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白矾惊梦录

二擒二纵    文 / 轩辕波 更新时间: 2013-01-23 20: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11章:二擒二纵

话说丐帮帮主龙百石心急如猴,直接进入耶律德光的寝宫,去擒拿大辽皇帝耶律德光,可是却被铁笼子围困,性命危在旦夕。

与此同时,化装成天地浪子田浪的聂瑛被不凡所带领的大军围困,在她逃逸之时,被不凡一箭射伤,整个腿部受到重创,鲜血直流。

不凡一心想抓住聂瑛,将她带到王仁面前炫耀,证明自己比聂瑛更配得到她的爱,证明他们俩之间的龙凤奇缘。

不凡幻影而来,掌力直指聂瑛。聂瑛悔不当初,无奈地看了看远处的白色的身影,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

就在此时,一个白发紫袍的影子翻身而来,挡在聂瑛面前,将自己的内力凝聚到顶峰,凝聚于右手食指之上,只见他右手食指泛着淡淡的微光,好似暗夜之中燃烧的蜡烛一般,光线越来越亮,一指打向不凡,将其逼开。此人正是狂棋手乌狂。

不凡翻身而起,避开了乌狂佛陀引灯指指力,轻轻地落在地上,移形换影,赶到了乌狂的侧面。

不凡甚是生气,气冲冲地骂道:“乌狂,你屡次羞辱与我,又坏我好事。要是你不是王仁大哥的大哥的话,我早就杀了你了。今天你又来坏我好事,好,我就先跟你算账。”

乌狂虽然狂傲,可是也深知自己武功不如不凡,连忙跟聂瑛道:“快,赶快离开这儿,快走。”

聂瑛慢慢地爬起来,意图先逃走。不凡当然不会让她轻易地溜掉,连忙跟三个丫鬟使了个眼色,顿时,婉怡、清月、晨露从大军里面飘飘而出,挡在了聂瑛面前。

却说乌圣跳上屋顶,避开了四处乱飞的箭矢,打破了耶律德光的寝宫顶层,跳进了铁笼之中,意图带出龙百石。然而,在他进入的瞬间,第三个铁笼又掉了进来,将二人圈在了一丈见方的区域之内。

箭矢源源不断射来,二人就连安全的躲开都很困难,更别提安全撤出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穿黄袍的男子居然下令将自己寝宫的门窗紧闭,将火箭射入了铁笼,意图熏死二人。

不凡在外面缠住了乌狂,此次,她所使的武功更是遍及各门各派,甚至连少林寺不外传的绝技都知之二三。

她使出古幽的蒸焰梅花手和乌狂对战。

乌狂丝毫不敢轻敌,将轮回真气藏于胸前,用不凡知之甚少的三乌的化磁掌、六截柔拳、点水爪跟她对打,又向其询问道:“不凡,你到底是什么人?除了懂得谍影诀和弥罗神掌之外,怎么还懂得蒸焰梅花手?”

不凡道:“别说蒸焰梅花手,就算是元坤神功,我也懂。今天,我就用你的绝技谍影诀来打败你。”

二人交战上前,乌狂聚气凝神,将轮回真气提了起来,不想被不凡招数极快,在他还未曾将真气提起来的时候,就被不凡一指,打中他的咽喉下方。

乌狂的口中,鲜血不断涌出,染红了自己的衣服和不凡的雪白色衣袖。他本以为被不凡封住了咽喉,感觉自己的体内像是要爆炸一般,必死无疑。

不凡也没有打算留手,可是猛然想起了他是王仁的大哥,若是他将乌狂杀了,王仁就算真能海纳百川,也不会得到王仁的原谅,连忙将指力收了。

乌狂倒在地上,轮回真气的一股热气从鼻孔、咽喉涌出,深深地呼吸,意识渐渐地恢复了。

此时,婉怡、清月、晨露三人联手,将重伤的聂瑛也已经抓住了。不凡打伤了乌狂,又射伤了聂瑛,怕王仁怪罪,正在想如何善后,不想柳剑腾空而来,宛如长龙破空,四散撒开,剑气将婉怡、清月、晨露逼开了。

不凡转过身来寻找王仁,发现一道白光像闪电一样闪过,将乌狂从地上扶起,替他输送真气疗伤。忽然间,他又发现聂瑛也受了伤,连忙收起真气,让乌狂自行调节,却跑过去替聂瑛疗伤。

他慢慢地将聂瑛扶着,右臂轻轻扫过,将眼前的三个契丹士兵的衣服扯了下来,垫在地面之上,用元坤神功的纯阳真气将其烘热,让聂瑛坐下,自己却给她查看伤口。

见到聂瑛被射了一箭,伤口流血不止,王仁甚是着急,连忙帮着她包扎伤口。

聂瑛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疼的直叫:“王仁哥哥,伤口好痛啊,我的腿快要麻了。”

