用后腿嗷嗷站着,像是在天宣示着它的狂傲不羁。乌狂本正当英年,却是满头白发如雪,握着玉笛,稳坐在追风血骥骜之上。伯延面无表情,猿臂轻轻甩动,看似像个铁饼摆动;龙百石目无表情,身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臭味飘得到处都是。休雷轻打喷嚏,好似夏日之雷,震耳欲聋。乌痴满面通红,如秋日苹果,手掌如铁饼一般,交叉着,放在胸前。乌魔老翁打扮,瘦骨嶙峋,额头上面刻着一个魔字,虽然发梢有所掩盖,但还是可以看清。乌颠倒挂在大树之上,如蝙蝠一般。四五行道个个手持拂尘,形貌各异。了无大师身着袈裟,只顾念经。

二人看的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傻傻地道:“中原…中原群豪真英雄……”

王仁跟龙百石使了个眼色道:“把两人放了吧,我们行事要光明正大,以仁待人才能百战百胜。”

范仙华连忙赶了过来,阻止道:“盟主,他们俩刺探到了我们的军情,要是放走的话,可能会生出祸端。”

王仁睁大眼睛,瞪了一眼范仙华,朝里头的营帐而去。范仙华只好替二人放行了。

夜幕降临,火把燃了起来,将整个安营扎寨的地方烧的通红,好似白日一般。

王仁累了一天,正在屋中打坐休息,忽然间,听到了乌狂、乌圣、伯延、龙百石四人的争吵之声,甚是震惊,连忙出去查看。

百石将士兵从定州撤回来之后,就和大军驻扎在一块儿,负责在营外布施简单的阵法,以防敌兵偷袭。此时,他还没有来得及布阵。

伯延从许州赶回来之后,聂瑛觉得他攻陷许州,立下了大功,因此江湖人士应该不会再对他存有敌意,也将伯延的大军调回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主帅之间又出现了争吵。

王仁正在为聂瑛将百石和伯延两人的大军调回来,又生了祸端,而悔不当初,不想听到百石跟乌狂和乌圣道:“你们兄弟俩已经抓了一次耶律德光了,下次我要动手。”

伯延当即不肯了,连忙阻止道:“不行,我现在是北方武林的武林盟主,这北方是我统辖的范围之内,必然要我动手才行。”

乌狂也毫不相让,接道:“不行,这是国家大事,咱们不应该相互争执不休,我两次潜入开封成的皇宫内,今天又把他抓了出来,第二次不能有失,还是***为好。”

王仁在一旁看的不亦乐乎,笑了笑走过来道:“都是武林中人,以武定胜负吧,不过大哥、二哥,也不是我帮你们俩,今天的一功应该记在五乌和了无大师身上。你们俩就不要掺和了,下面的两次就交给伯延和龙帮主主了。要是他们俩在百招之内不分胜负的话,那就一起去吧,毕竟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不凡在城中等候,下面的两次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

乌狂又不许了,站在一旁埋怨道:“三弟,你怎么像个姑娘家似的,人家都是女生外向,可你堂堂大丈夫,怎么能帮外人呢?”

乌狂的话惹得几人开怀大笑。

伯延和百石怒目相视,互不相让,二人出招上前,在火光的照映下,开始了大战。

百石的四象无极功已经练到七成火候了,甚是厉害,上一任丐帮帮主齐扩家传的大手印更是威力无穷,两种武功综合的一块儿,在配合五龙山庄的阵法为步法,威力不同凡响。

伯延的弥罗神掌和罗汉降魔拳都已经练到火候了,除此之外,从小为少林俗家***,也让他基础功夫甚好,武功招招犀利,毫无破绽。

伯延的武功以力道见称,刚勇猛进,出招极快,凌厉无比,然而百石的至阴至柔,出招缓慢,后发制人。二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五十招过去,胜负不分。

伯延对龙百石的武功暗暗称奇,万万也没有自从汾河之上一战过后,百石的武功进步如此之快,不得不刮目相看了。他先用罗汉降魔拳来破龙百石的四象无极功,双双始终僵持。转眼间又是三十招已过,龙百石转为大手印,伯延也立即用呼雷气功破了龙百石的重招,紧接着,换成弥罗神掌,摆好马步,踩在松软的地面之上,左手掌心向内,右掌贴于左掌之上,前后运气推动。