忽然间,他发现聂瑛的伤口的血是黑色的,知道是一支毒箭,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将聂瑛腿上的毒吸出来。

不凡在一旁傻傻地看着,看到王仁对聂瑛关怀备至,既希望自己就是王仁眼前受伤的那位女子,同时更是怒气冲天,更加坚定了她证明自己比聂瑛更强的决心。

忽然间,王仁转过头来,怒目相视,刚欲上前跟不凡算账,却听到了乌圣和龙百石的声音从耶律德光的寝宫传出来:“再闯不出去,咱们就要被熏死了。”

王仁先让聂瑛用易经波形功化解体内的毒素,顺便怒斥不凡道:“要是瑛儿有什么闪失,我就杀无赦。”

王仁拿起柳剑,将门一脚踹开,里面浓烟密布,已经看不到乌圣和龙百石的影子了,只能听到他们俩相互嬉闹的声音。

他抓起柳剑,朝铁笼子砍去,可是柳剑柔软无比,难以将其割断,不过柳剑回拉之时,斜刺却是锋利无比,割在了乌圣用霹雳锤砸过的地方,将牢笼割开。乌圣和百石连忙从笼中冲了出来。

二人被熏得满脸是灰,鼻涕都成黑色的了。

乌圣看到龙百石被熏成黑色的了,傻傻地笑道:“龙帮主,丐帮***就属你最干净了,现在你这个样子,才真是名副其实的丐帮帮主啊。”

百石也看到乌圣浑身是灰,脸上像是被锅底灰染过一样,和丐帮***无异,不由笑道:“呵呵,乌圣,你现在的样子,想跟我丐帮脱离关系,恐怕也难。”

二人谈笑而出,王仁见到二人安然无恙,便也放心了,连忙跟二人道:“二哥,龙帮主,别说笑了,赶快去擒住耶律德光,这儿由我来应付。”

乌狂稍稍疗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走过来在王仁耳边道:“不凡的武功非常高,你要小心啊。”

王仁又走过去跟不凡道:“不凡姑娘,你曾经不肯伤害我二哥而甘愿受他飞剑穿腹之苦,现在却差点杀了我大哥、又对我二哥动手。这也就罢了,比武打斗,技不如人的话,大家都无话可说,可你伤害瑛儿,却是万死难恕。你曾经救过我一命,我十招以后再……”

王仁犹豫了,不知道下面的话该不该说出口。

不凡傻傻地站在王仁对面,道:“你…你真的打算对我动手?我对付你大哥、二哥是迫不得已,受大辽皇帝所托,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他们。我射伤聂瑛姐姐也是属于误伤,只是想向你证明,无论是智谋、武功、样貌,我都更甚她一筹。现在你也知道了,我更值得你爱,更值得得到你的感情。”

被不凡这么一说,王仁更加心软了,回头看了看聂瑛,只见她面色苍白,应该是毒还没有彻底解除,又转过身来,跟不凡道:“不凡姑娘,我没空跟你纠缠,不过我奉劝你,要是你再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决不会善罢甘休。”

不凡将冰冷的眼泪饮了下去,咽进了肚子之中,道:“王仁大哥,你真的这么无情?我是真心真意的爱你,我只想向你证明一下,我更值得你爱,更配得到你的爱。你是人中之龙,我是人中之凤,咱们俩有一段姻缘,这是注定的。”

聂瑛似乎忘记了腿上的伤痛,不过看到王仁心中只有她一个人,更不讲高傲完美的不凡放在眼中,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甜的,在一旁傻笑道:“哎,王仁哥哥,我看你这个大英雄,怎么偿还情债。你可有的苦了。”

不凡再怎么说对自己也算是一往情深,更连番帮他,他早就心存感激,现在不凡又为了他变得妒忌心如此之强,他心中甚是惭愧,低着头,走到聂瑛旁,将她背起来,看了看围在周围的契丹士兵和不凡的三个丫鬟,冷冷一笑,愤怒地朝众人环顾了一遍,踩在地面之上,将脚印深深地留下,朝前走去。

不凡恼羞成怒,上前出招,而王仁却只躲不攻,始终僵持。

乌圣和百石前去抓耶律德光,不想又被契丹的十八个高手***。

乌圣连忙跟龙百石道:“龙帮主,你去抓耶律德光,这儿我来当着。”

百石纵身而去,乌圣也不想多伤人命,将霹雳锤扔在地上,砸了个大坑,跟契丹十八高手大战起来,将他们一个个从门窗里面扔了出去。

僵持之下,从远处传来了百石的声音:“他不是耶律德光。”

二人连忙从耶律德光的寝宫中扯了出来,将耶律德光不在寝宫中的消息传给了他。

王仁甚是吃惊,一遍跟不凡较量,又回才想着关于耶律德光可能藏匿的地方。忽然间,他猛然想起跟耶律德光提过,第二次要在战场上一较高下,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连忙跟众人道:“大家赶快离开,去北门抓耶律德光。他现在必然在城上指挥大军跟伯延作战。”

乌圣连忙跳出战圈,拿起霹雳锤而去。百石想亲手抓住耶律德光,连忙抢着赶了上去。

王仁背着聂瑛欲走,不想不凡轻摇手臂,右腿向前迈了一步,掌力打出,一脸击出三股力量,使出了元坤神功中的一招纬坤三入。

王仁真是想都不敢想,这元坤神功出了钱央食、茶魂、醉雾、刀戊心,就属聂瑛懂点皮毛了,却没有想到不凡的元坤神功却是有模有样。现在,不凡可以打出纬坤三入,而这找纬坤三入又是第三层才可以***的招式,这说明不凡的元坤神功至少已经练到了第三层了。

就在此时,契丹的弓箭手成群结队从赶来了,将王仁和聂瑛围在垓心。

聂瑛甚是着急,见王仁始终不肯出手,在一旁道:“王仁哥哥,你要是再不出手,咱们俩都要被射死了。”

王仁一听,背好聂瑛,腾出右手,聚气凝神,顺手打出一招坤元滚滚,向前涌去,又立即赶步上前,乘着上一招的力量,飞身跳起,打出一招坤元盖天,朝契丹大军涌过去。而此时,行云腿早已将自己送到了数十丈以外。

乌圣、乌狂、百石三人去抓耶律德光,可是又不知道让谁擒拿耶律德光,于是乎,三人绝顶比拼轻功,如果谁先到达北门,这耶律德光就由谁所擒。

乌圣手持重达千斤的霹雳锤,行动缓慢;乌狂又起身较晚,被不凡打伤,很快便被龙百石落下了。

百石率先赶到北门,只见真正的耶律德光坐在城楼之上,指挥着大军作战。

伯延带领的精兵虽然厉害,可是耶律德光常年征战,指挥若定。渐渐地,伯延和白石山的精兵快要支持不住了。

百石率先赶到北门,不想此时的耶律德光真是准备充分,身边出现了源源不断的契丹高手。九个契丹高手保护着他,想要抓到耶律德光,百石就不得不先把这九个契丹高手打败。

王仁背着受伤的聂瑛,来到了开封城外,无人可拦。为了防止伯延、乌圣、乌狂、龙百石再次出现意外,他来到了北门,而此时,伯延的大军已经是伤亡惨重。

正在此时,冀州三霸又引兵从侧面杀出,冲散了契丹的重围,两路夹击,将契丹大军包围了起来。中原人马个个手拿朴刀,跳着长***,将契丹骑兵杀于马下。

耶律德光见情形不妙,连忙鸣金收兵。伯延见耶律德光稳坐在城楼之上,没有退兵,反而下令围住开封城,自己却冒着箭矢,前去抓耶律德光。

百石在城楼之上,和契丹九大高手僵持,寡不敌众,一时难以取胜。忽然间,他撇到伯延冒着箭矢冲过来了,知道伯延也是来抓耶律德光,来和自己抢功的,连忙使出四象无极功,下了杀招,杀掉三个契丹武士。

乌圣和乌狂说话算话,帮龙百石挡住契丹大军,好让百石赶快去抓住耶律德光。

百石杀掉三个契丹高手后,立即跳上前去抓耶律德光。不想不凡又横空跳出,撵云剑轻轻一划,将百石挡开。

不凡上前,跟百石大打出手,撵云剑起起落落,将百石逼得是毫无退路。

百石也对不凡的武功暗暗称奇,停了下来,不想不凡冷冷一笑道:“四象无极功果然厉害,田浪的武功要到我的手里才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百石大吃一惊,难道这个神秘的不凡还懂得四象无极功?果然,不凡收起撵云剑,将撵云剑插在了一旁,聚气凝神,四股力量在全身流窜,正是四象无极功的征兆。

百石丝毫不敢怠慢,苦笑道:“那就领教了。”

他聚气凝神,也使出四象无极功。二人的两股力量相接之处,在城楼之上打出了漫天火花。

百石被震倒在地,险些从城楼之上翻下去。

此时,伯延从城墙之上跑了上来,将百石从不凡的掌下救出,搁置在一旁。

伯延也目睹了不凡刚才的四象无极功之威,又想再次领教她的弥罗神掌,跟她挑战道:“不凡姑娘,请出招吧,今天让我再见识一下你的弥罗神掌。”

不凡甚是不屑,轻轻出掌,跳上前去。

百石见耶律德光身旁只有六个刚才的契丹高手保护,一时心急,大手印一出,将六大高手逼开,跳上前去,抓住耶律德光的脖子。大辽皇帝第二次被擒。

有耶律德光护身,四大高手将耶律德光顺利地带出城,交给了王仁和聂瑛。

王仁又对着耶律德光冷笑道:“这是我们中原群豪第二次擒住你。论行军打仗,你还是不及瑛儿。还有最后一次,你好好准备去吧,不要再像头两次输的那么惨。”