渐渐地,他的手臂上的经脉开始微微颤动,似乎肿了起来。忽然间,他以闪电之势翻过左手,掌心向外,向前跑了过去。与此同时,百石丝毫不敢怠慢,双臂交叉甩动,手臂之上像是缠了两条柔韧的柳条一样,轻盈无比。伯延的左掌袭了过来,百石连忙甩起手臂,手掌之上轻盈无比的力量好似一颗柔韧的小数摇动,将伯延的掌力卸掉了,不想伯延守在腰部的右掌又迅速劈空而来。

百石大惊,自己已经慢了一招,这下子要用四象无极功将掌力卸掉已经来不及了,连忙朝后退去,顺势跳起,双手合十,将左手的掌力运到了右掌之处,分开双手,将大手印从天劈下。

伯延的掌力从天追了上去,和百石的大手印发生激撞,在半空中分开了。

百石斗心骤起,从空跳上前去,使出龙韦所授的龙形擒拿手,双臂有如游龙破空,柳枝轻舞,缠在了伯延的双臂之上。伯延出招极快,微微震动双臂,身子一侧,向百石倒去,打出一招睡罗汉。不想伯延急中生智,忽然间换了招式,翻空而起,双腿抽了过来,朝百石的脚下铲去。

百石收回擒拿手的招式,想躲也躲不及了,索性破釜沉舟,出重掌朝伯延的胸前打去,将其避开。

伯延大惊,连忙提起掌力,双腿将百石铲倒,可是百石也借力后仰而起,双脚朝天,掌力如飞泻的瀑布,朝天冲下,接到了伯延的双掌之上。

二人武功本来也在伯仲之间,为了一分胜负,都是出了全力,若是其中任何一方受伤,将会引起延州人马或者丐帮***的不满与猜疑。

王仁连忙在侧喊道:“你们俩赶快停下来,比武切磋,没有必要全力以赴,来拼命吧。”

二人也怕误伤,同时收功,听了下来。他们都是武林中人,这一战下来,个个开怀大笑,暗暗称对方武功之奇。

王仁对二人的武功都比较了解,笑了笑赶过去道:“呵呵,现在,你们俩都别怨言了,其实如何擒住耶律德光还要随机应变,不能像上次一样贸然前去,要是耶律德光准备好的话,即使我亲自去,也会被乱箭射死,何谈北退契丹?容我和瑛儿商量一下,再跟你们说这二檎辽主的妙计。不过,无论怎样抓耶律德光,都是其次,咱们一定要让所有的契丹人像今天的那两个契丹人一样,看到中原群豪,而浑身颤栗,肝胆俱裂。”

乌狂在一旁笑道:“早说嘛,我还以为真不让***,不过说实话,在众多高手当中,除了三弟,好像真没有人能够是不凡的敌手,可是三弟现在是主帅,而且不凡又救过他的性命,三弟也是懂得怜香惜玉的。同时,咱们还不能够一拥而上,以众欺寡,欺凌一个年纪轻轻的黄毛丫头。到底怎么样对付这个神秘的不凡,我们还真得仔细想想。”

就在此时,聂瑛神神秘秘地走出来了。

王仁连忙赶上前去,关切地问道:“瑛儿,外面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干嘛啊?”

聂瑛神秘一笑,在王仁耳边说了说。王仁大惊,连忙挡在聂瑛面前道:“不行,坚决不行。”

聂瑛走到龙百石面前,跟他道:“龙帮主,令师田浪总可以将不凡打败了吧。”

百石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是没有问题,可是他……炎空大师跟我***齐名,也可惜……”

聂瑛又走到王仁面前道:“你听,人家龙帮主都说田浪可以打败不凡,怎么不行?”

聂瑛就是新的田浪的身份没有多少人知道,王仁也不想声张,跟乌狂、乌圣、龙百石、伯延道:“此事稍后再议,今天在开封城外冻了一天,大家都累了,还是去休息吧,咱们设法攻城。”

王仁将聂瑛拉了进去,着急地跟他道:“瑛儿,我对打仗一窍不通,你可是有神鬼莫测之机,有梁被、白石山两位将军的协助,必能克城,若跑去抓耶律德光,你是不是不凡的对手先且不说,就说武林群哈由谁统帅?”

聂瑛笑了笑道:“瞧把你紧张的,你是怕我不是不凡的对手,还怕假如说耶律德光真是我亲爹,那我会背上一个不孝之名,更怕我此次前去失手被擒,要挟你缴械投降,那是中原群豪又会争斗起来,厮杀成一片,没有保卫中原了吧。”

王仁猛然一怔,不过对聂瑛看透了他的心事倒并不感到奇怪,依然严肃地道:“瑛儿,就算让我背上一个恩将仇报的骂名,我也不能让你犯险。”

聂瑛心里甜甜的,像吃了蜜似的。片刻沉默后,她又道:“王仁哥哥,我听聂瑶讲了一些耶律德光的战绩,我觉得此人擅长攻心为上。此次,他就是利用杜重威内心的胆小怕事,而遣人说服,所以才将晋国灭了。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暗中派人说服四五行道跟伯延对抗,让龙百石跟大哥、二哥自相残杀。所以,我们要有所提防才行。”

当天深夜,众人正在熟睡,忽然间,喊声噪地,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外面燃起的熊熊大火,火光通天。

熟睡的王仁被惊醒,光着脚,随便批了件袍子,就跑出去看。原来是契丹骑兵正在劫寨。

王仁大怒,震动左臂,柳剑飞出,回拉之时,将契丹勇士一个个从马上割了下来。

就在此时,武林群豪也各相继跑了出来,跟契丹骑兵血战。

乌圣光着身子,舞动霹雳锤,将契丹良驹纷纷砸倒在地。

乌狂和乌颠从火光上方的大树上面挂了下来,看到乌圣将契丹良驹一匹匹砸到在地,觉得甚是可惜,连忙跟乌圣道:“小四弟,你杀人,可别杀马,这可都是上好的良驹。”

乌圣笑了笑,扔下霹雳锤,抛出飞雪剑,将马上骑兵杀翻在地。

转眼间,契丹百名骑兵尽数被杀,无人生还。此时,王仁才发现自己是光着脚的,连忙跑进屋子烤火。

王仁穿好衣服,亲自巡逻,以防有变,不想听到了四五行道在谈论伯延和鬼面王之死,甚是好奇,走过去寻个究竟。

远远地,他就看到金鑫子手拿一封信件,又闻得他对着***四位道长道:“现在国仇事大,我们要将个人恩怨放在一边,想要为鬼面王报仇也没有必要急于一时。这封信件摆明就是耶律德光用来离间的,我们不能上当。”

王仁站在一旁,可是五人太过入神,竟然没有发现王仁就在一侧。王仁又朝五人走近,使出一招坤位移位,从金鑫子手上夺下信件。

金鑫子大吃一惊,深怕王仁会误以为自己私通契丹,连忙向他解释道:“王仁少侠,这是刚才契丹劫寨时候朝我们五人放冷箭。我抓过来一看,原来上面夹着一封离间之信,这不正要向你汇报。”

仁微微一笑道:“呵呵,既然明星辰已死,那么这很有可能就是不凡姑娘和耶律德光商讨过后的计谋了。不凡真是用心良苦,不过还是瑛儿技高一筹。照此看来,龙帮主也应该收到了一封同样的离间之信。”

王仁又跟四五行道吩咐道:“五位道长,这是离间之计,你们千万要镇静,今晚让契丹闯进来,说明我们防御不当,还有老五位道长放哨,白天再休息吧。”

四五行道点头称好。

王仁找到龙百石,他们夫妇俩的营帐依然亮着,照此看来,应该是没有就寝。

百石从营帐中出来,不想王仁开口第一句话就问道:“龙帮主,信件看完了吗?”

龙百石猛然一怔,大吃一惊,傻傻地盯着他道:“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王仁笑了笑,又道:“耶律德光攻于心计,离间之计,岂能瞒过瑛儿?不过龙帮主大义凛然,现在中原群豪同仇敌忾,北退契丹,想必龙帮主也不会为一己私仇而忘却中原荣辱吧。”

龙百石吞吞吐吐地道:“这…这…既然至尊作主,那么肯定盟主在破敌之后,肯定会为我们这帮下属讨回公道,报仇雪恨吧。”

王仁犹豫了,百石果然顽固,他更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应该是范仙华的先入为主之计无疑。

龙百石大笑道:“哈哈……也是啊,至尊您和乌狂、乌圣有八拜之交,必然会包庇他们了。”

王仁大怒,盯着龙百石,怒气冲冲地道:“如果你想,现在就可以去找他们报仇,可是恐怕四象无极功也难以胜过谍影诀吧。咱们说好了在北退契丹之后再解决私怨,如果有人敢背信弃义,我决不轻饶。你要是相信我,北退契丹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王仁再回到屋中,总算补了一个安稳的觉,不过,他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聂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第10章:欲擒故纵

以前总是聂瑛叫他起床,而此次跑进来的却是聂瑶。王仁睡眼惺忪,没有注意,就拉住聂瑶的手,将她拉入怀中,迷迷糊糊地道:“干什么啊?瑛儿?”