王仁令冀州三霸给耶律德光一匹快马,将其释放。

伯延看着耶律德光远去的背影,在一旁埋怨道:“龙帮主,你太不仗义了。我把你从不凡的掌下救出,你却跟我抢。”

百石微微一笑,傻傻地道:“嘿嘿,就算我不仗义了,回去请你喝酒。下次让给你了,你爱怎么抓他,就怎么抓他。不过你也知道,那些个契丹高手和不凡不是那么轻易对付的了的。”

伯延自信满满地笑道:“嘿嘿,这你就放心吧,我二弟福大命大,马上要来帮我了。刚才在攻城之前,我接到了我爹的书信,说我二弟已经安然无恙,朝这边赶过来。试问我们兄弟俩联手,不凡又有何惧?”

听到仲归要来,乌圣隐隐感觉不妥,跟伯延道:“我说伯延啊,你弟弟向来能闯祸,他可不像你这么深明大义,来了要是添乱子怎么办啊?”

仲归生平最怕两个人,一人是步震,另外一个就是步伯延。伯延有信心将仲归管制的服服帖帖的,点头笑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众人收兵回了营寨,王仁将聂瑛抱进了屋子,细细清理伤口,顺便将残余在体内的毒素用元坤神功的逼毒之法逼出体外。

聂瑛又和王仁历经生死,可是却是她自作主张,不听王仁之劝,才导致了这种结果,甚是悔恨,道:“王仁哥哥,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不该私自行动。”

王仁握着她的手,微笑着道:“瑛儿,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怪你的。况且今天这件事情本来就怨我,若非我***病又犯了,一觉睡到午时,你也不会受伤了。”

聂瑛甜甜一笑,又满面怒气,瞪大眼睛,盯着王仁道:“好啊,既然你舍不得怪我,那我可要埋怨你了,以前***盟的人、游唐等人对我放肆,你都会帮我出气。现在倒好,不凡将我射伤,你却不替我出气。你说,你是不是看她美若天仙,舍不得下手?”

王仁真是百口莫辩,只能暗自叹息,不想聂瑛又道:“我的王仁哥哥真是傻,我知道,不凡得不到你的爱,才恼羞成怒的。她又救过你,你不忍心下手罢了。你要是真的对她出手,那不是太无情了吗。”

第12章:白矾楼

就在此时,伯延在外面敲门道:“盟主,聂瑶在不在啊?”

王仁打开了们,站在门口道:“不在啊,聂瑶这丫头,从我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见过她。”

伯延甚是惊奇,又道:“我把附近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她,她会不会有危险?”

听伯延提到危险两个字,王仁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连忙跟他道:“你吩咐一下你所带的延州人马,让他们到附近去找,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待会儿去开封城中看看。说不定她不耐寂寞,去找她覆亡耶律德光了。”

王仁又走到聂瑛身旁,笑着道:“瑛儿,你现在伤势没有大碍了,不过千万不要乱动,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聂瑛也冲着他笑了笑道:“谨遵武林至尊之令。你赶快去找找她吧。咱们最近这么忙,她肯定是不耐寂寞,一个人出去转悠了。”

王仁和伯延带人寻遍了,可是没有找到聂瑶的下落。眼看着天色已晚,无奈之下,王仁只能去开封城中寻找了,跟伯延吩咐道:“伯延,现在天色已晚,为了防止契丹大军偷袭,你带着你的精兵在大营以北再扎一营,互为犄角,顺便让龙帮主在附近故布疑阵,这样可保万无一失。”

没有找到聂瑶,伯延心神恍惚,晃晃悠悠的回去了。

王仁唤来玄武流星,纵马而去,来到了开封城外,腾空而起,混入开封城中,直奔耶律德光的皇宫外面。

他抓了几个士兵,向其询问,可都说没有见过天和公主回宫。不想此时,一阵熟悉的槐花的香味从身后慢慢飘来。王仁知道是不凡来了,回过头来查看,不凡居然就站在他的身后。

王仁大吃一惊,不凡的香气月美貌让他浑身都热起来了,连忙向后退去,跟她道:“你的屏息之术真是登峰造极,连我也丝毫没有察觉。”

不凡见王仁向后退去,自己又赶上前去,和他不到一尺之隔,垫着脚道:“下午刚刚见过,这么快就想我了?看来你是发现我的确比聂瑛姐姐更值得你爱吧!”

王仁冷冷一笑,道:“不凡姑娘,你可曾见过大辽天和公主?”