聂瑶听王仁叫错了,从他的怀中挣脱,异常着急地道:“是我啊,姐夫。你快醒醒啊。”

听聂瑶这么开口,王仁就知道自己认错人了,连忙稍稍收拾,又跟她道:“怎么了?你慌慌张张的,等我睡醒再说不行吗?”

王仁又睡倒在了床上。聂瑶急了,在他的耳边大喊一声道:“姐姐不见了。”

这句话有如一个晴天霹雳,王仁连忙拾起,抓着聂瑶的双臂,着急地问道:“她什么时候不见了?临走前有没有说什么?”

聂瑶道:“姐姐穿着那套黑色衣服,带着面具走的,我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去了?”

王仁大吃一惊,拿起衣服就往外跑。

却说在王仁熟睡的这个上午,聂瑛知道武林人士大受昨晚离间之信的蛊惑,难免心生他念,有心让武林人士先且罢手,不过她的计策却和王仁的截然相反。

她一大清早就召集了武林群豪,与众人吩咐道:“昨晚耶律德光除了劫寨之外,还将一些跳起内乱的书信留给了在座的各位。现在,龙帮主想找乌痴、乌魔、乌颠三位前辈报五龙山之仇;还有***各路人马迁怒于步震处死其同门师友或者引契丹南下,因而也和步伯延的延州人马势如水火;更有一股人马对我妹妹聂瑶很不放心,想借助她是契丹公主的身份来逼耶律德光北上。人心不齐,这仗也很难打赢,为了防止各位英雄战死疆场,一世英名扫地,还是四散而去吧。”

聂瑛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非常诧异,在下面躁动不安,就连乌圣、乌狂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聂瑛想干什么,难道她真的想云鹤和诗霄而无心御敌了?

范仙华似乎看出了聂瑛的计策,在下面微微一下,附在龙百石的耳边道:“好一招欲擒故纵之计,这下子你就安心的在此跟契丹人打仗吧,等打退了契丹之后,再行报仇也不迟。”

龙百石一时还不知道范仙华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倒是知道大义为先,站起来吼道:“谁要是想回家,就立刻滚蛋,我龙百石不退契丹,誓不罢休。”

四五行道虽然是出道之人,深知民族大义,也跟在龙百石身后,站起来道:“不退契丹,誓不罢休,我们四五行道必定力战到底,血溅开封城,马革裹尸回。”

伯延倒也稳重,好似高僧一般,没有情绪,用一如往常的语气,在一旁道:“聂瑛,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好了带领我们来退契丹,我还想弥补过失,现在你怎么说散就散。”

乌狂和乌圣坐在一旁,既然他们二人也心有不甘,不过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向聂瑛争辩,只好一言不发,看着她作何处置。

忽然间,聂瑛满意地笑了笑道:“诸位英雄,依聂瑛愚见,欲百战百胜,必要先上下一心。可是现在,有无数武林人士对王仁哥哥护着聂瑶怀恨在心,想要用聂瑶逼耶律德光就范;也有无数英雄对王仁哥哥昨日义释耶律德光而不满;还有无数人对北地霸王步震曾经在延州处死他们的同门师友怀恨在心;更有在座之人对步震和契丹结盟,引起南下而咬牙切齿,意欲除伯延而后快。此外,龙帮主的父辈更是被乌痴、乌魔、乌颠三位前辈所杀,大仇未报。所以,我们这支军队中,各怀异心,人心不齐,如何跟耶律德光战?难道为了中原荣辱,你们能够放下这些仇恨、放下这些怨恨,同仇敌忾,听我夫妇调遣,北退契丹吗?”