不凡神秘地一笑,似乎散露着属于她的千娇百媚,附在了王仁的耳旁,跟他轻声道:“我备好了酒席,只看你肯不肯赏脸了。”

不凡情难自已,在王仁的脸颊亲了一口,让他措手不及。

王仁和不凡只有一尺之隔,不凡又垫着脚,在他脸颊亲了一口,顿时,血气上涌,胸口热了起来,似乎像是运起了元坤神功的灼热之气一般。不过,他听出了端倪,连忙向后退去,大怒道:“你要是敢动聂瑶,我现在就杀了你。别忘了,你可是耶律德光的人,要是你敢动他女儿,他一定会将你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不凡又慢慢地赶上前去,道:“王仁大哥,别说的那么吓人,要是大辽皇帝追究起来,我大可以说她就是聂瑛,而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她的安慰,全在你一念之间。”

不凡盈盈一笑,转过身去,飞身而走,简直如嫦娥奔月。

王仁毫不犹豫,连忙跟了上去。

不凡将王仁带到了开封城中刚刚建造的白矾楼,请王仁入座道:“这白矾楼乃是由东、南、西、北、中五座楼宇组成,三层相高,五楼相向,飞桥栏槛,明暗相通。整体建筑高低起伏,檐角交错,富丽堂皇,石重贵为了建造这座楼宇,花了三年的时间,去年腊月十七完工,都没有机会与其妻妾同饮于此。今晚这儿只有我们两人,人中之龙,我的王仁大哥,和人中之凤。”

王仁担心聂瑶的安慰,无心搭理,连忙向不凡询问道:“是不是今晚陪你喝完酒,你就放了聂瑶?”

不凡看来有点生气,盯着他道:“你能不能不说***事情,安心陪我喝酒啊?要是你今晚把我哄高兴了,我没准儿还会倒戈相向呢。”

王仁想了想道:“那好吧,王仁先敬你一杯,谢过你在开封城中的救命之恩。”

不凡高兴地笑了笑,也举起酒杯,跟王仁道:“王仁大哥,在喝酒之前,我能不能先提个要求。你以后就叫我凡儿吧,就像你叫聂瑛姐姐瑛儿一样。”

王仁猛然一怔,犹豫道:“我把聂瑶叫名字,这……”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我会有一段姻缘,这是无法宿命。不过你和聂瑶姐姐,只能是有缘无分了。”

王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相信宿命之说,可是想起北地霸王迷信,他似乎坚信自己并不相信。现在,聂瑶就在不凡的手上,他有求于人,只能乖乖听令,傻傻地一笑道:“好的,凡儿。”

夜色越来越暗,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刚刚听到更夫打着更过去了,已经是而更天了。开封城中,处处透着冰凉,好似没有了希望,没有了人情的冷土。白矾楼中,处处弥漫着不凡的香气,酒气不浓,可是和不凡的香气混到一块儿,却更让人心醉。

渐渐地,不凡有点眩晕了,两腮红润,更加妖艳动人。王仁心神恍惚地陪着不凡喝酒,虽然对不凡充满了罪恶感,却隐隐产生一种不祥的感觉。

忽然间,不凡放下酒杯,神秘地笑了笑,走到了王仁的身旁,紧挨着他坐下来了。不凡将自己袖子挽起来,露出玉臂,放在王仁眼前。

王仁大吃一惊,真没有想到曾经在玉女林中的不凡居然还带着守宫砂:“你…你还是…”

不凡已经有点眩晕了,迷迷糊糊地道:“不凡从不将任何男子放在眼中,你是第一个,除了你,没有人有资格让这颗守宫砂消失。我是人中之凤,你是人中之龙,咱们会有一段姻缘,一定会的。”

酒能乱性,不凡已经忘乎自己了。王仁连忙慑定心神,努力地使自己想着聂瑛。

不想不凡居然站了起来,又是神秘地一笑,朝后走去,站在了王仁的右侧,距离他不到三尺的地方,将身上的第一个扣子解开。

随着不凡轻盈的如舞的动作,她身上的雪白的衣服一件件掉在了地上,白矾楼中的香气越来越浓郁,不过依然是浓而不腻。不凡毫无瑕疵,宛如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的*胴&体一展无遗地出现在了王仁的眼前。

他无法呼吸了,心跳加快,浑身血气上涌,比刚才被不凡亲了一口之时更加难以自制,连忙闭上眼睛,转过头去,跟不凡道:“不凡姑娘,你喝醉了,还请自重。”

不凡从衣服堆里面走出,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朝王仁的腿部做去。

王仁连忙避开,从地上捡起不凡脱下的衣服,给她披上,道:“寒冬时分,小心着凉,王仁告辞了。”

王仁转身而去。

不凡甚是失落,不过酒似乎也因此而醒。她拍了拍手,三个丫鬟婉怡、晨露、清月将聂瑶带进来了。

王仁大喜,连忙跑了过去,看聂瑶是否受伤。不想不凡又在他身后道:“王仁大哥,聂瑶姐姐被我不小心下了剧毒,即使你带她走,也无法将毒逼出。有两个办法替她解毒,一是你今晚留下来,咱们在此共结连理,我就给她解药;二是你娶了她,然后和她作一夜夫妻。不过,无论你选择了哪一条路,受伤的都是聂瑛,而我都是最后的赢家。”