龙百石听到聂瑛提及五龙山的大仇,让他放下报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又站出来道:“杀人偿命,血债血偿,此乃天经地义。不过,我已经向至尊和盟主承诺,在北退契丹之后再跟仇家寻仇,不会影响北退契丹的。”

聂瑛微微笑了笑,从最前面走了下来,来到龙百石面前道:“龙帮主,你说的可是轻巧,难道你能够做到看到乌痴、乌魔、乌颠三位前辈而镇定自若,毫不生气吗?”

龙百石犹豫了。

灵鲜似乎是明白了聂瑛的欲擒故纵之计,有心帮她一帮,在乌狂耳边轻轻道了一声:“哥,你这个***,都不知道响应一下三妹,看我的。”

乌圣甚是不解,乌圣也听到了灵鲜的话,想要追问,不想灵鲜赶上前去,当着众人的面,响应道:“诸位,就凭大家现在同仇敌忾,为中原荣辱、为中原百姓而战,这儿的人,没有一个会是丧尽天良,或者是死有余辜之人。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大家握手言和,这样打起仗来,上下一心,也会百战不殆。”

灵鲜又退了下来,坐到了乌狂身边。

乌狂斜过身子问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番话,这话要是三弟说出来倒也罢了,可是从你嘴里出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灵鲜冲着他微微一笑,指着他的脑袋,笑着道:“个,那是因为你太笨了,没有理解三妹的用意。”

在这种关键场合,最需要的就是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站出来说话,炎空大师已经战死阵中了,现在,众人的目光又投向了了无大师。

了无大师慢慢起身,双手合十作揖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说的很对,‘形深般若波罗密多时,召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练武之人,没有慈悲之心,最后只会害人害己。因果循环,恶行必召恶果,我们何不敞开胸怀,包容万物呢?”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又是龙百石站起来道:“好的,为了中原社稷,为了中原荣辱,我龙百石决定听从至尊和盟主差遣,从此不怀二心,专心抗敌。”

顿时,武林人士纷纷站起来道:“不怀二心,专心抗敌。”

龙百石坐了下来,朝范仙华叹息道:“哎……夫人,你真是神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愿五龙山能够原谅我的不孝。”

聂瑛大喜,跟众人道:“好的,既然如此,以后要是谁还敢有二心,就有劳龙帮主执行军法。”

金鑫子站起来问道:“盟主,那么对于二擒耶律德光,不知有何高见?”

聂瑛干净利落的说了四个字:“将计就计。”

她跟众人吩咐道:“步伯延带着延州精兵,装成重伤而逃的样子,慢慢北逃,等避过契丹耳目,杀个回马***,全力攻打开封城正门,主要在于扰敌,而不是攻城;龙帮主、大哥、二哥三人悄入开封城,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待进入城中之后,在皇宫外隐藏起来,等待我的信号,咱们去擒耶律德光。了无大师依然根据我上次所给的部署镇守此地,以防昨晚的事情再次发生。乌痴、乌魔、乌颠三位前辈找些干柴,在咱们的大营附近放火,作出噪乱不安的样子。***人在此听候王仁哥哥调遣,不得有误。”

聂瑛换上了装扮田浪的衣服,在开封城外藏起来,等待着三乌的放火所产生的浓烟。

没等多久,在他们刚刚过来的地方就有浓烟升起,时不时还有噪乱不安的厮杀之声传过来,同时看似狼狈不堪的伯延引兵北上。

聂瑛、乌狂、乌圣、龙百石趁机晃过守城将士,溜入开封城中,来到了皇宫外面。

皇宫外面,守卫森严,聂瑛想不出偷入宫中之计,况且上次了无大师和三乌混入契丹军大军至中,这次同样的方法肯定行不通。

聂瑛想了想,在乌狂耳边道:“大哥,契丹人认识你,你去门口跟他们叫阵,就说要光明正大的杀进去,将耶律德光抓到。等你引开他们之后,我们悄入宫中,擒拿耶律德光。”

本来乌狂想再露脸一把,可是心想这总共有三次机会,要是都让自己擒住耶律德光,反而会让伯延、乌圣、百石怨自己贪功,还是去引开守兵,也是功德一件。况且,当着契丹人的面,向他们挑战,也和自己的性格不谋而合,便一口答应了。

乌狂得令而去,走到皇宫门口,冲着宫门口的契丹守军大骂道:“耶律老不死,老子狂棋手乌狂要从这儿杀进去,把你抓到,然后再放了,让你丢尽颜面。”