聂瑶悔不当初,在王仁面前哭起来了:“姐夫,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偷偷溜出来,不过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为难,更不会做出对不起我姐姐的事情。”

王仁连忙安慰道:“聂瑶,你放心吧,姐夫就算穷尽所有功力,也会将你的毒解了。”

王仁震动左臂,柳剑飞出,将它抓在手中,朝不凡走了过去,柳剑架在她的脖子上道:“赶快交出解药,不然别怪我辣手无情。”

不凡冷冷一笑,坐在了王仁刚才坐过的地方,迈过头去道:“入木三分智,你真是蠢到家了,我不是跟你说了解毒的两个办法吗,你自己选吧。”

王仁一下子怔住了,无论哪条路,自己都不会去做,因为他绝不会让聂瑛受到丝毫委屈。

他又将柳剑架在不凡的脸上道:“你要是再不交出来,我就让你花容失色。”

三个丫鬟大吃一惊,连忙出招,意图救下不凡,不想不凡喊住了她们三人道:“婉怡、晨露、清月,王仁大哥很快就会成为我的相公,也就是姑爷了,不得无礼。”

不凡又冲着王仁道:“王仁大哥,这种毒要是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内不能解的话,那么你就准备好为聂瑶姐姐哭坟吧。清水秧蒜的确令人感动,不过想必你也不会见死不救吧。”

王仁对自己的内功信心十足,收起柳剑,聚气凝神,和聂瑶双掌合十,尝试着替她逼毒,不想不凡又在一旁道:“王仁大哥,忘记告诉你了,这种毒遇到鲜血便会一生十,十成百,即使你用元坤神功逼毒,也无法将毒从毛孔中排出,反而会让自己也中毒。不过你是有妻室的人,当然不必担心了,可是这个聂瑶姑娘还未出阁,她可要惨了。”

王仁使出全力,依然没有办法将毒逼出,反而自己的身体又渐渐热了起来。

王仁收起功力,抱起聂瑶,出了这白矾楼。出门之前,他猛然停住脚步,跟不凡道:“你最好烧香拜佛,求瑛儿和聂瑶平安无事,要是她们俩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王仁将聂瑶带出了城,自己的心中也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见到聂瑶,时不时冲动。

聂瑶也不是想为了偷生人世而做出苟且之事之人,连忙止住他道:“姐夫,你要慑定心神,否则我现在就咬舌自尽,也不要你身败名裂,做出有违伦常之事,背上骂名。”

王仁想了想,从玄武流星上面下来,让聂瑶骑在上面,自己却将鞋袜脱掉,光着脚在雪地中行走,来让自己头脑清醒。

路上,王仁猛然想起了当天聂瑶偷听的情景,又跟她道:“聂瑶,其实我知道当天我在和大哥谈话的时候,你在外面偷听。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姐夫也就跟你实话实说了,不过你也知道,我决不能让你姐姐受到半点委屈,希望你能理解。我和你,今生只能如清水秧蒜,也希望你开看一点。不过姐夫会一生一世爱着你,照顾你,让你开开心心。”

聂瑶甜甜地笑了笑道:“姐夫,今生能够得到你的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只希望能够每天看着你,而你也能够跟我多说几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此外,别无所求。你只管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忽然间,王仁想起了伯延,又连忙跟她道:“聂瑶,我有办法帮你解毒,只要你嫁给伯延,那么毒就可以解了。”

听王仁这么说,聂瑶激动不已,开始剧烈咳嗽,激动地道:“不行…坚决不行,这样我还不如现在就死掉呢……要是你再提这件事情,我现在就去死。”

王仁连忙停下了玄武流星,收回了刚才所说的话,安慰道:“好好好…姐夫一定会从不凡那儿把解药拿回来,将你正大光明的治好。”

欲知聂瑶命运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13章:聂瑛点将

话说不凡最终狠下心来,为了逼王仁就范,居然给手无缚鸡之力的聂瑶下了剧毒。这种剧毒毒性奇特,实则是一种可以乱性的***,更是一种可以要人性命的慢性毒药,就连王仁也无法将其从体内逼出。正如不凡所言,只能有两种方法解毒,一种是娶不凡,另外一种是他和聂瑶行周公之礼,将毒解了。事实上,王仁也想帮聂瑶解毒,可是聂瑶一心一意维护王仁的名声,不想让他背上任何有违伦常的骂名,更不想让他做出任何对不起聂瑛的事情,坚决不肯让王仁解毒。这两种解毒方法中,无论是哪一种,都直接伤害到聂瑛,而不凡就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王仁将聂瑶带回大营,悉心照看,数次尝试,即使在御毒牙的帮助之下,他也没有将毒从聂瑶体内逼出。无奈之下,王仁只能三番五次的拜访不凡,希望可以将解药拿到手,可是不凡有恩于他,更对他情有独钟,现在的不凡变成这个样子,他认为自己责无旁贷,不忍心威逼不凡,因此,始终没有成功将解药从不凡手中拿到。

如此僵持了一个多月,聂瑶受伤不但让王仁、聂瑛无心理会军中要事,而伯延也终日郁郁寡欢,没有心思去捉耶律德光。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伯延为了让整个延州乃至仲归都有功于破辽,因而一直等着他的到来,希望可以让仲归参与第三次擒拿耶律德光,如此他们兄弟俩在破辽之时,都会是功不可没,而延州曾经所犯的错误,也会被人慢慢遗忘。因此,伯延也一直在等着仲归,直到这天。

这天是二月十三,严冬早就离开了中原大地,平凡的日子中,开始泛着春意,讲述着新生。

随着不凡口中所说的七七四十九日的临近,聂瑶体内的毒发作时越来越强烈,而且五脏六腑都开始痛了,像要被撕裂一般。

王仁担心聂瑶的安慰,彻夜未眠,大清早便赶去看她:“今天是个大晴天,待会儿姐夫带你去策马。”

聂瑶中了剧毒,浑身虚弱无力,慢慢地从被子中爬出。忽然间,王仁注意到在聂瑶的被子上有着斑斑血迹,连忙走了过去,向她询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无缘无故出现了血迹呢?”

聂瑶似乎非常着急,好像自己隐藏了许久的秘密被人发现了,慌慌张张地道:“没事,没事儿,姐夫,你别担心。”

忽然间,王仁注意到在她的身后藏着一把锥子,上面还带有血迹,心中一怔,恍然大悟,连忙向她追问道:“你…你是不是拿这个锥子来提醒自己?你站起来走两步。”

聂瑶不敢正视王仁,转过头去,轻声道:“姐夫,你别管了,我安然无恙。你还是和姐姐想一想,该怎么攻破开封城吧。”

王仁想探个究竟,也顾不了***了,将覆盖在聂瑶腿部的被子揭开,只见聂瑶的腿部鲜血淋漓,被子上沾满了斑斑血迹。

王仁猛然一怔,他真不知道聂瑶还有多少血可以流,苦笑道:“真想不到,古人用锥刺股来读书。你却用锥刺股来提醒自己。我王仁七尺男儿,武功天下第一,居然连个姑娘都保护不了,真是丢人。”

就在此时,刀戊心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报道:“***,步伯延的那个能惹事的弟弟来了,在外面负荆请罪,你赶快出去看看吧。”

王仁大吃一惊,又坐到聂瑶一旁,替她被盖子盖好道:“你放心吧,姐夫一定会救你的。必要的时候,我会用必要的手段。姐夫不要虚名。”

王仁出门查看,只见仲归浑身背着荆条,跪在大营之前,引来了无数英雄的围观,而伯延就站在他一旁。

王仁甚是不解,连忙赶上前去,将他扶起道:“仲归兄弟,你大病初愈,这是什么意思?快快请起。”

仲归跪在地上,依然不肯起来,此时,四五行道和乌狂、乌圣、了无大师以及许多武林群豪纷纷赶来了,围在一旁。

伯延又在一旁劝道:“二弟,你赶快起来,这是做什么。”

聂瑛又从人群中窜了出来,面向众人道:“诸位英雄,步仲归现在替父赎罪,你们要是还迁怒于曾经的北地霸王步震引契丹南下或者杀害你们的同门师友之事,那就上前抽出背在他身后的荆条,鞭笞步仲归吧。”

武林群豪面面相觑,金鑫子道长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跟聂瑛道:“盟主,咱们曾经说好了,武林中人,本是一家,哪有什么仇恨?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延州人现在也加入抗辽队伍,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怨情?”

王仁大喜,亲自上前,将他身上的荆条解开,扔在一旁,顺便将他扶起,道:“步仲归,你现在看到了吧,只要同心协力,共抗大辽,北退契丹,从此多为善事,武林群豪,没有人会埋怨你们延州的。”

王仁也曾听刀戊心提起过聂瑛的欲擒故纵之计,此时,武林群豪完全换了一种态度,这才亲眼领教了此计之妙。

伯延将仲归带到一侧,将自己身上的袍子解下来,给他披上,又向他询问道:“二弟,你安然无恙,大哥实在是太高兴了。妹妹怎么样,她们***平安吧,爹他老人家呢?”