顿时,宫中侍卫纷纷举着弯刀,朝乌狂杀了过来。乌狂边打边退,渐渐地,将宫门口的侍卫引开了,严密的防守出现了捉襟见肘的漏洞,许多人都去抓乌狂。

聂瑛连忙带着龙百石,绕过守军的把手,悄悄的进入宫中。

三人来到了耶律德光的寝宫之外,聂瑛带好面具,又跟三人吩咐道:“此次必然有更加厉害的陷阱,务必要小心为上,万一有什么不对,溜之大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百石不以为意,不等聂瑛说完,微微一笑,破窗而入,朝龙榻上面的耶律德光抓去,不想整个房子沿着墙壁掉下来了四道铁栅栏,将龙百石困在里面。

百石来不及后悔,顿时,铁笼四周有无数的箭矢从暗孔之中射出,实乃万箭齐发,直指百石。

百石大惊,连忙左右移动,使出四象无极功,躲避开了箭支。

乌圣和聂瑛纷纷大惊,二人打算从门窗之处进去救百石,可是被铁栅栏围得紧紧的,即使乌圣天生神力,也无法将其掰弯。

乌圣又拿起霹雳锤,朝天舞动,狠狠地砸在铁栅栏之上,不想箭矢又从四周朝乌圣击打的地放射了过来。

乌圣想再去刚才的地方,将铁栅栏强行砸开,可是射出的暗箭越来越多,铁笼之中又出现了一层铁笼,将原来的房间大的笼子逐渐缩小。

乌圣朝第二个铁笼子掉下来的房顶看了看,发现笼顶比较薄弱,不由大喜,跟聂瑛道:“三妹,我跳上屋顶,必能使出全力,将铁笼子破开。你先去抓耶律德光,要是待会儿大批守卫赶到就糟了。”

乌圣提起霹雳锤,翻身而起,跳上房顶。聂瑛刚欲从后面转过去抓耶律德光,不想忽然间,熟悉的香味渐渐飘来。正是不凡所率的一队***手将他们给围住了。

不凡带着三个丫鬟,在大军之中,白色总是引人注目。聂瑛朝远处寻去,看到甚是得意,渐渐地走了过来。

不凡冷冷一笑,道:“武林盟主、神鬼莫测机、得聂瑛者得天下,你头上的帽子可真多。可是,现在也不是一样插翅难飞。我要将你生擒,带到王仁大哥面前,告诉他我不凡要比你聂瑛强多了。我才是能够陪伴他一生的女子。”

聂瑛猛然一怔,心想:“这个不凡果然喜欢王仁哥哥,她这么说,难道是跟王仁哥哥有过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约定、接触?”

她想要向不凡询问,问个一清二楚,可是又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故作不知,变了声音跟她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是天地浪子田浪,你喜欢王仁是你的事情,不过我要提醒你,喜欢他的人就像这冬天的雪花一样,遍地都是,一抓一大把。不过王仁喜欢的人却始终只有聂瑛一人而已,你现在这不是因爱生恨,又何必呢?”

不凡甚是生气,气冲冲地道:“聂瑛,人人都为北地霸王步震的迷信不解,可是茫茫宇宙,的确存在那么一种奇妙而难以解释的力量。迷信就是其中之一。我是近乎完美的人中之凤,而王仁大哥是文武全才,举世无双的人中之龙,连北地霸王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我通于天文数算,曾经夜观天象,占卜过我和王仁大哥,发现人中龙凤会有一段姻缘,因此,你还是主动离开吧。”

聂瑛越听越生气,不过此时,她的首要任务是抓耶律德光,怕生出乱子,不想跟不凡纠缠,想到自己身穿钱央所赠的宝衣,便并不惧怕不凡身旁的***手,飞身而起,想绕到耶律德光寝宫之后,去将其擒住。

聂瑛飞身而去,踏着行云腿的步伐,朝前方赶去。

不凡连忙下令放箭,虽然宝衣能够护住上半身,可是却无法保护腿部,箭支擦过聂瑛的右腿,将其从空中射了下来,翻到在耶律德光的寝宫外面。

不凡甚是高兴,她的目的只是想向王仁证明自己比聂瑛更值得他爱,更配得到他的爱,没有下令赶尽杀绝,停止放箭,轻轻挑起,掌指聂瑛。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