仲归道:“妹妹她一切如常,希望你们能赶快将契丹人赶出中原,可是他也希望完成大师兄的遗愿,看到爹和师叔握手言和。所以,爹他老人家出海去找师叔了,想要跟师叔他言和,完成大师兄生前遗愿。”

王仁大喜,又跟众人道:“按照龙帮主和伯延的约定,第三次擒拿耶律德光应该交由延州人出马立功。伯延一心想和他弟弟步仲归联手,去将耶律德光捉回来。既然他弟弟已经回来了,那么第三次擒耶律德光,也就在这几日之内了。现在,大家先随意,我和瑛儿去商量一下第三次跟耶律德光交战的详细部署。”

聂瑛笑了笑,附在王仁耳旁轻声道:“我早就准备好一切了,只不过是你们要等步仲归,所以才延迟了将近一个月。现在,他来了,我们的大计也可以实施了。”

王仁甚是尴尬,武林至尊的威严也只能在聂瑛面前扫地,傻傻地冲着他笑了。

乌狂听到了二人的私语,好不遮拦,在一旁叫好道:“哈哈……好,赶紧吩咐吧,我都等了一个多月了,再不出手,手也要像我这满头白发一样变老了。”

聂瑛走上前去,看了看武林群豪渴求的眼神,满意地笑了笑,又当着众人的面吩咐道:“四五行道听令,你们五人带一队人马,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挖了一半的地洞打通。丐帮帮主龙百石夫妇听令,你们俩带领丐帮大队人马,在城外布好阵后,带着大军叫阵,许败不许胜,将契丹大军引入天晕地眩阵中,咱们在三擒耶律德光的同时,俘获耶律德光的大军。大哥听令,待龙帮主将契丹大军困住后,你再去叫阵,胜败全凭自己喜好,不过要让契丹人见识到中原群豪之威。步家兄弟听令,你们从地道中悄悄潜入耶律德光的寝宫,将其抓出来,不得有误。二哥听令,你带人随我左右,登高而望,随机而动,***人等镇守大营,以防契丹偷袭。”

聂瑛转过身来,发现王仁忧心忡忡,没有笑容,有心逗他一逗,又当着众人的面大呼道:“王仁听令,你进入开封城中,伺机而动,以防有变。”

王仁甚是惊讶,也就只有聂瑛这个跟他说话,看到聂瑛得意的微笑,也忍不住笑了。

众人得令而去,王仁也入开封城中,再次找不凡,为聂瑶求取解药。

临行之时,他再次去看聂瑶:“聂瑶,我现在再去求取解药。你放心,姐夫一定会将你所中的毒解了。”

王仁又将一张写满密密麻麻的字的纸条交给了他,道:“这是至阴至寒的结焰神爪的心法,要是你觉得身体热得受不了了,就按照这张纸上面的心法运气,到时候你就没事儿了。”

聂瑶提不起精神,垂头丧气地道:“连姐姐的易经波形功都解不了,这结焰神爪怎么能有作用呢?”

此时,聂瑛又走进来了,安慰道:“妹妹,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有最后一招。”

聂瑶连忙阻止道:“不行,我不能让姐夫为难,也不能对不起姐姐。你们别说了,除非找到解药。”

王仁被夹在中间,此时的感觉又有谁知?他又跟聂瑛道:“瑛儿,现在聂瑶毒发比以前更加频繁了,我现在再去找不凡拿解药。”

聂瑛将王仁拉到一边道:“王仁哥哥,现在我妹妹都成这样了,难道你就不能取了她吗?”

王仁甚是激动,抓住聂瑛的双臂道:“瑛儿,我是入木三分,更是你的丈夫,我比谁都了解你。我知道要不是此次要对付耶律德光,北退契丹,你早就再一次不辞而别,将我留给聂瑶。可是你也了解我,我怎么可能让你受到丝毫的委屈呢?你和云鹤、诗霄是我一生挚爱的夫人孩子,任何事情都不能左右,而王仁之妻只有一人,就是聂瑛。”

聂瑛幸福地扑到了王仁的怀里,聂瑶看了,在一旁点头微笑,心想:“姐夫、姐姐,真希望当我不在你们身边,不是你们的累赘之时,你们也可以像现在这样恩爱。”

正在此时,刀戊心又是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进来,不过此时却有着明显的喜悦,道:“***,师娘,唐门夺命蝎和琼儿姑娘带着许多武林人士前来支援我们,现在就在大厅等候。”

王仁大喜,连忙和聂瑛出去会见夺命蝎和琼儿二人。

夺命蝎和琼儿见到王仁和聂瑛,连忙上前跪拜道:“至尊、盟主,上次得蒙相救,未及言谢,今天特来相助破辽。”

王仁连忙赶上前去,扶起二人,却发现琼儿已有梳髻,应该是已经嫁人了。

王仁让二人入座,又跟二人道:“唐门熟悉天下奇毒,现在聂瑶又身中剧毒,就有劳二位了。王仁现在还有要事缠身,有任何需求,找四五行道的五童子,他们五人会办好一切的,有劳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